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墨少追妻太凶猛

墨少追妻太凶猛

圆圆大可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在有心之人的栽赃陷害之下,叶薇在一夜之间身败名裂。那个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被父亲赶出了家门,成为了凄惨不堪的豪门弃女。她腹中的孩子是未婚夫亲生,可是没有任何人相信她所说的话。后来叶薇生下了孩子,独自一人抚养长大,在蛰伏了四年之后,失去一切的辣妈强势归来,这一次,她发誓要为当年的自己讨回公道!

主角:墨云修,叶薇   更新:2022-07-16 10: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墨云修,叶薇 的武侠仙侠小说《墨少追妻太凶猛》,由网络作家“圆圆大可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有心之人的栽赃陷害之下,叶薇在一夜之间身败名裂。那个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被父亲赶出了家门,成为了凄惨不堪的豪门弃女。她腹中的孩子是未婚夫亲生,可是没有任何人相信她所说的话。后来叶薇生下了孩子,独自一人抚养长大,在蛰伏了四年之后,失去一切的辣妈强势归来,这一次,她发誓要为当年的自己讨回公道!

《墨少追妻太凶猛》精彩片段

天微微亮,雨下了一夜还没停。

叶薇瑟缩着身子贴靠在阴冷的墙壁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酒店大堂。

突然一个挺拔的身影闯入她的视线,推开玻璃门阔步走出来。

瞬间,叶薇的双眸迸发出热切的期望,跌跌撞撞地冲了上去。

“云修,我有急事找你!”

被阻拦的男人眸光一滞。

面对眼前形如枯槁的女人,墨云修寻遍脑际也找不到合适的字词。

她是叶薇,但又不太像。

他记忆里的叶薇是鹿城第一美人,是叶家引以为傲的千金,也是他曾捧在心尖上的妻子。

可如今她什么都不是了。

“好久不见。”

间隔好几秒,墨云修才从晃神中抽离,选了一句最平淡的开场白。

听到他的答复,叶薇顾不上叙旧,语气急切又激动:“云修,我要出远门,求你帮我照顾辰辰好不好,他很乖很懂事,从来不调皮,也不会……”

话没说完,错愕从墨云修的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深入骨髓的憎恶。

“让我照顾那个野种?今天你是来自取其辱的?”

打断她的话,“野种”这个字眼被墨云修咬得很重。

叶薇心头一颤,这刺耳的称呼比全身多发转移的癌痛还要疼上千百倍。

离婚后,她带着孩子远走他乡,四年来受尽人间疾苦,直到上个月意外查出癌症晚期。

医生只建议提高生活质量,意思很明白,到了这个阶段有钱也没用了。

想到刚满四岁的儿子即将无依无靠,高压恐慌下,叶薇不顾一切地抓住他的衣袖。

“云修,我求你帮帮我,辰辰真的是你亲生儿子,当年的亲子鉴定书有问题,你可以重新做一次,我保证……”

“够了!不要再提以前的事!”

墨云修眉目冷酷,发狠推开她,面庞仿若乌云罩顶。

如今的叶薇瘦成一把干柴,轻飘飘的身子直接从大理石台阶上滚了下去。

连续滚了几阶,她跌落在湿滑的地砖上,洪水猛兽般的剧痛传遍躯体,怎么爬都爬不起来。

睥睨着狼狈不堪的叶薇,墨云修的步伐不疾不徐,走下台阶伫立在她面前。

“叶薇,当年你一声不响带着野种跑路,背地里却买凶报复我,要不是馨安舍命相护,昏迷不醒的人就是我!”

虚弱无力间,叶薇愣住:“你说什么,馨安她怎么了……”

“还在装傻?”

盛怒之下,墨云修猛地把她从地上拔起来。

“是你害馨安被车撞,她从四年前昏迷到现在,这笔账咱们还没算清楚,你居然敢来找我?”

此刻墨云修那张俊秀的脸庞被阴鸷遮蔽,眸底燃烧着熊熊怒火。

叶薇大概听懂了,她后妈的女儿叶馨安为了墨云修差点送了命。

只是这件事她根本不知情,自从离婚被父亲赶出家门,四年来她和鹿城断了一切联系。

“不关我的事!我没害过任何人,从来没有!”她哑着嗓子为自己辩驳。

这时墨云修笑了,森寒的冷笑如芒在背。

狠狠捏住她的下颌,他不留情面地警告:“你可以不承认,但我迟早让你给馨安磕头道歉!”

 


说完,墨云修厌恶地甩开她,叶薇摇摇晃晃倒在他的脚下,衣裳湿透寒凉入骨。

“滚,不要弄脏我的鞋!”他刻意绕开脚下的女人。

雨淅淅沥沥,凉风扑面而来。

一把黑伞撑在墨云修的头上,沉稳大气的顶配宾利停在旁边。

叶薇望着他丰神俊朗的背影,在司机的映衬下尊贵尽显。

听说墨云修在酒店有应酬,她就从昨晚等到今晨,没合过眼也没挪过身,只为了把他等出来。

她死了不要紧,儿子还要活下去。

“不能在这时候退缩,辰辰的人生路还长,离世前必须给他找好归宿。”

叶薇一遍遍在心里提醒自己,这股力量支撑着她站起来,每走一步身体就传来刀割的痛。

宾利车缓缓启动,她踉跄地追逐。

“云修,我求求你,辰辰不能没有父亲!”

“云修……”

跑了没几步,叶薇的双脚开始不听使唤,再次摔倒在水坑里。

昏天暗地,两眼发黑,医生说过她不能着凉更不能摔跤,否则随时都会一睡不醒。

正当叶薇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一把小伞为她遮挡住风雨,手持伞柄的小男孩蹲了下来。

“妈妈,路太滑了,我扶你回家。”

这稚嫩的声音,让叶薇仿佛从死神手中挣脱出来。

她强打起精神,目光停在叶墨辰秀气的小脸上,“辰辰,你怎么跑出来了?”

墨云修的座驾早就无影无踪,只有辰辰的小手紧紧攥着她。

在路人的帮助下,叶薇被搀扶起来,她疼得听不清儿子的回话,颤抖不断的嘴唇几乎咬出血。

回家途中,她才得知原来昨天打电话时,辰辰无意中记住了酒店名字,早晨睡醒摸索着找过来。

“妈妈,你在酒店等谁?”

望着辰辰纯净的脸颊,叶薇如鲠在喉,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妈妈,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你不要丢下我。”辰辰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轻轻摇晃着她的手臂。

叶薇鼻子一酸,打转的泪水无声地落下来。

“妈妈不会丢下你,妈妈还要看着你长高长大,等你过生日陪你去动物园,吃蛋糕……”

听着母亲温柔的抚慰,辰辰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依偎在她怀里闭上眼睛。

叶薇浑身都湿透了,她赶紧把辰辰扶稳坐直,“宝贝,醒醒,我们回家睡好不好?”

“嗯,好。”

辰辰乖巧地答应着,小脑袋却不由自主地歪了下去。

这时她注意到辰辰脸颊通红,再摸额头烫的吓人。

“妈妈带你去医院!”

瞬间,困倦难当的叶薇精神不少。

出租车司机把叶薇送到医院门口,她抱着孩子如同百米冲刺往里面跑。

儿科急诊室里,医生给辰辰做了诊断,经检查他患了肺炎,如不住院治疗随时会转成重度。

“叶女士,这孩子太瘦了,身体免疫力低下,很容易感染呼吸系统疾病,你先办一下住院手续。”

叶薇恍惚地点头,心里对辰辰满是愧疚。

前几天他们从千里之外折腾回来,又是赶路又是租房,加之辰辰从小营养跟不上,体质一直都很差。

抱着辰辰来到收费窗口,叶薇一听住院押金要六千块,递过去的银行卡又缩回来。

 


回到诊室,叶薇的脸色很难堪。

“医生,我身上的钱不够,可不可以先安排孩子住院?我这就回家拿钱。”

打量着她遍身泥泞,破旧的针织衫领口都开始脱线,医生犹豫了一下同意。

出了医院,叶薇没回家,径自赶到墨氏集团。

房子才租了三天,家徒四壁,除了两只行李箱再无其它。

向墨云修借钱是她仅存的希望。

望着眼前高耸入云的建筑,叶薇一步步挪上台阶,每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喘口气。

骨头深处钻心的疼,长长的阶梯总算爬到头,她浑浑噩噩地走进公司大堂,刚进门就被拦住。

“小姐,你找人还是走错了?”

“我找墨总有事。”她的声音极度虚弱。

看叶薇衣衫褴褛,墨氏的保安挺势力:“墨总是你随便能见的么?出去出去!”

保安烦躁地推开门,冷风呼呼地灌进来。

叶薇不肯走,两人正僵持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突然喝止住保安。

端详着瘦骨嶙峋的女人,霎时男人的表情大跌眼镜。

“叶……叶姐?”曾杰瞠目结舌。

他做墨云修的助理足有六七年,从没见过叶薇如此落魄。

终于碰到熟人了,叶薇无所谓被笑话,望着曾杰苦涩一笑:“曾助理,麻烦你带我见墨总。”

曾杰连忙解释:“抱歉叶姐,墨总去疗养院了,他不在公司。”

“疗养院?”叶薇怔住。

打听到疗养院的所在位置,叶薇向曾助理道谢,拖着油尽灯枯的病躯往外走。

“叶姐,你没事吧?我开车送你过去?”曾杰看她佝偻着背,仿佛风烛残年的老人。

“不用,我没事,只是来的时候有点急。”叶薇呼吸粗重,没太多力气说话。

离开墨氏集团,叶薇想快点缴清住院费,哪怕疗养院在西郊,还是狠狠心打车过去。

片刻,她付了八十六元钱下车,看到前方大门旁边的牌匾,清泉湾私人疗养院。

叶薇才知道叶馨安住在这里,她差不多成了植物人,四年来躺在疗养院里从没睁过眼。

走廊很安静,她撑着墙歇了一会儿,再往前走一点就是叶馨安的病房。

不过当叶薇走到门口,发现墨云修不在,只有妹妹平静的躺在病床上。

来到床前,她望着叶馨安恬淡的睡容,曾经小巧的面颊微微发圆。

“馨安……”她轻声呢喃。

坐下来牵起叶馨安的手,叶薇轻叹一口气:“我来晚了,到底是谁把你撞成这样的?”

虽然以前姐妹俩的关系不算亲密,对她来说,始终把叶馨安当成妹妹。

所以叶薇祈祷叶馨安早些醒过来,也可以还她一个清白。

“叶薇!你来做什么?”

突然门声从身后响起,一道冷厉的怒吼直冲耳膜。

叶薇身子一僵,没等转过头,就被墨云修有力的大手揪了起来。

“砰!”

墨云修满腔怒火地关上门,叶薇就像他手里的垃圾被丢弃在走廊。

叶薇猛地撞在墙上,那力道用尽全力,让她眼冒金星,单薄的身子贴着冷墙一点点往下滑。

须臾,墨云修从病房里出来,阴冷的目光投向前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