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章节阅读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

完整章节阅读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

清夏兮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由网络作家“清夏兮兮”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静翕宗政瑾,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一句静养,可没有说一个时限,杜才人,等于是废了。之前还在得瑟,众人也只以为她之后真的要走大运,毕竟能从舒贵妃手里抢人,这么多年以来,可是第一次。苏静翕只把目光移到了上首一瞬,见他正在含笑和舒贵妃说着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这边,只好默默的专注于自己面前的月饼。她最爱的栗子味月饼,此时吃着也是不错的。......

主角:苏静翕宗政瑾   更新:2024-06-11 23: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静翕宗政瑾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章节阅读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由网络作家“清夏兮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由网络作家“清夏兮兮”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静翕宗政瑾,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一句静养,可没有说一个时限,杜才人,等于是废了。之前还在得瑟,众人也只以为她之后真的要走大运,毕竟能从舒贵妃手里抢人,这么多年以来,可是第一次。苏静翕只把目光移到了上首一瞬,见他正在含笑和舒贵妃说着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这边,只好默默的专注于自己面前的月饼。她最爱的栗子味月饼,此时吃着也是不错的。......

《完整章节阅读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精彩片段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殿门口响起太监的声音。

所有人皆跪下,“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皇后,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就是古代的封建等级制度,不论皇上有多宠幸妃嫔,真正在这种场合,能和皇上并肩出行的人只有皇后。

皇后,才是他的妻,她们,只是妾而已。

“平身,”宗政瑾站在台阶上面,挥了挥手,说道,”今日为家宴,众位不必拘礼,好好玩乐才是。”

“是,”众人皆应是。

说是可以不用拘礼,只是谁也不敢真的不拘礼,谁真的听信了今日也就是他的死期了。

“皇上,臣妾看时辰也不早了,不如先行去观景台吧,众位妹妹也可以先赏赏月,”皇后看了一眼下首的人,笑着说道,心里不可谓不高兴。

皇后的尊荣这个时候才是真的能体现出来,不论底下的这些人平日里是如何夺尽她夫君的宠爱,可是说到底,她们如何也是越不过她的。

她才是皇后,她才是他的妻。

“嗯,移位去观景台吧。”

观景台虽然名为观景台,却也不是真的只是一个简单的台子,该有的东西一样也没有少,苏静翕随着众人往前走,只能看见前面人的裙摆,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宗政瑾走在前面,脑海里浮现刚刚匆匆一瞥的身影,粉红色的衣裙,脸有些模糊的闪过,没有看的真切,但是他却知道那个人是她。

落座后,“这十五的月亮就是圆,嫔妾看着啊,似乎与平时总是不一样的,”湘婕妤娇俏的朝着上首的人说道。

“是啊,臣妾瞧着也是不一样的,”皇后接过话头,对湘婕妤,她还是乐意给几分面子的。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想尽办法吸引在场唯一的男性的注意,尤其是对那些平时甚少见到天子尊容的妃嫔来说。

“可惜杜妹妹不能姐妹团聚了,”贤妃看了一眼坐在下首的杜常在,突然提起这个话头。

湘婕妤顺势问道,“这却是为何?”

贤妃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舒贵妃,面露尴尬,吞吞吐吐,一副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宗政瑾闲来无聊,无可无不可,“有话但说无妨。”

贤妃有了这个由头,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杜才人冲撞了舒贵妃,被罚跪,却是伤了身子,今日还在静养呢。”

“是么?”宗政瑾懒懒说道。

舒贵妃也摸不透他的想法,应道,“确实如此。”

皇后正高兴,准备说点什么,再添点醋,就听见皇上不疾不徐的来了一句,“既然是她不长眼冲撞了姝儿,就让她继续静养吧。”

皇后贤妃皆一愣,完全出乎意料,皇上连缘由都没有问就直接选择维护舒贵妃,到底是杜才人在皇上心里太不重要,还是舒贵妃真的被皇上放在了心底?

皇上的这一句静养,可没有说一个时限,杜才人,等于是废了。

之前还在得瑟,众人也只以为她之后真的要走大运,毕竟能从舒贵妃手里抢人,这么多年以来,可是第一次。

苏静翕只把目光移到了上首一瞬,见他正在含笑和舒贵妃说着什么,丝毫没有注意到她这边,只好默默的专注于自己面前的月饼。

她最爱的栗子味月饼,此时吃着也是不错的。


苏静翕故意伸舌头舔了舔他的薄唇,引来他的眉头紧蹙,有些紧张,但还是决定继续做下去。

只是还没待她继续,他的舌头就伸进了她的口腔,苏静翕微微回应他,不到三秒,立刻被反客为主。

起初有些生涩,不过随即立刻掌握了技巧,触类旁通,其天赋果然异禀。

宗政瑾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忽然想吻她了,二十几年来,每每有妃嫔侍寝,他从来不会吻她们。

脸上妆容虽然精致,满脸脂粉,让他看着虽觉得赏心悦目,却觉得很脏。

他不会去想今晚这次例外是因为什么,只当是因为面前的这个睫毛轻颤的人很干净。

“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良久,放开她,见她频频喘气,胸脯一起一伏。

动作到底放轻了许多,明明只有十四岁,只是该长的地方还是长的很好。

苏静翕听他的话,就知道他应该对她还是满意的。

“皇上也是气宇轩昂,神明爽俊,气宇不凡呢。”

没有谢他的夸赞,反而也跟着夸了他一句,果然有趣。

“如此,

苏静翕秀发早已散乱,额前碎发也被打湿,闻言露出了一个明晃晃的笑容

作为君王,他杀伐决断,果敢勇毅,作为男人,他所要的也不过如此而已。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在床上能让他如此尽兴,竟有微微沉沦之意,面前的女人一点也不同于其他大家闺秀一般,没有一点木讷恭顺的意思。

屋外苏顺闲抬头望了望天,

作为从小伺候的贴身太监,他自然知道这位君王有多严于律己,凉薄冷性,只是今晚看来,似乎并不是如此。

看来,这位苏常在,今后必有大作为啊。

见已经昏睡过去的人,叹了口气,似乎体力不太好。

“进来,”随意的穿了一件衣袍,想了想,又拿被子给她盖上了。

几个太监动作迅速的抬了水进来,眼睛也不敢随意乱看,放下东西又连忙出去了。

宗政瑾清洗回来,床铺已经重新收拾了,人也被擦拭干净了。

上床,安寝。

苏静翕睡了一会,就醒了过来,脑袋虽然迷糊,但到底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动了动,准备起身越过睡在床外的人,“干什么?”

应该是妃嫔睡在床外边的,为了晚上方便随时伺候皇上。

“时辰到了,婢妾该回去了。”

如她品级这么低的人,是不可以彻夜留宿在这里的。

宗政瑾揉了揉眉头,“算了,睡吧。”

苏静翕闻言也不再说什么,乖乖的重新躺回去,闭眼不出几个呼吸就睡着了。

宗政瑾听见她绵长的呼吸声,睁开了眼睛,饱含复杂的看了她一眼。

一睡至天明,宗政瑾醒来的时候,极其不舒服,腰上搭了一只手,灼热的呼吸声也喷洒在他的脖颈上。

皱了皱眉,动作轻柔的把她的手移开,她嘴唇蠕动了几下,到底没有醒来。

“进来吧,声音轻点。”

太监宫女鱼贯而入,在这偌大的宫殿里,愣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其训练有素,可想而知。

苏顺闲余光快速的扫了一眼,依旧在床上睡的正香的人,心思转了几回。

这还是第一个早上没有起床伺候皇上的人呢。

苏静翕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听瑶,什么时辰了?”

“回主子,已经辰时初了,皇上交代了,小主不必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听瑶早在她昨晚没有回醉云坞的时候,就来了朝露殿。

苏静翕眨了眨眼睛,强忍身上的酸痛,“伺候我梳洗吧。”

虽说皇上体谅她,不必去给皇后请安,但如果她真的敢这么做,恃宠而骄的名声应该不久就会传出来了。

那她,离死也不远了。

好在听瑶过来的时候,已经给她带了好几套衣服并首饰过来。

挑了一件烟霞银罗绣花绡纱换上,乐游髻并几支钗子,简简单单,既不出挑也不失礼。

用过早饭后,就带着听瑶往皇后的坤宁宫走去。

品级太低,没有轿撵,只能靠走,每走一步,都加重了一分要往上爬的决心,起码得混到有交通工具的地步吧。

好在朝露殿离坤宁宫不远,远远的就看见几位妃嫔在太监宫女的簇拥下走过来。

行礼,“婢妾给娘娘请安。”

“呦,本宫当是谁呢,原来是苏常在啊,”淑妃尖笑了一声。

苏静翕依旧是半蹲着,闻言也不恼,“回娘娘,正是婢妾。”

淑妃看了一眼站立在旁边的杨嫔,心里冷哼,也不想和她计较,“起吧。”

“走吧,给皇后娘娘请安迟到了就不好了。”

苏静翕和杨嫔皆应是。

苏静翕静静的跟着他们往坤宁宫走去,努力减少存在感。

当今圣上,名为宗政瑾,年二十六岁,六年前登基,守国孝三年,之后又以国库空虚为由,暂停一年选秀。

又三年,刚好轮到了苏静翕。

年十三至十七的正七品以上的官员家眷才有资格参与选秀,选出来的自然是风华正茂的女子。

太后并非皇上生母,自小抚养皇上长大,二人之间的情分似乎很深,只是她常年居于慈宁宫念佛,不理后宫诸事。

虽然皇上没有大规模的组织选秀,但是宫里的妃嫔也并不少,十余人。

大部分都是跟随皇上从王府出来的,年岁都已大,自然比不过苏静翕这些新进宫的。

只是,她们有根基,有经验。

后宫之中,隐隐分为两大派系,分别以皇后和舒贵妃为首,还有一些明哲保身,或是没有恩宠的。

皇后先后育有二皇子,大公主,二皇子三岁夭折,其父是当朝宰相。

舒贵妃两度怀孕皆流产,原因不明,至今没有子嗣,其父为正一品太师。

两人父亲在朝堂上也早就是水火不容,分别为两大派系之首。

虽说后宫不得干政,但前朝后宫从来都是一体,妃嫔与母家,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恍惚间,跟随着淑妃进入了坤宁宫,金嬷嬷出来,“给几位主子请安。”

苏静翕却不敢实受她的这个礼,皇后的奶嬷嬷,其身份虽只是个奴才,可是目前看来,比她的能力大多了。

“金嬷嬷快快请起,”淑妃伸手虚扶了一把,即使她是舒贵妃的人,却也不敢真的得罪金嬷嬷。

金嬷嬷脸色未变,坚持行完一礼才起来,“主子娘娘们厚爱,奴婢却是不敢不规矩。”

“皇后娘娘还在用早膳,还劳烦各位主子前往偏殿等候。”

说完行了一礼,才退下。

苏静翕跟着她们走进去,只是是走在偏后的位置。

楚周国妃嫔等级极其严格,初次选秀,最高封的也不过是良娣,皆为从五品以下。

后宫等级更是森严,五品是一个坎,五品以上可居于一宫偏殿,称本嫔,而不是如苏静翕现在自称的婢妾。

找到自己的末首位置坐下来,闲闲拨动手中的茶盏。

“难为苏妹妹起的这样早,前些日子,阮妹妹伺候皇上可是迟迟没有来给皇后娘娘请安呢,”湘婕妤看了一眼她,又把目光投向一旁的阮美人。

一句话看似是在挑阮美人的刺,不懂规矩,却也是在给她拉仇恨。

没办法,谁让她昨晚侍寝了呢。

苏静翕放下茶杯,“姐姐说的是,只是给皇后娘娘请安,本是妹妹的福分,即使皇上体恤,妹妹却不敢推却。”

给皇后娘娘请安,本是规矩,即使皇上体谅,来不来,依旧在个人。

“湘婕妤这是在质疑皇上了?”湘婕妤是皇后的人,淑妃一向是逮着错就不放。

淑妃曾孕育大皇子,只是八个多月的时候生下了一个死胎,从此再也没有了孩子,也没有多少恩宠。

但好在她爹是从一品太傅,皇上亦对她有几分同情,给了她淑妃的位份。

仗着位份,在这后宫很是刻薄,只是皇上不计较,也就没有人敢拿她怎么办。

湘婕妤咬了咬嘴唇,“瞧淑妃姐姐说的,嫔妾刚刚也只是在打趣阮妹妹,还道苏妹妹规矩好呢。”

话音才落,还没待其他人反应,贤妃就陪着皇后从一侧走过来。

“给皇后娘娘请安,”众人皆行礼。

皇后快速的扫了一眼下方的众人,皱了皱眉,看见苏静翕,又轻笑了一声。

“都起来吧,”顿了顿,“皇上今早还派人来说,苏妹妹昨晚伺候累了,今日可以不用来请安,没成想,妹妹却来的这般早。”

苏静翕走出来,跪在地上行了一个大礼,“婢妾给娘娘请安是婢妾的福分,还望娘娘恕罪。”

小说《娇宠入骨:说好的宫斗呢?》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婢妾已经好了,来迎接皇上,皇上不高兴么?”

宗政瑾见她紧盯着他,似乎他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就不罢休,叹了口气,“高兴,翕儿来迎接朕,朕心甚慰。”

苏静翕梨涡浅笑,“婢妾就知道皇上会高兴。”

“既然翕儿已经好了,长夜漫漫,不如来做点别的事吧?”

“皇上,婢妾其实……”苏静翕环住他的脖子,咬了咬唇,有些无措。

宗政瑾把她放在床上,“翕儿如何?嗯?”

“婢妾自该好好伺候皇上,”苏静翕挑了挑眉,糯糯道。

宗政瑾也挑了挑眉,明明很害怕,很害羞,却要装的若无其事,反而来挑衅于他。

“放心,朕不碰翕儿伤处。”

宗政瑾对她是满意的,两人已有多日没有行房中事了,只是顾念着她的身子,这晚到底不尽兴。

一轮过去,苏静翕趴在他的胸口上,缓着气,平复情欲。

宗政瑾轻抚她的裸背,光滑细腻,如丝绸一般,“翕儿体力似乎不好。”

苏静翕颦眉微皱,眨着眼睛望着他,“那是皇上太伟岸,体力魄人。”

宗政瑾见她眼睛里倒映出他的两个小小的影子,神情苦恼的说出这样的话,顿时直觉得有一股气流直冲身下。

“那朕定要好好验证,”翻了个身,把她压在身下。

苏静翕瞪大了眼睛,“皇上,唔……”

…………

苏顺闲带领众人刻意放轻动作伺候皇上,不去看帘帐一眼,这位绝对是福泽深厚。

宗政瑾梳洗完毕,不知为何,踏出门口的一刹那,又转身回了内室,掀开香帐,见人面色红润,呼吸绵长,依旧睡着。

只是一个翻身,身上薄被滑落至香肩,锁骨上点点红梅跃于眼前。

轻笑了一声,给她把被子盖好,才又走了出去。

“好好伺候苏贵人,让她不必去给皇后请安了。”

听瑶等人跪在地,“是,奴婢遵旨。”

“听瑶,什么时辰了?”苏静翕迷茫的睁开了眼睛。

“主子,已经辰时三刻了,皇上卯时两刻离开的,晋封主子为贵人,让主子不必给皇后娘娘请安。”

“嗯,我再睡会,等会再叫醒我,”复又闭上眼睛。

这两天她风头太盛,能不去请安更好,皇后一时半刻应该不会对她下手,毕竟她还是要贤惠的名声的。

用过早膳,没多久,“主子,伊影阁的丽良媛,芷箐苑的杜才人,皓月轩的阮美人来了,”代曼走进来说道。

苏静翕站了起来,“快快让她们进来。”

她是没有想到首先会过来的人里面会有郁洵美的,她的位份比她高,她自然不能打发她走。

相互见了礼,“没有想到丽姐姐会来看望妹妹,”苏静翕客气的说道。

丽良媛端起了桌上的银白点朱流霞花瓷杯,喝了一口,“妹妹这里的茶果真不错,可比姐姐那里的好多了。”

“丽姐姐说的是,妹妹喝着也觉着不错呢,上好的碧螺春,也就姐姐舍得拿出来招待妹妹了,”阮美人也紧跟着说道。

苏静翕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意思,话里话外都隐隐透着一股讨好之意。

顺着她们的话,“瞧你们说的,我也就这么一点茶好点了,哪里比得过前些日子皇上赏赐给姐姐的金丝香木嵌蝉玉珠呢。”

果然见另外两人的笑容僵了僵,苏静翕只当作没看见,不等她们说话,继续说道,“不知道姐姐和两位妹妹前来,可是有什么事?”

“只是来探望妹妹的,昨儿个听闻妹妹腿伤了,就想着来的,只是……所以才选择在今日,与两位妹妹一同前来,”丽良媛倾城一笑,款款说道。

“是啊,大家都住的近,同处东六宫,又是同一批的秀女入宫,感情自然不同,姐姐说是也不是?”阮美人也顺着话说。

苏静翕轻笑,“大家都是姐妹,入宫都是伺候皇上的,实在不该分彼此。”

“姐姐当真这么想?”从进门就没有说话的杜婉兮说了第一句话。

苏静翕转头看着她,朱唇轻启,“难道妹妹觉得不是?”

“妹妹如果改变主意,还请告知姐姐一声,姐姐随时恭候妹妹,”丽良媛显然没有想到她会拒绝,话也不说死。

苏静翕点点头,“这是自然,今日多谢姐姐美意。”

几个人又闲聊了几句就离开了。

“主子,丽良媛她们是什么意思?”听瑶一直站在一旁,听的很清楚。

“主子千万不能答应,”代曼也连忙说道。

苏静翕拨了拨茶盖,“你说为什么不能答应?”

代曼知道这是表忠心的时候了,也不含糊,直接说道,“如今小主已是贵人,且有几分圣宠,对丽良媛十分不利,如果答应了她们,小主会……”

话没说完,苏静翕却知道她的意思。

不仅是她们,如果她答应了她们,只怕皇后和舒贵妃也会彻底看不惯她,更重要的是,还有皇上,只怕他是最不希望她这么做的人了吧。

走到梳妆台,拿出一支喜鹊登梅簪,递给代曼,“你做的很好,以后也应当如此。”

又拿了一支银雀钗给听瑶,不厚此薄彼,“你们伺候我,只有我好了,你们才能好。”

“奴婢明白,定当好好伺候小主,”二人皆福了福身。

赏的东西好不好都在其次,只是这到底是一种肯定,一种认可。

皇上一连五日都宿在了醉云坞,所有人都很高兴,唯独苏静翕忧心忡忡。

这晚,被翻红浪,鸳鸯交颈过后。

苏静翕微微堵着唇,委屈道,“皇上……”

今晚也不知道他发什么疯,动作很是粗鲁,她完全承受不住。

宗政瑾皱了皱眉,把人往上提,“安置吧,朕不碰你了。”

苏静翕靠在他的怀里,应了声,抱着他的腰闭上眼睛。

许久,宗政瑾都没有入睡,看着枕边人的睡颜,“翕儿,千万不要变。”

苏静翕哼哼的翻了个身,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睁开了眼,眼里一片清明。

宗政瑾嘴角上扬,闭上了眼睛。

第二日,苏静翕终于决定去给皇后请安了。

路上,“给贤妃娘娘请安,”苏静翕远远看到贤妃的仪仗,站立在一边行礼。

贤妃挥了挥手,轿撵停,“起吧,苏妹妹,几日不见,身子可还好?”

“婢妾已经大好了,劳娘娘费心,”苏静翕如平常的说道。

贤妃轻笑,“既如此,就陪本宫一起去给皇后娘娘请安吧。”

“是。”

虽然贤妃面相温和,眉眼露笑,苏静翕却不敢真的把她当作一个好人。

既入了宫,还能有多少好人呢。

就凭她在后宫里是除了皇后,唯一一个诞下二公主,养育至今的人,苏静翕就不能小瞧她。

皇后面前,即使如今身居高位,却十几年如一日,始终恭敬如一,伺候周到,这份隐忍便值得苏静翕学习。

入了大殿,苏静翕即使再努力减少存在感,也依旧躲不过她人的眼刀子。

“苏妹妹,好久不见呢,本宫还当再也见不到妹妹了,”淑妃捏着帕子,毫不避讳的说道。

苏静翕闻言淡笑,“怎么会呢,妹妹这几日不能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不能来陪各位姐姐妹妹说说话,心里始终惴惴不安,这不,腿一好了就赶紧来了,姐姐怎么会觉得见不到妹妹呢。”

你咒我,我恶心你。

“苏妹妹养了几日,这嘴啊,是越来越伶俐了,”湘婕妤芊手指着苏静翕,一副打趣的模样。

苏静翕也不再计较,顺着她的话,“可不是,人长大了总得学会点什么吧,妹妹吃的多,自然都长在嘴上了。”

话音才落,一片娇笑,也不知道到底是有几分真心,真真假假,也只有自己心里清楚了。

“皇后娘娘驾到。”

“臣妾/嫔妾/婢妾给皇后娘娘请安,”众人皆行礼。

要说皇后,也真的够悲催的。

作为人妻,相夫教子,繁衍子嗣,需恪尽内人之责;作为皇后,以身作则,统率六宫,需为皇帝打理后院;作为国母,母仪天下,辅佐皇帝,需把握前朝后宫的微妙平衡。

做的好,是本份,做不好,招来的是帝皇的怒火,天下人的唾骂。

唯一能够享受的,也就只有高高在上的荣耀,和天下人皆向往的富贵,每天面对她们这群小老婆,看到她们皆需跪倒在地行礼,日日来请安,这也是她唯一的心理安慰了吧。

“众位妹妹请起。”

入座后,苏静翕走出来,行了一个大礼,“前些日子婢妾不能来给皇后娘娘请安,还望皇后娘娘恕罪。”

皇后连忙示意旁边的宫女扶起她,“苏妹妹未免也太规矩了些,前些日子妹妹腿上有伤,不能来请安情有可原,况且那还是皇上亲口吩咐的,妹妹不必担忧。”

成功的见到其他人脸色皆变了,愤恨的目光都投向了她,这才又说道,“慧林,去本宫库里拿几味上好的药材给苏贵人。”

“婢妾有罪,娘娘的赏赐实在不敢受,”苏静翕推辞。


见她的背影离去,宗政瑾也没有了继续在这里应付三个女人的心思,“朕还有事,先走了。”

“皇上……”丽良媛不甘心。

宗政瑾头也没回,“传朕口谕,丽良媛疏悉礼仪,不守女训,禁足于伊影阁,罚抄女戒百遍。”

丽良媛明显有些不信,整个人都傻了,直至安舒窈拉了她一把,“婢妾谢主隆恩。”

只可惜,人早就走远……

不出一个时辰,丽良媛冲撞了皇上,被罚的消息传遍了后宫,自然,苏静翕复宠的消息也被传到了各位主子耳朵里,只是这消息传着传着,就变成了是因为苏静翕怂恿皇上罚丽良媛的。

醉云坞

“主子,我们真的不打算做些什么么?”听瑶有些担忧,对躺在榻上的人说道。

苏静翕闻言坐了起来,“行了,清者自清,放心吧,最后因为这件事不利的人绝对不会是你主子我。”

“让人抬水进来,我要沐浴。”

听瑶依旧有些担心,只是当下见自家主子信誓旦旦,也不好再说什么,应了声转身就出去了。

紫宸殿

“可知道这些消息是谁传出来的?”宗政瑾放下朱笔,揉了揉眉心,问道。

苏顺闲一愣,皇上以前从来不会关心这些的,他刚刚也只是因为涉及到了苏主子,这才多嘴提了一句。

“回皇上,奴才立刻着人去查。”

“罢了,去找皇后吧,让她处理,身为六宫之主,岂能任由这些流言中伤他人?”

苏顺闲行礼,“奴才遵旨。”

酉时三刻,宗政瑾放下朱笔,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摆驾醉云坞。”

“婢妾参见皇上,”苏静翕没有想到他会来的这样早,戌时还没有到呢,见他进来,连忙起身行礼。

宗政瑾走到一边坐下,“起吧。”

听瑶上了两杯茶,就立马退了出去,留下两个人相对无言。

苏静翕坐在另一边,偶尔偷偷的抬头飞快的扫了他一眼,见他依旧专注于自己面前的那杯茶,只好默默地低头,看着自己的裙摆。

“皇上,外面下雨了,”这是个好话题吧。

宗政瑾早就听见了雨声,闻言头也没抬,“嗯。”

苏静翕见他没有反应,一愣,这厮是打算沉默进行到底么?

“皇上,你还在生婢妾的气么?”这句话苏静翕问的很忐忑,斟酌良久还是问了出来。

宗政瑾终于给了她一个眼神,目光灼灼,面无表情,薄唇轻启,“你觉得呢?”

苏静翕咬了咬唇,小声嘀咕道,“其实婢妾也没做什么呀。”

声音虽小,宗政瑾却是听清了,一愣,她确实没有做什么,虽然有让小福子以家人去威胁佩儿,但是纯属临时起意,并没有真的要挟了她家人的性命。

只是,到底是没有这个心还是因为没来得及?


打发了杜宛如,苏静翕继续往回走。

“小主,你这么做不怕得罪了杜选侍么……”代曼有些担心。

苏静翕转头看了她一眼,冷哼一声,“倘若有朝一日,我失宠了,得罪不得罪的从来都只是其次,幸灾乐祸的也不会只有我得罪的人。”

得宠,没有人敢踩在她头上,失宠,是个人都会来找她的不是,因为从她进宫起,她就已经得罪了她们。

代曼还准备再说,就听见,声音似乎从远处飘来,“不论我得宠还是失宠,得罪了我的人都不会让他好过。”

心思转了几转,想明白,连忙说,“奴婢誓死跟随小主,只认小主一个主子。”

苏静翕拉住她,没有让她跪下,笑了笑,“瞧把你吓的,我又没有说你,让人看见成何体统。”

代曼点点头,“奴婢知错。”

苏静翕应了声,“咱们先回去吧。”

醉云坞

“苏小主,你可算回来了,”苏顺闲面目灿烂,扬了扬拂尘。

“苏公公久等了,”苏静翕走进来,“不知道苏公公前来,可是皇上有什么吩咐?”

“皇上让奴才给小主送点东西,前些日子上贡的洞庭碧螺春,还有小主想要的话本。”

当然还有其他东西,只是这两样此刻说出来自然是不同的。

苏静翕只扫了一眼那些惯常的赏赐,就把目光聚集在那十几本话本上,看着那两大包茶叶露出了笑容,“劳烦公公代我谢谢皇上,天气炎热,还请皇上保重龙体。”

“自然自然,小主没有什么吩咐,奴才就先回去复命了,”行了个礼就退了出去。

“把那些东西收起来,话本全都拿到内室来,”指挥着人,“天气炎热,每人赏五两银子,小心中暑了。”

“奴婢/奴才谢小主赏赐。”

古代,一两银子是一贯铜钱,相当于后代的天朝300元人民币,这些宫女太监一个月的月银也就两三两银子,当然,这是品级最低的。

“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苏静翕端着一杯茶,拨动茶盏。

喝了一口,清香醇厚,芝兰之气,果然是好茶。

听瑶给她打扇,“回小主,目前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动,似乎都挺安分的。”

美人的份例并不多,夏日里的冰块都紧着那些位高得宠的人用了,苏静翕也只晚上睡觉的时候才用。

“看着安分也不一定真的安分,现在时日还短,你且看着吧,怎么做你应该清楚。”

“奴婢明白。”

这夜,苏静翕还在想着皇上会不会再来她这里,却传来了皇上宿在了灵常在处的消息。

不仅如此,皇上一连好些天都没有来醉云坞了。

苏静翕有些纳闷,按理说,皇上对她应该没有厌倦吧?

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失了宠,请安的时候,除了时不时的出言刺她几句,大部分的矛头都指向了新得宠的赫连灵雨,只是她们到底不敢做的太过,毕竟人家爹可是肃勇侯。

当然,除了上官湄,已故长公主的女儿,太后的外孙女儿,“灵妹妹可真是朵解语花呢,听说昨儿个妹妹与皇上闲聊到二更呢。”

底下的人一时停止了嬉笑嘲讽,私下里探听皇上的行踪乃是大罪,更遑论探听皇上行事呢。

“好了好了,祺贵人不懂规矩,罚抄十遍《女训》吧,”皇后打着圆场。

虽然长公主与皇帝不是一母同胞,只是毕竟太后还健在,太后的亲外孙,她不能罚的太过。

上官湄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当下哼了声也没说什么。

“参见皇后娘娘,我家娘娘今日早起身子不太舒服,不能来给皇后娘娘请安了,特派奴婢前来告罪,还请皇后娘娘恕罪,”一个宫女走进来,跪在地上说道。

苏静翕知道这是舒贵妃身边的宫女,怪不得人到现在都没有来。

皇后脸上笑容未变,只是目光冷了许多,“舒贵妃可要紧?可有请太医了?”

“回皇后娘娘,奴婢出来的时候,皇上已经派太医过来了,舒贵妃还让奴婢叩谢皇后娘娘关怀,”青绮磕了一个头,回答道。

苏静翕暗暗点了点头,好一个聪明的宫女,既把意思传达到了,又点明了舒贵妃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还让皇后挑不出理来。

苏静翕注意到皇后的笑容僵了僵,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原状,只是手却紧紧拽着帕子,泛白的手指出卖了她。

“既如此,那就让你家娘娘好好休养吧,本宫那里还有一支百年老参,带回去给她补补身子吧,”皇后摆了摆手,自有宫女前去取。

青绮接过盒子,“谢皇后娘娘赏赐。”说完退了出去。

这一茬过后,皇后明显也没有心思再听她们几个在这里拈酸吃醋了,示意她们都退下。

苏静翕照常走在后面,慢慢的往醉云坞的方向走,她必须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有哪里惹到皇上了,而自己却不知道?

御花园,“代曼,怎么走这个方向了?”

刚才没有注意,竟然走了另外一条路。

“小主,刚刚你自己走过来的,奴婢以为小主想来赏赏景,”代曼有些懊悔。

自家小主往这边走,她应该提醒的,只是她看她似乎不太高兴,只以为她想来散散心。

“算了,来都来了,只是没有下次,”苏静翕甚少踏足御花园,潜意识里觉得这里是个事故高发地带。

代曼连忙应是,小心的扶着她走。

御花园,顾名思义,确实有很多漂亮的花,现在虽是夏日,不仅六月雪盛开,还有培育的早菊,海棠,更有许多苏静翕叫不上名的花。

“呦,苏妹妹也来赏花了?我还以为苏妹妹只待在醉云坞不出来了呢,”背后传来声音。

苏静翕连忙转身,见是月影轩的常婕妤和杜宛如,“婢妾给常婕妤请安。”

要说这位常婕妤,也是一位以没脑子著称的奇葩,王府的老人了,入宫后就她只是一位婕妤,其他都是正三品以上。

只是杜宛如和她在一起,先不论什么时候勾搭上了,只是今日她应该遇到麻烦了。

“本嫔瞧着苏妹妹的规矩似乎不太好呢,”说着围着她走了一圈。

“苏妹妹当真是一个美人,弱柳扶风,娇花照水呢。”

苏静翕依旧保持半蹲的姿势,额头已经渗出细汗,她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弱柳扶风,反而比起郁洵美来,她显得有些丰腴。

“只是皇上似乎不怎么喜欢呢。”

苏静翕知道还有后招,只是她实在蹲不下去了,腿微微打颤,“皇上不喜欢婢妾,是婢妾福分浅薄。”

但皇上也不喜欢你啊,你比我更浅薄!

常婕妤轻笑了一声,“看来苏妹妹很有自知之明啊,不如就在这里罚跪两个时辰吧,也好反思反思。”

苏静翕跪了下来,“婢妾遵命。”

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她现在所在的地方还是铺的鹅卵石,跪两个时辰,估计她这双腿要废了。

常婕妤心满意足的走后,“主子,奴婢陪你,”代曼也跟着跪了下来。

苏静翕皱了皱眉,“别,快起来,我等会还得靠你回去呢。”

她跪在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就是不知道苦肉计管不管用。

坤宁宫

“娘娘,苏美人被常婕妤罚跪在御花园了,已经跪了一刻钟了。”

皇后扶了扶头上的步摇,“是吗?”

金嬷嬷想了想,“娘娘,要不要去……”

“哼,”皇后冷哼,“皇上也有好些日子没有去她那了,咱们先看着吧,能不能做颗棋子还不一定呢,本宫可不想要个无能之人。”

“娘娘,你现在让人帮她一把,不正好可以收服她么?”金嬷嬷有些不解,帮她一把对于皇后而言,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

皇后轻摇了摇头,“先看着吧,本宫知道嬷嬷的意思,只是即使帮她,本宫也不想抱养她的孩子。”

“娘娘,你这又是何苦呢。”

“本宫的二皇子死的有多惨,嬷嬷不是不知道,抱养别人的孩子,本宫始终不甘心,”皇后面露痛苦之色,每每想起那个夜晚都心如刀绞。

“娘娘,只是苏美人位份低,家世也不显……”

“嬷嬷不必再说,容本宫再想想吧。”

紫宸殿

苏顺闲听完小太监的话,愣了愣,又看了看里面,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一直以为皇上对那位是不同的,只是又突然晾了那位这么久,摸不透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就试这一次吧。

“什么事?”阮攸宁正在画画,见他进来,依旧专注在自己面前的这幅画上。

苏顺闲行了一礼,“回皇上,苏美人被罚跪在御花园,已有一刻钟了。”

说完头伏地,静静的等待上头人的反应。

“嗯。”

君心难测,苏顺闲见他似乎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正准备退出去,就听见,“你说谁被罚跪了?”

“回皇上,是醉云坞的苏美人。”

“摆驾御花园,”手里的朱笔掉落在画上,点点墨迹迅速晕染开,一副快要完成的画立刻被毁。


毕竟,她还算得上是正得圣宠呢。

谢绝了低位妃嫔的赏花邀请,苏静翕带着代曼回了醉云坞,才走到关雎宫门口,就见苏顺闲正站在门口翘首以盼。

“苏主子,你可回来了,皇上正在里面呢。”

苏静翕看了—眼醉云坞的方向,“有劳苏公公了,我这就进去。”

“婢妾参见皇上。”

宗政瑾站在她的书桌后,正翻着她搁置在案桌上的那几张画纸,“起来吧,这是你画的?”

苏静翕走过去,有些尴尬,连忙用手遮住,“皇上还是不要看了。”

宗政瑾挑眉,“朕都看完了。”

苏静翕悻悻的收回手,“那皇上觉得婢妾画的怎么样?”

宗政瑾皱了皱眉,把目光重新移到画纸上,似乎在想着措辞。

苏静翕不着痕迹的撇了撇嘴,“皇上,婢妾画的真的很差么?”

虽然完全是涂鸦式的画法,也是她随手画的,但估计他肯定理解不了这种审美。

“很有新意,”这句话应该也算是夸赞吧,应该不会打击她的。

“皇上果然是皇上,很有眼光呢,婢妾也觉得画的很有新意,这都是婢妾自己随性发挥的,是不是很聪明?”苏静翕大有找到知音的感觉,兴奋的拉着他的胳膊说道。

宗政瑾嘴角抽了抽,“改天朕有时间再教你画画。”

“真的吗?”故意眨了眨星星眼,原谅她又卖萌了。

宗政瑾本是随口—说,不过此刻见她如此有兴趣,也郑重的点了点头,“朕自是金口玉言。”

“皇上真好。”

宗政瑾无奈,她溜须拍马的本事已经是炉火纯青了,不过—说到这个,他又想起了什么,把她拉过来放在腿上。

“你早上去请安的时候怎么可以那样说话?凡事不要冲动,有什么要想清楚再说才是。”

苏静翕也不问他怎么这么快就知道早上在坤宁宫发生的事,他是皇帝,如果这都不知道估计她现在才要担心的吧。

嘟了嘟嘴,“婢妾就是不喜欢她们总是想要欺负我,没有打她们已经……”

“大胆,”不等她说完,宗政瑾就厉声喝道。

见她苦着—张脸,吓的瑟缩了—下,放轻了声音,“你要是敢动手打她们,朕也护不了你了。”

她年纪是小,可是在宫里,从来就不会因为你年纪小而对你格外优待的。

苏静翕闻言连忙拉着他的衣襟,可怜兮兮,“皇上又不要我了吗?”

“胡说,朕什么时候……”想到之前,叹了口气,见她眼里水雾蔓延,眼眶都红红的,美人含泪自是—道亮丽的风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