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猎户丈夫的全能丑媳妇

猎户丈夫的全能丑媳妇

墨西歌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她是一名研究员,刚刚研发出的成果被人抢走,竟意外引发了爆炸。天才西医博士沈晚,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竟身处古代乡村,而她成了替嫁猎户的丑媳妇,原主一身坏习惯,品行不端,没钱没颜值,反观便宜丈夫倒是英俊高大。

主角:沈晚,霍君安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晚,霍君安 的武侠仙侠小说《猎户丈夫的全能丑媳妇》,由网络作家“墨西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是一名研究员,刚刚研发出的成果被人抢走,竟意外引发了爆炸。天才西医博士沈晚,再次醒来,发现自己竟身处古代乡村,而她成了替嫁猎户的丑媳妇,原主一身坏习惯,品行不端,没钱没颜值,反观便宜丈夫倒是英俊高大。

《猎户丈夫的全能丑媳妇》精彩片段

“哥哥,娘好像死了。”

“死就死吧。”

“可她死了怎么办?”

“等爹爹回来拉去后山埋了她。”

......

沈晚正迷迷糊糊头晕目眩,隔壁就响起了这番对话声。

沈晚听得一下睁开了眼睛。

入目,就看见一根黑突突的房梁。

侧目,土墙上墙皮都已经掉光了。

窗户上糊着漏风的窗户纸。

显然是一处穷困凋敝的农家小屋。

自己怎么会在这?

沈晚急忙坐了起来。

回想起那声炸响,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瞬间传输进自己的大脑。

原来她穿越了。

从现代医学博士沈晚,穿成了北齐国清泉村的农妇沈晚娘。

沈晚心碎,怎么这样糟心的事情都被她撞上了呢?

可她毕竟占了人家身子,才得以继续活下去。

以后......她就是沈晚娘了。

她叹息着一挪身子。

扑通!

整个人像是倒栽葱一样的摔下了床,并且把地面上直接砸了个坑。

沈晚娘吃痛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

穿越就穿越,咋还穿越成了一个大胖子?这大腿,简直跟象腿一样粗壮。这胳膊,动一动,都能感觉到手臂上的肥肉都在抖动。

这番动静。

隔壁的一高一矮两个小家伙也闻声过来了。

两个人都穿着破破烂烂,洗的发白的古装。

高半头的是男孩子,梳着一个啾啾。

他约莫六七岁,生的白白净净,小鼻梁高挺,只一双眼睛冷冰冰的有些渗人。

矮一点是妹妹,梳着两个丸子。

约莫四五岁的年纪,同样十分好看,一双乌溜溜的眼睛很是温柔漂亮。

沈晚娘的记忆告诉她,她是这两个漂亮孩子的后娘。

这时候,外面传进来了一声推开大门的声音。

小女娃透过破了窗户纸的窗户一看,“哥哥,看,奶奶来了。”

“她来干什么?”小男娃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大妹子啊,你快进来看看,就是这了,一大一小,一儿一女,模样都是顶好的。”说话间,一个穿着灰土布褂子牙都已经掉了一大半的农家老太太就进了堂屋了。

在她身后跟着一个年轻些的女人,女人涂脂抹粉,走起路来一摇一扭。

“小辰,小月儿,你们过来,过来见过李姑姑。”

“李姑姑?”小辰伸开手臂把小月儿挡在自己的身后,警惕道:“我怎么从来都没有看见过她?”

“她啊,可是你爹的早年就认识的大姐姐啊。现在这个大姑姑在有钱人家当差,奶奶特地给你们安排好的,你们就跟着她去吧,就能到有钱人家吃香的喝辣的了。”

“呵呵呵。”跟来的女人咯咯笑,伸出涂着红色指甲的手把这兄妹俩打量了一遍,尤其是捏了捏小月儿的脸蛋,“好,好,模样真是不错,太招人喜欢了。”

女人递给老太太一个满意的神色。

“好了,那你们两个还愣着干啥呢,赶紧跟着李姑姑走啊。”老太太说着,就来拉扯小辰和小月儿。

“我们不走,爹还没有回来呢。”小辰不肯。

“还等你爹干什么?你爹不在家,就是老太太我说了算!”老太太的脸色一狠,死拽着小辰和小月儿就使劲往外拖。

同时,跟来的女人也上手了。

“你们就跟着我吧,跟了我,你们的好日子可在后头呢。”女人咬着牙发笑。

眼看小辰和小月儿就要被他们拽出去了。

屋里突然响起了沈晚娘的声音。

“你们两个狗东西,给我放开孩子!”

沈晚娘一嗓子低吼出去,气势如虹。

连沈晚娘自己都惊呆了。

这大胖子嗓门这么大呢?

“你?”老太太一愣,诧异道:“你竟然没死?”

“哼。”沈晚娘从里屋走了出来,“你都没死呢?我能死在你前头?”

“你,你这个混账东西,给我滚一边去,你最好就当今天什么都没有看见,不然以后有你好受的。”

“你做梦吧!我又没瞎,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把两个孩子卖到窑子去?”

沈晚娘这话一出,老太太仿佛被揪住了死穴一般,“死肥猪,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谁卖去窑子了?我们这是送到有钱人家当书童。”

“当书童,请问是哪家少爷的书童呢?当书童用这么鬼鬼祟祟?”沈晚娘走过去,一把把小辰和小月儿拽了过来,用自己厚实的身体挡住了两人。

又哼着瞥了那年轻女人一眼,“你这一身风尘味,你以为你骗的了谁?”

“你!”女人吃惊的后退了一步,羞得脸色忽红忽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们这一行可是古代最低贱的一行。

“你别管她。”老太太贼心不死。

“沈晚娘,我告诉你,就算你说对了,这两个孩子我也非带走不可,本来也不是老霍家的种,还不如卖了赚钱!”

老太太和女人上来就来撕拉。

沈晚娘当然不会让他们带走孩子。

双方就这么狠命掰扯了开来。

刺啦。

沈晚娘一个用力,就拽掉了老太太的一只袖子。

“沈晚娘!”老太太气死了,跳着脚要来撕她。

沈晚娘却一连后退了好几步,看着老太太一脸惊恐。

“你得了牛皮癣!”

“什么?”老太太一滞。

小辰和小月儿循声看去,只见这老太太的手臂上有一大片银白色的鳞屑,层层叠叠,十分恶心。

“牛皮癣,传染性极强,一旦传染,很难治愈,发作时候又痒又痛,而且发作面积会越来越大。”沈晚娘突然笑着看向那女人,“你确定还要跟这老太太在一起,小心得了病,就接待不了客人了。”

“什么......这么严重......”女人吓得赶紧往后跑,又惧又气,“你这个死老太太,你有病怎么不告诉我,我要是被你传染了,我跟你没完。”

“我,我我......”

老太太还想解释什么,女人嫌恶的转身就从门口跑了出去。

身边没有了帮手,老太太就有点害怕了,而沈晚娘正朝着她靠近过来。

“沈晚娘,你想干嘛?”


“干嘛?小辰小月儿,动手报仇!”

小辰和小月儿再不明白,经历了刚才那一幕也该看懂了。

这个老妖婆竟然想把他们兄妹卖到那种地方去。

“上。”小辰拿了两根棒槌,和小月儿一人一根,加上沈晚娘操起了扁担,就朝着老太太打了过去。

“啊啊啊!”打得老太太鬼哭狼嚎直跳脚,“杀人了,杀人了啊!”

一顿棒槌追击,这老太太是像是过街老鼠一样,不一会儿就被打的跑出了他家的大门。

人走了。

小辰赶紧把大门关紧了。

沈晚娘则呼哧呼哧的喘起了粗气。

不行,这大胖子的身体太虚浮了,动一动就是气喘吁吁,显然是有点毛病,应该好好检查检查才是。

沈晚娘环视过这个凋敝破旧的小院儿,这里怎么可能有钱,有医院验血呢。

纵然她是天才医门圣手外科博士,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只好暂时放下这个打算,准备回屋里先歇一歇,穿都穿了,怕有个毛用。

可那两个小人儿,两双眼睛防备又意外的看着她。

沈晚娘已经整理过了脑海里的记忆。

这原身名叫沈晚娘。

娘家就在隔壁山脚下的村子里,因为十三岁那年没有原因的突然发胖变丑,根本嫁不出去。

等到她十五岁的时候,恰好,她堂姐沈楚娘幼年定了娃娃亲的清泉村的霍家人找上了门来。

那时霍家就很穷,还听说霍君安捡了两个没人要的野孩子回来,那嫁过去了又穷还得当后娘。

沈楚娘就想悔婚,这时候,沈晚娘的奶奶就想了一个替嫁的主意。

霍家不是穷吗,正好配沈晚娘这个丑胖子。

然后沈晚娘成亲了,但是霍君安当天晚上一掀开盖头,却是一张大如圆盘并且一脸红痘痘的脸,根本不是当初见过的沈楚娘。

霍君安感到自己蒙受欺骗,很是愤怒。

原身见到丈夫这样的态度,心里也很恼火,竟然认为自己没错,反而指责霍君安狼心狗肺,像霍家这种条件有人肯嫁就应该烧高香了。

两个人互相不待见,洞房花烛夜就分居了。

只是嫁都嫁了,古代人的思想保守,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只好凑合着在霍家过下来。

但是原主儿沈晚娘也是个心肠冷的,不仅对霍君安不够好,更是迁怒在了霍家两个孩子身上。

霍君安在家的时候倒是还好,不在家的时候,沈晚娘便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让两个孩子忍饥挨饿,并且动不动就巴掌掸子招呼他们。

霍君安赚的银子,也被她吃吃喝喝外加赌钱挥霍的定点不剩。

久而久之,三年过去了,这两个孩子跟她一点都不亲密。

尤其是霍辰,每次看她的时候就跟有仇一样。

这一次,就是霍君安出门打猎去了,因为两个孩子偷吃了家里的包子,就被沈晚娘追着打。

可这次沈晚娘一不留神自己冲的太猛,直接冲到了河里去了。

是村里几个好心人勉勉强强把她拉回了家里。

她躺在床上昏迷了一天一夜,两个孩子还以为她不行了......

就是这个时候,在另一个时空,沈晚的研究成果被抢夺,实验室发生了自爆,沈晚便穿越到了这里。

然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沈晚不会任由歹人带走这两个孩子的。

“好了,你们两个别在那看着我了,赶走这个老太太可累得要死,家里还有什么吃的没有,咱们做点吃的。”

沈晚娘进了屋里,在这个四面漏风的房子里找了一遍。竟然除了一小把糙米在缸底之外是什么都没有。

“家里怎么这么穷。”沈晚娘叹气。

“还不是因为你,好吃懒做,把爹赚来的银子全部都耍钱耍掉了。”霍辰抱着胳膊站在她旁边冷冷的道。

这小崽子,还教训她。

沈晚娘哼道:“怪我咯,我可是你爹的媳妇,媳妇花自己男人的钱是天经地义的。”

霍辰微微咧嘴。

且。

这个女人救了他和妹妹一次,他还以为她良心发现改过自新了,原来还是那个好吃懒做胡搅蛮缠的大肥婆。

霍辰一转身走开了。

可是不一会儿,院子里就弥漫出了一阵阵米粥的香味。

以及......

沈晚娘站在门口叉着腰喊道:“霍辰,霍月儿,你们两个出来吃饭了!”

在隔壁屋里的霍辰和霍月儿都是一愣。

霍月儿小声道:“哥哥,娘她叫我们吃饭呢。”

“她会叫我们吃饭?”霍辰皱起眉头。要搁着往常肯定是那个胖女人自己先吃饱了,剩下的才会给他们。

“哥哥,小月儿饿。”小月儿才四岁,虽然生的水灵灵的,可是太单薄瘦弱了,那小细胳膊好像一掰就会掰断似的。

“走吧,去吃饭。”霍辰拉起了霍月儿,两个人就进了屋。

自家那已经缺了一条腿,用根木柴支着的小桌上此时放着三小碗白米粥,都是刚盛出来的,又浓稠又香。

“快吃吧。”沈晚娘摆放好了筷子。

霍月儿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她端起自己的吹着热气就喝了下去。

沈晚娘喝了两口,看见霍辰还打量着她呢,仍然是那么冷冷的眼神,于是问道:“你怎么不吃?”

“你为什么要帮我们?”霍辰说出自己的疑问。

“你是说刚才?”沈晚娘哼笑敷衍,“你们也不用把我想的太坏吧,虽然我和你们那个爹感情不好,但我沈晚娘也不是见死不救的人。”

“那......“霍辰似乎还有疑问。

“有话就说。”

“那个老太婆真的得了你说的那种病吗?”

“当然了,她的症状我一看就知道,牛皮癣无疑。”沈晚娘喝完了把碗筷一放,“不过呢,牛皮癣这个皮肤病是没有什么传染性的,对症下药,也是可以治好的。”

霍辰这下明白了,“原来你在故意吓她。”

“聪明。”沈晚娘拍拍霍辰的小脑袋,起身去休息了,只是她的身体太过于肥胖,差一点摔了一跤。

霍辰那小崽子薄薄的小嘴唇勾起了弯弯的一角。

似乎是一抹嘲笑。

沈晚娘小心翼翼躺在床上,唉,她这个身体太糟糕了,又肥胖,又气喘,而且走两步就累的不行。

要是还在实验室里,她就可以用最快的速度给自己验个血,看看自己是什么毛病了。

叮咚。

突然,脑海里一个响起了一道奶萌奶萌的提示音。

感恩分+2,空间封印已解开。恭喜宿主绑定了我们的“白富美人生赢家随身实验室系统”。

沈晚娘:???纳尼?

随着这声音消失,实验室的大门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这不是她已经自爆了的实验室吗?

沈晚娘下意识的点向指纹锁,这道门竟然一下子就开了。

里面各种药品各种医疗设备全部都在,跟事故发生之前是一模一样的。

啊。

沈晚娘太惊喜了。

这是穿越大礼包吗?

救死扶伤这么多年,上天果然待她不薄。

她迫不及待的走向化验室,戴上医用手套,取出抽血工具,在指腹上取了血,分别放进了自动化验器中。

触碰屏幕上的血常规+激素六项。

接下来,只需要等待化验结果就可以了。

滴滴——

这时候,耳边却传来了警示音:报告,宿主积分不足......


啊啊啊!

沈晚娘要跳起来了。

验个血竟然要5积分。

这时候她才注意到电子屏幕一侧还有一段文字。

大概意思就是说实验室是带来了,可是要用里面的器械或者是药品一定要有足够积分来兑换才可以。

这积分分为好几类,有感恩值分,武力值分,颜值分,财富值分,还有爱情值分......

总之一句话,混的越好分数越高,分数高了里面的药品器械随便用。

刚刚那感恩值的2分大概就是来自于小辰和小月儿对她的感激之心。

沈晚娘大概有点明白了。

这系统是要把她逼成走上人身巅峰的白富美啊。

难道是她上辈子太素面朝天,整天活在实验室里所以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沈晚娘冷静下来仔细浏览了一遍上面能用的药品或者器械,才发现如今这2积分最多只能拿到一盒布洛芬或者是头孢克圬胶囊。

沈晚娘只好先从实验室里走了出来。

这么一出来,实验室也就自动的消失了。

算了,积分不足就不足,反正只要实验室在,她的看家本事就在,怕个毛!

沈晚娘在床上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月儿温柔的声音响在了耳边,“娘亲,娘亲,你什么时候醒来啊,我和哥哥已经饿了。”

“饿了吗?”沈晚娘的上眼皮打着下眼皮睁开了眼睛。

“已经三个时辰过去了,你再不起来天都要黑了。”小辰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冰冷冷。

睡了这么久么?

沈晚娘赶紧笨重的坐了起来,打理打理自己的头发。虽然也没有什么好打理的,只是用一根筷子挽一个发髻,然后用清水把脸洗干净。

想不到这破身体还有嗜睡的毛病,看起来真的病得不轻。

霍辰的目光别了她一下,这肥婆,收拾一下利索多了,看着也顺眼了。

她活动了活动胳膊腿再一次来到做饭的地方。

早上熬粥的时候她已经把所有的糙米都熬掉了,现在家里穷的一粒米都没有。

“娘亲,怎么办呀?没有饭吃,我们要饿肚子了。”小月儿有些伤感的说道。

沈晚娘本来就是个心地善良的人,现在眼看着四岁的小月儿可怜巴巴,自然是心疼的不行。

于是起了来,“走,咱们去外面看看去。”

万一能挖个野菜什么的,那倒也是个能暂时填饱肚子的选择。

沈晚娘带着两个小包子就出了自家的大门,这一看不要紧啊,这个村子里山清水秀鸟语花香,可是个良田美景的好地方。

只是他家比较苦逼了。

因为她那个便宜相公霍君安,是当年霍老头受老友托孤才抱回来的孩子,而在霍君安十岁左右,霍老头的原配媳妇生了大病。

同村磨豆腐的王寡妇就看上了霍老头,是死乞白赖的当了霍老头的继室,也就是昨天才被沈晚娘打了一顿的王老太太。

这王寡妇对霍君安十分不好,在他十二岁就跟他分家另过,并且一分地头不给他,所以这些年来,霍君安一直靠着打猎为生。

沈晚娘心说这霍君安够倒霉的,遇到那样的爹娘,又遇到了她这样的一个媳妇。

不过,很快沈晚娘就没有心思去感慨了,因为透过村口那波光粼粼的河面,她明显看见河里是有小鱼小虾的。

沈晚娘这下笑了。

“小辰小月儿,我们来捞鱼捞虾。”

她挽起袖子,挽起裤脚,就下了水。

河水湍急,小胖手捧起来逆着水流的方向一捞,几个小鱼小虾就落在她的手心里。

“小辰,快来接着。”

“你真的捞到了。”小辰看得几分惊讶,鲜活的小鱼小虾在他手心里还翻来覆去,惹的他手心痒痒的。

“妹妹,你快回家拿个东西来,我要受不了了。”

“我马上就去。”小月儿答应着,一路小跑,再回来的时候抱着一个大大的葫芦瓢。

就这样,他们一把接一把捞起来,虽然不是特别多,但是想想今天的晚饭总是有了着落。

沈晚娘的心里正欣喜,仿佛已经闻到美味的烤虾的味道了。

今天必须要在两个小不点面前露一手,让他们知道知道她的厉害。

这时候,旁边一个瘦不拉几的女人抱着一木盆的衣裳过来了,木盆往旁边一墩,满是黄泥的脏衣裳就扔到了水里。

沈晚娘被溅了一身水,一挪身子,“田瑞家的,你扔衣裳的时候看着点人好不好。再说,我在这捞鱼,你非得在这洗衣裳吗?”

“我在这洗咋了。”女人瘦弱露骨,土黄土黄的脸上写满了不屑的味道:“这条河难道是你家开的吗?”

“不是我家的就是你家的了?”沈晚娘被气笑了,“我在这里捞鱼,你非得把这弄脏,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呵呵呵,让你说对了,我还就是故意的了。”瘦弱女人挽起袖子叉起腰来,一副就要欺负沈晚娘的样子。

整个清泉村,谁不知道她沈晚娘是什么东西?丑成这副样子人家霍君安都一直好吃好喝养着她。

她倒是好,大吃大喝天天赌钱,对孩子们非打即骂,自己都把自己养成野猪了,孩子却瘦的跟麻杆一样。

她这种人居然能嫁给霍君安。

呸,她不配。

“好,我跟你有仇吗?”沈晚娘问道。

“没有。”

“那就请你让开。”

“不让,你不会找别的地方捞鱼吗!”

“我再问你一遍你让不让?”

“就不让!”

沈晚娘也不是个吃素的主,同样站起来叉着腰挡在了田瑞家的面前,“既然你不让我捞鱼,你也别想洗衣裳。”

“嘿,死肥婆,你还敢挡着我。”田瑞家的不满,双手朝着沈晚娘就推搡了过来。

可沈晚娘的块头很大,田瑞家的推了又推。

纹丝不动。

“你,你让开啊。”田瑞家的是急了,猛然的一用力。

沈晚娘身上的肉太厚了,那田瑞家的竟然反弹了回去。

“啊啊啊......”

扑通!

巨大的水花溅了沈晚娘一身。

原来是田瑞家的脚下一滑,整个人摔进了水里。

小月儿被惊的呲起了一口小白牙。

沈晚娘只听见了那个随身空间的奶萌提示音响起来了。

叮咚:恭喜宿主,武力值+1

沈晚娘:这样也行?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