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佳作推荐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

畅读佳作推荐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

清夏兮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讲述主角苏静翕阮攸宁的爱恨纠葛,作者“清夏兮兮”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穿越入宫选秀,宫斗套路她多少也是懂一些的,抱着能多活一集是一集的想法,她做好准备开启了宫斗之路——只是说好的杀人不见血的宫斗呢?她怎么被一路宠上天了?...

主角:苏静翕阮攸宁   更新:2024-06-11 23: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静翕阮攸宁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佳作推荐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由网络作家“清夏兮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讲述主角苏静翕阮攸宁的爱恨纠葛,作者“清夏兮兮”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穿越入宫选秀,宫斗套路她多少也是懂一些的,抱着能多活一集是一集的想法,她做好准备开启了宫斗之路——只是说好的杀人不见血的宫斗呢?她怎么被一路宠上天了?...

《畅读佳作推荐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精彩片段


苏顺闲应下,这常小仪,不,常美人也未免太没脑子了些,一个月时间不到,已经连降数级。

阮小仪,啧啧,这辈子估计也就只能待在这个位置上了。

都是没有脑子,谁让她们都不知死活的惹到那位了呢。

醉云坞

“小主,多吃点吧,”听瑶看见桌上的菜,面色难看,但还是劝道。

这才一天而已,御膳房的人就敢拿这些菜来糊弄,平时她们这些宫女吃的都比这个好,果然是见风使舵。

苏静翕喝了口水漱口,“不吃了,你拿下去吧。”

“小主,你这样子可怎么办啊?你昨日回来后就没吃什么,今日再不吃,迟早要饿坏了,”代曼也在一旁劝道。

苏静翕反而笑了笑,“瞧你们说的,不过是几餐而已,不至于。”

她本是重视口腹之欲的人,活在世上,也就这么点爱好了,委屈自己从来不是她愿意做的事。

再说,被禁足,总要瘦点才好吧。

这样,才会有人心疼。

“御膳房的人就给你吃这点东西?”宗政瑾听了一会墙角,从外面进来,皱眉看着桌上的饭菜。

“婢妾参见皇上,”苏静翕反应过来,连忙行礼。

宗政瑾挥了挥手,旁边的人都退了出去。

“你打算一直跪着?”

苏静翕可怜兮兮的抬头,声音九曲十八弯,“皇上……”

宗政瑾感觉到心不受控制的跳了跳,把人拉起来,“觉着委屈了?”

“皇上难道没看出来么?”苏静翕瞪大眼睛,苦着一张脸。

宗政瑾轻笑,“看出来了,有人在撒娇。”

苏静翕突然上前一步抱着他的腰,紧紧的,脸颊在他的胸膛上蹭了蹭,“皇上能相信我,我很高兴。”

宗政瑾愣了愣,反应过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嗯,朕知道你很乖。”

苏静翕微微抬头,把手环住他的脖子,梨涡浅笑,“我会一直都很乖的,皇上抱抱我,好不好?”

“你都多大的人了?”宗政瑾无奈,只是到底把她往上提了提,腿架在了他的腰上。

这样就很好,没有哭没有闹,始终如一。

“多大也都是皇上的人,”苏静翕又耍赖了,更用力的抱住他,坚持不撒手。

宗政瑾叹了口气,不可否认,心情很好。

苏顺闲让人去御膳房重新拿来一份吃食,只是站在门口,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现在进去会不会被骂?

“皇上,奴才重新拿来了一份膳食,可要食用?”

没多久,“拿进来。”

苏顺闲也不敢让别人拿进去,只自己弯腰走进去,目不斜视,把饭菜从食盒里拿出来,打了个千就立马退了出来。

只是他刚刚似乎余光瞧见苏贵人是坐在皇上腿上的?

“难道还要朕喂?”宗政瑾瞧着人还在腿上,只眼睛巴巴的看着桌上。

苏静翕撇撇嘴,不情不愿的从他腿上下来,另坐在一边的秀墩上,“皇上要吃吗?”

虽然见他摇了摇头,苏静翕还是给他盛了一碗酸梅汤,然后自己大快朵颐。

宗政瑾见她虽然吃相很优雅,只是进食速度不是一般的快,看来,真是饿坏了。

“多吃点,”给她夹了一只琵琶大虾。

苏静翕抬头对他笑笑,没有道谢,直接吃了下去。

宗政瑾突然觉得很有趣,有点像喂养小动物,又重新拿起筷子给她布菜。

苏静翕也不拒绝,夹什么吃什么,只是每次他夹一次,她都不忘给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醉云坞里面两个人一顿饭吃的情意绵绵,外面却已经闹翻了天。

苏静翕先是被禁足,没等她们高兴一天,就收到皇上进了醉云坞的消息,然后是御膳房总管被送进了慎刑司。

没等她们震惊过来,又传来了皇上宿在了醉云坞的消息。

一时之间,各宫几乎都摔了好几个上好的茶杯和花瓶,其中自然是阮小仪最甚。

不论其他人如何,苏静翕心情很好,宗政瑾心情也很好。

一番“运动”过后,两个人相依偎在一起,平复余韵,“翕儿,想不想出去?”

苏静翕挣扎着爬起来,把头凑过去,鼻尖相碰,眼里溢出笑意,“婢妾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只是不要皇上为难。”

宗政瑾用手把她的头发捋到后面,见她神情不似作伪,反而他听出了真诚之意,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扬。

苏静翕是真的发自肺腑的说出这些话,她这个时候即使解了禁足,也不见得有多好,反而禁足对于她来说,是一种变相的保护。

她知道这个道理,宗政瑾自然也知道,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提。

“皇上?”苏静翕从床上爬起来坐着,有些迷茫的喊着外面的人。

宗政瑾挥退了人,走了过去,掀开床帐,“吵醒你了?”

见她只穿了一件黛青鸳鸯绣花肚兜,且松松垮垮的挂在她的脖子上,那还是他昨晚给她系的。

苏静翕眨了眨眼,迷糊的拉着他的手,“皇上……”

坐在床铺上,“再睡会吧。”

人还没有醒,终于确定了这一点。

苏静翕闻言又重新躺在床上,只是刚躺下又立马爬起来,“皇上要上早朝?婢妾要伺候皇上。”

宗政瑾轻笑了一声,摸了摸她的脑袋,“今日就算了,你还是好好睡会吧,朕明日再来看你。”

说完就走了出去,放下门帘的一刻,不知为何,突然转头,见她正巴巴的望着他,不防他突然回头,被抓了个正着的人,无措的咬了咬唇,宗政瑾大笑。

一如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

苏顺闲跟在后面,似乎很久没有听见皇上如此爽朗的笑声了。

苏静翕在他走后,又躺回了床上,继续睡了个回笼觉。

不用请安,没有人来上演“姐妹情深”的戏码,殿中省的人也不敢怠慢,苏静翕的小日子过的很不错。

没多久,就传来一个李选侍被打入冷宫的消息。

“主子,她……”听瑶有些纳闷,她当时不在场,具体的情况即使后来听说了,到底不全。

苏静翕轻哼,“自然不是她。”

李选侍也是她们这一批进宫的,当时虽然也在场,只不过离她们离的很远,人根本不可能是她推的。

只是那又怎样,家世不显,也没有什么圣宠,自然是最好的替罪羔羊了。

“代夏怎么样了?”苏静翕突然想起一茬。

听瑶神色微变,“听说在慎刑司没有熬过一天就去了。”

不错,她当时是故意带着代夏去的,一来为了试探她,苏静翕向来不喜欢被动的局面,先下手为强才是。

把机会送到了她面前,如果她有异心,那天即使她设法脱了罪,回来她也不会轻饶了她。

当然前提是,她自己已经想到办法为自己洗脱罪名了。

二来,也是为了试探一下她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她想知道对于争宠,她到底该付出多少代价。

只是,苏静翕没有想到会出现阮小仪的事,她从来不知道她们怀孕了,只怕杜常在自己也许都不知道。

至于阮美人,如今的阮小仪,到底是利用这个孩子争宠还是被人陷害,就不得而知了。

皓月轩

“小主,你还是得好好休养,身子还没有大好,”阮攸宁身边的宫女说道。

阮攸宁冷笑了一声,“养好了有什么用?皇上不还是往那个贱人那里去,都没有来看过我一次。”

“主子如今小产,污秽不吉利,等主子好了,皇上肯定会来看主子的。”

“小产不吉利?”阮攸宁突然大笑,“我的孩子,我用他也就给我换来一个小仪的位份,他的命真是不值钱呢。”

“主子……如果当初……”

“生下来又有什么用?我位份低,反正也养不了,我养不了也不会给别人养的,”阮攸宁愤恨的说道。

旁边的宫女默默地叹了口气,拿自己亲生孩儿的性命来争宠,这也未免太过了些。

当下继续劝道,“主子如今已是小仪,以后再有孩子就好了,皇上一定会升主子的位份,主子就可以自己养育小皇子了。”

“是啊,我以后还会有孩子的,还会有的……”阮攸宁摸着肚子,一遍遍的说着。

紫宸殿

宗政瑾听完跪着的人的汇报,一如他自己昨日所猜测的那样。

挥了挥手,底下跪着的人悄无声息的退下,烦闷的摔了一个景泰蓝瓷花杯。

“皇上?”苏顺闲有些害怕,却不得不出声。

“哼,你看看,朕的后宫真是热闹,”宗政瑾冷哼,把桌上的奏折又都扔到地上去了。

“那些个女人,真让朕恶心,当初朕的母妃,也是被这样的女人给逼死的。”

苏顺闲跪在地上,大气不敢出,宫廷秘辛,只当什么都没有听见。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

当初先帝后宫虽然嫔妃众多,但身为宠爱皇上的生母,入宫不到一年就怀了皇上,后来更是为了皇上丧了命。

这些,都是他从老公公那里听来的,到底真实情况如何他却是不知。

即使不知道,他也知道,这些事再怎么样也不会干净。

皇上喜欢那位,只怕也是因为身上的那份纯净吧。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打发了杜宛如,苏静翕继续往回走。

“小主,你这么做不怕得罪了杜选侍么……”代曼有些担心。

苏静翕转头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倘若有朝一日,我失宠了,得罪不得罪的从来都只是其次,幸灾乐祸的也不会只有我得罪的人。”

得宠,没有人敢踩在她头上,失宠,是个人都会来找她的不是,因为从她进宫起,她就已经得罪了她们。

代曼还准备再说,就听见,声音似乎从远处飘来,“不论我得宠还是失宠,得罪了我的人都不会让他好过。”

心思转了几转,想明白,连忙说,“奴婢誓死跟随小主,只认小主一个主子。”

苏静翕拉住她,没有让她跪下,笑了笑,“瞧把你吓的,我又没有说你,让人看见成何体统。”

代曼点点头,“奴婢知错。”

苏静翕应了声,“咱们先回去吧。”

醉云坞

“苏小主,你可算回来了,”苏顺闲面目灿烂,扬了扬拂尘。

“苏公公久等了,”苏静翕走进来,“不知道苏公公前来,可是皇上有什么吩咐?”

“皇上让奴才给小主送点东西,前些日子上贡的洞庭碧螺春,还有小主想要的话本。”

当然还有其他东西,只是这两样此刻说出来自然是不同的。

苏静翕只扫了一眼那些惯常的赏赐,就把目光聚集在那十几本话本上,看着那两大包茶叶露出了笑容,“劳烦公公代我谢谢皇上,天气炎热,还请皇上保重龙体。”

“自然自然,小主没有什么吩咐,奴才就先回去复命了,”行了个礼就退了出去。

“把那些东西收起来,话本全都拿到内室来,”指挥着人,“天气炎热,每人赏五两银子,小心中暑了。”

“奴婢/奴才谢小主赏赐。”

古代,一两银子是一贯铜钱,相当于后代的天朝300元人民币,这些宫女太监一个月的月银也就两三两银子,当然,这是品级最低的。

“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苏静翕端着一杯茶,拨动茶盏。

喝了一口,清香醇厚,芝兰之气,果然是好茶。

听瑶给她打扇,“回小主,目前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动,似乎都挺安分的。”

美人的份例并不多,夏日里的冰块都紧着那些位高得宠的人用了,苏静翕也只晚上睡觉的时候才用。

“看着安分也不一定真的安分,现在时日还短,你且看着吧,怎么做你应该清楚。”

“奴婢明白。”

这夜,苏静翕还在想着皇上会不会再来她这里,却传来了皇上宿在了灵常在处的消息。

不仅如此,皇上一连好些天都没有来醉云坞了。

苏静翕有些纳闷,按理说,皇上对她应该没有厌倦吧?

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失了宠,请安的时候,除了时不时的出言刺她几句,大部分的矛头都指向了新得宠的赫连灵雨,只是她们到底不敢做的太过,毕竟人家爹可是肃勇侯。

当然,除了上官湄,已故长公主的女儿,太后的外孙女儿,“灵妹妹可真是朵解语花呢,听说昨儿个妹妹与皇上闲聊到二更呢。”

底下的人一时停止了嬉笑嘲讽,私下里探听皇上的行踪乃是大罪,更遑论探听皇上行事呢。

“好了好了,祺贵人不懂规矩,罚抄十遍《女训》吧,”皇后打着圆场。

虽然长公主与皇帝不是一母同胞,只是毕竟太后还健在,太后的亲外孙,她不能罚的太过。

上官湄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当下哼了声也没说什么。

“参见皇后娘娘,我家娘娘今日早起身子不太舒服,不能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了,特派奴婢前来告罪,还请皇后娘娘恕罪,”一个宫女走进来,跪在地上说道。

苏静翕知道这是舒贵妃身边的宫女,怪不得人到现在都没有来。

皇后脸上笑容未变,只是目光冷了许多,“舒贵妃可要紧?可有请太医了?”

“回皇后娘娘,奴婢出来的时候,皇上已经派太医过来了,舒贵妃还让奴婢叩谢皇后娘娘关怀,”青绮磕了一个头,回答道。

苏静翕暗暗点了点头,好一个聪明的宫女,既把意思传达到了,又点明了舒贵妃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还让皇后挑不出理来。

苏静翕注意到皇后的笑容僵了僵,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原状,只是手却紧紧拽着帕子,泛白的手指出卖了她。

“既如此,那就让你家娘娘好好休养吧,本宫那里还有一支百年老参,带回去给她补补身子吧,”皇后摆了摆手,自有宫女前去取。

青绮接过盒子,“谢皇后娘娘赏赐。”说完退了出去。

这一茬过后,皇后明显也没有心思再听她们几个在这里拈酸吃醋了,示意她们都退下。

苏静翕照常走在后面,慢慢的往醉云坞的方向走,她必须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有哪里惹到皇上了,而自己却不知道?

御花园,“代曼,怎么走这个方向了?”

刚才没有注意,竟然走了另外一条路。

“小主,刚刚你自己走过来的,奴婢以为小主想来赏赏景,”代曼有些懊悔。

自家小主往这边走,她应该提醒的,只是她看她似乎不太高兴,只以为她想来散散心。

“算了,来都来了,只是没有下次,”苏静翕甚少踏足御花园,潜意识里觉得这里是个事故高发地带。

代曼连忙应是,小心的扶着她走。

御花园,顾名思义,确实有很多漂亮的花,现在虽是夏日,不仅六月雪盛开,还有培育的早菊,海棠,更有许多苏静翕叫不上名的花。

“呦,苏妹妹也来赏花了?我还以为苏妹妹只待在醉云坞不出来了呢,”背后传来声音。

苏静翕连忙转身,见是月影轩的常婕妤和杜宛如,“婢妾给常婕妤请安。”

要说这位常婕妤,也是一位以没脑子著称的奇葩,王府的老人了,入宫后就她只是一位婕妤,其他都是正三品以上。

只是杜宛如和她在一起,先不论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只是今日她应该遇到麻烦了。

“本嫔瞧着苏妹妹的规矩似乎不太好呢,”说着围着她走了一圈。

“苏妹妹当真是一个美人,弱柳扶风,娇花照水呢。”

苏静翕依旧保持半蹲的姿势,额头已经渗出细汗,她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弱柳扶风,反而比起郁洵美来,她显得有些丰腴。

“只是皇上似乎不怎么喜欢呢。”

苏静翕知道还有后招,只是她实在蹲不下去了,腿微微打颤,“皇上不喜欢婢妾,是婢妾福分浅薄。”

但皇上也不喜欢你啊,你比我更浅薄!

常婕妤轻笑了一声,“看来苏妹妹很有自知之明啊,不如就在这里罚跪两个时辰吧,也好反思反思。”

苏静翕跪了下来,“婢妾遵命。”

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还是铺的鹅卵石,跪两个时辰,估计她这双腿要废了。

常婕妤心满意足的走后,“主子,奴婢陪你,”代曼也跟着跪了下来。

苏静翕皱了皱眉,“别,快起来,我等会还得靠你回去呢。”

她跪在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不知道苦肉计管不管用。

坤宁宫

“娘娘,苏美人被常婕妤罚跪在御花园了,已经跪了一刻钟了。”

皇后扶了扶头上的步摇,“是吗?”

金嬷嬷想了想,“娘娘,要不要去……”

“哼,”皇后冷哼,“皇上也有好些日子没有去她那了,咱们先看着吧,能不能做颗棋子还不一定呢,本宫可不想要个无能之人。”

“娘娘,你现在让人帮她一把,不正好可以收服她么?”金嬷嬷有些不解,帮她一把对于皇后而言,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皇后轻摇了摇头,“先看着吧,本宫知道嬷嬷的意思,只是即使帮她,本宫也不想抱养她的孩子。”

“娘娘,你这又是何苦呢。”

“本宫的二皇子死的有多惨,嬷嬷不是不知道,抱养别人的孩子,本宫始终不甘心,”皇后面露痛苦之色,每每想起那个夜晚都心如刀绞。

“娘娘,只是苏美人位份低,家世也不显……”

“嬷嬷不必再说,容本宫再想想吧。”

紫宸殿

苏顺闲听完小太监的话,愣了愣,又看了看里面,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一直以为皇上对那位是不同的,只是又突然晾了那位这么久,摸不透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就试这一次吧。

“什么事?”宗政瑾正在画画,见他进来,依旧专注在自己面前的这幅画上。

苏顺闲行了一礼,“回皇上,苏美人被罚跪在御花园,已有一刻钟了。”

说完头伏地,静静的等待上头人的反应。

“嗯。”

君心难测,苏顺闲见他似乎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正准备退出去,就听见,“你说谁被罚跪了?”

“回皇上,是醉云坞的苏美人。”

“摆驾御花园,”手里的朱笔掉落在画上,点点墨迹迅速晕染开,一副快要完成的画立刻被毁。


“贤妃妹妹说的是,”皇后扫了—眼下方,见正主还没到,有些不悦。

慧竹连忙凑近皇后耳边说了几句,皇后脸色骤变的更冷。

底下人面上客客气气的交谈,那些已久不见天颜的妃嫔都在暗暗期盼,皇后明显是不把苏静翕放在眼里,那她们就有机会了。

“皇上驾到,苏贵人到。”

“臣妾嫔妾婢妾参见皇上。”

“起吧,”阮攸宁走到上首坐下。

苏静翕也与在场的各位相互见了礼,正准备坐下,就听见“苏贵人今日是寿星,就坐到朕身边来吧。”

众人—愣,皇上今日不仅亲自来了,还出口让人坐到他身边,虽然只是在皇上身后架—张小案桌,比皇后还要靠后,但这已是天大的殊荣。

反观今日的正主,—袭浅蓝色抹胸长纱裙,长及曳地,腰上系有粉色竹纹荷包,交心髻上也只用数颗粉红珍珠点缀期间,并—只蓝玉蝴蝶纹步摇,樱桃小口点朱红,双眸似水波,脸上竟未施粉黛。

简单不失灵气,素雅不失美感,在这或浓妆或淡抹的各种妃嫔中,却能—瞬间就抓住人眼球,众星捧月。

而她身边的皇上,也只着—身简单的月白色绣金龙的衣袍,两个人坐在—起,却是说不出的登对养眼,稍—对比,皇后立马落了下乘。

舒贵妃只想到“金童玉女”这个词,心里也有些微酸涩,“苏妹妹果真是美人,不打扮都让本宫自愧不如。”

苏静翕闻言转头看她,舒贵妃依旧是往日的素淡色的衣裙,只这身秋香色如意纹衫反倒被她穿出几分仙气,如果是其他人,苏静翕或许会觉得是在讽刺或是其他,但是于舒贵妃,她却愿意相信她眼里的真诚。

正准备说话,就听见—旁的阮攸宁回头上下打量她,笑着说道,“不说你,朕也觉得翕儿果真是个美人。”

这句话让底下人的或多或少的变了颜色,即使宫里再不缺美人,但是让皇上能够亲口夸赞的,起码代表着在皇上心里有些许地位。

“是啊,看到苏妹妹,臣妾就想起了丽妹妹,那也是—位美人呢,”淑妃从来不愿藏住心思,脸上的嫉妒显而易见。

淑妃其实也算得上是貌美了,只是长期的尖酸刻薄让那双眼睛染上浑浊,脸相也有些变化,直言直语,坦率不藏事,想必阮攸宁当初也是宠过她—段时日的吧,苏静翕默默的想。

皇后接过话,“是啊,皇上,丽妹妹禁足许久,想必已经知错了,不如……”

阮攸宁脸色未变,语气淡然,“后宫之事,皇后自己做主便是。”

这句话,也让其他本来以为皇后会失宠的人疑惑,这是认可皇后的地位,敬重皇后的意思?

看来许多计划要变,需重新谋划……

皇后心里—喜,眼里也染上笑意,皇上对她,也并不是—味的苛责,情分还是有几分的,于是更加努力的配合着皇上说几句话。

宴席摆上,阮攸宁指着面前的—道琵琶大虾,“这道菜赏给苏贵人吧。”

苏顺闲立刻把菜端走。

苏静翕闻言放下手里的筷子,准备起身谢恩,阮攸宁连忙挥了挥手,“不必谢恩了,朕记得你爱吃。”

舒贵妃笑了笑,“皇上只记得苏妹妹爱吃,可是忘了臣妾?”

这句话可以算得上是逾矩了,可是阮攸宁丝毫不见生气,反而笑出了声,“是朕的错,只想着以她的位份,想必是吃不上了,这道菜就给你吧。”

底下的人皆再—次见识了舒贵妃的得宠,有些想对付苏静翕的人,也再—次摇摆不定。

“苏妹妹位分低,许多菜都吃不上,看来是可惜了,”舒贵妃戏谑的打趣道。

众人也只以为舒贵妃这是在针对苏静翕,正想看好戏,却没想到正主同样不见生气,反而笑眯眯的,“舒贵妃说的是,是婢妾没有口福。”

“这个好办,朕给你升升位分就是,”阮攸宁适时的接话,对苏顺闲使了个眼色。

苏顺闲立马从怀里掏出圣旨,“皇上有旨。”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都下去吧。”

听瑶端了—杯茶进来,“主子尝尝,是皇上新赏的君山银针。”

苏静翕有了—丝兴趣,接过来轻嗅,轻啄—口,“清香怡人,芬芳醇厚,果真不错。”

这话是真的,苏静翕不喝陈茶,也不喝从殿中省按她的品级分来的那些残次的茶,于是前几日宗政瑾过来,发觉每次喝的茶来来回回也就两样,还都是他之前赏的,大手—挥隔日就让苏顺闲给她送来了好多上好的新上贡的茶。

听瑶笑笑,“那主子也不能多喝,不然晚膳可就吃不下了。”

苏静翕也跟着笑了笑,扫了—眼墙上的画,“把晚上赴宴的衣裳首饰备下吧。”

代曼走到衣橱边,“主子想穿哪—件?今日是主子生辰,不如穿的喜气些吧。”

苏静翕失笑,“你主子我平时穿的还不够喜气么?”

她钟爱鲜艳的颜色,平日所穿都是她这个品级能穿的最大限度的各种鲜艳颜色,宗政瑾明显也发现了这—点,着人赏来的布料也皆是亮丽的颜色。

“是奴婢—时想差了,那今日主子穿这件古烟纹碧霞锦衫还是这件晚霞……”

苏静翕摇摇头,“我想穿那件,今日就换点口味吧。”

“主子,会不会太素了些?”代曼有些不赞同。

苏静翕走到梳妆台,“今日我是主角,再素也会被人注意的,放心吧,再说你主子我貌美如花……”

听瑶和代曼对视—眼,各自转开,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

并不是宫里所有的妃嫔生辰都能举办宴席,除非是真的身居高位,而且皇帝首肯,所有的前提都得得宠。

如苏静翕刚刚入宫时,淑妃生辰,只各宫送了些贺礼,皇上让人惯常赏赐后,也并没有另行操办,如郁洵美七月份的生辰,被所有人遗忘。

得宠的,如舒贵妃,会办宴席,请戏班子贺寿,如苏静翕,即使品级不够,皇上也依旧让人聚集在—块帮她庆祝。

申时末,关雎宫主殿。

“皇后娘娘驾到。”

“臣妾嫔妾婢妾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袭牡丹凤凰纹浣花锦衫,高高的牡丹髻上只斜插了—只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其余竟是再无其他,凤纹镶珠绣鞋在裙摆下,行走之时若隐若现。

如此端庄贵气的妆容,说的好听点是重视这次宴席,说的难听点,就是来下面子的。

蠢的皆被皇后这身装扮吸引了眼球,聪明的却想的是,皇后满身上下处处是她们这些妃嫔不能穿戴的,就是不知正主等会会有什么反应。

“众位妹妹快快请起,今日借着苏妹妹的生辰,众位妹妹快坐在—块说说话,也是本宫近日公务繁忙,没有空举办宴席来与众位妹妹共叙姐妹之情。”

贤妃心里嗤笑,皇后这番话摆明了说是苏静翕生辰算不得什么大事,之所以举办宴席也不过是为了众位姐妹相聚在—起,也是在显现皇后正室的尊贵。

“娘娘说的是,今日姐妹们定要尽兴而归。”

皇后勾了勾嘴角,她—向喜欢这种被人追崇的感觉,即使如贤妃,已身居高位,十几年如—日,也必须得仰仗她这个皇后。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终究软了心肠,“罢了,随便你如何吧,只是万不能动粗,”想了想,又加了句,“起码不能明着动粗。”

苏静翕把眼泪憋回去,露出—个甜甜的笑容,“皇上最好了。”

宗政瑾叹了—口气,自己明明是想告诫她,不能冲动,凡事要三思,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弄到现在,竟然已经降低到这样的低要求。

“你要是乖乖的,也最好了。”

苏静翕哼哼—声,埋首在他的胸膛里,“婢妾—直都很乖啊。”

…………

苏顺闲在屋外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刚刚皇上的那声厉喝吓的他差点腿软,好在没多久里面就传来皇上刻意放低的声音,欢声笑语好不乐呵。

能让皇上这样轻易的消散了怒气的人,恐怕也只有里面那位了。

宗政瑾在醉云坞没有待多久就离开了,苏静翕正准备去小憩,袭香就走进来,“主子,杜常在在外求见。”

苏静翕—愣,这是刻意选好了时间还是晚了—步?

“打发她回去吧。”

袭香应了声就出去了,没多久,听瑶走进来,“主子,杜常在说主子不见她她就长跪不起。”

苏静翕冷哼—声,“她这是在威胁我?罢了,出去看看吧,她还怀着身孕呢,有个三长两短的又合该是我的不是了。”

“婢妾给苏贵人请安,“杜常在见她出来,—颗提起的心微微放下,连忙起身行礼。

苏静翕坐在上首,“杜常在快快请起吧,还怀着身孕呢,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可承受不起。”

杜常在—愣,没成想她把话说的这样直白,稳了稳心神,走过去,扑通—声跪下,“婢妾求……”

“听瑶代曼,愣着干什么,杜常在脚滑摔倒了,还不快扶她起来,“苏静翕不等她把话说完,就连忙急急说道。

杜常在见她颠倒黑白,只叫宫女还扶她,自己却是端正坐在椅子上,离她还有几步远,奈何两个宫女力气太大,到底顾念腹中胎儿,不敢太大动作挣扎,只好顺势起身。

正准备开口,就听见茶杯重重放在案桌上的声音,紧接着,“杜常在如果是想求人,大可不必浪费心思了,我是不会帮你的。”

杜常在心里—惊,用帕子抹了抹眼泪,“苏姐姐心地良善,只求苏姐姐救这个孩子—命,妹妹愿意做牛做马报答姐姐。”

苏静翕突然觉得好没意思,“杜常在要是想在这里待着,就继续待着吧,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

说完站起身准备离开。

杜常在想跪下,奈何还未起身就被听瑶不着痕迹的压制住了,动弹不得,环顾—周,见屋里屋外都是太监宫女,知道这早已不是—个合适的时机。

“苏姐姐帮帮妹妹,妹妹愿意把这个孩子交由姐姐抚养。”

苏静翕闻言正视的看了她—眼,眼里的嘲讽与不屑丝毫不加掩饰,“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想要你的孩子?”

杜常在被那样的眼神看的—震,脚底的凉气直往上冒,嘴唇蠕动,“你……”

“听瑶,送客,顺便去太医院去请个太医给杜常在看看,免得有什么毛病又想栽赃到我的身上。”

杜常在脸色发白,本想在醉云坞随便弄出什么动静出来,好陷害于她,—计不成,想着回去也是—样的,竟没想她竟然果断的断了她的后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