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七零小媳妇哪里可以看

重生七零小媳妇哪里可以看

盛安宁周时勋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盛安宁穿越了,没有金手指,没有随身空间,还是个声名狼藉的已婚小媳妇。斗极品,虐渣渣,发家致富乐融融上大学,搞科研,恩爱夫妻养娃娃阴谋阳谋都不怕,婆婆妯娌分外融洽在那个怀旧的年代里,挽着自家腹黑忠犬的老公,过美满幸福首富生活。

主角:盛安宁周时勋   更新:2022-11-25 17: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安宁周时勋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七零小媳妇哪里可以看》,由网络作家“盛安宁周时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盛安宁穿越了,没有金手指,没有随身空间,还是个声名狼藉的已婚小媳妇。斗极品,虐渣渣,发家致富乐融融上大学,搞科研,恩爱夫妻养娃娃阴谋阳谋都不怕,婆婆妯娌分外融洽在那个怀旧的年代里,挽着自家腹黑忠犬的老公,过美满幸福首富生活。

《重生七零小媳妇哪里可以看》精彩片段

周朝阳挠挠头:“不会啊,这样蹲着舒服,我前些年不是在藏区当兵,没事就这么蹲着晒太阳,而且我个人觉得,这么蹲着不缺氧。”

盛安宁就挺好奇:“你在藏区是不是很苦?你多大去当兵的?”

周朝阳有些骄傲:“十七岁就去了,当了五年兵,二十二岁回来,也是我回来那一年,我二哥出事的。”

那一年,她十七岁去当兵,姐姐周北倾十九岁去上大学。

她当兵回来,姐姐已经大学毕业,留在学校当老师。

而二哥正好探家回来,一家人好热闹啊,谁也不会想到,那是最后一次见二哥。

周朝阳突然情绪低落了:“要早知道二哥会出事,我也去就好了。”

盛安宁拍拍她的肩膀安慰她:“你去也没用啊,而且你也不能去。”

周朝阳想想也是,嗦着冰棍看着蓝天,等吃完冰棍慢悠悠地转头看着盛安宁:“嫂子,我二哥肯定还活着,说不定哪天就回来了,对不对?”

盛安宁点头:“我相信你二哥肯定还活着,好人怎么能没有好报呢。”

周朝阳一蹦起来,使劲点头:“对对对,我二哥肯定活着,当初陆……很多人都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确定,所以不要悲观,我们要努力坚强地活着,总会看见奇迹。”

边说着还边挥舞着拳头。

周朝阳说得太快,盛安宁也没注意她飞快带过了一个陆字,吃完冰棍拉着周朝阳回家。

家里竟然来了客人,是李国豪和秦红霞两口子。

秦红霞又恢复了热情亲昵的模样,看见盛安宁过去拉着她的手:“一个月没见,安宁变化很大啊,听说你现在学医呢,真就挺好,以后我们院里又多个医生,谁有个头疼脑热都不用去卫生院叫医生了。”

盛安宁对秦红霞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人都是利己主义,肯定会向着自己男人,除去这个,她还是挺喜欢秦红霞,有点儿大姐风范。

笑眯眯地跟秦红霞打招呼。

秦红霞笑着:“我和我家老李是过来道喜的,这次调级,小周调级成功了,说不定还有去学习的机会呢。”

盛安宁惊喜:“真的吗?”

秦红霞连连点头:“肯定不能骗你,我一听到消息,正好老李来市里办事,我就跟着过来看看,一是恭喜,二是顺便看看小周,听说受伤了,我们一直揪着心呢。”

又指了指地上一堆东西:“看看,听说我要来,大家抢着送东西,鸡蛋奶粉还有麦乳精和肉。”

盛安宁这才发现,地上多了一堆东西,甚至还有半袋面粉。

不得不再次感叹,周时勋人缘真好。

盛安宁见一个屋也坐不下,跟李国豪打了个招呼,带秦红霞去她和周时勋的卧室里聊天

秦红霞坐下床上,伸手摸着床单:“这新买的?看着真好看,我记得这个床单要十五块呢,我过年那时候看过,太贵就买舍得买。”

盛安宁也不知道多少钱,主要这些是钟文清买的,现在听说一个床单十五块,也感觉挺贵:“是婆婆买的,我也不知道呢。”

秦红霞又连连夸赞起来:“真不错,这下你和时勋就跟着享福吧。”

她也见过周朝阳很多次,周朝阳也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姑娘,而且听说周时勋亲生父母都很明事理。

那以后盛安宁也不会有婆媳矛盾和姑嫂矛盾,听着就让人羡慕。

还有人觉得盛安宁命好,之前闹那么凶,现在看周时勋出身不一样了,肯定不会闹,以后还指着跟周时勋去京市享福呢。

周朝阳不太赞同秦红霞的话:“嫂子,可不是这样的,是我们家因为找到我大哥变得幸福,而且我大哥和我嫂子很厉害,是我们跟着他们享福。”

秦红霞愣了一下,笑起来:“多好的小姑子,还这么护着你,我就说你是个有福气的。”

盛安宁只是笑着,任由秦红霞夸个痛快。

秦红霞夸完,又开始夸周时勋厉害,最后说到张忠义,因为她知道的不多,所以不停的感叹:“不知道你对张忠义还有没有印象,看着挺好一个人,家世好前途好,怎么就能干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来?”

盛安宁不方便多说:“大概就是鬼迷心窍?”

秦红霞点头:“可不就是鬼迷心窍了,好好的日子不过,我家老李都说,就小周看踏实,以后肯定差不了。”

盛安宁笑笑没说话。

人精一样的她怎么会不明白?李国豪肯定是因为周时勋亲生父母背景厉害,所以又来赶紧搞好关系。

这种趋炎附势的人,其实在单位往往混的很好,因为他谁也不得罪,却很会去抓机会。

秦红霞心思就单纯些,李国豪说要和周时勋保持距离,她就为了自家男人的前途,保持距离。

李国豪说现在周时勋家庭背景不一般,要搞好关系。

她就来搞好关系,而且她本身也挺喜欢盛安宁。

秦红霞聊了家属院里的事,又说道:“我想着你们还要过一段时间回去,肯定耽误了种菜,我已经把你们院子里的菜地翻了翻,种了一些菜,有些都已经发芽了。”

盛安宁非常的不好意思:“嫂子,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秦红霞摆手:“不用谢,这不都是我应该做的吗?过两天再暖和一点,我把辣椒西红柿种上,等你们回去正好能吃呢,我还抓了几只小鸡仔,你要不要?回头我也帮你养几只?”

盛安宁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也不会养,等我回去再说。”

秦红霞也没客气:“那好,你要是需要啥跟我说。”

盛安宁想着怎么也要留人吃顿饭,家里正好有面有菜有肉,不行再包顿肉饺子。

她一说,秦红霞立马同意:“行,我来和面。”

说着就要挽着袖子去干活,突然又看着周朝阳:“朝阳有对象没有?要不我给你做个媒?”

周朝阳吓一跳,赶紧摆手:“不用不用,我还不着急呢。”

秦红霞有些可惜:“那个叫陆长风的小子,我看着挺不错,听说家世也好,感觉和朝阳挺般配呢。”


别说周朝阳吓一跳,盛安宁都吓了一跳:“嫂子,你说的是谁?”

秦红霞对陆长风也不是很熟:“就兄弟单位的,一个叫陆长风的小伙子,看着比朝阳大一些,我听说也是个单身呢,就想着撮合撮合。”

盛安宁瞬间就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圆的,很多人兜兜转转全认识。

看周朝阳摆手又挤眼的,赶紧说道:“那个陆长风啊,我也认识呢,感觉比朝阳大了一些,我们还是不想找年龄那么大的,容易说不到一起去。”

秦红霞觉得年龄一点都不是问题:“大吗?我看着就挺合适,而且年龄大点知道疼人。”

周朝阳赶紧摇头:“不行,我不喜欢比我年龄大的,我还是喜欢和我同龄的,谢谢嫂子了。”

秦红霞见周朝阳都这么说,也不好继续。

换了个话题又聊起来。

盛安宁让两人先坐着,她去隔壁屋把面盆和菜板肉什么的拿过来,一会儿在这边包饺子。

出去再推开隔壁的门,盛安宁的魂差点儿吓飞了。

陆长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端着一杯茶抿着。

所以,她们刚才的话,这些人耳力好应该能听得很清楚。

硬着头皮跟陆长风打招呼:“陆大哥,什么时候来的?”

陆长风轻轻放下茶杯:“刚来。”

盛安宁打了个哈哈,赶紧收拾东西过去,临走还留了句:“陆大哥一会儿留下吃饭啊,晚上我们吃饺子。”

本就是客气的话,却不想陆长风点点头:“好,那就麻烦弟妹了。”

盛安宁抱着盆子赶紧溜回隔壁,纠结了下还是跟周朝阳很小声的说了:“陆长风来了,就在隔壁呢。”

周朝阳惊得一个屁股墩坐在地上,声音都开始发颤:“什么时候?”

盛安宁摇头:“不知道,看喝茶的样子,应该来了有一会儿,咱们光顾聊天都没听见。”

而且这屋里隔音,该不好的时候,又挺好的。

周朝阳直接僵住:“完了,我又完了。”

感觉每次丢人的时候,陆长风都能在。

秦红霞还没看明白姑嫂俩这是怎么了,好奇地问:“你们说谁来了?陆长风来了?”

盛安宁笑着:“嗯,你说巧不巧,我们赶紧包饺子,我也留他吃饺子了。”

秦红霞也觉得挺巧,不过既然正主都来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且周朝阳这边没同意,再提相亲,对人家姑娘名声也不好。

挽着袖子麻利地去和面。

盛安宁一边剥葱,一边看着周朝阳坐在那里自言自语,像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小声说:“你也不用多想,你想咱们也没听见隔壁有人,他们也不一定就能听见。”

周朝阳连连摇头:“不不不,你不懂,他们的耳朵跟雷达一样,比狗耳朵还灵,真是不能在人背后说别人的坏话。”

盛安宁觉得这也不算坏话,只是堵死了周朝阳的相思之路。

反正是挺尴尬!

饺子好了,盛安宁端过去几盘子,让三个男人在隔壁屋里吃,她和秦红霞,周朝阳在这边吃。

这样也算是化解了周朝阳的尴尬。

周朝阳有些食不知味地戳着饺子,恨不得时间都倒流,把自己刚说的话都收回。

秦红霞也没注意周朝阳的异常,跟盛安宁继续八卦着院里是非:“张一梅婆婆来了,她婆婆可是个厉害的,你回去要小心点,不要招惹她。”

盛安宁觉得她的左邻右舍都挺厉害,因为原主留下的烂摊子,哪个都不能去招惹。

秦红霞有些八卦的讲着:“她那个婆婆,特别的不讲究,就窝吃窝拉那种,天天嗓门大,喊着张一梅伺候她,慢一点就站在院里吵,嫌弃张一梅就生了一个孩子,催着让她再生。”

盛安宁心想想生就赶紧生,过一两年就开始计划生育了,想生也生不了。

比如,她和周时勋以后恐怕就只能生一个孩子了,不自觉又想远了。

秦红霞还在说着:“老太太手脚还不干净,我最近帮你看着呢,免得她偷了你的菜苗子。”

盛安宁赶紧道谢:“那就让嫂子多费心了。”

她是一点都不担心,她的便宜,还真不是那么好占的。

秦红霞最后又说了一件事:“我听说啥大学要开放了?”

盛安宁心里一紧:“什么大学要开放?”

秦红霞也不太懂:“我就是听老李说,以后可以考大学,不用推荐,只要能考上就去。”

盛安宁的心都噗通噗通跳起来,政策虽然还没下来,但有些单位敏感度要高很多。

所以她也应该准备起来,去买一些考试的书回来看看。

毕竟现在书上的内容和她所学的很不一样。

秦红霞也没什么文化,理解能力有限:“反正那个意思就是我家闺女以后可以在学校考大学,不用非要有人推荐才能去。”

盛安宁连连点头:“那真是挺好的,能上大学真好。”

秦红霞也开心:“我家丫头以后要是能考上大学,老李家也算出个大学生呢,那他们祖坟真是冒青烟。”

盛安宁心里很激动,这么说来,她如果能争取到高考名额,就能考大学。

就是不知道这个名额是怎么分配的,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可以参加。

吃完饺子,李国豪和秦红霞先离开,周时勋和陆长风还在屋里聊天。

盛安宁和周朝阳两人是大眼瞪小眼的坐着,尤其周朝阳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盛安宁忍不住轻轻推了周朝阳一下:“你怎么了?这可不像你啊?”

周朝阳挠头,表情有些窘迫:“也不是,我就是想点事情,要不我们出去转转。”

盛安宁见周朝阳实在为难,拉着她出去遛弯,两人还去电影院跟前凑了下热闹,果然一出去,周朝阳就跟蔫吧的小花遇见露珠,一下有了生机。

又欢欢喜喜地说个不停。

盛安宁就觉得挺奇怪,越来越觉得周朝阳的性格,不是那种遇见喜欢的,连话都不敢说。

拉着她的胳膊问:“朝阳,你当初为什么要来龙北这边的二所?你可不要跟我说最艰苦的地方最锻炼人,我是不信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