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隐婚罪妻:傅少的秘密私宠

隐婚罪妻:傅少的秘密私宠

阿鹿 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隐婚罪妻:傅少的秘密私宠》的主角名为陆早早和傅景琛,这本书的作者是“阿鹿”。小说的主要内容是:陆早早和傅景琛本是青梅竹马,她从小就是傅景琛的跟屁虫,可是一场意外的出现,让只有陆父和傅父两个人知道的秘密,被有心人知道,傅景琛父亲因此而死,所有人都觉得是陆早早父亲背叛了傅家,陆父也被送入监狱,被判无期徒刑。陆早早也从公主变成了女佣,傅景琛让她在傅家干活赎罪。她相信自己的父亲是清白的,相信只要自己找到证据证明父亲的清白,就可以救出父亲,自己也能恢复自由,可傅景琛从未想过放她离开......

主角:陆早早,傅景琛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早早,傅景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隐婚罪妻:傅少的秘密私宠》,由网络作家“阿鹿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隐婚罪妻:傅少的秘密私宠》的主角名为陆早早和傅景琛,这本书的作者是“阿鹿”。小说的主要内容是:陆早早和傅景琛本是青梅竹马,她从小就是傅景琛的跟屁虫,可是一场意外的出现,让只有陆父和傅父两个人知道的秘密,被有心人知道,傅景琛父亲因此而死,所有人都觉得是陆早早父亲背叛了傅家,陆父也被送入监狱,被判无期徒刑。陆早早也从公主变成了女佣,傅景琛让她在傅家干活赎罪。她相信自己的父亲是清白的,相信只要自己找到证据证明父亲的清白,就可以救出父亲,自己也能恢复自由,可傅景琛从未想过放她离开......

《隐婚罪妻:傅少的秘密私宠》精彩片段

清晨。

镜子中的女孩子穿着一件白色的仙女裙,长发被精致的编起,巴掌大的绝美小脸正呆呆地凝视着镜子中的自己,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这种仙女裙了。

但还不等她欣赏自己,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犹如地狱般的魔鬼之声,“陆早早,你也配穿这种裙子。”

“你只是一个佣人,只是来替你父亲赎罪的,你不配!”

……

陆早早突然惊醒。

她猛地坐起身,额头布满冷汗,手机闹铃一直响个不停。

陆早早瞬间吐出一口气,原来是梦……

可傅景琛森冷的声音、阴鸷的目光,对她如地狱魔鬼般的折磨,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自从他的父母离世之后,她的人生彻底成了一场噩梦。

她从未见过母亲,是爸爸一手将她带大,爸爸是傅伯伯的心腹,她在傅家也是集宠于一身的小公主,她曾经就是傅景琛身后的跟屁虫。

可……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爸爸和傅伯伯两个人知道的秘密,被有心人知道,傅伯伯因此而死,所有人都觉得是爸爸背叛了傅家,因此,爸爸被送入牢狱,无期徒刑。

自那之后,她成了千古罪人,从公主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女佣,傅景琛让她在傅家赎罪,从十二岁开始,一直到现在。

再有一个月,她就满十九岁了。

陆早早深吸一口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起床,她还有一堆的活要做,已经没空再去想这个噩梦。

只是。

她刚刚下了楼,就突然听到门口刘霞惊讶的声音,“少爷,您回来了!”

陆早早的脸色瞬间转白。

不是说这半年他都不会回来吗。

刚下了楼梯的她,身子僵硬,她一抬眸便看到门口那浑身充满威严的傅景琛。

男人帅气的面庞充满冷峻,薄唇紧抿成一条线,寒潭般的双眸正凝望着她,凌厉的视线让她下意识双手抓紧两袖口。

他没有理会身旁的刘霞,身上的寒气扩散至整幢别墅,刘霞的心瞬间咯噔一下!完了!

是不是陆早早没有干活,少爷不高兴了!

她刚调过来没多久,昨天察觉不对,和人粗略地打听了一下,他们知道的内情也不多,只说陆早早是个偿债的。

陆早早现在还没干活,少爷肯定是不高兴了!

要是不拿出点力度来,少爷说不准就辞退了她,这么高的薪水,她怎么能放弃!

只见刘霞立刻走到陆早早身前,见她低着头不敢去看少爷的样子,刘霞厉声呵斥:“陆早早!你还敢偷懒!还不赶紧干活!今晚别想吃饭!”

老佣人吓得连忙拽了刘霞一下,有些慌乱地偷偷看向男主人。

傅景琛一个字都没说,凌厉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陆早早的脸。

陆早早咬了咬唇瓣,她知道,他从来不会偏向她一个字,甚至巴不得她这样被处置,因为……她就是个偿债的啊。

忍着心底的刺痛,她一个字都没说,转身准备干活。

见她倔强的背影,傅景琛的脸色明显又沉了几分。

刘霞吓得身子一哆嗦,以为力度不够,连忙再次严厉道:“今天!你把所有佣人的活都做了!不然我要你好看!所有人停手,让她自己做!”

在这干活的老人觉得不太对劲,连忙又拽了她一把,“刘姐,你这样……”

刘霞一把甩开她,眉头紧皱:“我公平公正,拿钱办事,她偷懒,我难道不该管!?”

刚说完,傅景琛突然转头看向她。

 


刘霞的心瞬间咯噔一下,是不是她过火了?

可下一刻,傅景琛已经冷声开口。

“你做得,很好。”

说完,他直接向楼上走去,没再给陆早早一个眼神。

陆早早抓紧了衣角,抿唇没有吭声。

刘霞心中大喜,这么溜须果然是对的!

她猛推了陆早早一把,“还不赶紧滚去干活!”

……

奢华的别墅内,本该干活的佣人全都没有出现。

只有一道瘦小的身影在一百多平的客厅内认真拖地,而她的旁边正站着一个看起来大概有一百五十斤的女人沉着脸盯着她,正是刘霞,好像有一处不行,就会撕了她。

傅景琛就站在阁楼,凝望着一直忙碌的她,神色诡异莫测。

陆早早绝美的小脸紧绷着,漂亮而又漆黑的双眸微敛,紧抿唇瓣,刚将沙发的空隙处理干净,耳边又传来刘霞对她的怒骂声。

“没吃饭吗!不知道用点力气吗!”刘霞一手叉腰,另外一只胖手指着沙发的空隙,怒吼:“这里没搞干净,趴下重新拖!”

陆早早没有吭声,只是默默地蹲下,一下又一下地认真擦着地。

余光扫到傅景琛下楼,刘霞以为摸对了路子,抬高了嗓门道:“还以为你和以前一样是千金大小姐呢?我告诉你,你现在就是个罪人,少爷恨你入骨,你注定要做牛做马一辈子赎罪!”

说完,刘霞抬手就推了一下她,陆早早本就有些营养不良,被这么一推,一下子栽在沙发上。

紧接着,刘霞立刻看向傅景琛,对他点头哈腰,恭敬地打招呼:“少爷。”

傅景琛的目光陡然一沉,但下一刻,他便漠视一切,离开。

陆早早咬着唇瓣重新站起来,咬着牙继续干活。

这种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头?

……

夜。

高考成绩已经下来了,她考了七百二十分。

虽然傅景琛恨她,但一直都有让她上学,她也不敢问为什么,她怕一问,就辍学了。

她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报一所离这很远的大学。

但,这一切都要经过傅景琛的同意。

此刻,陆早早已经端着牛奶来到他的书房,只要傅景琛在家,她就必须每天晚上给男人送一杯牛奶,这是傅景琛的要求。

陆早早吸了一口气,控制着自己心底的惶恐紧张,敲门。

“少爷,给您送牛奶。”

曾经,她一直跟在傅景琛的身后,一口一个琛哥哥的呼唤他,可现在……她只能卑微地喊他少爷,因为他说过,她不配。

“进。”

声音,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冷沉。

陆早早再次吸气,推门而入。

宽大的书房内,本就是冷色调的灰暗风格,现在因他只点了一盏台灯,更加冷肃,除了他办公桌附近,其它地方都有些幽暗。

只见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键盘上不知道在敲着什么,速度极快。

男人浓厚俊逸的眉毛微皱,即使认真工作的他,双眸都难掩其中的凌厉,刀削般的面孔仿佛也在表达:生人勿近。

往常,陆早早放下牛奶就巴不得速速离去,可此刻,她却忐忑地站在他办公桌前,欲言又止。

十分钟过去了。

傅景琛皱了皱眉,抬眸看向神色复杂的她。

陆早早心口狠狠一颤,她知道,他已经处理好工作,现在开始处理她了。

她张了张唇,强行克制着心底的慌乱,轻声开口,“少爷,我想和您商量一件事。”

傅景琛嗤笑,本该多情的桃花眼微微一挑,尽是凌厉:“商量?你有什么资格?”

陆早早小脸苍白了几分,双手紧张地攥紧衣角。

傅景琛冷眸瞳孔微缩,里面洋溢着让人看不懂的光泽。

顿了顿,他烦躁地开口,“说!”

 


陆早早以为有了希望,看着男人冷硬的俊脸吞吞吐吐道:“我,我的高考分数已经下来了,我,我想去海城大学。”

海城离这里很远。

傅景琛视线陡然凌厉,似是要将她小脸刺穿。

“为什么。”

陆早早张了张唇,可却愣是无法说出她想远离他的话,这一刻就像是词穷,找不到一个完美的借口。

就在她以为傅景琛要爆发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男人淡漠的声音。

“说不出为什么,那就乖乖听我的安排,你的志愿我早已为你定好,就在本地,陆早早,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看着陆早早的小脸渐渐苍白,他冷声道:“想支配你自己的人生,你配吗?”

陆早早眼中突然积满泪水,蓦然掉落——

啪嗒!

她的泪水竟然滴落在他的牛奶之中。

傅景琛顿时皱紧了眉头,看向牛奶——

这是一杯沾染了她的眼泪的牛奶。

他的眼睛又移到了她身上,陆早早娇弱地仿佛不堪一击,细小的腰身不堪一握,瘦瘦小小的,像是被谁虐待了一样。

傅景琛心口的烦躁更甚,“出去!”

陆早早吸了一口气,转身向外走去。

算了,是她没有定位,太过奢望,他最不想见到她好,就如同他所说,能让她上学就是恩赐,她又哪来的脸,去和他商量这种事情?

他怎么能让她逃跑呢?

直至她关上门,傅景琛才低眸看向那注入一滴晶莹泪珠的牛奶。

她,已经长大了。

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杯子,缓缓凑近唇边。

……

连续又是三日。

陆早早和大家一起吃早饭。

周梅看了一眼身形纤瘦的陆早早,有些心疼道:“早早啊,你还是多吃一点,再这样下去你的身体都垮了。”

虽然陆早早该有肉的地方从来不缺,可是在长辈们眼中,她就是骨瘦如柴,看着可怜。

周梅是这里的管家,是看着陆早早长大的,这里的佣人,就唯独周梅还算是护着她一点的了。

但……因为傅景琛对她的态度,周梅能做的有限。

“周姨,我今天要做什么?”

“你今天什么都不用做,去做你喜欢的事就好。”

陆早早感激地看了一眼周梅,应了一声就上楼了。

周姨,是她唯一能在这里感受到的温暖。

回了房间关好门,陆早早蹲下,打开了角落的抽屉,把那个许久都不曾碰触的笔记本电脑拿了出来。

这是她十六岁生日那天,周姨送她的。

也是她从小到大收到的唯一一件礼物。

照常打开设计软件,这是一份她还没设计完的图纸。

陆早早的设计,是跟着傅景琛偷偷学的,说出去大概不会有人相信,但也是因为她有着爸爸的天赋遗传。

她爸爸以前就是一名顶尖的设计师,而她后来最大的梦想就是完成爸爸唯一的心愿!

一到设计的时候,就是她最放松,最释放自我的时刻。

她可以沉浸在设计里,一整天都不吃饭,以前,爸爸也是这样的沉迷。

一想到爸爸,陆早早的嘴角难得的挂了一丝柔和的笑。

设计图面积一点点的变大,细碎而又温和的阳光透过纱帘晃在她的侧脸,仿佛真的岁月静好一般。

“咚咚咚——”

缓慢冷静的敲门声,不多不少,三下,是傅景琛惯有的。

陆早早脊背一僵,整个人都直了起来。

下一秒,门被推开。

傅景琛静静地侧着身站在门口,一身浅灰色运动装,却不进来。

“还活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