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三周年他提出了离婚

三周年他提出了离婚

芊芊万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三年的隐婚,许音自认足够了解顾霆琛,可他提出离婚的时候,许音还是怔愣了些许。拿着他们的离婚协议书,去给他的白月光当做生日礼物,得知这一消息的许音彻底死心,转身不带走一丝留恋,她抹去了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就这样消失在了顾霆琛的世界。

主角:许音,顾霆琛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音,顾霆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三周年他提出了离婚》,由网络作家“芊芊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年的隐婚,许音自认足够了解顾霆琛,可他提出离婚的时候,许音还是怔愣了些许。拿着他们的离婚协议书,去给他的白月光当做生日礼物,得知这一消息的许音彻底死心,转身不带走一丝留恋,她抹去了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就这样消失在了顾霆琛的世界。

《三周年他提出了离婚》精彩片段

“许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了!”

从医院大门走出来的时候,许音的脑子里还回响着医生刚刚说得这句话。

她怀孕了!

怀了顾霆琛的孩子!

有了这个孩子,顾霆琛是不是就会每天晚上都回家了?

最起码,他不会再像之前一样,每星期只有周末回来一次,例行公事了。

想到这里,许音的内心悲喜交加。

天空不知不觉飘起了小雨,她想到今天是星期六,顾霆琛很有可能会回家,于是淋着雨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这是他们一家三口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她想亲手下厨做顿好的,给顾霆琛和孩子补充营养。

今晚,破天荒的,顾霆琛回来的很早。

早到许音刚把饭菜摆在桌子上,他就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浑身气势冰冷,如同裹挟着来自北极的冰霜,大步走了进来。

看着她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温度。

许音身上只穿了件单薄的睡衣,被门外吹来的冷风刺激得不禁打了个寒颤。

但更冷的,是顾霆琛对她的冷漠。

她灼热的心瞬间冷了下来,结成了冰!

“霆......”

哪怕知道他讨厌她,许音还是下意识站了起来,想要走向他。

这时,他却大跨步的朝她走了过来,还直接拉开椅子,坐在了餐桌的另一边,跟许音面对面。

“有什么事,等吃完了再说。”

顾霆琛一边夹菜,一边面无表情的说道。

许音红唇勾起的笑容瞬间僵住,看到他今晚这么配合的主动吃饭,一抹不详的预感突然掠过她的心头。

但想到医生今天下午说的话,许音摇摆不定的心又冷静了下来。

行!那就先吃饭吧,等吃完饭,她再把孕检单拿给他看。

一顿饭,两人各怀心事,却都没有讲话。

直到吃完了,许音才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准备把这件喜事告诉顾霆琛。

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顾霆琛就冷漠的走向了沙发。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已经多了一份文件。

看到这份突然出现的文件,许音所有想说的话都被尽数卡在了喉咙里。

“离婚吧!”

结婚三年,男人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可短短的三个字,就像是三把利刃,扎得许音的心脏在瞬间鲜血淋漓!

她的指尖甚至是全身都在颤抖。

结婚以后,她无时无刻不在等他,等他信息,等他电话,等他回家,等他爱上她,可最后等来的,只有一张离婚协议书!

许音坐在顾霆琛对面。

她看着他用长指夹着一根香烟凑近了殷红似血的唇瓣。

她看着他那张俊美如天神般的脸庞在火光刹那间的照耀下,绽开了蛊惑人心的味道。

顾霆琛这张脸,即便她在客厅的结婚照上来来回回看了三年,可还是看不够,只单纯看着他,她的心脏就会怦怦直跳。

她爱了他这么多年,她不想离婚!

“霆琛,我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但我们可不可以不离婚?”

许音放下一身的傲骨,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这句卑微到了骨子里的话。

几乎相当于,她在求他!

可就算她这样说了也没有用,顾霆琛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她。

烟雾袅袅,飘到许音的面前,涌进她的鼻腔,呛得她差点落下了眼泪。

“许音,我也可以答应你任何条件,唯独不离婚!”

男人的话音落下,一锤定音,砸得许音的心脏支离破碎。

还不等她接着说话,顾霆琛就将手中拿着的那份文件,果断的丢到了许音面前。

“许音。这是离婚协议,你签了吧,这套豪宅归你,我会再补偿给你一亿和两套房子!”

男人淡漠的嗓音尤在耳畔,许音眼眶瞬间酸涩无比。

结婚三年,她无数次告诉他,十年前在地震中耗了几乎半条命救了他的人是她,而不是许雅,但换来的只有他的冷漠和不相信。

许音的眼泪差点就落了下来,双手情不自禁的抚摸上了小腹。

这件事,她真的还要说吗?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屏幕,忽然跳出了一条短信。

发件人正是许雅!

【音音妹妹,阿琛说他去给我准备惊喜了,但是一直都没有回来。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原来......这份离婚协议,是顾霆琛送给许雅的惊喜!

而她刚刚还天真的以为顾霆琛提离婚是另有隐情!

多么可笑!

直到此刻,许音终于忍不住落了泪,心脏仿若被一刀又一刀的凌迟,鲜血淋漓,疼得她喘不过气。

她知道,怀孕这件事情已经没有说的必要了。

原本她想跟顾霆琛说,她愿意净身出户。

可现在,她已经不是孤身一人了。

她还有孩子!

想到这里,许音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理智的开口说道。

“一亿?顾总您随便谈一个合作,都是上亿,您不觉得给我的离婚费太少了吗?”

顾霆琛冷冷一笑。

“可以,再给你加一亿!许音,见好就收,不要太贪得无厌。”

闻言,许音自嘲一笑,心中钝痛。

心痛到了极致只剩下悲凉,她反而勾唇冷笑,巴掌大的小脸明艳而肆意:“我如果不离婚,分到的钱,岂不是更多?”

顾霆琛目光淡然,伸手又甩了份资料到许音的面前。

这是许雅今天上午发到他邮箱的。

他看过了,这些照片都是真的,没有任何PS的痕迹。

“我劝你不要得寸进尺!许音,你婚内出轨在前。不签字,我们法院见!”

许音垂眸盯着顾霆琛刚刚拿出来的那份资料。

她想看看,他口中的出轨,到底是自己做了什么?

她仔细一看,才看清楚这份资料上面,竟然是她在宴会上帮顾霆琛谈订单时跟陌生男人喝酒交谈的照片。

许音瞬间红了眼,整个人如同在瞬间跌入了万丈深渊。

她知道,他从始至终都不喜欢她,甚至厌恶她!

可她总觉得只要她足够努力,付出的足够多,顾霆琛会回心转意的。

直到此刻,她才发现原来不是她的问题,是他的心跟石头一般又冷又硬,所以无论她怎么拼命的努力,都不可能捂热!

否则她也不可能会留给他,污蔑她的机会!

结婚三年,她一直都恪守顾太太的本分,何曾出轨?

所以,现在他拿着这么一份莫须有的证据扣在她的头上,许音只觉得讽刺的很!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离婚协议,他把她所有挣扎的路,都给堵死了!

这就是她爱了他十年的代价!

一朝婚姻,恍然梦醒,原来全都是镜花水月!

顾霆琛知道许音很难受,看着她眼角不断滑落的泪珠,他的心情也莫名其妙的不是滋味,像是有无数根密密麻麻的针悄然扎下。

正好这时许雅打来了电话,像是一杯水泼下解决了他心头燥热的火。

接通电话之前,顾霆琛没有忘记让许音在明天早上天亮之前把字给签了。

随后,他毫不留情的转身离去。

在他的身影消失之后,许音擦干净泪水,果断的拿起笔在离婚协议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不仅如此,她还在上面留了言,最终选择了净身出户!

许音想得很清楚!

如果她现在拿了钱,那么从此以后,顾霆琛跟她就两不相欠了!

她知道顾霆琛和许雅就是想这样打发掉她。

可她也有尊严。

她不要顾霆琛的钱,那他就永远欠她!

——

次日清晨,许音收拾好东西,果断的离开了这个她生活了三年的别墅。

许雅不知道是不是派人在别墅附近盯着,她一离开,就在出租车上走到了许雅发来的贴心问候。

她这个姐姐说得那么好听,从来都是这么“善解人意”,可只有她知道,对方那隐藏在纯真善良外表下的蛇蝎心肠!

在许雅明里暗里的推动下,许音痛下决心,决定离开这个让她待着就会难过到窒息的地方。

临上飞机时,许音忍不住再次拨打了顾霆琛的电话,她想跟他最后说一声:“珍重!”

但这时她才发现,刚离婚,他就拉黑了她......

许音的眼泪忍不住哗地一下汹涌而出,冰冷绝望。

她打开微信,给他发了一条语音。

她的声音很轻,像是花瓣落地。

“顾霆琛,爱你太累,就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

顾霆琛最先知道的不是许音给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而是一个小时后轰动全国的大新闻。

一架飞往国外的飞机发生意外,全体乘客无一生还。

不知为何,他的心脏突然狠狠一跳,像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流失。

顾霆琛心慌意乱,下意识地想给许音打个电话,却发现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把她拉黑了。

这时,他的助理忽然急匆匆的走进了他的办公室,语气焦急。

“顾总,刚刚得到消息,少夫人......乘坐的飞机出意外了......”


顾霆琛俊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握着的钢笔的大掌顿在文件的右下角。

他不小心狠狠一拉,一道墨水就渲染在了上面。

刹那间,他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

许音死了。

那个一直纠缠他的女人,死了......

她不是说过要爱他一辈子的吗?

可这一辈子还没完,她怎么就死了?

身上的血仿佛在瞬间都涌到了大脑里,顾霆琛第一次觉得左心房某个地方塌了,仿若撕裂般的痛。

他颤抖着手指点开她的微信,再点开那条语音。

“顾霆琛,爱你太累,就此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这句话他曾经在网上见到过,后面还有另外半句。

“天涯陌路,后会无期!”

她没有说完,可如今却一语成谶......

......

五年后。

帝都国际机场。

许音深吸一口气,出了机场,墨镜底下的艳丽眼眸微扬,注视着四周熟悉又陌生的建筑,心中一片冰冷。

她活着回来了。

五年前,她还是顾太太,却连家里的下人都不如,被丈夫顾霆琛用莫须有的罪名逼着离婚。

在那个出事的飞机即将起飞时,她意外接到一个电话。

正是这个电话,救了她一命,最后她怀着孕,选择了坐游轮出国。

可意外还是来了。

她在生产时,被人抢走了大宝。

在欧洲五年,她学会了生存,也一步步变得强大。

这次回来,就是要找到大宝的下落。

还有替五年前的自己报仇。

那场坠机事件,她相信,绝对不是意外!

许音巴掌大的俏脸儿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哪怕戴着墨镜仍然掩藏不了她清冷绝尘的气质,而更令人瞩目的还有她身边跟着的两个一男一女的小萌娃。

两个小奶团子看起来只有四岁左右,两人的背上都斜跨着当下最时兴的小包,小小的手上还拎着水壶,并且前面还推着行李箱。

他们都穿着与许音一样的亲子装,白色的衬衣,浅蓝的牛仔裤,外加一双小白鞋,男娃清新帅气,女娃高贵漂亮。

黑色的棒球帽下露出立体的五官,粉雕玉琢,白皙可爱,一出场瞬间就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

“是龙凤胎耶!兄妹俩长得可真好看!”

“简直就跟电影里的明星一样,气质穿着都不差诶!该不会是什么国外回来的富豪吧?”

许音听着身边不少人的议论声,早已习以为常。

在欧洲时,像这样的场景,每每在她带着孩子们出门时都会上演,只要有两个小家伙在,关注度就不会少。

想着还有事情要做,许音不由得带着小家伙们加快了步伐,冲着机场出口的方向走去。

“子言,柠柠,都跟上妈咪,千万不要走丢了喔!”

“好的,妈咪!”

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像是做早操一样紧紧的跟在许音的身后,实在是太乖巧可人了,周围不少人都跟着拍摄。

似乎是注意到有人在拍,身为哥哥的许子言小朋友故意将帽檐压低,做了一个酷酷的表情,引得一众阿姨粉们惊呼。

却得到了妹妹毫不留情的白眼。

许柠柠停下步子,喊了声,“妈咪,我内急!”

她说完后,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面上表情窘迫,简直萌的不得了。

从欧洲飞回来的旅程不短,小孩子难免会憋不住。

“妈咪这就带你去厕所。”

许音走过来牵起了柠柠的小手,随后冲着子言嘱咐道,“千万不要乱跑哦!妈咪马上就回来。”

仔细的叮嘱了一遍,她才牵着柠柠走了。

许子言小朋友则趁机不时的张望着,一双桃花眼里写满了好奇心。

“咦,是棉花糖耶!”

看到棉花糖后,许子言连酷酷的表情都忘记做了,像是害怕棉花糖会飞一样,迅速迈着小步子跑了过去,眼睛里闪烁着亮光。

要知道在欧洲,这东西可吃不到。

与此同时,机场的另外一个出口。

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身穿黑西装,着急得满头大汗。

“不好了,小少爷走丢了!”

“什么!那还不赶紧去找!若是让顾总知道了,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保镖们连忙分路搜寻,心底都如同压着巨石般,要是待会儿顾总回来不见小少爷,就都完了!

三层的机场,瞬间涌入了不少的保镖。

他们着急的四处跑,好在没一会儿,一位保镖忽然注意到了人群中手拿棉花糖的许子言。

瞬间,他激动的上前,“老大,小少爷找到了!”

不过才几十秒钟的时间,楼上楼下的保镖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将许子言团团围在了正中间。

“小少爷,你可千万不要再乱跑了!”

机场里人来人往,若是不小心被人给拐跑了,天南海北的他们上哪里找去?

“顾总已经回来了,小少爷我们回家吧。”

为首的保镖自顾自的说着话,全然没有注意到他们口中的小少爷有什么不一样。

另一个保镖直接上前,看了一眼许子言手里的棉花糖,直接就拿了过来,随后将小家伙一把抱了起来,脚步迅速的往楼下走。

不明所以的许子言看着眼前的情况,瞬间吓坏了。

小少爷?

该不会像是电视剧里上演得认错了人吧。

他可不是什么小少爷,只是妈咪的好大儿!

许音带着柠柠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只看到留在原地的行李箱,瞬间就皱起了眉头。

“子言呢?”

“子言!”

找了一圈不见人,许音担心不已。

她已经失去了大宝,绝对不能再失去子言了!

转了一圈过后,她的目光很快就聚集到了不远处一个小小的孩子握着比自的己头都要大的棉花糖,正一口一口的舔舐着。

许子言!

看到了孩子,许音之前的担心一扫而空,深呼一口气,然后连忙小跑着上前,将小家伙一把抱在了怀中。

“小馋猫,妈咪不是让你不要乱跑吗?居然还敢乱跑,欠揍是不是?”

许音嗓音严厉又温柔,声音中还隐隐带着一丝颤抖。

突然被人抱在怀里,顾之星拿着棉花糖的小手都震了一下。

妈咪?


他本来就是借机偷偷溜出来买棉花糖吃的,都怪爹地,不让他吃这些东西。

只是那些保镖们还没有追上来,怎么就有女人胡乱想要当他妈咪?

“你......”

顾之星稚嫩冷硬的五官微沉,眉头紧拧着时,视线却忽然扫到了柠柠。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小女孩怎么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

就连眉毛上扬的幅度都是一样的。

顾之星微张着薄唇,难以掩饰心中的疑虑。

他这副呆呆的样子致使许音反应了过来,她连忙伸出自己的手,温柔的揉了揉顾之星的小脑袋,声音逐渐和缓。

“宝贝,妈咪是不是因为太着急吓到你了?”

“妈咪害怕你会出事,你要原谅妈咪哦。”

“我......”

顾之星木讷的点了点头,心中还处于讶异的状态。

身后的许柠柠看着自己的哥哥,漂亮的小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真的是自己的哥哥吗?

怎么感觉有点儿奇怪耶?

难道真的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样,是被夺舍了?!

可她才上个厕所的功夫啊!

许音笑得一脸温柔,“小馋猫还愣着干嘛呢?回家妈咪给你做牛排,然后早点儿睡觉,明天我还要去和盛世集团的老总谈合作呢。”

这就是妈咪的温柔吗?顾之星抿唇不语时,心跳不由得加快,听着许音的话只知道乖巧的点头。

若是家里那些被他“折磨”过的保镖看到眼前这样的场景,恐怕个个都要瞪大了眼睛。

她真的是自己的妈咪吗?

顾之星任凭许音温柔的牵起自己的小手,时不时的看向她宠溺的笑容,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似乎是想要验证自己的猜测,顾之星的目光又看向了同样跟着许音一起走的柠柠。

他和这个小妹妹实在是像复制粘贴的面容,连个头都差不多。

他就知道家里那个女人是假的,眼前这个才是他的亲生妈咪!

不然怎么解释他和妹妹这么相像的面容?!

许音不时的笑着,一会儿询问两个小家伙渴不渴,一会儿又贴心的替他们擦汗。

温柔又贴心。

她肯定是自己的妈咪!

并且,他还有一个多出来的妹妹!

顾之星兴奋不已,心底充斥着暖暖的热乎劲儿。

没想到他今天偷偷溜出来,居然会得到这么大的惊喜。

他一定要找时间告诉爹地,他无意之中发现了妈咪和妹妹!

然而刚要离开机场时,顾之星的目光忽然注意到了不远处被一群人簇拥着的顾霆琛。

对啊!他今天来机场可不就是为了接爹地的嘛!

顾之星顿时面露喜色,“爹地!”

远处的男人身姿挺拔,哪怕一身休闲款的黑色风衣也难挡其冷峻的气势,他周身气场强大,从他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周围的人都下意识的垂眼让路。

如同见了睥睨天下的君王般,令人不敢直视。

小家伙含着奶声的叫喊声透过人群传了过去,顾霆琛敏锐的抬了抬墨镜,冷厉的目光下意识的扫了过去。

他怎么好像听到了之星的声音?

奈何,几个快要赶不上登机时间的旅客从许音的身边跑了过去,遮挡住了几人的身影。

顾霆琛挑眉,他好似看到了个熟悉的面孔,甚至隐约还注意到了一个背影纤弱的女人一手牵着一个小萌娃。

像!

好像那个女人!

他不自觉的想要跟上去时。

“顾总!不好了,小少爷跟许小姐闹起来了!”

助理林晨一路小跑了过来,语气中都透着一抹焦急。

顾霆琛微微额首,目光顺着他跑过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的VIP通道上停放着的豪车前,一个小家伙正双手叉腰,小手向上指着,软乎且精致的小脸儿上全都是怒意。

这可不就是他儿子——顾之星吗!

顾霆琛伸手揉了揉眉心,随后又鬼使神差的看了一眼刚才的方向,只是什么都没有了,空旷的大门无人经过。

或许是因为近来的会议太多,工作压力过大,导致出现了幻听和幻觉。

那个女人已经死了,死在了五年前的飞机事故中。

敛眸,顾霆琛继而再次冷酷的出声,“走。”

全球限定的豪车边上当然不是他养育了四年的儿子顾之星,而是许音从欧洲带回来且一直都养育在身边的二宝许子言。

被保镖抱过来时,许子言原本还想要趁机挣脱,可直到发现了眼前这辆少有的豪车,并且还是全球顶配版本。

没有男人不喜欢车,小男孩也一样!

这也是许子言并没有离开的原因,嘴里吃着棉花糖,看着眼前的豪车,谁料车都没看过瘾,一个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疯女人,不仅扔掉了他才吃两口的棉花糖。

甚至还口口声声的让他喊妈咪!

“你凭什么把我的棉花糖扔到了垃圾桶里!坏女人!”

许子言气得俊俏的小眉毛都快飞起来了,眼睛一直瞪着许雅。

棉花糖他自己都舍不得吃,想着带给臭妹妹的,没想到竟然被扔了?!

许雅知道顾之星不喜欢她,可两人相处了四年,还是头一次见他冲着自己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

野种!

怎么敢对自己发脾气的!

许雅咬牙切齿,刚要发脾气时,眼角的余光注意到了顾霆琛已经不急不缓的走了过来,随即不得不压下涌向心头的怒火。

像是学过变脸法一样,许雅故作温柔的笑了起来。

“星星,你还小,不能吃太多甜的,否则牙齿会坏掉。”

“什么星星月亮的,我才不要你管呢!”

许子言气急败坏。

“我都是为了你好,小孩子闹别扭也得有个尺度,这样的话,你又是从哪里学来的?之星......”

说着说着,许雅原本高傲的神情忽然变得柔弱不已,随之眼眶都红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许子言:“......”

这就是妈咪口中说的绿茶吗?

他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怎么了?”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冷沉严肃的嗓音,许子言转头看到了顾霆琛的英俊的面庞时,小嘴巴下意识的张大了。

天啦噜!

他是在照哈哈镜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