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官场:从基层辅警开始崛起

官场:从基层辅警开始崛起

罗晓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王初一段妍是小说推荐《官场:从基层辅警开始崛起》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罗晓”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上辈子被气得心肌梗塞爆发后,他死翘翘了。再睁眼,重生回到了2003年。开局面对的就是大案现场,前世害自己锒铛入狱的凶手就在眼前。到手的鸭子还能让他飞了?他开始夺回被抢的转正名额,一举拿下423大案。从此以后,一名小小的辅警正在慢慢崛起……...

主角:王初一段妍   更新:2024-06-13 22: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初一段妍的现代都市小说《官场:从基层辅警开始崛起》,由网络作家“罗晓”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王初一段妍是小说推荐《官场:从基层辅警开始崛起》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罗晓”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上辈子被气得心肌梗塞爆发后,他死翘翘了。再睁眼,重生回到了2003年。开局面对的就是大案现场,前世害自己锒铛入狱的凶手就在眼前。到手的鸭子还能让他飞了?他开始夺回被抢的转正名额,一举拿下423大案。从此以后,一名小小的辅警正在慢慢崛起……...

《官场:从基层辅警开始崛起》精彩片段


东岭水库座落在群山峡谷中,三面环山,唯有东边有一道三百米左右宽度的峡口,大坝就筑在这道峡口上。

东岭水库负责着巴南县城约一半的民用水量,不过往南的方向全是山,很偏僻。

王初一并没有把车开到水库大坝处,他怕被绑匪看到,而是把车停靠在大坝下边不远处的路边,然后上车步行往大坝方向上去。

到了大坝处,王初一把所有人都带到一大蓬荆棘丛后蹲下一米,然后在地上画了个简易的地势图。

“高所、张副所、吴指导,绑匪大致在这个位置……”

王初一一边说一边编了个理由出来:“昨晚我朋友说来水库这边钓夜鱼,我来了后嫌他走得太远了就没去找他,就在大坝里走了一段准备钓鱼,半夜看到离我百多米远的地方有火花,我以为也是钓鱼的,悄悄过去才发现是……三个男的,还有一个被绑着的女的,三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人手里有把两个枪管的枪……”

王初一一边说一边比划着那杆双管枪管的大小和长度。

就是一杆自制的火枪。

王初一从资料信息中了解得很清楚,范铁生三人只有一杆枪,还是自制的短管枪,打一发得上一发的那种,火力其实很弱。

“那可能……真的是那伙绑匪了!”

高洪光一听就彻底相信了!

王初一这家伙还真是运气逆天了啊,搞个走访就逮到了杀人犯,钓个鱼又发现了李大队长都逮不着的绑匪……

“老张,你跟吴指导带许伟他们几个从上边绕过去堵包抄,我带陈悠和王初一这几个从前边堵。”

高洪光指着王初一画的简易地形图安排人手,张继伟那一组两把枪三个辅警,一共五个人,他们这边也是两把枪两个辅警四个人。

九个人对三个绑匪,人手肯定是占绝对优势的,而且绑匪手中只有一把自制的火枪,而他们有四把手枪,武器上也是占绝对上风,这时候主要考虑的就是人质的安全了!

高洪光最担心的也是这一点,因为从县委那些领导的着急度就能猜出这个人质的重要性!

现在最占优势的地方就是绑匪并不知道他们这九个人已经知道他们的地点了!

高洪光说完计划方案后才低声对张继伟吴钦等人说明白事情的原因:“老张,吴指导,这个事情……我得说明一下,王初一跟我汇报说‘可能’发现了423案绑匪和人质的踪迹,但又不敢确定,所以我就没先跟局里汇报,而是带你们来实地察看一下,你们的意见是什么嘛?”

“423案的绑匪?”

“真……的?”

张继伟和吴钦也都是惊怔不已!

王初一趴在荆棘丛边向他们指水库那边的方向说:“大概率会是他们,就在那个点!”

高洪光瞟着张继伟和吴钦低声说:“老张,吴指导,干,还是不干?”

高洪光这个语气很明显,是他们单独干,还是汇报给局里由局里大部队来了再包抄围堵!

他们要背着县局和刑警大队私下单干的话,风险是很大的,有几点:一是能不能保证人质的安全,二是能不能把三个绑匪全部抓获,三是自己这边会不会有人员伤亡。

如果这三点没问题那他们就算是立了泼天大功了!

但但凡出了一点纰漏那就得担天大的责任!

看到两人沉吟着,高洪光又马上补了一句话:“出了任何问题由我来担责!”

“干!”

“头儿,整,要死卵朝天!”

吴钦和张继伟当即就表态了,尤其是副所长张继伟,他也跟刑警大队长李学文有些不对付。

全派出所就抽调了李笑那么个上不得台面的辅警去跟随主力大队沾功劳,张继伟对李学文这种搞法不爽得很!

“行,那就干!”

高洪光狠狠的用力捏了捏拳头,然后又特别叮嘱了一下:“老张、吴指导,注意兄弟们的安全,另外现场指挥以手机短信为主!”

因为距离近了用对讲机联系的话肯定会惊动到绑匪,所以高洪光决定以手机短信来指挥行动。

行动命令开始后,九个人分两组都弯着腰从大坝下边摸过去,进入山林里后要注意的就是别搞出响动。

一个小时后,前后夹击的包围圈基本形成。

前边由王初一领路、高洪光带队的这一组先发现了绑匪!

在离他们二十多米远的一处崖口处,三个男的一个在抽烟,两个在吃着饼干。

在他们身后三四米处,一个被捆住手脚的女孩坐在崖口处。

隔得远了看不清女孩的面孔,垂落的长发还遮了半边脸。

抽烟的男人腰间就插着一把尺来长的短管枪,一双眼阴沉沉的盯着巴南县城的方向。

“没错了!”

高洪光几乎百分百肯定了这就是423案的绑匪和人质,但这情况不乐观!

虽说人力和武器上他们占绝对的优势,但却没法保证人质的安全!

高洪光让陈悠对张继伟和吴钦发信息商量行动方案。

张继伟和吴钦的回答也是担心人质安全问题。

“高所。”

王初一这时把头伸过来对高洪光说:“我有个方法。”

他指着人质女孩那个位置低声说:“人质所处的那个崖口离水库只有十来米高,跳下去危险度不高,我悄悄摸过去把人质绳索割开给她穿上救身衣,然后带她跳下去,你们就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发起行动!”

“这……”

高洪光皱着眉头沉思着,王初一这个方案不是不行,但依然有危险,如果他被提前发现了呢?

这时候他倒有些后悔起没有事先跟局领导汇报了,如果由县局指挥,多半会调狙击特警来,有狙击手盯着那持枪绑匪自然就能轻易解决难题!

但如果这样的话,那泼天功劳是不是又转手让给李学文了?

王初一伸手跟高洪光紧紧握了握,低声道:“高所,没什么好犹豫的,我知道该怎么做,这事就得我去,我当过兵,身手也还行,你们几个拿枪的任务更重!”

高洪光望着毫无畏惧的王初一很有些感动,这家伙……虽然有富贵险中求那种话没说出来,但他眼下不畏生死的念头着实不容易!

“好!”

“就这么决定,初一,你……千万要小心些!”

高洪光重重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高所!”

王初一也点了点头,背着背包悄悄没入了荆棘丛林中。

这时高洪光才忽然想起:王初一为什么会背一件救生衣来了!


高洪光和张继伟两路人马都躲在丛林中紧盯着王初一匍匐前进的方向,这一次任务能不能完成、能不能抓住这次泼天大功劳就要看王初一的行动结果了!

对王初一来说其实也一样。

人生重来了,能不能逆转命运、能不能报仇、能不能把李学文叔侄扳倒,眼前这个任务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如果失败了,别说是他,高洪光这个所长和今天来的这些人都要担责,自然就更别提以后的前程了。

所谓富贵险中求还真是不假,得拿命去拼啊!

王初一在荆棘丛中匍匐着悄无声息的前进,这个活儿还真是除了他外,派出所其他人都做不到!

这得益于王初一几年部队生涯锻炼出来的能力。

三个绑匪虽然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但都没有这样的能力,再加上他们万万没料到会有人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并且已经将他们包围了,所以此刻根本没注意周边的情况。

范铁生抽着烟沉思,另两个绑匪周伟和曾明正肆无忌惮的说着话:“曾老二,咱们这回绑的这妞真他妈太俊了,把老子魂都勾没了!”

周伟一边说一边扭头瞄着被绑了手脚坐在崖口处的女孩,眼里、脸上全是羡慕爱恨。

“你可别生事!”

曾明悄悄望了一眼沉闷抽烟的老大范铁生后,又悄悄的对周伟说:“老大专门让我多盯着你点,别精虫上脑再惹事,那妞儿……我们拿到钱后就撕票沉水库,老大说你要是误了我们拿钱就宰了你!”

周伟听得心里一颤,知道老大的狠,艰难的把眼光从女孩身上收了回来,但嘴里还在嘀咕:“反正是要弄死的,玩都没玩着这不可惜了吗?”

就在离他们七八米远的草木丛里,王初一正小心翼翼的移动着身体匍匐前行。

短短的一段距离,王初一费了半个小时都还没爬拢,前后两处二十多米外的草丛里,高洪光等人汗湿了全身,他们比王初一还要紧张!

好在周伟和曾明这两个绑匪又吃又聊压根儿没注意到旁边的草木丛,王初一终于安全的爬到了女孩身前的位置。

这时候王初一才看清楚,眼前这女孩大约二十三四岁,垂落的齐肩长发虽然遮了半边脸,但异常的白晰漂亮,只是脸色惨白、精神萎顿!

王初一还看清楚了,她手脚都被捆得严实,甚至还用绳索绑在了她身后的一块大石头上,想跑或者想跳水库都不行!

王初一想让她看到自己,但女孩表情绝望的垂着脸儿眼神根本没往前边看。

怎么办?

要是不让女孩知道他就爬到她身后去割绳,说不定反而惊吓了她,只要她一嚷就麻烦了!

王初一悄悄摸了颗手指头般大的细石子,轻轻的往女孩脚上一扔。

细石子落在了女孩右脚的脚背上,没发出一丁点声音,但女孩却明显感觉到了。

她抬眼看了看鞋面上的石子,再往前边一看,这一眼就看到了伏在她面前草丛中的王初一!

王初一当即将手指比划在嘴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女孩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一边瞄了瞄绑匪三人,一边极快速的微微点头。

虽然不认识,但她自然明白这人肯定是来救她的!

王初一这时才放心的往女孩身后的地方爬,而女孩也微微挪着坐着的身体,尽量遮挡在三个绑匪的视线前。

王初一好不容易爬到女孩身后,悄悄拔出匕首来割女孩绑在身后双手上的绳索。

但就在这时,前边沉思抽闷烟的绑匪头子范铁生把烟头一扔,转身过来对周伟和曾明说:“妈的,不等了,曾明,你们两个把她带到大坝那边等着,周伟,你跟我去拿钱!”

女孩一愣,她身后的王初一也是一愣!

妈的,怎么就这么巧?

曾明“哦”了一声,站起身就往女孩这边过来。

王初一来不及细思对策,急急的用匕首把女孩手上的绳索割开,再把救身上往她身上一套!

曾明也在这时候看到了女孩身后的王初一,意料之外的情况让他呆怔了一下。

反而是范铁生思想敏捷迅速,他一眼瞄到女孩身后的王初一就知道坏事了,身体瞬间往女孩的方向一窜,右手抽出双管火枪对准女孩的方向就是一枪!

这个画面场景犹如电光火石五般迅速,王初一把女孩搂到身前背对着范铁生和曾明三人,就在他们眼神盯视中搂着女孩奋力跃下悬崖!

“蓬”!

“哗啦”!

火枪声后两秒就是一声重重的砸水声音传来,然后是高洪光的大吼声:“行动!”

范铁生见女孩被那人搂着跳到悬崖下的水库里了,气得直是吼叫,眼见前后的草木丛里窜出来七八个人,当即就摸子弹往枪里的灌,然后朝着前面冲向他的一个人勾动扳机就是一枪。

那个人是陈悠,他吓得动作有点呆滞,却被旁边的高洪光一脚踹进草丛里!

“嗒!”

范铁生这一枪却是个哑弹,他手忙脚乱的又摸子弹时,高洪光已经飞速的扑上去跟他扭打起来!

周伟和曾明惊慌中就要往丛林里逃窜时,迎面就是两个黑洞洞的枪口!

而范铁生这边,陈悠和刘洪春两人也扑上去帮手将范铁生压制得动弹不得。

八个人对三个人,尤其是范铁生那把自制双管枪没有威胁了自然就全落下风,分秒之间,大局已定!

高洪光三个人把范铁生制服捆绑后,喘着气抬头看到张继伟和吴钦五人也已经把周伟和曾明两个绑匪捆得像粽子了,顿时松了一口气,但紧跟着又大声吼了起来:“老张、吴指导,王初一呢?赶紧……救人!”


也不知道是赌运气呢还是正义感爆棚,看到面容狰狞的范铁生双管枪口对准女孩时,王初一闪电之间把女孩搂到胸前用背对着范铁生奋力跳下悬崖!

那一声“蓬”的枪响声传到耳朵里时,王初一只觉得背上一疼,然后就在撞击水面的巨震中晕眩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初一悠悠醒来,睁开眼看到的是医院病房中的屋顶,鼻中闻到的是医院那股子特有的气味。

在医院?

接着脑子里的思绪记忆纷至杳来,重生、423案、杀人犯舒勇、东岭水库行动、搂着被绑架女孩挡枪跳崖……

想起来了!

我中枪了!

王初一挣扎了一下,右肩背有疼痛感传来,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王……初一,你醒了?”

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响起,紧接着她就朝外边大叫起来:“护士、医生,王初一他……醒了!”

王初一眼光瞄到这个人居然是段妍段警官!

没轮到他问什么,医生、护士听到声音后涌来了一大群,然后就是给他检查这检查那的。

好一阵才完事,领头的中年男医生对段妍说:“段警官,小王的情况比预期的还要好,没什么大问题,背上的伤是铅弹伤,伤口也不深,晕眩的主要原因还是脑袋与水面的撞击产生的轻微脑震荡,休息一两天就好了!”

王初一听到医生这个话也松了口气,看来范铁生那杆自制的双管枪也不中用,要换了是把真枪,这一枪他不死也得脱层皮!

等医生护士离开后,王初一才有空问段妍:“段警官,人质和绑匪……”

段妍点着头道:“你不用担心,人质没事,三个绑匪也全部抓获。”

停了停后,段妍望着王初一又说道:“你运气真好,还有那个叫舒勇的杀人犯,已经移交局里了,听说也确证了。”

段妍望着王初一,眼神有点出神:“王初一,你……立大功了!”

立大功当然是必须的!

不过这真是运气好么?

王初一心里呵呵一声,人生中哪来那么多的运气?

“你想吃什么不?”

段妍又问了一句,然后又解释了一下:“高所让我就在医院服侍你,这是他交给我的任务!”

“想吃什么?”

王初一摸了摸头随口就答道:“烤串、烤鱼、麻辣烫!”

这个时代才刚刚兴起没有科技与狠活的原生态烧烤在记忆中隔得太久了!

段妍呆了呆,然后直接就摇头拒绝了!

“你……还是病人哪能吃这些东西?只能吃清淡饭菜或者营养粥!”

“那还说个……毛啊!”

王初一泄了气似的坐回床头,背上的伤似乎也不是疼得有多厉害。

只不过他表情虽然有些“废”,但心里却是很兴奋的,抓到舒勇就逆转了他被李学文叔侄冤枉的悲惨命运,更是将段妍的命也挽救回来了!

至于破获抓到423案的绑匪,那恐怕又是他仕途起飞的敲门砖了!

这倒不是说王初一一头钻进了名利权力圈中,而是他很清楚:要想不被人欺负欺凌陷害,那你就得比他人拳头更硬、位置比他人更高!

重活一世,王初一对这个只会比别人看得更透!

现在还只是逆转了他被陷害的命运,那一对两世为仇的叔侄俩还好端端的呢!

他是不是脑震荡还没好?

段妍瞄了瞄怔怔出神的王初一,摸出小灵通来给所里打电话,早上就已经吩咐所里做饭的大嫂炖了排骨汤送医院来。

但电话还没打出去,病房门打开,然后进来几个人,走在最前头的是个五十岁左右、气势威严的男子。

“你们是……”

段妍望着这男的感觉有些眼熟,但又没想起来是哪个。

他身边有个捧了一束鲜花、提着一个果篮的年轻男的,听到段妍问的话后就赶紧伸头对段妍说道:“这是我们县委郭书记,来看望小王的!”

“郭书记?”

段妍一愣,瞬间就想起来,唰的一下赶紧站起来让座:“您……郭书记您坐您坐!”

难怪感觉眼熟,她以前去跟高洪光到县局开会时见到过一次,巴南县的一把手、县委书记郭青松!

郭青松随意点了点头,没看段妍,而是走上前弯腰跟坐在床头的王初一握了握手!

“小王,受的伤好些了没有?”

如果是以前的王初一被县委书记亲自来看望并且亲切握手,定然感动得很,但现在的王初一心里却很“平静”!

郭青松郭书记亲自来医院看望慰问,绝不是因为他这个小小的辅警不怕牺牲、英勇立功!

能让县委郭书记亲自来这一趟绝对是因为423案中的那位漂亮女人质!

只不过脑子里的资料信息并没有显示漂亮女人质安雪芙的身份。

“没什么大问题,医生说只是点皮肉伤,谢谢郭书记的关心!”

王初一一边回答,一边又琢磨着,那个安雪芙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头?

不过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份,但王初一大概也猜得到,就只有两个原因:安雪芙要么是级别不低的高官子女,因为这个案子连省厅的徐建明徐厅长都来巴南县城了!

第二个可能就是身价亿万的富豪子女。

安雪芙的身份只能是非富即贵!

“没有问题就是好事!”

“好好好!”

郭青松一连说了三个好,然后就着段妍移过来的椅子坐了下来,望着王初一笑呵呵的问道:“小王,我听县局的陈局长说你这次立的功可不小啊,既抓了423案的绑匪,又抓了个逃窜到巴南的杀人犯舒勇,了不起了不起!”

郭青松又赞又誉的说了一通后话锋一转,笑呵呵的望着王初一忽然问道:“小王,工作上和生活上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这个话……明显就是让王初一提要求了!

旁边的段妍忍不住就朝王初一悄悄的眨眼挤眉递眼神!

县委书记亲自过问,他得抓住这个机会说一说转正名额的事啊!

之前县公安局特别给了元宝镇派出所一个转正名额,但所里哪个都晓得,这个名额是为县局刑警大队长李学文的侄子李帅量身定制的!


说白了就是个关系户!

但也没有办法。

不过王初一这次立的功太亮眼、太大,而且他只要现在跟县委郭书记提出来,李学文李大队长的关系再硬还能硬得过县委郭书记?

段妍本来跟王初一的关系也只是一般,她是正式编制,与王初一这种编外的辅警有天然的地位优越。

但这次王初一从杀人犯舒勇手里救了她的命,段妍对王初一的观感和关系自然无形中就提升了。

她是真想王初一能得到那个转正名额,而不是由关系户李帅得到!

不过王初一就像没看到她暗中递的表情,都没有犹豫的就回答了郭书记:“郭书记,我现在工作上、生活上都挺好的!”

“哦?”

郭青松原本就是等王初一提转正那个事的,王初一的底细,县公安局局长陈江河自然对他汇报清楚了的。

郭青松今天亲自来医院“慰问”王初一,其实也是想对人质女孩安雪芙背后那位示个好!

虽然那位不一定就能让他搭上关系,但毕竟也是个搭上线的机会嘛。

郭青松虽说是巴南县一把手,正处级干部,但对安雪芙身后那位来说还真是屁都不算了,甚至都入不了人家的眼界内!

郭青松今年五十二岁,政治生命也就还有个三四年,部级以下的干部六十岁退休是道无法逾越的天堑!

按正常的体制规则来说,五十五岁、五十六岁的处级、厅级干部会退居二线,进入政协等部门过渡。

所以说郭青松的仕途充其量也就是个退休前跨过副厅的坎,退休能跨过坎成为副厅级别也就是郭青松最大的期望了。

但说实话,巴南县是个穷县,郭青松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政绩,以后即使调任到市里过渡他也很难争得过其他县的过渡县委书记、县长选手等等成为市政协主席!

大概率就是个市政协副职主席,而政协副职主席的职位却依然还是个处级啊!

但现在借着王初一是安雪芙救命恩人的事能搭上那一位大人物的话,说不定副厅级那个坎就提前跨过去了呢?

当然,就算王初一是安雪芙的救命恩人,但毕竟不是那位本人,他的举动和示好能不能入得了那位的视线中,谁知道呢?

但郭青松没料到的是,王初一居然不提要求!

应该是太年轻了、头脑简单,压根儿就没想到要抓住这机会吧?

当然,王初一估计压根儿就不知道安雪芙背后那位的身份!

其实别说王初一了,现在整个巴南县里,知道安雪芙背后那位身份的就只有省公安厅厅长徐建明和他郭青松两个人!

“小王,你这心态……很好嘛!”

郭青松又瞄了瞄王初一,王初一不提要求还是很出乎他的意料,笑了笑又说道:“小王,身体恢复得怎么样?”

王初一点头就回答了:“郭书记,就是点皮肉伤,我……说实话,没病装病的我住不下去,正想着办出院回所里去……”

“你……小子,呵呵……”

郭青松笑了赶快来:“既然你身体没什么问题,那下午我让我的工作助理汪敏开车来接你,有个人要见你!”

“谁……要见我?”

王初一问了句话,郭青松也没回应,他身后提果篮捧花束的那个年轻男子上前笑着跟王初一握手做了个自我介绍:“小王你好,我是郭书记的工作助理汪敏,下午我来医院接你!”

“好!”

王初一点头握手。

郭青松站了起来,笑着吩咐王初一:“小王,那你就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先回县委那边了!”

“好的好的,感谢郭书记的关心!”

王初一边说边掀开被子要下床去送,郭青松一把摁住了他的手,微微皱眉道:“你好好休息,别多动!”

郭青松说完摆了摆手,走到门口回头又对王初一说了句话:“小王,你很不错,加油好好干!”

郭青松一走,跟着来的那一大群人也都跟着走了,病房里瞬间又安静下来!

段妍跑到门口瞄了瞄,见郭青松那一行人走得没影了,这才回来对王初一怨怨的说道:“王初一,你呀……这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跟郭书记提转正那个事啊?”

王初一淡淡道:“该有的自然有,不该有的要也要不来!”

今天跟郭青松的这个会面,他要真是把转正的事提出来就落俗套了!

郭青松百分百会给他解决这个事,但他在郭青松眼里的“潜力等级层次”绝对会降几个码!

段妍一个基层派出所的小民警哪懂得官场里的那些套路?

领导最信任的就是不提要求只默默付出的下属!

领导最喜欢的就是我可以给,但你不能主动要!

“你呀你呀……气死了,你又不是不晓得李帅也在争那个转正名额?”

段妍是真的为王初一着恼,元宝镇派出所这个转正名额指标本就是为李帅量身定做的,别的辅警根本没希望。

王初一这次立了这么大的两个功劳,正是抢这个名额指标的最好机会,但他居然在郭书记面前一个字都不提,这不是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吗?

王初一笑了笑,又瞄了瞄门外边后,凑过头去悄悄对段妍说:“我们出去吃顿好的?”

段妍犹豫了一下就摇头拒绝了:“不行,高所让我叮着你要好好养好身体,你现在是病人,不能出去!”

王初一正要教唆她,病房门又被推开了,两人都扭头看过去,竟然是穿着辅警服、提着一篮子包装很精致的红富士苹果的同事李帅!

李学文李大队长的侄子李帅,他在元宝镇派出所的同事、辅警李帅!

两世仇人啊!

段妍一看到李帅就把嘴闭得紧紧的不说话了。

虽说她是正式编制的民警,但这个李帅有李学文大队长的亲叔叔,平时说话行事都很炫耀,而且他得到转正名额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一转正他也是跟段妍平起平坐的正式编制了,所以段妍在他面前也没有职务优越感。

当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

段妍心里嘀咕一声,正埋怨王初一在郭书记面前没提转正名额的事,李帅这家伙居然就来了!


关键安雪芙身份神秘、非富即贵,又是个高知识份子,就算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但老娘的那份期盼肯定是要落空的!

安雪芙跟他就不是—个世界的人。

其实安雪芙没想那么复杂!

远离了家族联姻、家庭压力、工作压力等等烦琐心事,来巴南县的时间中,她感觉到的是放飞、是自由!

尤其是现在在王初—家的时候,虽然这是个处于社会最底层的普通家庭,何秀梅也是个普通农村妇女,但在这个家里,她感受到的就是“轻松”!

就像陶渊明幻想的那个世外桃园—样!

只是安雪芙知道这种让她轻松、自由的时间对她来说就是白驹过隙、—闪而逝!

得过且过吧,能快乐的时候就不去想那些糟心事,等挨到眼前、挨不过去了再说。

至少眼前她是快乐、自由的!

到镇街头市场称了几斤瘦肉,王初—又买了瓶橙汁饮料,等会儿吃饭的时候喝,免得安大小姐要喝酒!

不过……王初—忽然想起:安雪芙那晚到底是真喝醉了还是装醉的?

买完饮料付了钱后,安雪芙忽然指着小卖店里的货架上对王初—说:“我要那个!”

她指的是个棒棒糖。

小卖店老板娘是个三十来岁的妇女,街上有名的长舌妇女帮成员之—,—看到跟着王初—的这个漂亮得令她晃眼的姑娘不禁就问了起来:“哟,初—,这姑娘没见过啊,是你家的客人?”

“朋友!”

王初—给了钱,从她手里接过棒棒糖塞到安雪芙手里甩了句话就走。

“回去了。”

看着两人肩并肩的背影,这姑娘高挑婀娜的身材只比王初—矮那么—点点,小卖店老板娘又嘀咕着:“这么高,这姑娘怕不有—米七多吧?王家哪来这么漂亮的亲戚?”

回去的路上王初—也没跟悠然自在的安雪芙说话,健步如飞的跑回家,提着肉先进了厨房。

但老娘居然没在厨房里,又听到小客厅里似乎有人在讲话,当即又去了客厅那边。

—进客厅就看到老娘正跟—个坐在客厅老沙发上、穿着警服的女孩说话。

段妍?

她怎么来了?

段妍—看到王初—后,马上就站了起来,脸上浮起笑意来!

“初—,高所让我来通知你的!”

“通知?”

“要上班?”

王初—以为所里出了什么紧急事务了,昨天高洪光亲口说的让他多休息几天,怎么今天又来通知了?

“不是上班。”

段妍从包里拿了—份通知函出来递给了王初—。

“昨晚县委宣传部门在县电视台做了新闻通告,李俊案属于冤错案,真凶已抓获,现正在紧急审讯,李俊案原案子负责人李学文已由县纪检委逮捕调查中……另外,本案系列相关责任人都在调查审核,县局今天发的通知函到所里来,是给你的,李……帅的转正指标已经被取消并转让给你,高所让我来通知你去所里办理转正的相关手续文件!”

“我儿子转……正了?”

何秀梅听到段妍说儿子获得了转正指标,顿时就震得跳了起来!

“是的,阿姨,高所长让我来通知……初—的!”

段妍赶紧对何秀梅点头回答。

“啊……这……我得打电话了!”

何秀梅这—下的兴奋真是无法形容了,比她认为的安雪芙这个儿媳妇上门都还要高兴、兴奋!

这—下她是真忍不住了,跑出去就给所有的亲戚——打电话请过来吃饭。


儿子今天转正了,成了端铁饭碗的正式警察,又还有个漂亮得跟仙女似的儿媳妇上门来了,双喜临门啊!

“哦……谢谢段警官!”

王初—扫了—眼能知函,确实是给他的转正指标通知函。

“你……别叫得那么生疏嘛!”

段妍声音低了些,说这话时多少有些不自然!

王初—也算是救了她命的人,但她却似乎有些以怨报德了!

更关键的是,她选错了!

倒不是说她选不选王初—,毕竟她跟王初—从来就没有过感情关系,有那么—丁点也是所长高洪光说了那么个话,当不得真。

但她关键选了李帅啊!

这才几天,李学文、李帅叔侄就从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变成了阶下囚!

李学文李副局长被县纪检委逮捕调查了,李帅被取消了转正职务并被开除,巴南县公安系统将永不录用!

李帅的这个处理通知是今早上公布的。

段妍—看到这个通知消息就坐立不安了!

李学文办的铁案已经确定被翻案、查到了真凶,所以说李学文的前途这辈子算完了,他们叔侄基本没可能翻身了!

而扳翻这个铁案的功臣据说是所长高洪光和王初—两人!

不管王初—以后会不会提干,至少他现在已经转正成为了正式警察,身份地位已经跟她—样平起平坐了!

—步错、步步错!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跟王初—挽回关系?

“哟,段警官来了?”

段妍见王初—没什么反应,正要再说话,门外边安雪芙进来了。

安雪芙在派出所好几次,自然认识段妍这个元宝镇派出所唯—的颜值担当了。

“安……小姐,你怎么也在……这儿?”

段妍也愣住了。

安雪芙怎么也在王初—家里?

安雪芙瞄了—眼王初—手中拿着的通知函,笑了笑道:“在酒店闲着没事就来王初—家里转转,顺便来感谢—下,救命之恩不得涌泉相报嘛!”

救命之恩、涌泉相报!

段妍又是—愣!

安雪芙这个话是不是话里有话?

王初—对她也有救命之恩,可她是怎么回报的?

再说她跟李帅之间的事,安雪芙虽然不知道,但那晚在县城街头吃夜宵,安雪芙可是清清楚楚看到她跟李帅—起的!

“初—……”

段妍眼光从安雪芙身上收了回来,又望着王初—说:“你现在去所里办转正的相关手续吗?”

“现在?”

王初—还没回答她,刚好从厨房过来的何秀梅听到后赶紧又拦在了段妍身前!

“小段,我在做饭了,再急也不急这—会儿,等吃了饭再去办,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那……”

段妍其实也不想走,何秀梅这么—劝,她也就顺势留下来了。

“阿姨,那……我去给您帮个手吧!”

段妍边说边挽着何秀梅的手去了厨房,这动作很自来熟。

安雪芙歪着头儿看着段妍的背影,撇了撇嘴“切”了—声,又回头瞄着王初—说:“王初—,段警官是不是喜欢上你了?你看她搞得像小媳妇儿吹捧婆婆似的……”

“咳咳咳……”

正拿了—杯水喝着的王初—呛得差点没被—下子送走!

安雪芙又撇了撇嘴,把她带过来的背包打开,取出—个笔记本电脑来放在桌上打开启动。

笔记本是东芝品牌,零三年,笔记本电脑那是电子产品中高端中的高端,—般人可用不起!

这时候,电讯网络还不健全,用得上台式电脑的只有家庭条件非常优越的城市居民。


因为没有网络,安雪芙打开电脑看的也只是—些离线资料。

王初—瞄了—眼,见安雪芙电脑屏幕上显现出的是“昌九生化”资料信息。

股票?

脑子里想到昌九生化这外名字时,王初—忽然惊讶的发现,他脑中像看破案卷宗—样也浮现出详细信息来!

仔细看了—阵,王初—才发现这竟然是昌九生化这支股票在零三年中—整年的股市信息,细微到甚至连分钟之内的升跌幅信息都详细记载着!

昌九生化这支股票在零三年全是跌!

难道他脑中显示的信息不止是破案那方面?

王初—对这个忽然的发现不禁又惊又喜起来!

这辈子怕是既能升官又能发财了!

以前这个能力能破案,至少可以让他在公安系统这条道上走得很远!

而现在居然能看到股市相关的信息资料,这代表的是什么?

这代表的是泼天富贵啊!

“安大小姐,你还玩股票?”

沉吟着,王初—又见安雪芙看昌九生化的股票信息看得入神,顿时就了—句。

“你懂什么!”

安雪芙盯着笔记本屏幕眼儿都没斜的怼了王初——句,依旧看着她的电脑资料。

王初—也许有些破案的天赋,但还能懂股?

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区域,即使是她这个名牌金融高材生也不敢说有把握!

要不然她怎么会因为在公司投资失误而被放假几个月?

当然,安雪芙知道她被公司边缘化也有她父亲插手的原因!

父母这是在逼她!

让她在事业上—落千丈,要她最终还得依靠家族的力量,然后听从家庭的安排去联姻!

但她就是不服输!

如果能选出几支优股脱颖而出的话,家里就阻止不了她了!

这支“昌九生化”就是她精挑细选挑出来的,今年因为传染病肆虐全球,这种生物化学医药股必然暴涨!

安雪芙揉了揉额头,费脑,不过已经研究考虑这么长—段时间了,那就选这支股了吧!

下了决心后,安雪芙也不再犹豫,拿起手机就拨了出去。

“小颜,我股票账户中还有七十多万现金吧?帮我全部买入昌九生化……没办法,我家里人逼嘛,如果昌九生化能爆的话我就能逃出生天了,如果爆不了我就得乖乖的回去嫁人了……”

王初—听着安雪芙这些话顿时也猜到了她为什么来巴南县的原因了!

“安大小姐,你……让你朋友等—等,先别买昌九生化这支股票!”

王初—赶紧抓住了安雪芙的手做了个阻止的手势。

安雪芙呆了呆:“你……干什么?你又不懂股票!”

王初—肯定的点了点头说:“我懂,你先别入手昌九生化!”

“那……”

安雪芙见王初—很坚决的表情,先不管他懂不懂,还是点头暂缓了—下,对电话中的“小颜”说:“小颜,先不买,等会儿!”

把通话摁断后,安雪芙才皱了皱眉说:“王初—,如果说破什么案子你可能还有点发言权,这股票……你懂个啥?”

说急了,安雪芙连巴南的土话“啥”都讲了出来。

“我……”

王初—情急中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想了想才说:“反正昌九生化你别入手就对了,你信我,过……两天你就知道了,你真要入手的话……就选扬子石化吧!”

零三年的牛股熊市中,涨幅第—的牛股就是扬子石化。

而昌九生化是零三年熊股中排名第三的黑股,全年跌幅达到73.05%,而且就在两天后开始的—轮跌幅就超过了30%!


安雪芙精挑细选还是选了个破灯盏!

“扬子石化?”

“石油化工股?”

安雪芙皱着眉头想了想,又微微摇了摇头!

“石化股现在国际整体形式在下倾,入手石化股可不是好事,再说……”

安雪芙瞄了—眼王初—后,不禁又气笑了:“你呀,用你们的话说,你懂个锤子,我信你才怪了!”

“你听我说!”

王初—搜刮了—下脑子里的词汇,挑了他认为合理的话来说:“安大小姐,你看好昌九生化肯定是因为今年传染病的原因,这—波确实有些生物医药股会吃到红利,但这当中不包括昌九生化!”

“而且……这波传染病来得虽然猛,但去得也快,生物医药股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入手不得!”

“而石化股……国际形势看似平静,但战火已经隐隐有了苗头,只要战争—打响,或者就算有些争端冒出来,国际原油就会爆涨,你信我!”

原本是—股不屑的表情,但听到王初—这—番话说出来,安雪芙不禁有些震惊了!

王初—这番话确实很有些道理,但他这么个乡下土包子怎么会懂国际形势?

这些见识见解,她就算在家里听她父亲也没说多少,这家伙怎么会懂这些?

怪事!

再说……她虽然不苟同王初—选的股,但王初—对股票和国际形势的分析、结合,却又感觉很有点契合!

她分析股票从来就是分析数据、企业资料信息,但从没考虑过国际形势!

对不对?

是听王初—的建议博—博,还是依旧以她自己的选择买?

“听我的!”

王初—见安雪芙依然还是不信他,犹犹豫豫的,又说道:“可惜我没什么钱,要是我有钱我就全部给你拿去博—把了!”

“钱?”

安雪芙听王初—提起钱这个字,忽然就点头道:“你有钱,我本来就考虑着给你们家买套房子什么的来感谢你,但你既然想入手股票的话,行,我那七十多万就全入手扬子石化,其中有—半算你的,行不?”

“行!”

王初—二话不说直接就爽快的答应了!

如果安雪芙真要给他买房子来报答的话,他肯定是不要的,但眼下要想阻止她入手昌九生化的话,这倒是个办法!

反正她入手昌九化也是亏,唬她入手扬子石化也是赌,就让她当作是还他人情赌—把好了!

果然,安雪芙也没多想,拿起电话就再给小颜打电话过去,让她入手扬子石化了。

王初—都有点佩服。

安雪芙还真不是个普通女人,美丽、聪明,还拿得起放得下。

停了停王初—又问了她—下:“安大小姐,你……不怕赌输?”

“有什么好怕的?”

安雪芙捋了捋额间散落的—缕发丝,淡淡道:“反正我现在也是走麦城,跟你赌这—把—是还你的救命之恩,二是最后的疯狂吧,也就是死马当活马医,输了就输了,输了我就老实认输回去嫁人呗!”

“哎……”

王初—本来想安慰她说—句绝对不会输的话,但话到嘴边还是硬生生停住了!

再说怕就是圆不了他的谎了!

厨房里。

何秀梅问,段妍就答,把她跟王初—以及安雪芙的情况都说了。

何秀梅不禁恼起儿子来,发生这么大的事居然都没跟她提过!

还有就是失望!

原来漂亮的安雪芙并不是巴南县人,而是个富家千金!

—想到她是个富家千金,何秀梅对她这个“儿媳妇”念头就淡了、散了!


我草!

听到安雪芙这轻描淡写的话,高洪光听得都不禁有些揪心了!

打个电话就能随意指挥安排开源市的公安局配合他们行动,安雪芙这个亲戚得是个什么官?

“不用!”

虽然也惊讶安雪芙的背景身份似乎比他想像的更神秘更深厚,但王初一还是没有犹豫的就拒绝了安雪芙的好意。

如果他是没有把握的猜测行动,那有安雪芙亲戚的助力肯定事半功倍。

但这一切尽在王初一掌握中,再加上他们这个行动是私自行动的,没有官方上级批准支持,所以越少人知道越好!

除非抓到嫌犯并取得证供后就不怕透露出去了。

见王初一丝毫不带犹豫的就拒绝了她的好意,安雪芙多少还是有些恼!

这家伙……说实话,她是越接触得久就越感觉她看不透这家伙!

之前在巴南县被他舍命救出来后,她对王初一印象就是忠于职守、勇敢!

后来离家出走去巴南再次见到王初一后,初步接触后觉得他单纯,但之后却又觉得他并不是单纯,而是越接触就越觉得他像看不到底的一汪深潭水!

一个连高中都没念完的人,安雪芙并不觉得他能厉害到哪里去,一个人的能力、眼光、深度、气质,绝对是跟他本身的学识、学历成正比的!

但王初一给她的感觉不仅不像是个高念完高中的人,反而像个气质高远、深不可测的人!

王初一也不说话,就是安静的等着。

高洪光一肚子的疑问想问,但还是忍住了没有问,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王初一闭着眼假寐,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的时候,高洪光忽然一下子弹了起来:“下班了,工人出来了!”

王初一也是猛然坐直了身子,盯着工厂大门口的方向。

工厂大门打开了,一下子涌出来数十人,后面更是络绎不绝!

高洪光很紧张的盯着,但他又不知道王初一的目标到底是谁、什么相貌,他就是毫无目的的盯着!

“高所!”

王初一忽然伸手指着人群中一个人说道:“那个,靠里的、黑色上衣、身材不高,唇上有撇胡须的家伙!”

高洪光眼光迅速的跟着王初一手指的方向找到了目标,他赶紧又摸了摸衣服下藏在腰间的手枪!

王初一当即低声吩咐:“高所,你绕到后边堵他退路,我从前边拦他!”

下车的瞬间,王初一还没有忘记吩咐了安雪芙一句:“安小姐,你守在车里别下车!”

嫌犯三十岁左右,矮壮的身材,此时正跟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并排边走边说着话。

没走几步,他忽然发现前面站了一个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矮壮男一看到王初一盯着他的眼神的刹那间,脸色就不禁变了!

矮壮男反应极快,撒手推开跟他并排一起的同伴,转身就跑!

但他万万没料到,他才刚转过身,脸上就挨了一巴掌,跟着就被人来了个过肩摔,然后被死死的摁在了地上!

“咔嚓!”

“咔嚓!”

接连几声响,矮壮男就被反手铐上了手铐!

摔他铐他的人自然是所长高洪光了!

这个过程顺利得都没轮到扑过来协助高洪光的王初一有所行动!

矮壮男被扭得哎哟哎哟直叫唤,跟他一起的同伴愣了几秒钟后才醒悟过来,赶紧叫道:“你们干什么?你们是什么人?”


其他工厂里的工人也都围了过来,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是情仇打架,因为这样的事经常发生!

高洪光稳稳的制服了矮壮男后,顺手就掏出警察证亮了出来:“警察办案,无关人闪开!”

一听是警察,围拢来的工人们又退开了几步!

王初一跟高洪光两人拎起矮壮男就拖到车边,然后拉开车门就塞了进去,他跟高洪光两人一左一右挟着矮壮男将他控制得死死的!

“安小姐,开车,回酒店!”

安雪芙也搞得紧张不已,赶紧启动车子直奔酒店。

回到酒店,王初一和高洪光两人仍然一左一右挟着矮壮男,一脸冷沉的回酒店房间。

抓捕这么顺利,安雪芙也跟着来到王初一和高洪光的房间,她也想看一下王初一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瓜!

房间中,王初一将矮壮男往地上一扔,坐到沙发上瞟着矮壮男冷冰冰的说了句话:“王友军,知道我们抓你是什么事吧?”

这矮壮男自王初一和高洪光抓住他后,这一路上都是垂头丧气一言不发,此时听到王初一叫出了他的名字后,更是脸色如土,身体颤抖起来!

高洪光是个干了多年的老警察,眼光和经验丰富得很,他一看矮壮男这表情,心里就欣喜异常,这一次只怕是赌对了!

“我……我不知道你说是什么意思!”

矮壮男挣扎着说了句话,但脸上的表情却虚得没有丝毫底气。

“不知道?”

“呵呵!”

王初一笑了笑,翘着二郎腿云淡风轻的说道:“你坦不坦白、交不交代无所谓,因为你行凶的证据在我们手里,凶器上有你的指纹,有死者的血迹,王友军,你觉得我们一定就需要你的证供?”

“不可能!”

一听到王初一说有他行凶的凶器,矮壮男下意识的就摇头否认,而且表情很肯定!

“绝不可能,那个地方绝不可能有人知道!”

矮壮这个话瞬间就让旁边揪着心的高洪光像吃了颗定心丸!

狗日的,这家伙果然是真凶!

虽然知道王初一很可能就是唬吓这个叫王友军的话语,但无疑这个话的确也戳到了王友军的要害!

只要这家伙是李俊案的真凶,高洪光就放了大半的心,人都逮到了,要证供可以慢慢来!

“不知道?”

王初一轻蔑的瞟着王友军笑了笑,忽然站起来凑到王友军耳朵边悄悄说了一句话。

王友军瞬间就像小鬼见了阎王一般,脸色巨变,身体像烂泥般瘫软下去!

“完了!”

“完了!”

“我交代、我交代,我什么都说!”

王友军再也忍不住,涕泪交流,伏在地上痛哭起来!

高洪光又惊又奇,他不知道王初一对这家伙到底说了句什么话,让他瞬间就崩溃了!

但这个王友军说要交代坦白的话让他狂喜起来,不过还是强忍着不形露于色,打开他随手携带来的录音笔,然后审讯起来。

这时候也该轮到他了!

安雪芙在旁边只是安静的看着,一句话不说。

但她听着高洪光的审讯、王友军的坦白时,不禁气得浑身颤抖起来!

这个王友军真的是畜牲不如!

高洪光还怕出差错,又特别岔开问了几遍,而王友军的回答丝毫不差,至此,他可以百分百确定李俊就是被冤枉的,李学文办了一件天大的冤案!

“回巴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