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全文浏览

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全文浏览

百香果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徐婉宗锦澄,作者“百香果果”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重生在一个炮灰官小姐身上。原主虽是嫡女,但母亲去世后,继母掌权,她过的比下人还惨。她一出嫁就是寡妇,新婚那天被继子戏弄,她能忍吗?拔出刀就追着砍了出去。本以为这侯府夫人是做不成了,没想到公婆将这个熊孩子交给自己调教了。经历了整整一个月后,熊孩子逆风翻盘,次次功课都能拿到甲等!由此,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女先生。...

主角:徐婉宗锦澄   更新:2024-07-21 07: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婉宗锦澄的现代都市小说《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全文浏览》,由网络作家“百香果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古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徐婉宗锦澄,作者“百香果果”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她重生在一个炮灰官小姐身上。原主虽是嫡女,但母亲去世后,继母掌权,她过的比下人还惨。她一出嫁就是寡妇,新婚那天被继子戏弄,她能忍吗?拔出刀就追着砍了出去。本以为这侯府夫人是做不成了,没想到公婆将这个熊孩子交给自己调教了。经历了整整一个月后,熊孩子逆风翻盘,次次功课都能拿到甲等!由此,她成了远近闻名的女先生。...

《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全文浏览》精彩片段


好心帮忙的宗锦澄要是知道他庶兄此刻的想法,估计连滚带爬地有多远跑多远。

两人虽然说着去书房的事,但步伐却是朝着红姨娘院里而去,少年人活力正盛,到地方都没脸红气喘,不过意外的是,徐婉正在红姨娘门外,听府医说着病情。

“红姨娘得的是痨病,贫民窟那种地方脏乱差,得痨病的人很多。而此病若想治愈需要名医和大量的药材支撑,贫民窟里的人显然不具备这些条件,只能默默等死。”

府医说话的时候眼光看向了宗文修,这位流落在外的庶子,想必在贫民窟见过太多因痨病而死的人了吧。

宗文修面色惨白,他自然记得,所以才在母亲病情严重时,跪在雨地里求徐婉。

徐婉只疑惑一点:“先前老夫人在府里时怎么不说?”

以老夫人的品性,断不会拒绝为他们请太医医治。

众人一起看向宗文修,就连宗锦澄也觉得不对劲,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难言之隐?

宗文修闭了闭眼,难堪道:“因为母亲说她的病治不好了,与其浪费祖母的精力,不如让祖母愧疚,如此就能将我……将我接到她院里悉心教导。”

红姨娘的算盘打得极好。

甚至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也要为儿子争来前途,只可惜她的儿子极有孝心,打乱了她的部署。

宗锦澄站在旁边若有所思。

本来他应该不高兴的,因为红姨娘的计谋如果得逞,庶兄便会时时在祖母面前,争走自己的部分宠爱。

可是,他又好像有点羡慕这种感情,羡慕庶兄能有母亲为他筹划。

小魔王越想越觉得憋闷,脚下也踩着石子乱踢。

府医突然开口叫道:“澄公子……”

“干嘛?”小魔王没好气地问。

没见他正烦着呢吗?

府医弱弱道:“您踢的是我的脚。”

宗锦澄:“……”

御医来得很快,快得宗锦澄都怀疑他是飞过来的,丝毫没怀疑徐婉早就派人去请。

而太医给红姨娘诊断后,虽然意外好久没诊过这种病,但也很快恢复正常,提笔就开始写药方。

“照这个药方一日三次按时服用,三个月便能有好转,后面府医便能医治了。”

“有劳太医费心了。”徐婉笑着朝他道谢,示意翠枝塞了一包银子过去,送太医出府。

院里的丫头们忙着抓药煮药。

徐婉则朝宗文修道:“放心去读书吧,这里我来看着,不会让你母亲有事的。”

宗文修红着眼道谢:“谢谢夫人。”

少年人最是记恩情,本应去书房的他转头看向宗锦澄,一副死心塌地带弟弟读好书的模样。

宗锦澄:“……”

庶兄的眼神好可怕,我好想逃。

小魔王的脚步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

徐婉挑眉,凉凉道:“某些人该不会想过河拆桥,毁了跟我的约定吧?不过也是,一个八岁孩子而已,说话不算数又怎么样呢,就算我天天喊他是不守信的小王八,他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的。”

不守信的小王八:“???”

宗锦澄怒声道:“谁不守信了!谁是小王八!”

徐婉吊儿郎当道:“当然是谁不守信谁是小王八咯。”

宗锦澄被激着了,怒瞪着她道:“读书就读书,说吧,你要让本公子去读多久!”

他就不信了,徐婉能让他读到天荒地老不成!

徐婉一手托着下巴,一边上下打量着小魔王,这混小子一脸不忿,又极度的骄傲,直接让他安心读个三年怕是不会同意。

她的目光转到宗文修身上,脑中灵光一闪。

有了!

“你也不要说我为难你,我呢,就给你定个小小的目标,考过文修就行。他也是刚读书几个月,从小又是在贫民窟长大,比你接触的东西少多了。而以澄公子你的聪明劲,应该很快就能超过他吧?”

徐婉一通话明里暗里把宗锦澄夸得心花怒放。

他傲娇地扬了扬下巴,心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最多几个月他肯定就能超过庶兄。

眼见着他松动了,徐婉又下了一记猛药:“若你能跟上文修的进度,我会将你的银子仆人都还你,保证你在努力超过文修期间,河水暂时不犯井水。”

宗锦澄一听就来精神了。

立马拍板决定:“成交!”

两人伸出手掌,在空中击了一下,完成了世纪约定。

往后的很多年里,徐婉每每想起这一刻,都觉得非常有纪念意义。

两人读书的地方自然而然安排了大书房,那书房原本是小侯爷宗肇用的,如今安排给两个孩子用还显得宽敞。

老侯爷夫妇听说小魔王愿意读书后,连夜请来了京城里德高望重的夫子百里奚入府授课,这位老夫子也曾是宗肇的私人老师。

开课第一天,老夫子就做了个摸底考试。

考宗文修的时候,老头子眼睛笑眯眯的,直夸这孩子用功,进度飞快。

考宗锦澄的时候,老头子眉头的皱纹差点没夹死十只蚊子,这小魔王句句答非所问,不仅肚子里没墨水,还非要装作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仅仅授了半天的课,老夫子就想仰天长叹,想当年那些人都羡慕他教出了宗肇这个文武双全的双状元郎,让他在京城的名声大噪。

结果现在再看下面那个熊孩子,他真觉得是报应终于来了,这世上根本没有连着来的大好事。

“锦澄,你功底太差,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把基础打好,这几本是老夫为你选的入门书,你这几日将它们先背下来吧。”

宗锦澄坐在座位上,看着老夫子留下的碗一样高的书本,突然意识到了哪里不对……

他立马转头问宗文修:“这些你全会背了?”

宗文修点点头:“这些书你别看很厚,但内容通俗易懂,很好背,五天就能背完了。”

小魔王冷笑:“你看我信吗?”

“……”

意识到不妙的宗锦澄,终于问出了那个关键性的问题:“你这几个月背了多少书了?”

宗文修硬着头皮道:“一百多本。”

其实他实际背了两百多本,但看弟弟眼神越来越难看,他还是不要说实话了。

果然宗锦澄一听人都麻了,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又上了徐婉的贼船,他深呼吸一口气,这才勉强露出一个假笑:“那你现在每天能背多少页的书?”

“十……十来页。”

“很好。”宗锦澄把面前的书一合,示意顺子把门关上,并把书房门堵得严实实的,保证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小说《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宗锦澄头一转,硬气道:“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刚把七味糕塞嘴里的宗文修:“……”

没嗟,真的没嗟过。

徐婉哼了一声也没继续跟他呛声,只瞥了一眼宗文修放在桌上的书本,状似随意道:“文修怎么也在读千字文,你不是刚学了蒙求吗?”

她不能直接戳破两人之间的私下约定,否则小魔王就会起防备心,但也不能任由他耽误宗文修的进度,否则这小混蛋要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岂不是连带着宗文修一起坑?

宗文修被问得心里一咯噔。

他下意识看向弟弟……

怎么办,夫人是不是发现了?

他要是如实说,弟弟肯定会生气的,可要是跟夫人撒谎,又怎么对得起她的救母之恩?

小魔王一脸不忿,眼瞅着徐婉要继续给他添堵,但许是这几天被堵习惯了,他只顾着生气,都忘记了要跟庶兄对口供。

宗文修等不来弟弟的回应,只得结结巴巴地回道:“温……温习。”

小孩似乎不常撒谎,紧张得身体都有些发抖,别说跟她对视了,连头都越埋越低。

他的反应全在徐婉意料之中,她笑着回应:“温故而知新,确实是个好习惯。”

“嗯嗯……”宗文修胡乱应着,只盼她能尽快跳过这个话题。

哪知事与愿违,徐婉又继续道:“我方才看了蒙求这本书,虽说书本是厚了些,但都是一个个汇编在一起的历史典故,对你积累学识很有帮助。知史而明鉴,识古而知今,你可要用心体会,切莫像个文盲一样囫囵吞枣、有鱼讨糖。”

突然被点名的某文盲澄:“???”

她是以为他听不懂这么明显的指桑骂槐吗??

小魔王刚要发作。

徐婉却朝宗文修道:“我了解过你的学习能力,一个月内应当就能读完蒙求吧?辅导弟弟学习是很辛苦,但自己也要记得好好读书,不能落下了进度,一个月后我来考察你的学习进展。”

宗文修下意识看向了弟弟。

完蛋……

答应弟弟的话怕是要食言了。

《蒙求》全文虽然只有2384字,却收录约六百个春秋至南北朝时期的历史掌故,涉及政治、军事、文化、艺术、方术、习俗等方面。

他若是像宗锦澄那样囫囵吞枣地背下,一个月定然不成问题,但问题是,夫人说她要考察,那必然不是简单的考问。

母亲曾说过,夫人是刑部尚书嫡长女,家里家教甚严,更是读过不少书,她若是存心考察自己,定然不能像弟弟那样企图蒙混过关。

“是,夫人,文修一定好好读书。”小少年低头认着,很是乖巧。

宗锦澄一下就炸了。

他不满地嚷嚷道:“过分,他一直在学新东西,我怎么可能追得上他的进度,这根本是强人所难。”

本来就差了一百多本书,现在再多一本听都没听过的《蒙求》,他心都要更累了。

徐婉悠悠道:“只准你自己学习,不许文修读书,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你以为你在玩刻舟求剑呢?”

不明白她在说什么刻舟求剑,但猜测肯定不是好话的宗锦澄,用气红的小圆脸瞪她。

徐婉:“……”

这个炮筒子,脸都要红成烙铁了。

不过徐婉也不想把他逼死,只转身道:“除了《蒙求》,只要你能赶上文修的进度,咱们的约定就还算数。”

省的这小王八蛋,一天天的净想歪招。

徐婉这话说完,剑拔弩张的小魔王才罢手,眼见着她离开的背影,心里那股气还是有点没散完,伸手朝她背影挠了几下。

精选一篇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佚名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小说《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送给各位书友,在网上的热度非常高,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有佚名,无错版非常值得期待。小说作者是百香果果,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目前已写649085字,小说最新章节第319章 宗肇脾气很好,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连载中小说的书虫们快入啦~

书友评论

好看,唯一一本追着看的书,求作者快快更新吧

一天两章心痒痒,但属实好看

挺好看的,居然是这样结果,男主也回来了,然后救了太子,而且小霸王居然罗惊风外甥,希望到最后,如果真是小橙子坐上王位,希望他是爱戴人民的人,还有他的舅舅,虽然说不好,但是希望也是好的吧,女主男主就是不知道她们两个感情怎么样

章节推荐

第29章 二十两能买什么?

第30章 打破他的认知

第31章 再学一项

第32章 翟耀来找茬

第33章 锦澄叫板晋国公夫人

作品阅读


“大小姐这辈子算是完了,那小侯爷早已失踪多年,现在嫁过去就等于嫁了个死人。”

“听说这门亲事还是大小姐自己选的,你们说她是不是中邪了?”

“估计是那次跌进浴桶里泡傻了。”

“有道理。”

“……”

徐婉一身红嫁衣坐在梳妆台前,满头黑线的敲桌子提醒:“姑娘们,我人还在这坐着呢。”

现在说人坏话一点都不避讳了吗?

她好歹也穿进了一个官家小姐身上,能不能稍微尊重她一下??

然而,并没什么卵用。

室内安静了几秒。

婢女们白了她一眼,扭头端着喜盘就出去了。

徐婉:“……”

好吧,是她输了。

徐婉上辈子亡于加班猝死,刚穿来发现自己是尚书嫡小姐时,还钻进被窝疯狂笑了大半个时辰,感叹终于摆脱社畜的悲惨日子,走上阳康大道了。

直到婢女们给她端上一碟酸果,说那是她的晚饭后,徐婉这刚做了一个时辰的梦,一下碎了个稀巴烂。

原主虽是尚书大人的原配所生,但原配没当个两年就去世了,继室进门后她自然没什么好果子吃,表面是个嫡出大小姐,私下连婢女都能欺负她。

就在一个月前,那位面善心狠的继母终于要将她打发出去,给了三个待嫁名单让她选:

一位是相府庶子,门第虽然高,但堂堂尚书嫡小姐嫁给庶子会被全京城笑死;

另一位是公府嫡次子,门第也高,但小妾外室一大堆,嫁他会有戴不完的绿帽子;

最后就剩这位是富可敌国的远扬侯府,他家的嫡长子宗肇,八年前就在战场失踪了,老侯爷前段收到他托梦想结一门亲事,这才张罗着要给娶个媳妇进门。

宗肇失踪前才十六岁,无妻无妾,只有一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儿子,虽然被全府娇惯,但到底只是个八岁的孩子。

徐婉思考了一天,果断选择了侯府。

老公没了,银子随便花,还没婢女欺负她,至于那个继子……一个八岁的臭小子罢了,哪有那么多坏心眼?

“小姐,吉时已到,请上花轿。”

外面喜婆提醒的声音响起,周遭还伴随着其他婢女的窃笑。

徐婉翻了个白眼,心想我忍……

只要去了侯府就解脱了。

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鞭炮声不断。

尚书府的轿子缓慢地抬去侯府。

“落轿,请新娘子跳火盆。”

徐婉被人搀扶着,从火盆上迈过,跟着喜婆的指引进府。

这一路吹吹打打很是热闹,徐婉抽空还在想,新郎官都死了,谁会来跟她拜堂?

不会是跟个牌位吧?

不过牌位也行,她盖着红盖头,啥也看不见。

反正只要她不觉得尴尬,尴尬的就是侯府。

然而……打脸总是快得像龙卷风。

“咯咯哒……”

“咯咯哒……”

徐婉险些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周围人偷笑的声音越来越大,震耳欲聋、穿云裂石!

“竟然是跟只鸡拜堂,侯府是怎么想的?”

“好像还是只母鸡。”

“啊!公鸡被澄公子换走了,这是只母鸡!”

“哈哈笑死,侯府是疯了么,让新娘子跟只母鸡拜堂,真是天下奇闻。”

“完了完了,以后一年百姓都笑不完了。”

“哈哈哈哈……”

徐婉听得头大。

澄公子……是她那个素未谋面的八岁继子,远扬侯府的小霸王,宗锦澄。

果然不愧是他,这惹事能力无人能敌。

徐婉努力不去听周围的笑声,她不断在心里给自己洗脑:“没关系,好日子不是谁都能过上的,有得必有失,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忍一时风平浪静,忍一世花好月圆,就算叔忍不了,婶也得跟着忍忍……”

侯府到底还是个大府邸,出了这个事后,喜婆和管家等人快速控场,将那只快要下蛋的母鸡,紧急换了只新的大公鸡。

其他宾客碍于侯府的面子,到底还是收起了看笑话的样子,一个个努力憋笑。

“一拜天地。”

喜婆的声音落下,徐婉也赶紧跟着低头行礼,另一边的大公鸡也被人摁头……

“嘭——”炸裂声响。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一串鞭炮声突然在徐婉的头顶炸开了!

“天呐!大公鸡身上有鞭炮!”

“我去!又是澄公子干的!”

“他把新娘子的盖头都炸了!”

徐婉一把揪下头上被烧出洞的盖头,怒气冲冲地朝外看去,一眼看见一个身穿锦衣华服的小男孩,他长得漂亮又精致,看起来乖巧不已,应该不是他。

但很快,徐婉看见小男孩嘚瑟地朝她扮了个鬼脸……

草!

就是这个小混蛋!

徐婉脑中那根绷了一个月的弦,终于断了!

什么为了好日子忍气吞声,什么进了侯府就都解脱了,什么八岁的小孩子都是小天使。

小王八崽子!

老娘今天非要打死你不可!

小说《穿越后,她在府上开班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仄,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

许是小魔王在顺利背书中找到了一丁点成就感,导致都过去半个时辰了,还能听见他在背千字文的声音。

“推位让国,有虞陶唐……嘶,有鱼讨糖?鱼也喜欢吃甜的?它又没长手怎么讨?”

宗文修:“……”

天爷,我学的好像不是这个意思。

顺子:“……”

有时候,给澄公子教书真的很无助。

“噗……”刚进门的徐婉听见这句神翻译,脚底打滑一头撞在了门框上,发出咚的一声响。

神啊!饶了她的耳朵吧!

这都翻译的什么跟什么?!

手里还抱着食盒的翠枝被吓了一跳,她赶紧去扶起徐婉:“夫人!您没事吧?”

小魔王听见这声响,终于睁开了他一直闭着的眼,看见徐婉来立马全神戒备,整个半躺在长椅上的身体也火速坐了起来。

看到徐婉这惊悚模样,他下意识觉得没什么好事。

徐婉被翠枝馋着走进来,手指虚弱地指着小魔王道:“有鱼讨糖……亏你想得出来,你怎么不说鱼亲自上岸抓糖呢?”

小魔王环胸抱拳,一副老子天下第一聪明的模样,自信回道:“鱼怎么可能上岸抓糖,你是傻的,本公子可不是。”

徐婉:“……”

好好好,意识不到自己傻也就算了,还觉得别人都是傻的。

不愧是你啊,混世小魔王。

徐婉深吸一口气,默念了三遍一个亿一个亿一个亿,这才让情绪稳定下来。

她道:“顺子,给你家澄公子读书时,记得顺口翻译一句,免得他在课上说出这种解释,能气得百里夫子吹三天胡子。”

宗肇怒瞪她。

这明显嘲讽自己的话,他立马就听出来了!

他质疑道:“你是不是看本公子天赋惊人马上要赢了,所以存心来阻挠我读书的吧!”

这女人就是想扣着他的月钱和仆人,好将他落在这侯府里慢慢折磨,哼,他早就看透她了!

徐婉看着眼前把什么事都写在脸上的幼稚小子,忍不住朝天翻了个白眼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是什么意思知道吗?你现在就长这样。”

小魔王眯眼:“算你识相,还知道自己是小人。”

“噢,我是说君子是我。”

“???”

“君子是我。”怕他没听清,徐婉又重复一遍。

小魔王:“!!!”老子刀呢!

俩人一言不合又要吵了起来,翠枝极有眼力劲地出来做和事佬。

她赶紧打开食盒放在两位小公子前的桌上,这是近来京城里最盛行的董记七味糕,每日天不亮过去排队才能买到的。

宗文修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自是不知道七味糕的珍贵,但对于骄奢挥霍的宗肇就不一样了,这可是他以前日日吃的东西,只不过自徐婉断了他的仆人和银钱后,既没人帮他排队,也没银子给他买。

“澄公子,修公子,这是夫人特意让人给你们买的七味糕,夫人只是不善言辞,但心里是一直记挂着两位公子的。”

宗文修本就对徐婉很感激,听见这话连忙道谢:“多谢夫人关心。”

翠枝笑着将七味糕递给他品尝。

小魔王还在跟徐婉针尖对麦芒。

一双炯炯有神的星眸一点都不肯服输,而徐婉的目光虽然柔和没有攻击性,但也没有一丝胆怯,反倒是用这股沉稳劲略胜一筹。

徐婉挑眉:“小子,七味糕都不吃了?”

她就不信在自己爱吃的食物面前,还会有人能昧着良心说不爱吃。


小家伙飞奔着追着了上去,边跑边喊,引得路上的侍女纷纷回头。

但领命的刘管家,头硬得像铁。

小院里不时传来小魔王的怒吼:

“这个不能搬,这是我最喜欢的躺椅!”

“这个枕头不行,你拿走了我枕什么!”

“鞋!鞋!我难不成还能穷到去卖鞋吗!”

“你们……无耻!”

小魔王疯狂想阻拦,但跳起来还没他们高,打架又不会武功,只能无用功地上蹿下跳。

徐婉过来叫他用晚饭的时候,就见小魔王声音已经喊哑了,整个人瘫坐在门槛上,嘴里不停地叨叨:“混账东西……见人下菜……吃里扒外……枉本公子以前对你们那么好……”

再往里看去,整个屋子被洗劫一空,清贫得令人咋舌。

徐婉瞪了瞪眼,也没想到刘管家做事这么干脆,还真按她说的把值钱的都搬走了。

“衣服还要拿走,你们是不是要逼本少爷光着屁股出门!!!”

宗锦澄骂累了,他现在好饿,好想大吃大喝一顿。

正在这时,一阵香味传来,小魔王头一转,就见翠枝端着一个餐盘,上面摆了两个香喷喷的大鸡腿。

他咽了咽口水,目光往旁边一转,就见徐婉那张不近人情的脸。

坏女人,白瞎了那张好看的脸。

“锦澄小公子,喊累了吧,吃点东西。”徐婉朝外努了努,提醒道,“天都黑了,该吃晚饭了。”

宗锦澄白了她一眼,伸了出手,翠枝赶紧将餐盘端了过来。

小魔王平时是个很注意餐桌礼仪的人,但今天气狠了也累狠了,连手都没洗,直接徒手抓着鸡腿就啃。

翠枝从小看着他长大,还是头一次看见小公子吃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下。

就这样一个小微笑,被小魔王发现后狠狠瞪了一眼,这小子现在是把整个侯府都当成了徐婉的人。

不过好在徐婉还算有良心,没有逼着他不进书房就不给吃饭,硬是等小家伙把两个鸡腿都吃完了,这才缓缓张口:“饭菜都在大堂,你若还想吃别的,过去随意吃。以后一日三餐都在那边用饭,厨房做什么就吃什么,不能挑食。否则,你就自己解决吃喝。”

徐婉说话不紧不慢,看似没有威胁,实则把规矩都定得好好的。

宗锦澄骄纵、难伺候,当然也挑食,但眼下在徐婉手里,他孤立无援,硬碰硬只会让自己连饭都没得吃。

小家伙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应声道:“知道了。”说罢便站起身去大堂用饭。

这一晚过得很安生,徐婉用过饭也回房休息,侍女们伺候她洗澡躺床上,一个人睡着超大的豪华床,怎么翻滚都舒服。

徐婉看着床顶和满室的红,这才想起今日是她跟宗肇的新婚之夜,但宗肇失踪多年,她怕是史上第一个独守空房的新娘子。

不过这样也好,省得跟再多的人打交道。

今天忙了一天她快累死了,虽然侯府上下都十分配合她的行动,但从接管家钥匙再到跟小魔王斗智斗勇,林林总总发生了太多事,精力实在有些扛不住了……

翌日。

徐婉难得睡到了日上三竿,太阳光透过窗户进来,照在她的眼睛上。

“翠枝,几时了?”

“回夫人,巳时四刻了。”

徐婉正迷糊着,听见这句回话,惊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十点了!

古代人因为没有丰富的夜生活,都讲究一个早睡早起,她爹都是早上四五点就去上朝,家里的女眷们也都早早跟着起床。

这还是她来这里后,第一次醒那么晚。

“今天……没什么事么?你怎么没有叫我?”头一次起这么晚,徐婉还有点不好意思。

翠枝笑着说道:“今日本应是新妇给公婆敬茶,但老侯爷和老夫人都不在,您也就不用早起了。”

徐婉想了想,也是。

于是,又重新躺下了。

翠枝又问:“夫人饿不饿,要不要奴婢给您端些粥过来?”

徐婉摆摆手:“不用了,我再缓……对了,宗锦澄呢?那小子有好好去大堂吃饭吗?”

“有,小公子特别听话地去了。”翠枝夸道,“还是夫人有办法,从前老夫人怎么叫小公子都不去,现在一到饭点不用人提醒就来了。”

翠枝的夸奖听得人很受用,但徐婉却觉得怎么都不对劲。

尤其是昨天离开前,小魔王转了转眼珠子,那眼神……怎么可能这么听话?

“不对,有诈。”

徐婉掀开被子起床,整个人麻利地下床穿衣穿鞋,旁边想要上前伺候的丫头都没有插手的空间。

直到最后挽发才让她们上场,但徐婉也没闲着:“翠柳,去查查宗锦澄起床后都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干了什么事,回来事无巨细地报给我。”

“是。”翠柳接了任务就去实施。

翠枝边给她挽发边笑:“夫人是担心小公子想什么坏点子吗?”

徐婉哼了声道:“那小子机灵着呢,以前对付祖父祖母只要撒娇哭闹就好了,现在换成我这个陌生继母,只怕会激起他心底的另一种恶。”

“另一种恶?”翠枝皱眉。

她觉得这个词有点严重,自家小公子虽然顽劣,但心性单纯,不会有害人之心。

徐婉看着梳妆台上的两根簪子,一根玉簪朴素大方,一根金簪雍容华贵。

换之前,她会觉得选玉簪,因为看起来利落。

但现在……

女人拿起那根金簪,递给了翠枝:“是人心中都会有恶念,区别是他们心中的底线。有人底线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有人底线高,有恶念却没有实施的胆量。”

小混蛋,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底线在哪吧。

穿戴好的徐婉朝外走去,她平时用饭都是在自己院子,但是消息难免闭塞,于是跟着翠枝一起去了大堂。

这个点,大堂早就没了人。

徐婉坐在座位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粥,偶尔抬起来观察外面人来人往的侍女,坐主位看得很清楚。

翠柳进来汇报:“小公子辰时起床,醒来以后就来用饭,用完饭就去了马场,这期间没有接触过他院外的任何人。”

“不在府里……”徐婉转了转脖子,把自己代入宗锦澄,开始在想这小子现在在想什么。

他应该在想……

他现在身无分文,想从继母手里要钱很难,只有继母离开侯府,他才能回到以前在侯府的地位。

或者继母主动放弃管家权、主动求祖母回来支持,他才有机会求着祖母取消这无聊的教导计划。

正在徐婉刚想到第二种可能时,外面就涌进来几个婢女着急忙慌地汇报:

“夫人,后院出事了,有两个丫头在浣衣房打起来了!”

“夫人,二夫人有东西丢失了,说是二爷生前送给她的!”

“夫人,新招进府的丫头们聚众玩乐,将火房给烧着了!”


小少年的声音低低的,一听就很好欺负。

“求见徐婉?”宗锦澄很是嫌弃,撑伞的手都有些不耐烦,“那个女人冷硬心肠,连我都在她那里接连碰壁,你来也是白费功夫。”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宗锦澄还算是对徐婉有所了解,他觉得宗文修求她说不定还没求自己管用。

他虽然对这个庶兄不怎么亲近,但一想起宗文修求的人是徐婉,心里多少升起点同情心:“不过你先说说看,说不定我能帮上你的忙。”

内院。

气走宗锦澄后,徐婉便回了屋,还没等坐下。

就见翠枝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紧张道:“夫人……奴婢……奴婢……”

方才夫人看过来的那个眼神,令她心里打怵。

徐婉并不急着开口,只慢悠悠地坐下,一手端起茶杯慢悠悠喝茶。

嗯……电视剧里都这么演的,只要不说话,淡定的让人看不出情绪,就能起到不怒自威的气势。

学起来!

其实徐婉是能理解翠枝的,毕竟她们也才共事几天,做事没默契很正常。

但是这个威得立下来。

否则有一就会有二,翠枝再来卖她几次,这宗锦澄她也就不用教导了。

果然,徐婉不出声,翠枝就越慌,她连头都不敢抬。

“请夫人再给奴婢一次机会,翠枝一定不会再让您失望!”

徐婉道:“翠枝,你很聪明。”

翠枝埋头,不敢点头。

“我知道你此刻心里定觉得我小题大做,你从小看锦澄长大,跟他说话没什么顾忌。但我想你可能还没明白老侯爷和老夫人为何要离开侯府,不止是怕影响我教导锦澄,更怕他们以前的习惯留着,会让锦澄跟从前一样无所顾忌。老夫人留你在府里是做我的帮手,不是拖我的后腿,若是你以后还是一如从前,那恐怕你还是更适合去照顾老夫人。”

徐婉这话一出,翠枝惊慌道:“夫人恕罪!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翠枝在老夫人跟前的地位,仅次于老夫人的陪嫁婢女,却也是永远迈不过去的鸿沟。

而小侯爷夫人无贴心陪嫁,若她将来能在徐婉身边站稳脚,地位绝对不同往日!

意识到徐婉可能会不要她后,翠枝这才知道自己对徐婉的轻视,是犯了多么大的错误,她此刻懊悔不已!

徐婉站起身,扶她起来:“我自小就没有贴心的丫头,连闺房密友都没有,我对你的到来是十分欢喜的。你既已知错,以后便好好做事,我自是不会亏待你。”

徐婉说话很简单,但大饼又画得比较明显。

翠枝一下就明白了。

她站起身,眼眶还有点红:“是,多谢夫人。”

若说今日之前她还是以老夫人派来的大丫鬟自居,那今日后她便想着如何当好徐婉的贴身大丫头。

徐婉笑道:“今日雨下得挺大,你去看看锦澄院子的炉火还够不够,早春天气还冷,别冻着那小子了。”

“是。”

翠枝起身告退。

门外,翠柳进来禀报:“夫人,修公子求见。”

“嗯?文修?下这么大雨怎么不让他进来?”

徐婉还没适应侯府这通报规矩,宗文修怎么说也是个主子。

但转念一想才明白。

古代嫡庶分明,身为嫡子的宗锦澄敢跟她拍桌子瞎嚷嚷,身为庶子的宗文修未经通报连门都不敢进。

对比之下,更想暴揍宗锦澄那个逆子了。

“快带他进来。”徐婉边说边指挥道,“屋里再生个炉子,免得冻着他了。”

“是。”

宗锦澄在门外难得那么贴心地问了许久,结果他这个冷冰冰的庶兄愣是一句话都没说,摆明了是觉得他解决不了事情。

这可把宗锦澄给气坏了。

给他撑伞的手——啪就累了,俩人索性一起淋雨。

小魔王皮糙肉厚,淋雨跟家常便饭一样,他甚至还觉得很爽很自由。

但宗文修就不同了,只淋一会儿就浑身发抖,那双冷淡的眼睛更是被雨水砸的睁不开,整个人虚弱得好像随时会昏过去。

宗锦澄有同情心,但不多。

直接席地而坐,就坐在宗文修跪着的面前,在雨中睁着大眼睛瞪他,期望他早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宗文修:“……”

翠枝一看就看见这画面。

一个人跪着,一个人坐在跪的人面前,不知道的还以为俩人拜堂呢。

“不是……小公子!修公子!你们怎么也不打个伞呀!”

“咦,地上这伞不是好好的吗?怎么也不用啊?”

“快起来快起来,下这么大雨这么淋着肯定会生病的,快跟奴婢进去!”

翠枝叫嚷的时候,顺子也终于带着府医赶来,两人看着这状况,吓得腿都软了。

几个人连搀带撑伞地将两位小公子送去了内院。

徐婉正照顾着屋里的炉火,想着外面雨大那孩子可能会潲身上雨,便让人带着干棉布好给人擦头。

谁知道外面直接被搀进了两个小落汤鸡。

徐婉:“???”

为首的那个是宗文修,他看起来已经有点恍惚,被雨淋的眼睛眯着,面色也没有血色。

后面跟着的那个混小子,全身上下没一片干的,但黑亮的眼珠子瞪得圆大,隐隐还有点兴奋。

果然是混世小魔王!

徐婉急道:“怎么会淋成这样?快准备热水,给他们两个洗洗驱寒!”

屋里的丫头们忙碌起来,烧水的,找换洗衣服的,全都忙乱起来。

而宗文修挣脱翠枝的搀扶,踉跄地跑过来道:“夫人,求您救救我娘!”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