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陆总他追妻火葬场

陆总他追妻火葬场

四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姜楠跟陆倦结婚三年,这个男人从未将她放在心上。他在外面花天酒地,声色犬马,她全部视而不见,两个人相安无事,一直到老也好,她认命了。陆倦不断的在姜楠的底线上蹦跶,她一步步退让,他越来越得寸进尺。终于,她被触碰到了最后底线,直接将一纸离婚协议书,甩到男人的脸上。离个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余生漫长,她还有大把的时间,追求自己真正的幸福……

主角:姜楠,陆倦   更新:2022-07-16 15: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楠,陆倦 的武侠仙侠小说《陆总他追妻火葬场》,由网络作家“四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楠跟陆倦结婚三年,这个男人从未将她放在心上。他在外面花天酒地,声色犬马,她全部视而不见,两个人相安无事,一直到老也好,她认命了。陆倦不断的在姜楠的底线上蹦跶,她一步步退让,他越来越得寸进尺。终于,她被触碰到了最后底线,直接将一纸离婚协议书,甩到男人的脸上。离个婚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余生漫长,她还有大把的时间,追求自己真正的幸福……

《陆总他追妻火葬场》精彩片段

“我和阿倦是真心相爱的。”

姜楠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小白花,觉得有些好笑。

“真心相爱?”

爱得绿到她头上?

乔安紧紧地揪着裙边,泪眼婆娑,一副不畏强权的善良女孩被富家千金无情打压的样子。

“希望你可以大度一点,放过他,把他还给我。”

她的目光异常坚定,像是在指责姜楠做了坏人,破坏了她和陆倦的感情。

姜楠在心头轻讪了一声,这小白花是真蠢还是假蠢?

都纠缠有妇之夫了,还跑来原配面前装楚楚可怜。

是有人忘了她姜楠的脾气?

“还给你,”姜楠把手机往桌上一扣,挑眉看着她,“你要的起吗?”

姜楠尾音微微上扬,带有威胁,她给她收回话的机会。

“当然。”乔安说的坚定:“只要你把他还给我,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不要脸!”

说这话的是饶月,饶家大小姐,姜楠的发小。

饶月端着鸡尾酒慢悠悠地走到乔安面前,围绕她转了几圈,勾起唇角。

“啧,这不是以前在这里跳钢管舞的女人吗?我说怎么不见了,原来被你家老陆给看上,收走了。”

乔安瞬间脸色惨白,五指收紧。

姜楠抱着胳膊,背往后一靠,“你刚才说,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做?”

“是。”乔安说的笃定。

姜楠微微挑眉,宁安懂了,直接替姜楠给乔安发难。

“这么深情,真是让人感动。要不这样,你就在我们姜楠大小姐面前跳一支你的拿手钢管舞,跳得我们姜楠大小姐开心了。没准,我们姜楠大小姐心头一开心,就把他让给你了,如何?”

乔安愣了一下,“跳,跳钢管舞?”

当年她就是为了钱,在这里跳钢管舞,被陆倦带走。

那时候她发誓,这辈子都不在跳钢管舞。

那是她的耻辱!

“怎么,不是说,你为了陆倦做什么都可以吗?”姜楠嗤笑。

她就是要让她知道。

不要以为什么阿鸡阿狗都能踩到她脸上。

她这原配还没死呢!

包间里的其他人顿时哄闹起来,“跳,跳。”

乔安五指收紧,紧握成拳。

突然,一道清润的声音横空插入。

“什么事,玩的这么开心,嗯。”

起哄的人瞬间安静下来,“陆,陆爷?”

姜楠身体僵了一下。

乔安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小跑到陆倦身边,“阿倦……”

姜楠眼睫微微一颤,掩下眼底的情绪,转身朝两人看去。

乔安紧紧拉着陆倦的袖子,小鸟依人,好一对郎才女貌。

“怎么,还哭了?”陆倦双手插兜,看向乔安。

“不关姜小姐的事,是我。”乔安咬着唇瓣,她怯怯地偷瞄了一眼姜楠,又连忙躲开了姜楠的视线,欲言又止。

姜楠看在眼底,她觉得讽刺。

陆倦轻“啧”了一声,抽出一只手,动作温柔地给乔安擦掉留下的眼泪,语气温柔地说道:

“女孩子哭花了妆可不好看了。”

陆倦说话声顿了顿,乔安满眼期待地看着他。

陆倦继续道:“既然知道是你自己的问题,那就按照姜小姐的意思,给她道歉。”


乔安抽泣声一滞,她错愕地看着陆倦道:“阿倦,你,你在说什么啊?”

“没听懂吗?”陆倦笑看着乔安,笑意不达眼底。

乔安强颜欢笑道:“阿倦,我们别开玩笑,好么?”

陆倦从乔安手中抽回手,乔安抓了一个空,她下意识蜷了一下手指。

周围人顿时添火加柴,继续道:“道歉!道歉!道歉!”

乔安呼吸一滞,她的心也跟着沉了沉。

她最后埋下了头,眼泪滚出眼眶,捂着脸,一股脑地冲出酒吧。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陆陆续续退出包间,拉上门。

陆倦饶有兴味地看着姜楠,“姜小姐,还需要我把人带回来给你道歉吗?”

“当然,不过你舍得吗?”姜楠挑衅地看着陆倦。

陆倦走到姜楠身边。

他微微俯身,手扣住姜楠的后脖颈,把她往身边一带,手一用力,让她被迫仰头看着他。

陆倦仔细地端详着姜楠的脸。

别说。

长得跟个狐狸精似的,眼尾上挑,眼角那颗泪痣格外勾人。

姜楠挑眉,绕有兴味地看着他。

是笃定他不敢拿她怎么样么?

还真是不怕死。

陆倦指腹轻轻地摩挲着姜楠后脖颈的皮肤,他俯身在她耳畔,温柔地说道:“你可是陆太太,我怎么可以让你受一点委屈,只要你开口,我当然舍得。”

说话声温柔如水,挠的人心痒痒的,姜楠心轻轻一跳,脸颊发烫。

陆倦看着姜楠的泛着桃红色的脸颊,顿时笑出了声,笑意带有嘲讽。

兜头凉水瞬间把姜楠泼醒,笑声狠狠地刺痛着她的心脏。

姜楠五指收紧,紧握成拳。

他就是这样前一秒给你甜头吃,后一秒就毫不犹豫地朝你心口捅刀。

关键是,每次他给她甜头吃,她都信以为真,甘之如饴。

她应该是疯了。

姜楠讥讽一笑,“那我真是要谢谢你陆大少爷这么替我着想。”

“那倒不必。”陆倦嗤笑一声,他转身离开,走得潇洒。

姜楠端起放在她面前的酒杯,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砰。”的一声,她摔掉手中的酒杯,碎裂声引起了包间外的人的注意。

饶月推门而入,看着四分五裂的酒杯碎片,叹了一口气。

“大小姐,他又惹你生气了?”

姜楠嫁给陆倦的这一年,估摸着姜楠已经把她前22年的气全部给受光了。

也不知道这大小姐图什么。

姜楠看向她。

饶月耸肩,“他是你的心肝宝贝,我不说还不成吗?”

姜楠抓起扔在卡座上的外套,从外套从摸出钱包,拿出一张银行卡。

饶月轻“啧。”了一声。

这娆火可是凉城出了名的销金窟,最便宜的酒也要几万块,看这满满一地的酒瓶子……

“又打算把这包间里的人所有的账单全买了?”饶月抱着胳膊,靠在门口,笑看着姜楠。

姜楠顺手把卡扔在桌上,“密码是我的生日。”

然后突然快速走到外面,门关上,一个人在走廊里咳得撕心裂肺。

好久,姜楠才抬起头,眼眶通红。

她不缺钱。

就是没时间花了。


车上。

随着“咔哒。”一声,一束蓝色的火光从陆倦手中的打火机窜出。

乔安抽泣声一滞,朝陆倦看去。

灯影落在男人英俊锋锐的侧脸上,神色平静,却散发着强大的气场,让人不寒而栗。

他一手随意地搁在车窗栏边,打火机在他指尖打转。

“阿倦,你在生我的气了么?”乔安试探地问道。

陆倦玩转着打火机的动作一顿,“生气?”

陆倦似笑非笑地看向她,“怎么会?你这么乖,这么听话,我怎么会生气?”

陆倦说的温柔。

她却听的毛骨悚然,眼泪当即滚出眼眶,连忙求饶。

“陆少,对、对不起!我错了,以后我再也不去找姜楠了,你别生我的气。”

陆倦他伸出手,指腹温柔地替乔安擦去眼泪,“怎么又哭了。”

“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去找姜楠了,你和她离不离婚我都不在乎,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都不在乎,求你,别离开我。”

她原本以为只要找上姜楠,让姜楠知道他和她之间的关系。

姜楠一定会和陆倦离婚。

可她千算万算,到底是算错了。

姜楠的手段竟然那么高!

听完乔安的话,陆倦笑出了声,他手扣住乔安后脖颈,指腹轻轻地摩挲着乔安后脖颈的皮肤,怜惜地说道:“真是个小可怜。”

他的声音缱倦温柔,听的让人心醉。

乔安心生期待地看着陆倦。

“可是怎么办?我一向不喜欢把说出去的话,收回来。”

陆倦说话温柔,眼尾勾起一抹狭长的弧度,人俊美的惹眼,说出的话却直捅人心窝子。

听到陆倦说出的话后,乔安愣住了,后脖颈属于陆倦手心的温度被他无情地收了回去。

陆倦眉头微蹙,他有些嫌弃地撵着刚才刚才触碰过乔安的手,继续道。

“我记得我说过你去找她也不是不可以,如果她同意离婚,或许我会有兴趣跟你玩玩,可惜了。”

陆倦说话声顿了顿,他笑了,眼睛弯成一个弧度,“她好像不愿意呢!”

听完陆倦说的这话后。

乔安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她被陆倦踢出局了。

永安公馆。

吴嫂给姜楠开了门,递给她居家鞋,“夫人,就您一个人回来了,先生没回来吗?”

姜楠换鞋的动作一顿。

从结婚到现在,陆倦回公馆的次数屈指可数。

心中苦笑了一声。

他不回来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公司临时出了点事,他处理完之后,自然会回来。”姜媛换好鞋,招呼吴嫂道:“吴嫂,等会儿你把手头上的急事忙完之后,帮我酒窖拿一瓶85年的红酒。”

吴嫂“欸。”了一声,可看着姜楠有些苍白的脸忍不住多了一句关心。

“对了,夫人,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您的胃没事吧?”

姜楠有胃病,是当年陆倦出事之后,她患上的。

这些年治治停停,胃病自然没得到什么好转的。

上个星期直接胃吐血。

等到她发现姜楠的时候,已经晕倒在卫生间,不省人事。

也不知道检查结果出来没。

听到吴嫂关心她的话,姜楠心头百般滋味。

哪里只是胃病。

她回头,淡淡一笑,“我没事。”

那笑容,轻得风一吹,就散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