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医毒狂妃不好惹

医毒狂妃不好惹

芩紫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可是堂堂古医世家的天才,医术精湛,用毒也十分高明。一场穿越之旅,云微微成了被渣爹、姐姐出卖的倒霉蛋,便宜夫君竟然要将她丢到军营去犒赏战士们,是可忍孰不可忍,是时候反击了,云微微想着,新仇旧恨她早就等不及报复回去了。

主角:云微微,夜慕辰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微微,夜慕辰 的武侠仙侠小说《医毒狂妃不好惹》,由网络作家“芩紫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可是堂堂古医世家的天才,医术精湛,用毒也十分高明。一场穿越之旅,云微微成了被渣爹、姐姐出卖的倒霉蛋,便宜夫君竟然要将她丢到军营去犒赏战士们,是可忍孰不可忍,是时候反击了,云微微想着,新仇旧恨她早就等不及报复回去了。

《医毒狂妃不好惹》精彩片段

“爷,王妃好像断气了。”

这是云微微穿越过来听到的第一句话,她忍不住腹诽,自己这运气,刚开场就拿到了皇帝驾崩的戏码。

身为古医世家的嫡系传人,制毒的时候没控制住,一下把自己毒到了天顺朝洞房花烛夜自尽的憨比王妃身上。

强烈的剧痛自手腕间传来,一股极淡的甜香传入鼻尖,她忍不住轻颤了一下,

“想不到薇薇竟如此懂事,让本王省心,即是如此趁着还没凉,送去犒劳将士们。”

静谧的房中,响起另外一个男子清冷如水的嗓音。

云微微想,单凭这个嗓音定然颜值不俗,若他刚才说的是人话就好了。

“爷,云郡主可是您刚过门的王妃。”

近侍悬磐有些为难的看着趴在床边的红衣女子,这云郡主当真是烈性,抗婚不成竟直接自尽。

“凉了,就没意思了。”

男子轻叹一口气,仿佛多么暴殄天物。

“卧槽,你礼貌嘛。”

云微微拼尽全力睁开双眼,微弱的抗议道,努力驱动自己的眼珠,看向声音的来源。

男子一身黑衣如墨,偏偏生的唇红齿白,那肤色比前世多少爱豆都白皙,一双丹凤眼嵌着一对墨玉般深邃的眸子,正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

云微微忍不住花痴了一把,只可惜这厮的皮相是拿人性换的吧。

“悬磐,收尸。”

夜慕辰冷冷的吩咐道。

“你是瞎了还是聋了,你没听到人家说的好像是断气了吗,好像什么意思你懂吗?”

云微微好想跳起来锤他脑壳,但是她歪头趴的太久了,脖子僵的动不了了。

“懂,既然爱妃一心求死本王就成全你。”

夜慕辰丹凤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云微微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被他提了起来,脖颈处穿来的窒息感提醒她,眼前这个夫君,是个不折不扣的疯批。

“咳咳,自尽和谋杀是两回事,你有病吧。”

好在被夜慕辰这么一提,她的脖子能动了,暗暗将力量集中在脚上。

“放,放开我,不然你一定会后悔。”

夜慕辰看着面色涨红不停挣扎的女子,仿佛猎豹玩弄猎物一般,优雅且淡然。

云微微抬脚狠狠踢向男子隐晦处,可惜男子早有防备,她刚有动作,他就松开了手。

“嘭…嘶。”

结结实实的摔了个屁股墩,云微微疼的倒吸一口冷气,手腕处的伤口更是剧痛无比。

“变态。”

“天顺朝三大美人之首的云郡主也不过如此,满口的污言秽语,本王也是闻所未闻”。

云微微捂着手腕,狼狈的起身。

“王爷确实孤陋寡闻,三大美人之首是臣女的姐姐云裳裳。”

夜慕辰冷笑,怪不得有勇气抗婚,云天扬这个老东西,敢李代桃僵,看来云家是留不得了。

“爱妃不愧是云家的女儿,敢如此和本王说话你是第一个。”

云微微快速后退几步拉开距离,一双桃花眼警惕看着眼前的男子,方才近距离观看越发觉得这厮的颜值相当抗打。

她一边欣赏,一边飞速盘算着怎么短时间内送这个祸害上路,她的手在宽大的袖中紧紧捏着原主自尽用的短刀。

夜慕辰看着眼前陷入沉默的女子,琥珀色的眼眸一直在自己身上乱转,如此明显,傻子都知道她在考虑脱身的办法。

“王爷要娶的是臣女的姐姐,臣女是被云天扬胁迫的,还请王爷明查。”

云微微这壳子早就与户部侍郎之子陆然私定终身,利欲熏心云天扬瞧不上没有一官半爵的陆然,对于云薇薇更是不待见。

云裳裳美貌聪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又深得太子殿下喜爱,眼看就成为太子妃。

一道指婚云家嫡女为夜王妃的圣旨,险些破了云天扬未来国丈的美梦,夜慕辰风头正盛不好得罪,云天扬这个老狐狸想了个两全之策,迷晕了云薇薇,让她这个倒霉蛋替姐成亲。

“圣旨是指婚云家嫡女,爱妃可知欺君之罪是要灭九族的。”

夜慕辰抚手指上的青玉扳指,漫不经心的看向窗外,云薇薇眨眨眼。

“臣女是名正言顺的云家嫡女,不过我娘亲过世早,姨娘被扶了正,裳裳姐虽然是二手嫡女,但也是嫡女。”

她悄悄的刚想接近夜慕辰,一旁悬磐立马像尊门神一样立在她前面。

“放肆,我既然与王爷拜了天地,便是夫妻,也是名正言顺的夜王妃。”

云薇薇眼珠一转,马上柔弱的扶额站立不稳,余光瞄准了夜慕辰的方位,眼睛一闭直直的摔了过去。

古代不都讲究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只要她假装晕倒,这个悬磐为了避嫌,定然会避开。

一双温暖有力的手稳稳的接住了她,她暗暗捏紧了袖中的短刀。

“王妃,当心。”

......翻车了。

云微微睁开眼,发现夜慕辰人已经不见了,见鬼什么时候走的。

“王爷有令,让您好好休息。”

云微微冷笑,“什么令,眼神传给你的密令?”

悬磐语塞,刻意避开二人接触,又找不到着力点,只好像拎小鸡一样扯着云微微宽大的袖子将她丢在床上,逃命似的离开了房间。

云微微叹了一口气,现在这个样子逃出去了,也定然会被抓回来,既然重活一次,什么家族使命天下苍生都去见鬼去吧,这一世她只想简单自由的生活。

“撕啦!”

扯掉袖袍简单得将手腕的伤口包扎了一下,这原主也是个纸老虎。

说是自尽不过是划了一道浅浅的伤口,不足以致命,真正让云薇薇送命的应该是这壳子里面的秘密。

方才她就察觉了,她的血有一股奇异的甜香,若不凑近几乎无法察觉。

既然借了你的壳子,你的秘密我会追查到底,你得不甘愤怒我会全部讨回来,真正害死你的人我绝不会放过。

失血过多导致的她的眼皮越来越沉,一会便昏昏沉沉的睡去。

“吱呀!”

一直紧闭的窗户打开了一道缝,一道白色的身影闪了进来。

红色纱帐下,一身红色锦衣的女子侧躺在床边,紧皱眉心表情痛苦。

白色的身影坐在女子身畔,脸上银色面具散发着寒芒,伸手拨开女子额前的碎发。

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颗雪白的丹药,喂入女子口中,白衣人骨节分明的手掌散发一股暖流,轻轻抚着她的后背,好似引导丹药进入她的体内。

“薇薇,我来晚了。”


男子低沉的声音,让女子紧皱的眉头渐渐舒缓,突然门口的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白影迅速从窗户飞身离开。

身影消失的瞬间,门便被推开,一身黑衣的夜慕辰冷着脸走了进来,气压低到连睡梦中的云薇薇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直接拎起云薇薇,将她丢进床的内侧,冷着脸躺在了床边,正梦着帅哥的云薇薇被摔得七荤八素,晃了晃头才看清一身黑衣的夜慕辰躺在了她的身边,一瞬间睡意全无,像只受惊的兔子将身体蜷缩到床角。

“怎么,方才不是信誓旦旦的说与本王拜了天地,就是名正言顺的夜王妃嘛,现在怕了?”

夜慕辰转过身子冷冷的看着缩在床角的云薇薇,他身手狠狠掐着云薇薇的下巴,漂亮的丹凤眼眯起。

“云家可真是好本事,李代桃僵本王便不追究,趁大婚之日竟敢将城防图给夜离渊那个废物。”

夜离渊?还来不及运转大脑提取信息,她便被男子压在身下。

“既然你如此想成为夜王妃,本王便成全你。”

“撕啦!”

云薇薇心中警铃大作,这是要霸王硬上弓,她立马抓起袖中的短刀抵在夜慕辰的胸前,冷冷的开口。

“我不知道什么城防图,我并非自愿嫁给你,你若是想报复云家,大可不必从我入手,臣女人微言轻。”

夜慕辰看着闪着寒芒的匕首冷笑。

“人微言轻?爱妃误会本王了,既然你我是夫妻,洞房花烛夜本就名正言顺。”

他猛然逼近,云薇薇本就没搞清楚状况,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王爷,臣女确实不清楚城防图,若真是云家所为,臣女会想法子取回城防图。”

夜慕辰不耐烦的扣住她的手腕狠狠的磕在玉石枕上,剧痛让她浑身一震,松开了短刀,手腕的伤口被震裂,空气中弥漫了一股浓郁的甜香。

男子漂亮的丹凤眼一瞬间充满了欲望,毫不怜惜她。

“我会杀了你的夜慕辰。”

不知过了多久,云薇薇是被痛醒的,身体每一处都剧烈的疼痛,她起身想查看自己的情况。

手掌摁住了一个湿乎乎的东西滑了一下,一股腐臭冲入鼻腔,转头就看到的一张腐烂一半的人脸。

“啊…”

她惊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起身,才发现自己身在一片荒郊野岭,周围好多歪歪斜斜的石碑,显然是乱坟岗。

那腐烂尸体的眼睛还在冷冷盯着她,想到刚才自己和尸体躺在一起,云薇薇再也忍不住呕吐起来。

直到什么也吐不出,她狼狈的擦干净嘴边的秽物,才发现身上的喜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雪白的丧服。

“夜慕辰!你个混蛋,老娘早晚拆了你的夜王府!”

“阿嚏。”

夜慕辰裹了裹身上的狐裘,悬磐摇摇头,自家主子怕是要遇到对手了。

冬夏交替,寒来暑往,四年过去了,苍国一座深山中,一栋雅致的小竹屋一个身着银色绣着元宝纹样长裙外披鹅黄色的马甲,扎着两个朝天揪的圆团子跑过。

“呜呜,你坏蛋,我再也不和你玩了。”

圆团子呜呜咽咽好不委屈,迈着小短腿往竹屋外面跑去,还没等跑出几步远。从天而降一道纤细的身影拦住了圆团子的去路。

只见拦住圆团子的身影,身着鹅黄色绣着银色竹叶纹样的琉璃软纱裙,腰间系着一条银色的缀着云珠的丝带。

一头青丝斜斜簪着一支银色的羽翅式样的直簪,肤若凝脂吹弹可破,唇似蔻丹娇艳欲滴。

柳叶弯眉一双桃花眼配着琥珀色的眼眸,正可谓是质若娇兰,颜似牡丹。

正是四年前被丢在乱坟岗的云薇薇,此时一脸坏笑着的看着崩溃的圆团子。

“云苒苒,我可是事先问过你的,是你自己不吃的”。

被提到伤心事的圆团子嘴角一歪,圆滚滚的泪珠就划了下来。

“娘亲坏人,那是苒苒的糖球,苒苒还没有吃,呜呜。”

莲藕似的小胖手不停擦着脸上的金豆豆,雪白的小脸一会就被擦成了花猫一般。

眼前的圆团子与云薇薇的五官有七八分相似,正是四年前一举中彩,云薇薇的女儿云苒苒。

圆团子越想越难过,那可是曾祖给的糖球,自己都没舍得吃,娘亲趁她犯困吃掉了。

“你还我糖球,呜呜…”

“哎呦,谁又惹我的宝贝苒儿了。”

苍巍大老远就听到圆团子的哭声,铠甲还没换下来就着急推门进来。

听到声音云苒苒哭的更大声了。

“曾祖,娘亲把糖球吃了,曾祖抱抱。”

苍巍赶紧弯腰抱起圆团子,一边轻抚她的后背一边软声哄着。

“不哭不哭啊,不就是糖球,曾祖领你去拿要多少有多少。”

云薇薇撇嘴,“老头子你就惯吧,惯的嫁不出去才好呢。”

苍巍虎目圆睁,捂住圆团子的耳朵,没好气回道。

“胡说什么,她还是个孩子,你多大个人了,抢孩子的吃的。”

四年前云薇薇从乱坟岗醒来,云府回不去,王府不想回,无奈之下只能一路走到了自己已故娘亲的娘家,苍梧国。

夜慕辰那个混蛋,换了她的衣服,什么都没给她留。

还一身丧服,路上遇到的人都嫌她晦气,担心她是不是有什么病。

连拉她一程的人都没有,等到了她也就剩一口气了。

晕倒前云薇薇无比怀念前世的汽车,明明开车一天能到的路程,硬生生走了四天。

长时间的缺水断粮,手腕的伤口一直没处理恶化溃烂,失血发虚,体内不知名的毒素,几次让云薇薇徘徊生死线。

等她醒来已经是一个月后了,她的外祖父苍梧国镇国公苍巍,驰骋沙场二十余载的老将军,抱着她哭的像个孩子,不停的向她早亡的母亲苍惜蕊道歉。

等她能下床又是半月余,本想着趁着养身子查查自己身体的秘密,一把脉直接劈了个五雷轰顶,她竟然怀孕了。

云薇薇简直佩服,夜慕辰什么样的体质能一次落地成功?

她偷偷让丫鬟配了一副药,本想着落了去,这药刚端进门只是闻到药香,她就吐的天翻地覆。

正巧大舅母田氏来看她,然后就瞒不住了,没有一炷香的功夫三个舅舅六个表哥外祖父外祖母便站满了她的房间。

“薇薇,你告诉外祖母,你这般可是那夜王所为?”

满头银发的苍家主母韩娟,不停摩挲她的手,看着云薇薇与惜蕊相似的容颜,眼眶禁不住的红了。

“老子去宰了那个畜生。”


苍巍气的浑身发抖,当初他没有保住惜蕊,这次若是连薇薇也保不住,他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外祖父,我身上的伤是我自己划的,这孩子是夜慕辰的。”

云薇薇沉默了一会,将她穿越而来得知的信息原原本本的告诉了苍巍,隐去了自己身中奇毒的部分。

屋中静的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清,大舅舅苍练皱着眉头问。

“这么说,是云天扬强迫你嫁给的夜慕辰?”

云薇薇点头,苍巍呼了一口气。

“我就说嘛,那狼崽子看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陆然那小子看着对眼。”

韩娟怼了他一胳膊肘。

“老匹夫胡说什么,现在薇薇怀的是夜王的孩子,他们已经拜堂,你若是嘴上没有把门的,影响薇薇的名声仔细我撕了你的嘴。”

苍巍后知后觉的捂住嘴,大舅母是个细心的,她领着几个表哥舅母先出去了,还屏退了门口的下人。

“薇薇你现在有何打算?”

小舅舅苍云是当今苍梧国太子傅,比两个将军舅舅性格沉稳不少。

“我想要一封和离书,本想着落掉这孩子,可冥冥之中这孩子与我有缘。”

云薇薇无奈这么严重的孕吐反应,落子汤都喝不了,总不能滚楼梯吧。

苍巍眼神一亮,连忙用胳膊肘戳了戳韩娟,小声的嘀咕。

“留着吧留着吧,薇丫头身子不好,别再有个好歹。”

韩娟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心思,现在月份小看不出来男女,别做重孙女梦了。”

云薇薇哑然,她都忘了从苍巍的爷爷那辈数起,都是男孩,没有女孩。

直到她的娘亲苍惜蕊出生,才破了世代无女魔咒,然后又有了她。

放眼刚才那阵仗,还真是一屋子闪闪发光的公子哥呢。

如此云薇薇便开始养胎,也暗中研究自己身体的毒,会不会对孩子有危害。

苍巍在管辖的领地里面选了一处有山有水的宅子,让她养胎。

说是养胎,不过是怕一屋子男孩万一再生个男孩,自己的重孙女梦就彻底破碎了。

云薇薇倒乐得清静,正好有足够的时间研究自己身体的秘密。

说来也奇怪,自从怀孕以后,她几次割破手指查验自己的血液,都没有那种异香?

胎动胎心也很正常,不知道是怀孕压住了毒性还是有什么机缘,总归平安生下了云苒苒。

云苒苒出生的那日整个国公府都沸腾了,苍巍一连好多天跪在祖祠里面傻笑。

几个舅妈差点把门槛踩平了,除了喂奶,云苒苒几乎都是别人手里长大的,连路都舍不得让她走,四岁胖的像个球。

倒是云薇薇四年间苦练武艺,每一天都为拆了夜王府做准备,练的是身若娇燕腰似弯月。

“小姐,陆公子来信了。”

一身青色衣裙的丫鬟环翠手里举着一封信件跑过来,环翠是苍巍精心选给云薇薇的贴身丫鬟,心思细腻厨艺一绝。

“瞧你,慌什么,仔细摔了。”

云薇薇掏出帕子擦了擦环翠额角的汗珠,才接过信筏,字体苍劲有力,与陆然书生气的外表十分不符。

原主自尽就是为了他,不过这厮也没有像偶像剧一般来个殉情,反而云薇薇回到苍梧国后才收到了他的信。

疑点重重,云薇薇回信中故意告知陆然自己怀孕,陆然也没有惊讶按时还会寄送些补品,更加让她看不透此人。

毕竟是原主的男朋友,若是断了联系反而让人怀疑,如此便与他开始书信往来。

但是这次的书信内容却让她皱起了眉头,信中不过寥寥几字,父病危,望回京相助。

云薇薇自从穿越以后一直小心应对,生怕露馅,但抵抗不了生理,生完云苒苒后记性差了许多。

一次书信中偶然询问陆然是否知晓让血液带有异香的奇毒,他回信中问了她为何会这般问,可是有人需要相助?

原主是个眼中只有陆然的小花痴,自然不会关注这些。

无奈云薇薇只好瞎编了一套,有幸拜的神医为师说辞搪塞了陆然,好在他也没有怀疑,不过这次回去怕是得小心应对了。

环翠看她一脸的沉重,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小姐,可是陆公子说了什么?”

云薇薇将信件叠好。

“陆伯父病重,我们要回去了。”

“去京城,那不是…”

环翠急忙捂住嘴把后面的话咽回去。

“那奴婢去收拾行李”,匆匆跑开了。

云薇薇岂会不清楚环翠要说什么,回京城就意味着得见到挨千刀的夜慕辰了,她紧了紧拳头,压了压腿。

晚饭的时候提了一下要回京城的事,大舅舅苍练性子急当即拒绝道。

“回去作甚,那个混蛋害得你差点丢了性命,要不是他是苒儿…”

大舅母急忙一把捂住他的嘴。

“胡说啥呢,苒儿还在呢,吃饭还堵不上你的嘴。”

苍练看了一眼苍巍怀里坐着吃的正欢的云苒苒,噤了声。

韩娟看着云薇薇开口问道。

“丫头,你想回去吗?”

云薇薇点点头,“外祖母,我毕竟是他明媒正娶的,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不想几位舅舅和外祖父落了别人的口舌,我想回去要个交代。”

一群人看着苍巍,而苍巍则是一脸宠溺的给云苒苒剥着虾壳,看着云苒苒塞的鼓鼓的脸颊傻笑。

韩娟踩了他一脚,苍巍才回神。

“薇丫头要回京城,你什么意见?”

“回吧回吧,让老大带上几万精兵跟着,回去先撕了那个野狼崽子。”

云薇薇心里暖暖的,这就是家给她的安全感。

“外祖父,陆伯父生病了,我想回去探病,不想太引人注目。”

小舅舅苍云沉思了一会,“那就带着金虎银虎吧,他俩身手好,也好有个照应。”

云薇薇本想只带环翠去,结果云苒苒在饭桌上听到要去远的地方,哭闹着要跟着。

苍巍舍不得云苒苒又看不得她哭,最后只能妥协了。

第二天走的时候,苍巍眼圈通红显然一夜未睡,云薇薇知道他舍不得云苒苒,告知最多月余便归,苍巍才算有了笑容。

如此一行人便启程了几日后,终抵达京城人群熙攘的街道。

“娘亲苒苒要吃冰糖葫芦,买一串吧。”

趴在小窗口上的小丫头,伸出肥嘟嘟的小手指,指着卖冰糖葫芦的小贩奶声奶气的说道。

云薇薇一路上几乎是不停歇赶路,就怕耽误了陆伯父,云苒苒也不曾闹过,现在开口大概真是馋虫上来了,

正好云薇薇需要准备几味药材,一行人便挑了一处驿站停了马车,金虎去通知陆然,银虎则是跟着云薇薇采买药材。

“王妃?”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