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月落乌啼小说

月落乌啼小说

佚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古代言情虐恋小说《月落乌啼》的主角名为温若凡和墨琰轩。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丞相府千金温若凡十五岁便跟了琰王墨琰轩,她爱了墨琰轩整整八年!墨琰轩宠她疼她,甚至将她带到王府,可他却从未说过娶他......温若凡以为她一定可以等到他向她求婚的那天,可墨琰轩却利用她将她哥哥通敌叛国的证据送进宫......她以为的八年恩爱却只是墨琰轩为了复仇营造的假象......原来,墨琰轩母妃的死和她的哥哥有关。这八年来,她刻骨铭心的爱情只是个笑话!

主角:温若凡,墨琰轩   更新:2022-09-14 12: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若凡,墨琰轩 的武侠仙侠小说《月落乌啼小说》,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虐恋小说《月落乌啼》的主角名为温若凡和墨琰轩。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丞相府千金温若凡十五岁便跟了琰王墨琰轩,她爱了墨琰轩整整八年!墨琰轩宠她疼她,甚至将她带到王府,可他却从未说过娶他......温若凡以为她一定可以等到他向她求婚的那天,可墨琰轩却利用她将她哥哥通敌叛国的证据送进宫......她以为的八年恩爱却只是墨琰轩为了复仇营造的假象......原来,墨琰轩母妃的死和她的哥哥有关。这八年来,她刻骨铭心的爱情只是个笑话!

《月落乌啼小说》精彩片段

“墨琰轩,饶了我。不要在我哥哥的面前。”

温若凡和墨琰轩虽未成亲,却早已有过数次的夫妻之实。他要,她就会乖巧地躺在他的身下。

可今天却挣扎着想从他身下逃离高喊:“求饶。”

“饶了你?是谁只穿着肚兜到本王书房送莲子羹,引诱本王的?”

“如今到喊着求饶,做出一副冰清玉洁的模样给你那半死不活的哥哥看?”

说完墨琰轩将温若凡拽到凤穿牡丹的屏风后面,屏风后的椅子上绑着一个男人,双目被剜,喉舌被拔。

曾经权倾朝野的温臣相,如今沦为可怜虫。

他虽然看不见眼前的画面,却听得一清二楚。身体愤怒扭动,椅子发出剧烈响动。

温若凡想逃走,却被墨琰轩抓回压在八角桌上,放肆玩弄。

温若凡羞愧欲死!

他怎么能当着她哥哥的面这么对她!

墨琰轩看向椅子上的男人,“温初行,这就是你妹妹。本王只要勾一勾手指,她就解了罗裙躺在床上。”

哐当——

温初行愤怒扭动身体,连人带椅子摔到在地。

温若凡不可置信地看着墨琰轩,明明昨夜他还将她拥在怀中喊着心肝。

这不是真的!

“琰轩!这不是真的,你不会这么对我的!”

“呵。温初行,你当年身为皇后走狗,在我母妃的坐胎药里下藏红花,让她在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难产而死!”

“温初行,你这妹妹可真是下贱。本王将你温家抄家,都没有说过要娶她为妃,她还巴巴地贴在本王身上。”

温初行涌出两行血泪,想起身却重重摔倒在地。

温若凡并不知道她哥哥和墨琰轩之间竟然血海深仇!

可她和墨琰轩这八年又算什么?

八年前她哥哥。结党营私被罢官抄家,她结识琰王墨琰轩。

她十五岁便跟了墨琰轩,他宠她疼爱,甚至将她带到王府,他却从未说过娶他。

她深知臣相府被抄家后没了靠山,若想成为琰王妃,自是要比普通女子优秀,所以她这些年一直修行医术。

她爱了墨琰轩整整八年!女子能有多少个八年!

温若凡心脏好似裂开一般疼痛,“墨琰轩,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凄厉的哭声响彻王府。

“为什么?温初行就你这么个宝贝妹妹。他害死本王母妃,本王玩弄他妹妹。这是他该有的报应!”

报应?

温若凡大笑了起来,笑得流泪。

她爱了墨琰轩八年来,原来不过是一场报应!

这八年,她刻骨铭心的爱情只是个笑话!

温若凡更没想到的,哥哥受刺激晕过去送去医堂,就被两名官兵给带走。

温初行通敌叛国,证据确凿!


温若凡在哥哥被带走的第二天才知道有人将她哥哥通敌叛国的证据送进宫。

而那个人正是——琰王墨琰轩。

温若凡无力地坐在地上,如果墨琰轩想让她哥哥死,那她哥哥就死定了!

--

所幸她手中还有王府腰牌。

王府书房。

温若凡推开书房,看着坐在桌案后的男人,俊美非凡,她走到他身边,“王爷,看在我们曾经八年的情分上,你救我哥哥可以吗?”

她低下头,卑微到了极点。

她知道墨琰轩从未真正宠爱过她。

在他面前,她什么都不是。

“温若凡,你就是这样求人的?”

墨琰轩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王爷,我哥哥曾经做过错事。可八年前他被罢官,还被剜眼割舌。他已经受到惩罚了。求王爷饶恕!”

温若凡跪在地上,脱下外面的长袍,里面只穿着藕荷色的肚兜,衬得肩颈白皙胜雪,勾魂夺魄。

她以往在他书房时,总喜欢穿着单薄肚兜,妖娆地环住他的脖子。他总说最爱她热情的模样。

可如今她眼底死灰一片。

“温若凡,你但凡有一点羞耻心。都不该再到王府。”

墨琰轩狭长的丹凤眼半眯,“本王倒是忘了,你和你哥哥一样下贱。你十五岁就做了本王的通房丫头,又怎会有羞耻心?”

温若凡心脏猛地一疼。

他还记得她十五岁就上了他的床。

他说:“合为一体,你才真正算本王的女人。”

明知两人还未成亲,温若凡还是解了衣裳躺在他的身下。

通房丫头?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他最爱的女人,却没想只是低贱的通房。

眼眶发紧,她咬紧拳头不让泪水涌出。

在王府八年,她从未流过泪。只因他说喜欢她笑起来的模样。

温若凡撑起身,走到墨琰轩的面前,故作轻松:“八年,王爷就算是养条狗也该养出感情了吧?”

“温初行的妹妹,狗都不如。”

温若凡呼吸都在疼,“只要你肯救我哥哥,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墨琰轩掐住温若凡光洁的下巴,“天底下,本王要什么女人没有?你凭什么觉得本王非你不可?”

“别的女人哪里我会伺候王爷?”温若凡媚眼如丝,手指抚摸着他,“毕竟我十五岁就做了王爷的女人,到如今都已经八年了。王爷想要什么,我都知道。”

和墨琰轩在一起八年,温若凡知道怎么样能让他舒服。手指尖很快将他撩拨。

“温若凡,你可真下贱!”

墨琰轩的话如同利刃一般。

他好狠,完全不顾八年的情分。

他的戏演得比戏子还好,这八年来将她捧在掌心,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

这两日却将所有的污言秽语都用在她身上。

演戏八年,只为了让她生不如死。

他的手段当真了得,她如今一颗心满目疮痍,生不如死。

温若凡抬起眼帘,眉目勾着风情,“我说了,只要王爷肯救我哥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她抬手解开系在脖子上的肚兜细绳。


温若凡被赤果扔出王府,好在深夜无人。

哥哥还在昏迷,温若凡代替她哥哥被押上公堂。

公堂之上,温若凡坚决否认哥哥通敌叛国。

她知道哥哥曾经虽有野心,可到底只是朝堂内斗,从未做出损害国运之事。

可是,她爱了整整八年的男人,拿出了她哥哥通敌叛国的证据。

“这封信件是从温臣相家中搜到的,上面有温初行的亲笔署名。”墨琰轩拿出信件。

温若凡证据后,绝望:“墨琰轩,你为了报复我哥哥,竟利用我让他签了这书信。你让我联络他旧部的书信,原来是通敌叛国的信件!”

温若凡吸气都在疼。

还有什么比被心上人利用,害死自己亲人更痛苦的事情?

他布局多年,为的就是今天吧?

她哥哥在朝野后宫的事情,她并不清楚。可哥哥在爹娘去世后,一直对她宠爱有加,她必须要担起责任。

“民女的兄长从未有过不轨之心。更何况他双目失明根本看不到信件上的内容。”

温若凡冷静过后立刻反驳,在墨琰轩身边八年,她跟在他身边学到的东西并不少。

初审结束。

温若凡和墨琰轩一同从公堂出来。

她看着亲自登堂作证的墨琰轩,“墨琰轩,你就这般无情?我哥哥一旦被判处通敌叛国,我也会被充为官妓。你也一点不在乎吗?”

温若凡死死盯着墨琰轩的脸,想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后悔。

然而她只看到了一脸淡漠。

“温若凡,你哥哥判处五马分尸不过是时间问题。再过三日本王和侯府千金就要大婚了,你再被判处前还可以到王府喝杯喜酒。”

温若凡肩膀颤抖,“你说什么?侯府千金?”

温若凡几乎站不稳。

墨琰轩冷笑:“十一,将喜帖递给温姑娘。”

十一是墨琰轩的侍卫,他走上前将红底烫金喜帖递给温若凡。

温若凡抓过喜帖一把撕碎,“墨琰轩,你明明知道侯府的唐玉是我表姐,她这些年没少对臣相府落井下石。你为什么偏偏要娶她?”

“本王纳妃难不成还需你温姑娘同意?”

温若凡苦笑,她在他心中从未有过地位,又怎会和她商量成亲大事?

这八年里,他从未提过纳妃,给了她将来会嫁给他的错觉。

如今幻觉打破,现实残酷得让她浑身发疼。

狱卒打扮的人匆匆跑来,看向温若凡,“温姑娘,温相爷在牢里撞破头自尽了。”

温若凡平静地点头,“谢谢。”

她转身从墨琰轩身边经过,走回公堂。

主审官等人还未离开就见温若凡回来。

“各位大人,通敌叛国的信件都是民女写的,是民女欺骗兄长写的署名,民女才是罪魁祸首。”

“还请各位大人惩罚,还民女兄长一个清白。”

温若凡跪在公堂之下,她抬起头看向一同回来的墨琰轩。

“墨琰轩,我哥哥死了和你母妃一样死了。死前还受了八年的苦,我也要被判决了。我哥哥犯下的罪,已经连本带利偿还了。”

“这八年的欺骗,我从不怪你。”

“所以从此之后你我二人形同陌路。”

“就当我从未认识过你。”

温若凡泪如雨下,浑身颤抖地看向公堂之上的主审官,哽咽道,“各位大人,民女认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