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阅读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

精品阅读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

雪笙冬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由网络作家“雪笙冬至”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司若南谢渊,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这桩婚事非我所愿,父皇赐婚逼迫……若是你以后安分守己,本王会给你王妃的尊荣,其余的不要多想!”“正合臣妾意愿……”她不喜欢这里,不喜欢王爷,不喜欢京城,她只喜欢边关的自由风光。可她不能逃,也逃不掉……为了活着,她不得不嫁给他,受他冷眼,忍受他府中白莲花的迫害。再等等,一定可以,一定可以再回边关……可真到她离开那日,他却疯了一般追她回来。他:“为什么!”她:“请王爷,还妾身自由!”...

主角:司若南谢渊   更新:2024-07-24 03: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司若南谢渊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阅读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由网络作家“雪笙冬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由网络作家“雪笙冬至”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司若南谢渊,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这桩婚事非我所愿,父皇赐婚逼迫……若是你以后安分守己,本王会给你王妃的尊荣,其余的不要多想!”“正合臣妾意愿……”她不喜欢这里,不喜欢王爷,不喜欢京城,她只喜欢边关的自由风光。可她不能逃,也逃不掉……为了活着,她不得不嫁给他,受他冷眼,忍受他府中白莲花的迫害。再等等,一定可以,一定可以再回边关……可真到她离开那日,他却疯了一般追她回来。他:“为什么!”她:“请王爷,还妾身自由!”...

《精品阅读手撕王爷小白莲后,王妃和离了》精彩片段


所以,禹王殿下,我们既已撕破脸皮,就不用再假惺惺的维护着表面的平和!

这份赐婚是你们费心求来的!休妻?做梦!我们之间,只有和离!我等着您的和离书!否则,我保证安妃娘娘的头会—直痛!

禹王殿下,慢走不送!”

禹王浑浑噩噩的走出栖梧院。他不知为何还是与司若南走到了这—步…

明明她只要劝着定北侯退—步,—步就好!如此她还是禹王妃,就算没有子嗣,他也不会让任何人动摇她的地位…他都决定了,会好好爱她,疼她,好好过—辈子的…

她为何要将母妃和二哥想的那般恶劣?来日若是二哥登基,就算看在他的颜面上,也不会动定北侯府的…

东宫

自若南离开后,谢渊垂头沉默不语,浑身散发着不悦的气息。

镇国公夫人与皇后闲聊片刻,看了—眼太子,笑着说道:“柔儿如今已十八岁了,从小呀就喜欢太子殿下。臣妇的意思是,先让她进东宫照顾殿下的身子…毕竟殿下身边没有个贴心的人也不合适…

至于娘娘说的,殿下身体需要静养…柔儿是个懂事的,知道分寸…”

谢渊抬起头,神情淡漠的说:“舅母,父皇已答应孤,半年后议亲,—年后方娶太子妃。孤觉得甚是合适…

至于云柔表妹,孤只把她当作妹妹。待她出嫁,孤自会被份厚礼给她添妆。”

谢云柔听到他的话,再也忍不住,捂着嘴哭着跑了出去。德安公主见状,只好追出去看看。

谢渊借口身体不适,需要休息,回到了内殿。皇后嘱咐了几句,带着镇国公夫人也离开了东宫。

谢渊正在想着如何去哄他的小姑娘。林舟进来禀报说是德安公主又来了…

裴景翊犹豫了许久,欲言又止,最后艰难的开口:“奕辰,就算云柔今日对禹王妃有些不敬,但是你如此发怒,当众训斥于她,着实有些让人意外…”

谢渊喝了口茶水,说道:“皇姐想说的应该不是这个吧?”

裴景翊深吸—口气,小声问道:“你是不是…对禹王妃起了心思?从小到大,从未见过你如此情绪失控的时候…

母后和舅母当时—心在云柔身上,未曾发觉。可是我看的—清二楚,当云柔说出不敬之言后,你立马看向禹王妃…神色紧张,甚至有些惊慌失措…

禹王妃告退时,你的眼神都粘在她身上了…恨不得随她而去…”

谢渊轻笑出声,说道:“皇姐观察入微,倒是没瞒过你…”

裴景翊手中的茶盏落地,震惊不已,而后结结巴巴的说:“奕辰,你…你…你糊涂!她是禹王妃,你的弟妹!你不能不顾伦理纲常啊…你只是见她貌美,—时失了心智,你不能再…”

“她就是锦儿…”谢渊打断姐姐的话,忽然说道。

裴景翊怔愣了许久,方才回过神…原来如此!竟是如此!

她喃喃自语道:“冤孽…真是冤孽啊!怎么都折在他们手里了……”

谢渊将他与白锦,也就是司若南的事情慢慢说给了姐姐听。

他认真的对裴景翊说:“皇姐,我是—定要娶她的,只娶她,做我的太子妃!”

裴景翊看着弟弟,神色恍惚的问道:“奕辰,你知道这有多难吗?就算她与禹王和离,父皇也不会让你娶她,更何况是太子妃…而且她是二嫁之身,你不介意吗?”

谢渊笑了笑,而后说道:“无论多难,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娶她……娶她是我此生最大的梦想。


两日后 ,宫中家宴。

禹王看着若南自房中走出,再低头看看自己的衣裳,不由嘴角上扬。

若南看到禹王,也是一愣…

他身着一袭华丽的紫衣,衣摆处用金丝线绣着精美的图案。腰部系着一条宽阔的腰带,上面镶嵌着各种宝石,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禹王的长相随高贵妃,耀眼夺目,平日穿着白衣,多了一份温和。今日一袭紫衣,却更显的他容貌昳丽。

“王爷…不就是一个寻常家宴…您这是把王府库房都…”若南憋着笑。

“咳,禹王府家大业大,这点东西算什么…”禹王看着同样一袭紫衣的若南,嘴角上扬。

若南轻笑,难怪他前日给自己送来了新制的紫色宫装,嘱咐她一定要穿…

想来他自己也定制了一套…

禹王为若南披上厚厚的毛绒披风,扶着她上了马车。

许梓柔从柱子后面走出来,指甲深深刺入掌心。

为了与禹王相配,她常年学他身穿白衣,可今日禹王竟为了司若南,换上了紫衣…

昭华宫

“儿臣携王妃给母妃请安。”禹王带着若南给高贵妃行礼。

“免…免礼。”高贵妃看着儿子有些发愣。

“二哥,二嫂”

“见过二哥,二嫂。”若南还是第一回见端王妃。

上次进宫,糯儿生病,端王妃在府照顾。

端王妃,年二十,三年前嫁给端王,生有一女,萧玉茹,小名糯儿。

“五弟,你今日…有些…不同…”端王笑道。

前几个月还为了林氏拒婚的厉害,今个却…

端王看着司若南那倾城绝色的脸,仿佛明白了…

禹王转了一圈,笑着问道:“如何?母妃,二哥,这件衣裳是王妃给我挑的,好看吧?”

若南瞥了禹王一眼,有些无语。

高贵妃看着儿子像一条摇着尾巴的小狗,围着王妃转…一时没眼看。

端王妃安舒瑶看着若南,不难理解为何短短数月,禹王就移情别恋…这般模样,她一个女人都动心。

“五哥!你…”三公主裴景夕跑进来。

她看着五哥对着司若南大献殷勤,再想到前几日见到梓柔姐姐时,她容颜憔悴…心中气愤。

“五哥,梓柔姐姐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要好好保护她,不要被某人给欺负了!”裴景夕瞪了若南一眼。

“裴景夕,懂不懂规矩,不许对你五嫂无礼!道歉!”禹王脸色一黑。

“我不~”

“夕儿,不得对你五嫂不敬。”高贵妃喝道。

眼见疼爱自己的母妃和哥哥都站在那女人身边,裴景夕只得气恼的说句对不起…

若南轻笑一声,并不在意。

高贵妃带着众人来到朝阳殿,参加家宴。

若南坐在座位上,一时心绪不宁。忽然禹王握住了若南左手,轻捏了一下。

若南一僵,回过神来,欲挣脱开,可是禹王忽的扣紧了大掌,紧紧包裹着若南的小手。

禹王心跳加速,耳尖通红,方才他见若南出神,故轻握了一下,只是她的手好软好小,竟让他舍不得松开…

“王爷…”若南小声提醒。

“皇上驾到,太后,皇后到,太子殿下到…”

若南抬头看向门口,皇上和皇后扶着太后,太子裴奕辰坐在轮椅,被宫人推着。

若南心中最后一丝幻想被打破,谢渊真的就是裴奕辰…

禹王见若南愣住,赶紧拉着她的手,齐齐跪下行礼。

若南低着头,心中怅然…

裴奕辰刚进门时,仿佛有感,目光看向此处,只看见五弟禹王和他的王妃,不过王妃低着头看不清脸庞。

“免礼,平身。今个是家宴,庆贺太子从行宫归来,都随意点。”皇上笑道。

禹王拉着若南起身回到座位,看着她低头不语,轻声问道:“南儿,怎么了?”

若南方才回过神,巧劲挣脱开了禹王的大掌。

禹王摩挲着掌心的余温,支支吾吾的说道:“你…你手太凉了,我…给你捂捂…”

若南抬头看了禹王一眼,却只见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

正在此时,太子看向此处,二人一时四目相对…

裴奕辰此刻只觉身在梦中,浑身僵硬,头脑空白,周遭一切仿佛都静止了…

他日思夜想的人儿竟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虽然小姑娘较之三年前,长大了,少了一份骄纵明媚,多了一份清冷华贵,容颜更加娇美…

可是他确定,这就是他的锦儿…他想了三年的,在他心底生根发芽的锦儿…

若南知道他认出了自己,只是勾起唇角,苦涩一笑,而后低下头。

裴奕辰怔愣的看着他的小姑娘,她穿着华丽的宫装,坐在他五弟的身边,那是属于禹王妃的地方…

而禹王,他的五弟,正低头温柔的和她说着话,满眼宠溺…

此刻,他只愿这是一场梦…

“太子殿下,在看什么呢?这么入神?”熹妃和皇上说道。

“辰儿~”皇后拉了一下太子。

裴奕辰此时才回过神,看向皇上,平静的说:“没什么,只是两年未见五弟,觉得五弟变化甚大…一时惊奇。”

没人知道太子殿下的双手紧握扶手,指尖泛白,才能止住这浑身的颤抖。

“哈哈,别说是你了,朕方才见到老五,都一愣,差点闪了眼…”皇帝打趣道。

“哀家看,禹王这一身衣裳不错,更显俊朗,与禹王妃甚是般配!”太后高兴的说。

禹王乐呵呵的点头,说道:“还是皇祖母慧眼…这衣裳是南儿选的,自然相配!孙儿只加了个宝石的腰带。”

“哎哟,叫的多亲热啊…看到你们夫妻恩爱,哀家就放心了。以后可得好好待禹王妃,不然皇祖母可得罚你…”

“孙儿知道,请皇祖母放心。”禹王看着若南。

若南只觉造化弄人,与谢渊竟是在此时相见。

“早前听闻五弟新婚,还未贺五弟大喜…”太子咽下口中腥甜,哑声说道。

“太子皇兄客气了!”

禹王拉着若南起身,递给她一杯酒,端起酒杯,敬向太子。

“臣弟携王妃恭贺太子皇兄回宫,愿皇兄身体康健。”说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若南看着太子殿下,亦开口言道:“愿太子殿下身体康健,平安喜乐。”而后仰头饮下杯中酒。

今日的酒怎么如此苦涩…

禹王扶着若南坐下,小声说:“你身体不好,还敢这么喝酒,我都替你喝了…”

裴奕辰颤抖着拿起酒杯,对着若南,一饮而尽。

“孤多谢五弟…”

“咳…咳…咳”裴奕辰再也止不住心中的悲痛,吐出一口血。

“辰儿~”皇后大惊。

“快传太医。”皇上大声喝道。

太子脸色惨白,浑身颤抖不止,身体如冰块一样寒凉。

林舟上前跪地欲掏出袖中的药瓶,却被太子殿下抓紧手臂。

林舟看了一眼禹王妃,瞬间明白…


“原来火灵芝竟在禹王妃……司姑娘手中…”陆深兴奋的说不出话来。

“两年前,机缘巧合下采得,至于冰雪莲,半月后可送来京城。”

“太好了…那殿下还有半个月就能解毒了…这等珍贵之物,怎好…”陆深打住。

他刚想说,这等稀世珍宝,怎好这般就赠予太子…人家两人自家人…

“若有人问起,就说是陆神医寻得…”

“明白,明白…听殿下说,司姑娘所用的是素衣十三针?不知可否…”陆深感到一股凉意,看向太子,立刻闭嘴。

谢渊伸手拉了一下若南的衣袖,表情甚是委屈。

陆深和林舟抬头看向屋顶,不忍直视,水月面无表情的低着头。

“奕辰…”德安公主来了。

“参见德安公主”

“皇姐”

“阿笙,怎的又叫本宫公主?叫姐姐…”德安公主上前拉着若南的手。

“是该叫声姐姐…”谢渊意有所指。

“姐姐…”

“这才对嘛!辛苦你为奕辰解毒治伤了。”德安公主拉着若南一起坐下。

德安公主问了问太子的病情,又与若南聊了一会。

“启禀太子,禹王府侍卫求见。”临海过来禀报。

谢渊听见禹王府三字就浑身不痛快…

“传!”

“王妃,王爷差人传话,命属下接王妃回府。林夫人情况不太好,王爷不好走开…”潘二进来禀报。

“为了一个侍妾,次次丢下自己的王妃,禹王真是好样的!”德安公主有些心疼若南。

“你回去告诉禹王,就说本宫今个留王妃在东宫用膳,晚些时候亲自送她回府。有本宫在,也没人会说什么!”

“是…”潘二告退。

“林海,去备膳,孤今日陪皇姐用膳。”谢渊来了精神。

德安公主顿感欣慰,这个皇弟自幼被当储君培养,一言一行,规矩繁多,从而性子清冷淡漠,不苟言笑。如今主动陪她用膳,还是第一回…

陆深看着德安公主欣慰感动的样子,内心憋笑,只觉太子殿下太…那啥了…

太子和陆深,德安公主与若南,四人坐于厅桌用膳。

“奕辰的身子是真的见好了,不仅气色好了,胃口也好多了。”德安公主看着皇弟的样子别提多高兴了。

谢渊也觉得今日的饭菜尤其可口,心爱的小姑娘就在自己身边,仿佛又回到了安城的日子,只是多了两个人…

若南心有所感,今日的膳食都是她爱吃的东西,原来他都还记得…

午膳后,谢渊又开口让德安公主与若南对弈会,尽量拖延着时间,只想与她多待一会儿…

不知不觉,天色渐晚,德安公主带着若南一起坐着公主府的马车告别东宫。

德安公主坐在马车上,看见自己的皇弟,在这寒冷的天气,坐着轮椅也要出来送她,脸上是掩藏不住的不舍,心中大为感动。两年不见,他变得太多了。

“奕辰,你快回去吧,天气寒凉…皇姐改日再来看你。”

“太子殿下,早些回去吧,您的身子如今不易受寒…”若南在德安公主身后给了他一个眼神。

“好…”谢渊嘴角上扬。

谢渊目送着若南慢慢离开他的视线,久久不肯离去。

刚分开,就开始想她…

“皇弟这两年不见,真的变了,以前他不爱笑,不爱说话,总是板着个脸,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

今个见他,会说会笑,甚至都会开玩笑了…真好啊!”德安公主高兴的对若南说。

若南实在想不到板着脸,严肃老成的谢渊是何模样…

德安公主亲自送若南到禹王府,好一通埋怨了禹王,才依依不舍的与若南告别。


他此时安排安家的人进西北大营,不过是借着姻亲的关系,想让人尽早在军中立足。以待来日,过河拆桥,从大哥手中接过西北大军。

毕竟若来日登基,这军权还在大哥手中,他恐难安枕。这是防着大哥,也防着禹王…”

“哼,狼子野心,还没利用上呢就想着卸磨杀驴!”

若南看着大哥,自父亲逝后,他不再像以前那么莽撞冲动,已经由狼崽长成了狼王。

司华皓叹了一口气,闷闷的说:“无论是哪位登基,西北三十万大军都是一块肥肉,都想分食它!只是苦了阿笙,被困在这京城中…”

“大哥,你觉得太子如何?”

“太子?你不说,我还准备和你说他呢…我觉得太子有阴谋,准确来说,有图谋…”司华皓忽然凑过来小声说。

“咳咳咳~”若南差点被呛到。

“大哥,为何这般说?他做了什么吗?”若南有些纳闷。

“他对我太客气了,甚至是…热情!阿笙,你知道不?他说他把我当兄长看…还一直对我微笑…

话里话外,就像我是他大舅哥一样!禹王这般就算了,太子这番举动,让我觉得他有阴谋…”司华皓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分析着。

“……”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真的把你当作大舅哥…

若南每年除了冬日返回安城,其余时候皆在西北将军府。父亲军中繁忙,都是兄长将她带大,真正做到了长兄如父。

“大哥,我和你说一件事…”若南看着大哥。

“嗯!你说!”

“太子谢渊就是谢渊…”

司华皓是知道谢渊的。

当年父亲逝后,他带着小若南回西北时,路过安城,他看着她烧了竹屋,听她说了谢渊的事。

他当时想暴揍那小子,竟然勾引拐骗无知小姑娘…

“………”

司华皓猛地站起身,拳头捏的咔咔响。他说太子怎么对他这么热情呢!还真把他当大舅哥了!

“大哥,他是太子…”

司华皓力气一卸,重新坐下,叹了一口气。

“阿笙,当年你还小,十二三岁,根本不懂,你只是觉得他好看,亦或是医者的恻隐之心,才救的他…

若他是逍遥江湖的谢渊,只要他对你好,大哥都没话说…但是,他是太子,很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

阿笙,一入宫门深似海。当年堂姑母入宫,背靠定北侯府,也不过三载,就在生产之日母子俱亡…

定北侯府不需要牺牲你的幸福来保全。大哥只要你好好的,开心的活着就行。”

“大哥,我明白的…”若南知道大哥是真心疼她。

“大哥了解你,绝不是个委屈自己的性子,也不是那种屈于后院与一堆女人争宠的人。谢渊就是谢渊,不是太子谢渊…

阿笙,大哥不能看着你在这京城,在深宫之中逐渐枯萎,香消玉殒…

更何况,你现在仍是禹王妃…”司华皓心疼的看着妹妹。

“大哥,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倒是大哥,你和大嫂…”若南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嫌隙。

司华皓一时语塞,最后干脆拿出酒,围炉烧酒,一醉方休。

在感情上,他们兄妹俩倒是同病相怜…都嫁(娶)了自己不爱的人…

酒过三巡,司华皓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当年苏氏母女算计他的事…

若南一时哑然……难怪如此!

当年因为此事,意气风发的少将军,临安耀眼的少年郎,饱受了多少争议指责…定北侯府也被推上风口浪尖。

原以为是场意外,大嫂也是受害者,没想到竟是…

这几年,靠着定北侯府,大嫂的母亲和弟弟在府中过的风生水起,俨然忘却了当年对大哥的伤害。


不远处,酒楼雅阁里的德安公主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眼眶微红。

直到夜幕降临,司华皓才从宫中出来 ,急欲回定北侯府。

“大哥,我随您一起回去,王妃今早回了定北侯府…”禹王拦住司华皓。

“禹王殿下,臣与小妹许久未见,想与她话话家常,方才特请陛下允准,接她回府住两天,还请王爷见谅…”司华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些。

“五弟,定北侯与幼妹许久未见,你就别去凑热闹了…

两日后庆功宴孤再好好敬侯爷!”太子对司华皓说道。

“多谢太子,臣告退。”

定北侯府

司华皓刚到门口,发现他的妹妹,妻子,儿子都在翘首以盼。

“阿笙~”他笑着摸了摸若南的头,轻轻抱了一下。

“大哥”

“爹爹…”辰儿抱着司华皓的腿,小声喊着。

司华皓抱起四岁的儿子,颠了颠,上次见他,还不会走呢…

“侯爷…”苏氏哽咽着。

司华皓看着妻子,内心复杂,对于苏氏他是有怜有怨的…

当初他只是好心救人,而且他救人时,为了男女大防,只是拎着她的衣领,未曾有任何肌肤之亲。上岸后,亦立即放在地上,不曾多看一眼…

然还未待他离开,苏氏的母亲却带人出现,拦住了他…说他污了苏氏的名声,必须负责…

司华皓自小在军营长大,不懂这些内宅女子的手段。因此未曾理会,强硬离去。

没想到第二日就出现了各种流言,说他救苏氏时,二人衣衫不整,抱在一起…更有甚者,说他与苏氏寺庙私会,珠胎暗结…

他百般解释,但苏氏却在此时上吊轻生,虽被救下,却彻底坐实流言。

此事闹大,皇帝赐婚,他只能娶了苏氏…

他是个男人,顶天立地,知道世间女子不易,既然娶了她就会负责。

因此婚后他就算不喜欢她,也礼待她,将府中中馈交于她。

直至那日,听到她与她母亲的谈话。原来那日在寺院,一切都是她母亲一手安排…

她们母女和幼弟在府中过的艰难,父亲宠妾灭妻,于是在寺院看到他时,白夫人动了心思…

司华皓大怒,她哭诉着求他原谅,说她母亲只是为了让她脱离苦海,为了她们姐弟以后有个依靠…

他心里生气怨恨,她为了脱离苦海,就要让他白白受此污蔑,让定北侯府被人指点!

无奈此时她有了身孕……

因西北动荡,他成亲三月就匆忙返回军营。期间除了三年前父亲去世,他再没回来…

司华皓抱着儿子,与苏氏和若南一起入府。

晚膳后,辰儿闹觉,苏氏先带他回房歇息。

兄妹二人围炉煮茶,闲话家常。

“大哥,要不然你先去休息吧…三年未归,大嫂想必有很多话要与你说。”

“不急,大哥此次要在京城待到年后,说说你的情况。”司华皓喝了一口茶。

他未把苏氏母女算计他的事说于父亲和妹妹听,免的他们多生烦恼。

“我?我挺好的啊…”

司华皓把茶盏砰的一声放下,怒道:“你这三个月的事,大哥哪件不知!那禹王欺人太甚!若不是他们,皇上怎会赐婚!他还敢欺负你!大哥今日都想揍他!”

“大哥,我又不喜欢他,也没准备久待禹王府,何必生气…”

“你说的也是…这两月安国公府安排了好几人进西北大营。不过你放心,都被我安排在外。”司华皓喝了口茶和若南说着军营的事。

若南给大哥添了点茶水,笑着说道:“端王此人有野心,有些聪明,但是不多…


他此时安排安家的人进西北大营,不过是借着姻亲的关系,想让人尽早在军中立足。以待来日,过河拆桥,从大哥手中接过西北大军。

毕竟若来日登基,这军权还在大哥手中,他恐难安枕。这是防着大哥,也防着禹王…”

“哼,狼子野心,还没利用上呢就想着卸磨杀驴!”

若南看着大哥,自父亲逝后,他不再像以前那么莽撞冲动,已经由狼崽长成了狼王。

司华皓叹了一口气,闷闷的说:“无论是哪位登基,西北三十万大军都是一块肥肉,都想分食它!只是苦了阿笙,被困在这京城中…”

“大哥,你觉得太子如何?”

“太子?你不说,我还准备和你说他呢…我觉得太子有阴谋,准确来说,有图谋…”司华皓忽然凑过来小声说。

“咳咳咳~”若南差点被呛到。

“大哥,为何这般说?他做了什么吗?”若南有些纳闷。

“他对我太客气了,甚至是…热情!阿笙,你知道不?他说他把我当兄长看…还一直对我微笑…

话里话外,就像我是他大舅哥一样!禹王这般就算了,太子这番举动,让我觉得他有阴谋…”司华皓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分析着。

“……”

有没有一种可能,他真的把你当作大舅哥…

若南每年除了冬日返回安城,其余时候皆在西北将军府。父亲军中繁忙,都是兄长将她带大,真正做到了长兄如父。

“大哥,我和你说一件事…”若南看着大哥。

“嗯!你说!”

“太子裴奕辰就是谢渊…”

司华皓是知道谢渊的。

当年父亲逝后,他带着小若南回西北时,路过安城,他看着她烧了竹屋,听她说了谢渊的事。

他当时想暴揍那小子,竟然勾引拐骗无知小姑娘…

“………”

司华皓猛地站起身,拳头捏的咔咔响。他说太子怎么对他这么热情呢!还真把他当大舅哥了!

“大哥,他是太子…”

司华皓力气一卸,重新坐下,叹了一口气。

“阿笙,当年你还小,十二三岁,根本不懂,你只是觉得他好看,亦或是医者的恻隐之心,才救的他…

若他是逍遥江湖的谢渊,只要他对你好,大哥都没话说…但是,他是太子,很有可能是未来的皇帝…

阿笙,一入宫门深似海。当年堂姑母入宫,背靠定北侯府,也不过三载,就在生产之日母子俱亡…

定北侯府不需要牺牲你的幸福来保全。大哥只要你好好的,开心的活着就行。”

“大哥,我明白的…”若南知道大哥是真心疼她。

“大哥了解你,绝不是个委屈自己的性子,也不是那种屈于后院与一堆女人争宠的人。谢渊就是谢渊,不是太子裴奕辰…

阿笙,大哥不能看着你在这京城,在深宫之中逐渐枯萎,香消玉殒…

更何况,你现在仍是禹王妃…”司华皓心疼的看着妹妹。

“大哥,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倒是大哥,你和大嫂…”若南能看得出他们之间的嫌隙。

司华皓一时语塞,最后干脆拿出酒,围炉烧酒,一醉方休。

在感情上,他们兄妹俩倒是同病相怜…都嫁(娶)了自己不爱的人…

酒过三巡,司华皓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当年苏氏母女算计他的事…

若南一时哑然……难怪如此!

当年因为此事,意气风发的少将军,临安耀眼的少年郎,饱受了多少争议指责…定北侯府也被推上风口浪尖。

原以为是场意外,大嫂也是受害者,没想到竟是…

这几年,靠着定北侯府,大嫂的母亲和弟弟在府中过的风生水起,俨然忘却了当年对大哥的伤害。



太医院周太医匆匆到来,为太子把脉。

“太子脉相紊乱,体温急降,想必是毒发…皇上恕罪!”周太医脸上苍白,冷汗直冒。

“陆深呢,快传陆深!”

“母后,陆深去城外采药,明日方归!”德安公主急道。

若南看着谢渊的样子,再也按耐不住,上前说道:“父皇,母后,臣女幼年曾得薛谷子前辈指点,习得几年医术,可否让臣女看看…”

“医圣薛谷子?”皇上诧异。

“正是!”

“禹王妃,你那点医术怎可在皇上面前搬弄?”高贵妃斥责道。

“不可,若是太子皇兄出了事…”禹王拉着若南,轻摇了摇头。

“父皇,母后,儿臣…相信医圣的本事,愿意…一试…”太子颤抖的说着,而后又吐出一口血。

“辰儿,不要吓母后…”

“哀家信禹王妃,皇上…”太后看着皇上。

“禹王妃,你来试试…”皇上犹豫一下,立马说道。

“皇上…”高贵妃看着皇上变了脸色,不敢再言。

若南上前,跪在太子面前,伸手搭上脉搏。

谢渊只觉手腕发烫,想要握住她,再也不放开…低头看见若南跪在自己身前,欲伸手拉她起来…

林舟立刻上前,扶住太子,低声说道:“殿下,属下将您移至内殿榻上躺着,方便禹王妃看诊…”

谢渊收回手,点头示意。

林舟看向皇上皇后,然后推着太子向内殿走去。

禹王扶起若南,小声说道:“你有把握吗?”

“我尽量…”

皇上命众人在外等候,除了禹王妃,只有皇上皇后太后和德安公主进入内殿。

林舟将太子放在床榻上,搬了把椅子放于床边。

若南上前,坐下为太子把脉。

谢渊垂眸,看着自己手腕上的纤纤玉指,心中发疼发胀…

此时此刻,他才明白,身受火寒蛊之毒,遭受冰火两重天的身体折磨,远不如今日自己内心所受的痛楚…

片刻后,若南起身,回禀道:“皇上,太后,皇后娘娘,臣女需给太子殿下施针…得解开太子衣袍…不知?”

“医者仁心,不分男女,何况朕与太后皇后都在这,无人敢说什么!”

“请皇上皇后太后移步,稍等片刻。”

皇上扶着太后,德安公主扶着皇后坐于一旁的暖榻上。

林舟上前为太子解开上身衣袍,露出胸前肌肤。若南拿出金针,走上前,低头专心为太子施针。

她的手法轻盈而娴熟,金针在她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一般,随着她的手指舞动,精准地刺激着穴位。

不一会儿,太子的胸前就被扎满了金针。而太子惨白的脸色也慢慢恢复,身体停止颤抖,体温渐渐回暖。

皇上与皇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片刻后,若南拔出最后一根金针。

林舟上前给太子整理衣袍。

若南平复着心情,上前说道:“皇上,太子殿下的情况已稳定,暂时没有大碍。”

“好,好,好,禹王妃有功了!”皇上大喜。

“辰儿,你觉得怎么样了?”皇后上前问道。

“辰…禹王妃…医术精湛,儿臣感觉通体舒服多了…”谢渊看着若南,哑声说道。

“今日真是多谢禹王妃了,本宫都不知道该如何谢你…”

“皇后娘娘言重了,臣女愧不敢当…”

“禹王妃有功,该赏!”皇上心情大好。

“父皇…母后…儿臣有一事相求…”太子忽然说道。

“辰儿,有何事,直说!”皇上心疼的看着自己的长子。

谢渊抬头看向若南,颤着声音说道:“禹王妃医术不凡,儿臣想请她为儿臣医治身体……”

若南抬头看向谢渊,发现他的目光亦在她身上…她只得匆忙转移视线。

“这…辰儿…禹王妃毕竟是亲王妃,而且男女有别,禹王估计也不会愿意…”皇后皱眉说道。

虽然禹王妃这次救了太子,但她毕竟是高贵妃的儿媳,皇后总是提防着她。

“父皇,母后,儿臣这三年饱受这蛊毒折磨,生不如死……

陆深虽寻遍古籍医书,也只能为儿臣暂时压制毒性…儿臣只能沦为一个无用的废人。所以请父皇应允…”太子眼眶通红的说道。

皇上看着自己的嫡长子…他占长占嫡占贤,是储君的不二人选。

母族镇国公府,世代尊荣,更是当年在他登基时立下从龙之功。

纵使这三年太子中毒,双腿不良于行,甚至垂危…他都没有想过废黜。

太子性子清冷,早熟稳重,与他不像父子,更似君臣。甚少在他和皇后面前露出如此虚弱的一面,皇帝一时心痛不已。

“好,父皇答应……”皇上拍了拍太子的肩膀。

“禹王妃,你可愿帮着陆深一起医治太子?禹王那,由朕做主!”

“臣女愿意一试……”

若南看了一眼谢渊,陪太后回寿安宫。

随着太子的毒发,家宴草草结束。

禹王一直在外等着若南。

方才赵公公已出来禀报,太子无恙,让众人先回宫。

看见若南扶着太后出来,立马上前欲搀扶她。

“老五,让禹王妃陪太后回寿安宫,朕有话与你说。”皇上叫住禹王。

禹王只能一步三回头的跟着皇上去往勤政殿。

东宫

“辰儿,虽说禹王妃救了你,但是她毕竟是禹王的发妻,高贵妃的儿媳,母后有些担心…”皇后皱眉说道。

谢渊低着头,轻声说:“她不会害儿臣的……”

“母后,女儿也信!禹王妃出身定北侯府,坦荡光明,不会做那些阴私之事。”德安公主说道。

“不过,奕辰,陆深不是已找到解蛊毒的方法?为何还要让禹王妃来?”德安公主有些不懂。

“她这一手金针乃是医圣薛谷子的嫡传素衣十三针,陆深年少时曾有幸见过,现一直在钻研此针法…

虽有火灵芝和冰雪莲,若无精湛的金针渡穴,也无法彻解此毒…”

“竟是这样…”德安公主明了。

太子摩挲着手中泛旧的香囊,闭上双眼…她还是心疼他的…

白锦…锦儿…司若南…

真是造化弄人!

若是当初自己早早袒露身份,亦问清楚她的来历…

她会是他的太子妃,他的妻……

可是如今,该当如何,他要怎么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