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千金要娇宠

重生千金要娇宠

楼七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冯楚月当年坠楼惨死之后,眼睁睁的看着亲者痛,仇者快,心里怨愤不平。重活一世,她穿越到修真世界,开启修真之路,成为一代玄医门主。渡劫之时,她因为放不下心中的执念,忘不掉前世怨恨,重生回到穿越之前。这一世,冯楚月发誓一定要让恶人血债血偿,不得好死。

主角:冯楚月,荣鹤年   更新:2022-07-16 01: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冯楚月,荣鹤年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千金要娇宠》,由网络作家“楼七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冯楚月当年坠楼惨死之后,眼睁睁的看着亲者痛,仇者快,心里怨愤不平。重活一世,她穿越到修真世界,开启修真之路,成为一代玄医门主。渡劫之时,她因为放不下心中的执念,忘不掉前世怨恨,重生回到穿越之前。这一世,冯楚月发誓一定要让恶人血债血偿,不得好死。

《重生千金要娇宠》精彩片段

“冯家大房也太惨了,原配一家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好家伙,我翻看了这些年的报道,原配瘫痪多年,死了还被冯茂林抬棺炒作,大儿子一家车祸惨死,小女儿疯了被送进精神病院几十年,还跳楼死了。”

“大家不知道吧,还有个二女儿,放弃喜欢的事业被迫联姻,后来传出被家暴,据说某人不允许女儿离婚,嫌她丢人!”

“凤凰男不可靠啊,当初冯茂林是靠原配起家的吧?看看大房的下场,这真是告诫了女人们不要扶贫。”

当年坠楼惨死的画面,又浮现在冯楚月眼前。

媒体拍下她坠楼,脑浆迸裂,摔成肉泥的画面,引起全网热议。

而冯家人,快速公关,网上再也不见她死亡现场的惨状,只有冯家二房三房悼念她表情沉痛的画面。

他们都在怀念“冯楚月”,可冯楚月死后,灵魂飘荡人间,分明看见那些人是怎么在背后骂她的。

“冯楚月那疯子终于死了,不然爸死咱们还要养着她。”

“关键是楚家的财产也有她的一份,她不死,我们怎么接手?”

“楚家老头当年也是聪明,立下这种遗嘱,害得咱爸迟迟不敢……”

“说什么胡话呢,和咱爸有什么关系?”

冯楚月“看着”这些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在她死后庆祝狂欢,肆意商量怎么瓜分大房的遗产,她手指掐进掌心的肉里,目眦欲裂。

即便她又活了一世,穿成玄医门的门主,玄医术大成渡劫,她还是忘不了前世的仇恨。

不过,很快冯楚月反应过来,这些走马观花的画面,是根据她的记忆制造的幻境。

这应该是渡劫最大的考验吧?

[滴滴……宿主,这不是渡劫哦,您渡劫已经失败了,现在由逆天改命系统101为您服务!]

什么渡劫失败,她怎么可能失败?

冯楚月垂死病中惊坐起。

“二小姐醒了!”

冯楚月抬头,就见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人,温柔地看着自己,眼里满是关心。

“周妈?”

冯楚月震惊地看着眼前人,这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佣人,是她妈结婚的时候从娘家带来的。

只是,幻境这么真实吗?

怎么会看见周妈?

她记得,周妈在她妈妈瘫痪在床没多久,就离开冯家了。

因为她家里出事了,没办法继续工作。

“小姐还疼不疼,瞧你这头磕的,心疼死周妈了。”

头磕破了?

冯楚月后知后觉,伸手去摸自己的额头,周妈吓得赶紧制止她。

“哎哟,我的好小姐,可不能乱碰,等下您又该喊疼了。”

冯楚月不说话,她还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瞧我,忘了小姐晚上还没吃饭,家里给您带了粥,您多少喝点?”

冯楚月点头,粥端上来,周妈要喂,她没让。

吃完之后,好像身体稍微舒服了一点。

她这才环顾四周,这是在医院?

“小姐,你吃完就歇着,我去夫人那边了。”

“夫人?是我妈?”

冯楚月猛地抬头,难道,她又重生回来了?

经历过死后灵魂飘荡几十年,又穿越成玄医门继承人的冯楚月,很快镇定下来。

如果真的让她重生回来,那就是上天给了她报仇的机会!

[宿主,这个机会不是上天给的,是我!我给的!逆天改命,冲鸭!]

被冯楚月刻意忽略的声音,再次在脑海里响起来。

她脸色微微一变。

什么逆天改命系统?

比穿越更离谱的事情也终于找上她了吗?

她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去搭理脑子里说话的人。

周妈却是一阵诧异:“小姐,你怎么了?”

她伸手想摸冯楚月的额头,但看见纱布,就没动。

只是,小姐这问的是什么问题?

夫人不是她妈,是谁?

“我妈,她还好吗?”

冯楚月抓住周妈的手,极力想求证什么。

周妈一愣:“夫人她一直在医院,您别担心,目前来看,身体状况很稳定。”

这孩子,莫不是做噩梦了?

“那您先去。”冯楚月松开周妈的手。

她需要好好捋一捋,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她妈还活着,在医院,而她却磕破了头住院了。

前世有这么一出吗?

她竟然一点也想不起,自己的脑袋是怎么磕破的。

病房里安静下来,脑子里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宿主,你真的不需要我的帮助吗?]

冯楚月很快冷静下来:“你能帮我什么?”

前世死后穿越她都能接受,所以,她也很快接受了系统的存在。

[当然是帮助宿主逆天改命啦!]

系统可耻地卖萌,声音仿佛热血少年漫里的角色。

冯楚月冷笑:“怎么改?”

因为前世的遭遇,她一向只信自己。

可没想过自己还会重生回来,前世的一些细节,她都忘记了。

[宿主不要灰心,101知道哦,现在是2005年,你刚放暑假,昨天磕破了脑袋进的医院,现在当务之急是阻止你哥哥一家去国外度假!]

冯楚月猛地从病床上弹起来。

“你是说,我哥一家现在还没出事?”

[宿主渡劫失败,重生回来的时间恰好卡在了你大哥一家出事之前哦。]

我为什么会渡劫失败?

[因为宿主前世的执念太深,除非逆天改命,消除执念,否则没办法渡劫成功。]

所以,系统是来帮她消除执念的吗?

冯楚月笑起来,美丽脆弱的脸上竟生出几分凌厉的美来,眼里还带着几分狠色。

不管是为了什么,但如果能改变一家人的命运,为什么不呢?

她第一反应就是给大哥打电话。

让他不要出国。

电话响了很多声,冯楚月越来越焦躁。

大哥的电话没人接!

“现在是几月几号,我大哥一家什么时候出国度假?”

[明天。]

冯楚月脸色猛地一变,她抓起手机,扯掉输液的针头,下床,穿着拖鞋就往外跑!

这一次,她一定要阻止大哥一家惨死!

[宿主,等一等,你这样出去不行!]

可冯楚月太过激动,根本没注意系统说了什么。

她冲出医院,才发现外面下着大雨。

站在马路边上,雨淋湿了她的衣服,雨水顺着头发往下滴落,冯楚月面白如纸。


大雨如瓢泼,时不时有闪电划过夜空。

惊雷炸响,震耳欲聋。

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就连车辆也少得可怜。

冯楚月低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刚好一辆车打着灯路过,看到马路边上这么一个人,吓得一个急刹。

司机摇下车窗,破口大骂:“神经病啊,穿着病服跑出来淋雨!”

冯楚月充耳不闻,反倒抬起头,露出一张苍白的脸:“可不可以麻烦捎我一段?”

“啊啊啊……鬼啊!”

司机一脚油门儿猜出去,差点没被她吓得魂飞魄散。

“女鬼”抬起头,朝跑远的车子看了一眼。

[宿主,你回去换个衣服吧。]

“不了,看有没有好心人,捎我一段,我回家一趟。”

她现在从医院跑了,再回去,只怕很难跑出来。

冯楚月还记得自己的家在哪儿。

而现在这个时代,远不如后几十年那么人心险恶,还是好心人多的。

“美女,去哪啊?”

好心人是真的多,可能是看冯楚月一个人站在马路牙子上可怜兮兮,很快就有一辆车停了下来。

还是辆保时捷。

“青园。”

青园,是冯茂林专门为她妈妈楚青瑛打造的一座庄园。

以楚青瑛名字中的青字命名,当年这座庄园打造出来的时候,轰动一时,都说楚家小姐嫁对了人。

毕竟,谁家男人会大手笔,给老婆打造一座庄园送给她呢?

哪怕是汉武帝刘彻的“金屋藏娇”,都只是一句戏言呢。

冯楚月嗤笑,这些人只看到冯茂林的深情款款,却没看见,楚青瑛是什么身价。

楚家可是名门,远远不止有钱这么简单。

可惜,到了楚青瑛这一代,楚家开始走下坡路。

倒不是楚外公不擅经营,而是,楚青瑛对商业不感兴趣,而楚家的小儿子,在楚青瑛结婚之后没两年,就走丢了。

小舅舅失踪,外公悲痛欲绝,自觉对不起为生小儿子难产而死的妻子,渐渐地就无心经营公司。

恰好冯茂林这个女婿表现不错,他就放了一部分产业给女婿,另一部分请了职业经理人。

而楚外公,满世界找儿子,最后死于一次意外事故。

都说冯茂林为老婆一掷千金,却没人想过,这千金都是老婆的!

更何况,后来这个男人背叛了,还明目张胆地把二房带到了人前!

想到渣爹那副冠冕堂皇的样子,冯楚月心里作呕。

“青园?”

开车的男人显然也愣了一下。

恰逢一道闪电惊雷,把冯楚月的脸照得惨白,男人手一哆嗦。

他现在反口,还来不来得及?

冯楚月的手已经放在了副驾的车门把手上,许是察觉到男人的害怕。

她还安慰了一句:“放心,我不是鬼。”

男人:“……”鬼都是这么说的。

“我是冯家二小姐,冯楚月。”

“什么!你是冯家那个疯批二小姐?”

冯楚月已经钻进了车里,听见男人这句话,难得抬眼看他。

“疯批?”

哦,她想起来了,前世她被送进精神病院,大家提到她,确实是说的冯家那疯批二小姐,大家都觉得她是疯子。

正常人,干不出那些事。

什么事呢?

她差点掐死了渣爹小老婆还在襁褓里的孩子。

还推了同父异母的妹妹下楼,差点把人摔死。

还有……

好像她干的坏事还挺多。

有时候,冯楚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疯了。

不然,怎么在掐孩子的时候,恰好被人发现,在推妹妹下楼的时候,又恰好让她被人救了呢?

她就应该疯得更彻底一点,不给她们活路!

“咳咳,那个,我说着玩的,你别介意。”

知道是冯楚月,男人也不敢把她赶下去了。

好歹自家和冯家有点商业往来,冯楚月这个样子,一看就是偷偷从医院跑出来的。

万一把她赶下去之后,她出了事,还要怪自己身上。

“你叫什么名字?”

冯楚月没计较他给自己乱起绰号,反而问起了男人。

男人说:“我是齐昭。”

冯楚月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这个名字,齐昭?

好像在哪里听过,又想不起来了。

看她这幅表情,齐昭还有什么不明白?

“不是吧,妹妹,你真不知道我是谁?”我们齐家虽然不如你们家,但也不至于无名无姓吧?

“我磕破了脑袋。”

冯楚月也不知道是自己记忆出了问题,还是什么。

她指了指自己的额头,上面还缠着纱布呢。

“那你不在医院好好养伤?”

齐昭小声嘀咕。

也不需要冯楚月回答,他一路上碎碎念。

冯楚月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没过多久,车突然停了下来。

“到了?”

“没,前面好像出了车祸。”

“车祸?”

这条路是回青园的,道路宽敞,晚上车就更少了。

怎么好端端的,会出车祸呢?

齐昭摇下一点车窗,想要看看出事的人要不要帮忙。

冯楚月也听见有人在喊救人。

她心里急得很,这个点,如果还不快点回家拿证件,只怕买不到今晚飞帝都的飞机了。

大哥大嫂带着一双儿女暂住帝都,他们肯定明早直接从帝都出发去国外了!

冯楚月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雨,把心一横,干脆拉车门下去。


“喂,你疯了,这么大的雨!”

齐昭喊都喊不住。

即便要下车去帮忙,也该是他这个男人的事吧?

更何况,冯楚月还受了伤!

冯楚月根本管不了那么多,前面的车熄火了,撞在了护栏上,是刹车失灵?

她大概看了一下,这车是豪车,防护不错,撞得不是很严重。

司机卡在驾驶室里出不来,只能扭头大喊:“少爷,您醒醒啊!”

因为他这一喊,冯楚月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后座。

一道闪电划过,刚好照亮了男人的脸。

冯楚月一怔,这张脸,精致到她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如冰雪,清冽,如水墨,淡雅。

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可惜,一脸病容,是个短命鬼。

[宿主,逆天改命的时候到了,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加油哦!]

在她愣神之际,系统的声音适时响起。

冯楚月在脑子里回应:101,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我怎么救他?我都不认识这个人!

她就算说她会医术,但谁会信?

就她现在这副样子,十个有九个都会怀疑她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哎呀,宿主,正因为不认识才要救嘛,他又不是你的仇人,再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呢!]

冯楚月:我不信佛,谢谢!

[那你信他,他很厉害的。]

系统显然是知道男人身份的。

冯楚月冷笑:如果真的厉害,这刹车就不会失灵。

系统急得跳脚,这马有失蹄的时候,人家就不能出一点岔子了?

就在系统以为冯楚月真的要见死不救的时候,听见她说:我现在一身医术虽然没丢,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的病症,是天生体弱,不好救。

这种人,能活到成年,那已经是万幸。

系统嘀咕:宿主不愧是玄医门最年轻的门主,竟然看一眼就知道病因。

[你的玄医神针不是大成了吗?给他针灸还不行?]

行,当然行,哪怕一时不能根治,也能把人救过来。

但是,针呢?

[宿主,你的随身空间里不是有套神针吗?]

作为玄医门的门主,神针是传承,师父传给她,一直搁在她的随身空间里。

[我替你开启随身空间,把那套神针拿出来,就当是本系统送你的新手大礼包了。]

冯楚月气笑了,拿她的东西,送给她?

不过,她还是同意了。

系统竟然能连接她的空间,这就有点意思了。

[叮——随身空间已开启。]

冯楚月垂眸,就瞥见自己手上多了一个玉镯子,也是玄医门的传承。

她意念一动,金针被摸出来了。

可惜,除了金针,空间里雾蒙蒙的,她什么也看不见。

[宿主,别白费力气了,只有逆天改命,你才能恢复修为,开启你的空间。]

恢复修为?

冯楚月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但眼下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她装作从衣袖里取出金针。

“你别喊了,他醒不过来,不过,我可以帮你!”

说着,不等司机说话,她自己打开了后座车门,人钻了进去。

随后赶来的齐昭给吓得不行,赶紧拽住她胳膊:“冯楚月,你要干什么?”

这车撞护栏上了,万一没停稳,等下冲下去了怎么办?

下面可是一条河!

她真是不管不顾地就往里面钻,真不是磕坏了脑子吗?

“你喊什么?我救人啊!”

冯楚月甩开齐昭。

“什么救人,你怎么救?你一个女孩子,能把他弄出来吗?”

齐昭要气死了,他这是吃饱了撑的才会沾上冯楚月!

见冯楚月不动,齐昭还道:“你赶紧下来,我来把人救出来,别耽搁时间!”

冯楚月一想,也是,先把人弄下来再救。

如果车等下真掉河里去了,那再救人就难了。

于是,冯楚月退出来,让齐昭上。

“你轻点,别把人磕着碰着了!”

齐昭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冯楚月这么关心一个陌生男人?

还挺善良?

这和传闻中的疯批二小姐可一点也不一样!

倒是司机,不知道两人是谁,只以为是好心路人。

连声道谢:“太谢谢两位了,我已经联系了120,只要把我们家少爷搬到安全的地方就行。”

司机很冷静,已经在出事一开始就求援了。

他看着陌生男女联手把自家少爷救出去,安置好,心下一松。

腿骨传来钻心的疼痛,也没当回事。

只要少爷平安,就算再出事,死的也只有他一个。

齐昭想把人搬到旁边空地上,只要不放马路中间就行了。

可冯楚月不同意。

“直接放你车上,外面雨这么大,他身体太弱了!”

齐昭翻了个白眼:“万一死在我车上怎么办?”

多晦气啊!

关键是,他们是救人,是好心,但如果人死了,有理也说不清。

说不定还要被家属倒打一耙,赔钱!

“放心,有我在,死不了。”

冯楚月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可齐昭压根儿不知道冯楚月会医术,这个时候只当她说疯话。

“你以为你是大罗神仙吗?还有你在死不了,你又不是医生!”

齐昭特别能杠,冯楚月都不想搭理他,她坚持要把人放车上。

齐昭拿她没有办法,只能顺着她。

他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好了,放车里,你就不要动他了,等120过来!我去看看那个司机!”

既然救人了,他也没打算只救一个。

这位二小姐脸白得像个鬼,额头上还缠着纱布,他没打算让她一起赶过去救人。

冯楚月朝齐昭摆手,他不在,她正好施针。

等那边齐昭把司机救下来,扶着人一瘸一拐地过来,冯楚月正在施针。

这玄医神针,是要有玄术加持的,说白了,就是需要玄力支撑。

可冯楚月才刚重生,这具身体又磕破了脑袋,虚弱得很,别说玄力,就连普通的精力饱满,她都做不到。

所以,施针困难得很。

她脸白得都快成透明色了,鼻尖汗珠一颗颗往下掉。

施针的时候不能让人打扰,她把后车门关了。

可这边齐昭扶着人拉开前面车门,里面的情况还是一目了然。

“冯楚月,你在干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