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钻石王老五的青涩娇妻

钻石王老五的青涩娇妻

乱舞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夏晚星和秦律本是契约夫妻,当时她年纪小,就像是个青涩的苹果一般,面对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秦律,夏晚星承认自己害怕了。奈何对方给出的条件太过诱人,于是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自己嫁了。后来的后来,他们日久生情,竟假戏真做成了一对真夫妻。

主角:夏晚星,秦律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晚星,秦律 的武侠仙侠小说《钻石王老五的青涩娇妻》,由网络作家“乱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晚星和秦律本是契约夫妻,当时她年纪小,就像是个青涩的苹果一般,面对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秦律,夏晚星承认自己害怕了。奈何对方给出的条件太过诱人,于是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把自己嫁了。后来的后来,他们日久生情,竟假戏真做成了一对真夫妻。

《钻石王老五的青涩娇妻》精彩片段

“别跑!别跑!快抓住她!……”几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正在拼命追赶一个小姑娘,边跑边喊,眼看就要被抓到了,晚星心里害怕极了,如果这次被抓回去那个肥老板一定会毁了她。那她这辈子就彻底完蛋了。

慌乱之中,晚星撞到一堵肉墙上。当她就要跌倒下去的时候,她感到一个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晚星抬眼望去,看到一张菱角分明的俊脸。这个人长得既英挺又帅气,眉宇之间透着沉着和霸气。只是那双眼睛却冷的吓人!似一道寒光般审视着她。

“臭丫头,跑啊!”后面的人气喘嘘嘘的追上来。晚星确实想继续跑,但是她的手臂却被这个人禁锢住了,她跑不了了。

“秦先生!”那几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近,欲抢夺晚星,抬头看清男人的面容时,均吓了一跳,为首的男人最先反应过来毕恭毕敬的低头打招呼。

“这是怎么回事?”秦律的眼睛冷冷的瞅着他们。

“这个……”他们几个只是奉命行事,不敢多言,支吾半天也没说上什么缘由。

“他们是要抓我回去卖参,先生,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吧!”晚星连忙跪下哀求着秦律。不知道为什么,晚星看到眼前这男人的第一眼就觉得他不简单,他一定能救自己。

秦律冷眼瞅了瞅正跪在他脚下发抖的女孩,和那几个眼光流离说话支吾的男人,心里便明白了七八分。他咣的一声朝后踢了一脚他身后的门,大声喊道:“邹云,给我出来!”

很快,邹云低垂着脑袋走了出来。眼神低垂不敢接受秦律的审视。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做这些缺德的烂事!你怎么就是不听话?”秦律一双冷眸盯着邹云,声音有些咆哮。

“阿律,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邹云服软的说。她知道秦律是不好惹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承认错误。

秦律手指着邹云说:“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晚星舒了口气,看来她猜想的没错,这个男人果然能救她。

这时,被咬伤耳朵的马老板捂着耳朵瞪着晚星走了过来。“邹云!你自己看看你给我找的什么人,怎么跟个小狗一样咬人,我的耳朵都要被她咬下来了!”

邹云赶紧迎了上去。笑道:“马老板,都怪我没有管好!先让他们送您去医院好好绑扎一下。搞不好会感染的!”

“那不行,我要好好教训这个丫头……”马老板抬手就要打晚星,却看到晚星旁边一张冷冷的脸,突然就停下了手。陪着笑脸说:“秦总!您也在呀?我得赶快去医院。失陪了!”马老板飞快的转身走了。

看着马老板那狼狈样,秦律的唇边滑过一抹冷笑。心想:这个小丫头还真有几分胆色!

“阿杰!把她带到我的车上去!”阿杰是秦律的秘书。

邹云一听他要带晚星走,低声对秦律说道:“阿律!就算不让她留在这里,我也得把她送回到她的介绍人那里。她的身价可是一百万!我们不能一下就赔进去一百万吧?”

看到秦律似乎犹豫了一下,晚星马上接口道:“先生,求求你!我会努力做工把这一百万还给你的!我什么苦都能吃,求你不要再把我送走。”小雨的眼睛里已经急得流出了泪花。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冷酷的秦律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心里顿时涌出了恻隐之心。他转头对邹云和阿杰吩咐说:“这一百万我先给垫上,张妈那边正好需要一个帮手,阿杰,把她给张妈送去!记住,就用她的工钱来抵这笔债!”

“好的”阿杰带着晚星去了秦家。

……

一晃,晚星来秦家一个多月了。晚星的薪水是每月4万元。但是要还欠秦先生的一百万所以薪水就被扣了。但是张妈很细心的从薪水中抽了两千元给她,告诉她以后每个月都给她两千元的零用,女孩子嘛总要买些必要的东西的。晚星捏着手里的两千元新台币激动不已,她要攒下这两千元过些日子给家里寄回去给弟弟。所以晚星在这里很是卖力的干活。

一个多月来,晚星只见过秦律几面。每天他都是早出晚归,但是绝不会在外面过夜。晚星心里每天都期待能看秦律一面,晚星想可能因为他救了自己的缘故。

这天已经临近深夜12点了。晚星把自己替换的工作服洗完后正准备回房去睡觉。张妈走过来叫住了她。

“晚星,把睡衣给少爷拿到他的房间去!”张妈手里拿着叠得整整齐齐的一套睡衣裤。

晚星抬眼望了一眼三楼秦律的房间,里面亮着灯,他应该还没睡。晚星犹豫的接过了张妈手里的睡衣。

“晚星,别害怕!去吧,没事的!”张妈鼓励晚星说。

“嗯!”晚星放轻了脚步,悄悄的来到了三楼,走到了秦律的房间前。晚星的心怦怦直跳。晚星深呼吸了一次后,力道适中的敲响了房门。

“进来!”里面响起一道低沉的男音。

晚星轻轻的推开了房门,宽大的床前正立着一个刚洗完澡,下身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健壮男子,他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往下滴水的头发。

看到这让人尴尬的一幕,晚星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她赶紧低下头,快速的把睡衣放到床边上:“少爷,您的睡衣放这了!”说完便逃跑似的向门冲去。

“倒杯水来!”秦律边歪头擦着头发边说。

晚星赶紧又折了回去,在墙边的柜子上倒了杯白水,放到床头柜上,转身刚要离开,不想头上又传来了那个带有磁性的声音。

“你是偷渡来的那个女孩子?”秦律的眼神落在晚星脸上,那天他只看到了她那双受惊的眼睛。今天她把头发都绑在了脑后,露出清纯的面孔,一看就是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小丫头,秦律眉头一皱,马老板那个老家伙真是变态!竟然连这么青涩的小丫头都不放过。

 


他还认得自己!晚星的心里一阵雀跃。慌忙点头说:“是的!”但是她不敢抬起头来,因为秦律现在穿的太暴露了!

“你叫什么名字?”很少和下人说话的秦律今晚对这个害羞的小丫头倒是很感兴趣。

“我叫夏晚星!少爷您救了我,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晚星说出了这些天她一直没有机会和他说的话。

还真是个可爱单纯的小丫头,秦律忍不住想逗弄她一翻,他慢慢走近她,伸手托起了她那小巧的下巴。冰冷的眼神中透出了一股邪魅,用低沉的声音问道:“那你想怎么好好报答我?”

晚星的下巴被秦律抬起,她这才敢抬眼看面前的男人,这张脸很帅气,眼神中透着邪魅。顿时,晚星的心狂跳不已。“我……我……”晚星的心里既紧张又害怕,她不知道该怎么来回答他。

“你什么?”秦律往前迈了一步。晚星吓得赶紧后退,一下碰到了后面的大床,身子失去平衡一屁股坐在了秦律的那张大床上。此时晚星的脸都吓白了。他不会也让她做那种事来报答他吧?想到这儿,晚星的脸都吓白了,多日来对秦律的美好印象也一扫而光。

看着她像一只受惊的小鹿般看着自己。秦律心里觉得没意思极了。转身走到床头柜旁拿起刚才晚星给他倒的白水一饮而尽。“放心!我对你这种没长熟的小孩没兴趣!走吧。我要休息了!”

听到他的这番话,晚星起身飞快的跑出了秦律的房间。秦律看着她飞跑出去的小身影,唇角勾起了一个似有若无的微笑,小丫头还挺有意思的!

晚星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小房间。她坐在自己的小床上,沮丧极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对自己没兴趣的时候,晚星心里竟然非常的难过!不是应该开心吗?难道自己喜欢上少爷了吗?不行!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晚星严厉的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喜欢他!绝对不能!

晚星重重的摇了摇脑袋。平躺在小床上开始睡觉。但是她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反复想着秦律刚才的话。他对没长熟的小孩没兴趣?她没长熟吗?可她已经十八岁了啊。

这天下午还没下班,秦律就被秦剑豪和姚芬一通紧急电话给叫了回来。

一下车,秦母姚芬就拉着她进屋了。

“坐下吧!”姚芬边说边把一大沓照片放在了秦律的面前。

秦律的眼光朝那些照片一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耐烦的说:“妈咪!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现在还不想结婚!”最近两年,隔三差五的姚芬就会拿一叠女人的照片来给他看。

“你不想结婚那我们也要抱孙子啊?阿律,你都三十了!妈咪这个年纪的时候都生了你和你姐姐两个孩子了!”姚芬苦口婆心的劝着。

“公司的事忙着呢,过段时间再说吧!”秦律想找个借口离开。

一直不说话的秦父秦剑豪开口了。“你给我坐下!别想搪塞我们,今天你必须在这些照片里选一位作为结婚的对象!如果你不选,以后就永远不要回公司了!”秦剑豪这次动真格的了。秦律看老爸发话了,就知道事情麻烦了,老头子做事向来说一不二。秦律皱着眉头瞅了一眼桌上的那些相片,脑中忽然闪过昨天那小丫头逃跑的身影,顿时,一个想法闪进了秦律的脑海里。

“爹地,妈咪!让我结婚可以,但是我要自己选结婚对象!如果你们答应的话什么时候结婚都没问题!”秦律摊开手,耸了耸肩。

秦剑豪和姚芬对视了一眼后,颇有些震惊的说道:“好吧,我相信你的眼光!”

其实二老心里有些疑惑自家儿子态度怎么转变这么快,不过先答应下来,看看他究竟想打什么歪主意。

三人谈妥后,秦律起身离开了。

这天深夜,当秦家上下都已经入睡了的时候。秦律把晚星叫到他的卧室。

有了上一次的经历,晚星惶恐不安的走进了秦律的卧室。

“把门关上!”听到晚星来了秦律并没有抬头,但是声音中带着命令的语气。

晚星只得转身把门轻轻的关上。关上门后晚星没敢往里面走,就站在门前,抬头朝秦律望去,穿着一身亮灰色丝质睡衣的秦律正倚在床头认真看文件。晚星心里感叹,这个男人就是帅!连睡衣都能穿得这么优雅好看。

“过来!”秦律见晚星站在门前不动,再次唤她。

“嗯!”晚星怯怯的走到离床头一米的位置停了下来,低头瞅着自己的脚尖。

“你一个月的薪水多少?”秦律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看晚星。

“四万块。”晚星轻轻的说完后又快速的接着说:“少爷!我会尽快攒钱还给你的!我会的!”

“这里有一张契约,只要你答应签了它。和我假结婚一年,也就是做我名义上的太太一年。你我之间的债务就一笔勾销。怎么样?”秦律拿起手中的契约往床边一扔。

“我……我……”这个太突然了,晚星结巴的说不上话来。她听到她的心在怦怦直跳。假结婚?他为什么要假结婚吗?而且他为什么要找自己呢?

“我不会害你,这个契约对你我都非常有利。签了它!”秦律站起身子从床上拿起契约和笔来到晚星的面前,把手中的笔塞给了她,没容晚星多想就半强迫的让她在契约上签上了夏晚星的名字。

“记住!不能向任何人提起我们假结婚的事。以后需要的时候你就尽力配合我扮演好我的妻子,知道吗?”秦律居高临下的盯着晚星吩咐。

“嗯!”晚星瞅着手中的契约,完全还在云里雾里没有反应过来。

 


“好了!你赶快去洗个澡,我们赶快睡觉!明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秦律伸手拿过晚星手中的契约走向卧室的保险箱。

“我们?”晚星心里一颤,不是假结婚吗?难道还要陪他睡觉吗?晚星犹豫着要不要逃跑。

秦律锁好了保险箱,回头看到晚星那双惊恐的眼睛。很快便知道她又说误会了,遂用不屑一顾的眼神看了她一眼。“放心吧!我不会碰你的。我说了对你这种未成年的女孩子没兴趣!快去洗澡!睡衣给你准备好了,就在浴室里。”秦律说完便上床躺下闭上了眼睛。这一晚上他太累了,这张假结婚的契约真是让他绞尽脑汁。不过想想也值得,最其码能换来一年的安生日子。

晚星被秦律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他怎么一眼就能看穿自己在想什么呢?望了一眼那个躺在床上睡觉的高大身躯。晚星慢腾腾的走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浇在晚星的头上,水流顺着她的身体一路流淌着。此时的晚星心里乱极了!她不知道该怎样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想想这个秦律还真是霸道,不由分说就拉着她在契约上签了字。现在想反悔也来不及了!转念一想:只是假结婚,坚持一年就能把债还清,以后再挣了钱就可以寄回家了。想到这,晚星的心里还有一丝雀跃。但是,他真的对她一点都不感兴趣吗?她今年已经满十八岁了!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儿晚星的内心又非常的失落。

晚星洗完澡后,穿上了秦律为她准备的睡衣。这是一件做工非常讲究的真丝绣花的浅粉色睡衣,样式既大方又典雅,而且也没有露太多的肉。晚星换上后轻轻的走出了浴室。微弱的壁灯下,柔和的灯光照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晚星第一次仔细的瞅着那张帅气的脸。不可否认,他长得确实非常的好看!两道浓浓的眉毛非常有型,高挺的鼻梁下面是两片薄薄的嘴唇……“看够了没有!快关灯睡觉。”闭着眼睛的秦律突然开口说。

“奥!”晚星没想到他竟然没有睡着,急忙答应一声掀开被子上了床。床很大,晚星尽量离秦律远一些,不知不觉的便进入了梦乡。

迷迷糊糊中,晚星感到下身有一种湿热的感觉。她懒懒的睁开眼睛,东方的太阳已经渐渐升起,白色的亮光透过纱帘照了进来。晚星转头一看,床的另一侧已经空了。隐约听到卫生间里传来了洗漱的声音。原来他已经起来了。

下一刻,晚星伸手朝自己的下身摸去。一种又湿又粘的东西粘在了手指上,晚星收回手一看,手指上粘满了红红的液体。是血!晚星心里一惊。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血呢?晚星急忙掀开被子,看到洁白的床单有好处红色,底裤上,睡衣上都被染上了血迹。看到这,晚星吓坏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突然流这么多血?而且是从下身流出来的,难道自己尿血了吗?

秦律洗漱回来,看到晚星惊恐的坐在床上,一动也不动,好像被吓坏了的样子。秦律皱着眉头走了过去。

“你怎么了?”

听到秦律的声音,晚星痛苦的抬起头来,哀伤的说:“我可能要死了!看来我是履行不了那一年的契约了!”

“到底怎么回事?快说!”秦律一听也有些懵,不免着急道。

晚星没做声,掀开被子指给他看。

“这是怎么搞的?”秦律的冷眸盯着晚星。突然发现她的睡裤上也有,瞬间就明白了,他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我是不是快死了?”晚星的眼睛里流露出哀伤和无奈。

望着眼前这个可爱的有些傻气的女孩,秦律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晚星的头。“你今年多大了?”

听到头上传来的问话,晚星低着头说:“十八了!”感觉到头上那只大手传来的温热,晚星忽然心里不似刚才那样紧张和颓丧了。

“以前那里流过血吗?”

晚星轻轻摇了摇头。

“你别害怕,这是女人身体的正常反应。你先去洗个澡,然后用卫生纸先垫在底裤上。待会儿我带你去买卫生巾。”秦律轻拍了下晚星的头。他自己都怀疑为什么他今天会如此有耐心。

晚星点了点头,乖乖的从床上下来去了浴室。

秦律看了一眼床单上的血迹,嘴角又上翘了一些。心想:本来还在犯愁去哪儿弄点血迹来骗过两位老人。这下好了,如假包换,回头瞅了瞅浴室,这个丫头这么晚还没有来例假,看来应该是营养不良!

“张妈!找人来收拾一下我的房间。”秦律拿起电话打给佣人房。

“好的!少爷。”电话那头张妈恭敬的答应着。

半个小时后,秦律和晚星便坐在了秦家饭厅的豪华餐桌旁。秦家二老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晚星。就在刚才张妈向姚芬汇报了在秦律房间里所看到的一切。

“阿律,你真的要和她结婚吗?”姚芬担忧的望着她的儿子问。她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她的儿子会选中一个女佣结婚。

“妈咪!我已经决定了。而且……我必须得为晚星负责的!”秦律故意握了下晚星因为紧张而放在大腿上的手。

晚星听到秦律的话,更是垂低了头。除了害羞以外她也不敢看他们那审视的目光。她可是从来没说过谎的。

“可是晚星她才十八岁!”姚芬急忙找了个理由。她倒不是嫌晚星家庭贫寒什么的,只是看晚星这小身板平的呀!一看就还没长开,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秦律瞅了一眼一直没有说话的秦剑豪。“所以我准备带晚星去苏丹结婚!就不这里举办婚礼了。”

“那怎么能行?我们秦家娶儿媳妇儿,怎么能随随便便呢?”姚芬一听就表示反对。

“妈咪,等晚星到了结婚的年龄,我们再补办也是一样的!”秦律解释道。

姚芬望了一眼正坐上的秦剑豪,想让他开口反对一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