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阴阳医圣秦羽

阴阳医圣秦羽

飞翔的辣椒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为了家庭辛苦奔波了这么多年,一场车祸将秦羽打倒。成了全身瘫痪的残废,秦羽每天必须要人伺候才能维持正常生活,可这个时候妻子一家人却放弃治疗,还霸占了他的赔偿款,连房子都不放过,更甚至想害死他。

主角:秦羽,陈初夏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羽,陈初夏 的武侠仙侠小说《阴阳医圣秦羽》,由网络作家“飞翔的辣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家庭辛苦奔波了这么多年,一场车祸将秦羽打倒。成了全身瘫痪的残废,秦羽每天必须要人伺候才能维持正常生活,可这个时候妻子一家人却放弃治疗,还霸占了他的赔偿款,连房子都不放过,更甚至想害死他。

《阴阳医圣秦羽》精彩片段

“冯玉,你这是要联合情夫谋害亲夫吗?”

客厅内,高位截瘫的秦羽坐在轮椅上。

轮椅下方垫着饭桌。

而他脖子则套着绳索。

只要挪开桌子,他便会被活活吊死。

桌旁。

一名身材曼妙,娇艳欲滴的美女亲昵的依偎在一名青年怀里,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那是他的妻子---冯玉。

可她带着情夫,来把全身瘫痪的秦羽吊了起来。

冯玉满脸厌恶的说道:“我不过是来帮你这种窝囊废解脱,你也好早死早超生。”

秦羽满心愤怒和不甘,却根本动弹不得。

他曾是一名网约车司机,辛勤努力工作,小日子还算过的不错。

可就在一年多前,因为一场车祸,导致他高位截瘫。

这一年多时间,妻子冯玉却丢下他玩消失。

直到最近拿到赔偿款,冯玉又突然出现。

在医生表示只要手术就有可能恢复的情况下,冯玉却以妻子的名义叫停了手术。

并且把这一年多时间一直悉心照顾他生活起居的陈初夏给赶走了。

现在还要和情夫一起活生生吊死他。

“跟你这种废物结婚就是我此生最大的错误。”

“不妨告诉你,当初你车祸,就是我给你下药了。”

“因为此前我就给你买了一份高额死亡险。”

“要不是为了拿到车祸赔偿款。”

“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冯玉娇艳欲滴的红唇里却飘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语。

“杀夫骗保!!!”

“你还是人吗?”

“我一心一意想要给你更好的生活。”

“你却一心想置我于死地!”

秦羽惨笑。

“你这种窝囊废,活着赚不到钱。”

“但是死了却能换几百万。”

“你不是想让我过上好日子嘛!”

“你放心,只要你死了,我会如你所愿过的很好的。”

“知道我身边的人是谁吗?”

“高家大公子高远翔。”

“我已经怀了远翔的孩子。”

“只要你死了,我就能名正言顺成为高家少奶奶。”

冯玉心花怒放的说道。

看着旁边帅气的青年,她满眼都是柔情。

对秦羽,却是掩饰不住的厌恶。

听到这些话,秦羽如遭雷击,只觉胸腔仿佛点燃了一团熊熊火焰。

高家他自然知道,南州市的十大家族之一,权势滔天。

以前他想要孩子,冯玉却各种嘲讽,说他养自己都养不起,还想养孩子。

有一次怀孕了都偷偷去打了。

现在想来,那个被打掉的孩子都不一定是自己的。

这一刻,愤怒几乎冲垮了他的理智。

可高位截瘫,他身体却动弹不得。

“小玉,我突然想玩点刺激的。”

高远翔突然笑道。

事实上,是冯玉主动勾引他的。

原本他只是想和这种少妇随便玩玩。

可冯玉怀孕了。

那就不一样了。

这孩子能够让他继承家业呢!

所以他必须帮冯玉摆脱她这个瘫痪老公,并且不能让亲朋好友知道冯玉的过往。

否则高家大公子娶了个二婚的女人,还不得成为南州市最大的笑柄?

“啊???”

冯玉茫然:“什么刺激的?”

高远翔微微眯着眼,戏谑道:“你说,让你老公看我们做一次,他会不会死不瞑目?”

冯玉愕然,旋即娇羞道:“讨厌,我怀着孩子呢!”

高远翔:“没事,咱们后入式,我会温柔点的!”

身份财富决定待遇,冯玉对高远翔是有求必应。

虽然感觉有些难为情,却也乖巧的趴在秦羽身下的桌子上,挺翘着美臀,任由高远翔撕了她的黑丝。

然后......

他们竟是当着秦羽的面苟合。

高远翔还故意把冯玉的脑袋转向秦羽目光所及的方向。

这样秦羽可以清晰的看到冯玉那娇羞又享受且欲罢不能的微妙表情。

“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

眼前香艳的画面让秦羽双目赤红,目眦欲裂。

他紧咬牙关,咬出了满嘴鲜血。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这无疑是最大的羞辱。

那股怒火让他胸腔仿佛都要炸裂了。

“你放心,我们会活的好好的,,啊!!!!”

“倒是你,死后你的保险金,嗯......赔偿金,还有这套房子都是我的...啊......。”

冯玉喘着粗气,时不时发出欲罢不能的诱人娇喘。

“你做梦!”

秦羽目眦欲裂,表情狰狞。

高远翔却是一边运动一边冷笑:“听冯玉说你老家还有年迈的父母!”

“不用想着你父母能继承你的遗产了。”

“我会把你父母接过来,让他们后半生都跪在高家当看门狗。”

“等玩腻了,我就将你父母的皮扒了,骨头拆了,把他们剁碎了喂狗。”

听到父母,秦羽心胆俱裂,他咬牙道:“畜牲,连老人都不放过,你们就不怕遭报应吗?”

高远翔轻蔑一笑:“报应只是你们这种小人物的自我安慰而已。”

“我高家不但是十大家族之一,还和李氏家族关系莫逆。”

“杀你们几个小角色,能奈我何?”

闻言,秦羽近乎绝望、崩溃。

李氏家族是凌驾于十大家族的超然存在,在南州市一手遮天。

他这种小人物,谁又会管他们一家人的死活。

在一番冲刺后,高远翔倾泻而出。

冯玉有点意犹未尽。

“帮我清理干净。”

高远翔直起身说道。

冯玉似乎习以为常,非常自然的转身蹲下,张开红唇。

秦羽闭上眼,两行绝望的泪水流下。

这种画面让他几欲崩溃。

“不早了,我在海天国际大酒店订了房间,咱们过去休息吧!”

高远翔提起裤子说道。

冯玉点头,挽着高远翔的手臂。

高远翔抬头看了秦羽一眼,狞笑道:“该送你上路了。”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秦羽双目炸裂,发出野兽一般的嘶吼。

高远翔却是轻蔑一笑,一脚踹开了垫着轮椅的桌子。

轮椅摔落在地上,秦羽则被悬吊在半空中。

他身体瘫痪,做不出任何挣扎。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对狗男女携手离开。

瘫痪一年多,他早已看淡了生死。

可是他放不下父母。

想到对方会那般残忍的虐待父母,他真的死不瞑目。

脖子被悬吊着,窒息感瞬间漫延全身,缺氧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死亡的气息快速漫延开来。

绝望。

崩溃。

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生命气机迅速流逝。

然而就在这时。

他手臂上好似胎记的古怪图案竟是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而秦羽也仿若置身于奇幻的梦境之中。

梦里是一个空白的世界,一道醇厚的声音,如经历了悠长岁月,摄人心魄。

“封印解除。”

“现赐你秦家阴阳医圣之传承!!”

霎时间,秦羽脑海里涌入了大量的信息。

就好像强行撕裂了脑袋,塞入了无数记忆。

诡异突兀,却又清晰而深刻。

一套‘阴阳生死决’仿若修习已久,在体内自行运行起来。

“任脉主血,为阴脉之海。”

“督脉主气,为阳脉之海。”

“任督二脉若通,则八脉通。”

“八脉通,则百脉通。”

阴阳生死决。

便是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不知过了多久。

秦羽猛地睁开双眼,双眸中竟是有光芒流转。

他双手抓住绳索用力一扯,绳索应声而断。

秦羽轻松落地。

顾不得探索这个神奇的传承,秦羽直接飞奔出门。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但清楚的记得,那对狗男女会去海天国际大酒店。

“冯玉,高远翔!”

“我要宰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冯玉,你看不上我,可以好聚好散。”

“为什么这么恶毒,非要置我于死地。”

“甚至要让情夫谋害我的父母?”

秦羽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海天国际大酒店而去。

此刻的他,如同一头发狂的雄狮。

内心充斥着抑制不住的嗜血。

他想杀人。

让那对狗男女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李氏家族老爷子突然病危。”

“李氏家族家主李瑞良广邀四方神医前来救治。”

“在这里,我们真诚祈祷李老爷子能尽快康复。”

车载收音机突然插播了一段广播,惊醒了嗜血的秦羽。

李氏家族就是南州市的天。

而李老爷子在南州市也有个美誉---李大善人。

他每年都会花费巨资投入慈善事业。

最近更是有传言,李家要修建一所最顶级的私人医院。

专门帮助穷困老百姓看病。

车辆飞驰,场景倒流。

秦羽逐渐冷静下来。

他要让这对狗男女生不如死。

这样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可高远翔的家族是依附李家的。

他现在无权无势,要对付这种豪门公子太难了。

但是如果自己治好了李家老爷子呢?

........

来到海天国际大酒店门口。

秦羽下车,他正思考怎么才能去李家给李老治病。

以他这种身份和情况,恐怕连李家大门都进不去。

这时,左边三男一女突然引起秦羽的注意。

那女子身穿一身OL职业套装,身材凹凸有致,红唇皓齿,明眸善睐。

包臀短裙,衬托出一道诱人的弧线。

白山衬衫则是耸起两座饱满的山峰,呼之欲出。

看上去就好像正被劫色。

秦羽原本并不想多管闲事,但他们的对话却让秦羽改变主意了。

青年戏谑道:“许欣如,你是自己上车还是我把你绑上车?”

那容颜倾城且高冷的女子则是冷漠道:“你们休想!”

这时,旁边停靠的一辆豪车车窗降下,一名花甲之年的老者盯着女子,眼中露出邪光:“许总,只要你从了老夫。”

“老夫还是可以以你许家的名义去救李老爷子的。”

许欣如满心愤懑。

她是华宇药业的总裁。

这钱仁义本是她许家花费重金邀请来的神医,就是为了给李家老爷子治病。

就算没治好,只要出了一份力,她华宇药业在争取凌天医院医药订单的时候也能多几分优势。

哪想,这钱仁义虽名叫仁义,看着道貌岸然,实则却是个假仁假义的小人。

收了许家的钱,却还想让她陪睡。

许欣如自然不会同意这种无礼要求。

然后这钱仁义就在这关键时刻,转投华宇药业的竞争对手科伦药业。

并让科伦药业的方明浩来绑自己去给这个钱仁义享用。

许家和方家终究不是十大家族,他们要邀请到这种神医并不容易。

尤其这钱仁义还是邻省赫赫有名的神医。

但钱仁义不缺钱,只痴迷于美色。

他会答应过来,就是看中了许欣如的倾城美色。

能把钱仁义挖过来,科伦药业自然是当仁不让,尽心尽责的完成钱仁义的要求。

“像你这种寡廉鲜耻,荒淫下贱的人,根本不配称之为神医。”

许欣如清冷娇斥。

然而,许欣如越气愤,越洁身自好,钱仁义就越感兴趣。

这种女子才能激发他的征服欲。

他淡淡笑道:“小方,你把许总带到房间去。”

“我以科伦药业的名义救治完李老,就回来享用!”

“对了,这个药给她吃了。”

“等我回来,她也差不多欲火焚身了。”

方明浩大喜:“好的,钱神医。”

方明浩朝手下使了个眼色。

两名保镖立马上前抓住许欣如。

许欣如顿时慌了:“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

钱仁义微微眯着眼,露出无耻的笑容:“没事,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享用完照样能把你救活。”

“当然,就算死了,也不妨碍我享用!”

闻言,许欣如真的背脊里都冒出了寒气,感到一阵毛骨悚然。

这真的是衣冠禽兽啊!

这种人得到如此崇高的身份和财富,可想而知有多少无辜的女人被祸害。

就在许欣如绝望之际。

“住手。”

一道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无比突兀。

声音森冷,但在许欣如耳中却如同天籁。

可当看清楚说话的人,却又立马大失所望。

来人一米七八左右的身高,有些消瘦。

身穿普通廉价衣衫,脚上踩在发白的帆布鞋。

头发凌乱,满脸胡渣。

活脱脱像个农民工大哥

“大哥,没事,你赶紧走吧!”

许欣如面冷心善,不想连累普通人,急忙出声提醒。

秦羽愣了愣,诧异的看了许欣如一眼。

“哟呵,还真有不怕死多管闲事的?”

“上演英雄救美。”

“你是那块料吗?”

方明浩轻蔑笑道。

旋即一抬手,脸色变得阴狠:“废了他。”

两名壮汉当即松开许欣如,朝秦羽奔了过去。

两人的拳头奔着秦羽的面门就轰了过去。

此刻,他们的动作在秦羽眼里就跟慢动作似的。

秦羽轻松闪过,但他的出拳速度却势若奔雷。

两名壮汉几乎同一时间仰面倒飞了出去,面部塌陷变形,鲜血横流。

随后,秦羽脚步不停的朝着方明浩走去。

方明浩看呆了,色厉内荏道:“你踏马......”

“你知道我是谁吗?”

“啪!!!!”

秦羽直接抬手。

方明浩被一巴掌抽的一个趔趄,眼冒金星,嘴角都裂开了。

“滚。”

看到秦羽那嗜血冷漠的眼神。

方明浩心脏都忍不住停顿了一下。

捂着脸连爬带滚的上车。

临上车前只见出租车司机追了过来:“兄弟,你打车还没给钱呢!”

方明浩怨恨的偷偷瞪了秦羽一眼,将他长相记下,然后和钱仁义坐车离去。

秦羽则有些尴尬。

因为钱都被冯玉洗劫了,他现在身无分文,也没有手机。

许欣如也被刚才那一幕惊呆了。

回过神,急忙拿出手机帮秦羽付了车钱。

“刚才谢谢你。”

“但你以后千万小心。”

“这个方明浩睚眦必报,他不会放过你的。”

“这样,我给你一笔钱,你赶紧离开南州市躲一躲吧!”

许欣如有些焦急。

秦羽对眼前这个女子印象倒是不错。

人美心善。

不过觉醒了医圣传承,他哪还用忌惮这种纨绔。

他直言不讳道:“我可以代替华宇药业去给李老爷子治病。”

许欣如愕然,旋即有些为难道:“这事可不是儿戏。”

“带你去,我华宇药业也是要承担责任的。”

秦羽没有回答,反而看向许欣如小腹:“宫寒,由寒凉之气停留在经脉脏腑之中引起的。”

“常见的症状有小腹冷痛、手足发凉、性欲淡漠等!”

“长久以往,会出大问题的!”

说着,秦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指在许欣如小腹处连点数下。

许欣如以为秦羽要轻薄她,刚想大叫,却感觉小腹中升起一股莫名的温热感。

宫寒折磨她多年,还从未有过如此温暖舒坦的感觉。

这种病症秦羽可以彻底根治,但需要脱裤子针灸。

不过刚一见面就叫人家女孩子脱裤子。

可能会被认为耍流氓,直接报警抓他。

“你真的会医术?”

许欣如感觉太神奇了,随便按几下就让小腹如暖阳流淌。

这是妇科圣手啊!

“嗯!”

秦羽点头。

许欣如犹豫片刻,决定赌一把。

“跟我走!”

“我们去李家庄园。”


许欣如的座驾是一辆迈巴赫。

两人来到李家庄园。

此时庄园外已经停了各种豪车。

李老突然病危,那些被邀请来的各方神医都连夜赶过来了。

而许家一群人正在庄园门口焦急等候。

“姐,你不是去接钱神医吗?”

“怎么钱神医刚才跟方明浩进去了?”

亲弟弟许世勋焦急问道。

许家众人也七嘴八舌的询问起来。

许欣如将事情始末简单的阐述了一遍。

许家众人顿时义愤填膺,没想到花费重金请来的神医竟然是这种衣冠禽兽。

许世勋又看向秦羽,不由皱起眉头,语气生硬问道:“他是谁?”

许欣如道:“这是秦先生,由他代表咱们华宇药业。”

闻言,许家人集体石化。

这种穷酸民工给李老治病?

开什么玩笑!

他自己看上去倒像是得过什么大病。

许世勋急道:“姐,你是不是被吓糊涂了?”

“钱神医临时反水,咱们也不能随便拉个人来浑水摸鱼啊!”

“你这是花几百块从哪个工地上叫来的民工吧?”

许欣如父亲亦附和道:“是啊,欣如,咱们许家就算不参与,也不能随便拉个人来糊弄。”

许世勋又道:“带这种农民工进去,这不是让咱们许家成为笑话嘛!”

“万一李家以为咱们罔顾李老爷子性命,迁怒于我们许家。”

“那咱们许家可就完蛋了!”

说着,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瞥着秦羽,轻蔑拿出几百块钱甩在秦羽脸上:“你救了我姐,这些钱就当是答谢你的。”

“拿着钱,哪来的回哪去!”

“李家庄园不是你这种穷人能来插科打诨的地方。”

见弟弟羞辱秦羽,许欣如柳眉紧皱,冷冷的盯着许世勋。

“许世勋,你别太过分了。”

许欣如发怒还是有些威慑力的。

许世勋顿时有些发怵,不敢再胡言乱语。

许欣如又看向家人,态度坚决:“我自有分寸,你们就不要管了。”

说着,对秦羽道:“秦先生,实在抱歉。”

“咱们进去吧!”

看在许欣如的面子上,秦羽并未计较。

两人并肩走进庄园。

许世勋也紧随其后跟了上来。

来到一栋大别墅里。

此时别墅中聚满了宾客。

都是各方人马和受邀而来的老中医。

由于李老的病西医束手无策,所以只能请中医试试。

其中属钱仁义名气最大。

这会儿所有人都以钱仁义为首,聚在一起商讨李老的病症。

而李家众人的注意力也都放在钱仁义那边。

由于众人商讨的太过专注,根本没人关注秦羽他们。

秦羽看到不远处躺在床上老态龙钟的老爷子。

他缓步走了过去,仔细检查了一番李老的身体情况。

觉醒医圣传承,秦羽一眼便看出李老的症状。

见床边有银针,秦羽随手一挥,两支银针便夹在指缝中。

虽然是第一次施针,但秦羽却有种得心应手的熟悉感觉。

他手指快如疾风,下针巧妙精准,令人赏心悦目。

一旁的许欣如一时间竟是看呆了,美眸中流光溢彩。

片刻后,一声冷厉的呵斥声突然传来。

“你是什么人?”

“你在对李老做什么?”

随着这一声呵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来。

“混账东西,你竟然随意给李老施针。”

“你想害死李老吗?”

钱仁义一马当先冲了过来,不由分说将李老身上的银针拔下。

秦羽皱眉盯着钱仁义:“我在救李老。”

“而且他马上就会苏醒!”

钱仁义怒斥:“一派胡言。”

“咦!!!”

“这不是华宇药业的许总嘛!”

“这是你请来的人?”

这时,一名中年男子看到许欣如,满脸惊讶。

这人正是许欣如的死对头科伦药业的总裁方林伟。

许欣如神情冷淡:“没错,这位秦先生,就是我邀请来给李老治病的神医。”

众人看到秦羽这寒酸落魄的模样,瞬间就炸了锅。

这是神医?

神经病吧?

方明浩第一时间就认出了秦羽,他在父亲方林伟耳边轻声说了几句。

遂又大声道:“他就是一个臭农民工。”

“刚才我去接钱老的时候,还看到这家伙打车没钱付呢!”

“华宇药业的许总把农民工带过来给李老治病。”

“当真是其心可诛!!!”

方林伟则怒声呵斥道:“好你个许欣如。”

“你不想救李老就算了,也不能暗害李老吧?”

他向来心肠歹毒,不折手段。

他就是要把许欣如和华宇药业放在火上烤。

将华宇药业置于死地。

周围众人顿时怒声谴责:

“太过分了。”

“小姑娘看着花容月貌的,心肠居然如此歹毒。”

“敢带民工来偷摸谋害李老,真是活腻歪了!”

见群情激愤,方林伟无比得意。

许欣如这就是在自己作死。

这时,一名气场强大,满目威严的中年男子缓步走了过来。

他光是往那里一站,就如同羊群里的雄狮,给人一种泰山压顶般的压迫感。

这便是在南州市一手遮天的李家家主--李瑞良。

他淡漠问道:“谁指使你们的?”

在李瑞良的威压之下,许欣如俏脸惨白,呼吸急促:“没有人指使我,我们真是来给李老看病的。”

钱仁义看向李家家主李瑞良:“这种人怎么可能会医术。”

“李家主,把这两人抓起来交给我处置。”

“我定能让他们交代出幕后指使。”

李瑞良:“来人,将这两人抓起来!”

话音落下,一群气势汹汹的保镖便蜂拥而入,将秦羽和许欣如围了起来。

“快看,李老醒了!!!”

就在这时,一人指着老爷子惊呼道。

众人下意识看去,只见老爷子悠悠醒来。

这一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方林伟和钱仁义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难以置信。

这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病症,一个民工治好了?

李家众人亦是喜出望外,急忙围到李老身边嘘寒问暖。

李瑞良则看向秦羽,拱手道:“这位先生,刚才多有冒犯,还望见谅。”

“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秦羽:“秦羽。”

正当大伙惊憾之时,钱仁义却是突然冷笑:

“简直是荒缪,一个农民工也敢在这装腔作势!”

闻言,李瑞良微微皱眉:“钱神医,此话怎讲?”

钱仁义一脸自傲:“李家主我问你,李老可是一开始间歇性不能说话,然后失去行走能力,后面双眼也逐渐失明了?”

此话一出,李家所有人都惊呆了。

李瑞良更是激动道:“钱神医,老爷子和您说的情况一模一样!”

钱仁义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其实并不确定李老患了什么病。

所以说出一个最有可能的病症会出现的情况。

随后,钱仁义道貌岸然的说道:“李老这是脑血管炎,极其罕见。”

“而颅内压就会导致这些神经学症状!”

“李老能苏醒,其实是老夫刚才施针给续了一口命。”

“本打算等李老苏醒再替他治疗。”

“却不想这个家伙居然装模作样的扎两针来抢功劳。”

霎时,在场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看向钱仁义。

不愧是享誉盛名的神医啊,原来他早已看出了李老的病症。

而最欣喜若狂的莫过于科伦药业的方林伟和方明浩两父子了。

一旁的许欣如则快气疯了。

这个假仁假义的钱仁义实在太无耻了。

明明是秦羽救醒的李老爷子。

现在竟然把功劳全揽在自己身上。

可她知道,她人微言轻,没人会相信她。

毕竟,钱仁义真的说中了李老的症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