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都市医武狂徒

都市医武狂徒

站街的男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陆凡本是身怀绝技的小神医,十多年来一直跟随在师父身边,求学问道,如今已经学有所成。如今为了一纸婚书,拜别师父,来到这繁华的都市,一面寻找自己的身世,一面寻找婚书上的女人,陆凡从前的单调人生,从来到都市起开始热闹起来。

主角:陆凡,杨佳琪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凡,杨佳琪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医武狂徒》,由网络作家“站街的男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凡本是身怀绝技的小神医,十多年来一直跟随在师父身边,求学问道,如今已经学有所成。如今为了一纸婚书,拜别师父,来到这繁华的都市,一面寻找自己的身世,一面寻找婚书上的女人,陆凡从前的单调人生,从来到都市起开始热闹起来。

《都市医武狂徒》精彩片段

“小伙子,我看你根骨奇佳,将来必是可造之才,你可愿意随我上山?”

八岁那年,陆凡一人走在街上,浑身血迹,一位贼眉鼠眼的老者询问道。

就这样他被老头骗上了山,一呆就是十多年。

在这十多年里,陆凡虽然学到了不少旷世奇术,但对这老不死的打心眼里看不起。

也不是因为别的,就是这老头太抠,这十多年来,陆凡帮他接了不少任务,赚取的钱财恐怕能有一座金山。

可惜陆凡在山上这么多年,加起来都没吃过三次肉,说什么练功要修身养性,不能有贪欲,但他可清楚的很,这老头背地里可没少偷吃。

这不,也不知道老头发什么善心,今天给了他几张钞票,还给他准备好了包袱,说是给他定了娃娃亲,让他拿着一纸婚书去提亲。

陆凡寻思着年纪也不小了,还能离开这老不死的,就满嘴答应了,刚走到山脚,陆凡看了看山顶,用舌头舔了舔手指,擦在眼角:“还别说,这真要走,还有些舍不得!”

青州城,地域不大,却有着不少商企,街头更是繁华。

陆凡左看看右看看,满眼都是喜欢,在山上呆久了,对外界的事物也变得新奇。

只是没走多久,前面忽然围了一群人,挤进去一看才发现一名男子倒躺在地,浑身抽搐不止,像是得了什么怪病。

“大家让一让,我是第一附属医院的刘医生,这个病人需要急救!”

戴着眼镜的男子走了进来,看起来斯文的很,在男子胸膛上按压,同时拿出了医疗箱,对这方面的急诊,他倒是颇有经验。

听到是附属医院的医生,不少人让开道路,紧张气氛变得缓和。

陆凡叉着腰看了老半天,却摇了摇头:“像你这种治法,他恐怕会走得更快!”

刘浩回头,望向陆凡:“我是青州附属医院的!”

只单单这一句话,就充满着骄傲,同时鄙视了陆凡一番,他好歹也是主治医生,陆凡穿的破破烂烂,有什么资格教导他。

旁边也有不少人望向陆凡,眼神中带着鄙夷,毕竟眼前这人可是青州附属医院的人。

能够进入青州附属医院,在医学方面都有着极高学位,反观陆凡,看起来却不像正经人。

“要是我猜的不差,一分钟之内,他就会呕吐不止,同时抽搐更加厉害。”陆凡说完,要了一碗豆腐脑,悠哉悠哉的喝了起来。

本来他是要去杨家提亲,准备在街上买点礼品,没想到遇见这事,老头子可是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眼前这附属医院的医生,怕是治不好男子。

“药物已经注射,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好转!”

刘浩起身,露出了镇定之色,众人见到躺在地上的男子,脸色逐渐平静,也纷纷称是神医,这么快就稳定了病情。

陆凡却不以为然,又来了一碗豆腐脑,潇洒的抖着二郎腿:“这城市的生活真是好啊!”

“小伙子,要不要再来一碗?”大妈笑着问道:“我在这街上做了十多年生意,手艺可不会差!”

“那就再来一碗吧!正好喝个痛快。”陆凡享受道。

面对着众人赞赏,刘浩一脸傲然,但就在此时,逐渐好转的男子忽然抽搐,还吐出了异物,就连脉搏都剧烈颤动。

刘浩蹲下身把脉,发现男子脉搏停止,脸色骤然煞白,旁边众人吓得不轻,刚才还有好转,现在却瞬间不行了。

“我就说了吧!你这方法不对!”陆凡抖着二郎腿:“按照你这种治法,早晚得出人命。”

刘浩擦了擦汗水,有些心虚,他虽是主治医生,但走了不少后门,本想露一手,没想到出了人命,这要追究起来,他怕是工作不保。

“小兄弟,你看的这么准,一定有办法!”刘浩望向陆凡:“不如你来试试。”

他是附属医院的医生,要是当街把病人治死,他的工作肯定没了,陆凡愣头愣脑,要是能当替罪羊,倒是不错选择。

“我可不治!”陆凡贼眉鼠眼道:“除非有什么好处!”

“只要你能够把病人治好,不管你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刘浩承诺道。

“一万块!我马上要提亲,手头正好缺钱!”陆凡笑道。

“没问题,没问题,只要你能够治好他,就算十万也行!”刘浩连忙点头,他可不信陆凡有这本事。

众人望向陆凡,却有些鄙夷,横看竖看陆凡都不像医生,倒像是一个神棍。

“小姐,药铺那边已经谈好了,我们要不要先去?”

人群之中,一位老者问道,旁边站着一名女子,穿着高跟鞋,一身职业西装,脸蛋吹弹可破,算得上是一流美女。

“不急,我倒想看看,他能不能治好!”白雪说道:“他要真能起死回生,说不定爷爷的病……”

“小姐,你可糊涂了,这人能有什么本事!”吴管家摇了摇头:“要真有本事也不会混成这样。”

他们声音很小,但陆凡听得一清二楚,不过救人要紧,陆凡也没与他们计较。

仔细看了看,陆凡拿出银针,在男子身上扎了几针,刘浩诧异,没想到陆凡随身带着银针。

只见陆凡行针流水,对穴位精通,看得刘浩目瞪口呆。

随着时间推移,地上男子逐渐停止抽搐,最后直接蹦达了起来,让旁边不少人惊呼,直称陆凡是神医下凡。

“怎么样?我医术还不错吧?”陆凡拍了拍手,向着刘浩望去:“你说的十万,可不能赖账。”

刘浩愣了片刻,才赶忙道:“这个人根本不是你医好的,应该是我刚才的药效,现在才发挥到的作用!”

话到此处,就连他自己都有些脸红,旁边众人更露出鄙夷,堂堂附属医院的医生,这般恬不知耻。

“大家来评评理,这个人到底是谁治好的!”

陆凡卖力的喊道:“我看他就是想耍赖!”

“当然是小兄弟治好的,大家可都是明眼人,又怎么看不出来!”

不少人出声道,同时望向刘浩,露出了不满:“附属医院的医生,难道都是这副德性?”


刘浩满头汗水,承受不住压力,拿出一万块丢给陆凡,灰溜溜的离开了。

陆凡也没在街上多呆,他可不想锋芒毕露,拿了一万块钱便走了。

围观的不少人纷纷赞叹,大街小巷都传遍了,青州出了一位少年神医。

在山上的时候,老头对他可不差,什么奇门遁甲,绝世医术,都毫无保留的教给了他,除了抠了一点,陆凡还真找不到老不死的缺点。

刚刚来到转角,两道身形出现,一老一少,女子唇红齿白,穿着职业装,踩着高跟鞋,对着陆凡微笑:“不知先生贵姓,师承何方?”

“和你有关系?”陆凡白了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你们说我坏话,我还没找你们算账呢!”

“咳咳……”

吴管家轻咳几声,略显尴尬,他也只不过是随便说说,没想到陆凡听力非凡。

“刚才是我们失礼了。”白雪拱手道:“先生医术非凡,我家中有病人,不知先生可否移步?报酬绝不会让先生失望。”

“不敢当,不敢当,我也不过是山野村夫。”陆凡耸了耸肩:“治病救人,本就是天职,不过我还有其他事情,等我办成了再说。”

“五十万!”

白雪神色平淡,脱口而出:“先生急需用钱,想必……”

“成交!”

陆凡咽了一口口水,直接便答应了。

“那我们现在就去!”白雪急忙道:“我知道先生不是贪财之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也是医者本心。”

“这是当然!”陆凡义正言辞:“身为医者,自然有大胸怀,我可不是看中钱财才答应的!”

吴管家站在一旁,差点没笑出声,不过他也知道,陆凡有几把刷子,刚才街头行医可不是假的。

坐在汽车上,很快就来到一座庭院,门口有着几名保镖,庭院满目琳琅,有着不少稀罕的古董,更有着奇珍异画,看得陆凡目不转睛。

庭院的房间内,有着几道身形,床上躺着白发老者,看起来奄奄一息。

“白老板,老爷子病情危急,我也没有十足把握,若是再推迟下去,恐怕性命难保。”老者起身叹道:“只能兵行险招。”

白天辰站在房间,眼神恍惚不定:“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赵老您可是国医圣手,青州的名医,难道就……”

“这种病情罕见,我也只有五成把握!”赵老摇头道:“若非我亲自出手,怕是大罗金仙来了,老爷子也要驾鹤西去。”

“既然如此,便按赵老的意思。”白天辰点头,望着昏迷不醒的白发老者,内心有些触动。

赵老点了点头,便开始行针。

“爸,我有位朋友,能治爷爷的病!”

白雪从外面进来,陆凡也跟随其后,很自觉的站在了一旁。

“小孩子不要胡闹,赵老亲自从京都赶来,就是为了老爷子的病!”白天辰出言:“可千万别打搅了赵老行针。”

白雪一愣,露出喜色,赵老被人称为国医圣手,她爷爷恐怕有救了。

想到此处,她便安静了下来,陆凡在街头行医,医术虽是不错,但与国医圣手相比,恐怕要差上不少。

陆凡也识趣的站在一旁,同时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老者,而后皱眉,这老头病入膏肓,普通医者怕是无力回天。

赵老在老爷子身上扎了几针,又在其他穴位行针,看起来行云流水,倒像是针灸高手。

“七星针法!”陆凡嘀咕了一句,内心诧异。

这种针法极为古老,一般都市中的医者,能够懂得这般针法,已经算是罕见。

赵老猛的回头,向着陆凡看了一眼:“眼力不错,竟然知道七星针!”

“七星针能打通气旋,为病人续命,不过你针法却错了!”陆凡摇头道:“俗话说一步错步步错,按照你这针法,老爷子怕是活不过今日。”

“简直胡说八道!”赵老神色不悦:“七星针乃祖传密法,岂是你这等晚辈能懂!”

白天辰也微微皱眉,赵老是他好不容易请来的,陆凡这般不识趣,直言侮辱神医,要不是白雪的朋友,他恐怕早就下逐客令了。

“我也就随便说说!”陆凡无奈道:“既然这里有神医,我就不打扰了!”

说完他便向着外面走去,白雪则追了上来:“先生别生气,赵神医是国医圣手,他不会有错的,不过你陪我来一趟,我也不能亏待你!”

说完她便拿出一张卡:“这里面是十万块。”

“俗话说无功不受禄,我什么事情都没做,怎么能够要你的钱!”陆凡摆了摆手:“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按照这种行针路线,老爷子活不过今日!”

说完陆凡便离开了,银行卡也没有要。

“还真没看出来,这小子有些傲骨!”吴管家笑道。

白雪愧疚,但隐约有些担忧,来到房间,正准备询问,却见到老爷子已经苏醒。

“赵老名不虚传,真是国医圣手!”白天辰抱拳:“老爷子已经苏醒,今日我设家宴,希望赵老赏脸!”

“过奖了,也只不过是小事一桩,倒也不足挂齿。”赵老摆了摆手。

白雪一脸惊喜,来到了老爷子跟前,派人准备了不少点心:“爷爷,这几天你可把我吓坏了,要不是赵老从京都赶来,恐怕就危险了。”

话还没说完,老爷子手中的糕点掉落在地,又进入了昏迷之中,比刚才更加恐怖,就连脸色都开始发紫。

“这是怎么回事?”白天辰微惊。

赵老也瞬间慌了神,他刚才施展七星针法,已经使出了看家本领,老爷子病情却越来越严重,也就是说他刚才的针路,一定有问题。

“快,快去请刚才那人!”赵老惊慌道:“若是晚上一步,老爷子命休矣!”

白雪后悔莫及,陆凡已经走远,她又如何能追得上。

“老吴,赶快派人去找,哪怕挖地三尺!”白天辰下令。

一时之间,青州城内暗波涌动,不少人在寻找一名少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白家在青州城,可是隐世豪门,随便一点风吹草动,就足以让满城风雨。


杨家,在青州城算是二流家族,有着丰厚的资产,杨家庭院内,杨老爷子在花园赏花,旁边还陪伴着一名美少女。

“爷爷,公司的事情已经汇报完了!”女子皮肤如白玉一般,在花瓣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艳丽。

“佳琪!你可是杨家的顶梁柱,要不是有你打理,爷爷也不会这么轻松,等百年之后,杨家可都要交到你手中。”杨顶天笑道。

“爷爷可别说胡话,我可不想爷爷离开。”杨佳琪认真道:“不过公司的事情,我会为爷爷分忧的,毕竟我能力可不差。”

“那可不,堂堂的青州女强人,自然不会弱,但你也不能亏待自己!”杨顶天说道:“你几个哥哥都不争气,以后杨家可都得靠你。”

杨佳琪一脸自信,更有着优越感涌上心头,他年纪轻轻就成了公司董事,掌控着杨家半壁江山,更是青州一号女强人,追求者排成长龙,何等的风光。

“老爷,外面有人求见,说是你的孙女婿。”管家走了过来,向着老爷子说道。

“孙女婿?”杨佳琪噗呲笑道:“爷爷就我一个孙女,哪来的孙女婿?赶快打发走。”

“慢着!”

杨顶天回过神来,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才向着管家问道:“那人什么打扮?”

“穿着破旧,贼眉鼠眼的,看起来不像好人。”管家出言道:“我现在就把他打发走!”

“他有没有说是谁让他来的?”杨顶天再度问道。

“这倒是说了,他说他这次下山,是他师傅让他来的,说是来履行承诺,与大小姐完婚。”管家尴尬道。

“竟然还真的来了!”杨顶天叹了一口气。

“爷爷,怎么回事?”杨佳琪莫名其妙。

“当年家到中落,幸得到高人指点,杨家才有今日辉煌。”杨顶天回忆往事:“为了报恩,我与那位高人定下婚约,十年之后他徒弟会下山与你成婚,本以为是句玩笑话,没想到真的来了。”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呢!”杨佳琪笑道:“这种娃娃亲早就不盛行了,何况我追求者无数,又怎会嫁给一个土包子。”

“高人之徒,怕不是那么好对付!”杨顶天摇了摇头,亲自向着门口走去。

陆凡在门口等待多时,手中还提着一些礼品,不过都是一些土特产。

“想必这位就是高人之徒!”杨顶天热情道:“赶快进来坐。”

杨佳琪在后面,看了一眼陆凡,差点打了一个喷嚏,他知道陆凡从山上来,却没想到这般寒酸。

“这次下山,是奉师尊之命,前来迎娶杨小姐。”陆凡彬彬有礼:“这是我给几位带的礼品!”

“这……”

杨顶天愣在一旁,微笑道:“这件事情不急,不知家师可好?”

“他老人家好的很,每天在山上吃好喝好。”陆凡笑道:“没想到您还挂记着他!”

“爷爷,你不会真的想让我嫁给他吧?”杨佳琪满不在乎的说道:“像他这样的人,我就算是死,也不会下嫁!”

“放肆!”杨顶天大骂:“没看见有客人在吗?怎能这般无礼!”

陆凡矗立在一旁,自然也明白了,眼前之人便是杨小姐,不过这一番话,让他不爽。

“爷爷,你看看他穷酸样,根本就配不上我,这婚不是我答应的,我可不允许。”杨佳琪直言。

杨顶天皱眉,才微笑望向陆凡:“这门婚事已经十多年了,老头子我怕是做不了主,不如你回去告诉你师尊,就说当年之约,就此作废。”

“杨老爷子的意思是,杨家要悔婚?”陆凡冷笑:“这怕是不妥吧!”

“小兄弟说笑了,我杨家在青州也有些地位,没有什么不妥的。”杨顶天微笑:“我之所以对小兄弟客气,便是念及当年恩情,不过悔婚乃是大事,小兄弟开个价吧!”

“我下山便是奉了师命,与钱财无关。”陆凡直言。

“年轻人,见好就收,莫要太过贪心。”杨顶天轻笑:“不然到时候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杨佳琪站在一旁,双拳抱在胸口,气嘟嘟地望着陆凡,在他看来,陆凡就是地痞无赖,不像什么好人,更没有什么素养,与他认识的公子哥差远了。

“杨老爷子,希望你别后悔。”陆凡冷笑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就算给你三百年,照样还是一条咸鱼!”杨佳琪冷言:“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在青州有多少追求者,就凭你也敢来提亲?”

杨老爷子在一旁,默默的喝着茶,对于杨佳琪的话,他也赞同的很。

最近有一位一流家族的少爷在追杨佳琪,若是他们成了,杨家地位恐怕要更进一层,他又怎么会让陆凡坏了好事。

“看来是我打搅了!”陆凡眯着双眼:“既然如此,这婚书不要也罢!”

婚书在手,陆凡撕成了两半,洒在杨家庭院,正当他要离开之时,杨佳琪却拦住了他:“这里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把这些东西全部捡起来丟出去,不然休想离开!”

“我要是不捡呢!”陆凡冷不丁的说道:“杨大小姐,你可要记住了,要不了多久,杨家在青州,便要彻底沦陷!”

“狂妄!”杨佳琪一脸嫌弃,向着几名保镖怒道:“你们还在那里干嘛?还不把他打出去!”

几名男子上前,准备对陆凡大大出手,杨老爷子喝着茶,对此充耳不闻。

陆凡彻底怒了,就在他准备动手之时,在杨家门庭之外,来了十多辆汽车,一名中年男子穿着西装,背上披着黑色大衣,嘴中抽着雪茄,缓缓的走下了车,旁边还跟着十多名西装男子。

“白爷!”

杨顶天猛的一惊,赶忙起身相迎。

白天辰看都没看一眼,直径向着陆凡走去:“陆先生,之前是我陆家莽撞,老爷子濒临垂死,希望陆先生能施以援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