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傅先生我克夫

傅先生我克夫

甜甜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结局实在是太过凄惨了些,以至于重生之后的任语薇仍旧心有余悸,噩梦连连,她能够做的便是不停的努力,努力变强大,努力变得没有人可以伤害她。这一次她带着记忆重生归来,本想着好好对待前世那个视她如命的男人,奈何这一世又被傅瑾渊宠上了天。

主角:任语薇,傅瑾渊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任语薇,傅瑾渊 的武侠仙侠小说《傅先生我克夫》,由网络作家“甜甜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结局实在是太过凄惨了些,以至于重生之后的任语薇仍旧心有余悸,噩梦连连,她能够做的便是不停的努力,努力变强大,努力变得没有人可以伤害她。这一次她带着记忆重生归来,本想着好好对待前世那个视她如命的男人,奈何这一世又被傅瑾渊宠上了天。

《傅先生我克夫》精彩片段

“薇儿,我不希望你后悔。”耳边是男人低沉充满磁性的声音。

身体好像被紧紧锁住,各处都传来细密的疼痛感,尤其是……

“哈啊!”任语薇一个打挺坐起来,睡衣已经浑身湿透,又是这个梦,几年来她已经梦见无数次。

再看一眼旁边的日历,2202年号,正是前世任家派人来接她的日子。

“薇薇,你怎么了?”

刚要起床,身边一道温和而慈祥的声音传入任语薇耳中。

李院长抱住任雨薇,轻拍她肩膀,“孩子,李妈妈跟你说个好消息,你亲生父母派人接你了,还是大户人家,今天你就跟他们回去,以后啊好好享福。”

任语薇眼眸颤动,纵然她不舍得院长,但前世的仇她一定要报,还有那个疼了她一辈子的男人。

今生,她已经又让他等了十年,该是回去的时候了。

“嗯,谢谢李妈妈。”

李院长揉揉眼角眼睛,这孩子七岁的时候发过一次高烧,差点就死了,从鬼门关回来,性格就变得沉稳了很多,更懂事了,很多人想要领养她,但这孩子就是不走,一直帮她打点着孤儿院,心中虽有不舍,但也很是欣慰,这孩子总算能过好日子了。

去往任家的路上,任语薇看着窗外熟悉的景色,无数的记忆碎片在脑海中放映。

前世她被接回任家,本以为会得到亲生父母的疼爱,幸福快乐。

不料父母一开始就看不上她这个在孤儿院长大,没有教养学识的亲生女儿。

接她回去的目的,不过是因为任家公司资金空缺,而任家与傅家又有婚约,他们想拿傅家的投资,又不想让疼爱的养女出嫁给傅家那个奇丑无比又克妻的大少爷傅瑾渊,于是便想方设法找到了自己,替嫁。

直到任嫣儿又看上了傅瑾渊,自己成了障碍,最后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好一个任家,好一个亲生父母。

看着不远处的别墅,任语薇细长指尖捻着耳鬓的发梢儿,勾勾唇,我回来了。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劳斯莱斯与任语薇乘坐的车子擦肩而过,看到车内带着面具的男人,任雨薇瞳孔颤动,一股酸涩浮上来。

她都快忘了,回任家的这天,也是傅家来催婚的日子,傅瑾渊亲自上门也是为了体现对婚事的看重。

直到车子从视线消失,任语薇才回过神。

而劳斯莱斯上坐着的男人,看着后视镜,微微皱眉,刚才他感觉到一股莫名的视线,充满熟悉和依恋感。

很快车子到达任家,负责接任雨薇的管家张叔打开后车门,“大小姐,到了。”

任语薇站在门口,看着气派的别墅,眸色冷冽,嘴角勾起隐晦的弧度。

管家领着她进去。

装修豪华的大厅里,坐着两个依偎在一起谈笑的女人,衣着华贵,一个是她的亲生母亲李媛媛,一个是她的好妹妹,任嫣儿。

从她进门起,李媛媛就没看一眼,任嫣儿偷偷瞥了一眼,眼底满是不屑。

“夫人,二小姐,大小姐回来了。”

任嫣儿在李媛媛怀中,楚楚可怜的开口,“姐姐,你回来了,欢迎回家,”

李媛媛抬眸,眼神越过张叔,淡淡的扫了任语薇一眼,见她低着头,劣质短袖,洗的泛白牛仔还有泛黄的运动鞋,心中顿感嫌弃。

若是让贵妇圈的人知道她有个乡巴佬女儿,她一定会沦为笑柄。

要不是为了嫣儿那件事,她压根不想把这个乡巴佬接回来!

任语薇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两人,一个表情都欠奉。

“回来了就好,张叔,你带她去挑个房间吧。”

“妈妈,不用这么麻烦。”任嫣儿柔柔弱弱的站起身,“我已经派人去收拾我的房间了,让姐姐住我的房间吧。”

闻言,任语薇顿觉好笑,笑声不大不小,刚好被几人听到。

李媛媛本就不打算让任嫣儿让房间,刚要感慨任嫣儿懂事,一听这笑,眉头拧在一起,厌烦到,“你笑什么?”

任雨薇抬头,小脸巴掌大,五官冷艳绝美,乌黑眸子深不见底,幽幽道,“见到妈妈和妹妹,开心。”

这话说的李媛媛和任嫣儿不知道该如何找刺儿,李媛媛摆摆手,生怕再看一眼就脏了自己眼,“老张,带她找间空房。”

“是,夫人。”

任嫣儿看着任语薇的背影,虽然这女人就是个土包子,乡巴佬,可没想到长的这么漂亮,要是打扮一下......咬牙,不行,她绝对不能让这女人爬到自己头上。

走上二楼,任语薇的目光落在了一间紧闭着的房间。

她记得这个房间是任嫣儿看中的,甚至还想改装成她的舞蹈室。

“张叔,就这一间吧。”

张叔并不知道这是任嫣儿看中的房间,只当是普通的房间,随即应下。

“好的,大小姐。”

“等一下,那个房间.......”是我的!这个贱人竟敢抢自己的东西!!

任嫣儿的表情十分难看,透着几分不情愿。

“二小姐,怎么了?”张叔疑惑的看着任嫣儿。

任嫣儿咬牙,说道:“没,没事。”

她现在为了自己的形象,自然不能说自己不想让任语薇住那个房间的事情。

安放好行李后,任语薇跟着张叔下楼,刚走到楼下便看见楼梯口旁站着的任嫣儿正闪着楚楚可怜的眼睛望着她。

“姐姐,你是不是不喜欢嫣儿?”

这我见犹怜的可怜模样,若是让李媛媛看见了,定会不分青红皂白的认为是她欺负了她的宝贝嫣儿,然后铺天盖地给她一顿臭骂。

想着,任语薇勾勒出一丝微笑:“好妹妹,你想多了,见到你我很开心。”即将亲手复仇的快感,怎么会不开心呢。

任嫣儿怔了怔,柔柔一笑,“那就好,对了姐姐,妈妈不是不喜欢姐姐,只是姐姐刚从那种脏地方出来,妈妈不喜欢......”

砰——

任嫣儿身后的墙被一掌拍的巨响,耳侧就是一只皙白纤细的手臂。

任语薇盯着任嫣儿的眼睛,黑曜石一般的眸子,几乎要把人吞噬进去,冷着嗓音道,“脏地方?”

任嫣儿吓的浑身发抖,任语薇觉得好笑,拍一拍任嫣儿的脸,“好日子没几天了,好好过,别浪费。”

说罢,进了房间,房门砰一声关上。

任嫣儿瑟瑟发抖。

在任语薇来之前,她就调查过资料,不是说任语薇自卑懦弱,甚至连和人大声说话都不敢吗?

这个贱人之前果然都是装的,现在以为自己回了任家,变成大小姐了,就猖狂起来了!

不过是个即将替嫁的土包子,竟然敢!她一定会让她知道这个家究竟是谁的!


放好行李,任语薇背上自己的小包,准备出一趟门。

结果一出门,就看到任嫣儿还站在自己门口,见她开门,二话不说,脚下一空,竟然翻滚下了楼梯。

“你们在干什么!”

来者是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见任嫣儿在任雨薇面前滚下楼梯,任语薇还一副清冷的样子,眉头拧起。

扶起任嫣儿,任嫣儿脸没有受伤,胳膊和腿儿倒是有不少青紫,掉着眼泪,“爸爸,不是姐姐,你不要误会。”

任语薇一点也不意外,这小白莲还真爱演啊,算了,自己还有事,直接下了楼梯,刚与男人擦身而过。

男人冷着脸道,“你就是语薇吧,没什么话说?”

任语薇笑,“我觉得妹妹说的对。”

任建平蹙眉,嫣儿的那点小手段,自己老婆看不出来,他自然是知道怎么回事的。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是嫣儿小女孩儿心性耍点小性子而已,也不是大事。

只是任语薇的话却让他心中一阵不悦,这是给他摆脸色呢,果然是从小没人教养的东西。

任嫣儿眼神一抹得意,弱弱道,“爸,是嫣儿的错。”

任建平看了一眼任嫣儿,“行了,你姐姐刚回来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任语薇听着这话,面上却是一点表情没有。

好一个亲生父母。

眼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被养女陷害,还这么轻轻掀过,甚至连重话都没有说一句。

外人看了,还以为任嫣儿才是他的亲生女儿呢。

任雨薇冷笑一声离开。

任嫣儿带着笑意,来到李媛媛身边,转为一张可怜兮兮,委委屈屈的表情,一副被人欺负了,想开口又不敢的样子。

“嫣儿,怎么了这是?”

任嫣儿轻轻的摇摇头,垂着眼睛。

李媛媛一看她膝盖的伤,脸色立刻不好,“是不是任语薇欺负你!”

任嫣儿眼眶泛红,眼角挂着泪水,“不,不是的,这件事不怪姐姐。”

李媛媛心疼的将任嫣儿搂入怀中,“嫣儿,就算你不是妈亲生的,也是妈的心肝宝贝。比一个让别人养大的不知道礼数的野丫头亲多了。”

“真的吗?”任嫣儿面色委屈,眼里却划过一丝得意。

离开任家,任语薇直接打车前往秘阁。

她养精蓄锐多年,为的就是今天。

来秘阁不过是她的计划之一,她得先与下属会面,让对方知道她已经到达海城,好进行下一步计划。

就在任语薇要踏入秘阁时,门口两个保安拦下了她:“抱歉,没有秘阁勋章,您不能进去。”

任语薇正要拿出,保安突然毕恭毕敬对着她身后的人鞠了个躬:“傅先生!”

任语薇回眸,正好撞进一双墨色的瞳眸之中。

男人带着一张九尾狐面具,显得高贵神秘,传言都说傅瑾渊奇丑无比,只能以面具示人。

但只有鲜少人知道,在那面具之下是一张动人心魄的俊颜。

任语薇眸色微凝,眼中划过了一丝惊喜,心口发热,手指也忍不住蜷缩起来。

她红唇轻扬,对上傅瑾渊双眸:“这位先生,我的勋章忘带了,能请你捎我进入吗?”


傅瑾渊身旁的特助心里啧啧称奇,同情的看向任语薇,只觉得这个女孩真刚,连他们傅总都敢利用。

特助已然准备好傅瑾渊下令让他把这个女人赶走。

却没想到,傅瑾渊正探究的看着她。

傅瑾渊也不知为何,在看见眼前这个人时,有种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傅瑾渊墨眸沉了沉。

见傅瑾渊迟迟没有回答,任语薇有些失望的垂了垂眸。

现在他们还不认识,傅瑾渊对她冷漠很正常。

“抱歉,是我……”

话未说完,傅瑾渊淡淡道:“她跟我们一起的。”

“原来如此。”两个保安顿时不敢怠慢,“小姐,傅总,请进。”

傅瑾渊抬步走入,任语薇连忙跟上。

“谢谢你。”

“嗯。”傅瑾渊轻声回答,而后瞥了眼特助。

特助即刻会意,“这位小姐,我们傅总是来谈生意的,恐怕……”

一听这话,任语薇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放心,我不会跟着你们的。”

双方分道扬镳,任语薇上了二楼,走进包厢。

她将带在身上的信放在桌上,转身离开。

他们会有人来收走这封信的。

刚走出包厢,任语薇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见上面的来电号码,她挑眉。

任嫣儿竟然会有她的手机号?

滑动接通后,任嫣儿甜腻的声音传来:“姐姐,该吃饭了,爸爸说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呢。”

“知道了。”

刚走进别墅,任语薇便听见饭桌传出来的欢声笑语。

她眼神微凝,不紧不慢的来到饭桌。

本来欢快的气氛一下子僵住,就好像他们三人才是真正的一家三口,而任语薇只不过是个外人。

任嫣儿看见任语薇回来,当即扬起微笑,眼神却有些可怜柔弱:“姐姐,刚刚是我不对,你能不能原谅我呀?”

“哦。”任语薇不给任嫣儿半个眼神,坐到一旁空着的椅子上,慢条斯理的品尝起餐盘中的牛排。

这优雅的动作让几人吃惊。

不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吗?这标准的西餐礼仪是怎么回事?

任建平轻咳了咳:“明天有个舞会,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舞会是需要跳舞的,不如今晚我教姐姐交际舞吧?”任嫣儿附和。

她这“懂事”的话得到了任建平和李媛媛满意的眼神。

交际舞?

任语薇嗤了声,她上辈子就是听信任嫣儿的鬼话,学了她教的舞才在舞会上大出丑。

看来这次任嫣儿还想要故技重施了。

“好啊。”任语薇像上一世般同意了。

但这一次,她不会再在舞会上丢人,反而会让任嫣儿自讨苦吃!

而任嫣儿并不知道任语薇的想法,在任语薇答应之后,以为自己的计划成功了,眼中透出了一抹得意。

她一定要让任语薇在明天的舞会上“大放异彩”!

让她再也没有脸面出现在大家面前!

……

次日。

舞会门口停了许多豪车,红毯上排着长长的队伍。

任家的人早早到场,唯独任语薇不在。

任嫣儿穿了一身高定紫色小短裙,露出白皙的肩膀和双腿,瞬间吸引了男人们的视线。

平日里与任嫣儿关系很好的几个千金小姐围着她:“嫣儿,你今天也太好看了吧,好多富家少爷都在看你呢!”

“呀!嫣儿,你身上这件衣服是Kay·Church设计的吧,据说她设计的衣服千金难求,我排了一年的队都没买到。”

感受着她们羡慕的眼光,任嫣儿得意的勾唇。

拿下这件衣服她可是废了不少力气,为的就是在今天艳压群芳。

当然,等任语薇来了,以她那不修边幅的乡巴佬样,一定更能衬托出她的美好。

毕竟在她的暗示之下,家里只给任语薇准备了一身非常难看,过季好久的礼服。

她只要穿着那身礼服过来,肯定会被大家嘲笑!

加上她的给任语薇准备的‘惊喜’,绝对能保证她这辈子不敢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想着,任嫣儿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得意,然后故作担心的问:“都什么时候了姐姐怎么还不来,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一旁的任建平脸色有些难看,第一次带任语薇来参加舞会她就迟到,这让别人怎么看待他们任家?

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嫣儿,你说的姐姐该不会就是那个从乡下来的乡巴佬吧?”

“是啊,难道是会场太大她找不到路?也能理解,毕竟他应该没来过这种地方的,呵呵。”

“那要不要找个保安去找找她呀?”

听见这些话,任建平脸色更黑了。

他正准备打电话给任语薇,却猛然想起,他连任语薇的电话都没有。

顿时,任建平的脸色犹如墨水一般。

任嫣儿和李媛媛见状,心照不宣的勾起嘴角。

就在这时,人群中响起几道惊呼。

“那个人是谁?好美!”

“这姿色,海城的任嫣儿都比不上,李秘书,给你三分钟,我要她的全部资料!”

话落,任嫣儿等人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大门。

只见来者肌肤白嫩通透如羊脂玉,一袭深蓝色鱼尾抹胸礼服完美衬出曼妙的S型身材,巴掌大的鹅蛋脸五官精致,一双桃花眸妖冶妩媚,完美的天鹅颈和锁骨,无一不让在场女人嫉妒。

正是任语薇!

她一来,便得到众人炙热的视线。

任语薇不紧不慢的走到任建平面前:“抱歉,我来晚了。”

话里虽是在道歉,但脸上却毫无歉意,有的只是清冷气质与骄傲。

任建平眼前一亮,对任语薇这一身行头非常满意,也就没有责怪:“来了就好,快入座吧。”

宾客们看见这一幕,一个个都瞪大双眼。

甚至不时能听见人倒吸气的声音,这也实在是太美了吧!

连娱乐圈的明星都比不过!

这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竟然就是任家刚认回的亲生女儿?

是谁说任家的亲生女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是个乡巴佬?

这明明是个仙女!

刚才还围着任嫣儿夸赞的几个小千金在看见任语薇身上穿着的礼服时,一个个瞠目结舌。

“我……我没看错吧,那好像是Lydia·Wild设计的妖姬人鱼!”

“天呐!那可是Lydia·Wild,只为皇室设计衣服,她不是乡下来的吗?怎么做到的!”

“这么一看,还是任语薇更好看更有气质啊,果然,这才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和假货就是不一样。”

闻言,任嫣儿眼神落在任语薇身上,嫉妒的攥拳,眼中的恶意几乎纷涌而出,恨不得当场拿着刀子把任语薇捅死。

她没想到,任语薇居然这样轻而易举的在晚宴上大出风头。

还有不少人居然说,任语薇比她要好!

要是任语薇真的比她还好了,那她之后在这个家里还有什么地位?毕竟任语薇才是任家的亲生女儿!

不过很快,任嫣儿想到了自己的计划,冷静下来,盯着任语薇冷笑。

礼服盖过她又如何,等会儿她一定能把被抢走的风头通通拿回来!

几人落座后,任嫣儿迫不及待把一包“好东西”倒入香槟中。

之后任嫣儿走向任语薇:“姐姐,你应该还没喝过香槟吧,来尝尝看?”

任语薇抬眸。

任嫣儿被看的发毛。

难道她知道香槟里面有问题?

不可能!自己的动作明明很隐蔽,她根本不可能看见的!

于是任嫣儿沉住气,有些委屈的看向任语薇:“姐姐该不会还在生妹妹的气吧?”

任语薇看着任嫣儿这副矫揉造作的样子,差点没吐出来。

任语薇低头,看向了那杯酒。

上一世,她喝了这杯加了料的酒后,差点出事,是傅瑾渊救了她,但她当时太过慌乱紧张,不但没有感谢傅瑾渊,还……

不过这一世不会了。

她肯定要趁着这个机会,重新遇见傅瑾渊,然后好好的......感谢他。

于是明知道酒里面有问题,任语薇还是接下香槟,喝了一口。

反正这点药效对这辈子的她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就当是......助兴了。

见状,任嫣儿勾唇。

任语薇喝了一口之后,就站起身,按照前世的记忆走向洗手间。

上一世她就是在这个地方遇到了傅瑾渊的。

就在这时,几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挡住了她的去路。

“哟,美女,你看着状态不是很好,需不需要哥几个帮帮你啊?”

“是啊,我们哥几个最喜欢帮美女排忧解难了。”

几个男人说着便要对任语薇上手。

任语薇后退一步,厌恶的皱眉,正想要动手把这几个恶心的男人解决掉的时候,一股熟悉的古龙水香味扑鼻而来。

任语薇抬头,正好看见了男人。

是傅瑾渊!!

几个猥琐男人看见任语薇背后的人,脸都绿了。

“傅,傅总……”

他们只是拿了钱替人办事,不曾想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大佬,眼下马上就有些想跑路的意思了。

毕竟谁也不想为了一点小钱,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而在傅瑾渊出现了之后,任语薇一改之前的冷淡中带着厌恶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柔软可怜了起来,伸手轻轻扯了扯傅瑾渊的衣角:“请您……帮帮我。”

任语薇的声音轻若羽毛,让傅瑾渊的心有些瘙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