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废柴夫人马甲多

废柴夫人马甲多

蜜姚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嫁到沈家之后,林渲染的日子越发的不好过了,没有工作,也没有能力,存在感为零的她,终于被逼着净身出户。所有人都等着看林渲染的笑话,甚至赶她出门的沈家人也等着她灰溜溜的跪求复合,哪想了离婚的当天,林渲染便撕毁伪装,曝出自己的隐藏马甲。

主角:林渲染,沈亦峥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渲染,沈亦峥 的武侠仙侠小说《废柴夫人马甲多》,由网络作家“蜜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嫁到沈家之后,林渲染的日子越发的不好过了,没有工作,也没有能力,存在感为零的她,终于被逼着净身出户。所有人都等着看林渲染的笑话,甚至赶她出门的沈家人也等着她灰溜溜的跪求复合,哪想了离婚的当天,林渲染便撕毁伪装,曝出自己的隐藏马甲。

《废柴夫人马甲多》精彩片段

“亦峥,求你,跟我回去吧。”

包厢里,林渲染低声下气地请求,不顾四周戏谑嘲讽的目光。

丈夫沈亦峥僵硬地站起,面色铁青地出了门。

却只将林渲染带入另一间包厢。

“我没有兴趣和你回去庆祝所谓的结婚纪念日,这个拿去购物!”他冷漠地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丢在她面前的桌上。

不多留一秒,折身往外。

“亦峥!”林渲染心急地抓住他的衣角,“如果我说当初的言而无信不是为了我自己,你信吗?”

“你信吗?”沈亦峥反问,唇角擒着讽刺,“难不成还是为了我?”

就是为了他!

他若能想起以前,就会明白一切。

可惜,他忘了。

他的遗忘让她无论怎样解释都变得可笑、可耻。

林渲染绝望地垮下了肩膀。

叮铃铃,闹铃声响起。

十二点,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结束!

也意味着,她定下的放手时间到来。

即使如此,她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阿峥……”

她的话还没说出来,手机又是叮的一声。

低头时,看到一张男女互拥同床共枕的照片。

照片的主角就是眼前的男人,她的丈夫。

呵,沈亦峥脏了啊。

脏了的男人,她不要!

“我们离婚吧。”

这一刻,她终于下定决心。

林渲染无声松开他的衣角。

沈亦峥惊讶地扭头来看林渲染,不相信前一秒还唯唯喏喏,请求自己陪她过结婚念日的女人,下一刻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不过,像她这种精明又善于算计的女人,又怎么舍得放弃沈太太的位置?

“密码八个零!”沈亦峥说完,彻底淡出她的视线。

林渲染低头看着那张卡,唇角苦涩地抿了抿。

她用了四年时间向他证明:她爱的是他不是沈太太的位置和他的钱。

又用了十五天等他在家庭和心上人之间做出抉择。

结果,都是她输!

该付出的努力,百分之两百付出。

该收心的时候,也绝不拖泥带水!

她快步追出去,在电梯口拦下沈亦峥,将一份离婚协议压在他身上,“离婚我是认真的,净身出户,沈家的钱我一分不要!”

林渲染的话音才落,只听得呯一声,协议被扔进了垃圾筒。

“搞清楚状况再发疯!”他道,已极其不耐烦。

林渲染知道,他和沈家其他人一样,觉得她没文化没学历没背景没工作,离开他一定活不了。

“放心吧,我对自己的情况很清楚。”她捡起协议,拍了拍,再次塞进他手里,“现在太晚没办法办手续,那就明早九点吧,不见不散。

说完,先他一步,走出去。

到了楼下,她才像突然被人泄了气般倚着墙用力喘息。

习惯了在他面前伏低作小,刚刚那些举动还是需要些勇气的。

抹一把脸,泪水横流。

与喜欢了将近十年的人划清界线,干脆是干脆,但痛也是真痛。

“唉——”好久,她才站起,嘲讽地看一眼玻璃里映出的脆弱的自己。

用四年零十五天证明一个男人永远也不可能爱上自己,这大概是这辈子她做得最亏的一笔生意。

第二天一大早,林渲染便去了民政局。

等到十一点都不见沈亦峥的影子。

期间给他打了好多次电话,都没接。

知道他忙,林渲染还是去了他的公司,想今天之内把事情解决掉。

才走到公司楼下,就看到他低头站在一辆车前,一只手拉开车门,另一只手挡着车门顶部。

一个女人依着他小心翼翼地上了车。

女人回首时林渲染看清了她的脸,正是沈亦峥念念不忘的那位白月光。

林渲染轻呵一声,唇角晕开了讽刺的笑。

原本以为他是因为忙才没去离婚,结果只是为了陪心上人去了啊。

白月光回来半个月,他寸步不离地陪了半个月,还这么难舍难分?

载着沈亦峥心上人的车子驶离,林渲染快步走到他面前,“我一直在等你,再忙也不耽误离婚那点功夫吧。”

看到她,沈亦峥原本柔软的两道眉迅速拧紧,眼底染满了惯常的不耐烦,“公司有几个重要项目正在评估,不能传出负面新闻!”

这理由……林渲染觉得可笑。

相较与跟她离婚,他婚内与白月光你侬我侬的新闻更负面吧。

还未来得及把话说出来,沈亦峥的助理就跑过来说有重要工作找他。

两人匆匆离开。

之后,沈亦峥再一次处于失联状态。

她不想再等下去。

林渲染只能发信息给他,请他看在四年婚姻的份上,给她一份体面。

并附上见面时间。

下午,她踩着点到达民政局时,果然看到了沈亦峥。

他立在车前,风神俊朗,自成画幅。

哪怕就要离婚,林渲染还是被他迷住。

紧接而来的,是酸楚。

如果当年知道两人会是这样的结局,她还会不会做出那个大胆决定?

林渲染不由得摸一把左眼,几乎无人知道,她的左眼已经看不见了。

敛住心里复杂的情绪,她快步走过去,将离婚协议再次递给他,“我已经签好了,你签了名就能去办手续。”

沈亦峥这次只是僵了片刻,而后没再说什么,签下名字。

办手续的时间很快,两人填了几张表,工作人员盖上章。

“你们有三十天的犹豫期,三十天内任何一人不愿意离婚的,都可以撤销。”

工作人员没给他们离婚证,要等犹豫期过了才能发。

“可不可以不要犹豫期,直接给离婚证?”她问,只想快刀斩乱麻。

“不可以。”工作人员摇头。

林渲染只能看向沈亦峥,沈亦峥一言不发,抬步走出去。

她也只好接过那张知情书,签下名字。

这场离婚,沈亦峥断然不会后悔,不过推迟拿证的时间而已。

结束后,她快几步追上沈亦峥,“那么沈少,一个月后见……”

“见”字还没落下,沈亦峥已上车,重重拍上车门。

车子驶离,留下一阵冷风。

林渲染无奈地摇摇头,离婚了还这么小气,没劲儿。

在原地略站了会儿,她打了个电话:“我离婚了,快来接我。”

(注:男主没有失忆)


十分钟不到,一辆红色迷你小跑车就停在林渲染面前。

从车里,跳出风风火火的女人。

“老大,真离了?”女人,也就是林渲染的好闺蜜秦喻,开口便问。

“嗯。”林渲染点点头,拉开副驾的门坐了上去。

“离了好哇!”秦喻撑着车门跳进驾驶室,声音夸张到离谱,“你多骄傲的一个人哪,为了个姓沈的生生把一身傲气给折没了,给他们家当牛做马。他们不仅不感谢,还以为你占了便宜,处处针对你,我早就看不过去了!”

林渲染抿抿唇,没吭声。

秦喻看出她心里难受,一把将她抱住,“想哭就哭出来吧。”

林渲染在怀里呆了小片刻,低头蹭掉眼里的湿意,笑了起来,“今天是好日子,我想去游乐场庆祝。”

半个小时后。

云城某游乐场,林渲染坐在跳楼机里,感受到自由落体的极速坠落,厉声尖叫。

之后,又去玩了人肉螺旋桨、高飞车、自由落体滑车道等一系列极致惊险刺激的项目。

她一边极力尖叫,一边放肆流泪。

脑海里,走马灯似地闪过十年来她与沈亦峥的点点交集……

惊险刺激的项目果然最具治愈效果,一圈下来,林渲染舒畅了许多。

抹掉最后一滴眼泪,她将沈亦峥彻底移出心门。

之后,她在秦喻的陪伴下,先去服装店将身上的衣服从内到外换了个遍,又将清汤寡水的长直发做成金色的波浪卷发。

秦喻看着焕然一新的林渲染,满意地打响指,“这才是真正的你嘛。”

林渲染看着镜中的自己,高雅、美丽、自信。

任谁,都无法再将四年来那个委缩、沉默、凄惨可怜的沈太太与她联系起来。

“好久不见,林渲染。”她默默道。

这么一通折腾下来,时间便到了晚上七点。

饥肠辘辘的两个人去了餐厅。

“你先在位置上等会儿,我找老板亲自做几样拿手好菜!”秦喻拍拍林渲染的肩膀,说完转身离开。

林渲染走向先前定好的包厢,一对男女迎面走来。

正是沈亦峥和他的白月光韩依澜。

平日里十天半月未必能见到沈亦峥一面,这一离婚就立马碰上了?

林渲染心里一阵感叹,欲要避开。

“林小姐。”韩依澜也看到了她,率先开腔,巧笑嫣然,“你是专门来找亦峥的吧。”

林渲染正要否认,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抱歉,我只是让阿峥去民政局门口帮我取点东西,没想到会造成你们离婚。”

呵。

敢情连离婚都托了韩依澜的福啊,害得她一度误以为四年婚姻沈亦峥对自己还有一丝情份呢。

林渲染无声自嘲。

如果不是决定彻底放下沈亦峥,估计一定会深受心伤。

“好在现在有犹豫期,阿峥,有什么误会好好解释清楚,知道吗?”韩依澜轻轻柔柔说完,推推沈亦峥,转身施施然走远。

林渲染不想他误会,果断解释,“我没找你,纯属偶遇。”

“你这套欲擒故纵对我没有任何作用!”沈亦峥却道。

他低头凝视着林渲染。

新发型,新衣服,光鲜亮丽。

这副样子出现在他面前,不就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吗?

沈亦峥并不认为林渲染真想离婚,只是利用现在离婚有犹豫期这件事儿,玩手段罢了。

她愈这样,他愈厌恶。

“欲……擒故纵?”林渲染没想到两人都离婚了,他还会有这种想法。

这话把她气得笑了起来。

想着他从来不相信自己,也就懒得解释,随意嗯了一声:“随你怎么想吧。”

说完,径直走进包厢。

沈亦峥本以为她会来一番辩解,抬步欲要离开,不想听到这个回答,脚步不由得一顿,回头来看她。

看到的,只有她的背影。

她……走了?

吃完晚饭,秦喻一脸的神秘兮兮,“光形归可不行,还得神归,我要让咱们家染女王彻底回归。”

林渲染被她神归形归的理论搞得一愣一愣,直到被带到云城最大的酒吧才恍然大悟。

“你确定要我跳这样式的?”看着台上妖娆狂舞的众多身影,她脸上一阵浮黑线。

“又不是没跳过,怕什么!”秦喻把一件红色裙子丢给她,“以你的功力,一上台,那些个专业舞师全都只能靠边站!”

林渲染被她逗得噗嗤一声笑,拿过另一件相对保守的衣服,“还是跳古典舞吧。”

换好衣服后,林渲染在台上舞动起来。

劲暴的音乐之下,她的身段柔软优美。服装恰到好处地展现着她的灵动,她轻盈跳跃,就像一只突临人间的仙子。

“靠,搞什么名堂,竟然有人来酒吧跳古典舞。”台下有人发现了她的特立独行,叫道。

“这舞蹈竟然合上了音乐拍子。”

“哇,好迷人,好专业!”

原本指责的人在看到她专业的舞姿时,纷纷转变了态度,把眼睛睁得奇大。

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用古典舞来演绎这种爆炸性的音乐,还毫不违和。

台上原本满满当当跳舞的人,也被她这曼妙的舞姿给迷住,纷纷退到了一边。

灯光之下,只剩下她一人,旋转跳跃,衣袂飘飞,美若谪仙。

柱子上那四个衣着清凉,舞姿露骨的钢管舞师立刻被暗成了背景。

秦喻原本还担心她跳古典舞会被人说,此时看这情景,不由得托起下巴,露出赞赏的眼神。

“不愧林渲染啊,到哪里都是最闪亮的那个。”

林渲染沉醉于舞蹈当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外头的目光。

足足四年没有跳舞,所有的忍耐在这一刻爆破,此刻她只想尽情宣泄。

她的身段柔软迷人,又十分轻巧,跳得嗨了,索性跃上一根钢管,在钢管上舞动起来。

她的钢管舞不似钢管女郎那般露骨,却绝对的让人耳目一新,看着她轻巧而又完美地完成着一个又一个高难度动作,台下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尖叫。

“哟,这是新来的舞女么?有几下子啊。”

台下,沈亦峥和几个朋友一起走过来,其中一人的目光立时被台上的身影吸引住。

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女人……好像你老婆。”


“怎么可能是她呢。”另一个不赞成地反驳,语气不屑一顾,“她若真有本事,早拿来勾引阿峥。拿那种女人跟舞女比,侮辱人舞女呢。”

沈亦峥淡漠地抬头,看到的只有女人的一个背影,纤丽绰约。

似乎还真有些像林渲染。

不过那个女人满心里都是心计和鬼话,为了守紧沈太太的位置谨言慎行,又怎么可能跑来跳这么大胆的舞?

沈亦峥免不得想到餐厅碰到时她的表现,起身走到一旁,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太太在家吗?”

“她……从早上出去就没回来过。”那头,佣人道。

听到这话,沈说峥的脸陡然一沉。

不过下一刻,又冷冷一笑。

以为用了这些招术,他就会对她心生怜悯吗?

她的当,他只上一次!

沈亦峥不动声色地走进包厢坐下。

朋友凑了过来,“阿峥,你当初就不该和林渲染那种人谈,直接甩钱让她滚,一了百了!看吧,她表面上说只是一场意外,不会追究,出门就跟记者说你们是未婚夫妻关系,马上就要结婚。不要脸到这个地步,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

这话又勾起了沈亦峥的痛处,他拧紧眉,脸色极其不好。

“你就少说两句吧。”对面的人插言道,“当初发生那种事,阿峥身为男人,不好表现得太过分。发生关系是意外,甩人家钱不等于污辱吗?”

“你问问亦峥,这事儿是意外吗?这整件事就是林渲染那女人有意设计的!”

“就算是她设计的,没有后头那件事,也不会……”

那人只讲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不自然地看沈亦峥一眼。

沈亦峥垂眸喝酒,虽然不插一言,但脸色阴郁得厉害,气氛也有些尴尬。

好友拍他一把,“阿峥,你跟她结婚四年,怕连她长什么样子都懒得去记吧。既然如此,不如趁早踢了,大好年华浪费在一个垃圾女人身上多不值。”

“离了你,估计也只有那些个老穷丑肯要她,她也就配得上那样儿的!”

紧接着,室内传出一阵阵讽刺的笑。

门外,秦喻气得两眼通红,拧着拳头就要冲进去吵架。

二人只是路过,不想就听到了这些言论。

林渲染用力将她拉出去。

“干嘛拦着我!这些自以为是的混蛋这么对你,我咽不下这口气!”到了外头,秦喻气呼呼地吼。

林渲染拍拍她的肩,身为当事人的她反而冷静许多,“婚都离了,他们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没离婚的时候,她总忍不住辩解,想要扭转在沈亦峥和他朋友心中的印象。

奈何没有用。

那时为的是家庭和睦,如今没有这个需求,便不会再在乎别人怎么说。

秦喻依旧不解气,“你为了他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他不信你也就算了,还连你长什么样都懒得记,竟然觉得你只配得上老穷丑。老娘我就是要让他们睁开狗眼好好看一看,你有多优秀,配得上你的人是什么样儿的!”

林渲染只当她在说气话,也没多放在心上,安慰了几句便离开。

次日,考虑到还有重要东西留在沈宅,必须取回来,她去了沈宅。

林渲染没有进去,只打电话给佣人,让帮忙送出来。

才打完电话,一辆车就驶了进来。

车子在她面前停下,沈亦峥冷着脸走出来。

他目光不耐烦地在她身上落一下,这个女人闹了这么一晚,看自己没理她,果然乖乖跑回来了。

“闹够了就滚进去!”沈亦峥很不客气,冷硬命令。

林渲染微微一怔,已然明白过来。

他这是以为自己还对他念念不忘呢。

不由得淡淡而笑,提醒道,“沈少记忆力出问题了吧,我们昨天离婚了。”

沈亦峥的眉毛不悦地拧起,“有台阶就该好好下,闹到最后进退两退,只会自取其辱!”

台阶?

他这开口就是冷言冷语,哪来的台阶?

林渲染正要说话,耳边突然传来呯呯两声。

她不由得遁声看过去,入目的,是一条巨大横幅,横幅上写着:恭喜染染脱离苦海,离婚成功!

除了横幅,还有些小宣传板,也写了字:染染离婚快乐!

林渲染:“……”

这突来的变化惊得她目瞪口呆,嘴微微张大。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束玫瑰花已经递到眼前,“染染,现在可以考虑我了吗?”

她正眼,看到一张帅气到爆的脸。

除了脸帅也就罢了,身高一米八,修长挺拔,绝对的标准身材!

还没等林渲染说话,他已单膝跪下,“我不敢承诺太多,但能保证在一起的每时每刻每秒,把你捧在手掌心,听你说,看你笑,相信你,陪伴你,永远永远不会冷落你。”

这话一出,背后的沈亦峥蓦地就冷了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