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你就是本王的药

你就是本王的药

听小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眼睛一闭一睁,唐沐汐发现自己竟成了人厌狗憎的傻女,好在医药系统也跟着穿越过来。亲娘恶毒,堂姐抢婚,真当她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欺负,既然不拿自己当家人,唐沐汐也不用这血缘关系了。

主角:唐沐汐,傅渊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沐汐,傅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你就是本王的药》,由网络作家“听小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眼睛一闭一睁,唐沐汐发现自己竟成了人厌狗憎的傻女,好在医药系统也跟着穿越过来。亲娘恶毒,堂姐抢婚,真当她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欺负,既然不拿自己当家人,唐沐汐也不用这血缘关系了。

《你就是本王的药》精彩片段

头上的剧痛让唐沐汐惊醒过来。

她睁开眼,入目的是一间破败的木屋。

奇怪了,她作为新世界军医营的军医,在出任务时明明被敌军的轰炸机炸得粉碎了,怎么会在这里?

太阳穴猛的一抽,一桢桢不属于她的记忆在脑海里闪过。

好家伙,她竟穿越了,穿越到一个未知时空名为大燕的国度,成了大燕国定西侯府上人人唾弃的傻子小姐,从潦草凌乱的记忆来看,她们之间除了有一个相同的名字,别的再无任何相似之处。

“砰!”

还不等她把情况捋清楚了,木屋的门被一股强大的冲击力撞开,震得她连连后退。

木轮跟地面摩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须臾,一抹白色的身影走走了进来。

他眉眼如画,肤白胜雪,浅色的瞳仁冷若冰霜,一头如瀑的黑发肆意的披散在胸前更衬的他妖冶如鬼魅般。

唐沐汐自诩是见过不少美男的,但能够胜过眼前人的基本上没有。

不过,越美的东西就越毒,在他出现的瞬间,她就明显感到了危险的气息。

傅渊抬眸淡淡的从她脸上扫过,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人呢。”

“??”

“美人,你是不是搞错了,这里除了我可没别人。”

轮椅,缓缓朝她靠近。

唐沐汐本能地后退,可木屋就这么大,她退无可退,手里甚至连个趁手的防身工具都没有,“美人不会是想要来强的吧,我可不喜欢这套。”

轮椅在她跟前停住,唐沐汐感觉到了逼人的寒意。

“人呢?”

唐沐汐眼睛极快的从门口扫过,作势两手一摊,“算了,看在你这么美的份上,我勉为其难满足你……呃!”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一股冰寒的力量攥住了咽喉。

唐沐汐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可那宛如寒冰的手就像是一把夺命锁,她无法撼动半分。

“最后问你一次,他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什么人,她知道个屁!

这人脑子有问题吧!

她双手往后一抓,抓到了一把沙尘,“放,放我……我说……”

“砰!”

傅渊手一松,唐沐汐身体重重的的撞到了地上。

“你,你别杀我,我告诉你,我什么都告诉你!”她猛的从地上跳起来,手里的沙尘往他脸上一撒,转身就跑。

唐沐汐发誓,这辈子她都没跑这么快过。

跑了好一会儿,唐沐汐回头看对方没有追来,才停了脚步靠在大树下喘息。

“系统已经开启,请及时激活。”

她脑海里响起一道机械的奶音。

唐沐汐心口一跳,这不是她的团队最新研制出来的医药系统,当时团队的人还吐槽她用小奶音来着,这东西也跟着她穿越了?

“请及时激活,不然系统将自动进入休眠状态。”小奶音再次响起。

当时她为了防止有人盗取系统,特地设置了很多变态的启动程序,若是系统进入休眠状态,就会彻底作废。

“我要激活。”在这个陌生的时代,有医药系统在手还怕没有活路吗。

“救治病患,确保病患生命体征完整。”

唐沐汐看向四周,“这周围就我一个喘气的,我救谁?”

“请及时激活,不然系统将自动进入休眠状态。”小奶音依旧无情。

唐沐汐猛地意识到什么,一脚踹到了树干上,“你不会说刚刚那个蛇蝎美人吧?他差点杀了我,我特么的还要救他?”一来就想要她命,她还要巴巴的跑回去救他?

她有病吧!

“除非你能让我把脚边的野草吃了,不然我就是死都不会回去!”

“请及时激活系统。”

“闭嘴!”

唐沐汐叼着野草,咬牙切齿的原路返回。

远远看去,那就是不融于天地之间的雪白,走近了看,他的肌肤更是如雪般轻透,长长的眼睫跟染了白霜似的,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人!

看着俊美得不似真人的男人唐沐汐真想一巴掌打下去。

“啪!啪!”

傅渊脸上的巴掌印渐渐清晰。

唐沐汐冷笑着甩手,“锁我喉,想要我命?你不是挺能耐吗,再起来给我造啊!我救你一条狗命,你被我打两巴掌,你不亏。”

她敛神切脉,脉象沉稳有力,却有一股怪异的寒气在身体里冲撞,他应该是被寒气冲住了经脉导致血气逆流厥过去了,难怪系统把他当成升级任务,这种看着没什么大问题,实则十分棘手的毛病,要没药还真不好摆平。

忽而,她的袖袋一重,她翻开一看,里面竟是需要用到的药物。

唐沐汐把药拿出来给他喂了进去,药下肚后没多久,再次切脉,她明显能够感觉到那股寒流渐渐的平稳下来。

刚才的药物她看了,不少是镇静类药物,这人……莫不是个神经病?

唐沐汐把剩下的药放好,管他是什么病,她从来都不是吃亏的性子,救了不想救的人,总要有些回报不是。

她伸手往他身上摸去,触手的冰凉让她皱了皱眉,掏了好一会儿,一无所获。

“泡在冰桶里长大的不成,正常人体温能低成这样。”唐沐汐不甘心直接把他的上衣扯开,“不是吧,看着穿得不错身上连一个子儿都没有?”她在他怀里掏了一阵,从他腰间掉出了一块用玄铁打制而成的令牌。

“玄宗门?”

唐沐汐在脑子里搜刮了一圈,旋即脸上一怔。

好家伙,她还真碰上“恶鬼”了!

玄宗门是什么地方,那绝对是大燕国人人敬而远之的恐怖存在!

大燕民间有传言,朝廷三司法不敢管的事,玄宗门管,断头铡不敢砍的脑袋,玄宗门砍,贪官污吏佞臣贼子皇上特许,先斩后奏!

便是位高权重的世家勋贵都不敢得罪玄宗门半分。

如今玄宗门的大权握在元后之子北川王手上,在她脑海里的仅有的对北川王的印象就一句话。

杀人如麻,形如恶鬼!

唐沐汐看着傅渊,伸手狠狠的在他的脸上掐了一把,直到把他的面颊泛上微微红晕,看起来带了一丝人气。

“人人敬而远之的恶鬼?现在还不是被小姐姐我搓圆捏扁。”

把令牌收好唐沐汐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开玩笑,现在不走等人醒来被削吗?

唐沐汐却不知,她刚一转身,傅渊缓缓的睁开了那双暗如寒潭的深眸,眸低杀意迸裂。


傅渊苍白的指尖在火辣辣的脸上摸了摸,他已经想到了千百种毁掉唐沐汐那双手的酷刑。

不过心底却是疑惑她居然能够平复他体内寒毒发作时的痛苦,她到底是什么人?

这时,一抹身影如鬼魅般出现。

“王爷,偷走长公主赤莲的大盗跑了。”

淡薄的眼皮微抬,“无碍,不用再追了,让人去查这两日到过这座山的女子。”

卫影应声,转眼消失在密林当中。

下山时,唐沐汐努力的把原身的记忆捋了捋,今天原本是她跟未婚夫安康王世子傅安浩的婚宴,可一大早她就被她娘罗氏送到了城外的寺庙里,说是为了确保婚宴能够顺利举行让她给佛祖烧支香。

这世上没有谁会在结婚当天大老远的跑到山上烧香,可她傻,也就信了。

可谁知道她人还没到寺庙,就被人一棍子给敲到了极乐世界。

从罗氏的只言片语中得知,安康王半点不想让自己的嫡子娶一个小傻子,唐家人也不想让她去占安康王府这个好坑,所以诱惑,撺掇罗氏把她扔到山上,让二房嫡女唐雪灵代嫁。

这些人可真是打得好算盘啊,“小傻瓜,你放心,这仇,我一定给你报!”

唐沐汐突然觉得鼻子一酸,眼圈都红了,她知道这是原主残存在身体里仅有的一点意识,被最亲的人如此迫害她也是恨也是心有不甘的吧。

渐渐走远的唐沐汐并没有发现身后的身影。

那人从暗处走出来,看着唐沐汐的背影浅色的眸子陷入了沉思。

安康王府虽占了皇亲国戚这一条,但因着安康王手中没有慑人的实权,府邸也只能坐落在皇城开外的次流世家聚集的永安街上。

即便如此,安康王府也仍旧是许多人眼中不可高攀的高门大院。

“哟,还挺热闹啊。”

唐沐汐从商队的马车上跳下来,“多谢大哥载我一程。”路上她拦了商队的马车跟着进了城。

“姑娘客气了,你这是赶来喝喜酒吧?”

唐沐汐薄凉一笑,“是啊,这么大的热闹,不凑可惜了。”

新娘已经被接来了,现在新人正在拜堂。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喜婆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身红色喜服的安康王世子傅云浩抬头,猛地对上唐沐汐似笑非笑的脸。

唐沐汐脸上的笑容一扬,“这才见面就给我行这么大的礼,也太客气了。”

傅云浩脸色一变,“唐沐汐,你怎么会在这里!”

唐沐汐一秒变脸,满目哀悲伤,“今天不是我们大婚吗?为什么我不能出现在这里?”说完,她哀怨的瞪向一旁的新娘。

“当年安康王跟我父亲订下婚约时,安康王还说非我这个儿媳妇不娶的,怎么转眼你就跟堂姐好上了?虽然我们都姓唐,可她到底也不是跟我一个娘胎里出来的,你这么做不是要让安康王府背上背信弃义的罪名吗?”

傅云浩脸色变得难看到了极点,甚至来不及思考唐沐汐这个傻子怎么突然变得伶牙俐齿了。

唐雪灵安耐不住掀开盖头惊讶的瞪着唐沐汐,爹娘好不容易才让她攀上安康王府的高枝,她怎么可能让这傻子坏了事!

“汐妹妹你可算是回来了,若非是听伯母说你一时想岔跟府上的马夫私奔了,世子跟王爷是不得已才答应我代嫁的……如今你知错就改回来了就好。”

“唐家的傻子居然敢马夫私奔,这么不知廉耻的事都做得出来,居然还有脸回来。”

“就是,安康王世子要把她娶回去,才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喜堂内的人震惊不已。

傅云浩也回过神来,“唐沐汐,我安康王府绝对容不下你这不知羞耻的人,你识相的就赶紧滚,别让我动手!”

“跟马夫私奔,堂姐亲眼所见吗?为什么我知道的是一早我就被人骗到了城外,被人用棍棒击晕,之后便被扔到了破庙中,若不是遇到了玄宗门的人救我一命,我说不定已经被山中狼啃得骨头都不剩了!”

傅云浩嘴角一沉,“无凭无据的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不是跟马夫私奔,最后又被马夫抛弃才跑回来的?”

唐沐汐小脸一皱,“浩郎,你多少对自己有点信心,怎么就非觉得自己连个马夫都不如呢。”

傅云浩脸瞬间黑如锅底。

“汐妹妹,你就别争辩了,这婚事原本就是你的,既然你回来了,姐姐自然不会再占着,我这就把喜服脱下来。”唐雪灵一脸善解人意。

唐沐汐伸手阻止,“别啊,这屎坑你还是占着吧。”

唐雪灵一噎,脸上的柔弱端庄也要端不住了。

“唐沐汐,你若是拿不出证据证明你说的是真的,按照大燕律法,要被卸了双腿,来人。”一直坐着没吭声的安康王沉沉开口。

唐雪灵冷笑,虽然她不知道唐沐汐这个傻子怎么突然变机灵了,但她敢坏了她的婚事,她就别想有好下场!

“等等,这个,算不算是证据。”唐沐汐袖袋一抖,玄宗门那块黑得发亮的令牌出现在人前。

安康王瞳孔一缩,整个喜堂安静到窒息。

唐沐汐歪着脑袋拿着令牌在安康王眼前晃了晃,“王爷看看,这是不是真的?”

安康王看着那块黑得发亮的令牌,额前的青筋跳了跳。

玄宗门的令牌皆由玄铁打制,令牌通体纯黑带着一抹诡异的幽光,这是做的不假的,唐沐汐手里的令牌是真的无疑。

玄宗门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这么多年还从没听说过他们还会做善事救人的,唐沐汐被救下,莫不是其中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关节?

“你以为单凭一块令牌我们就会相信你说的鬼话吗?”

“浩儿闭嘴!”傅云浩到底年轻气盛,还没有切身体会过玄宗门的可怕。

“父王……”

“唐府想要狸猫换太子,以二房嫡女代替定西侯嫡女嫁入我安康王府,本王还没老到痴傻,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今日婚事作罢,来人,送唐小姐回府。”

唐雪灵脸色瞬间煞白如纸。

 


唐府虽离皇城更远一些,但整个府邸占地面积却并不小,占了整条大街的三分之一。

唐府里亭台楼阁,府内无处不彰显着唐家的豪气。

原主是个小傻子,从小就不得宠,早早的就被扔到了府上偏僻的院子里落脚。

唐沐汐刚走到院外就看见一个肩圆腰粗的丫鬟一脸怒火的冲过来。

“你这傻子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跑到安康王府去坏三小姐的婚事,看我不打死你。”

唐沐汐眉眼一沉,身子利落的一侧就躲开了。

看她敢躲双喜更气了,身子还没站稳就迫不及待的又打过去。

唐沐汐脚一抬重重的踹到她的肚子上。

“啊!”

双喜尖叫一声,身体跟块破布似的飞了出去。

院子里的丫鬟都惊呆了。

双喜是唐夫人罗氏派来的丫鬟,原主虽然傻,但却一直很想跟罗氏亲近,根本就不敢得罪双喜。

双喜骄纵,知道罗氏厌恶原主多年来对她非打即骂,俨然把自己当成了霜花院的主子,院子里的人碍于罗氏都不敢得罪她,现在看她被打,心里都说不出的痛快。

唐沐汐冷冷的睨着跟烂泥似的双喜,“不自量力的找事,我不介意成全你。”

双喜痛得眼前阵阵发黑,她艰难的抬头,猛地对上唐沐汐那双沉入寒潭的眸子,心口猛地一跳。

“小姐……”

唐沐汐到屋子里坐下睨了眼跟进来的圆脸小丫鬟,“有没有吃的,给我弄点来。”

双雀连连点头,“有,奴婢这就去拿来。”

一刻钟后,唐沐汐拿着手里的馒头在桌上敲得“砰砰”作响,“就这?”

双雀一脸为难,“小姐……往常吃的就是这个。”

“牙口可真好。”

双雀偷偷睨着唐沐汐,总觉得五小姐跟变了个人似的,那眼神凌厉冷冽哪里像是个傻子。

唐沐汐饿着肚子,心情很不美好。

转眼就见一个穿着团花褙子,头戴玉簪年纪在四十开外的老妈妈走了进来。

看她这一身缎子,穿得比她这个正经嫡出小姐都要好。

这人唐沐汐认得,是在唐老夫人赵氏跟前伺候的王妈妈,早上就是她带着原主出城的。

“老夫人请五小姐到白鹤堂走一趟。”王妈妈沉沉的看了唐沐汐一眼,越看脸色就越难看,这个傻子真的没死!

唐沐汐身子软软的往椅背上一靠,眸子泛着水光满眼无辜,“王妈妈我好饿哦,饿得都要说不出话了。”

王妈妈下巴一抬,“等你到了老夫人跟前把事情说明白再吃也不迟!”

唐沐汐没骨头似的不动,“可是没吃饱饭,说不出话啊。”

王妈妈眼神一利给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

身后的人气势汹汹的上前,傻子敢去破坏三小姐的婚事让唐家成为京城的笑柄,老夫人怎么可能会放过她,不把人打死都是仁慈了,居然还想着有饭吃!

面对逼近的丫鬟,唐沐汐巍然不动眼底甚至还带着丝丝笑意。

“五小姐,你要是不识相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嗯!”

“啊!”

屋子里的人甚至没看见唐沐汐是怎么动手的,就见那两个丫鬟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王妈妈怔住,错愕的望着依旧笑眯眯的唐沐汐,可对上那双含笑的眼睛时,她却浑身冰凉,心口都颤了。

这个傻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吓人了。

唐沐汐一脚踩在地上丫鬟的脑袋上,“真的,没饭吃吗?”

“你,你等着!”王妈妈不想再这里耗太久,等到了白鹤堂自然有老夫人她们收拾她,当即就让丫鬟端了饭菜过来。

唐沐汐足足吃了半个时辰才满意的落了筷子,王妈妈是等得嘴角都要拉到地底下了。

唐沐汐擦了擦嘴才满意起身跟着王妈妈离开。

“老夫人,五小姐到了。”

唐沐汐绕过一扇八开的仙鹤下山的屏风就感觉到无数道视线落在她身上。

“孽女,还不给我跪下!”罗氏气恼的瞪着唐沐汐,眼神充满了厌恶。

一身白鹤对襟儒裙的唐老夫人手里捻着的碧玺顿了顿,浑浊的眼冷冷的蜇了唐沐汐一眼。

唐雪灵就匍在唐老夫人身上嘤嘤痛哭,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唐沐汐玩着手指,一派天真,“不知道女儿做错了什么让母亲生这么大的气。”

罗氏抖着手怒指着她,“你这个不开眼的蠢货东西,居然敢坏了你堂姐的婚事,让我唐家丢那么大的人,你还敢说你没有做错?”

唐沐汐满眼的疑惑,“堂姐什么时候成亲了,我怎么记得当初跟安康王世子订亲的人是我啊?”

罗氏一噎。

唐老夫人眼皮抬了抬,“还学会跟你娘顶嘴了,简直目无尊长。”

罗氏拍桌而起,觉得唐沐汐让她在婆婆跟妯娌跟前失了面子,“没错,来人给我掌嘴!打到这个不孝女知道错为止。”

“等等。”唐沐汐唇角微微下沉,眼神渐渐变得清冷,哪里还有以往半点傻子的模样。

“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打人,母亲当家当傻了?”

罗氏被她看得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唐沐汐的变化,“你,你不傻了?”以前的傻子可从来不会这么对她说话的。

唐沐汐轻笑了声,笑意却不达眼底,“是啊,要说也是造化弄人,要不是你们把我丢在山上还敲了我一棍子,把我的灵识给敲开了,我还真不能好,那棍子是谁敲的,站出来我好好的赏他。”

二夫人姚氏眼神微闪,就连唐雪灵的哭声都止住了。

姚氏冷哼了声,“明明是你跟马夫私奔,唐家为了不背信弃义才不得不让你堂姐替嫁,你不知感念也就罢了,还在这里污蔑好人,你以为如今是你娘管家你就能鼻孔朝天不把我这个二婶放在眼里了吗?”

罗氏一听赶紧哄道:“弟妹你快别这么说,我这就好好教训这个孽女。”说完,又瞪向唐沐汐,“你快不过来给你婶娘跪下磕头认错?”

“我在山上被人袭击可是有玄宗门的人作证的,不信的大可把玄宗门的人请回来一问究竟,至于跟安康王府的婚事,堂姐也不需要委屈的替我出嫁,等父亲回来,我自会让他把婚事退了,我对被苍蝇爬过的屎可没兴趣。”

唐雪灵再忍不住从赵氏怀里窜了起来,“你这个傻子分明就是故意的,世子不愿意娶你,你也见不得我好坏了我的婚事,你不得好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