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慕夫人本来就是大佬

慕夫人本来就是大佬

悠哉依然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听说慕家找回了那个丢失了十五年的小女儿,只不过这小千金貌似过得不好,灰头土脸的回来,据说长得还很丑。温黎对于刚回到新家便被各种警告的现状,接受良好,天知道这些年她在外面经历了什么,如今看到这样一堆,有意思的人,她巴不得给自己无聊的生活,增添点乐趣。

主角:温黎,慕辰屿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黎,慕辰屿 的武侠仙侠小说《慕夫人本来就是大佬》,由网络作家“悠哉依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说慕家找回了那个丢失了十五年的小女儿,只不过这小千金貌似过得不好,灰头土脸的回来,据说长得还很丑。温黎对于刚回到新家便被各种警告的现状,接受良好,天知道这些年她在外面经历了什么,如今看到这样一堆,有意思的人,她巴不得给自己无聊的生活,增添点乐趣。

《慕夫人本来就是大佬》精彩片段

梧桐镇,距离宁洲城五百公里的小镇,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发展,这个满是梧桐树的小镇成为了新的网红打卡地,原本只有三四百人的小镇这会儿因为发展民宿而赚的盆满钵满。

秋天,欣赏梧桐树最好的季节,入秋之后整个小镇一片金黄,每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小镇人流量最大的时候。

从两天前开始,进入小镇的除了游客之外还有些奇怪的人,都是西装革履,拎着公文包,手上还拿着仪器四处探测,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

更为难得一见的是,镇长居然也跟在他们身后,态度谄媚十分。

小镇东南角的一栋二层小楼,六米的铺面宽度,一楼装修成了简约风格的小店,一排排的书架上满满当当的是各类书籍。

和这里的其他书吧不同,这地方并不温馨,也不带可爱杂乱的风格,简约整洁的甚至都有些不像在营业的店。

玻璃门上的牌子翻到了休息中的字样,这会儿店内的白色竹编椅上坐着一个25左右的男人,漆黑的短发,价值不菲的西装。

腕上银白的表链随着阳光反射出刺眼的光芒,男人外表俊朗,两道剑眉看上去精神极了。

此时的他时不时的低头看着腕上的手表,眉头紧蹙,面上却是什么都没说。

“大少爷,咱们还得等多长时间啊?“身后的秘书探头问了句。

这女孩子端的架子也未免太大了,从他们过来到现在,也就是通过智能家居打开了门让他们等着,现在还都没见到人。

少爷等了这么长时间不说,最重要的是,这后面还有事儿呢。

慕辰屿有些不耐烦的往窗外看,虽然已经安排了人在外面找着,可是来的人不少,难保不会被人给捷足先登了。

这么个关键的节骨眼上,却还是有不得不做的事情顶着。

“要不然我在这儿等着,少爷您……“

身后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慕辰屿抬手打断了。

慢悠悠的等了一会儿之后,楼梯口才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慕辰屿听到脚步声抬头看过去,入目便是一条黑色的工装裤,深蓝色的卫衣有些宽松,包裹住了女孩子纤细的身体。

一顶白色的鸭舌帽戴在脑袋上,随着她下楼的动作人,黑色马丁靴发出咚咚的响声。

慕辰屿偏头看着来人,早上被爷爷临时通知过来接人,接的还是自己家里走丢了十五年的妹妹。

他年龄大,虽然记得这个“妹妹”的存在,但确实是没什么感情。

一米七的身高,女孩子的标准该有的也都有了,身材纤细,但却不羸弱,露出的脖颈白皙。

慕辰屿记得这个妹妹小时候是生的挺精致漂亮的,看样子现在也不差。

温黎在慕辰屿面前站定,抬眸间那张在鸭舌帽下被盖住的脸露出来。

慕辰屿这样的身份,见过的美女数不胜数,从名媛淑女到明星模特,哪个不是气质出众的。

可是那些脸比起他眼前的少女,真的是不值一提。

才二十岁的年龄,相貌就已经这样出众,上挑的眉眼中带着似有若无的魅惑,黑色的长发垂落,五官精致的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挑不出来毛病。

更重要的是身上那股清灵的气质。

盯着她泛着琥珀色的眸子,慕辰屿回过神来。

“温黎?”他上下打量了面前的女孩,紧跟着起身,“走吧。”

这样出身的人,从来也都不喜欢等人太长时间,等了温黎这么久,已经耽误了不少事情了。

走出店里之后却没看到人跟上来,慕辰屿扭头,看到在椅子上慢条斯理喝咖啡的女人。

苏婧婧从隔壁店过来给温黎送早餐,放下盘子之后看了眼门口的几人。

早上这是什么动静她也都清楚,不过外面那么多人都在找着,也难为慕辰屿能耐着性子呆着这儿这么长时间。

“这是什么意思?”慕辰屿盯着她,原本就冷硬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

“刚起床吃个早餐,有什么问题吗?”温黎看了眼他。

语气不算桀骜,但也绝对算不上温和。

慕辰屿心下了然,踏一步走进了室内。

“是你联系的慕家,血样也已经采集了,既然已经确认了你的身份,你自然就能够回到慕家。”慕辰屿说着轻笑。

一双眸子像是看透了一切一般,“这不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温黎淡然将口中的三明治咽下,喝了口咖啡,侧目看着他,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第一次见面,我们不是应该联络联络感情吗?哥哥。“

这一声哥哥让慕辰屿笑出声来,看向她的眼中多了些无情。

“我就只有慕暖希一个妹妹,别人叫我这声哥哥,我可担不起。”

这便是一句,将温黎给打死了。

温黎手上的杯子放下,“正好,我也叫不出口这两个字,慕大少爷。”

慕辰屿蹙眉,面前的女孩子眸子平淡无波,带着几分当仁不让的气势。

原本这件事情他不是很想管,不过是温黎联系的慕家,也老爷子派来取血做检测的人也证实了她的确是走丢的慕温黎。

对这么个没有感情的妹妹,他生不出来喜欢。

可是有关慕家找到孩子的消息可是在半个月前就闹得沸沸扬扬的了,现在整个宁洲城都知道慕家找回了十五年前走丢的小女儿。

家门口不知道埋伏了多少媒体的眼线盯着,他还是得顾及慕家的面子,不能留下冷血无情的印象才行。

说话间温黎已经吃完了盘子里的三明治,慢条斯理的取了湿纸巾擦拭手指。

慕辰屿虽然才二十五岁,但很早就已经跟着慕父打理商场,有一双及其敏锐的眼睛。

面前的女孩子气质出众,那双眼睛里却看不出来丝毫的欲望,和这个年龄的孩子,不相符合的沉静自持。

不是个简单的人。

“大少爷,找到了。“秘书急匆匆的从巷子口跑过来,手上还抱着打开的笔记本电脑,展示好不容易探测到的特殊波纹信号,”现在距离我们是最近的,过去五分钟就能到。“

这么一早上可是不容易啊,好不容易能把人给找到了。

慕辰屿看了眼电脑屏幕,吩咐身边的人将温黎送到温家去。

“想进慕家的门,你就应该知道安分守己这四个字,否则的话,你享受的可不光是荣华富贵。“

人和秘书匆匆走了,却留下了这么一句类似警告的话。

“上个星期开始宁洲的各大科技公司就已经安排了人过来了,为了找到soya跟八仙过海似的,慕家估计这次是安排大少爷亲自过来的。”一直等在旁边的苏婧婧走到她身边说了句。

温黎慢条斯理的看着门外慕辰屿留下来送她到慕家去的人。

“这和我有关系吗。”温黎反问一句。

苏婧婧耸耸肩,“的确没关系,不过我好奇你为什么要回慕家。“

豪门世家,总是充斥着欲望,如同泥潭一样。

“有些事情总是要确定一下的。”温黎转身看了眼挂在书架上的画框。

比如当年她是怎么被丢在游乐园的,又是怎么被人带走的,她迷迷糊糊的记不清楚了,可是也还有大体的印象。

幼时的记忆还在她的脑海中翻腾,一片翻涌的血色,让她不能这么置之不理。

刘飞跟着慕辰屿急匆匆的往电脑上指示的方向过去,一路上身后的保镖忍不住开口了。

“大少爷,是老爷子亲自吩咐的让您将温黎带回去,您如果不管的话,会不会不太好。”

毕竟那可是慕家小小姐,还是刚找回来的,就是为了堵住流言蜚语,所以老爷子才会安排大少爷过来接人的。

“挺厉害的人,年龄不大,本事却不小。”慕辰屿这么意有所指的说了句。

“您这是在说温黎小姐吗?”保镖疑惑的问。

他刚才可是注意看了,那可是个顶漂亮顶漂亮的美人啊,虽然现在年龄还小,可是已是倾城之姿。

以后再长大可是更加不得了,而且这人看上去也不像是有心机的女孩子。

最重要的是,那可是大少爷的亲妹妹,怎么这么形容自己亲妹妹的。

“大少爷,就在这儿。”

几人根据电子追踪系统到了一家旅店门口,古色古香的装扮,门口还放着两个石狮子,房檐下挂了两串红灯笼。

不过门上贴着一张白色的纸条。

这里没有什么soya,从来没见过也不认识,店主已经不堪其扰锁门出去了,各位好自为之。

门上的铜锁已经告诉了所有人,进不去的。

看样子,这线索到这儿已经断开了。

“回去吧。“慕辰屿抬头看了眼。

是当之无愧的科技界大佬,所编写的防爆程序现在还是很多国家沿用的系统,是各大公司拼命追逐的对象。

不过这人性子太奇怪,从来没人见过,而Soya也放出风声只要有公司能够根据他给出的无线电信号找到他,他便会无偿给那家公司工作三年的时间。

这么个人才,别说是无偿了,就是付出过亿的酬劳也是数不胜数的人等着聘用的。

也因为这些放出去消息,一群人每天跟在他屁股后面缠着,好像在玩猫和老鼠的游戏一般,你来我往,不亦乐乎。

可是到现在为止,也没人正儿八经的找到soya这个人。

“回去吧。”慕辰屿下令结束。

黑色的宾利行驶在古色古香的石板路上,道路两旁的梧桐树已经被秋风渲染的满是金黄。

温黎坐在车上查阅了手机上的信息之后熄灭了屏幕,车窗摇下来间,她看到了旁边驶过车辆的内的人。

一张精致到极点的侧脸,皮肤白皙,眉眼低敛,车窗半掩,半明半暗间男人脸上多了几分晕染的戾气。

俊美无比,却也危险到极致。

不像什么好惹的主儿。

温黎关上车窗,一个soya,倒是勾了不少人到这儿来……

 


中午十一点钟,接走温黎的车子顺利的到了宁洲城,七弯八绕的山路过了小时,才算是从梧桐镇出来了。

温黎算是在梧桐镇长大的孩子,这些年去过不少的地方,不说是足迹遍布全球,至少也是几十个国家走过来的。

可是这十五年的时间,却也硬生生的再没踏足过宁洲这个地方,一路而来,依旧是钢筋水泥铸就的高楼大厦,冰冷的没有人味。

十五年的时间,足够这个原本就及其富硕繁华的地方,能够发展的更加令人瞠目结舌。

车子一直开到了宁洲城南边,沿途熙熙攘攘的人群逐渐消散,能够见到的风景从高楼大厦变更成了城中花园的时候,目的地到了。

城南悦景豪庭,整个宁洲最早开发的楼盘之一,如今寸土寸金的地界儿,宁洲权贵慕家便身处其中。

最为顶级的豪宅区,无论是从安保还是绿化,都做得无可挑剔,十一点的时间,石板路两旁的草坪上看得到带着孩子的少妇和三三两两的保姆佣人。

整个豪宅区最中心的地带,便是慕家别墅。

阿京下车之后给温黎取了行李带着她继续往里走,草坪上正在修剪花枝的花匠和佣人好奇的抬头看了眼看上去排场挺大的女孩子。

阿京带着温黎走了大约十分钟,才到了正门口,富丽堂皇的联排别墅,就连门口的围栏都泛着金光,从门口名家设计的喷泉,再到用料昂贵的雕刻精细的罗马柱,无一不彰显着慕家的财力富足。

阿京拎着行李先进的门,纯木地板上脚步声听着有些沉重,温黎抬头,看着头顶那盏数米长的水晶灯。

其中折射的光辉带动了整个屋内的奢靡气息,茶几下铺着的纯手工地毯,来来回回那么多人踩过去,也未见褪色。

她唇边带着一丝轻笑,十五年过去了,这屋子和她记忆中的也不一样了。

翻新的真是越来越贵气,慕家这些年生意做得好,在整个宁洲的地位都已经更上一层楼。

看来时间真的能够改变很多东西。

“老爷子,大少爷临时有急事走不开,让我先把三小姐送回来。”阿京走到客厅中央毕恭毕敬的说。

慕魁元坐在客厅中间的沙发上,硬度极高的金丝楠木做成的沙发放了软垫,颇有大家气势。

抬眸间温黎脑海中闪过的画面清晰。

“孩子,我是爷爷,叫爷爷……”

像是跨越了时空,那道声音再次重叠起来。

“都长这么大了,过来孩子。”慕魁元视线落在温黎身上,对着她招招手。

老爷子身上中规中矩的穿了件蓝色的褂子,满头花白的银发却中气十足,两道横生的剑眉经过岁月洗礼之后依旧神采奕奕。

“过来让爷爷看看。”慕魁元似乎是看到了温黎无动于衷的样子,继续柔和嗓音叫了声。

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人这会儿才走过去,在老爷子面前站定了。

“好孩子,这些年在外面受苦了,以后爷爷不会再让你吃那样的苦头了,咱们回家了。”慕魁元拉着温黎的手,语气中带着几分心疼。

“我是该叫您什么呢?”温黎张口,说了跨入慕家之后的第一句话。

很平淡的语气,与似乎微微带着些疑惑的眼神,让老爷子眸中的探究减少了几分。

“我是你爷爷,慕魁元。”老爷子一字一句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似乎是生怕她忘记了一般,“还记得吗?”

“爷爷。”温黎终于开口,说出了这两个字。

阿京挑眉看了眼,他跟着慕辰屿这么多年也见过不少的人物,刚才温黎和大少爷说话的时候态度可没对老爷子这么好的。

听到温黎的叫声,慕魁元心里悬着的心也落下来了,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好孩子,这些年在外面吃苦头了,现在你回来了,爷爷不会再让你受苦了。”慕魁元握着温黎的手,郑重其事的说了这句话。

“老爷子疼爱三小姐的心情大家都知道,不过三小姐这会儿肯定累了,我先带她上去整理一下行李好好休息休息,有什么等到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再说。”一个看上去年龄较大的妇女走了过来,笑呵呵的将慕魁元握住温黎的手给分开了。

看上去她和慕家人似乎要更加亲近一些,佣人摸样,可是却能够和慕老爷子这么说话的。

“瞧我这记性。”老爷子抬手揉了揉眼睛,“黎黎,你先跟阮姨上去好好休息,晚上大家都会回来,到时候再给你一一介绍。”

温黎点头,跟着阮姨往楼上过去。

刚上了几级台阶,就听到了后面传来老爷子不太高兴的声音,似乎是在怪慕辰屿没有亲自将她送回来。

这是在对着阿京发脾气呢。

阮姨带着温黎走到了二楼走廊的最尽头的房间停下,棕褐色的木头房门被拉开,房间的面积不大不小,布置的东西倒是也挺常见的。

“三小姐回来的时间有点太赶了,老爷子可是催促了我们好好布置过的,您看看您喜不喜欢?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您说,我马上让人来改。“阮姨说着还顺便捋了捋床单上的褶皱。

温黎打量房间内部,有客厅那样的装修风格在先,这房间自然也颇有复古风,可是该有的东西也都有了。

“没什么问题,我住什么地方都行。“温黎对着阮姨微微颔首。

“那好,三小姐好好休息,我一会儿让人给您送点吃的过来。“阮姨退出房门之前又说,”先生去公司了,夫人今天有约也不在家,大小姐学校有事情赶过去处理了,小少爷应该一会儿会回来,到时候老爷子会给您介绍的。“

随着木门合上的声音,温黎坐在床边,床头柜上放了张全家福,一家六口人,整整齐齐,无论是已经中年的慕氏夫妇,还是三个年轻的孩子。

男俊女美,毋庸置疑。

外界传闻的确是真,慕家三个孩子,个个人中龙凤,无论是从能力还是相貌,都是无可挑剔。

她当初离开的早,这合照当然也没有她。

在给她的房间里放上慕家人的合照,未免有些太过刻意了。

温黎望了眼,指尖轻动,将相框扣在了上面。

 


阮姨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老爷子已经打开了电视,这会儿翻着手上的报纸查看新闻,虽然将手上的权力已经给出去了,慕氏始终是慕魁元打拼出来的,自然是要多关注一些。

“老爷子,我看这三小姐模样生的是真的很好啊,我见过那么多名门闺秀的大小姐,这模样生的这么有灵气的我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呢。”阮姨走到老爷子面前夸了句。

正在喝茶的老爷子放下杯子,“陆雪还没回来吗?还有辰星呢?”

阮姨一听就知道老爷子这是不高兴了,明明已经告诉过了家里的人,今天是温黎回来的日子。

结果可倒好,一个人都没在家,安排过去接人的大少爷也没把人给送回来,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忤逆老爷子的意思,慕魁元当然是会生气的。

“我已经给夫人打了电话了,夫人说再过半个小时也就到家了,小少爷和大小姐在一起呢,估摸着也快回来了。”

“这一个个的,我看我老头子是压不住他们了。”慕魁元手上的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

老爷子这火气来的也不算是突然,阮姨站着没动。

慕管家走过来对着阮姨使了个眼色,后者如释重负一般逃离了客厅。

“您打算将三小姐找回来的时候不是也预料到今天这情况了吗,毕竟不是在这个家里长大的,他们能有这样的态度也不奇怪。”慕管家说着将老爷子手上的茶杯给加满了。

“唉……”听了他的话,老爷子叹了口气,“你觉得我做错了吗?”

慕管家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您有您的考量,以后少爷便会理解了。”

作为一个大家族的族长,老爷子需要考虑的东西会更多,自然胆子也会更大。

“大小姐和小少爷回来了。”慕管家脸上满是笑意,看着进来的两人。

门外一男一女说着话往里走,女人一头及腰黑色长发,身上一款米色长裙,是今年时装周的新款,身材很好,前凸后翘,柳叶弯眉唇色红润,气质十分出众。

与她同行的男孩子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子面容俊朗帅气,穿着黑色的连帽卫衣,浑身上下都是潮牌服饰,价格昂贵的球鞋穿在他脚上更添了几分飞扬。

“爷爷。”两人齐齐叫了声。

慕暖希进门之后在老爷子面前优雅落座,手包递给了佣人,慕辰星则像是倒在沙发上一样,抓了果盘里的水果就啃了一口。

“你还有没有点规矩,给我坐好了。”老爷子瞪了小孙子一眼。

慕辰星嚼着苹果坐直了,丝毫的没有四下张望,“爷爷,不是说温黎回来了吗?哪儿呢?”

“没礼貌!”慕魁元呵斥了一声,“那是你二姐!”

“我这就上去把三小姐给叫下来。”阮姨对着慕辰星使了个眼色,后者没心没肺的笑了笑。

这小少爷可真是的。

“温黎已经到家了吗爷爷。”慕暖希柔声问了句,相比起慕辰星的吊儿郎当,她便显得成熟稳重多了。

老爷子听到她的声音才降了火气,“刚到,说的让你们都在家里等着,我一下来人就都没了。”

慕暖希急忙道歉,“对不起爷爷,学校那边临时有事儿让我过去处理,我就没来得及告诉您,不过我一忙完就赶回来了。”

听到她的话,老爷子这火气才算是降下来了一些。

慕管家无奈的摇头,慕家这三个孩子里面性子最软的便是大小姐了,家里唯一的女儿,这么些年别说是被父兄宠爱,就连慕辰星都颇为护着自己这个姐姐。

不过好在有本事也上进,大学毕业之后留在宁洲科大成了辅导员,也让老爷子颇为喜爱。

“我一会儿就和她好好道个歉,我想温黎会原谅我的。“慕暖希说着调皮的眨眨眼睛。

老爷子严峻的脸色也被逗乐了,只能无奈。

温黎才靠在床上眯了会儿眼睛就被阮姨上去叫下来,憋着起床气下楼就听到的了这么一句话。

她视线落在慕暖希身上,步子也停了下来。

听到的脚步声的几人回头,慕暖希抬眸,看到了站在楼梯上倚着红木扶手散漫盯着她的女孩子。

慕辰星手上的苹果掉在地毯上,在还得没把温黎带回来之前他就在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他们慕家的基因不差,这点看他们三姐弟就能够看得出来,可是没想到,这找回来的温黎,居然生的那么好看。

真是差点就颠覆了他的认知。

慕暖希看着那个一身黑衣黑裤的女孩子,偏中性风格的穿着打扮在她身上并没有显得不伦不类,反倒是多出了些装束感。

那张脸生的极美,眼眸中似有皓月星空,璀璨极了。

“你要和我说什么?“最终还是温黎张口打破了宁静的氛围。

回过神来的慕暖希起身走过去,脸上迅速露出温柔的笑意。

“黎黎,我是你姐姐,你还记得我吗?“她神情急促,眼眶泛红。

温黎盯着她看了半响之后才开口,“记得,他们说我是和姐姐去游乐园的时候走丢的。“

这么一句话,让一旁的阮姨脸色大变。

这事儿她是怎么知道的,老爷子明明都吩咐过了不许任何佣人说出来的,大小姐这么多年一直因为这件事情自责内疚,提了很多次都哭的差点喘不过气来。

这温黎才进门就知道了。

慕暖希一愣,眼珠子里的眼泪一下子就掉出来了,“对不起,对不起……“

“姐!“慕辰星一看到姐姐掉眼泪,一下子就急了,两步跨上去就将慕暖希当挡在了身后,面色不善的盯着温黎,”你什么意思,一进门就想欺负我姐是吗?“

“辰星别这样。“慕暖希拉着弟弟,眼眶中已经慢慢都是泪水。

看到两人这样,温黎好笑出声,“我说了什么吗?难道不是这样的?”

十五年前温黎的确是在慕暖希的身边走丢的,这点是整个慕家的佣人都知道的事实。

慕魁元为了这件事情大发雷霆,可是看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孙女儿就没了火。

偏偏慕暖希的性子又软,这么多年一直没有人敢提这件事情,也就导致了在整个慕家,没有再提起温黎的存在。

慕辰星这个不懂人事的小弟弟,自然也就不太清楚温黎这个姐姐的存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