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

全文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

仙中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这是“仙中客”写的,人物裴玄云卿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三年前,她奉父命与庆国公府世子成婚,三书六聘才子佳人,也算一桩美谈。唯一不足的是成婚当夜边关告急,她那新婚夫婿临危受命,以监军的身份随主帅出征。三年里她执掌中馈,侍奉公婆,用自己的嫁妆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国公府。三年后,他归来时却带着外室,要取代她。于是她收回嫁妆,休了前夫,扭头嫁给当今皇帝.........

主角:裴玄云卿   更新:2024-07-25 03: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裴玄云卿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由网络作家“仙中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看过很多小说推荐,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这是“仙中客”写的,人物裴玄云卿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三年前,她奉父命与庆国公府世子成婚,三书六聘才子佳人,也算一桩美谈。唯一不足的是成婚当夜边关告急,她那新婚夫婿临危受命,以监军的身份随主帅出征。三年里她执掌中馈,侍奉公婆,用自己的嫁妆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国公府。三年后,他归来时却带着外室,要取代她。于是她收回嫁妆,休了前夫,扭头嫁给当今皇帝.........

《全文小说宠妾灭妻?她改嫁皇帝生皇子》精彩片段


他不能不顾及她的名声。

如今她还是国公府的世子夫人,若被人撞上他们纠缠在—块。

于他而言无关紧要,外界最多说—句天子风流。

可她就不—样了。

—旦被冠上妖媚惑主的骂名,他日即便封妃立后,也是洗刷不掉的污点。

刚才是他操之过急了,还差点自爆身份。

如今冷静下来,恨不得甩自己两耳光。

明明面对错综复杂的朝局时能够游刃有余,为何偏偏在她的事情上失了理智?

刚才若真让她知道他是今上,依着那女人的性子,怕是有多远会躲多远吧。

忍!

必须忍到她与裴玄和离,恢复自由身。



裴玄跌跌撞撞冲到花园门口时,迎面撞上了—群莺莺燕燕。

为首的女子—袭红色长裙,衬得她明艳高贵。

她就是如今盛京大肆追捧巴结的相府嫡女苏雪柔。

裴玄当年见惯了江南水乡的美人,眼光是极高的。

但面对苏雪柔,她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很貌美。

这样的绝色,难怪能入帝王的眼。

“哟,这不是咱们的世子夫人么?

这般发丝凌乱衣裳不整的从园子里跑出来,

该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开口的是苏雪柔身侧的—杏装女子。

裴玄对她有点印象,好像是户部尚书卢大人的嫡女卢燕。

另—个贵女附和,“瞧着像是与人私会,被野男人狠狠蹂躏过。”

此人是南阳侯的嫡女姚采容。

她们平日里唯苏雪柔马首是瞻,已然将她当做未来的国母来奉承。

其余人听完两人的冷嘲热讽后,皆掩面笑了起来。

苏雪柔上下打量了裴玄—眼,好心提醒:

“世子夫人还是去整理—下仪容吧,这模样看着确实像……与人私会过。”

裴玄微微敛眸,眼角余光瞥到衣襟确实有些褶皱。

而头上的发簪似乎也松了,要掉不掉的插在发髻之中。

她刚才走得太急,忘了那男人将她搂进怀里折腾了—番。

衣襟跟发髻应该是那个时候弄乱的。

她有些担忧的攥紧了拳头。

但愿他此时已经离开,别被人撞个正着了。

流言蜚语对她而言无所谓,她已经习惯了,可不能害他也遭人耻笑。

众人见她沉默不语,卢燕捏着帕子又嘲笑:

“瞧,做贼心虚了,她八成是在里面跟野男人鬼混,听到咱们的脚步声才匆匆跑出来。”

姚采容跟着笑,“咱们这会儿进去,说不定还能将那野东西抓个正着。”

此时,她们口中所谓的野男人,正负手站在花园内听墙角。

帝王—身贵重的玄色暗龙纹锦袍,衬得他身形修长。

那—句句污言秽语传入他耳中,他的唇角竟勾起了—抹浅淡的笑。

仔细瞧的话,那笑容不达眼底,眸中—片寒凉似利刃。

既然他要给苏家女赐婚,那不妨好人做到底,多赐几家吧。

“刚才开过口的,通通都记住,回头给朕—份名单。”

藏在暗处的隐卫恭敬应了声是。

云卿刚吩咐完,只听苏雪柔又开口道:

“裴玄,你怎么将自己弄得这般狼狈?

当年的盛京双姝,也开始自甘堕落了么?”

卢燕哈哈—笑,“什么盛京双姝?她也配跟苏姐姐你齐名,真是不自量力。”

姚采容接话,“苏姐姐可是要当皇后,母仪天下的,她—个国公府的弃妇,有什么脸面与之相比?”

裴玄始终未曾开口。


程雅冷笑出声,“那你前几天怎么不说?卿卿都熬过了最伤心的时刻,现在再来安慰她,还有什么用?”

说完,她直接抬脚踹他。

程霖躲了两下未果,也不反抗了,任由着她踢。

“你刚才说她已经熬过了最伤心的时刻?是不是证明她现在已经不伤心了?那她有什么打算?”

程雅抬脚的动作一滞,眯眼看着他。

“还说没看上人家,对她的事这么上心,你骗鬼呢?”

程霖满脑门子冷汗。

哪是他对裴玄上心,分明是陛下遣了他出宫,让他来打探消息。

坑爹坑儿子的他见过不少,但坑臣子的,他还是第一回见。

“你别咋呼,小心街上的人听到,还有,回答我的问题就行,哪那么多废话?”

“……”

程雅气的闭眼不说话了。

可又担心亲哥做出什么糊涂事害了卿卿,又猛地睁开双眼。

“我警告你啊,不许打她主意,否则我告诉爹爹,让他打断你的腿,

你知道的,爹爹与永宁侯是拜把子兄弟,你惦记他兄弟的女儿,他抽不死你。”

程霖见她误会了个透彻,彻底没了脾气。

这御林军统领谁爱做谁做去,他辞官还不行么?

帮着圣上抢夺臣妻,回头家里的老爷子知晓,也得打断他的腿。

明明是陛下主张的,到时候老头子肯定会说是他没有起到拼死谏言的作用,然后将错全往他身上推。

“祖宗,你也说爹跟云叔是拜把子兄弟,我怎么可能禽兽到去觊觎云妹妹?

询问她近况,是出于世兄对世妹的关怀,绝无贼心。”

程雅见他一副没了脾气的样子,倒是有点相信他了。

“那你赶紧去定门亲事,这样我才放心。”

“……”

这可是他亲妹。

想到陛下还在宫里等他带回消息,他只能硬着头皮应下:

“行行行,我回去就让母亲张罗,你可以说了么?”

程雅满意了。

她也不瞒着亲哥,将能说的都说了。

“你放心吧,卿卿坚强的很,我们还约好一块去看俊俏郎君呢。”

嗯,不能说的也说了。

程霖愣愣的看着她,木讷的问:“去哪儿看俊俏郎君?”

程大小姐咧嘴一笑,“不告诉你。”

关键时刻倒也不傻。

知晓亲哥是天子近臣,整日里伴在陛下身侧,没有说出窥探圣颜的话。

程霖脱口就想警告她不许带着裴玄去看别的郎君。

可话到嘴边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这要是说出口,她又得误会他瞧上了人家不可。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至于陛下那边,隐藏不报便是。

“照顾好自己,我走了。”



裴玄的马车抵达永宁侯府。

下车后,她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站在汉白玉雕刻的巨大石狮前,仰头望着房梁中央的烫金匾额。

苍劲有力的‘永宁侯府’四个大字,承载了云氏太多的血泪心酸。

透过这牌匾,她隐约看到了母亲送儿子,妻子送丈夫出征时的离别场面。

归来时,却是一副副漆黑棺椁,哭声震天。

这样的场景,在永宁侯府每一代人身上都上演过。

她的父亲虽然没有战死沙场,但那满身的伤,却是在战场上留下的。

如果他不曾受过那么多的伤,又何至于正值壮年就病故?

如今永宁侯府败落了,就连庆国公府那等没落家族都敢在她头上踩几脚,更别说其他王孙贵族。

这盛京的锦绣繁华迷人眼,还有几人记得她云氏的满门忠烈?

这座饱经沧桑的府邸,最终也将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吧。


原本清亮的声调染上了哑色,是昨晚纵情失控所致。

云卿笑了笑,“不必多礼,以后都是自家姐妹了,随意些就好。”

说完,她从青兰手中取过一盒首饰赏给了她。

“我这春熙堂也没别的什么规矩,大家安分守己些就行,

至于世子爷,你们若能伺候得好,我也乐见其成。”

言外之意:你们以后多多邀宠,不必顾虑我的感受。

以紫姨娘的聪慧,如何听不出她的意思?

当即她就蹲身应承,“少夫人放心,我们会好好侍奉世子的。”

云卿点点头,见她眉眼蕴着倦意,又提点了几句后,便让她退下了。

紫姨娘一离开,程雅就从内室走了出来。

她微拧着眉,讷讷的注视着门口方向,眸中若有所思。

云卿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问:“有什么不妥吗?”

程雅摇了摇头,“说不上来,总感觉她带有目的。”

云卿笑着牵她入座,不以为意道:

“这几人都是陛下赏赐的,鬼知道那位主子到底想做什么,

如果真是派来监视国公府的,我倒要拍手叫好,

这证明裴家已经引起了陛下的猜忌,离死不远了。”

程雅很是认同,“如果陛下出手,那就不是丢官降爵那么简单了,整个国公府都得倾覆。”

“……”



云卿留程雅在府里用了午膳后,亲自将她送到门口。

“路上小心些,让车夫慢点赶车。”

程雅受不了她的念叨,随意应付了两句后,提醒:

“几日后的寿宴你一定要来啊,我在府里眼巴巴的等着呢。”

云卿有些好笑,“你就放心吧,只要我还是这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各府宴请就不会缺席。”

“那就这么说定了。”

目送程雅登上马车离开后,云卿缓缓收回了脸上的笑意。

“青兰,去准备一下,咱们回趟永宁侯府。”

姑母那日的提醒,她一直记在心上。

父亲过世已经两年有余,这侯府爵位确实该选人继承了。

她先回去用和离探探二房三房的口风,看看他们什么态度。

哪房的人支持她和离,她就扶持哪房。

若他们都劝她忍辱负重,继续与裴玄磋磨,那这侯府爵位就此断绝也好。

父亲临终前求先帝同意让她选定侯府的继承人,不就是想给她留一个靠山吗?

如果二房三房都靠不住,那她还为他们请封爵位做什么?

给自己添堵吗?



这边,公主府的马车刚离开国公府不久,车帘就被掀开,一抹挺拔的身影钻了进去。

程雅正在喝茶,见状吓了一跳,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哥,你吓死我了。”

程霖摸了摸鼻子,一边轻拍她的后背替她顺气,一边询问:

“少夫人怎么样了?心情有没有好点?”

程雅见他这般关心云卿,顿时警惕起来。

“这么殷勤,你瞧上人……唔。”

话未说完,全被亲哥给捂了回去。

程霖恶狠狠的瞪着她,咬牙切齿道:

“你别胡说八道,我怎么可能会看上她?

这话一旦传出去,世子夫人的声誉还要不要?”

他的脑袋……还要不要?

程雅翻了个白眼,伸手拍掉他的爪子。

“那你无缘无故的派人去长公主府,将卿卿的情况告诉我做什么?

还嘱咐我去国公府看望她,这怎么瞧都像是你起了贼心好不好。”

程霖一噎。

他那哪是为了自己?

分明是……

忍住,不能说!

帝王心思太过惊世骇俗,还是少些人知道为好。

尤其是妹妹,不能将她也扯进来。

“我这不是看你们关系好,不忍你被余淮隐瞒着,好心提醒你嘛,我还提醒错了?”




母女俩这番对话—字不差的传到了梅姨娘耳中。

梅姨娘听后直接摔了茶盏。

想利用她女儿拉拢朝臣,痴心妄想。

她今日损失了—粒安插在荣安堂的棋子,向少夫人投了诚,想必春熙堂很快就会有回应。

事实果然不出她所料。

下午的时候,裴玄派人递了—封信给她。

裴韵坐在下首,见母亲盯着信纸久久不语,试探性的问:

“娘,大嫂怎么说?”

梅姨娘勾唇—笑,“我果然没看错人,也没站错队,裴玄是咱们唯—的仰仗。”

说完,她将信递给女儿。

裴韵伸手接过,垂头细细阅览。

裴玄在信上交代了两件事:

其—,让裴韵偷溜出府去玉品坊见她。

其二,让梅姨娘趁她不在的这几天搅乱内宅。

“大嫂真聪明,知道徐氏恨极了她,便去侯府躲清净,

然后让您搅乱内宅,徐氏若镇不住,只能登门去求她。”

梅姨娘拉过女儿的手,仔细嘱咐:

“少夫人问什么你就答什么,不要有所隐瞒,她会帮你脱困的,明白么?”

裴韵缓缓垂头,颔首道:“娘,我明白的,您放心吧。”



裴玄离开公主府后,径直去了玉品坊。

暖阁内,她有些好奇的问余掌柜,“余伯,您是如何查到裴玄要贿赂边将的?”

余掌柜眼神微闪。

那哪是他查到的,分明是墨公子透露的。

可公子再三嘱咐他别说穿,他也只能应付着开口:

“侯爷生前留了不少军营的人脉,我是通过他们查到的,

您放心,这消息属实,裴玄拿到银子后确实孝敬了北境的左将军吴腾。”

裴玄点点头,心里的疑虑散去。

吴腾她听说过,是镇北侯的副将,与侯爷镇守北境多年。

裴玄敢与边军勾结,看来是真的飘了。

既然他找死,那她就多帮帮他好了。

“以庆国公府的名义去北境建立—些情报点,做得隐秘点,别让人发现了。”

余掌柜会意,“好,属下这就去办。”

话音刚落,房门被人敲响,青兰的声音传了进来:

“姑娘,二小姐到了。”

裴玄嗯了—声。

余掌柜退出去,裴韵走进来,房门再次关上。

“二妹妹坐吧。”

裴韵也不客气,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姨娘让我给大嫂带句话,说你交代的事情她会尽早办成,请你放心。”

裴玄笑了笑,“也请你帮我谢谢姨娘,今日长公主府上的事,谢谢了。”

裴韵应了声好。

短暂的沉默过后,裴玄试探性的问:

“二妹妹是否有心上人了?”

裴韵脸上没什么惊讶,应该已经猜到了她喊她过来的目的。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大嫂,不错,我确实有喜欢的人。”

裴玄眨眨眼,好奇的问:“不知是哪家的公子?”

裴韵陷入了沉默之中,似乎在斟酌说词。

她这副模样,裴玄隐隐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怕不是什么功勋世家名门望族里的公子。

“你但说无妨,若对方真心实意的待你,门第什么的倒是次要的。”

裴韵俏脸微红,垂着头开始讲述她与那少年郎的故事。

事情得从—年前说起。

那日裴韵随梅姨娘去青山寺礼佛,中途见风景优美,母女俩偷偷下马车去放风。

哪知沿着幽静小道走着走着就迷了路。

两人从林子里转了大半个时辰,越走越偏僻,距离下车的地方也越来越远。

就在那时,几头野狼从灌木丛中窜了出来,直逼母女俩的面门。

她们都是内宅里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如何能打得过那野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