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今生再续前缘

今生再续前缘

有猫之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重生之后的陆玉,发誓要好好保护家人,能重生已是奢望,她也不再过多纠结没能救下难产殒命的母亲,如今她只要好好保护新生儿以及两个年幼的妹妹。面对歹毒的奶奶和二叔,陆玉拿出当家长姐的气派,现在她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分家,不然岂会受这等窝囊气,哪个当奶的当叔成天惦记着将她们姐妹几个卖掉,要她愚孝,不可能。

主角:陆玉,段秦枫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玉,段秦枫 的武侠仙侠小说《今生再续前缘》,由网络作家“有猫之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之后的陆玉,发誓要好好保护家人,能重生已是奢望,她也不再过多纠结没能救下难产殒命的母亲,如今她只要好好保护新生儿以及两个年幼的妹妹。面对歹毒的奶奶和二叔,陆玉拿出当家长姐的气派,现在她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分家,不然岂会受这等窝囊气,哪个当奶的当叔成天惦记着将她们姐妹几个卖掉,要她愚孝,不可能。

《今生再续前缘》精彩片段

“现在是几年?”

“小玉,你糊涂啦?今儿1980年,你妈搁家里头生娃哩,你咋还在地里干活不回去?”

被陆玉捉住询问年代的路过大婶感到疑惑。

得到确切的回复,已经是重生灵魂的陆玉,浑身一震,猛地拔腿冲向回家的小路。

真是发疯般地狂奔。

她怕再晚一点,就来不及了!

前世的这个时候,她父亲已经过世半年了。

留下一家孤儿寡母——怀孕的母亲,她和两个妹妹。

父亲死后,奶奶卷走了家中所有的钱,把她们母女几人赶到老屋。

母亲因为生孩子,没钱送去医院……最后一尸两命。

母亲过世后没多久,恶毒的奶奶联合小姑,将她们三姐妹,卖到山里给几个老光棍做童养媳。

她在那个堪比地狱的家里,做牛做马干活,苦苦挣扎了几年,终于找到机会逃走。

幸运的是遇到恩师,看她可怜,把她带到了京市,细心培养,之后成为一名药剂师。

等她有了足够的实力,跑回家乡寻找妹妹。

结果却是致命打击,两个妹妹,早就死了……

一口气跑回家,陆玉猛地踹开大门,却看到目眦欲裂的一幕。

小姑,竟然高举刚出生的妹妹,恶狠狠就要砸向地面。

陆玉瞬间毛骨悚然,难道前世四妹妹的死竟是因为这个?

“住手!!”

陆玉尖利的嘶吼近乎破音。

刹那间,她倏然飞奔上前,一把夺过孩子抱在怀里。

“哇——”

婴儿受惊,凄厉的啼哭声响彻天地。

哭得陆玉心都碎了,但顾不上妹妹,她急忙扑到床榻。

食指颤巍巍伸到母亲的鼻下时,难产的母亲,已经没了呼吸。

“妈~啊~”

陆玉无力倒下,伏在冰冷的尸体,痛哭失声,那声“妈”喊得撕心裂肺。

一旁的刘桂花和路宝珠,即陆玉的亲奶奶和亲小姑。

已经被一系列的变故惊得愣住,任谁都没料到陆玉会突然出现。

陆玉抹去眼泪,神色变得坚定起来,眼中的恨意宛如实质化,射出血红色的光芒。

“血债血偿,你们等着。”她咆哮了一声,就抱着妹妹冲出门。

路过小姑陆宝珠时,还发了狠地推了她一下。

“啊气死我了,妈你看,陆玉那小贱蹄子竟敢推我,你快教训她!”

“叫什么叫,杀猪呢?”恶毒的老虔婆,还算有点逼数,厉声喝道:“还不快去拦住她,绝不能让人知道……”

另一边。

陆玉抹着眼泪,赶去村长家。

“姐,你抱的是什么?”

“啊!竟然是个孩子,咱妈生了?”

刚到半山腰,陆玉就碰到两个妹妹。

她们也是刚接到母亲生产的消息,就急匆匆赶回家。

见到陆玉,惊喜极了,七嘴八舌地问。

陆玉眼眶通红,看着两个妹妹稚嫩的小脸,数次张口欲言,终是艰涩道:“二妞三妞,妈…死了。”

“什么?!”

“我不信…我要妈…我要妈!”

两个妹妹,二妞十二岁,三妞九岁,正是依恋父母的年纪。

半年前父亲猝然离去,已经让两孩子伤透心。

现在又听到这噩耗,三妞瞬间就惨白着脸,嚎啕大哭,撒腿往家的方向跑。

“三妞站住!”

陆玉沉着脸,几步上前,一把扯住她的后衣领,厉声喝道:“你冷静点,妈是被奶奶害死的,小姑还要砸死刚出生的四妹。”

“你现在回去,是想再搭上小命?!”

“哇呜呜…我没有妈妈了…我以后就是孤儿了…”

三妞放声大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在这之前,到底是家里的小女儿,被娇惯着长大。

倒是天生较为成熟稳重的二妞,默默流着眼泪,悲痛又愤怒地问:“奶奶为什么要害死妈?”

“先去找村长,回头再说。”

陆玉担心刘桂花她们追上来,不敢再耽搁时间。

村长王建国家。

此时村长正召集村干部开会,忽闻院外传来阵阵急促的敲门声,转头冲厨房喊了一声。

“孩子他妈,你出去看看。”

村长媳妇应声而出,刚打开院门,就吃了一惊。

“哎呦,小玉是你啊,这是你妈生的孩子?怎么抱过来了?”

“王婶好。”陆玉打了个招呼,便低头抹眼泪,大略说了一下来意。

王婶听了心下一惊,急忙领着人进去。

“快给村长磕头。”陆玉领着两个妹妹,走到村长面前,噗通一声跪下。

“你这孩子,快带妹妹起来,有什么事站着说。”

村长吓了一跳,连忙扶起她。

陆玉就势起身,哀声道:“王叔,奶奶害死我妈,谋杀四妹未遂,还请您主持公道。”

听到她的话,众人大吃一惊。

村长更是面色大变,沉声问:“此事当真?你细细说来。”

陆玉悲痛难抑,前因后果全盘托出,毫无保留。

最后愤怒道:“这是我亲眼所见,我妈躺在床上浑身是血,小姑就举起四妹,要狠狠摔死她。”

她刚说完。

村长就沉下脸,一掌拍在桌上。

愤怒咆哮:“好大的狗胆,竟敢搞出命案,真是岂有此理!”

村长当即带着来开会的村干部走出去。

路上不少村民,看到他们这副气势汹汹的模样,都凑上来问个稀罕。

知道来龙去脉后,个个都气得不行,马上缀在队伍后面。

此时,田野中。

两名青年男子正在设陷阱,捕捉野猪。

两人都不是这个村子的,是最近野猪泛滥成灾,村人特意请来两人帮忙捕捉。

“咦,秦枫,你看那边好多人。快快,咱们也跟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名唤易阳的小青年眼睛一亮,他最喜欢凑热闹了,喊上自己的好兄弟,就率先往那边跑去。

段秦枫抬起年轻英俊的脸庞,也看向那个方向,眼眸深邃黑亮。

恰恰相反,他不喜欢多管闲事,但见好友都过去了,自己也当作休息一般,丢下活计,不紧不慢地走了过去。

乌泱泱一群人,很快来到陆玉家。

村长让人都留在外面,只带着陆玉,还有几个德高望重的族老,走进那间破旧的砖瓦房里。

院子里人声嘈杂。

两人走近,易阳笑眯眯问身旁的村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那村民是认得他俩的,尤其段秦枫是隔壁村的捕猎好手。于是毫无保留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易阳愕然,嘘嘘地说,“不得了,杀人了!”

段秦枫皱眉,忽然来了几分兴趣,只要涉及到人命的事,他都在意。

他神情凝重,目光深深地看入那屋子内。

 


“王叔,当时我妈难产血崩,我奶奶收走我家的钱,却不肯送我妈去医院,把她活生生拖到死,还说我四妹妹是拖油瓶,要摔死她。”

屋内,陆玉脆生生的大声说道,似要把刘桂花的这龌龊事,告知所有人。

刘桂花刚进来,就听到这话,气得扑上去,伸手去抓挠陆玉的脸,“陆玉你个小贱蹄子,你胡说八道什么?看老娘不撕烂你的嘴!”

她和闺女原本追着陆玉出去,心慌慌许久都找不到人,只好气急败坏折回来,不料竟看到屋外围观那么多人。

“我没胡说!”

陆玉眼疾手快避开她,一溜烟跑到村长身后,大声吼回去。

“全村谁不知道你看我妈不顺眼?你早就想害死她,只是没找到机会。”

“放你娘的狗屁,是那短命鬼命贱,才被阎王爷收回去,关老娘屁事。”

“是你刘桂花抢走我家的钱,不然我妈怎么会上不了医院,又怎么会死!”

“……”李桂花脸皮子一僵,有些心虚。

越想越气,路玉青筋暴起,抓起桌上的海碗,瞄准她的脚,狠狠砸出去。

“还不承认,你这老虔婆,杀人偿命,我一定要让你挨靶子!”

“哎呦!”

剧烈的疼痛袭来,刘桂花痛得直哆嗦,抱着那只受伤的腿直吹气,但更多的是因为陆玉的话,叫她气得都要吐血了!

她表情狰狞嘶吼着,“反了天了,你这小贱蹄子竟敢砸老娘!”

“是,老娘是帮素梅接生了,但那不是为了省钱嘛,这谁家不是这样的?她难产是她自己的事,老娘有什么办法?

“还有,那赔钱货是你小姑摔的,跟老娘无关!”

心里实在对“挨靶子”那句话太过恐惧,她一着急之下,该说的不该说的,一股脑都说了出来。

话音刚落,她的脑子“咯噔”一声。

完了,她这张嘴哟,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事情到这份上,刘桂花当即吓得腿一软,险些瘫倒在地。

“抓起来。”

听到这里,村长哪有不明白的,立刻叫人抓住陆宝珠,然后火速报案。

公安很快就来了,证实无误后,用手铐带走刘桂花母女。

陆玉跟村长,也被喊着一块去局里录口供。

刘桂花母女,不管是故意拖延时间导致产妇丧命,还是意图谋害刚出生的孩子,都难逃法律的制裁。

走出门口,陆玉暗暗松了一口气。

正要走向警车,脚下忽地一崴,她扑到身旁人的怀里。

那人也是下意识伸手揽住她,高大的身影笼罩着陆玉的小身子板。

陆玉浑身一僵,缓缓抬头看去,却撞入一双深沉如墨的眼眸。

这双眼睛怎么会这么熟悉?遇到熟人了!

陆玉随之一愣,有些恍惚,她心里的熟人指的是后一世,生命里有交集的那一些。

她急忙拉开了些距离看他。

他二十岁的年纪,个子很高,约摸一米八几,斜飞英挺的剑眉,锐利有些凶的眸子,神情淡漠。

这样看又好像不认识,这青年长得未免太好看了些,自己后世的身边人,哪里有这样的面孔。

陆玉有些失望。

没有热闹看了,所有人逐渐散去。

只是大家心里都沉甸甸的,仿佛压着一块巨石。

女人生孩子等于是一脚跨入鬼门关,经过这件事,想必日后再有人生孩子,都会考虑送往医院吧。

两名相貌出众的外村青年,在红光村姑娘们含羞带涩的目光中,又逐步返往田地里的小路。

“那两人是哪里的?长得可真俊。”

直到两人走远,窃窃私语声,依然断断续续响起。

走在路上,段秦枫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回想刚刚那姑娘说的一句话。

“杀人偿命,我一定要让你挨靶子!”

挨靶子……

他嘴角一挑,冷笑出声。

总有一天,他也要亲手送那些害他们的人,走上那条路。

半日后,陆玉跟着村长从警局离开,刘桂花母女俩则继续接受调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回村后,陆玉正和族老村长,讨论母亲的安葬问题。

就见外面走来一个五短身材,皮肤粗糙,面庞黝黑的粗壮汉子。

正是刘桂花的小儿子——陆海。

“陆玉,你个贱人,害你奶奶坐牢,老子非杀了你不可!”

陆海气势汹汹,带着满身暴虐杀气冲过来。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出手重重扇了陆玉一巴掌。

啪!

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陆玉半边脸都麻了,同时还挨了一脚,被狠狠踹飞出去,砸到墙壁上。

后背火辣辣的疼,陆玉气血翻涌,噗一声吐出大口鲜血。

“陆海,住手!”

野兽般的咆哮声响起。

陆海再度冲过去的身影,被村长拦住了。

“陆玉你等着,你迟早要死在老子手里。”

被人死死抓住,陆海拼命挣扎着,一双眼睛瞪得通红,看陆玉的眼神,就像看杀母仇人一般。

陆玉怡然不惧,同样狠狠地瞪回去,她丝毫不怀疑这亲小叔的话。

前世,两个妹妹的死,就有他的手笔。

他就像现在这样,怒发冲冠,面色狰狞地冲过来,将她活生生打死了。

那时候,她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不能亲手将这一家子败类绳之于法。

她真的好恨!

翌日清晨。

因陆玉家只剩下几个孤寡稚子,几个亲叔侄又不愿搭把手。

村长只好带领几个村民,将陆玉母亲草草安葬,也顾不得那么多葬俗。

“哇哇哇……”

刚从山上回来,陆玉就看到二妞抱着啼哭不止的孩子上前,“姐,四妞不肯吃米汤了,可怎么办啊?”

刚出生的孩子,不吃米汤很正常。

陆玉抱过孩子,冷静道:“我这就带四妞找婶子们讨几口母乳去。”

刚巧月初就有两婶子生了娃。

陆玉找的第一户人家是陆家人,只是那开门的婶子理都不带理的,厚嘴唇一撇扯出个冷笑,当着陆玉的面,重重甩上门。

隔着门,里头婶子的大嗓门传出来。

“不就是生孩子难产么!哪家哪户不都在家里生的,这年头谁上医院啊?可那陆玉到好,把事情闹得人尽皆知,还送她奶进监狱。”

“唉算了,事情过了就过了,这丫头,咱以后只当不认识就是。”

“不认识就完事了?这前前后后,公安都来好几拨人了,整得附近村子都知道咱们红光村闹出人命。我走在路上都被人戳脊梁骨,羞得只想找个土坑钻进去。”

 


陆玉站了一会,默默地转身离开。

要不是为了四妹,她也不想来,前世看够了这些亲戚的冷漠自私,她妈跟四妹的死,她跟两个妹妹被发卖,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句话。

她不恨他们,只是,等她发家的那一天,他们也别求她就是。

陆玉找上第二个婶子。

这婶子倒是好心肠,就是…身子骨不够结实,整个人瘦得跟竹竿似的,奶自家娃都够呛。

赵婶子悠悠叹了口气,抱过饿得哼哼唧唧,哭声都减小几分的四妞道:“这小可怜见儿,没娘的娃就是根草啊,今儿婶子就给你这两口吃的。”

闻言,陆玉鼻子一酸,一个劲儿说“谢谢”。

四妞这回倒是喝上奶了,但婶子家的娃娃却是饿了,夜里一直大哭大闹,隔着老远一段距离都能听到。

陆玉躺在床上,辗转难眠,压力山大,沉沉压在心头。

陆玉迷迷糊糊睡过去。

却做了个熟悉的梦,回到前世工作的那间药房里。

那时A市中医院刚成立,她作为一名药剂师,被恩师带进去打杂。

她抓住这次机会,拼命汲取知识,慢慢熟悉了药房里所有药品。

恩师曾经笑着说,她是药房里,唯一一个没有学历,却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药品的药剂师。

恩师的夸奖,一直是她最自豪的事。

看着眼前的一排排药柜,陆玉眷恋地抚摸着,不由自主想到,要是能把药房带在身边,那该多好啊!

念头刚升起,陆玉就苦笑了声,果然在梦里,才会产生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对!

陆玉倏地睁大眼睛,看着挂在药柜旁边的日历——1980年4月24日。

她在药房工作时,根本不是这个时间!

陆玉惊疑不定,刚想搞清楚这个奇怪的梦,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几声高昂的公鸡打鸣声。

人就猛地清醒过来,旁边的二妞也在摇晃她的胳膊。

“姐你怎么了?刚刚一直说梦话,奇奇怪怪的。”

“姐没事,别担心。”

看着二妞红肿的盛满担忧的眼睛,陆玉心情越发沉重。

可是爹妈都去了,她作为长姐,只能坚强起来,成为这些妹妹的靠山。

揉揉妹妹的头发,陆玉笑道:“二妞,我们去捉泥鳅吧。”

“捉那玩意干啥?滑不溜秋的,一点都不好捉。”

“当然是捉去给赵婶子吃,我们要知恩图报。”陆玉道。

赵婶子就是给四妞喂奶的那妇人。

听了这话,二妞精神大振,马上就爬起来,多捉些好,赵婶子吃了有奶,说不定还会继续喂四妞。

换好衣服后,陆玉又叫醒三妞,让她在家里好好照顾四妞。

就在这时,她支起腰后,一个盒子“啪叽”一声,从口袋里掉出来。

“咦,姐你掉了啥?”

二妞眼疾手快捡起来,突然瞪大眼,这是一盒999感冒灵!

陆玉也惊了。

这是药房里的药啊,为什么会在她口袋里?!

振奋人心的念头脱笼而出,前世的药房,似乎跟过来了…

想到这,陆玉激动之余,又有些焦灼。

眼看孩子就要醒来,得赶紧捉泥鳅给赵大婶子,并没有时间研究这个问题。

念头一转,陆玉就背上竹篓,喊二妞出门了。

北方四月天,天边刚泛起鱼肚白,还有些冷。

陆玉搓搓手,带二妞穿进村间小道抄近路,很快就来到村东头的野池塘。

“赶紧干活吧。”

陆玉放下背篓,转头对二妞说了声,就卷起裤腿下池塘,低头仔细找泥鳅。

二妞见状,也利索开工了。

两人都是从小跟爹妈干农活的好手,倒不怕这脏兮兮的池塘。

二妞边拨开水草边问:“姐,你说赵婶子会吃泥鳅吗?”

听到这话,陆玉毫不意外。

毕竟泥鳅腥味重,赵婶子又天生排斥腥味,就连她家那口子特意捕捉的鱼,也恶心得吃不下,就算勉强尝几口,也很快吐出来。

如果是以前,陆玉还无能为力,不过现在嘛…

陆玉翘起唇角笑道:“会,就算吃不下,我也有的是办法。”

“姐你真厉害。”

二妞竖起大拇指夸道,既然姐都这么说了,她也就放下心来,积极干活了。

约摸一个小时,竹篓已经装得满满的,陆玉瞥了眼,笑着招呼二妞:“够了,我们明天再来。”

二妞大声应“好”,走回岸边。

姐妹俩刚打算回家,突然听到身后一阵脚步声。

“谁?”

陆玉猛地转头,看向身后的弯曲小路,夹道两旁都是高高的大树,低点的空间还长着密密麻麻的灌木丛。

目之所及刚好是个弯道,被树丛挡住视线,只能听到声音,不能看清景象。

“快闪开!”

就在这时,一声高喝响起。

是很好听的男声,低沉磁性,透着隐隐的冷意。

随声而来一头野猪,黝黑健壮,暴躁冲过来。

“姐,是野猪!野猪!!”

看到这可怕的一幕,二妞吓得发抖,大声尖叫。

陆玉瞳孔骤缩,动作极快地拖拽二妞跳到池塘里,避开野猪冲来的劲头。

砰!

只听一声枪响,危急关头,野猪被放倒了。

陆玉长吁一口气,就见前边走来两个二十出头,身穿军大衣的青年男子。

前边那个浓眉大眼,身材单薄,笑起来还露出两个小虎牙,看起来就像前世流行的那种帅气小鲜肉。

后边那个,眉宇轩昂,神情淡漠,手里拎着一杆枪,生人勿近的气场,看起来很不好惹。

可不就是前两天,陆玉摔进怀里的那个?

“这位女…女同志,对不住,刚刚没被吓到吧?”

小鲜肉易阳,看到前边亭亭玉立的小姑娘,眼睛一亮,马上就认出来,这不是那天给她奶奶下套的小姑娘嘛。

他转头对段秦枫笑着,挤了挤眼睛,似再说,挺有缘的。

“这位同志,我也对不住,刚刚差点吓个半死。”

陆玉扯出个笑容,皮笑肉不笑的,实在说不上好心情。

毕竟,匆忙跳到池塘里,衣服鞋子都脏了,还绊倒竹篓,泥鳅跑掉大半。

易阳一噎,这就是客套的开场白,这姑娘倒实心眼,直接怼上来,让他怎么答。

果然伶牙利嘴啊!

陆玉指着竹篓没好气道:“我跟妹妹大半夜睡也不睡,跑出来捉泥鳅,好不容易捉来都跑了,你们得赔偿。”

“赔?你要什么?”

易阳感到惊奇,这丫头还懂得要赔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