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农门哑女我靠系统振兴种田业

农门哑女我靠系统振兴种田业

乔木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小职员乔娇,本来在收集信息,却没想到再睁眼时,竟然穿越了,开局就被当作哑奴卖掉的她,拼命反抗,保命要紧,好在危险时刻被隔壁村的猎户少年付路救下,两人阴差阳错结了婚,自此,带有商城兑换空间的乔娇,开启了发家致富模式,带着猎户丈夫奔小康……

主角:乔娇,付路   更新:2022-07-16 03: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娇,付路 的女频言情小说《农门哑女我靠系统振兴种田业》,由网络作家“乔木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小职员乔娇,本来在收集信息,却没想到再睁眼时,竟然穿越了,开局就被当作哑奴卖掉的她,拼命反抗,保命要紧,好在危险时刻被隔壁村的猎户少年付路救下,两人阴差阳错结了婚,自此,带有商城兑换空间的乔娇,开启了发家致富模式,带着猎户丈夫奔小康……

《农门哑女我靠系统振兴种田业》精彩片段

“你们确定这孩子要卖成哑奴?要知道,哑奴可是最低等次的……”

人伢子脸上带着一丝惊讶和犹疑,他做这行不少年头了,卖孩子的不少,但要把孩子卖成哑奴的,还是第一次遇到。

“老爷,放心,这孩子最老实本分了,手脚勤快,买了绝对不亏!”

“对对对,别说哑奴了,只要三十两的价不变,再脏再苦也是这孩子的命!”

“好吧,哑奴的价自然不会变,这是哑药,灌下去就行。”

“这就好,老爷,我们来,我们来……”

喉咙流过一股清凉,紧接着乔娇便感到喉咙火辣辣的疼。

一阵接一阵的,连带着令人作呕的声音一同让乔娇意识逐渐清醒过来。

满目疮痍,破败不堪的木门,地上到处是泥巴和腐烂的野菜,就连抓住她的一对夫妻,身上的衣服都是烂的。

张了张嘴,喉咙如同刀割一般,发不出任何的声响。

她不是应该在桌案前处理收集的人事信息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乔娇的脑袋昏沉沉的,喉咙的刺痛让她很难分出心思去思考自己的处境。

“行,让孩子画个押,人我就带走了,这是哑奴的三十两,以后这孩子就与你们没有关系了。”

“对,没关系,我们这就画押。”

交谈的声音吸引了乔娇的注意力,什么哑奴?

还没彻底反应过来,就看到拽着她右边手的中年男子,拿起她的食指,蘸了点印泥,准备往泛黄的纸上按。

她要被卖成哑奴吗?听起来就不是件好事,不行,她不能被卖。

乔娇自以为是剧烈的挣扎,但没有力气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在两夫妻的眼中,不过是轻微的抖动罢了。

头好痛,喉咙也好痛,就连身体都沉重的不行,眼看着手指就要落在纸上,乔娇用力的咬了自己的下唇,感受着口腔里的血腥味,食指终于被她给缩了起来。

“啪!”

男人毫不留情的巴掌,打得乔娇越发头昏脑胀。

“还敢收手,老子告诉你,老子养你十几年可不是白养的!不卖也得卖!”

“娇儿,乖,别闹了,你难道希望我们一家人都被饿死吗?你弟弟还那么小,你放心,做哑奴不会怎么样的,有吃的有穿的,比这里生活好多了。”

乔娇被恶心的胆汁都要吐出来了,却没有丝毫力气挣扎,视线越发的模糊,感受着手指落在纸张上的触觉,她真的成了哑奴了……

“等等,这个人,我买了!”

一道喘着粗气的男声传了过来,明明不是那么悦耳,在乔娇心中,却是如此的温柔和闪亮。

迷迷糊糊中,乔娇都没来得及看清楚来人的脸庞,就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

等乔娇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日早上了,公鸡敬业的开始了起床服务。

若不是透着微光,她很清楚的看到周围木头的建筑,木头做的家具,想必她会认为之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更别提她居然真的成了个哑巴!

“嗯……”等等,她的声音!她居然可以发声?!

乔娇猛地坐起来,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已经没有刺痛的感觉。

经过几番测试,她发现现在只能简短的发出不明的字节,但具体的话语还是说不出来的。

颓废的砸了下床,她可是现代的金牌猎头,现在却在这破败的小木屋里,成了个不知被谁买了的哑奴?!

天啊!为什么别人穿越,不是公主就是王妃,还带有数不清的金手指,而她,连平民都不是!

更要了老命的是,她没有任何原主的记忆,只能寄希望于买了她的人不了解原主了,她可不想接受古代封建迷信的洗礼!

“咯吱”

木门被轻轻推开,乔娇看着一位陌生的青年男子自然的走了进来。

说是男子都有些不恰当,应该是少年才对,估摸着也就十五六岁,身着干净利落的劲装,通过显露出来的肌肉不难判断出是位练家子,若是单看脸蛋,反倒有种贵公子的气质。

乔娇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喉咙,示意不能说话。

“拿去,我已经按照你说的,拿出三十两赎下你了,日后别再缠着我了。”少年递过来一张纸,是乔娇之前按下的卖身契。

少年的态度并不好,甚至还带着厌恶与不耐烦。

老实说,她对少年还是很有好感的,毕竟是拯救她于水火当中的人。

可少年这个态度,完全是讨厌她啊,又为何要来赎她的卖身契呢?

不管了,乔娇看着手中的卖身契,心里松了口气,她没记错的话,古代进了奴籍,再想入良籍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现在能阻止自己进奴籍,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嗯嗯……”乔娇起身,对着少年鞠了一躬,表示自己的感谢。

少年,也就是付路,奇怪的看了一眼乔娇,心里有些意外,却没有搭理乔娇。

乔娇尴尬的笑笑,但心里没有怪少年,她很明白,少年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尤其是看到少年因为她的鞠躬,耳朵居然隐隐泛红之后。

她好歹是金牌猎头啊,做这行的这点眼力劲都没有,该有多失败啊!

“嘶……”头突然痛了起来,乔娇看着脑海里时不时闪现的画面,恨不得立刻消失在少年的眼前!

少年是原主村子隔壁付家村的猎户付路,跟着个老猎户相依为命,原主有次摔倒被付路扶了下,就对其芳心暗许。

本来是件好事,可原主做了什么?

不仅设计让付路误会是原主救了他,最主要是还被发现了!

后面在得知自己要被父母卖了换银两,挟‘恩’逼迫付路去赚银两把她买回来做媳妇!

怪不得付路态度不好,可不嘛,这几顿骚操作下来,付路愿意花银子赎她,都是他自个品德高尚!

唯一该庆幸的是,付路因为厌恶原主,没有真的买原主做媳妇……啊不对,她现在该怎么办?

“付路!不好啦,老罗他在山上摔倒了!”

突然,门外一道焦急的叫声打断了乔娇的尴尬。

付路一听,脸色瞬间变了,立马摔门而出。

乔娇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老罗就是和付路相依为命的老猎户啊!


乔娇在屋里踌躇了片刻,还是跟着跑了出去。

到山上的时候,付路刚背上老罗,旁边还有个猎户模样的男子,估摸着是刚刚通知消息的人,乔娇连忙走过去帮付路扶着。

“这就是你买的娘子?看起来还不错嘛!”男子,也就是付杰打量了下乔娇,挑眉夸赞着。

乔娇:!!

什么娘子?!

乔娇勉强笑了笑后低下头,希望付路能说点什么打破这个尴尬的话题。

“嗯,杰子,你帮我去找个大夫过来。”付路头也不抬地说道,声音有些低沉。

付杰一听,应了一声,转头就往山下跑去。

乔娇下意识松了口气,拍了拍有些莫名发热的脸颊,不敢看向付路,眼睛四处飘忽着。

嗯?

眯了眯眼眸,乔娇停下了脚步,弯腰拾起有些眼熟的椭圆形植物。

偏土黄色,块茎状,没有绿叶,抬手转了转,如果她没有认错的话,这是天麻!

叮——检测到关键词,系统绑定中!

叮——绑定成功,发放宿主新手奖励:隶朝的文字运用。

叮——发放成功,请宿主积极完成任务。

乔娇愣在原地,手中的天麻掉在了地上都没有去在意,看着眼前熟悉的界面,瞳孔猛地缩小。

“傻站着做什么?还不跟上?!”付路发现身后没了人,冷声提醒着,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小心被狼抓了,我可不会救你!”

乔娇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抬步跟上前去,还不忘捡起掉落的天麻。

一路无话,到了屋子里,付路小心地将陷入昏迷的老罗放在床上。

这时付杰也带了大夫着急忙慌地赶了过来,大夫被放下的时候不停地拍着胸口。

这年头,给别人看个病,自己都得折腾半条命!

几人都围在老罗身边,唯有乔娇一脸恍惚地站在一旁。

好在也没人主意到她,才让她有时间去接受和了解这个所谓的系统。

只是越了解,乔娇就觉得越熟悉,这不就是她之前最爱玩的一个囤积游戏的界面吗?!

这款囤积游戏是一种领土基建游戏,在游戏中获取各种各样的物资来创建自己的领土,并让自己的领土开始运行起来。

类似于一个新城市的建立、开发、运行,而她,就是城主。

只是没有想到,这游戏现在居然会以这种形式出现在她的面前!

乔娇下意识的开始点击系统界面上的背包按钮,满脸的期待,如果她在游戏积累的都能出现在这里,那……

?!好家伙!

期待戛然而止,乔娇看着一片灰黑色的格子,以及最顶端硕大的几个字:没有达到兑换条件,请宿主继续努力!

点击查看兑换条件。

——请宿主积极完成相关任务,获得对应的积分,累计到一定数目可兑换相应的物品。

(注:任务需要宿主自行开启,方式请参考系统绑定条件。)

等乔娇看了括号里的注释后,彻底的沉默了。

老实说,她不知道绑定条件是什么……

可惜系统没有再给任何有用的信息,乔娇只好遗憾地将系统收了起来。

“还好及时,不然这腿怕是就这么废了。”一旁老大夫也终于结束了诊断,扶了扶发白的胡子,摇头说道。

“我给你开几副药,每天敷上一副,坚持个把月就行。”

付路接过药,迟疑片刻说道:“药钱能过几天给吗?”

老大夫诧异地看了眼付路,又望了望一旁的乔娇,恍然地点点头。

“老夫明白,过几天送到医馆便是。”

乔娇:??您明白了什么?

老大夫对着乔娇笑了笑,好脾气地收拾着药箱,晃晃悠悠地往外走去。

付杰看了看渐暗的天色,担心大夫走会出事,陪着一同出去。

等人都离开,乔娇嘴巴张了张,声音还没发出,就看到付路沉默地将老罗被子掖了掖,转身拿起一旁挂着的弓箭。

“在家好好呆着。”

砸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就往外走。

乔娇抿了抿唇,握紧了手中的天麻,疾步跟上去,一把抓住付路的手臂。

“放开!”

付路甩开乔娇的手,不想乔娇再次抓住了他,猛地怒喝道。

靠着几丝黯淡的光线,付路眼眶周围的红色,被乔娇看得一清二楚。

怔了一瞬,乔娇举起手中的天麻,示意付路看着。

‘这个,可以换钱!’

乔娇努力地用肢体语言,配合着她那没有意义的音节,试图让付路明白她的意思。

只见付路皱了皱眉头,情绪逐渐恢复平静,深深吐出一口气,好声好气地说道:“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打哑谜,我现在需要上山打猎,有什么事,回来再说!”

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付路说这么多话,可乔娇却没有心思了。

有些无措地垂下眼皮,遮住眼里的难过,抬手抚摸了下喉咙,神色莫名。

“……你到底要说什么?”付路不知道怎么地,看着乔娇眼里的光亮变得黯淡,迟疑地询问道。

乔娇有些诧异地抬眸,随即笑了笑,又用肢体语言试了一次。

“这个东西,又没有用,你要它?”付路总算是接过天麻,一脸奇怪,这东西他再山上见得可不少,没见有什么用。

乔娇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脑子里开始思考日后该如何和付路沟通。

余光瞟到架子上孤零零的两本书,眼神猛地亮了亮。

迅速地将书拿到手,随意地翻了翻,里面的字她都认识!

突然想起之前的新手奖励,乔娇不由笑了笑,天无绝人之路啊!

埋头从书中找到‘银子’二字,指了指付路手中的天麻,又指了指书里的‘银子’。

“你是说,这个能换银子?”付路试探着询问着。

乔娇猛地点头,天哪,还好这家伙认识字,以后沟通可算是有保障了!

美滋滋的将书又翻了翻,找到‘药材’二字,指给付路看。

看着付路沉默地点点头,更加高兴了,她第一次如此感谢那个狗系统送的新手奖励!

“乔娇,你什么时候会识字的?”冷不丁的,付路的质问突然响在了乔娇耳旁。

“以及,你又如何认识这个所谓的……药材?”

乔娇抬头对上付路微眯的星眸,感受到无形的压力,喉咙不由动了动。

糟了,她应该怎么解释?!


乔娇不自在的动了动头,手不自觉的翻着手中的书,企图用装死来糊弄过去,却小心地用着余光瞟付路的反应。

只见付路沉默了片刻,转身便要离开。

乔娇猛地伸手抓住付路的衣角,目光依然不敢与之对视着。

一声轻叹在她的头上响起,随即乔娇便感觉自己的手被紧紧拉着,被迫往外面走去。

“唔唔唔!”去干嘛?!

乔娇不安地挣扎着,毕竟付路也算是很了解原主了,现在她又暴露了识字这件事,不用想都知道她有问题。

见付路并不理会她,只是沉默地带着她往外面走,乔娇再也忍不住了,抬起付路的手臂,张嘴狠狠地咬了下去!

付路吃痛,手指不受控制地放开,乔娇借机逃脱了出来。

并且一把从付路手里夺回天麻,一脸不爽地瞪着付路。

‘不说去干什么,我是不会走的!’乔娇胡乱的比划一通,也顾不得付路看不看得懂,气鼓鼓地往门口一坐。

看着手里捏着的天麻,乔娇不由开始思考自己如果离开付家,要如何靠天麻获取第一桶金。

“叮——检测到关键字,开启回收功能,即将现实物品废物回收,可给予宿主相应的金银。(每日只可使用三次)”

乔娇猛地愣住,她怎么又触发了关键字?

难道关键字是天麻?

在心里又使劲想了想天麻,系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有刚刚出现的一行字微微闪烁了一下,就像是在嘲讽一般。

“……”

行吧,乔娇抹了把脸,瞬间将付路抛之脑后,刚打算仔细研究下这个新出炉的功能,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动静。

付路神色一动,抬步便冲了进去,随后隐隐约约传来屋内的交谈声。

抿了抿唇,乔娇扭了下头,不准备进屋,她现在只想研究功能,一旦有了银子,她就跑路!

莫名想起这系统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乔娇摩擦了下天麻,果断将其一分为二,这才点击开启回收功能。

“叮——检测到开启条件,系统自动生成查探功能(每天只可用三次:剩余3次)”

“叮——查探物品,正在进行搜索评估中……”

乔娇听着系统提示音,还以为自己想多了,刚准备松口气,就看到右手中的天麻闪了闪,消失不见了!

“叮——天麻,植物,可用药,成熟度2星,珍贵度1星,可兑换金银:1铜(注:满星10星,此物勉强可以开启查探条件,查探功能剩余2次)。”

乔娇简直要被这不要脸的系统给气笑了!

不仅开启查探功能要给东西,而且这查探出来的金银,才1铜?!

她可是从原主记忆里知道物价的,1两就是500铜啊,可系统也太扣了吧!

按照这算法,她如果和系统换银子的话,性价比是极低的,完全划不来的!

而且这得需要多少天麻?一天又只能查探三次……

果断将这个方法给排除,乔娇又愁眉苦脸了起来,看来跑路是别想跑了,只能再赖在付路身边一段时间了。

敛了敛神色,乔娇站起身悄摸着往屋内走去。

付路和老罗看样子聊的差不多了,一听到动静就看了过来。

乔娇连忙扬起笑脸,试图让老罗接受她的存在。

老罗也慈祥地回了个笑,用手轻轻拍了拍付路。

付路眉头紧锁,带着一脸的不情愿,从旁边拿起一个箩筐。

“走吧,不是要去山上摘天麻吗?”付路冷冷地瞥了一眼乔娇。

??

乔娇一脸黑人问号脸,大哥,她什么时候说了这话?!

可付路压根就没再看乔娇,也没有丝毫停留。

不得已,乔娇只好疾步跟上付路的步伐,心里却憋屈的很!

不行,她必须要扳回一局,这天麻还是她找到的,付路就这态度?!

还好她早有准备,乔娇从兜里掏出自己藏起来的两本书,给付路看她之前就翻好的几个字。

“天麻必须全根拔起,一有失误就不值银子!”

付路眯着眼睛看完这几个字,将信将疑地看向乔娇。

“你确定?”

乔娇重重地点了点头,圆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一脸天真和诚恳。

还指了指手中的半块天麻,摇了摇头表示不值钱,往门口无所谓的一放。

付路也没说信还是不信,但到了山上,还是按照乔娇告诉他的,一整根一整根的摘取。

因为乔娇力气不够,所以付路没有让她做。

但她也没有闲着,今天已经很晚了,剩下的两次探查并不打算浪费。

四处搜寻了下,对着自己有些熟悉却又不认识的植物点了点查探。

好在是背对着付路,再加上天色的遮掩,所以付路看不到地上植物的突然消失。

“叮——马苋菜,野菜的一种,可食用,具有抗菌、抗老功能,珍贵度0星,可兑换金银:0.5铜。”

“叮——灰灰菜,野菜的一种,可食用,可药用,珍贵度0.5星,可兑换金银:1铜。”

虽然0.5铜那个不是一般的低,但她真的觉得习惯了呢!

内心吐槽了一波后,乔娇默默地将两种可食用的野菜给摘了不少。

这几天的菜有着落了,她可是提前看了,付路家里的食物,除了黑大豆和一些蔬菜,就什么都没有了……

也让乔娇深刻意识到,他们是真的穷,而自己可能就是导致他们穷的罪魁祸首!

默默摸了下自己兜里的赎身契,乔娇心里的憋屈和不满,逐渐消散了不少。

看着付路还在辛苦摘天麻的背影,莫名地还有些愧疚。

刚想做些什么,就看到付路结束了手中的工作站了起来,看了看她手中的野菜,冷笑一声说道:“你以前是卖菜的?!”

!!

乔娇眼睛瞪得老圆,看着付路这面目可憎的模样,气的将手中的野菜都放进付路的箩筐里,头也不回往山下走。

她要回去睡觉了,就让这个家伙一个人待在山上吧!

乔娇发誓,自己再对这个混蛋愧疚一下,她就是白痴!

付路没有阻止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抬头望了望天色,沉下心来继续处理天麻。

直到天微微亮,付路才彻底停下动作,背着箩筐往山下走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