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书之病娇王爷会读心

穿书之病娇王爷会读心

甜心彩虹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本是医术传承人,却一朝穿书成了武功高强的女侍卫,这让她如何假装!好在关键时候系统出现,这才解决了她的担忧,许清婉本以为只要完成系统交代的任务,快点走完剧情,就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哪知越是按照系统的要求做,这剧情便越是跑偏。

主角:许清婉,云翼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清婉,云翼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书之病娇王爷会读心》,由网络作家“甜心彩虹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本是医术传承人,却一朝穿书成了武功高强的女侍卫,这让她如何假装!好在关键时候系统出现,这才解决了她的担忧,许清婉本以为只要完成系统交代的任务,快点走完剧情,就能够回到原来的世界,哪知越是按照系统的要求做,这剧情便越是跑偏。

《穿书之病娇王爷会读心》精彩片段

冷风潇潇,夜雨敲窗。

突然几道黑影,越过高高的围墙,悄然潜入了云王府中。

“宿主快醒醒!起来做任务了!”

正在床上抱着枕头,呼呼大睡的许清婉,突然被系统叫了起来。

她烦躁的将抱枕扔在地上,生气道:“姐姐正在撸串,马上就吃到嘴了,你就不能等我撸完在喊我吗?”

系统化成实体美少年,把抱枕捡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语气焦急地道:“等不了,有刺客,你要赶紧去救王爷!”

“什么?刺客?”许清婉紧张了一秒,然后放松下来,白了系统一眼道:“他还用我救?你不知道他武功盖世,谁能杀得了他?”

系统:“清清,剧情里这个时候,就是你这个女侍卫,及时赶到,救了男主。”

“那又怎样?反正我不救他,他也不会死。”

许清婉还在想着梦里的烤串,大腰子,滋滋冒油啊,她忍不住吧嗒吧嗒嘴。

系统:“警告,若不按剧情走,你将会永远留在书中,永远吃不到炸鸡啤酒,凤尖烤腰子。”

“好好好,救救救!”

许清婉不得不妥协,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拿起了她的清风宝剑,英姿飒爽的夺门而出。

她许清婉,一朝不慎,穿书了,还被强行绑定了个系统。

系统告诉她,她穿成了西风国,云王府中的侍卫,要负责保护摄政王云翼。

也就是本书男主,摄政王他双腿残疾,坐轮椅,还体弱多病,三步一喘,五步一咳。

女侍卫许清婉,日夜守护王爷,芳心暗许,最后一刻才知道,王爷都是装的,其实他武功盖世,八块腹肌。

最后王爷娶了白月光,女侍卫为他挡箭而死。

许清婉要想回到原世界,撸串吃炸鸡,就要做完系统给她的全部任务,有一个不做,她就要在这本书中多留一年。

许清婉提着清风宝剑,冲入了王爷的寝殿内,正好看见王爷坐在轮椅上,被刺客逼近了墙角。

四个刺客举着匕首,齐刷刷的朝他冲过去。

【都这时候了,还能沉住气,真不怕死,就等我来救是吧!】

摄政王云翼,看见来人,立刻放下了提起的功力,看来不用他出手了。

只是刚刚他听到的是什么?

他的女侍卫,在斥责他?

可他刚刚分明,没看到她张嘴。

也许是匆匆一眼,看错了。

刺客知道有人来了,更加发狠的冲上去,只要杀了眼前人,他们就可以得到十万金。

王爷身体靠后,紧紧贴在轮椅背上,十分淡定的看着,冷森森的匕首,刺到身前。

然后一个身影一闪,许清婉落到了他的身边,紧接着四个刺客的身形顿住,喉咙处一条细如发丝的伤口,开始流出血迹。

许清婉知道这位王爷爱干净,但是她不想把这几个人打飞,就让血落在他的衣服上好了。

这是大半夜折腾她的代价。

【命都快没了,还不出手,真是能装啊,大半夜让我冒雨来救你,让他们的血都喷你衣服上,恶心死你!】

王爷云翼这回看清楚了,他的女侍卫没张嘴。

他听见了女侍卫的心里话?

许清婉一向尽忠职守,对他十分忠心,难道她其实一直心怀怨恨,不愿意保护自己?

是他给的月例银子少了?

但是爱干净的王爷,怎么会让她如愿呢?

他双手一动,轮椅就滑了出去。

那几个刺客相继倒地,一边的许清婉被喷了一身血。

这时外面进来一群侍卫,因为今夜大雨,所以王爷让他们回去休息,不用巡逻站岗。

听到有刺客闯入,他们急忙赶过来,看到刺客已经被解决了,全都跪在地上请罪。

“王爷恕罪,属下来迟了,请王爷责罚。”

“嗯,把这里处理干净,然后各自去领十个板子。”

云翼弹了弹衣襟,上面沾了几滴雨水,是许清婉身上的,要不是她急着救自己,才甩到自己身上,他都要以为这个女侍卫,是故意恶心他。

【狗王爷,良心都被狗吃了!明明是你自己,知道有人要行刺,故意让侍卫离开,这么大雨,只是迟了一点点,就要打板子。】

【救了你,还要打姐姐屁股,早知道就不救你,看你怎么办。】

许清婉把王爷骂了一顿,转身也跪在地上。

原书中她也在被打板子的行列。

“属下遵命。”

她随着其他侍卫一起领命,结果却听见王爷冷冷开口。

“许清婉留下。”

啥?她听错了吗?这剧情不对啊!

她抬头去看,发现王爷正一脸玩味的盯着自己。

【系统你出来,这什么情况?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系统:“安心,这不影响你回原世界。”

云翼微微蹙眉,她在同谁说话?她怎么知道,我是故意漏破绽给刺客?看来这个女侍卫,不简单啊。

她在自己眼里,只有伸手极好四个字,看来自己错了,她还有脑子。

其他人很快收拾干净,全都退了出去,许清婉还跪在地上,不敢起来。

【还不让我起来,怎么说姐姐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忘恩负义。】

云翼看着地上的女人,浑身衣服湿透了,玲珑有致的曲线,看上去与平时不一样。

原来在她心里,自称是本王的姐姐,如此大不敬。

“那几个刺客,你可看出些什么?”

这个女人,是他从邻国世子手上救下来的,难道是敌人安插的眼线?

“启禀王爷,属下没看出什么。”

许清婉恭恭敬敬的垂着头,双眼盯着地面。

【你不是知道,这是丞相派来的吗,还装模作样问我。】

云翼的双眼眯了起来,紧紧盯着跪在地上的女人。

这个女人知道的太多了。

【还不让我走,到底想干什么?好冷啊,姐姐全身湿透了,没看见吗?真不懂怜香惜玉。】

“呵。”云翼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打量着眼前人,不管你有什么目的,都休想瞒过本王。

“你救驾有功,本王赐你,温泉沐浴。”

啥?啥啥啥?

【原剧情里没有这待遇啊,都是你和沈凌燕泡温泉,我在旁边看着。】

 


沈凌燕?那是谁?本王何时与别人一起泡过温泉?

这个许清婉,她到底知道些什么?

云翼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她,然后朝门外吩咐道:“来人。”

“奴婢在!王爷有什么吩咐?”

两个侍女从外间走了进来,跪在地上,低着头盯着地面,眼神不敢乱瞟。

云翼有气无力的咳嗽了一声,对侍女道:“去汤池,伺候她沐浴。”

“是,王爷。”

两个侍女站起身,依然不敢抬头看王爷,来到许清婉身边,请她先行。

浑身湿冷,若是能泡个温泉,肯定很舒服,不会感冒。

“多谢王爷。”

许清婉站起身,跟着两个侍女出了寝殿。

汤池就在玉华殿内,这是王爷专属的澡堂子,从来没有外人用过,今日让女侍卫在这里沐浴,这两个侍女都有些吃惊。

但是她们并未表现出来,只恭敬地伺候着。

许清婉脱了湿衣服,进入到温泉池中,滑腻的温泉水包裹着肌肤,每一个毛孔都打开了,热度也驱散了寒冷,令人通体舒畅。

她不禁闭起眼睛,靠在池边,享受起来。

这时候,两个侍女抱着她的衣服,离开了池边,悄悄地走到了屏风后面。

两个人大气不敢出,对着屏风后的王爷,行了礼,把那些湿衣服,放在了一旁的衣架上。

王爷挥了挥手,两个侍女赶紧退出了玉华宫。

等人走光了,王爷举起手中的折扇,然后挑起那些湿衣服,全翻了一个遍,什么可疑的东西都没找到。

看来对方隐藏的很深,一点破绽也没有。

啪嗒!

王爷将手中的折扇,扔在了地上。

湿了,还沾上了女人的胭脂香,要不得了。

【嗯?什么声音,这两个小侍女在干什么?】

池中的许清婉只是疑惑了一下,就继续闭目享受,反正她身上没带银子,肯定不是她的东西。

轱辘!

许清婉心头一惊,她居然听到了轮椅的声音。

她猛然回头,屏风背后转出一个人来,正是摄政王云翼。

【阿西吧!没人告诉我,狗王爷有这个癖好啊?书中作者没有写过,摄政王喜欢偷看女人洗澡啊!】

【故意赐浴温泉,他不会是看我,有几分姿色,对我起了非分之想吧?】

【要是他敢霸王硬上弓,姐姐我就让他做不成男人。】

许清婉惊吓之余,迅速回过头来,将身子全都没入了水中。

听着许清婉心声的云翼,微微眯了眯眼。

本王可没有那种癖好,要是想看,本王就不会离得这么远。

可是这个女人,如果是故意接近自己,不应该是这种态度。

此刻正是对本王,使用美人计的好时机,她却想让本王做不成男人……

“启禀王爷,属下有要事求见!”

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许清婉松了一口气。

王爷看着池边,漏出的一个脑瓜尖,低声唤了人进来,还是那两个侍女,进来把他推了出去。

门外,是王爷的贴身侍卫,李振,长得十分健壮硬朗的男人,看到王爷出来,立刻附在耳边说了几句话。

“备车。”

王爷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如常,对着李振吩咐了一句,便低头沉思不语。

“是王爷,属下这就去。”

李振匆匆离开,两个侍女没有王爷的命令,不敢动,规矩的站在一旁。

而此时一门之隔的屋内,汤池中的许清婉,正瞪着眼前,一个虚影少年,系统化作虚影的时候,只有她能看见。

“为什么我要跟着去?刚刚他耍流氓,偷看我洗澡!”

“我现在一看见他我就,我就一肚子火!”

系统背对着她,闭着眼睛,轻声道:“任务是你要跟着他进宫,并且帮他化解此次危机。”

“如果你想早点吃到烤腰子,大杯冰淇淋,咕咚咕咚喝奶茶……”

“停!我去!我一定完成任务!”

许清婉实在是受不了折磨了,系统说的都是她的最爱,每说一样,她就咽一口口水。

门外王爷刚要动身,玉华殿的门就打开了,许清婉穿戴整齐的从里面出来。

她换上了侍女给她准备的新衣服,一套玄色劲装,袖口还带着护臂,她的一头长发,高高束起,垂在脑后,看上去英姿飒爽。

“王爷,属下请命,随您一起去。”

许清婉单膝跪地,低头拱手,十分恭敬。

一阵凉风吹来,王爷虚弱的咳了一声,好一会儿才喘匀气,眼神紧紧盯着许清婉,声音虚弱的道:“你知道本王,要去哪?”

【阿西吧,说错话了,不能让他知道系统的存在,不能告诉他,我知道他去皇宫。】

王爷再一次听到了“系统”二字,他看着许清婉的目光,越来越深不可测。

系统,难道还有人藏在暗处,到底是何种手段,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能不漏一点破绽。

“不管王爷去哪,属下都应时刻保护王爷。”

“那些刺客,虽然解决了,但是属下担心您的安危,请允许属下,跟在您左右。”

许清婉为了任务,强忍着心中的别扭,真诚的恳求。

“好,本王允许你以后,贴身护卫,日夜,跟在本王身边。”

王爷特意将“日夜”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其他人都以为,许清婉这是主动投怀送抱,王爷还答应了她,以后怕是从侍卫,变成侍寝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家病弱的王爷,日夜吃不吃得消。

【故意说的那么暧昧,果然是流氓!臭流氓!】

被骂了王爷也不生气,他倒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他又虚弱的咳了一声,然后吩咐手下启程进宫。

皇宫大内,摄政王深夜到访,丝毫没有阻拦,层层宫门都为他打开,禁军侍卫,个个对他毕恭毕敬。

到了皇帝会见大臣的正德殿,门口的大太监,对他也格外热情。

“诶呦,王爷,您可算来了,你快进去看看吧,皇上他刚发了一通火。”

大太监弯着腰,亲自给王爷开门,许清婉推着王爷进去。

“都给朕滚出去!滚出去!”

 


皇帝背对着殿门,没看见来人,回手就把御案上的杯子砸了过来。

许清婉反应极快,把王爷推到了一边,杯子摔在地上,死的很凄惨。

“咳咳咳……臣,叩见皇上。”

王爷云翼,在轮椅上,微微弯腰低头,算是行了叩拜之礼 。

盛怒的皇帝,一看到是王爷,立刻压住了几分火气,脸色也缓和了一些,抬手示意了一下,道:“皇叔不必多礼,那帮奴才,怎么敢惊动皇叔?”

王爷看了许清婉一眼,想让他把自己往前推一推,离皇帝近一些,可是发现许清婉眼神,不老实的四处转悠。

“咳咳……”

故意咳了两声,许清婉才回过神来,她赶紧把轮椅往前推了推。

【在这里根本没我说话的份,不知道非要我跟来干什么。】

听着背后人的心里话,王爷眼神动了动,果然这个女侍卫,是听命于人,不知道她背后的人是谁?

系统:是我,可惜不能让你看见我。

“你发这么大的火,苏公公吓坏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王爷看着跌坐在龙椅上的皇帝,他这个亲侄子,才过二十岁生辰,就已经坐龙椅七年了。

十三岁登基,就由他一路辅佐,如今遇到事情,还是这么容易动怒。

皇帝深吸一口气,眼眶瞬间就红了,艰难的说道:“朕的第一个皇子,他们居然敢,敢对朕唯一的皇子下手!”

“彦儿?他怎么了?”

王爷心中十分震惊,他没想到有人会对小皇子下手,那是皇帝现在唯一的孩子,皇后所生,谁会对他下手?

但是一向习惯,喜怒不行于色的王爷,面上只是现出了几分担忧,瞧不出其他情绪。

“彦儿中毒了。”

皇帝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就那么掉了下来。

“可有解毒之法?”

王爷微微皱眉,彦儿虽然与他不十分亲近,可他也不想彦儿出事。

那是他西风国的皇子。

“太医正在诊治。”皇帝擦了擦眼泪,咬牙道:“朕,一定会查出,是谁害了皇儿!”

王爷突然心念一动,他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许清婉,难道这件事,与许清婉背后的人有关?

许清婉此刻内心OS:【小皇帝哭的真让人心疼,唉,小皇帝太可怜了,瞧瞧那张小奶狗的脸,梨花带雨的,姐姐抱抱!】

她居然,居然在心疼皇帝?难道这件事与她无关?

王爷面色如常,收回了探究的眼神。

“启禀皇上,下毒之人,找到了。”

苏公公,就是门外的大太监,此时疾步走上前,弓着身子回话。

“带上来!”皇帝脸色一变,正襟危坐,背后的龙椅,衬托出了几分九五之尊的气势。

禁卫军带进来一个宫女,那宫女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哆嗦着跪伏在地,一开口声音带着哭腔。

“陛下饶命,奴婢也是被逼的,奴婢再也不敢了。”

“求皇上饶了奴婢。”

皇帝气的捏紧了御案的边缘,双手青筋暴起,怒声呵斥道:“是谁逼迫你?老老实实交代清楚!”

趴在地上的宫女,抖若筛糠。

“是,是云,云王府的人,他说奴婢要是不这么做,王爷不会放过奴婢的家人。”

“皇上,饶了奴婢吧。”

【我去,当面指认,诬陷王爷,太敢说了。】

【难道这就是你说的危机?你是让我来破案的吗?】

系统不知道跑哪去了,一点声息没有。

她身前的王爷,听着她的心声,倒是对她更感兴趣。

许清婉如何断定,我是被诬陷的呢?难道她知道内情?

殿内的人都被侍女的话震惊了,尤其是大太监苏公公,他脸色变了几变,紧紧闭着嘴,才忍住了没说话。

这么拙劣的诬陷,皇帝难道看不出来?

皇帝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这件事会是冲着摄政王来的,害了他的皇子,还要把罪名安到皇叔头上。

真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

啪!

小皇帝一拍桌子,吓得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许清婉也不情不愿的跪下。

上面传来小皇帝的声音:“皇叔,朕相信这件事,与你无关。”

“不过皇叔府上的人,要好好查一查了!”

王爷点头,虚弱的脸上,看不出情绪。

“臣,一定会把这件事查清楚,给陛下一个交代。”

门外慌慌张张跑进来一个人,是太医院的张太医,年过花甲,须发皆白的张太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浑身颤抖,双眼含泪道:“皇上,属下等无能,大皇子他,不停呕血,怕是不成了,您快去看看吧。”

皇帝立刻起身,急急往大皇子的寝殿奔去,着急之下,差一点被宫门门槛绊倒。

王爷示意许清婉推着自己,也跟上去看看,也许这就是他见侄儿的最后一面。

许清婉看着前面脚步凌乱的小皇帝,心中又在叹息。

【唉,可怜的小皇帝啊,命苦啊!】

听见许清婉的心声,王爷垂着的眼皮撩了撩,这女人随自己进宫,到底为何?

大皇子的寝殿内,太医跪倒一片,床边皇后在手足无措的抹泪,宫女在不停的给皇子擦拭。

皇子已经是半昏迷状态,口中不停的溢出血来,虽然不是很多,但是一直不停。

皇帝看了一眼,对着跪满地的太医咆哮道:“饭桶!朕养你们何用?”

“要是救不活彦儿,你们都给他陪葬!”

“皇上息怒!臣等罪该万死!”

所有太医浑身发抖,趴在地上大气不敢喘。

【中的什么毒看不出来,但是这个呕血之症,只要一两伏龙肝,便可止住。】

许清婉直接跪在地上,高声道:“启禀皇上,民女有办法,止住大皇子呕血之症。”

满屋子的人,都惊讶的看向许清婉,就连地上跪在首位的张太医,都哆嗦着抬头,看了她一眼。

年纪轻轻,如此胆大包天,整个太医院都解不了的毒,她敢口出狂言。

“你?”皇帝看向许清婉,这是摄政王的女侍卫,之前一直没见过,更没听说过,摄政王的女侍卫会医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