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都市最强奶爸宁轩辕

都市最强奶爸宁轩辕

少司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如今的宁轩辕,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人宰割的软弱小子,经过了五年的南征北战,他带领将士们使得天下太平。一切尘埃落定,只等封官进爵,可是在此时,宁轩辕却放弃了一身荣耀,选择回归都市。纵使将士们百般不解,他也不曾动摇这个决定,因为在家乡,有他挚爱的妻女……

主角:宁轩辕,秦雪柔   更新:2022-07-16 05: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轩辕,秦雪柔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最强奶爸宁轩辕》,由网络作家“少司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如今的宁轩辕,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任人宰割的软弱小子,经过了五年的南征北战,他带领将士们使得天下太平。一切尘埃落定,只等封官进爵,可是在此时,宁轩辕却放弃了一身荣耀,选择回归都市。纵使将士们百般不解,他也不曾动摇这个决定,因为在家乡,有他挚爱的妻女……

《都市最强奶爸宁轩辕》精彩片段

"龙主,您五年来南征北战,终于让蛮夷各国签订城下之约,如今神州安定,天下太平,您为何要返回故土?"

"龙主,国首召集我等回京庆功,此次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聚,您……真的不打算跟我们一起回去接受封赏吗?"

"龙主,你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又何必为了儿女情长,放弃万里河山?"

寒冬,凉风如刀。

雪花飘零的海面上,数以百计的战舰凯旋而归。

战舰上,九星龙旗在寒风中狂舞,龙旗之下,身穿九星战袍的宁轩辕负手而立,目视前方。

身后,八大战神排成一列,目光尽数落在宁轩辕的背影上。

看着跪在地上的下属,宁轩辕神色平静,却未有丝毫动容!

北国八年,宁轩辕声威盖世,以一人之力,镇压关外百国。

华夏建国数百载,英豪无数,可赐予龙主封号者,唯宁轩辕一人而已!

"边境战事已经平息,六国盟军死伤惨重,十年之内,应该都不会侵犯我夏国领土!我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也是时候见见我的家人了!"

宁轩辕目光唏嘘,幼年往事,历历在目:

"五年前,她身穿洁白婚纱,可在大婚当日,我却突然离去,使她成了青州最大的笑话。"

"五年时间,我日日愧疚,夜夜思念,如今终于功成名就,自当一心守护她!至于万里江山,佳人美酒,在我眼中,不及她眉间一点朱砂!"

言语间,脑中浮现出一道绝美的容颜,女人一颦一笑,都令他魂牵梦绕,朝思暮念。

"报告龙主,刚收到江城那边传来消息,夫人正被家族重新安排婚约,地点,便在君豪大酒店!"

此时,一名军官疾步而来,将一张照片恭敬的递到宁轩辕手中。

"什么?竟然有人敢动我的女人?加快速度,半小时后,我要抵达青州!"

宁轩辕一声令下,军舰立即加快速度,长风破浪,疾驰而来!

……

半小时后,青州,君豪大酒店!

大厅内部,张灯结彩,喜气盈盈,众多宾客觥筹交错,相谈甚欢!

见状,宁轩辕昂首阔步,快速走进酒楼。

五年前,他和秦雪柔在这里成婚,五年后,秦家竟然在这里为她公开择婿。

秦家,这是没把他放在眼里,还是觉得他的妻子,可以任人宰割?

可就在这时,一名满面蒙尘的小女孩慌乱地跑了过来,手臂之上,更是布满了淤青。

甚至,每跑一步,小女孩俊秀的脸上,都得轻微扭曲。

正当宁轩辕出神之际,一名青年手持长鞭,跟着追了出来:"小畜生,现在胆子不小啊,居然敢擅自逃跑,看来你挨的打还不够多!"

青年是周家的少爷,年轻有为,家室过人,众人阿谀奉承,都唤一声周少。

此时,他怒不可遏,抬手就要给小女孩一巴掌。

所有人眉头不由一皱,那娇小的女孩,哪能承受得起这一巴掌?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干劲有力的手,直接将他拦了下来。

见宁轩辕出手,女孩顿时双目流露出喜悦。

而周少却脸色难看,顺着方向望去,冷冷的盯着出手的宁轩辕。

"你算哪根葱?我青州周家办事,与你何干?"

"不想死就速速离去,不然别怪我没提醒你!"

宁轩辕的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语气冰冷。

"青州周家,好大的口气!"

"今天我不管你是谁,光天化日连个小女孩都不放过,这事我还真就管定了!"

众目睽睽之下,如此欺负一个小女孩,宁轩辕岂能坐视不管?

然,周少对宁轩辕的话不以为然,朝地面吐了口唾沫。

"你是废物,我不怪你,可你非得当出头鸟,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今天识相的,赶紧给小爷我磕头认错,不然我敢保证,你们全家从此永无宁日!"

"别怀疑我说话的分量,要弄死你,灭你全家,也只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

说罢,周少身后的保镖立马围了上来,其余看客赶紧退避,生怕牵连自己。

青州周家,可是他们得罪不起的庞然大物,若是得罪,举族皆亡。

"愚蠢!还不赶紧磕头认错,少爷就是给你机会!"

"留自己一条命不好吗?为什么要跑出来送死?真当自己是救世主不成?"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就你这样的也就只配做奴才,那也还得看我们少爷的心情!"

……

"哼!你们别给他带高帽了,小爷我可不收杂毛狗!"

闻言,周少冷冷一笑道。

"就算他想当我的狗,也只能是最低贱的狗奴才,连给我倒洗脚水的资格都不够!"

此话一出,那些跟班立马狂笑不止。

众人却不敢有丝毫动作,甚至连表情,都有些僵硬。

"叔叔,求你了!他们都是坏人,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吧……"

小女孩年纪也还小,却也懂得眼前的事情,根本不是她能解决的。

唯有求助宁轩辕,才能脱离苦海。

宁轩辕眼中闪过一丝怜意:"放心吧,小妹妹,今天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

如此,女孩才重重的点了点头,放下宁轩辕的衣角。

"哼!一个废物而已,也敢站出来给这个小破鞋出头?"

周少冷笑,丝毫不把宁轩辕放在眼中。

语气中的狂妄,世间少有。

"来人,把那小子给我废了,我倒要看看,今天他能不能拦得住我!"

"打断他的手脚,扔进海里喂鱼!"

如此残暴,不过路见不平,居然就要打断别人手脚扔进海里,这和直接杀人有何异?

所谓法律,恐怕在他们眼中也只不过一张废纸!

那几个保镖,听完周少的话,已经摩拳擦掌冲了上来。

硕大的拳头,换做一般成年男子,恐怕也顶不住几拳。

然,就在众人以为宁轩辕要遭殃时,只觉眼前一花,那几名保镖竟然瞬间倒地。

全都表情痛苦,哀嚎不断。

此时,宁轩辕已经信步来到周少面前,抬手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

"说,为何对一个小女孩如此残暴?"

周少直接被抽的倒翻在地,宁轩辕抬脚踩在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留情可言。

这一脚,把周少所有的骄傲,彻底粉碎。

同样,也在周家的脸上,来了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从今往后,宁轩辕恐怕就要以整个周家为敌了。

刹那间,周围路人都被宁轩辕捏了把冷汗。

然,宁轩辕不为所动。

周少此刻别提多愤怒,怒火险些烧光他的理智。

可当感受到宁轩辕身上散发出的,那冰冷的杀意时,周少瞬间清醒了,有如冷水盖头。

"这个小破鞋不过是秦雪柔和一个逃犯生的孽种,我就算打她骂她,又与你何干?"

"如果识相的话,赶紧把我放了,今天这事就一笔勾销,否则,我大哥王俊,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你就算不把本少放在眼中,但你不能无视我大哥王俊的威严。"

"在青州,王家就是天,王家就是地,王家说的话,就代表着一切的运行规律!而我周家,列行其下,自然,也不是你能招惹的对象!"

这几句话,如同惊雷在众人耳旁炸响。

宁轩辕在听到第一句后,便如遭重击,呆愣原地。

猛的回头,看着那可爱到极点的小女孩,一股无比亲切无比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这一来就是自己的女儿……

怪不得!

怪不得这么熟悉!

怪不得这么亲切!

眼前的小女孩,就是他和秦雪柔爱情的结晶!

可是这些杂碎,竟敢如此对待自己的女儿!

简直不可饶恕!

周家,你是不是以为我离去多年,就可以随便欺凌我的妻女?

周家,敢敢窥探我的女儿,你有多少条命够死?

宁轩辕双手颤抖,将小女孩搂在怀中,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头发,安抚着他的情绪。

"你……你叫什么名字?"

或许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这一刻他的声音,甚至有一丝丝颤抖。

忽而,宁轩辕看到小女孩手臂上的伤疤。

痛,刺痛!

仿佛万针穿心!

离家六年,妻女饱受折磨,饱受苦难!

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都是自己的错!

这次回来,一定要讲六年来所有的缺失,都弥补给她们!

"叔叔,我叫秦媛媛!"

"媛媛?有女在侧,春暖花开,好名字!好名字啊!"

这一刻,宁轩辕轻轻抚摸着小女孩的脸颊,生怕力量太大,给女儿带来伤害。

媛媛亦是如,母亲曾说过,在世上,除了他以外,只有爸爸知道自己名字的由来。

"叔叔,你一定是媛媛的爸爸吧?妈妈说过,只有爸爸和她,知道媛媛名字的由来。"

说着,媛媛的表情,突然变得一本正经。

"妈妈经常一个人看着照片流泪哭,爸爸以后别让妈妈哭好不好?"

"是,爸爸答应你,以后都不会让妈妈哭!"

"爸爸回来了,以后再也不会让坏人欺负你和妈妈的!"

宁轩辕声音颤抖,一字一句,每一个发音都透露着坚定。

然,不远处的周少听到父女俩人的对话,震惊之余,心中的顾虑全部消失。

要是别人,或许他还忌惮三分。

可这个出逃六年的废物,根本没有让他害怕的任何资格!

"原来你就是那个入赘秦家的废物!好啊,我本以为你早已客死他乡,没想到居然还活着回来了!"

"可惜,当众得罪两大世家,你已经命不求已!"

"这些年,你畏罪潜逃,如今回来,又在找死!"

"你是觉得自己的命硬,还是觉得拖累他们母女两人不够多?"

说罢,周少招来一群保镖,直接朝老王包了过去。

然而,就在他将动未动之时,一道狠厉的巴掌,再次将他扇倒在地。

这一刻,他满脸带血,甚至连门牙也掉了大半。

周少整个人还沉浸在震惊中,他万万没有想到,在得知他的身份后,老王竟然还敢对他动手,半晌,他捂着疼痛的右脸,咬牙切齿道:"你...你这个混账...竟然敢...打我?"

无论是他,还是王家,都有足够的能量让他在世界上消失,然而,老王却没有丝毫顾忌,难道,真的不把周家放在眼中?

这时,老王向前迈步,浑身冷意十足:"打你的狗脸算什么?我今天不仅要打你,还敢杀了你!"


"打你的狗脸算什么?我今天不仅要打你,还敢杀了你!"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

周少捂着红肿的脸颊,眼里满是震惊,看着宁轩辕阴狠的眼神,想要说句狠话,却难以开口。

他可是周家的少爷,在整个青州,周家的影响力无比深厚,在平时,有谁敢对他大呼小叫,可现在,竟然有人敢打他,简直,胆大妄为!

而宁轩辕,在青州是出了名的废物,婚礼上莫名失踪,五年后再度回归,打了周少不说,还扬言要杀人,是谁给他的勇气?

"你在说些什么胡话?你竟然敢打周少,你这是在找死。"刘晓芳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指着宁轩辕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阵痛骂。

今天是秦家的订婚宴,是和周少敲定婚期的日子,现在被宁轩辕这样闹事,婚约很可能就会作废,甚至还会连累整个家族。

宁轩辕神色较为冰冷:"我没说胡话,举手之劳而已。"

"你就是个疯子!"刘晓芳的脸色气的一阵红一阵白。

"在我的认知里面,任何人都可以欺负我的女儿,她是我掌中珍宝,任何人欺负她,我都要让其付出代价!"宁轩辕浑身散发着寒气。

刘晓芳对上宁轩辕冰冷的双眸,想说话讨伐,却怎么也开不了口,恐惧在慢慢笼罩着她。

"今天看在我闺女的面子上,我不想见血,我命令你,两天之内让你们的执掌人带着你登门道歉,不然,你们整个周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宁轩辕淡淡的说的。

是个明白人,都能听出这言外之意,其中包含着让人理解不了的东西。

周少听到宁轩辕这番话,眼神中带着惶恐,他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并没有什么大本事,但由身体内散发出来的恐惧,似乎又在警醒着他,对此人不可无礼。

众人还没回神,宁轩辕就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离开了,只剩下神情恍惚的一群人,刚赶来的保安也是格外诧异,没人上前阻拦。

"这家伙是疯了吗?"

"这家伙是嫌自己命不够长吧,竟敢让周家家主带着周少登门道歉,他绝对没命了!"

"周少,这家人和我们亲家很早就没有任何联系了,您可不要怪罪我们啊!"

过了好久,秦家众人才回过神来,搀扶起坐在地上的周少。

"很好,宁轩辕是吧,这个仇我一定会报,敢在青中对我周家如此大不敬,我定要让你粉身碎骨!"周少愤怒的说着,冷冷的目光环视了周围,直接拂袖离开。

秦明方一群人感受到周少的愤怒,心里立刻惶恐不安:"完了完了,周少生气了…"

"这可如何是好?"

刘晓芳急的在原地是跺脚:"都是宁轩辕那个杀千刀的,他回青州应该好几天了,就卡在这个时间点过来闹事,不想让我们好过,真是个白眼狼…"

秦明方皱着眉头,看了一眼自己低着头不敢说话的二弟秦万钦,怒火顿时冒起:"你还是个男人吗,到现在连个字都不敢说!"

"就是我们的错,是我们秦家对不起他…"秦万钦小声的抗议道。

他从来都是这副唯唯诺诺的样子,不管是对自己的兄长还是妻子,他都很害怕,一个字都不敢说。

"你把嘴给我闭上!"秦明方气得脸色铁青,直接怒吼道。

秦万钦唯唯诺诺的闭上嘴巴,低着头看着鞋尖,没有再开口。

"爸,妈,媛媛呢?"

就在这时,一个面容姣好,身材妖娆的女子,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匆匆的走过来。

此人名为秦雪柔,是五年前青州的第一美女。

公司最近有一批重要的项目是由她处理,一直在公司加班,好不容易回趟家才听说媛媛被带回了老宅,这才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被宁轩辕带走了!"

刘晓芳给其他人使了一个眼色,才愤怒的吼道:"那个窝囊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知道我和媛媛回老宅吃饭,就直接冲了过来将媛媛抢走了,差点还要打我呢!"

"那边那个保洁阿姨,不过是过来劝导几声,就被他直接踹晕了。"

"我们又不是叫来了保安,他可能连我们都会一起打!"

"那个家伙一点都不记得恩情,五年前就不知道感恩,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样,真是太可恶了!"

"等等,你说,他回来了?"秦雪柔立刻呆在原地,眼中满是震惊。

整整五年,无数个日夜,回忆思念,无处不侵扰着她,她一人背负着整个家,辛苦的活着,她没有抱怨,她也没有愤恨。

她只是想抓住宁轩辕的手,认认真真的问一句:"为何要在婚礼上抛下我独自离开?"

她不明白,为什么要留她一人承受这么多,是因为公司比她来得更重要吗?

宁轩辕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世界里,她变成了一个家庭的主力,所有的生活都是围绕着父母和女儿,家里的父母对她冷嘲热讽,家族的亲戚朋友话中带刺,每个人似乎都要揭开她心口的那一层伤疤,再狠狠的划上一刀。

在得知日思夜想的人回来的这一刻,所有的委屈如洪水一样喷发出来,整个人使不上力,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

青州最豪华的酒店煌飞国际大酒店门口,赵蒙很早就等在那里。

当看到宁轩辕怀中抱着的女孩时,赵蒙满脸疑惑:"王上,这女孩…"

他跟在宁轩辕身边几年,亲眼见证了眼前这个男人慢慢走上巅峰的日子,几年的戎马生活,让一个男人成为了真真正正的铁血汉子,他可从未见过王上脸上如此温柔过。

"这是我女儿媛媛,长得很可爱吧!"宁轩辕笑着说道,眼中还含着一些不易察觉的得意。

媛媛一路上都在被爸爸安慰着,来到酒店门口时,已经从刚才的事件里放松出来,躺在爸爸的怀里,笑得格外灿烂。

"真的很可爱,这么小就这么漂亮,长大了那还不得倾国倾城啊!"赵蒙笑着赞叹道。

他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来,对着小可爱说道:"媛媛,我是赵叔叔,可以让叔叔抱一下吗?"

"我不要!"小可爱将身子蜷缩在爸爸的怀里,脸上满是警惕。

"……"

赵蒙失望的低下了头:"我就知道,我长得这么壮,肯定会吓坏小孩子的…"

"宝宝,赵叔叔是爸爸的兄弟,是个特别好的人,你让叔叔抱一会儿好不好?"宁轩辕柔声和怀里的小可爱商量着。

"唔…那就一小会儿。"小可爱思索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点了一下头。

"可以可以,就一小会儿,一小会儿。"

赵蒙激动的像个两百斤的胖子,小心翼翼的将宁轩辕怀里的小可爱抱起,像是捧着什么珍宝似的。

可突然,赵蒙的眼中出现了坚定。

"这就是我们北境的公主,是让所有人都尊重的人!"

"没有任何人可以与之相比!"

"我,赵蒙,代表百万北境军在此发誓,生生世世守护公主,若谁敢挑战之威严,必当承受百军之愤怒!"

这大千世界,有谁能和尊贵的公主相比?

"你小心点,别碰到媛媛的脚了,那里有伤。"宁轩辕皱着眉头说道。

"伤?"

赵蒙神色突然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查,看着小可爱脚上的伤痕,胸中的怒火熊熊燃起:"究竟是谁,竟敢动公主?"

"王上,这一次我是真的忍不住了,你千万不要拦着我,一定要让伤了我们公主的人付出代价!"

赵蒙将怀里的媛媛还给宁轩辕,眼中杀意涌现。

小可爱将脑袋深深地埋在爸爸的怀里,根本不敢看动怒的赵叔叔。

"没事了,那个人已经得到了他应有的教训。"宁轩辕淡淡的说道。

那个保洁阿姨表面上是被踹晕过去,实际上内脏已经受损,毕竟,北境之王的怒火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

"王上,小公主为什么会这样?嫂子她呢?"赵蒙。强行压抑住心中的怒火,开口问道。

"我还没有去见她…"

宁轩辕语气里带着些许落寞,把在酒店遇到的事情告诉赵蒙之后,才冷冷的说道:"给周家提个醒,三日之内必须带人上门磕头道歉。"

"王上,一个周家就敢如此猖狂,何需如此麻烦,直接毁了不就行了?"赵蒙生气的说道。

"你又说这样的话!"

宁轩辕语气微怒:"以后若是再干预本王的决定,直接把你送回北境!"

"我…是,我不会再犯了。"赵蒙连忙低头认错。

宁轩辕脸色渐渐缓和,看了看怀里想要睡觉的小可爱,对赵蒙问道:"送给秦家的礼物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在准备当中了,这里还有一件事情需要向您说一下,青州首富高天,曾是北境功臣,因为在战争里面腿部受伤,上面特地批准他回家创业,暗中收集需要的情报以及资源。"

赵蒙一字一句的说道:"在这里您不愿意让我随随便便杀人,遇到事情便可以找他,他也是可以轰动一片地方的人物,礼物我也会安排他帮忙送,明天应该就能够完成。"

宁轩辕闻言,皱了皱眉头:"他知道我来了吗?"

"他不知道,我没有明确的告诉他,但是我相信他能够猜得到。"赵蒙说道。

"没事,在这里确实很多地方需要他,他知不知道都无所谓。"

宁轩辕说话的声音很轻,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怀中的小公主已经睡着了,他温柔的看着小宝贝,转身便带到酒店的房间里休息了。

赵蒙这个五大三粗的铁血男子汉,正在原地想了想,也急忙跟上去帮忙。

两个驰骋沙场多年的男人,现在遇到照顾小孩这件事情,确实是有点让人头疼的。

安顿好小公主之后,两个人都是累的发慌。

"明天去找一找雪柔吧,也不知道她怎么样。"宁轩辕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

他一想起自己的妻子五年来,含辛茹苦把小媛媛拉扯到这么大,还要忍受刘晓芳这样的母亲,心就揪着疼。

看着女儿安稳的睡颜,宁轩辕的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眼中的坚定格外显眼:"宝贝,曾经是爸爸对不起你们母女,你们本应该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爸爸错过了你生命中的第一个五年,今后绝不会再错过,我会用这一辈子来弥补我对你们的亏欠。"


次日清晨。

秦家小院,一家人都早早的起床吃饭,秦雪柔因为听到女儿被许久不见的丈夫带走,一晚上都没有睡着,此刻更是两个大大的黑眼圈顶在脸上。

反倒是一旁的刘晓芳,红光满面的对两姐妹吩咐:"吃完东西好好收拾一下自己。"

"妈,为什么呀,今天又不工作。"秦婉婷有些疑惑。

"反正好好收拾自己,别说那么多废话。"刘晓芳撂下一句话,便朝客厅走去。

两姐妹吃过早饭,将餐具收拾一下,还没回房间打扮自己,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一直在客厅等待的刘晓芳此时此刻更是喜笑颜开,连忙走过去开门。

"怎么是你?"看到来者时,刘晓芳的脸色立刻变了。

门口正站着抱着宝贝闺女的宁轩辕,小可爱脸上还挂着兴奋的色彩,完全忘了,昨天自己姥姥差点把自己卖了的事情。

胖乎乎的小手高高举起:"姥姥,抱!"

"媛媛!"还没等刘晓芳回应媛媛,在屋里的秦雪柔听到自己女儿的声音,立刻冲了出来,映入眼帘的却是日思夜想的那个男人。

这一刻空气都凝固了,两个人呆滞的站在原地,眼中映着对方的模样。

"雪柔,我回来了…"宁轩辕声音都在颤抖,眼眶被泪水染得通红。

秦雪柔叹了口气,抱过宁轩辕怀中的宝贝女儿,交到自己小妹手中:"你先带媛媛回房间。"

然后,直接将门关上,用行动将宁轩辕拒之门外。

她关的很用力,门和门框相击的声音狠狠的撞在了宁轩辕的心上。

他呆呆的看着被关上的大门,嘴角莫名的苦笑:"原来我给你的伤害这么大,我会在这里等着你给我开门的。"

他静静的站在门外,没有在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整整五年,两个人相隔天涯海角,都在彼此思念,而现在只相隔一堵门,却不得相见。

距离很近,可心却很远。

秦雪柔靠着关上的铁门,缓缓滑坐下去,泪水溢满了她的眼眶。

五年前的她,穿着洁白的婚纱,和门外的这个男人一同走入神圣的婚姻殿堂,那个时候她天真的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当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作为新郎的宁轩辕突然离开,留下她一个人面对着百般宾客的嘲讽。

不管是父母还是亲戚朋友,都告诉她,宁轩辕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公司,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只是为了独掌公司大权,被发现之后慌忙逃离。

她从来不相信这套说辞,她每一天都盼望着,自己的丈夫能够回来给自己一个交代。

可是不管如何等,都是空荡荡的房间,空荡荡的灵魂,她一个女人独自带着孩子,受尽了所有人的冷嘲热讽,原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可突然,日思夜想的男人回来了。

伤口再度被划伤,鲜血横流,残忍,疼痛,委屈,全部爆发。

秦雪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抹干了脸颊的眼泪,打开那一层铁门,看着站在门口未曾挪动的宁轩辕,愤怒的大吼道:"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回来?"

"我好不容易习惯了如今的生活,好不容易摆脱了之前的阴影,我好不容易的说服自己你已经离开了,你为什么突然又要出现?"

"为什么又要来伤害我一次?为什么?"

她的声音带着哭腔,所有的愤怒和委屈在这一刻全部发泄出来。

还没等宁轩辕开口解释,刘晓芳就翻了一个白眼不满的说道:"肯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想回来做个废物!"

"把你的嘴给我闭上!"宁轩辕冷冷的看过去,刘晓芳浑身一颤,异样的恐惧感袭上心头,竟真的不敢再开口。

宁轩辕收回冰冷的目光,慢慢的走上前,轻声说道:"雪柔,我知道这五年你受了很多委屈,受了很多苦,从今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们母女,让你们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你不看看自己穿的什么样子,你敢说能给雪柔幸福,真是离谱!"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道讽刺的声音,一个穿着藏蓝色西装,手上捧着一捧玫瑰花的青年,从豪车上走下。

"哎哟,这不是我未来女婿吗?"

刘晓芳看见来者,大喜过望。

"雪柔,最近老听阿姨唠叨你身体不好,特意给你带了点补充营养的。"

藏青色西装青年手上捧着一捧玫瑰花,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脸上挂着春风和煦的笑意:"叔叔阿姨好!"

"哎呀,小孟你人来就好了,还带什么礼物过来呀。"

刘晓芳喜笑颜开,赶忙迎了上去:"雪柔啊,快点上来帮忙啊,先把花拿着,再把礼物带进去,小孟好不容易来一次,咱们当然要好好招待人家了。"

刘晓芳此时此刻眼里只有刚来的青年,根本没有理会一旁的宁轩辕。

"阿姨,不用这么麻烦,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哪有什么招待不招待的。"

青年笑着说道,没等秦雪柔有所动作,径直走进了院子,和秦万钦熟络的聊起天来。

宁轩辕看到这一幕,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秦雪柔脸色也格外难看。

"雪柔,你快点过来招待客人,还正在那发什么呆呢?"刘晓芳着急的说道。

秦雪柔摇了摇头,朝着院子里走去,宁轩辕也跟了上来。

"你这个人走进来干嘛?我们这不欢迎你,出去。"刘晓芳满脸嫌恶的表情。

"我回家不行吗?"

宁轩辕笑了笑:"这这是我的家,五年前是五年后也是,不管怎么说,我和雪柔都还是法律上认可的夫妻。"

宁轩辕嘴角上扬,从大衣口袋里掏出结婚证。

鲜红的结婚证已经退了色,甚至还能看出有反复翻看的痕迹。

秦雪柔神情微微一变,心中有一丝微妙的情愫蔓延。

"你这是结婚证?"

刘晓芳讽刺一笑:"你消失了整整五年,这结婚证早就没有法律效应了!"

"没有法律效应?"

宁轩辕眉头微皱,声音慢慢冰冷:"你把话给我讲清楚!"

"婚姻法规定,夫妻一方消失四年便可宣告死亡,我在半年前就已经申请到你的死亡证明,现在你们的婚姻,不被法律认可了!"

刘晓芳满脸得意的说道:"我家的雪柔,现在可是单身,和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为什么不知道啊?"秦雪柔神色有些难看。

"哎呀,这都是小事,妈帮你办了不就好了,你一天工作那么累,妈不想让你再在其他的事情让我操心。"刘晓芳拉着秦雪柔的手苦口婆心的说道。

"妈,你怎么可以这样!"

秦雪柔语气里有些愤怒:"有一次你说要将家里的证件收集,将我的结婚证还有户口本全部拿走了,目的就是为了去申请宁轩辕的死亡证明?"

"您太过分了!简直不可理喻!"

刘晓芳闻言,气呼呼的叉着腰:"我哪里过分了?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你和小孟,原本就是郎才女貌,这个白眼狼根本配不上你!小孟,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是的,阿姨,我在这里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照顾雪柔,不让她受一点委屈,还有媛媛,我会把她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培养的。"青年一脸激动的站起身来说道。

"孟司义,你把嘴给我闭上!"秦雪柔突然怒吼一声,眼中满是失望。

她苦笑着看了看四周的人,艰难地抬起脚步,朝屋里走去。

"雪柔!"宁轩辕抬脚想要追上,却被刘晓芳拦住脚步。

"宁轩辕,这是我家,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可以踏入这里一步,好好就在院子里面呆着,今天老娘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见识!"刘晓芳不屑的说道。

"让开!"

宁轩辕双眼冰冷,浑身散发着寒气,他已经对眼前这个中年妇女一忍再忍,没想到她竟然还如此嚣张。

"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你敢碰我一下,我就立刻让雪柔出来,看一看你这个窝囊废是怎么对待你前岳母的,给你白吃白喝,还敢目无尊长,真是不知好歹!"

刘晓芳当着外人的面直接撒起泼来。

宁轩辕皱了皱眉头,语气格外冰冷:"多年不见,你竟还是如此不讲理,真以为我还是和曾经一样逆来顺受吗?"

刘晓芳才不管宁轩辕的话,直接撒泼似的大喊着:"快点来人啊,这里有个白眼儿狼要欺负人,还有没有天理…"

宁轩辕冷笑一声:"真是不可理喻…"

说完便走上前想要追上秦雪柔,却被穿藏青色西服的青年拦住。

"兄弟,和雪柔闲谈的时候,听她提起过你,曾经的你们确实是夫妻,法律也认可,但是现在,你失踪了整整五年才回来,你们之间的婚姻已经不被国家认可了!"

那个被叫做孟司义的男子沉声说道:"这里是秦家,不是你可以随意闹事的地方,如果你不听劝,还是要硬闯进去,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强闯民宅的人,就算受伤或者被打死,那也申诉不了什么。"

"我孟司义在这青州还算排的上号,对付你这种从外面刚回来的人,根本用不上任何手段!"

"你如果想挑战我,完全可以尝试一下!"

孟司义冷冷的说着,话语之中满是威胁。

"这是我和我妻子之间的事情,外人请不要插嘴!让开!"宁轩辕平静的看着孟司义,冷冷的说道。

"呵,俗话说,光脚不怕穿鞋的,你如此狂妄也在情理之中,我把钱给你,你立刻滚出青州,不要再出现在雪柔面前!"孟司义冷笑一声。

说完便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沓支票,撕下两张:"这里一共是两百万,你拿着钱就立刻滚,这些钱足够你好吃好喝一辈子了!"

"小孟,你不用跟这种人讲话,他根本不配拥有钱这个东西,你直接将他赶走就好。"刘晓芳两眼发光的看着孟司义手上的支票,如果有可能,她绝对会将其抢过来。

"阿姨没事的,钱财乃身外之物,更何况,我不差钱!"孟司义豪迈的说道。

刘晓芳闻言,也只能陪笑着,转身变朝着宁轩辕大吼道:"拿着钱快滚,看着你就心烦!"

宁轩辕慢慢的伸出手,将两张支票拿在手里,孟司义脸上满是讽刺:"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察言观色,要懂得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嘶!

还没等他的话音落下,宁轩辕就将手中的两张支票全部撕碎,扔在了地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