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作品阅读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

完整作品阅读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

雪笙冬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司若南谢渊是古代言情《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这桩婚事非我所愿,父皇赐婚逼迫……若是你以后安分守己,本王会给你王妃的尊荣,其余的不要多想!”“正合臣妾意愿……”她不喜欢这里,不喜欢王爷,不喜欢京城,她只喜欢边关的自由风光。可她不能逃,也逃不掉……为了活着,她不得不嫁给他,受他冷眼,忍受他府中白莲花的迫害。再等等,一定可以,一定可以再回边关……可真到她离开那日,他却疯了一般追她回来。他:“为什么!”她:“请王爷,还妾身自由!”...

主角:司若南谢渊   更新:2024-07-17 11: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若南谢渊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作品阅读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由网络作家“雪笙冬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司若南谢渊是古代言情《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中的主要人物,梗概:“这桩婚事非我所愿,父皇赐婚逼迫……若是你以后安分守己,本王会给你王妃的尊荣,其余的不要多想!”“正合臣妾意愿……”她不喜欢这里,不喜欢王爷,不喜欢京城,她只喜欢边关的自由风光。可她不能逃,也逃不掉……为了活着,她不得不嫁给他,受他冷眼,忍受他府中白莲花的迫害。再等等,一定可以,一定可以再回边关……可真到她离开那日,他却疯了一般追她回来。他:“为什么!”她:“请王爷,还妾身自由!”...

《完整作品阅读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精彩片段


谢渊刚安慰好自己的母后,就听见谢云柔阴阳怪气的:“禹王妃,您怎么还在这?太子哥哥的毒已解,这里没有你的事了!”

谢云柔回祖籍探亲,回来不久,今天是第—次见传言中的禹王妃。第—面,她就不喜她…尤其是她那张脸!

“放肆!她方为孤解毒,乃是孤的救命恩人,岂容你不敬!道歉!”谢渊脸色阴沉,怒斥道。

谢云柔脸色煞白,眼眶通红,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谢渊…虽然太子哥哥—直对她疏离淡漠,可也是以礼相待,从未对她发过这么大的火…

皇后和德安公主对视—眼,也有些纳闷,虽然云柔话语有些不敬,可太子这反应也…

镇国公夫人脸色有些不悦,讪讪说道:“柔儿也未曾说什么,殿下…”

谢渊怒视着谢云柔,她只能不甘的对若南说:“对不起,禹王妃,是云柔无礼了…”

若南淡笑—声,福身行礼道:“皇后娘娘,殿下蛊毒已解,臣女先行告退。”而后对谢渊点个头,带着水月先行离去。

谢渊给了陆深—个眼神,陆深拱手说道:“草民还有些事关太子身体调养的问题要问禹王妃。草民告退!”

东宫门外,陆深看着若南离去的背影,为太子殿下深深捏了把汗…

自家殿下这娶妻之路,困难重重哦…

禹王府

若南已数日未见到禹王了。安家出事,高贵妃被贬,端王名声受损,端王妃小产…

禹王虽说近日事情繁多,但也不是抽不得空。他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若南…

母妃和二哥算计了定北侯,虽自食恶果,但定北侯府如今与端王府和安国公府已是关系恶劣,再难补回。

结亲结成仇,定北侯府如今不仅不能成为二哥的助力,反而处处与安国公府作对…

母妃甚至有了让他换—位新王妃的想法…言语间让他休了司若南,以她身体不能有孕为由…就算不能休妻,也要与她和离!

他惊慌害怕,如今才知那许太医竟是母妃的人…若是母妃将此事宣扬出去,司若南将会名声受损,再无法在王府立足…

若是父皇知道…身为皇家儿媳,不能为皇家开枝散叶,此乃是大不孝。就算有定北侯府做支撑,司若南也坐不稳禹王妃的位置…

禹王犹豫再三,开口说道:“上次的事是安舒晴迷恋大哥,故欲用药想生米煮成熟饭。母妃有失察之责…我们是—家人,希望你与大哥可以原谅母妃…”

若南看着禹王,冷声说:“禹王殿下,这话您信吗?安妃与端王狼子野心,妄想彻底掌控定北侯府!还未过河,就想拆桥!端王明天登基,大哥后天就要被安个罪名赐死!

从始至终,我都是你们吞噬定北侯府的棋子!因为在你们的调查中,我,司若南,只是个不通文墨,愚蠢无知的乡野女子!最是好控制!

如今这颗棋子有了自己的想法,不愿按你们的步伐走,你们方才知道选错了人!

若是我没猜错,安妃应是让你想方设法休了我,令娶王妃吧!”

若南看着禹王震惊的神情,继续说道:“自我嫁入禹王府已有小半年,从未出过差错!让我猜猜安妃准备让您以什么理由休妻?

应该是无子,准确说是身体不能有孕吧…这可是个最合适的理由!就算皇上顾念着定北侯府,我这个禹王妃也再坐不安稳!


冬至日

若南带着锦华和水月去往安宁寺,那里供奉着父亲的长明灯,同时也为远在西北的兄长和将士祈福。

一切事宜结束,若南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在寺院里慢慢逛了起来。听说安宁寺后山有一处梅林,甚美。

三人来到后山梅林,梅花盛开,美不胜收。

若南漫步在梅林里,感受着梅花的香气,仿佛回到了安城,那里也种满了梅花…

“下雪了,小姐,下雪了…”锦华高兴的说。

若南抬头看着片片雪花飘落,伸手接住几片,看它在手中融化。

又一年冬至日,大雪如约而至。

可惜陪你赏雪的人,却不在身边…

“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若南喃喃自语。

那一年的大雪中,曾有人说过这一句话…

若南看着漫天大雪,忽然眼中酸涩,流出两行清泪。

“小姐,您怎么了?”锦华赶忙问道。

水月也甚是惊慌,甚少见到主子流泪…

若南轻拭泪水,轻声言道:“没事,只是有点想家了…”

小姐是想回西北,回安城了,那才是家…

“冬至日,大雪天,确实是个容易想家的日子。”女子慵懒的声音传来。

若南抬头看向前方,一名身穿大红毛绒披风的女子走过来。

她雍容华贵,容貌昳丽,举手投足,散发着妩媚与高贵。

“禹王妃…今日一见,果真如传闻中一般倾城绝色。”女子走到若南面前,笑着说道。

“见过德安公主。”若南上前福礼。

“哦?你怎么知道是本宫的?”

“寺院门口停着公主的鸾驾,知今日公主前来安宁寺,再者公主华贵无双,自然不难认出。”

德安公主,裴景翊,皇后之女,太子谢渊的同胞姐姐,年二十有五,五年前尚楚国公世子楚文煊。

“是个会说话的人。禹王妃可唤本宫一声姐姐…本宫也可叫你阿笙。”德安公主看着若南,笑着说道。

若南微愣,德安公主贵为大公主,她随禹王叫声姐姐,也是应该…

阿笙…只有父亲和兄长会这么叫她。德安公主也仿佛在透过她看什么人一般。不过若南看着她,也觉得她的眉眼似乎有些熟悉……

“姐姐。”

“好,阿笙…随我去坐会吧,雪天最适合煮茶了,尝尝姐姐这里的茶水。”德安公主带着若南进入梅林深处的一座院子。

二人坐在暖榻上,喝着花茶,吃着点心,一时竟有聊不完的话。

“阿笙是说,定北侯年节就要回京?那岂不是还有不到一月的时间?”德安公主忽然情绪有点激动地问道。

“是,大哥来信说年节回京述职,应该快了…”若南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姐姐认识大哥?”

“当年的定北侯世子,意气风发 ,少年将军,打马前街时不知迷倒了多少的京城闺秀,姐姐有幸见过…”德安公主自觉有些失态,轻笑一声。

若南深感赞同,大哥本就长的俊美,剑眉星目,又常年在军营中磨练,气场强大。在西北时,就迷倒了不少姑娘家。

德安公主起身亲自为若南煮了一杯花茶。若南伸手接过时,无意看到她手腕上的白玉镯。

“砰…”

茶盏落地…

“阿笙,没事吧?有没有烫到?”德安赶紧抓着若南的双手。

若南这才回过神来,抽出双手的时候,不经意轻抚过白玉镯,触手生暖,是白暖玉…

“姐姐见谅,阿笙适才失了神…”若南平复着内心的激动,福礼言道。

“只要没烫到你就好…”德安公主扶着她坐下。

“阿笙方才无意碰到姐姐的玉镯,触手生暖,倒是罕见?”若南装作不经意的一问。

“你说这个呀,此乃白暖玉,确实世间罕见。

此玉乃我外祖父镇国公当年在滇南所得,纯净剔透,毫无杂质,最珍贵的是它触手生暖。

外祖父将它作为嫁妆送给了我母后,母后又在生下我和皇弟后,将它打造成一只玉镯,中间部分打成一个平安扣。

玉镯当作嫁妆给了我,平安扣则给了皇弟,让他当作聘礼,送给未来的太子妃…

可是我这个皇弟到现在都没有送出去…”德安公主笑道。

“若是阿笙还未嫁人,姐姐倒觉得你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肯定会喜欢你这么漂亮的人儿…可惜皇弟没有这个福分哦!”

德安公主后来说什么,若南已听不清。她只觉得头脑空白,心底发颤。

不一会就借口身体不适,离开了安宁寺。

栖梧院

若南回来后,就独自一人坐在榻上,只握着那枚平安扣,望着窗外大雪。

不知坐了多久,她忽然轻笑出声,而后眼睛酸涩,流下了眼泪。

谢渊…

太子谢渊,母姓谢,化名谢渊…

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她当年不也是,以母姓,小名锦儿,故化名白锦…

原来他是当今太子,他夫君同父异母的哥哥…

传闻太子三年前重伤,于两年前去往青州行宫养身,至今未归…

三年前,不正是他离开的时候?原来他不是不守承诺,而是受了重伤…

水月曾说,东宫有人在寻火灵芝和冰雪莲。这两种灵药相克,除非是火寒蛊…

又传言太子大限将至…

若南赶忙起身,书信一封,让水月送去落云山。

这一夜,禹王宿于兰溪院。

若南一夜未眠。


栖梧院

若南坐在暖榻上,喝着花茶,听锦华说着今日府中发生的一切。

看来禹王确实很在意这个孩子,也对,毕竟是他的长子。不仅自宫中请来了太医看诊,更是在兰溪院陪了一整天。

“小姐,这下子,兰溪院的那位要神气了。”锦华不屑的说。

“她是禹王的侍妾,为王爷开枝散叶是应该的。锦华,你近日多注意点,务必让兰溪院顺利生下孩儿。”

“知道了,小姐”锦华应道。

若南想了会,把谢渊的事简单与锦华和水月说了一下。

“所以太子殿下就是小姐在安城遇到的那个人?”

锦华是知道有这么个人的,小姐在西北时,经常拿着枚平安扣发呆,又时常在书房画一男子画像,但是从不画脸。

“嗯…”

“那小姐,以后怎么办?”锦华心疼的看着若南。

“有过去的情分在,至少他登基后,定北侯府会无恙…至于其他的…”若南叹了一口气。

水月闻言说道:“主子,属下不懂情爱之事,但今日见太子殿下对您…心应是真的。”

若南看着窗外低声说道:“原本我们的计划是,在禹王府一年,最多两年,假死脱身,继续游历江湖,经商行医。

锦华,水月,你们和我一起长大,应是最了解我的…我只愿寻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谢渊可以…然,裴奕辰是不可以的。他是太子,未来是皇帝…”

锦华和水月对视一眼,明白了…

无论是太子还是皇帝,都会有很多女人,三宫六院…

锦华想了一下问道:“若是太子殿下只愿要您一人呢?大周开国皇帝不就只有皇后一人,景帝更是废黜过六宫…”

若南轻笑一声,黯然开口:“开国皇帝只有皇后一人,是因为当年皇后与他一起打天下,功勋卓著…

至于景帝,更是在有了三名皇子后,遇到南贵妃,才专宠一人,所谓的废黜六宫,只是将未宠幸过的女子放出宫,已宠幸,有子嗣的嫔妃移至行宫罢了……”

若南看着二人,继续说道:“我相信他如今对我的心是真的,可是待他登临帝位,迫于压力,纳妃选秀后呢?我该如何?难道每天在后宫,等待他偶尔的垂怜?

花开花落自有时,兰因絮果终有因。我对他是心有悸动,可是我不能为他失去了自己…”

何况事情哪能这般容易…皇上赐婚,和离绝非易事。

死遁,是最简单的方法。然而死遁后远离京城,隐于江湖,事易;但改名换姓嫁入东宫,风险太大…若是被人察觉,欺君之罪,东宫和定北侯府都会遭难。

他是一时失了理智,可是自己不能…

他的身体一旦痊愈,只要听皇上皇后之命,娶妃纳妾,前路平坦顺畅…何必因为自己而选择一条荆棘丛生之路呢…

兰溪院

禹王看着许梓柔睡着后,才抽出自己的手,轻轻的走出房门。

梓柔的手臂受了轻伤,但胎气受损,见了红,有小产迹象,他才从宫中请了太医过来。

太医忙活了一上午,又是针灸又是熬药的,才稳住了胎气。

他本欲去东宫接王妃,但梓柔受了惊,他刚准备离开,梓柔就情绪不稳,腹痛不止。他顾着孩子只能留下陪她。

初闻梓柔有孕,他有过惊慌失措,但这毕竟是他的骨肉,更是第一个孩子,他不能不管。

而后他认真想过,梓柔已经进府,自己也宠幸了她,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

王妃身体未养好,不能有孩子。若是梓柔为他诞下子嗣,他则可以说服母妃不再纳侧妃和侍妾。以后禹王府就只有她们二人。


梓柔有了孩子,他会给她请封侧妃。这样她有了位份,有了子嗣,在禹王府就站稳脚跟了。他也算是报了那份救命之恩。

以后,他不会再碰梓柔…

这些日子,他终于想明白了自己的心。他是真的喜欢上王妃了…对梓柔只是感激,而不是男女之情。

司若南说不喜欢与人共侍一夫,不能接受自己的夫君从其他女人身上爬到自己身上…他只在醉酒后幸了梓柔一次,那非他本意。以后他只要王妃一人,只宠幸她一个,与她好好过日子。

“大皇姐亲自送王妃回来的?”禹王问潘二。

大皇姐一直与他和二哥,景夕不甚亲近,倒是喜欢自个的王妃…

“是。王妃是坐德安公主的马车回来的。”

“王妃心情如何?有没有生气”禹王问。

“没有…王妃为太子看诊后,德安公主就来了,后与公主一起用了午膳,下了棋…二人相谈甚欢。”潘二一一禀报。

禹王来到栖梧院,看见内殿的灯已经熄灭。他欲进去看看若南。

水月突然出现,挡在门口。

“王爷,王妃已经休息了!”

“…本王就进去看一眼…”禹王看了一眼这个没有眼力劲的侍女。

“王爷,王妃睡眠浅,易惊醒,还请王爷不要打扰…”水月像个门神般挡着。

禹王生气又无奈,这是王妃的侍女,她还甚宠她…他不能把她怎么样!

禹王只能无奈的回到侧殿。

兰溪院

许梓柔躺在床上,轻轻抚摸着小腹。

禹王离开的时候,她就已经醒来,留下禹王一天,已经够了。她看见禹王对这个孩子的担心与紧张,心这才彻底安定下来。

这个孩子是禹王长子,只要他重视这个孩子,就不会怠慢她。多亏了那副求子药…

那日她无意中遇到川王侧妃,与她一见如故,交谈甚欢。李侧妃刚给川王生了庶长子,甚是得宠。后来她无意说到求子药…原来她是用了这副神药,才一次就中,一举得男。

后来李侧妃更是把药方给她一份。她在禹王来兰溪院时,央他品尝自己新酿的梅花酒,而那晚的酒中,她加了催情的药…

没想到那药方如此灵验,就那一晚,她真的有了身孕。幸亏今天那歹徒没有伤到胎儿…

她一定要平安的生下禹王府的长子!这个孩子一定会让她一步步成为禹王侧妃,王妃的…

东宫

“假死药?你要干嘛!”陆深大惊。

裴奕辰看着陆深,用一种你明知故问的眼神。

“司姑娘的医术那么好,她若想要假死药,那自己肯定会配置的…更何况她才和禹王大婚不足三月…您也太心急了吧?”陆深无奈的说。

“我一天都不想等…她是我的妻,凭什么要住在禹王府!”裴奕辰怒道。

“……”陆深和林舟对视一眼,觉得要好好劝一劝自家太子,他现在有些魔怔了。

陆深站起来,深吸一口气,扯开嘴问道:“那请问太子殿下,司姑娘假死后,您准备怎么办?”

“自然是给她新换个身份,娶她为太子妃!”裴奕辰睨了陆深一眼。

“太子殿下,您一向睿智清醒,心思缜密,但是只要有关司姑娘的事,您就彻底失去了方寸!

且不说她与禹王乃皇上赐婚,大婚不足三月,就假死脱身,易引起怀疑…

退一步讲,您安排周密,她死遁成功,您准备给她换个什么身份?太高的不行,高门贵女造不了假…只能是高门远房或是小门低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