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南风

南风

图拉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南风嫁给了曲蔚三年,三年的时间里,为了能够得到这个男人的爱,她不惜放下自己的骄傲与自尊,为他倾尽自己的所有,可到头来她却依旧因为他的冷血无情弄了个浑身狼狈。可执着的她始终不愿放弃,直至老天看不下去,无奈出手,夺去她爱的权利……

主角:南风,曲蔚   更新:2022-07-15 22: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风,曲蔚 的女频言情小说《南风》,由网络作家“图拉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风嫁给了曲蔚三年,三年的时间里,为了能够得到这个男人的爱,她不惜放下自己的骄傲与自尊,为他倾尽自己的所有,可到头来她却依旧因为他的冷血无情弄了个浑身狼狈。可执着的她始终不愿放弃,直至老天看不下去,无奈出手,夺去她爱的权利……

《南风》精彩片段

南风嫁给曲蔚前,偷偷许过愿,希望他万事顺遂、长命百岁。

但她不知道,有那么一个人,愿意牺牲生命换她平安喜乐。

——

【晚上九点,城西电影院。】

南风第1001次收到唐思宁的短信,知道唐思宁不怀好意,她神色平静,输入:【好的,唐小姐。】

南风嫁给曲蔚三年,曲蔚也宠了唐思宁三年。他明知道唐思宁算计南风抢走南风的试镜机会,却依然捧一个演戏只会瞪眼、咆哮、滴眼药水的唐思宁。

唐思宁是个靠资本的十八线小明星,南风却只能给她做助理。

南风为了赚钱,随叫随到。

这次当然不会例外。

唐思宁名气小排场大,包场一个VIP影厅,弄得人尽皆知。

南风一过去,听扎堆的学生议论,就心里有数,先跟电影工作人员沟通,再去找唐思宁。

大荧幕放的是唐思宁砸钱做花瓶配角的电影。

观众却只有五排最佳观影区拥吻的曲蔚和唐思宁。

南风明白:唐思宁不是宣传电影,是向她宣战。

南风背过身,回忆曲蔚亲唐思宁时的投入,第一次亲眼所见,难免难过。

曲蔚恨南风前,爱过她,他喜欢她跳舞。

有段时间他逃课围着她转,时而撒娇时而威胁,非要她跳给他看。

南风敷衍他,只跳一支舞。

而他不厌其烦地看。

这样年轻英俊的男人痴迷她,她俗套地坠入情网。

包里的手机疯狂震动。

南风清醒过来,拿出来一看,是唐思宁的挑衅短信:【来了吗?】

她没回,探出头观察,曲蔚可能不爽唐思宁分神玩手机,捏住唐思宁下巴,吻得像咬。

清澈眼眸的雾气散去,南风镇定地打开手机摄像功能,录下他们激吻的视频。

保存后,她回复唐思宁:【唐小姐,不好意思,我身体不舒服。知知会来。】

周知是唐思宁另一个助理。

南风安排好一切,手机关机,拒绝听唐思宁发飙。

——

第二天清早,南风被手机铃声吵醒。

是周知。

“南风姐,网上爆出唐思宁插足你和曲蔚婚姻的视频,我拦不住……她真的活该!说起来,南风姐,你真能忍,唐思宁以前这么折腾你,也不见你生气。”

周知年轻正义感爆棚,痛批小三——她的老板。

南风挺感动,安抚:“你别怕,我来处理。”

南风点开周知发给她的链接,令她费解的是:爆料视频是躺在她手机里的那段。

对方估计跟踪她,还拍下她坐在江边栏杆吹风的照片。

配的标题十分狗血:女星插足富商婚姻,逼死原配。

舆论发酵很快,曲蔚的家世、唐思宁不太光彩的上位史,逐渐出现在热评。

估计同情她这个“跳江”的原配,没人扒她。

南风松口气,准备紧急公关。

就在这时,唐思宁又发短信挑衅南风:【我调电影院监控看到你了。我以为你不知道,原来是你能忍。曲蔚根本不爱你,你识趣点,主动跟他离婚。】

南风清算存款,预估曲蔚会拿多少钱让南风帮唐思宁洗白。

可以让她藏住秘密一辈子。

她决定靠这次脱身。

因此,她把爆料原博发给唐思宁:【管好你自己。】


唐思宁立刻打电话给南风。

南风拒绝,眼前浮现唐思宁抓狂的可怜模样,轻勾嘴角,点开微博联系爆料的博主,询问视频来源。

但发出的私信犹如石沉大海。

南风受痛经折磨,很快对唐思宁失去兴趣,关机补觉。

她做了一场梦:年轻青涩的曲蔚站在梧桐树下等她下班,看着她的眼睛漆黑深邃,仿佛深深爱她。

南风浅眠,曲蔚的摔门声吵醒她,打碎他爱她的一场梦。

她坐起,有气无力地看着他。

曲蔚看清南风惨白的脸色,神情一滞,随即横眉怒目质问:“南风,你以为毁了唐思宁,我不会找赵思宁、孙思宁、李思宁吗?”

“我不会那么天真。”南风藏在被子下的手,打开提前准备好的录音笔,“我也知道。你虽然喜欢唐思宁,喜欢唐思宁带给你的激情,但你更爱钱。这么多年,你为唐思宁投了不少钱,你肯定希望回本。这部电影,唐思宁戏份少却讨喜,有机会翻身。这次的丑闻影响唐思宁的商业价值和曲家的口碑,你才这么生气,对吗?”

曲蔚被戳中心思,生硬地说:“你知道就好!”

南风继续谈判,“方泽的死,我问心无愧。你所掌握的证据,我确实是唯一嫌疑人。直到现在,我都查不到真相。但是曲蔚,你娶我、折磨我,还不解气吗?这三年,你在外面找女人,我配合你演好曲太太。你断我事业,害我只能给唐思宁当助理,我也认了。你别激动,我不想你‘原谅’我。我是想跟你谈交易。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可以给唐思宁洗白,帮你挽回形象。”

曲蔚变得冷漠:“你的条件。”

“我要跟你离婚,等风波过去,公不公开随你;我拿钱办事,唐思宁要付我工资,你也要给我一笔封口费。”

“痴心妄想!”曲蔚讥讽南风。

手机铃声刚好响起,他冷着脸去阳台接电话,来回踱步,领带扯得歪歪扭扭。

再次走到南风面前时,他妥协,“行。我答应你。”

南风按键保存录音笔的录音,“你先付定金,我洗漱下。”

“晚上陪我去张家,”他淡淡扫过她皱巴巴的睡衣,咬重音,“穿得体点。”

“明白。”

南风不动声色将录音笔塞到枕头下。

眸光锁定她仍然苍白的小脸,曲蔚审问:“你是不是故意去江边,找人跟拍?”

南风掀开被子,递给他手机,“你可以查。”

曲蔚当真抢过她的手机,开始,熟练输入密码,操作。

密码是他生日,他输入时,波澜不惊。

南风该演的戏已经落幕。

等钱到账,她远走高飞,密码自然会换。

两分钟后,他将手机扔给南风,厉声警告:“最好别让我察觉你耍花样!”

银行卡到账十万。

南风提起精神敷衍他,“我不敢。”

等南风换好旗袍走出卫生间,最先看见他两指夹着的点燃的一根烟,烟灰攒了一大截。她觉得奇怪,抬头,看到他拧眉盯住床上那对枕头。

难道他发现录音笔了?

南风顿时呼吸一滞,心口收缩。


“曲蔚,”南风故作镇定,“我好了。”

曲蔚抖落烟灰,不耐烦地说,“真慢。”

她解释:“生理期。”

“你把血蹭在枕头上不够,还要说一遍?”曲蔚又在暴怒边缘,拔高音调,“不把事情处理好,你死了我也不会给你收尸!”

原来是他看见血恶心,不是发现录音笔。

她松口气,绕过他走到床边,弯腰拆枕套,趁机将录音笔放进口袋,“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收尸。”

人死如灯灭。

死后如何她不关心,现在她努力活着。

“别弄了。”曲蔚突然扣住南风手腕,“我要看你的方案。”

“行。”

南风给他看之前的方案,“情况差不多。现在先降热度。最近你有没有什么公开活动?”

“三天后,赵家的慈善晚宴。”

南风点头:“正好,我们一起。”

“行。”曲蔚看了眼腕表,“我出门,你晚上别迟到。”

“好。”

于曲蔚,南风是一顶一的美人。

就算现在恨她入骨,她穿旗袍的清冷模样,依然撩拨他心弦。

曲蔚情不自禁,温存地捻她耳垂,“南风,听话。”

话落,他如梦初醒,匆匆出门。

南风怔在原地,只觉残留耳朵、属于他的指尖温度,萦绕心头。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南风记起正事,联系周知撤热搜。

她继续跟爆料博主沟通删帖,博主还是没回应。

【你确定要帮曲蔚?他出轨了。】

手机倒是收到一条陌生短信。

南风拨过去,对方不接。

她只好回短信:【要帮。】

等了很久,她主动发过去:【你会帮我吗?】

对方终于回复:【我想见你。】

【你是谁?】

南风惊疑不定,不确定对方是敌是友。

对话框再次静止。

唐思宁的电话又不停打进来。

南风心烦,把唐思宁号码拉入黑名单,暂时清静。

【我想见你。】

对方重复这句话。

恰好,周知反馈撤热搜遇到困难。

南风隐约觉得所有的事,都和这个匿名号码有关。

于是南风试探着问:【如果我见你,你会让我顺利吗?】

【会。】

一分钟后,原博删帖。

南风明白,这是对方的诚意,她跟他要了地址,准备赴约。

半个小时后。

南风赶到对方指定的包厢,守在门口的保镖递给南风一个眼罩,南风配合戴上。

被推进包厢,南风感到不安。

“你是谁?”

话一出口,她才发现自己声音发抖。

“你能听出来吗?”

他嗓音低沉,似乎挺难过。

很好听的声音。

是南风听过会记得的声音。

因此,她回答:“我不认识你。”

他扶南风坐下,“那以后再认识。”

南风问:“你为什么帮我。”

他没有回答,帮南风泡茶,喂南风吃糕点。

南风觉得莫名其妙,为了顺利拿到钱跟曲蔚离婚,只好依从这个男人。

南风看不见,时间观念变得模糊。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没多久,他终于放南风走,并且答应南风会处理好唐思宁的丑闻。

南风连忙强调,“曲家也不能受影响!”

沉默良久,他说:“好。”

南风走出包厢摘下眼罩,没有探究他身份,快速回到车里,拿手机看网上舆论情况。

他动作很快。

搜唐思宁,已经没有任何负面的关联词。南风特意去看唐思宁微博,最新的骂她小三的评论,也消失无踪。

南风发给他个“谢谢”,开车回曲家。

曲蔚脸色铁青坐在客厅,见南风就骂:“南风,你还知道回来!”

南风困惑:“热搜不是撤了吗?等过两天给唐思宁弄几个吸粉的热搜,我再陪你去赵家,‘谣言’会不攻自破的。”

曲蔚将档案袋扔到南风脸上,“南风,这是什么!”

南风来不及躲,滑出的照片割破了她的脸。

看到南嘉嘉的笑脸,南风顾不上擦掉血珠,颤抖地抓起散落一地的照片。

总共六张。

从南嘉嘉早上去幼儿园开始,到南嘉嘉放学回家结束。

“你把嘉嘉怎么了?”

“嘉、嘉!”曲蔚站在南风面前,狠狠扇南风一巴掌,“你叫得可真亲热!”

南风不敢躲,结结实实挨着,声音弱了几分,“曲蔚,你别伤害孩子……”

“南风,我收到这份档案,还以为你没有这个狗胆!现在我明白了!你敢,你南风什么不敢!敢杀人,敢瞒着我有女儿!”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