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凶宅导购员

凶宅导购员

李小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主角名为秦浩和郝谦的小说《凶宅导购员》是“李小明”大大的原创佳作。小说主要内容是:秦浩与郝谦是一对房地产销售搭档,只不过他们哥俩和别的房地产销售有所不同的是,他们专卖凶宅。郝谦的人脉广,消息灵通,有关凶宅抛售的消息总能第一时间落在他的手里,而秦浩则是个道士,两人一拍即合,在业界也是小有名气。这次,他们将一栋曾有孩子不小心落入喷泉池中淹死的别墅低价售卖给了名为刘镇的暴发户,但就是这栋别墅,出了意外......

主角:秦浩,郝谦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浩,郝谦 的武侠仙侠小说《凶宅导购员》,由网络作家“李小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名为秦浩和郝谦的小说《凶宅导购员》是“李小明”大大的原创佳作。小说主要内容是:秦浩与郝谦是一对房地产销售搭档,只不过他们哥俩和别的房地产销售有所不同的是,他们专卖凶宅。郝谦的人脉广,消息灵通,有关凶宅抛售的消息总能第一时间落在他的手里,而秦浩则是个道士,两人一拍即合,在业界也是小有名气。这次,他们将一栋曾有孩子不小心落入喷泉池中淹死的别墅低价售卖给了名为刘镇的暴发户,但就是这栋别墅,出了意外......

《凶宅导购员》精彩片段

“典雅豪华,明洁安静!这是别墅区里采光较好的一幢了,完全符合您的要求。”

远郊别墅区,郝谦满脸堆笑,一把将窗帘掀开,让冬日和煦的阳光照耀在了三个人的身上。

在他的身后,一副土大款气质的刘镇点了点头,示意郝谦继续把话说下去。

郝谦职业化地微笑着,正要继续为客户介绍,却忽然感觉到衣角被轻轻扯了一下。他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转头瞪了一眼一旁做小动作的秦浩:“我会说。”

秦浩无奈地耸了耸了肩,郝谦则是斟酌着用词,继续为一脸茫然的刘镇解疑答惑:“您也知道,别墅的价格一直高居不下,这一幢之所以这么便宜,肯定是有一些原因的。”

“那是?”刘镇吞咽了一口唾沫,他已经猜到了几分。

“不瞒您说,就是这一幢别墅前的那座喷泉池——对,就是您看到的这一座,”郝谦顺着刘镇的目光看过去,脸色泰然,“原主人五岁的小孩在这里不小心溺水了,他伤心过度,这才委托我们帮他把房子卖出去。”

“这是一幢凶宅啊!”刘镇脸色稍变。

虽然他不是一个封建迷信的人,但是一幢实打实的凶宅摆在了他的面前,饶是他的胆子比常人稍大,也不由得产生了一种狐疑的感觉。

刘镇今年已逾四十岁,在外打拼多年,若非是听闻这一幢别墅的价格极低,他也不会狠下心来到这里看一看。凶宅和别墅在他心头两边权衡着,刘镇的脸色阴晴不定。

“您放心!”郝谦察觉到气氛有些变冷,经验丰富的他立刻摆出了一副保证的坚定神色,“房子本身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我们哥俩在销售房产这一块做了这么些年,说出的话都是有保证的。”

秦浩一直默默地跟在郝谦的身边,听到他的话后不由皱了皱眉。他想要开口,却被郝谦用眼神硬生生制止。

作为一名从事房产行业的销售员,秦浩与郝谦搭档已久,早就养成了一种必要的默契。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统统住嘴,秦浩自是知晓这个道理。

可是,每每到达关头,秦浩却都忍不住想开口提醒前来看房的客户。只因为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和郝谦销售的房子……全部都是凶宅,无一例外!

郝谦的人脉广大,有关凶宅抛售的第一手消息总能落在他的手里。

两年前的一个夏天,刚满二十岁的秦浩跟随郝谦入行,贩售凶宅赚取佣金,后者在见到他之后的第一句话便显得有些骇人听闻:“跟着我卖房子,有钱赚,但是——你也得有命拿!”

秦浩则是满不在乎地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黄色纸符。

于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两个人便一拍即合,搭档至今,在业界也慢慢闯出了一些名头。

秦浩趁着郝谦与刘镇商议细节的时候,在这一幢别墅里稍微转了转。

黑色大理石铺就的地板,明亮如镜的瓷砖,华丽的垂钻水晶吊灯。毫无疑问,这是一幢极为豪华的别墅。

然而,就是在这片刻之间,四处漫游着秦浩却始终觉得有哪里不对,仿佛自己一直被一双暗处的眼睛冥冥监视着。

“历来小鬼最为难缠,白天什么都看不出。”秦浩摇了摇头,将心中泛起的异样感强压了下去,“如果那小孩不是意外身亡,怨气凝聚,住在这里的人怎么会好过。”

尽管秦浩已经下了这个结论,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单生意不会因为自己的疑问而被妥协。郝谦注重声誉,但更注重佣金!

窗外的阳光渐渐黯淡。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尽头,还在哗哗响着的喷水池显得有些孤寂。秦浩默默地看了几眼,便返回到了郝谦和客户刘镇的身边。

刘镇已经和郝谦签下了合同,他满脸笑意,为自己以低价收购了一间别墅而兴奋不已。

郝谦的眼神也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秦浩暗暗无奈,也不知道郝谦用了什么样的话术,竟然能让刘镇完全忽略掉这是一间凶宅的事实。

“刘先生,”秦浩突然的插话同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我有些话要对您说。”

“什么话?”

“秦浩!”

刘镇的回问和郝谦略带责骂的声音同时响起。

郝谦的眼神里带着几分闪烁的怒意,他知道秦浩要说什么。

“小郝啊,他有什么就让他说嘛,”刘镇有些尴尬,郝谦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妥,连连道歉。

“刘先生,首先恭喜您购入了这一幢别墅,”秦浩有些无奈,但是语气却极为认真,“但是,我和郝谦提前找风水先生看过了,他的建议是,在入住之前要开窗通风三天,入住当夜要摆香烛供奉逝去的亡灵。”

“知道了知道了,”刘镇的一张胖脸露出了微微不喜之色,他本就忌讳凶宅,便摆摆手表示他都知道了。

不管刘镇到底有没有把话听进去,郝谦匆促地和客户刘镇告别,旋即便带着秦浩驱车离开了这里。

在返回公司的路上,郝谦的脸色显得有些不好看:“都说了多少次,叫你不要那么多话!”

“这次的客户是什么来头?”秦浩置若罔闻。

郝谦微微一愣,他转动着方向盘:“不知道,但是你明白,我做这一行根本没管过那么多,定金已经打到咱们卡上了。”

“不知道什么来头,就单纯是委托卖房子?”

“对,”郝谦沉默片刻,又突然意识到了自己本来的目的,“不对,我在跟你说什么呢!下次真的少说点话,要不是看你有点本事,你这性子不知道都让你死多少回了……”

秦浩将目光放在了窗外,耳边传来郝谦絮絮叨叨的声音。他懂得一点道术,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屡次和郝谦从虎口脱险。这个世界未知的东西太多了,能够窥知一二已经是一种幸运。

也是在那许久之后,秦浩才知道郝谦初见自己时候说的那一句话并非玩笑。在自己之前,郝谦有过数个搭档,而他们都已经命丧黄泉。


“唔……唔……”

一阵怪异的呜咽声把睡梦中的刘镇惊醒,他探出臃肿的手在凌乱的床头柜边摸索起手机。

屏幕亮起,不过凌晨一点。

他拍拍床边,却没有摸到妻子于晶的娇躯,冰冷的触感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晶晶,你去哪了?”刘镇的声音带着几分嘶哑,回荡在空空荡荡的别墅房间内,没有丝毫回应。

“别墅太大了就是这点不好,”刘镇咕哝一声,但是却暗含着阵阵喜意,毕竟以低于市场价十倍的价格购置了这一幢别墅,这是他多年经商以来做过的最划算的买卖。

妻子于晶不见踪影,刘镇也并未产生多少责怪的心思。

年过四旬的刘镇娶了二十余岁的于晶,无论如何他都觉得自己占了便宜,平日里对待娇妻也是极尽关心。

刘镇喊了几声依旧没有听到回应,便打算下楼去寻找于晶。然而,在他刚刚从床上爬下穿上拖鞋的时候,湿漉漉的黏滑触感却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地面怎么会这么湿!”

刘镇打了一个寒颤,心中缓缓升起了一丝狐疑感。他有些惊恐地环顾着一片漆黑的四周,脑海里却没有来由地浮现出两天以前购房的场景。

那位瘦瘦高高的销售员曾神神秘秘地告诉他,入住别墅以前要开窗通风三天。更过分的是,他要自己用香烛去供奉一只小鬼。

刘镇本就不是封建迷信的人,做生意走南闯北也算是见过不少江湖骗子。

秦浩的话直接被他当做耳边风,甚至当日刘镇便同娇妻于晶一齐搬入了别墅中,夜里也并未发生什么怪事,这使得刘镇对秦浩的话更加嗤之以鼻。

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变化会来的这样快。

刘镇大着胆子推开了门,湿漉漉的拖鞋在地面拖出了一条长长的水渍轨迹。他顾不得啪嗒啪嗒地声音在死一般寂静的别墅里有多么瘆人,嘶哑着嗓子便喊了出来:“晶晶,你在哪儿!”

微弱的光亮从盘旋着的欧式楼梯外传来,刘镇听到妻子于晶的微弱的哼哼声,心中松了一口气。

在这样一幢郊外的别墅中,最让他感到害怕的莫过于人的突然消失了。妻子于晶还在,刘镇一颗提着的心也就垂回了原位。

“晶晶,你怎么了——”

刘镇拖着步子迈入到淋浴间的位置,嘴中尚未说完的话像是被一只大手生生地扼在了喉咙里。

在他的视线中,于晶原本娇小的身躯跪伏在地面上,膨胀的腹部让她像是一位临产的孕妇。于晶听到了身后丈夫刘镇的声音,她转过头来,脸上毛孔不断渗出水渍,头颅像是一颗气球般肿胀不已。

“老,老公……”

于晶咕哝着,脸上奇怪的表情仿佛是悲哀亦或求助。

“啊!啊——”

在于晶张嘴的一刹那,刘镇呆滞的表情便彻底扭曲。

一只小小的手似是撑破了束缚,从于晶的口中伸了出来,而她却仿佛没有一点痛觉。

刘镇的脑海里被“鬼魂”两个字眼充斥着,他不能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正如他曾经不相信鬼神一般。

阴冷如蛇一般的目光从于晶的方向打来,刘镇浑身如同筛糠样剧烈颤抖起来。于晶的背后浮现出一个浑身浮肿的身影,它的双目漆黑,似是在阴阴地笑着。

没有任何犹豫,刘镇转身便跑向了身后的黑暗中。

“离开这里,离开这里,我要活下去……”

这一幢别墅里已经没有安全的位置了。刘镇感觉到双腿仿佛陷入到了泥淖之中,别墅大门的位置距离他恍若越来越远。他咬咬牙,钻入到房门之后便打开了空荡荡的衣柜,这里还未添置衣物。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死寂的房间里只余下粗重的呼吸声。留下了一条缝隙,刘镇无比紧张地看着漆黑的房间,门外的声响渐渐熄了,于晶的哀嚎也消失不见。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刘镇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头皮传来阵阵发麻的感觉。衣柜外的房间一片黑暗,在他不自觉的呢喃声里陡然亮起一阵微弱的光。

他瞪大了眼睛,黑暗里,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

“我查到了!”

一大早,郝谦便被秦浩硬生生地从睡梦中叫醒,他还未来得及发牢骚,秦浩便将自己调查到的一股脑儿吐了出来。

“你不是说这次的客户身份不明吗?”秦浩的脸上带着几分自得,“我根据你提供的一个姓氏,以及这次的交易信息,查到了原房主的身份!”

“我说你!”郝谦的脸上带着几分幽怨,“你没事查这个干什么!我们只负责卖房,卖房你懂吗……”

“原房主名叫季平,”秦浩却仿佛没有听到郝谦的话一般,他自顾自地说道,“季平是本市的一个商人,与妻子不久前刚离婚……”

“秦浩!”郝谦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牢骚,大声骂了出来,“你调查这个干什么,钱我们已经拿到手了就行了。”

“我总觉得这次会出问题,”秦浩把玩起脖子上挂着的护身符,脸色平静。他早就清楚搭档郝谦的性子,也知道他只是单纯地怕麻烦,并非是一个恶人。

就在两个人争执的时候,郝谦却突然听到了响起的手机铃声,他接通电话,语气一时间还未顺过来:“喂,哪位?”

“郝先生!救救我!”

“您好,请问您是?”郝谦看了一旁的秦浩一眼,他打开了免提,未认出这个声音的主人。

“我是刘镇,”电话那边仿佛带着几声抽泣,“我的房子出事儿了,您能过来一趟吗?可不可以把您同伴上一次提到的风水先生带上,拜托您了,我有重金酬谢!”

对话仅持续了短短几分钟,郝谦尚未理清楚思路,便被刘镇挂断了电话。不多时,刘镇短信发来了一个位置,出乎郝谦意料的是,这个位置居然在市中心。

“到底怎么回事?”秦浩开口问道。

郝谦瞪了他一眼,恨恨骂道:“你这张乌鸦嘴灵验了,果然出事了!”


“刘镇出事了。”

郝谦有些烦躁地将电话扔到一边。秦浩讪讪地看了他一眼,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话竟然应验地这样快。

两个人旋即穿戴整齐,一同驱车来到了刘镇位置所指的咖啡店里。他们一走进门,便看到了神色憔悴坐立不安的刘镇,想必是被他口中的“出事”给折磨的不轻。

刘镇见到了秦浩与郝谦,神色先是一喜,又惶急地用眼神四处搜寻起来,开始寻找起那位并不存在的“风水先生”。

“刘先生,我们到了。”郝谦和秦浩一起坐在了刘镇的对面。

“啊,啊你们到了,”刘镇心中焦急,也没有再像之前那般有闲情逸致同郝谦寒暄,“风水先生呢,他在哪儿?”

“这……风水先生不太方便,你和我们两个人说就可以了。我们会在稍后转达。”秦浩适时插话说道。

刘镇有些失望,但是也没有隐瞒的打算:“是这样,那天我们签订完合同……”

秦浩与郝谦默默地听着,刘镇则是脸色惨白地,絮絮叨叨讲述起交易完成之后的事情。二人这才了解到事情的真相。

刘镇与郝谦完成购房合同之后,第二天便与娇妻于晶搬入到了别墅中,至于秦浩千叮咛万嘱咐的开窗通风与香烛祭拜,刘镇实际上并未放在心上。当夜刘镇与娇妻于晶也并未有什么古怪遭遇,这更加坚定了刘镇无谓的心情。

“然后第三天晚上,我就看到了‘它’!”刘镇的脸色愈发苍白,他将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似乎找回了一点活着的感觉,“我逃不出去,就躲在衣柜里。我看到了它的眼睛,它发现了我,但是没有杀死我……”

“等等,你亲眼见过了鬼,然后它没有杀死你?”郝谦皱着眉头问道,他对刘镇的话产生了一点怀疑。秦浩在一旁默不作声地听着,显然比郝谦想的更多。

“对,我知道我说这些你们可能都不相信,”刘镇的语气带着几分悲苦与恳求,“但是请让我见见你们提到的风水先生吧!现在真的只有他能够救我和我的妻子了……”

“你的妻子现在在哪里?”不待郝谦委婉回绝,秦浩便提前开口问道,自然免不了被郝谦一番眼神暗示。

从前两个人搭档售卖凶宅,秦浩出面的情况基本上属于被动,两个人被凶宅的诅咒给笼罩了进去。而如今刘镇的求救情况又有不同,郝谦觉得自己明明可以置身事外,便不会再因为一点小钱就去冒险。

秦浩的举动无疑是在给自己招惹麻烦,郝谦眼神制止也被他忽略过去。一旁的刘镇没有发现异样,吞吞吐吐地回答道:“我妻子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现在在人民医院。”

“带我们去看!”

秦浩当机立断道。

“不行!”郝谦在秦浩说话间打断道,随后便意识到了话语中的不妥,又对刘镇赔笑解释道:“刘先生,我们和那位风水先生实在不熟,等我们联系上他再……”

“二十万!”刘镇咬咬牙,吐出了一个足以让郝谦心动的数字。

“成交!”

郝谦的脸色变得飞快,不仅让刘镇咂舌,就连司空见惯的秦浩也颇感无奈。

三个人驱车来到了本市的人民医院里,刘镇和护士几番交涉,这才证明了身份,带领郝谦和秦浩进入到了重症监护室里。

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弥散在空气之中,黯淡的光从严实的窗帘中透过,折碎成条条光影。身体连接着输液管与供氧装置的于晶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她硕大的头颅依旧肿胀,毛孔胀大成了蜂窝状,让第一眼见到于晶的郝谦不由头皮发麻。

“医生说这是病菌感染,必须隔离,”刘镇的声音有些哽咽,他在见到妻子这样凄惨的模样后情绪更加激动,“秦先生,郝先生,求求你们帮帮我!”

“我们尽量,接下来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刘先生请先不要激动,”秦浩用眼神示意郝谦,后者配合地插在了秦浩与刘镇中间,生怕一会儿刘镇会激动乱来。

刘镇疑惑的看了二人一眼,便见到秦浩缓缓将身体靠近了昏迷的于晶。

秦浩探手张开于晶的眼皮,仔细地观察了一番,接着又脸色凝重地掀开了于晶的被子。刘镇见到这一幕,还以为秦浩是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登时情绪便激动了起来:“秦先生,你在干什么!”

郝谦立刻便抱住了险些失控的刘镇。秦浩则是面无表情,没有回答,他默默地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皱巴巴的黄符,随后口中念出了阵阵古怪晦涩的音节:

“入山宜知六甲秘祝,祝曰‘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话音落下,秦浩的指尖便渗出了一点鲜血。血珠飘飞,在空中与黄符交融,随后黄符像是被通灵一般,朱砂红字愈发鲜艳,终于缓缓飘落在了于晶的胸口之间。

就在这一刹那,刘镇与郝谦仿佛听到了一声极为尖锐的厉啸声,不由神情恍惚。秦浩的面色如常,又将黄符拾起,塞入到怀里。

他看着这黄符上有些黯淡的朱砂字,不由道了一声可惜,旋即又正色对刘镇说道:“刘先生,你夫人身上的阴气我已经帮助驱散了。但是凡事必有因果,那小鬼已经缠上你们了,想要摆脱纠缠,就要疏导它的怨气。”

刘镇本就被秦浩的一番动作给震撼地说不出话来,此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只得愣愣地顺着秦浩的话问道:“那应该怎么疏导?”

“怎么疏导,这就有讲究了。”

秦浩正想将话题继续下去,却突然听到了门外传来一声暴喝。

“举起手来!”

三五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人围在重症监护室外,一个个脸色冷冽,他们注视着秦浩与郝谦,显然是将他们当做了目标。

“刘镇,怎么回事!”郝谦脸色大变,他们作为凶宅销售员本就游走在法律边缘,没有正规注册的公司作为后台,遇到警察就相当于小贩遇上了城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