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都市医仙之旅

都市医仙之旅

有情况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长生道的道子,医术精湛,道术通玄是最基本的,在这个末法时代,为了突破瓶颈期,升到更高一个层次,以医道成仙的李长生,决心下山去寻找积怨。没想到第一天就杠上了未婚妻,天之骄子一样的李长生,被数落的一无是处还被退了婚。

主角:李长生,柳明玉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长生,柳明玉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医仙之旅》,由网络作家“有情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长生道的道子,医术精湛,道术通玄是最基本的,在这个末法时代,为了突破瓶颈期,升到更高一个层次,以医道成仙的李长生,决心下山去寻找积怨。没想到第一天就杠上了未婚妻,天之骄子一样的李长生,被数落的一无是处还被退了婚。

《都市医仙之旅》精彩片段

江北市老君山。

山中有一座道观,号长生道。

传闻此道观传承千年,道观中人医术通神,且隔三差五会下山给附近的穷苦村落进行义诊。

这几日更是有道子亲自下山。

此时,一间废旧的临时诊所内。

“乖,别动。”

李长生将侧躺在一旁不住咳血的孩童轻轻扶起,在他的背部肺叶的位置,涂抹上了一层漆黑软糯的脂膏。

“请问大夫,这是什么膏药?”

问话的是一名看起来饱经风霜的中年人,他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焦急和不安。

“枇杷膏。”

“啊?枇杷膏?这不是烂大街的普通药,我儿子可是出了车祸,肺被碾伤了……”

听说有一名神医在此地坐诊,中年人这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赶了过来,此时闻言,愣了愣,在心中犹豫着是不是赶紧将儿子送去市内大医院就诊。

李长生没有再理会中年人,伸出光洁的手掌,在孩童背上轻轻一拍。

原本还老厚一层的漆黑脂膏顿时少了一半。

中年人看傻了眼,等候在门口看诊的乡亲们同样看傻了眼,纷纷睁大双眼,好奇地围了过来。

李长生又是轻轻一拍。

那漆黑的脂膏又以肉眼可见的程度少了一半。

再然后,又是一掌。

漆黑的脂膏顿时消失不见,那孩童的光洁背部恢复如初。与此同时,孩童脸上的痛苦神色和咳嗽也立马好转过来。

膏药哪里去了?莫非是被掌力打入了内脏?

所有人的脑海当中不约而同地涌现了这个念头。别说见,听都没听说过,简直神乎其神!

李长生很是平静地将孩童的衣物给他重新穿好,开口道:“行了,带回去修养半月,就能痊愈。”

“好,好,好。”

中年人恍惚地应承着,半个小时前,他才从镇子上的医院里出来。那里的医生不肯治疗,只让他准备后事。

没想到,这才短短十几分钟,儿子竟然快被治好了?

“神医啊,神医啊!”

他刚想跪地磕头,却被李长生伸手拦了下来。

“下一位。”

等候在门口的妇人拉着儿子快步走了进来,眼泪婆娑,“大夫啊,我家就这么一个独苗,还得指望他传宗接代呢,你得救救他。”

那孩童有十岁左右的年纪,双眼无神,看着十分木讷。让他走,他便走,让他停,他便停。

李长生瞧了那孩童一眼,“不用担心,这是失了魂,待我烧一张符,他便能好。”

“多谢大夫,多谢大夫。”

听到对方这么有把握,妇人擦了擦眼泪,将藏在腰间,用塑料袋包起来的一堆纸币恭敬地打算递过去,却被李长生摇头拒绝。

“真是好笑,用符咒治病我还是头一回见!”

此时,门口一声冷笑,一名妙龄女子走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一个男助理打扮的人。

李长生抬头去看。

那姑娘很漂亮,肤白貌美,眉如墨画,身材匀称,看起来也很有气质,说是个女明星,也不为过。

只是,这样一个女人出现在这个破落的小村镇,实在是有些突兀。

“你是李家的李长生?”

女子进门便朝着李良成开口质询,说话的语气显得高高在上。

“没错。”

李长生微微皱眉。

“本来听说你出家做了道士,还打算上山去一趟,能在这里看到你,算是免了不少路程。”

那女子开口道:“我是济世堂的柳明玉。”

原本围在房屋四周还准备让这位神医瞧病的乡亲们,纷纷愕然。

济世堂在华国可是鼎鼎有名,说是中医界的魁首也不为过,连中央新闻都上了好几回,市内就有他们的分店,传闻他们连癌症都能治。

既然是济生堂的人,那铁定也是一名神医!

那女子又道,“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好歹也是出自杏林世家,纵然被家族逐出门第,也不该四处招摇撞骗。身为医者,用符纸治病,跟神棍巫婆有什么区别?”

李长生懒得解释。

用符纸治病古已有之,只不过绝大多数的人不得其道,最后反倒变成了骗子敛财的手段。

他的医术已经超凡脱俗,跟不懂的人很难说明白。

“无话可说吧?”

柳明玉满脸的不屑。

见了这一幕,屋内的那名妇人脸色忐忑,一时间不知该信谁。她看了看李长生,又看了看那柳明玉,问道:“柳大夫,那你能帮我看看我儿子么?”

柳明玉望了望那失了智的孩童,摇了摇头,“这明显是脑部神经受损,而且看样子已经受损了很长时间,成了半个植物人。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能让这孩子恢复如初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即便是我,也无能为力。”

“小姐,咱们还是把事情交代完,赶紧走吧。”

他身旁的男助理小声嘱咐了一句。

柳明玉点了点头,拿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条,下一秒当着李长生的面撕了个粉碎。

她看向李长生,开口道:“我跟你原本有婚约,不过那都是两家提点的娃娃亲,做不得数。我们的差距太大,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不可能走到一起。这一点想必你也明白。”

“作为悔婚的补偿,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条件。来青海市柳家找我,无论是车子、房子还是钱,我都可以给你。”

一旁的男助理此时,很是机灵地将一张卡片塞到了李长生的手中。

接着,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门。

上了路边的轿车,柳明玉感叹道:“找了他一年多,没想到竟然在这些穷乡僻壤,骗钱敛财。想他李长生,以前也是个年轻才俊。”

助理搭腔道:“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小姐不必如此感慨。”

两人聊着天。

诊所内的李长生终于回过神来,“这女人有毛病吧?”

他微微用力,手中的那张塑料卡片,顿时化作粉尘,簌簌掉落在地。

“李神医,我这孙子……”

妇人有些尴尬,之前见济世堂的人指责李长生是招摇撞骗,她还有些怀疑。但现在济世堂的人也无能为力,只能指望李神医了。

李长生仍旧心平气和,并没有生气。

他拉过那孩童,在对方头顶轻轻抚了抚,“魂兮归来!”

手中的符纸轻轻一抖,符纸随风而燃。

更诡异的是,那符纸不是往天空上飞,而是直直地往下坠,仿佛不受气流的影响。周围众人再次愕然。

等那符纸燃尽,孩童猛地抽了一下,接着他那无神的双眼陡然间有了光泽。

下一秒,孩童“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李长生笑着抚了抚少年的后背,“没事了”。少年在他的抚慰下,逐渐平静。

这一幕让看的人大为震撼,妇人见儿子无恙,流着泪道谢。

人群中看热闹的一名老者轻声呢喃了一句,“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小先生的医术真是了不得啊!”

“仙人?”

似乎被这两个字给勾起了什么思绪,李长生抬头看天,内心升起了某个念头。

门外落日余晖将大地染成了一片金黄,快到傍晚了。

李长生收起了随身的竹篓,朝着众人拱手作别,“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也该上山了。”

 


江北市老君山,山中常年雾气氤氲,风景秀丽却人迹罕至。

说来也怪,十几年的飞速发展,附近一带,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鳞次栉比。但此地却仍旧保持着自然的原始风貌。

仿佛这里是一处禁地,容不得外人亵渎。

此时,山中一老一少正沿着坡上的青石板路缓步而行。两人身旁还有不少道众恭敬地颔首跟随。

他们看老者的目光中带着尊敬,但看向那儒雅清秀的青年时,则是满脸崇拜。

“清源,这次山下济世,可有什么所得?”

身披一袭紫衣道袍的老者停了下来,望向了自己的爱徒。李长生是徒弟的名字,清源则是他的道号。

在这道观当中,不称人名,只叫道号。

李长生做了个道揖,缓缓开口,“我们长生道传承千年,求得是以医入道,飞升成仙。可如今是末法时代,大道势微,灵气稀薄,所以徒儿想要下山,去寻求机缘,以求突破最后的屏障,还望师尊恩允。”

紫袍老者沉吟半晌,吐出了一个字,“准。”

说罢,他从袖口当中拿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卡里有一些零花钱,你拿着用。另外,下山之后先去一趟兰陵市,你母亲的故人兰雪是个好人,她这一年四处奔波,寻找你的踪迹。去见见她吧。”

“是。”

李长生接过银行卡,点了点头。

看师尊这样子,似乎早就给自己做好了打算。

紫袍老者的眼中带着一丝感慨,轻声道:“清源你的医术已经登峰造极,说是长生道近百年来最为杰出的天才也不为过。或许以医入道这种传说,也只能发生在你身上……且去吧。”

修道之人修的是个洒脱。

李长生朝着师尊躬身行过一礼,再不多言,转身便朝山下走去。

“恭送小师叔!”

“恭送小师叔!”

“恭送小师叔!”

长生道教众低头行礼,声音延绵不绝,响彻山峦,足足持续十里。

对于这位小师叔,没人不信服。

跟着天机真人学习医术,不过才三五载,就已经能做到活死人,肉白骨。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是神话了。

午后。

无名山下,尘土飞扬。十几辆千万级别的豪车,停在了山脚。以山路的质量,车子完全可以开到半山腰,可车主们却不敢。

步行上山,是不成文的规矩,代表着敬重。

普通人不知,但他们却是清楚的很,山上的那座道观,是大秘密!那是无限接近于神话的存在,治疗世界级别的癌症那都是小术。

残骨生肌,断肢重生,这也不在话下。

更厉害的是,他们要见的那位人物,甚至能够把死人救活!这已经不是医术,而是仙术!

十几辆车门不约而同地打开,从车上下来十几老者,无论是西装革履还是唐装布鞋,人人皆是富贵逼人,气度不凡。

若是被外人瞧见了,定然要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要知道,这些人无一不是鼎鼎有名的行业龙头,地产、游戏、文娱、外贸还有杏林世家。如此多跨行业的大佬聚在一起,简直百年难得一见。

板寸头的那位,是华国最大贸易组织黑龙会的总负责人,廖华城。

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中年人,是华国最大的地产商,王富贵。

留着两撇山羊胡的老者,则是济世堂的最大股东兼首席中医圣手,赵无常。

众人平日里大多倨傲,但此时却都是一脸的虔诚和郑重。互相寒暄了几句,朝着山道,迈步而上。

“我说,排队也该排到我的了吧?这回怎么也该轮到我去拜见李小神医了。”

“不,李小神医上回给我看病,我这次是来复查的,怎么说,也该我先。”

“长生道不肯出世,那就只能是我济世堂代表中医,李小神医的医术神乎其技,待老朽学习了一二,日后也能为国争光,为中医正名不是?这可是国家大义!所以,你们都不能跟我争。”

“赵老头,你这话也太不要脸了!明明是自己想要扬名,偏偏说得如此冠名堂皇。”

众人边走边聊,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气踹嘘嘘。

此时,一名穿着道袍的青年拾级而下。

众人见状,不约而同停下脚步,笑着朝着这青年拱手行礼。

青年还了一礼,朗声道:“诸位,小师叔今早便已经下山去了。”

“啊?这……”

一众大佬脸色的笑意全都僵住了,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与此同时。

无名山附近的某个僻静的小茶楼。

柳明玉和她的助理正在一楼的角落小声交谈。

“小姐,有些不太对劲,这车子都修了一晚上了,还没修好?不就是轮胎被铁钉扎破了么,换几个轮胎也要这么长时间?”

“穷山恶水出刁民,多半是遇到了黑店。”

柳明玉面色坦然,“要不然哪有那么巧,轮胎才被扎破就遇到了修车店?”

男助理有些担忧,“那怎么办?”

“我已经打电话给刘叔了,他下午会派人来接我们。”

“小姐果然英明神武!”

对于这件事情的处理,男助理觉得自己有些失职,赶紧拍了个马屁。

此时,一个清秀的身影从店门口迈步走了进来。那身影穿着一袭布衣,挽了个道士的发髻。正是李长生。

茶楼的人寥寥无几。

李长生一眼就瞧见了角落的柳明玉。

“真是晦气,又遇到了这个女人!”

李长生略微扫了一眼,装作没看到,坐在了东南角的位置。

在他们看来,李长生出现在此地,肯定不是巧合,毫无疑问是蓄谋尾随。

柳明玉皱了皱眉,身旁的男助理首先发话,“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死皮赖脸?我家小姐已经说了,跟你是两个世界的人。婚都毁了,你还跟过来干什么?”

柳明玉也是语带不满,“身为一个男人,不应该潇洒一点么?我们的婚书已毁,你还要一路跟过来,未免有些没脸没皮了。”

这女人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

李长生懒得理会这两人,他朝着身旁的店员招了招手,说道:“劳驾,来一壶茶。”

店员瞧了瞧李长生,又瞧了瞧柳明玉一桌,若有所思地去了后堂。

后堂的厨房内,此时十几个面目凶悍的男人正在商议着什么。

“这单活儿柳老板出了五百万,若是成了,咱们兄弟日后有酒有肉有女人。可千万不能失手,一定要万无一失!”

“这柳老板连自己的外甥女都要下毒手……”

“你懂个屁,家族权利斗争知道不?电视剧里面不是常演么?再说了,这不是咱们该关心的事情!”

“可是,老大,这柳明玉听说身手不错。咱们会不会不是对手?”

“这个还不好办?”

被称作老大的那人,满脸横肉。从左眼一直到颌下还有一条狰狞的刀疤,匪气十足。

他狞笑着,掏出一个药瓶,将瓶中的粉末尽数倒入了泡好的那壶龙井茶里面。

此时,那名跑趟的伙计跑了进来。

“老大,又冒出来一个目标。”

“什么目标,说清楚点!”

“好像是个道士,但是跟柳明玉认识。我听他们刚才谈话,那道士好像还是柳明玉的未婚夫。这人怎么处理?”

刀疤脸眉头一挑,“废话,当然是一并干掉!他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只能怪他自己命不好。我们干的这事情不能见光,这还要我教?”

 


“几位客人,茶来了!”

大厅内,跑趟伙计拿着一个托盘,脸带笑意地走了出来。

托盘上那壶龙井还冒着缕缕热气,显然是刚刚煮好没多久的。跑趟伙计殷勤地揭开茶盖,替柳明玉二人各自斟上一杯。

“这茶闻起来味道很正。”

男助理闭着眼睛嗅了嗅,满意地点了点头,“冬喝普洱,夏喝绿茶。这种天气,来一壶龙井去去火,再好不过。”

“两位请慢用。”

跑趟伙计笑了笑,又从茶壶当中倒了一杯,放上托盘,端到了李长生的跟前。

“噗”

此时,柳明玉直接将喝到嘴中的那一口茶水吐了出来。

“小姐你怎么了?”

身旁的男助理立马关切地问询道。

此时,最紧张的要数那位跑趟伙计,他脸色大变,心中咯噔一下,暗道:听说这妞自小浸淫医术,茶里面动了手脚,不会被她看出来吧?

柳明玉却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太烫了。”

闻言,跑趟伙计尴尬地笑了笑,脸上紧张的神色顿时舒缓了下来。

果然有问题!

柳明玉三岁识方,五岁抓药。

自小浸淫中医,整整二十载,对于味道很是敏感。那茶入口除了本身自带的苦涩甘甜之外,还有一股独特的不同于茶叶的气味。

原本她还不太确定,但瞧见了那伙计的前后反应,她十分笃信,这茶水被人动了手脚!

从昨天的车轮被扎,到今天这茶水下毒。显然她被人盯上了。

不过柳明玉却并不害怕,所谓艺高人胆大。她厉害的可不仅仅是医术,还有身手。她没有动声色,想要见识见识这起事件背后的人。

“小姐,不是很烫啊。”

男助理端起茶水,吹都没吹,直接一饮而尽。

这个蠢才!

柳明玉根本就来不及阻止,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跟在自己身边两年,还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若不是这人对自己忠心不二,早就把他给开除了。

见状,她也端起茶杯,送入口中,但却将剩余的半盏茶悄悄地倒在了袖口。

见到这两人似乎并没有发现其中的猫腻,跑趟伙计满意地笑了笑。

“就一杯,不够!我要的是一壶。”

李长生端起茶杯,一饮而尽。这茶水刚被端上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闻出来不对劲,里面被下了药。

他甚至能清楚地鉴别,那是一种迷幻药。喝了大概过不了多久就会浑身酸软无力,任人摆布。

不过,那是对别人,对他可没有效果。三年前他就已经成就医道圣体,水火不浸,百毒不侵。

“这还不好办,客人喜欢的话,这一壶茶都是你的。”

跑趟伙计笑了笑,脸上的狡黠一闪而过:这壶茶喝下去,待会儿能把你喝死!这下倒好,省得我们动手。

李长生旁若无人,他倒是真的觉得有些口渴,眨眼的工夫,就已经连喝三杯。

柳明玉瞧着这边狂喝海饮,本想制止,话到嘴边却咽了下去。

让他吃吃苦头也好。

以我的医术造诣,给对方解毒不难。等会儿用替他解毒作为要挟,让这个没脸没皮的不要再继续纠缠我。

瞧着李良成又喝了两杯,柳明玉不屑地撇了撇嘴,在心底嘀咕:“亏他还出自医术世家,一壶茶都快喝完了,竟然还没有发现这茶水被人动了手脚!也不知当时家里是怎么想的,竟然想要我嫁给这种庸才。”

此时。

从茶铺后堂走过来了一队人马,为首的正是那个刀疤脸。

茶铺内,原本喝着茶的其余三名散客瞧着这帮人来者不善,纷纷放下茶杯,为了避免沾染是非,一溜烟跑了出去。

柳明玉一双靓丽的眸子盯着那帮人,这帮家伙正是昨晚帮他修车的那一伙。

她调侃道:“你不是隔壁修车店的老板么?怎么,你这种粗人也做起了茶铺的生意?”

她的语气淡定从容,有一种旁若无人的高高在上。

刀疤脸愣了愣,作为猎人角色的他,有一种成为猎物的错觉。他转而看向大厅一角的那个跑趟伙计。

大厅一脚的伙计又确认了一遍,视线扫过桌上的三个空茶杯,朝着老大点了点头。

收到了安心的信号,刀疤脸露出一脸淫笑,视线不住地在柳明玉那高耸的胸脯和纤细柔美的脖颈上来回打量,

特别是瞧见那双隐匿在百褶裙下的浑圆白皙的大长腿时,忍不住在裤裆里掏了一把。

“好一个小美人。有人花钱买你的命,可我舍不得杀你,先陪老子和兄弟们好好乐一乐。”

他话刚说完,门口又出现了几名凶神恶煞的刀手,如此一来,一前一后两个出口都被堵死了。

“你们是找死!”

男助理此时一跃而起,拦在了柳明玉的身前,“小姐,别害怕,一帮杂碎而已,我来保护你!”

“这小子真他妈能装!”

刀疤脸身旁那个染着黄毛的青年往地上啐了一口,“我让你英雄救美!”

边说着,边抄起一个板凳砸了上来。

男助理脚底一掠,腰腿猛地发力,却陡然间觉得有些提不起劲道。待与那黄毛青年碰个照面,刚要出拳,却身子一软,浑身上下没了半分力道。于是结结实实挨了一板凳,直挺挺地晕倒在地。

“原来是下的迷药。”

柳明玉此时站起身来,整个人好像一头捕猎的猛虎,威势十足。

“你,你没中毒?”

刀疤脸微微一惊。

“我好歹也是济世堂第十代话事人的候选人,要是栽在你们这帮乌合之众手里,那还不如趁早死了算了。”

柳明玉略微活动了一下脖颈。不经意朝着东南角的位置瞥了一眼。

李长生似乎对这屋子里发生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仍旧自顾自地喝着茶。

“这家伙是个水桶么?”

柳明玉皱了皱眉。对方那副古井不波的样子,在她看来,是怯懦,是极度的恐惧,是因为害怕而不停地喝水。

那副怂样好像在说:你们打你们打的,不要来伤害我。

“懦夫!哪里有世家子弟该有的样子!”

柳明玉心中原本对于李长生的不屑此刻越发浓烈。但同时,她心中同样有一个浓烈的疑惑:那家伙喝了那么多下了迷药的茶水,怎么一点事情都没有?

见众路匪围上来,柳明玉抬手一抽,空气中响起了一声炸裂之音,走在最前面的一人直接被抽飞老远,吐血昏迷。

随手能打出脆响,这是功夫得了真传,已经登堂入室。

刀疤脸的脸色变了,“千金难买一声响,你是外劲巅峰!”

“知道怕了?”

柳明玉冷冷一笑,“就你们这帮人,再多上两倍,我也照打不误。”

“大家一起上!先把这女人干掉!”

刀疤脸语气有些惊恐,不自觉地小退了两步。

原本拦在门口的那五六名刀手小跑着过来合流,整整十五个大块头将身材娇小的柳明玉牢牢地围在了中央。

此时,远处山道上汽车引擎声若隐若现。李长生晃了晃那碗口大小的茶壶,“还没喝饱,茶水就没了。算了,等的人已经来了,该走了。”

说罢,他从袖口掏出一百块大钞,用茶杯压好,算作茶钱,这才缓缓起身,准备离开。

这一边,柳明玉拳出如风,瞬间已经打趴下了一半的匪徒。

“哎哟!我草!”

刀疤脸被柳明玉一脚踹飞,只觉得肋骨被踹断了好几根,好在他也是个练家子,要不然肯定要死在这一脚下。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恶狠狠地从腰间掏出一只手枪,悄悄对准了毫无防备的柳明玉。

“听那疯女人的意思,她似乎跟我有些渊源,也罢,便救你一命。”

这一幕被李长生看在眼里,他抬起手指,在茶杯中点了点,一滴水珠被他沾在指尖,屈指一弹,正好打入了刀疤脸手中,那只手枪的漆黑枪口当中。

这下快、准、狠,动作极其隐蔽,没有被任何人察觉。

同一时间,“臭婊子,给老子死!”

刀疤脸瞄准了柳明玉的心脏位置,刚扣动扳机,“砰”的一声。子弹刚要出膛,直接被水滴给打爆了。

瞬间,手枪炸膛。

刀疤脸一声惨呼,拿枪的手指被绷断了半根,疼得满地打滚。

被这声响吸引,柳明玉回头去瞧,暗道一声好险,也算是自己走运,要不然手枪炸了膛,肯定得挨枪子儿。

为了避免再被人放冷枪,她使出贴身短打,近战攻击,瞬间又放倒了好几人。

接下来的战斗,李长生没有再看,迈步出了茶铺。

“真不像个男人,这家伙倒是惜命的很,溜得这么快!”

柳明玉又打趴下两名匪徒,余光扫过东南角的位置,李长生早就不知什么消失不见了……

茶铺外的山道上。

一辆普通大众缓缓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个西装革履,挺有气度的中年男人。

“海富,你这兰陵市第一首富竟然亲自来接我?”

李长生笑了笑。

中年男人挠了挠头,“李仙师就别取笑我了,当初要不是您把我从鬼门关拉上来两回,这兰陵市恐怕就没我这个人了,还谈什么首富不首富的。您来我的地盘,别说来接您,即便让我上刀山下火海,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李长生摆了摆手,“没那么夸张。我就是去尘世走一走,你把我带过去就行。真要是有什么事情找你,会给你打电话的。”

“有事儿,您吩咐。”

王海富恭敬地鞠了一躬,亲自将后车门打开,“知道仙师您不喜欢张扬,我那豪车都没开,随便弄的一辆。”

李长生点了点头,上了后座,“走吧。”

与此同时。

柳明玉已经将十几名凶神恶煞的歹徒已经被她一个不落地收拾了个干净。

地上躺了一大片,正鬼哭狼嚎。

她刚才报了警,此时正守在门口等警察过来抓人。

“那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