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返1984收废品开始

重返1984收废品开始

三山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沈林的父亲是厂长,妻子是厂里最美丽的姑娘,他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可是,伴随着父亲下岗,厂里换了新的厂长,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因为打伤厂长被开除之后,他开始自暴自弃,酗酒打牌,妻子苦口婆心,劝他好好过日子,他却家暴妻子。孩子流产,妻子跟他离婚,最终一病不起,抑郁而终。一朝重生回到自己人生中最荒唐的一年,沈林发誓,自己一定改过自新,好好对待妻子,努力赚钱。

主角:沈林,鲁小荣   更新:2022-07-16 02: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林,鲁小荣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返1984收废品开始》,由网络作家“三山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沈林的父亲是厂长,妻子是厂里最美丽的姑娘,他是妥妥的人生赢家。可是,伴随着父亲下岗,厂里换了新的厂长,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因为打伤厂长被开除之后,他开始自暴自弃,酗酒打牌,妻子苦口婆心,劝他好好过日子,他却家暴妻子。孩子流产,妻子跟他离婚,最终一病不起,抑郁而终。一朝重生回到自己人生中最荒唐的一年,沈林发誓,自己一定改过自新,好好对待妻子,努力赚钱。

《重返1984收废品开始》精彩片段

“在今晨结束的美国洛杉矶第23届奥运会射击比赛中,我国选手许海峰夺得自选手枪射击冠军,这也是中国人在奥运会上夺得的第一块金牌,它是中国奥运史上零的突破。”

“让我们在这里恭喜许海峰创造辉煌,同时也祝贺其他身处异国他乡的奥运健儿勇创佳绩,为国争光,载誉而归!”

“接下来请大家欣赏由著名港区音乐人邓丽君演唱的歌曲《甜蜜蜜》。”

......

大喇叭广播中飘荡着邓丽君那柔美甜蜜的歌声,似乎甜进了每个听众的心里。

沈林躺在床上,却无心聆听。

无神的看着屋顶......

老旧的屋顶满是斑驳和裂纹,一根花纹电线吊着光秃秃的的灯泡......

看着熟悉的画面,他的脑海中思绪万千。

我重生了......

我回到了40年前,1984年7月29日......

压在心头多年的记忆,清晰的在他脑海中涌了上来。

他永远都忘不了今天这个日子......

1984年是奥运会之年,也是新中国代表队第一次参加奥运会。

中国健儿许海峰在7月29日这一天取得射击金牌,中国人第一次站在了奥运的领奖台上。

这一天,全国人民为之振奋!

可对于沈林而言,这一日,却是他人生悲剧的起点。

二十岁之前,他的生活几乎是一帆风顺。

父亲是国营大厂的厂长,妻子是厂子里最漂亮的姑娘。

可是这一切,都随着父亲的突然病倒而变的不一样。

父亲病退离休,厂子换了新的厂长,新上任的厂长曾经因为生活作风有问题被父亲痛批过,怀恨在心。

暗中指使车间主任处处给沈林穿小鞋,将这笔账算在了沈林头上,在沈林连续加了一个月的夜班之后,疲惫的他不小心操作失误,导致一批生产的零部件变成了废品。

按理说这种因为操作失误导致的废品,只需要按照内部价格赔偿就足够了,但是,厂长当即宣布开除沈林。

这件事也成为了引爆火药桶的导火索,在全体员工大会上,情绪失控的沈林贸然出手,打伤了厂长。

不仅丢了工作,人也被抓进了看守所。

工作上的不顺心,生活上的失意。

让他充满了偏激,他酗酒,他和一群狐朋狗友胡混。

妻子鲁小荣不止一次的祈求丈夫回头是岸,可沈林非但不领情,反而殴打妻子。

就在今天晚上,他会因为醉酒再次打了鲁小荣,当时他和鲁小荣都不知道,鲁小荣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

因为出手过重,孩子流产了......

而等他酒醒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也正是因为孩子的流产,伤心欲绝的鲁小荣坚定的和他离了婚,一病不起,三年后郁郁而终。

当失去一切的时候,沈林追悔莫及。

如果老天爷能再给我一次重来机会的话,我一定不会......

“咔吧!”

一声轻响,将沉思中的沈林惊醒了过来。他抬头,就看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走了进来。

她高挑的身材依旧,只不过比自己记忆中的更瘦,她的脸色,更是有些苍白。

是她,我的爱人!

沈林激动的站了起来,目光灼灼的看着爱人重现在眼前。

张着嘴巴,千言万语堵在喉咙间,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先说什么好,竟然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不过,沈林注意最多的,还是鲁小荣脸上的淤青!

尽管鲁小荣用妆容淡淡掩饰了痕迹,但仔细看依然能看得出来受伤的迹象。

这是前天晚上,自己喝醉了酒,争执间不小心推倒了她,磕在了门框上导致的意外。

这一刻,一抹心疼和内疚感浮上了沈林的心头。

提着一个塑料菜篮子的鲁小荣,朝着沈林看了一眼,然后就面无表情的朝着里屋走去。

从鲁小荣的神色上,沈林感到两个人就好似是一对陌生人。

沈林本能的伸出手,他想要抚摸一下这个让他愧疚了一生的人。可是就在他的手落在鲁小荣肩膀上的刹那,鲁小荣挥手将沈林伸来的手掌,重重的打开。

没有任何的言语,两个人之间有的,只是冷漠。

鲁小荣的反应,让沈林沉积在脑海中的记忆,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想到了更多的事情,都是自己在前世自暴自弃的时候,做出的混账事情。

哀莫大于心死!

鲁小荣现在对自己的态度,是已经心死了!

“能看到现在的你真好。”虽然他不知道自己的话,鲁小荣会不会明白,但是沈林还是忍不住说道。

鲁小荣紧紧的攥着手中的菜篮子,她不知道沈林今天这是怎么了,不过以往的事情,让她根本就没有和沈林说话的心思。

所以,她只是默默的放下菜篮,然后默默的摘菜,就好似两个人,是处在一个房屋中的陌生人。

一股尴尬的氛围萦绕在两人之间。

这一刻,即便是两世为人的沈林竟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咚咚咚!”

一阵的敲门声,从外门传了进来,打破了眼下的尴尬局面。

“鲁小荣在家吗!”说话的一个带着几分苍老的声音。

鲁小荣听到这声音,脸色先是一变。她的手停滞了一下,然后朝着门口走去。

随着房门的打开,一个头发花白,穿着补丁衣服的老太太,就映入了沈林的眼中。

是房东陈婶。

这老太太在看到鲁小荣的时候,眼睛中露出了一丝犹豫,但是最终,她还是道:“小荣,你们这租金,已经半年没有给了。”

“大娘知道你不容易,可是我们家老头子这一段时间,血压一直都高,最近连拿药的钱都没了。”

鲁小荣苍白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她搓了搓手,神色中充满了窘迫。

“陈婶,我......我早就该给您租金了,您看这样行不行,我这两天就发工资了,发了工资我立即给您。”鲁小荣吞吞吐吐的说道。

老太太的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她沉吟了一下,还是道:“小荣,你的困难大娘知道,要是家里有一点办法,大娘也不会催你,可是现在,大娘家里真的急用钱。”

“哎,这样吧,我先去亲戚家借借,你也去找熟人亲戚朋友借一下,我也不要多,先给我一个月的房租就行。”老太太的声音,带着一丝低沉:“要是还没有,那你们就换个地方住吧。”

说话间,老太太朝着里面的沈林看了一眼,然后摇着头离开了。

从老太太的神情中,沈林感到了一种失望。

房租,当时......当时自己好似从来都没有交过房租!

沈林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裤兜,一张皱巴巴的五毛钱,是自己前天从鲁小荣手里硬抢过来,准备去买酒的酒钱。

就在沈林心中的羞愧越来越多的时候,鲁小荣已经从破旧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包。

一个干瘪丑陋还被黑色的针线缝了几道痕迹的小包。

几张轻飘飘的钞票,随着小包的倾倒,掉落在了桌子上。

一角,两角,最大的是一张五毛的钞票!

看着这稀稀落落的钞票,鲁小荣没有吭声,她轻轻的将一张张的毛票捡起来,然后扭头朝着门外走去。

“你要干什么去?”沈林看着要走的鲁小荣,大声的问道。

鲁小荣顿了一下,没有回头,不过她终于还是开口了:“借钱!”

随着这话,就是房门被关上的声音。

鲁小荣去借钱了,而且还是怀着孕去借钱,想到鲁小荣现在的情形,一种巨大的愧疚感,顿时升起在沈林的心头。

他在稍微愣了一下,就快速的朝着门外追了出去。

当他追出去的那一刻,鲁小荣已经骑着自行车远走了。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沈林迈步回到了住处。


看着空落落,家徒四壁,但是却充满了鲁小荣生活痕迹的家,沈林暗暗下定了决心。

无论如何,都要感谢老天给了他一次重新活过来的机会。

摸着裤兜里的五毛钱,沈林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

五毛钱,在现代的购买力,仅仅只够买到一根棒棒糖。

而在1984年,五毛钱,能买到10根雪糕,或者五盒烟,以及两瓶质量不错的牛栏山。

我要挣钱!

沈林这两辈子,第一次萌发如此强烈的挣钱的想法。

他要让鲁小荣不再为钱发愁,他要让自己还没有出生的孩子,过上衣食无忧的好日子。

怎么才能挣钱呢?

最少要让鲁小荣短时间内,吃得起肉,交得起房租,不至于为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犯愁。

就在沈林想着怎么挣钱的时候,一个蹬着自行车的路人丢了一只汽水的玻璃瓶,瓶子骨碌碌的滚到了沈林的脚边。

正当他准备一脚踢出去的时候,就见两个人赛跑似的朝一只玻璃瓶冲了过去。

两个人都提着脏兮兮的化肥袋子,跑动的时候,里边更是叮当乱响。

捡破烂!

忽然间,仿佛一道闪电击中了沈林的大脑!

不,不是捡破烂,准确来说,应该叫废品回收。

捡破烂这个职业自古有之。

是社会上一个非常低等的行业,毕竟一天到晚要跟垃圾打交道。

会让普通人嗤之以鼻,避之不及。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废品回收这个行业背后所蕴含的收益和利润。

不过,此时绝大部分的废品回收工作者,思路还停留在捡破烂的行列中,青睐于无本经营。

沈林听一个废品收购站的老板说过,当年他开始创业的时候,靠的是在各大工厂的办公场所去收废书旧报纸起的家。

那时候,大家都在大街上捡破烂,没有人想到上门收购的概念,他一个人专找厂子的办公室收旧报纸,利润高的吓人。

可沈林看到的商机远不止只是收废纸、废铁这么简单。

他真正的目标是回收废旧家用电器。

在废品回收行业里,真正赚钱的是废旧家电维修,倒卖二手家电。

而维修家电,可是沈林的老本行。

将不值钱的废弃家电回收,修好之后兜售二手,光是差价的利润就足以提前迈入小康生活。

相比之下,废纸废铁这点钱只能算是毛毛雨了!

有着三十年维修家电经验的沈林对自己的手艺很是自信。

打定主意,说干就干!

沈林转身就回到了住处。虽然收破烂简单,但是至少也得有装备。

这其中,最重要的装备,就是需要一辆三轮车了。

上个世纪,物资紧缺,国家还是计划经济,实行凭票购物的经济模式。

光是有钱还不够,还得有票。

买粮食,有粮票。

买肉,有肉票。

买自行车,得有自行车票。

时间来到八十年代,随着经济好转,国家陆续取消了多类票据,但是购买三轮车这种大件,仍然需要三轮车票。

有钱都不容易买到,想要弄辆三轮车更不容易。

下楼的时候,沈林看见一辆破平板车扔在院子里,他记得应该是房东家的。

“咚咚咚!”

沈林来到房东的家门口,小心的敲了敲房东家的大门。好一会儿,陈婶儿才打开门。

看见是沈林,老太太神色愣了一下,不过随即就道:“你有事?”

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让沈林真切的意识到了自己有多不受待见。想想连房东都看不惯自己,可见当时自己有多混账。

“陈婶儿,你们家的板车用吗?我想借两天。”沈林赶紧笑着道。

陈婶儿很是看不上这个自己花天酒地,却让自己媳妇受苦的二流子,要不是为了鲁小荣脸上好看,她都懒得搭理这个人。

“你借车干啥?”

“陈婶儿,我准备去拉点东西挣钱,不能像以前那样坐吃山空了。”沈林解释道:“挣了钱,也能早点儿把欠您的房租缴了。”

“你该不是想拉出去卖了吧?”陈婶儿质疑沈林的来意。

“不,这个绝不会,您是我房东,我把家里的钥匙押在您这里成不?”

看着一副坦然,和以前那种自暴自弃截然不同的沈林,陈婶儿甚至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两个人。

“行,你用去吧,我记得左胎儿的气不足了,你去找老李借打气筒打一下就行。”

陈婶儿说道这儿,犹豫了一下道:“沈林,小荣是个好孩子,你们要好好过日子。”

“陈婶儿,我知道,以后我一定会把日子过好。”沈林坚定的说道。

看着离去的沈林,陈婶儿摇了摇头,她走进屋,就听有人道:“谁啊?”

“租咱家房子的沈林,说是要借咱们的车子拉点货挣钱。”

“哼,你就别信那混蛋小子,纯粹是满嘴跑火车,就他那个熊样儿,狗改不了吃屎,非得栽个大跟头儿不可!”

陈婶儿对于自家老头子的判断,一向都很信服,此时听他如此说,不由得叹了口气。

“可怜了那小媳妇儿!”

......

一个装化肥的大编织袋,一根杆秤,再加上从邻居家借来的板车,就成了沈林的全部装备。

推着空荡荡的车子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沈林觉得有不少人在看自己。

很显然,他的装扮和这拉东西的车子,实在是不相配。

不过这些,沈林并不在意,他昂头看着越来越热的太阳,就觉得自己的身上都是汗。

这闷热的天儿,让他无比怀念重生前的空调。

不过现在,不是他想空调的时候,就算天再热,他也要挣到钱。

沈林的第一站,就来到了一座机关的办公楼前,按照他的经验,机关办公楼里的废旧报纸书籍最多。

大部分收破烂的同行,还处在四处游荡着捡破烂的状态,这些肥肉,自然是没有人吃的。

在树荫下将车子放下,沈林就朝办公楼走去。守门的门卫朝沈林扫了两眼,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威胁性,就不再理会他。

来到一间写着办公室的大房间,沈林就敲门走了进去,此时这办公室中,有四个人在办公,屋顶的吊扇在快速的旋转,可是整个办公室,依旧给人一种火炉的感觉。

“你有啥事?”一个穿着白色的确良短袖,挥舞着手中的折扇,头上还顶着一块湿毛巾的干瘦男子,在看到沈林走来,就大声喝道。

沈林做了一个摸口袋的动作道:“同志,我有件事,想向你打听一下。”

掏出一盒皱巴巴的烟,拆开,毕恭毕敬的递了一根过去。

那干瘦的男子见状,语气随和了很多:“啥事,你说吧?”

“那个经理,我就是想问一下,咱们这儿有废旧报纸吗?我给钱!”

沈林之所以找上这干瘦的男子,除了因为这男子第一个开口,更因为男子的年龄和位置。

这男子在办公室的位置并不是太好,再加上他的年龄,沈林凭经验就足以判定,这男子在办公室,就是一个没有职务的老资格。

一旦到了中年男子这年龄,就难免为柴米油盐而斤斤计较。

所以,此人必定是沈林收破烂最容易打开的突破口。

男子本来想说没有,可是一听到给钱,不由得两眼放光。


对于他们这些机关单位来说,每天产生的废纸,不少于几十斤。

用完了就随便扔出去。

至于拉到废品站卖钱,他们从来不考虑这个方式,一是面子上过不去;二是又远又费劲,不值当的。

主动上门收废纸的,这小伙子还真是头一个呢。

“大哥,我给的钱可能不多,但是买几根冰棍还是可以的,大家在这里办公这么热这么辛苦,弄点废品卖了买冰棍,没有人会说啥。”

沈林的话,一下子打动了中年男子,男子朝办公室里间那堆积得高高的一摞报纸看了两眼,又问道:“你一斤废报纸多少钱?”

“十斤废纸一分五。”

那时候,一根冰棍的价格,也就是两分钱。

用这些没用的东西换几根冰棍吃,实在是再好不过,更何况那些报纸堆积着,没用不说,还占地方。

“行,那你就称称,这些报纸有多少斤。”干瘦男子说到这,朝一个年轻人招手道:“小李,把那些没用的废旧报纸收拾收拾,咱们卖了买冰棍吃。”

那小李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听到干瘦男子的话,兴奋的搓手道:“哎呀呀,还是陈哥为我们着想,这些报纸扔着也没有用,换了冰棍一举两得。”

说到这里,他指着一堆废弃的书道:“哥们儿,这些书你要么?”

“要,看你们都是知书达理的文化人,书的价格我可以给你们十斤一分六。”沈林憨憨的笑了笑,一副诚恳的样子。

“行,那你过来收拾收拾吧。”

沈林早就有备而来,见第一笔生意达成,赶紧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了几根绳子,对着那些书籍,快速的捆扎了起来。

办公室里,风扇依旧在旋转,有人在办公,有人在闲谈,除了不时的找出一些破旧报纸杂志的小李,基本上就没有人注意正在捆扎东西的沈林。

干净麻利快,也就是一会儿功夫,沈林就捆好了八大捆。

他用杆秤将那些废旧报纸称了称,心中暗自吸了一口气。

不到四百斤,算价格的话,差不多就是五毛钱。

啧啧,这才第一笔买卖,就差点将自己的老本给弄光,实在是太凶残了啊!

不过这些废纸一旦被自己运到废品收购站,那就能大赚一笔,自己的本钱,就会更充足了。

心花怒放的沈林,掏出自己仅有的五毛钱,用一种豪爽的口气道:“大哥,您这废纸和书籍,一共该给您四毛七分六,零钱不值当的算了,这五毛钱您拿着。”

呦,还有意外收获呢。

干瘦的老何握着五毛钱,清瘦的脸上笑容更多了:“哎哟,你也不容易,这钱给的有点多啊!”

“没事儿,头回生,二回熟,您这么照顾我,我自然也不能跟您小气。”沈林仍是一副憨憨的模样。

这姿态,很容易博得好感。

沈林精通人情世故。

“哈哈哈,小伙子不错!”老何拍了拍沈林的肩膀,笑眯眯的说道。

沈林的厚道着实博得了老何的好感。

这年头儿,这么懂事儿的年轻人可是很少见了。

沈林也不敢逗留,客气了几句,就赶紧朝着自己放平板车的地方跑去,他要趁着离中午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多跑几趟。

在办公室的时候,虽然空气炎热,但是转动的风扇多少还有几分清凉。

现在跑到外面,沈林顿时就觉得那火辣辣的太阳照着,汗水不停的往外钻,身上黏糊糊的。

捆好的八大捆废旧报纸,一下子堆满了平板车。顶着炎炎烈日,沈林就觉得自己的嗓子眼开始冒火。

一滴滴的汗水,更是顺着他的脸不断的往下流,四百多斤的废纸虽然拉得动,但是沈林还是在烈日下蹒跚的前行。

从小养尊处优的沈林,哪里干过这等活儿?

按照记忆,沈林来到了离家三里地的废品收购站。

这废品收购站地方不小,锈迹斑斑的大门上,一块白铁皮上醒目的写着“废品收购站”五个鲜红的大字。

在沈林走进收购站的时候,就见一个白白胖胖,穿着一身蓝色工作服的中年人,正在悠闲的抽烟。

“老板,我这儿有些废旧报纸杂志,您看能给啥价格。”沈林朝着胖子打了一个招呼,满脸堆笑道。

“旧报纸一斤三厘,书本是一斤五厘!”

三厘,五厘!

听着这个价格,沈林松了一口气,现在废品收购站的价格,比他记忆中的要高一点。

也就是说,他能多挣一点。

“那边有个磅秤,你把东西全都搬过去,我给你看看有多少斤。”胖子抽了一口烟,朝着沈林的报纸看了一眼道:“你这报纸不少嘛,从哪个地儿弄过来的?”

“我老舅他们单位的旧报纸,让我给拉过来了。”沈林心思转动之间,笑着道。

虽然收废品没什么技术可言,但是要虚构一个不存在的靠山,可能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胖子看着满身是汗,但是整个人看起来还算干净清爽的沈林,就觉得这年轻人和以往那些捡破烂的不一样。

他笑了笑道:“你老舅对你不错嘛,对了,你过秤的时候,将杂志放到书里去。”

这句话,自然有提点的意思,沈林赶忙答应道:“好的,麻烦您了!”

分两次将四百多斤的书籍和报纸放在磅秤上,胖子悠然挪动磅秤上的滑砣道:“书本一百一十斤,报纸二百九十斤。”

说话间,他就拿了一个红色的票本,在上面写了一下道:“去吧,财务室里领钱。”

从财务室走出来,沈林的手中,多了一叠厚实的毛票。

一块四角二分,这就是现在沈林手中的钱。

攥着这些钱,沈林觉得心里一阵火热。

对着废品收购站的自来水管,咕咚咕咚的灌了一肚子凉水,沈林觉得自己精神多了!

哼着小曲儿,拉着平板车再次向那座办公楼走去。

“小孩儿,雪糕怎么卖?”

“雪糕儿,好吃的奶油雪糕,五分钱一块!”

一个戴着草帽,看上去也就是十来岁的小孩,蹬着自行车。

自行车的后架子上,是一只被漆成了白色的木头箱子,箱子上面蒙着一条黑蓝方格的小被子。

箱子的侧面,则用红字写着大大的雪糕两个字。

这种卖雪糕的情形,沈林已经多少年没有见过了。

汗水滴滴答答往下流的沈林,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再次发干。

他肚子里虽然都是凉水,可是此时却觉得口渴的厉害。

看到生意来了,小孩停下车子道:“第一雪糕厂的奶油雪糕,有包装的,五分钱一块,冰棍一分钱一根,来一块吧?”

五分钱一块!

沈林咂巴了一下嘴,最终道:“你给我来四根冰......不,来四块雪糕!”

沈林咬了咬牙。

四块雪糕,这可是一笔大买卖呀,带草帽的小孩惊喜道:“好,我这就给你拿!”

说话间,小孩就拿出了四块用绿色塑料纸包裹的雪糕递给沈林道:“给,这雪糕可甜了,奶味儿的!”

沈林拿出两角钱递给小孩,他将四根雪糕放在车把下的阴凉处,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办公楼走去。

“忙着呢!”沈林满是笑容的走了进来道:“刚才碰见一个卖冷饮的,顺路给各位捎了几个,大家趁着凉劲儿快点吃,别化了。”

说话间,沈林就将四根奶油雪糕递了过去。

“呀!还有雪糕吃?”

沈林的举动大大出乎了办公室人员的意料。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收破烂的掏钱买废纸也就算了,居然还主动给他们送雪糕吃。

五分钱一支的雪糕,即便是他们这些端铁饭碗的公家人,买的时候也得犹豫好久,毕竟,这太贵了。

小李看着包裹在雪糕外的纸,第一时间感慨道:“哎呀,还是奶油雪糕,不错啊!”

说话间,就拿起了一个。

老何想矜持一下,可是那喉咙眼儿不听话的咽了一下唾沫。

“哎呀,小伙子你这是干什么?吃你的雪糕多不好意思。”

沈林笑着道:“瞧您说的,我这头一笔买卖压根儿就没打算挣钱,以后认识了各位,这生意不就来了嘛!这说起来,还是各位照顾我啊!”

说话间,沈林就拿起一块雪糕双手递给了老何。

老何接过雪糕,又朝着办公室两个走过来的同事道:“这是人家小沈的一番心意,你们可别给人家浪费了。”

虽然送雪糕是个小举动,但是沈林的这番操作却是在他们心里刷足了好感值。

这小伙子一下子买了四块雪糕,跑得满头大汗给送过来,还谎称自己吃过了,单单冲着人家这份心思,就值得让人感动。

情商高,会来事的年轻人,谁不喜欢呐?

送的不是雪糕,是人情世故。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