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常人难及的上古传承

常人难及的上古传承

五林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英雄救美,被报复入狱,三年林汉始终坚信自己做对了决定。可等他出狱之后,发现女友竟和当时的施暴者搞到了一起,一时间他悔恨不已,上门讨要说法竟被打成了植物人。

主角:林汉,李苏苏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汉,李苏苏 的武侠仙侠小说《常人难及的上古传承》,由网络作家“五林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英雄救美,被报复入狱,三年林汉始终坚信自己做对了决定。可等他出狱之后,发现女友竟和当时的施暴者搞到了一起,一时间他悔恨不已,上门讨要说法竟被打成了植物人。

《常人难及的上古传承》精彩片段

“整整三年!谢薇薇,我终于回来了!”

站在自己家门口,皮肤黝黑的林汉眼中恨意滔天,手里的行礼已经掉落在地。

三年前,他跟女友谢薇薇订婚。

嫂子让出自己的房子当他的新房,借钱给他当彩礼。

却因此被骗欠下高利贷,甚至找上门来要债!

他一怒之下暴打要债团伙,当场打残一人,被判故意伤害罪——

入狱三年!

这三年里,嫂子每个月都来看他,可女友谢薇薇却始终没有露面。

直到出狱前昔,他才从一个释放的狱友口中得知,深爱的女友竟跟当初骗嫂子借高利贷的畜牲搞在一起!

这还不算什么,这对狗男女把嫂子赶出家门,自己霸占了房子!

简直就是畜牲,不得好死!

一出狱,他刻意不等嫂子来接,直奔女友住处去。

就是要让谢薇薇这个水性杨花的婊子给自己一个交待!

咚咚咚……

林汉把门敲的震天响。

“谁呀,敲什么敲?”

门内响起他朝思暮想了三年,如今却恨之入骨的声音。

嘎吱一声,门打开了。

里面露出谢薇薇精致的脸。

身上穿着性感丝滑的长袍睡衣,露着雪白大腿。

但在看到林汉的瞬间,立刻变色,眼中升起慌乱,立刻想要关门。

啪!

林汉一把挡住门,咬牙切齿,“这么着急关门做什么!”

“没、没有,只是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不是下午才刑满释放么?”

谢薇薇见关不动门,脸上立刻露出虚伪笑容,挡着门不让林汉进去。

林汉没说话,眼睛一瞟,便看到门口放着的一双男士皮鞋。

心头一阵怒火直冲脑门,眼中寒芒炸裂:“谢薇薇,你真当我不知道这三年你干了些什么吗?”

“滚开!”

“林汉……”

谢薇薇俏脸先是一白,随后镇定了几分,冷笑一声:“既然你什么都知道,我也没必要再瞒你。”

“像你这种做事不计后果的莽夫,以为我真想跟你结婚?你哪点配得上我。”

“我是个女人,你为了你嫂子跑去蹲大牢,我难道不孤独寂寞吗?”

“我告诉你,你要还想过,就装什么都不知道,不然就分手!”

本身就在气头上的林汉,听到这话顿时如火上浇油。

双眼瞬间血丝密布,举起拳头就想把谢薇薇这张婊子脸砸的稀烂。

这凶神恶煞般的眼神,吓的谢薇薇不由自主朝后退了两步。

正要警告林汉,房内一个公鸭嗓男声响起:“小子,你敢动薇薇一下试试!”

“自己没本事,连老婆都看不住的废物。”

“蹲了三年大牢看来你还没学乖,刚出来又想进去吧?”

“再敢找事,我让你蹲一辈子!”

话音未落,一个发型中分,瘦骨嶙峋的中年人光着膀子穿着大裤头,得意洋洋走了出来。

一张刻薄阴戾的脸上,满是得意。

“畜牲!”

林汉看到这个男人,瞳也急剧收缩。

这个男人就是当年带人上门要债的高利贷债主杨斌!

自己正是打残了他的手下,才被抓进去三年。

他在本地有权有势,据说黑白通吃。

如果自己现在忍不住再动手,恐怕真要坐一辈子牢。

他不怕坐牢,但嫂子还在等着自己回去!

三年的牢狱生活,让林汉早已不再是那个一怒即动手的暴躁青年。

深深吸了口气,咬着牙硬硬生把怒火压在心底。

他欠嫂子的一辈子都还不起。

如果自己再冲动,房子要不回来事小,嫂子将一生孤苦无人照顾。

当即咬牙切齿说道:“谢薇薇,杨斌,你们等着,此生不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后悔,我誓不为人!”

然后捡起包,扭头就要走。

啪!

突然,后脑直接传来一阵剧痛,如被车撞一般,眼前金星直冒栽倒在地。

挣扎着想要爬起,却看见杨斌正抓着一个砸碎的酒瓶,满目狰狞。

“小杂种,都让你找上门了,你还能走得掉?!”

林汉顿时炸了。

“我,曰你……”

嘭!

话没说完,杨斌已经狠狠的两脚踹在林汉身上。

“以前没搞死你,这次我就让你特么的躺一辈子!”

嘭!

嘭!

拳脚不断的落在林汉身上,让他顿时口鼻冒血,意识模糊。

濒死的感觉,让林汉赤红着双眼,拼命挣扎。

他才刚刚出狱,还没有让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还没有弥补嫂子这么多年对他的付出!

他不甘!

但他却还没来得及爬起来。

砰砰!

头上却又立刻挨了几脚,当场失去了意识。

迷迷糊糊中,他只觉得自己似乎被人抬起来,接着有人抱着自己。

但四周被黑暗彻底笼罩,他什么反应都做不出。

就这么,一切都要结束了么……

林汉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在不断的坠落,即将落地。

直到,一阵熟悉的抽泣声在耳边响起。

“医生,救救他吧,我求求你救救他!”

这声音……

是嫂子!

林汉一下便认出说话之人的身份。

求生的本能让他的思维瞬间活跃起来!

不!

我不能就这么死了!

林汉拼命想要睁开眼睛,却如灌了铅般根本控制不了。

紧接着,又响起一个声音:“病人家属,他这种情况我们已经尽力了,植物人是最好的结果……”

说完便响起一阵脚步声,应该是医生离开了。

嫂子的抽泣声越来越重。

“嫂子……嫂子我没事……你别伤心……”

林汉在心里疯狂呐。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神智清楚能听到声音,却就是睁不开眼睛!

嫂子的哭声渐止。

林汉的意识也回到体内。

他感觉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无边无际的牢笼里,那种无力感让他抓狂。

不知过了多久,想尽了办法依然无法醒来的他,正准备认命。

突然,嫂子惊叫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是什么人,你要干什么,救命啊……”

嫂子有危险!

醒来!

醒啊!

快醒来啊!

这一声惊呼,让林汉心头焦躁如焚,疯狂呐喊着。

但一切不过是徒劳无功。

他不怕死!

但他怕自己死了都亏欠嫂子!

正这时,脑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尖锐的声音。

“别喊了,凭你自己的力量,除非躺上大半年,否则根本不可能醒。”

“你是谁?能听到我说话?”

林汉心头狂震。

“我是神,不过更多的人叫我恶魔。”

那声音再起,充满着蛊惑:“你的执念跟愤怒召唤了我,我可以让你醒过来,并且拥有常人难及的上古传承。”

“但我有个条件。”

“我同意,无论什么条件我都同意!”林汉毫不犹豫。

“你别着急,我说过,就算不跟我交易,你躺上大半年也会自然醒来,而且也会拥有过人的能力。”

恶魔不急不慢道:“但你若是跟我做交易,那三年之后,你的命跟灵魂就得归我所有,也就是说……你只能活三年。”

“明知道这样,还要跟我做交易么?”

“三年吗?就算只能活三年我也认了。”

林汉心系嫂子,心急如焚:“我等不了大半年,一分钟我都等不了!”

“我跟你交易,让我立刻醒来!”


随着林汉咆哮声落,眼前的黑暗便立刻被一团赤红的火焰驱散。

下一秒,火焰与他合二为一。

“啊!”

昏迷在床上的林汉,猛地睁开双眼,从床上坐了起来。

映入眼帘的,是极其简单但却非常整洁的摆设。

面徒四壁。

门口,一名气质狠戾,倒生三角眼的壮汉,正拉扯着嫂子孟青。

听到林汉的怒吼,狞笑凝固在脸上,满目愕然,手也不由自主松开。

孟青虽然发丝散乱,年过三十,没有任何打扮,但看起来却十分优雅知性。

一双辰星般的大眼却哭的肿如寿桃。

满是激动,怔怔盯着林汉:“林汉,你……你醒了?!”

在医院,医生给小叔子下了判书,说他很难再醒过来。

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醒了。

心里的害怕,瞬间被喜悦冲散。

“嫂子,让你担心了……”

林汉喉咙一阵发粘,声音哽咽:“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

他的印像里,嫂子是这天下最美的女人,但现在却看上去满身风霜。

虽然气质不减当年,但面容却实实在在削瘦疲惫了不少。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他!

“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孟青喜极而泣。

就在这时,三角眼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MD,不是说这小杂种被打死了么,怎么又醒了?”

“小子,你命还真够硬啊。”

“不过就算你活了又能怎样,斌哥能治你一次,就能治你一辈子。”

“我要是你,就学条狗找个地方躲起来,而不是在这装逼。”

“斌哥吩咐过,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先把这女人带走,再把这小子给我弄死!”

随着三角眼一声令下,门外又冲进来两名纹龙画虎的混混,一人伸手朝孟青拽去。

另一人则掏出钢管扑向林汉。

“林汉小心!”

孟青顾不得自己,惊叫着提醒。

林汉心头怒火自从出狱就没熄过,如今更是跟恶魔做交易才能醒来。

要不是顾忌嫂子,早已按捺不住。

如今这帮畜牲竟然还敢在自己面前生抢嫂子?!

“我去你M的!”

林汉顿时炸了,红了眼,直接一记炮拳直接轰在那名混混肚子上。

呯!

宛如闷雷般的响声后,混混直接被打的身体弓如虾米,凌空倒飞三四米,狠狠撞在墙上。

双眼暴突,口吐鲜血,头一歪当场昏迷。

而另外一人则已经冲到孟青面前,正要一把拽住她的头发,突觉眼前一花。

一只硕大的拳头,便狠狠砸在自己脸上。

咔嚓……

鼻骨断裂的声响炸起,瞬间便双眼一黑,栽倒在地。

鲜血跟鼻涕糊了一脸。

这一幕,看的三角眼两眼圆瞪,满脸难以置信之色。

自己两名手下,瞬间就被放倒!

这还是人吗?!

三角眼心里涌起极大的恐慌,颤声叫道:“你……你别过来……”

“是斌哥让我们抢你嫂子的,你要找就找他!”

这时,孟青也反应过来,看着被林汉揍晕在地的两名混混,俏脸满是慌乱。

一把拽住林汉胳膊,哭着哀求道:“不要打,林汉……不要再动手了,嫂子不想看到你再去坐牢……”

这声音,让林汉顿时冷静下来。

他这辈子,不听谁的都不能不听嫂子的!

当即狠狠瞪了三角眼一眼:“带着你的人,滚,再让我看见我就废了你!”

“小子,我够狠,你给我等着,我们斌哥后面可是赵少!你嫂子也是赵少点名要的!”

“今天你敢跟我们作对,就是跟济北双雄的赵家作对,你死定了!”

三角眼被瞪的头皮发麻,却又不想认怂,色厉内荏叫道。

然后拖着两名昏迷的手下,屁滚尿流逃走。

见他们离开,孟青的抽泣才渐渐停止,一脸心疼看着林汉。

伸手在他头上摩挲了一会,由担心变成了惊讶道:“林汉,你头上的疤不见了……不会有事吧?”

她清楚记得在医院看到小叔子被人打的头破血流,可如今这些疤痕竟都奇迹般消失了……

“嫂子,疤没了是好事啊。”

林汉看着嫂子表情变化,心头阴霾顿时被驱散的干干净净,握着她略显粗糙的手心疼道:“我以前不懂事,这么多年苦了你。”

“你放心,从现在开始,我绝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

他深知自己仅有三年寿命。

杨斌那个混蛋的仇必须要报,但让他更担心的是杨斌背后的那个赵少!

赵家他也听过,济北双雄,李家、赵家都是手眼通天之人。

如果只是个杨斌还好说,但赵家如果真的搅入,真的就麻烦了。

三年内灭赵家?

除非自己变得更强,否则护不住嫂子!

“傻孩子,怎么跟嫂子说这些话。”

孟青闻言破涕为笑道:“你没事就好,但脑袋受伤可不是件小事。”

“走,现在就跟我去医院,我们再好好检查一下。”

林汉是她看着长大的。

在她眼中,永远都是个孩子。

虽然突然醒来,变的生龙活虎,但她还是忍不住担心。

“我不用,真不……”林汉本能拒绝。

但看到嫂子眼中的嗔怪时,又说不下去了,只能无奈答应。

于是骑着嫂子的小破电瓶车,带着她又去了医院。

只不过,为了不惊动之前的医生,这次换了家医院检查。

一通颅内CT做下来,屁事没有,健康的很。

这才让孟青彻底放心,心里暗想老天保佑,才能出现这样的奇迹。

“我就说没事吧,嫂子你还不放心,看我身体倍棒吃麻麻香……”

林汉跟嫂子边下楼,边用双臂垒出肌肉想逗嫂子开心。

话音未落,余光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正是前女友谢薇薇!

这时,一个女人拿着一张单子走到谢薇薇身边叫道:“薇薇,单子拿来了,恭喜你怀孕了!”

这女人林汉认识,是林薇薇的闺蜜胡晓玲。

“真的吗?”

谢薇薇闻言大喜,一把抢过单子,表情激动:“我还以为被林汉那个废物气出病了,一直恶心想吐。”

“没想到居然是怀孕,这件事情坚决别告诉杨斌。”

“我怀的可是赵少的孩子,杨斌也不过是赵少赵北川的一个牛马而已,就算知道了凭借赵家的底蕴,晾他也不敢说什么,我反而可以等儿子大了,靠着儿子攀上赵家!”

话音刚落,谢薇薇偏头看到了林汉跟孟青。

“是你们!”

脸上立刻升起浓烈的鄙夷之色,冷哼道:“林汉你还真是一点出息都没有,竟然跟踪我都跟踪到医院来了。”

“废物就是废物,在杨斌面前屁都不敢放一句。”

“就知道干这种下作丢脸的事。”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呐。”

边说边走到两人跟前,瞟着孟青含沙射影。

语气极度轻蔑。

气的林汉眼皮狂跳,还没等开口,谢薇薇却还不尽兴,看见了慌忙走过来想要劝阻的梦青直接讥讽开口。

“啧啧,这不是你嫂子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叔嫂之间有什么勾当。”

“一点血缘关系没有,为了你掏心掏肺,这种好人早就死绝了。”

“表面上叔嫂相称,说不定背地里就卿卿我我。”

“跟你们比起来,我做这点算得了什么!”

啪!

孟青炸了,他都已经只剩下三年寿命,从这一刻开始,他不打算忍了!

“你特么个婊子,再敢骂我嫂子一句,我弄死你!”


这一耳光,林汉怕直接打死谢薇薇,让她死的太轻易,还是收了力气的。

就算这样,也扇的粉直飘,谢薇薇脸上更是瞬间肿起一个通红的巴掌印。

“你、你敢打我?!”

谢薇薇双眼圆瞪,表情扭曲,难以置信。

她实在不敢相信,向来软弱可欺的孟青,竟然敢打她!

“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打人,信不信我报警抓你!”

胡晓玲见闺蜜被打,也是立刻冲了上来质问。

“我打的就是她!她的所作所为,我不仅要打她,我还要让她付出更大的代价!”

林汉双眼死死盯着谢薇薇。

这婊子先是借订婚让他把房子转到她名下,然后趁着他被关进监狱又跟杨斌搞上了。

霸占了自己的房子,现在还怀了估计就是杨斌的孽种。

这是一耳光就能算了的?!

“林汉,你以为我怕你吗?”

谢薇薇也回过神,她还从没受过这样的侮辱!

这一耳光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她要让林汉死!

要让杨斌搞死他!

她一手捂着脸,一手指着林汉骂道:“林汉,你要是有种,就别跑!”

“我后天就办婚礼,你有胆子来吗?”

闻言,林汉眼中寒芒爆闪,深深吸了口气答道:“好,我必会到场,亲手给你送上一份大礼!”

“行,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种。”

谢薇薇没想到林汉答的这么干脆,顿时俏脸狰狞。

她要让林汉来了就别想站着走出去!

很快,谢薇薇拉着闺蜜走了,一边走一边还拨着电话,唧唧歪歪着什么。

林汉却懒得再多看她一眼。

“林汉……”

孟青这时候也反应过来,满脸担心欲言又止。

谢薇薇摆明了是要借机羞辱林汉,她不想林汉去参加什么婚礼,但这件事又关系到他的尊严。

如果不去,恐怕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林汉一眼便看出嫂子在担心自己,于是挤出一丝笑容安慰道:“嫂子,什么都别怕。”

“我既然敢去,就有我自己的打算。”

“你先回家,我去买点东西,给谢薇薇当礼!”

“到时我必会让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孟青见林汉一脸自信,知道自己多说无益。

但仍不忘叮嘱道:“你一定要小心点,办完了事就快点回家,我等着你。”

“放心吧嫂子。”

林汉心里一暖。

两人在医院门口分道扬镳,帮孟青打了个辆车,林汉自己也拦了个出租。

直奔济北市最大的中药房。

他要送给谢薇薇跟杨斌的结婚大礼,里面有一味重要的药材,只有那里才能买得到!

他只有三年,没时间跟这对狗男女磨磨唧唧!

就两天后的婚礼,他不仅要搞死杨斌,让这个狗东西付出代价。

还要让这对狗男女的孽种死!

让谢薇薇感受下自己这三年所经历的痛苦,永世难忘!

……

半小时后,林汉走进寿光药材店。

买了十克夹竹桃叶,三十克桂枝,老板打着包,眼神不时瞟向林汉。

林汉知道他为什么瞟自己。

因为夹竹桃叶有剧毒,配合桂枝能做出一味让女人恐惧的药。

这便是他要送给谢薇薇的大礼!

装作若无其事,等打好了包,提起来埋头就走。

谁知道刚转身,便呯地一声,撞上了一名从外面进来的老者。

自从跟恶魔签定契约后,林汉的力量远超常人,老者身形单薄,顿时被撞的一屁股坐倒在地。

不等林汉伸手去扶,一个身材高挑,气质华贵的少女出现在面前。

扶起老人后,精致雪白的俏脸浮起浓浓的厌恶之色,对林汉喝斥道:“你这人不长眼睛吗?我爷爷一把年纪,你把他撞伤怎么办?”

林汉不禁汗颜。

他是因为抓这种剧毒的药物,搞的自己有些分神,才撞上了老者。

不过,就在撞上老者的瞬间,他眉头一皱。

这老人的身体很差,凭借现在几乎能听见心跳,甚至是血液流动的耳力,他立刻就察觉到了。

这老人得了绝症,似乎命不久矣。

这也让林汉心跳加速。

这种能力,不愧是跟恶魔签约后得到的,只怕世界上最顶尖的国医圣手也达不到!

想着,林汉先是道了歉,接着随口说道,“老爷子,你应该经常腿骨剧疼吧?”

“如果我没看错,你应该骨癌晚期了,命不久矣。”

一句话,听的美女俏脸狂变。

眼神由厌恶变成了愤怒:“你这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我爷爷只不过是关节炎腿疼而已,你为什么要咒他死!”

“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哎哟嘿,小伙子你这嘴太损了,得罪了大小姐,让你没好果子吃。”

药店老板也跑出来,帮忙搀着老者。

老者先是被撞了一下,现在又听林汉说自己只能活半个月,心里也是很不舒服。

但毕竟年纪气度不同,于是摆手道:“算了算了,苏苏、老于,年青人口无遮拦,别为难人家。”

林汉本被美女两句话说的有点生气,但见这老者气度不凡,还维护他,不忍老者被痛苦折磨。

于是便又说了一句:“信不信在你们,但千万不要用艾炙,否则必将痛入骨髓。”

“谁这么不知所谓,在这胡说八道?”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一阵嘲笑道:“风湿性关节炎,不用艾炙用什么?”

“爷爷,我特地帮你请来了全市最有名的艾炙大师吴计河老师。”

“您这腿啊今天一准包好!”

说话间,一个头型板寸,气质张狂的青年,带着一名身穿唐装,拎着药箱,留着长须的中年人走进了药店。

青年看到林汉,脸上的笑容一滞。

瞳孔急剧收缩,僵了两三秒,而后又冷笑道:“林汉,是你个小杂种!”

“真是冤家路窄啊,我在里面就说过出来要办你,出来听说你被我兄弟赵北川的那个牛马杨斌给废了,没想到你命这么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