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可怜哑妻是真大佬

可怜哑妻是真大佬

禾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一个继母恶毒,继妹欺负的小可怜,顾清滢的“哑巴”生活,始终不变的就是被人欺负的抬不起头的样子。谁能想到一朝联姻“残废”少爷,竟能让顾清滢这个“哑巴”女翻身逆袭。

主角:顾清滢,林治深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清滢,林治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可怜哑妻是真大佬》,由网络作家“禾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个继母恶毒,继妹欺负的小可怜,顾清滢的“哑巴”生活,始终不变的就是被人欺负的抬不起头的样子。谁能想到一朝联姻“残废”少爷,竟能让顾清滢这个“哑巴”女翻身逆袭。

《可怜哑妻是真大佬》精彩片段

轰隆隆!

半夜一点。

紫薇山顾家老宅。

外面电闪雷鸣,顾清滢一个人缩在房间里惴惴不安,她本来想去看看自己的小园子,却被暴雨困住。

顾清滢最怕打雷下雨天了,十岁那年就是这样的天气,她差点淹死在老宅后面的小河里。

突然,一阵强风刮开了卧室的门窗,老旧的门窗在狂风肆虐下吱吱作响,诡异异常。

顾清滢大着胆子飞步跑到门口正准备关门,突然出现一只手扒在门边!

“啊!你……”

顾清滢大惊失色,大叫了一声,随后迅速捂住了嘴。

因为她是一个“哑巴”。

这个高大、陌生的男人,推开门缓缓从地上站起来,整个房间飘着浓郁的血腥味。

顾清滢整个人都傻了,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双腿仿佛灌了铅一样,寸步难行。

男人像风一样扑过来,左手一把抱住自己,嘴里叨念着:

“对不起。”

如果有地狱,那么此时此刻的老宅一定就是!

……

等她再次睁开眼睛,房里只有她自己,余下满是凌乱和挥之不散的暧昧气息。

这里这么偏僻,老宅监控早就报废了。

就算留下什么脚印也早就被暴雨冲刷的一干二净,顾清滢绝望至极,关于那个男人的线索一点都没有。

突然,一串铃声打断了顾清滢的思路。

是好友蒋晴晴。

“清滢不好了!你妹妹带人来强拆福利院,院长也晕倒了,你在哪呀!”

顾清滢心头一乱,那是她六到九岁住的地方。

电话那头一阵响声,继妹顾婷尖利的声音传了过来。

“顾清滢,你个死哑巴,跑到哪鬼混去了,还彻夜未归,限你两个小时之内赶到福利院,否则你就等着看一堆废墟吧!”

紧接着传来好友的声音:“你干什么,还我电话!”

“清滢,你别着急啊,路上注意安全,我在福利院等你!”

顾清滢不能讲话,她敲击两下屏幕表示自己知道了。

没时间为自己悲伤,顾清滢立马起身赶去福利院。

老宅在山腰,除了每日两次的固定路线公交,基本没有别的交通工具,连私家车都少得可怜。

顾清滢一边跑着下山,一边祈祷能有车经过。

“这位小姐,需要搭载你一程吗?”

突然,一辆玛莎拉蒂停在顾清滢跟前,开车的人看着像个富二代。

虽然心有不安,但是福利院的事情更加紧急,顾清滢还是硬着头皮搭了顺风车。

下车时,顾清滢匆忙丢下二百元给对方就跑去福利院了。

因此她没有看到,车里男子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眼神意味深长。

终于赶到福利院,见好友正与顾婷拉扯,眼看着顾婷向晴晴扬起手,顾清滢挤上前一把抓住顾婷的手腕,狠狠向后一推。

顾婷猝不及防向后退了两步,眼中全是怒火。

“你!竟然推我。”

——你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要拆福利院?

顾清滢用企图用手语和顾婷沟通。

然而,顾婷一把挥开顾清滢的手,不耐烦道:

“别在这比比划划的!顾家要用这块地皮,你能阻拦?叫你回来不过是让你亲眼看着这破院子消失!”

——爸爸说的?我要见爸爸!

顾清滢急得手发抖,手语也比得哆哆嗦嗦,不太清晰。

说着便拿出手机给顾父打了视频电话,还没等接通,就被顾婷一把夺走,狠狠摔碎。

“你打了也没用,就是爸爸让我来的!来,你们几个,把这里的孩子都给我赶出去,东西全烧了!”

顾清滢连忙拉住顾婷,急得满头大汗,把孩子们拉到自己身后,对着顾婷拼命摇头。

——不可以!不可以!

顾婷直接将顾清滢推倒在地,咬牙切齿地说了句“你做梦!”

登时,原本安静欢乐的福利院一片哭闹声,夹杂着各种物品摔碎的声音。

“住手!”

一个女人的声音传遍了整个院子。

是邵洁,顾清滢的继母。

“妈,你怎么来了,这点小事不用你出面的!”

顾婷撒娇道。

邵洁轻拍开顾婷的手,面上嗔怒,但眼里却满是宠溺。

“清滢,你过来阿姨跟你说几句话。”

邵洁拉着清滢进来一个没人的小办公室。

“清滢,你也不要怪婷婷,你不知道,咱们顾氏最近出了很大的财务危机,需要卖掉这块地皮周转一番。”

“我和你爸爸也是在是没有办法了,除非……”

邵洁欲言又止,眼神不停地打量着顾清滢。

——除非什么?

顾清滢眼前一亮,立马站起来,手都有些发抖。

“除非找棵更大的树借咱们靠一靠。要说足够大的大树,估计只有城南林家的远臣集团了。”

远臣集团的总裁林治深,一年前出车祸,前些日子醒了,但腿脚还有些不利索。

说是腿脚不利索,但其实双腿残废,坐在轮椅上,邵洁当然不会说实话。

最近林家“高价”为这位少爷寻找新娘冲喜。

邵洁虽没明说,但聪明如顾清滢,怎会不知邵洁什么意思,用自己做交换罢了。

顾清滢面上写满抗拒,眼里的光一点点退散。

见顾清滢不情愿,邵洁马上补充道:

“这林少爷可是人中龙凤,若是放在以前,咱们可是真高攀不起,如今你嫁过去,说不定人就好了。到时候别说一个小小的福利院,就是十个……”

突然,蒋晴晴闯了进来,打断了邵洁。

“不好了,清滢!医院打电话说院长生命垂危,需要马上做手术,手术费用100万。”

蒋晴晴说话时已经泣不成声。

顾清滢深吸一口气,回头面向邵洁。

——我同意,前提是,不能动福利院分毫,救院长。

“好!还是清滢最懂事!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回去让张嫂炖汤给你补补。”

见顾清滢同意,邵洁紧忙嘘寒问暖,一副慈母模样。

顾清滢不着痕迹躲过了邵洁的手,拒绝了邵洁的假模假式。

她还要去医院。

处理完福利院和院长的事情,天都黑了。

吞掉路上买来的避孕药,看了眼手机,3月21日。

昨天,是自己的生日。

顾清滢一身疲惫的回到顾宅,却看到顾婷和几个佣人把她的东西都丢到了门口。

——顾婷,你做什么!

顾清滢怒上心头,一把拉住顾婷。


“扔垃圾呀,你都要嫁给那个残废了,这些东西留着还有什么用!”

顾婷嚣张地说道,随手又将一摞本子丢出去。

——我还没嫁人,还姓顾,小心我反悔了,倒霉的是你!

顾婷一愣,要不是母亲出谋划策,那嫁过去就是她了。

“你别嚣张,等你嫁过去,有你好日子过!”

顾婷说完便灰溜溜地跑了。

顾清滢拖着疲惫的身体收拾散落一地的东西,环顾自己住了十多年的房间,自从十岁差点溺水后,她就一直住在这里。

很快,她就要离开了。

想着去林家那些未知的生活,顾清滢心有担忧。

但能够离开顾家,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十岁那年,是她重回林家的第二年。

一次意外,她不小心掉进泳池,烧了三天三夜,耳朵勉强听得见声音,但说不出话了。

顾清滢知道是谁干的,但那时候她还小,什么都做不了,也不会有人相信她。

所幸,邵洁还有点良心,也没再为难过自己。

好了以后,为了自保,她依旧做一个“哑巴”,在顾宅除了自己房间,她很少去别的地方。

“清滢小姐,林家的人在会客厅等你。”

顾清滢刚收好自己的日记本,就被管家顾明带到大厅。

“顾小姐,您好,我是徐卫铭,是林治深先生的助理,来接您去林家。”

这么快?

不过顾清滢也没有犹豫太久,简单带几件常穿的衣服和日用品以及日记本就和徐卫铭离开了。

“顾小姐已经和我们一起出发了。”徐卫铭给林治深发了消息就赶回林家。

徐卫铭也不是很理解,明明随便一个人就可以来接这个便宜少夫人,林治深却非要他来接。

林家不愧是掌握海市商会头把交椅的家族,别墅区在水榭梨园这种顶级富人区的最优位置,无一处不彰显着贵气。

顾清滢跟着徐卫铭进到水榭梨园,只看到一楼大厅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女人,皮肤白皙,眼尾有点淡淡的细纹,手上戴着价格不菲的珠宝。

应该就是她的婆婆了,顾清滢心想。

“顾清滢是吧,治深的情况想必你已经知道了,既然嫁到林家,我希望你能安分守己,好好照顾治深,治深和我都不会亏待你。”

姜灵根本瞧不上顾家这小门小户,但眼下危机四伏,她也只能委曲求全。

顾清滢十分诚恳地点了点头,她本来就不是趋炎附势之人。

“还有,治深不喜欢外人打扰,你来了有些事情就不需要护工做了,会有护工和你交接。”

“就一直点头,你就不能说句话吗!你是哑巴吗?”

姜灵对顾清滢一言不发的态度十分不满。

——对不起太太,我小时候因为生病,没有办法说话了。

顾清滢连忙掏出手机打字给姜灵看。

“什么!”

“真是造孽!顾家竟然敢用自己的哑巴女儿来糊弄林家!”姜灵被气得够呛。

“姜姨,治深发消息,他要见顾小姐。”徐卫铭站出来打断了姜灵。

姜灵愣住,难道自己的儿子还看上这个哑巴不成,她不能接受!

“休想,我儿子是不能站起来了,但也轮不到用一个哑巴来羞辱他!林城就是故意的!不就为了他那个宝贝私生子吗!”

姜灵越想越气,起身离开便要给自己的丈夫林城打电话质问,经过顾清滢时还推了一把,顾清滢直接跌坐在沙发上。

顾清滢有些难堪,尴尬地朝徐卫铭笑了笑便和他一起去见林治深。

林治深住在二层,顾清滢刚到二层就听到男人不悦的声音以及瓷器破碎的响声。

“这个混蛋!当初就不该对他心软!”

这是林治深?她的便宜丈夫?顾清滢心里隐隐约约有点害怕。

“顾小姐,林总就在书房,我还有事,先离开了,你直接敲门进去就可以了。”徐卫铭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

见书房的门虚掩着,顾清滢轻轻敲了一下门。

扣扣扣。

里面半天没人回应,顾清滢又敲了一下门,慢慢推开门,只见一个茶杯直冲自己而来。

顾清滢急忙躲过茶杯,但茶杯撞到门框,破碎的瓷片弹回来直接划伤她的左脸。

唔......

书房的男主人抬眼望去,眼里有一丝惊诧,一瞬即逝,随即开口道。

“你先回去吧,我再考虑一下,带她去清理一下伤口。”

就这样,顾清滢与自己丈夫的第一次见面脸上就挂了彩。

书房内的林治深,眉头紧锁,揉了揉眉心,情绪有点失控。

一年前他出车祸,在床上躺了三个月,醒来后被告知自己双腿很难恢复,经过大半年的努力才有些起色,却又遭那个私生弟弟的暗算,一切努力都归零。

要不是自己逃得快,恐怕现在都未必能醒过来,林治深心里一阵恶寒。

二层客房内,医生正在给顾清滢清理伤口,还好只是一点皮外伤。

医生在给顾清滢处理伤口时,简单交代了林治深的情况,顾清滢心底泛起一丝丝同情。

“清理好伤口到书房来一下。”门外传来林治深冷淡的声音。

很快,顾清滢再次来到书房,书房很宽敞,顾清滢不敢随便观看,径直走向林治深。

“坐吧。”

“我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医生也会跟你讲,夺权失败就这幅样子了。

林治深语气平淡,仿佛在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顾清滢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听徐卫铭讲,你在顾家过得也不怎么样,来到这你也不用害怕,你是嫁人不是给人做奴隶,随便做做样子就可以了,不需要你真的照顾我,我不会干涉你想做的事。”

“只要你安分守己,我会护你周全。”

“待会管家会给你安排房间,你有什么想问的吗?”

听了林治深的话,顾清滢心里有一些意动,林治深应该不是个坏人。

顾清滢也想和林治深说下自己的情况,便用手语和林治深沟通。

然而,对面的林治深并不懂,面无表情的看着顾清滢,随即递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谢谢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您直说就好。

顾清滢又想到了什么,随即写在本子上。

——对不起,我没法说话,在此之前你应该不知道,很抱歉。

林治深看着顾清滢微微点头。

“徐卫铭已经告诉我了,我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不是吗?”

“没什么事情,你可以去休息了。”

林治深下了逐客令,顾清滢便跟着门口的佣人离开了。

书房内只剩林治深一个人,林治深打开抽屉拿出里面的一张照片,眼神平静无波。

十天前,林治深看着母亲递来的厚厚一摞照片,他要在这其中选择一位做自己的妻子,都是外强中干的衰落世家。

林治深轻蔑一笑,看到了掉在地上的照片,杏眼弯眉,青涩中还透着一丝娇憨,就她了。

顾氏集团顾清滢。

横竖就是一个妻子,是谁都无所谓。

听话就留着,不听话,就怎么来怎么回去。


顾清滢环视这个比自己原来房间大了三倍的卧室,趴在床上复盘着这两天发生的种种。

手下的日记本被她随意划写:林治深......看起来倒像是个正人君子,如果能够和平相处最好不过。不过母亲的死还有我的伤,还是要算,兴许......林家真的可以成为我攀一下高树,大树底下好乘凉......

——啊啊,这都写的什么!见第一面就心生歹念,利欲熏心。

顾清滢为自己产生的龌龊想法感到羞耻,在文字后面又加了几个感叹号,来警戒自己。

随后便草草收了日记本睡下。

第二天一早,顾清滢准备去看下院长再去一下老宅,出门刚好遇到同样准备下楼的林治深。

——早。顾清滢用手语比了一下。

想到林治深不懂手语,顾清滢又悻悻地挥了一下手,挤出一个笑容。

见林治深是要下楼,顾清滢赶忙抓住轮椅手把,示意她来帮忙。

林治深没有拒绝,算是默认。

顾清滢和林治深说明去处后便急忙出了门。

楼下姜灵早已坐在餐桌前,冷眼看着这一幕,昨天她和林城大吵了一架,但没起到任何作用,林城态度冷漠,仿佛自己儿子是个烫手的山芋,早解决早舒心。

姜灵既心疼自己的儿子又对这个不择手段的哑女恨得牙痒痒。

“倒是会溜须拍马,知道巴结谁,哼!”姜灵横竖就是看顾清滢不顺眼。

“妈,她昨晚才到这里,给她点时间,您也不必为一些小事伤神。”林治深开口劝阻。

姜灵无法,只能闭嘴。

顾清滢先是去了顾家老宅。

从楼门把手到楼梯,再到阳台以及自己的卧室,顾清滢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好几遍,找不到任何有关那个男人的线索。

她绝望地跌坐在走廊的一角,双手抱住膝盖,靠着墙根,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就这样一直呆坐着,脑子里如走马灯式的回放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良久,顾婷的电话打破了沉寂。

“顾清滢,你能不能管管你们那要死的破院长!100w根本不够,还需要60w。”

“后天做手术,你自己看着办吧,别再烦我和我妈了!别到时候人死了来怪我!挂了!”

顾婷的话又是给顾清滢一记重击。

顾清滢慌忙站起身,却因为长久保持一个姿势双腿发麻,重重跌回地面。

顾清滢双手撑地,强忍着酥麻,突然她眼神一转,不远处有半个灰色脚印。

这面露天走廊是背雨面,顾清滢很少到这一层,地面上有一层浅浅的灰尘,使得鞋印更加清晰。

顾清滢迅速将脚印拍下来备份,这是唯一的线索,她一定要找到伤害她的凶手!

做完这些顾清滢就匆忙赶往医院。

还没等她进到病房就听见里面嘈杂的争吵声,顾婷也在!

“顾清滢就是为了钱嫁给一个瘫痪的残废,我妈都给了她100万了,她真是贪得无厌!”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咳咳咳......”张院长听到顾婷的话激动得血压飙升。

“你走!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滚。”

“我滚?我告诉你,老东西,顾清滢能嫁给那个残废也有你一半的功劳呢,要不是为了救你,她也不会那么快答应,怎么样,有个年轻貌美的可人是大有好处吧!”顾婷继续嘲讽。

院长本来心脏就脆弱,怎么能承受这种刺激,顾清滢冲进病房就把顾婷连拖带拽地拖了出去。

“顾清滢,你干嘛!放手!”顾清滢一把把顾婷推到走廊墙上。

“你找死吗,死丫头,我现在可是怀了江少的孩子,弄掉了孩子你赔得起吗!”

顾婷把手里的化验单摔到顾清滢脸上,一手撑着腰一手抚摸着肚子,端起架子来。

顾清滢看着化验单十分震惊,但她也管不了那么多,愤怒地指了指楼梯的方向,让顾婷滚。

“等我嫁进江家,看我怎么收拾你!哼。”

眼见自己的话已经成功刺激到病床上的老不死的,顾婷踩着八厘米高跟鞋得意地离开了。

“滢滢,那丫头说得是真的?如果需要你用自己做筹码为我治病,那我宁愿死了。”

老院长脸色苍白,气若游丝,顾清滢的眼泪瞬间滚了出来。

不行的,院长看着她长大,给予她那么多关怀和爱,她不能失去院长。

——院长,不是这样的,我们只是协议关系,我只是照顾那个人,到时间就会分开的!

顾清滢一边用手背擦拭眼泪,一边急忙和院长比手语。

——真的,请一定相信我,我会保护好自己的,您安心治病。

“对呀,对呀院长,您就相信清滢吧。”蒋晴晴连忙在一旁补充。

院长看着眼前的两个年轻的女孩,只能淡淡点头,不一会便昏睡了过去。

“诶,清滢你的脸怎么了?”刚刚忙着应付顾婷没发现,这时蒋晴晴看到了,十分紧张,以为顾清滢受到了虐待。

——没事,昨天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划到了。

“真的?”蒋晴晴不信。

顾清滢无奈笑了笑,重重点头。

“好吧,清滢,怎么办呀,你那后妈就给你100万,多了一分都没有,咱们福利院砸锅卖铁也凑不齐60万呀。”提到院长,蒋晴晴声音变得哽咽。

顾清滢厚着脸皮给父亲和邵洁打了好多个电话,二人都以公司周转不开搪塞她,最后甚至连电话都不接,顾清滢此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她已经走投无路了,还有谁能帮她呢。

或许还有一个人,可以试试......

顾清滢刚回到林家,还没打开别墅大门,门就从里面被大力推开,她的手臂直接被撞开。

“唔......”顾清滢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走路看着点,没长眼睛吗!”里面出来的男人怒吼一声又匆忙离开了。

男人走得很快,连头都没回,她没太看清男人的长相。

顾清滢来到林治深门口。

“把这些东西都给我烧了,一个不留,他走过的地方全都清洗、消毒。”

又发生了什么?林治深脾气这么差吗?顾清滢有些担心,他会借钱给自己吗?

林治深看到站在门口的顾清滢,眼里的怒火和杀气还没消散,就这么冰冷地注视着对方,淡淡开口道。

“有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