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助理老公是大佬

助理老公是大佬

七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经历了渣男和姐姐的背叛之后,秦七月的愤怒多过伤心,她一定要报复回去。斟酌多日,她将目光放到了渣男小舅舅身上,本以为一切都进行的十分顺利,可婚后竟被告知,自己撩错了人,男人竟是渣男小舅舅的助理,可这还不算完。

主角:秦七月,祁啸寒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七月,祁啸寒 的武侠仙侠小说《助理老公是大佬》,由网络作家“七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历了渣男和姐姐的背叛之后,秦七月的愤怒多过伤心,她一定要报复回去。斟酌多日,她将目光放到了渣男小舅舅身上,本以为一切都进行的十分顺利,可婚后竟被告知,自己撩错了人,男人竟是渣男小舅舅的助理,可这还不算完。

《助理老公是大佬》精彩片段

“你真的没和七月睡过?”

沙发上,秦萱凝把玩着男人的领带。

男人翻身而上,将她欺压在身下。

“真的,我骗你干什么?”

他说完就要吻下去,女人双手抵着他的胸膛,阻挡他的亲吻。

“可七月一回到西境,几乎所有西境的公子哥都为她癫狂,说她是误入凡间的仙子,还是什么不该存在这世间的尤物。你也好不容易才成为她的男友,怎么忽然又不想娶她了?”

“秦七月再美又怎么样?在乡下生活那么多年,没文化、没见识、更没情趣。”

男人又捏了捏女人的脸蛋:“而萱凝你是高等学府在校生,不仅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懂情趣,知进退。秦七月连你的头发丝都比不上,我怎么可能放着你这妖精不要,去娶秦七月那根木头?”

男人的言论得了女人的欢心,女人笑着吻了他一口。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

“月底我就让爸妈上门提亲。”

“你说,七月看到你们一家来提亲,会不会气死?”

“我管她气不气死,我现在只想趁着秦七月从葬礼上回来前,把你弄得欲仙欲死……”

男人堵上女人的嘴,两人疯狂地在沙发上缠绵起来。

讽刺的是,被他们议论的女主角秦七月正透过门缝,看着那两道交缠在一起的身影。

一个是她的男友姬南浔,一个是她的亲姐秦萱凝,他们两人背着她勾搭在一起不说,还开始谈婚论嫁了。

要不是她身体不舒服,提前从爷爷的葬礼上回来,都不知道要被瞒到什么时候。

秦七月怒气翻涌,当即抓起扫帚。

这时,有人抓住秦七月手上的扫帚。

“七月,你要干什么?!”

一道严厉的声音传来。

秦七月回头,发现是秦中恺,她的父亲。

秦七月狠狠地说道,“把渣男和贱女扫地出门!”

“什么贱女?那是你姐!你真是在穷乡僻壤呆得越久,越没礼貌规矩。”

秦中恺偏袒秦萱凝还不够,还反过来教训秦七月,将她手上的扫帚抢走扔掉。

“这种事情也能偏袒她?有时候我真怀疑,我到底是不是您的亲生女儿!”

秦七月气不打一处出。

秦中恺有三个小孩,秦七月排行老二,底下还有一个妹妹秦向欢。

不过自秦七月有记忆开始,她就一直跟着爷爷生活,只有姐姐妹妹能呆在父母身边长大。

直到去年爷爷病重,才将她带回秦家。

“我哪偏袒萱凝了?她和姬少都交往一年多了,现在发生关系也算是水到渠成。我也正打算这几天约双方家长见面,尽快把他们的婚事定下来。”

秦七月被秦中恺的话恶心到不行。

“您偏心偏到眼盲心瞎吗?一直以来都是我和姬南浔在交往,有秦萱凝什么事?”

“混账东西,竟然敢骂我?看我不打死你!”

秦中恺怒气冲冲,要大打出手。

两人声音不小,房间内缠绵的人自然是听见了,他们连忙分开,快速整理衣物。

秦萱凝冲出来,挡在秦七月和秦中恺中间。

“爸,七月只是太喜欢南浔哥,才会口不择言。”

劝完秦中恺,她转身又对秦七月说:“七月,快跟爸道歉,不然要挨打了。”

秦七月从小最见不得秦萱凝这副史前巨莲样,怒推了她一把。

“不都是你引起的吗?在这里装什么好人?滚开!”

她又没做错,道什么歉?

姬南浔连忙扶住秦萱凝的腰,避免她摔伤,一脸愤慨地看着秦七月。

“秦七月,你没必要把气都撒在萱凝的身上。我交往的一直是秦家继承人,要不是之前秦爷爷误导我你是秦家继承人,你以为我会跟你这样在乡下长大的人交往吗?”

“我不是……”不是在乡下长大。

那一刹那,秦七月几乎要不顾之前和爷爷的约定,将自己这些年在鹰国的经历说出来。

可话还没说完,就被姬南浔打断了。

“不用狡辩了,我也没有兴趣听。记住,我交往的对象一直只有秦家继承人,是你一直在误导大家,没人对不起你。”

男人绝情的言语,秦七月顿时明白了什么。

秦家继承人?

原来姬南浔一直喜欢的不是她,而是秦家继承人这一身份。

所以在爷爷去世前,姬南浔才卯足力气追到她,甜言蜜语灌着她。

可今天爷爷的葬礼上,律师宣布爷爷将他手上的秦氏股份都给了秦萱凝后,姬南浔的恋人也就直接从她变成了秦萱凝。

没人对不起她?

那是她自己对不起自己了?

因为太年轻,是人是狗分不清?

秦七月虽然庆幸自己能在结婚前看清楚姬南浔的为人,但心脏还是痛得无法呼吸。

“赶紧滚,我现在要跟姬少商量下双方家长见面的事,别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秦中恺冷斥完,又热络地招呼着姬南浔。

“姬少,双方家长见面地点定在哪里比较好?”

“洲际酒店吧。我和那里的经理认识,他们的餐点和咖啡都不错,到时候我先打个电话去预定包厢……”

他们讨论得很激烈,秦中恺和姬南浔把她当成空气。

秦萱凝依偎在姬南浔的怀中,得意地冲秦七月笑着。

那一幕刺痛了秦七月的眼,潋滟风情的眼里却蓄满了泪。

骄傲不许她在这些人面前落泪,她潇洒转身离开去。


洲际酒店——

秦七月独自坐在咖啡厅里。

“小叔,这里黑咖不错,我觉得您会喜欢。”

熟悉的声音传来,秦七月回头一看,就见姬南浔和两个男人坐在她右后方的位置。

昔日让她内心甜如蜜罐的笑脸,如今看起来针扎似的难受。

但姬南浔没发现秦七月,还在滔滔不绝。

“胜蓝这海域就不错,海产品丰富,风景也美。小叔,在那里建度假村,配合适当的宣传,应该能成为网红打卡地……”

其中一男子穿得花里胡哨,紫色西装还搭配騒騒的花衬衫,耳朵还戴了黑曜石耳钉。

騒包男推了推那正睨着窗户外风景的男人,“你觉得怎么样?”

那男人扭头回应:“嗯,还行。”

正是那个回眸,让秦七月看到了那张造物主倾尽毕生心血精雕细琢出来的俊脸。

尤其是那双疏冷的眸,仿佛有种致命吸引力,让人无法将视线从他身上移开。

书上说,有些人天生惊艳时光。

大概,小叔就是这一类人。

关于小叔,其实秦七月在之前和姬南浔的交往中,就对他有所了解。

据说是他爷爷的老来子,年纪大不了姬南浔几岁,还未婚。

老爷子最偏爱他,力排众议,将整个姬家的大权交到了他手上。

所以就算是姬南浔一家,也要看小叔的脸色生活。

现在见小叔如此卓尔不凡,秦七月也觉得姬老爷子的偏爱很有道理。

至于那个花衬衫骚包男,秦七月直接PASS忽略了!

哪个长辈穿得这么骚里骚气,跟花孔雀似的?

所以,这骚包男肯定不是能被姬老爷子委以重任的小叔!

“小叔,我觉得没必要再考虑了。再考虑下去,这地皮都要被别人抢了。”

看着那人矜贵优雅的侧颜,听着姬南浔一遍遍喊着那人“小叔”,一个歹念浮现在秦七月的脑子里——

当上姬南浔的婶婶!让他们这对渣男贱女以后看她秦七月的脸色生活。

从抓奸那天后,秦家人和姬南浔都忙着谈婚论嫁,连爷爷丧事的后续都一概不管。

秦七月一个人连转了三天,才把这些事情都处理完。

所以此时看到当姬南浔还意气焕发地出现,秦七月便便产生了下定决心要报复这个狗男人的念头。

秦七月是行动派,当即化了个淡妆。

等姬南浔和骚包男相继接了电话离场,她就来到了小叔面前搔首弄姿。

“先生,你闻到没有?”

“什么?”祁啸寒抬头,迷人的眼眸里尽是疏冷。

秦七月在他周围四处嗅嗅:“你出现后,空气都是甜的。”

祁啸寒讥讽一笑。

秦七月装作不在意,又潋滟风情一笑:“牛肉猪肉羊肉,你猜我喜欢哪个?”

祁啸寒冷嘲:“你喜欢我这个心头肉?”

秦七月双眸一亮。

握草,行家啊!

但很快,男人就拆了她的台。

“行了!想通过这种把戏爬上我床的女人很多,但我没兴趣。”

秦七月有些气馁。

但她对自己的外貌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之前西境的官方论坛上说,她的到来拉高了西境颜值的平均值。

她就不信以她的颜值,攻不下小叔这座碉堡。

“我和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他们只是想得到你的肉体,而我只想要你的灵魂。”

“你想和我谈恋爱?”祁啸寒挑眉。

“不,我要和你结婚。”

祁啸寒眉心微蹙,打量着那张秀气又不乏妩媚的年轻脸孔。

在男人的目光下,秦七月淡定地拨弄了下自己的蛋卷发,风情地坐在他对面的卡座上。

“我叫秦七月,今年刚满二十,无婚史,无不良病史,无特殊癖好,活好还不粘人。当然,如果你担心我觊觎财产什么的,我还能和你签署婚前协议,不要你半毛钱。”

为了当上姬南浔和秦萱凝的婶婶,秦七月豁出去了。

祁啸寒听到婚前协议这四个字的时候,眸底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

“户口本带了吗?”

秦七月:“带了。”

在国外生活久了,她习惯把这些证件都放在包里,以备不时之需。

“那走吧。”祁啸寒起身。

“去哪?”秦七月望着那张百看不厌的脸。

祁啸寒:“领证去。”

秦七月:“……”

这就当上婶婶了?


西境民政局——

“在这里签字。”工作人员指着婚前协议,让秦七月签字。

秦七月拿着笔,整个人还是懵的。

因为她没想到她不过意气之争求了个婚,就被人带进民政局领证了。

在她发懵之际,祁啸寒已经在民政局门口拿到了她的资料,还正打电话求证一件事。

“姬穆川,你确定西境没人知道我的身份?”

“确定,我对外一直坚称你是我的助理,没人知道你是这西境新贵御锦集团神秘BOSS韩先生,也没人知道你是东境第一豪门祁家继承人,更没人知道你是……”

姬穆川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够了。没人知道就好。”

“怎么?又被女人缠上了?这次是约炮还是谈朋友?”

姬穆川闻到一丝丝八卦的味道,连忙追问。

“这次是结婚。”

“看上你富可敌国的财产,还直接暴露真面目了?赶紧拒绝,留着过清明吗?”

“不,我倒是觉得可以加以利用。”

祁啸寒瞥一眼秦七月的背影,眸子微眯。

“什么意思?”

“挂了,我先去领证。”

“什么?这就领证了?你就算为了躲白家的逼婚,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

祁啸寒还是果断挂了电话,隔绝了姬穆川的嚷嚷。

秦七月脑里乱糟糟的,协议内容也完全看不进去,签字也迟迟没有签下来。

这时,头顶上传来了陌生又磁性的男音。

“后悔了?”

秦七月抬头,又看到了祁啸寒那张绝世俊脸上的讥讽。

“没有。”

“那就赶紧签了。”男人催促着,语气明显的不耐烦。

秦七月想打退堂鼓的,但一想到让秦萱凝和姬南浔跪地求饶的模样,她还是硬着头皮签了那一大叠文件。

等她签完后,祁啸寒才拿笔刷刷刷开始签字,签完就直接递给了工作人员。

没一会儿,新鲜出炉的两红本到手。

秦七月想翻开查看他的名字,红本就被祁啸寒拿走了。

“我保管。”

“好吧。”

虽然秦七月很想拿这红本扔到姬南浔脸上,但又怕太直接被这男人洞察心机。

,还是循序渐进吧。

而且当面打脸更直接更爽,有木有?

“这是我的手机号,有事再联系我。”

祁啸寒将秦七月挂脖子上的手机扯了过去,输入自己的手机后就转身要走。

“等等。”

祁啸寒回头:“还有什么事?”

秦七月嫣然一笑:“老公,落叶归根我归你。”

“所以?”男人有些不解风情,但秦七月并不care。

她上前,一把抱住了男人的长臂,仰头冲他潋滟风情一笑。

“现在你该带我回家了。”

她把自己嫁给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能图什么?

图他年纪大,还是图他不解风情?

都不是!

她图的去姬家,用辈分压死姬南浔和秦萱凝,乃至秦家其他人!

都说撒娇的女人最好命。

秦七月以为,她撒娇能换来小叔的听之任之。

结果,那男人只冷斥道:“松手!”

秦七月:“不松!”

理不直气也要壮。

“无理取闹!”

“我就要无理取闹,除非老公抱抱。”

祁啸寒看着蹭在他手臂上的那张嫩得快能掐得出水的小脸:“……”

突然有种想要退货的冲动。

“想要跟我回去,现在就松手!”

祁啸寒强压下揍人的冲动,没好气地说。

话音刚落,女人果断松了手。

祁啸寒:“……”

突如其来的心塞,是怎么回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