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狱神令

狱神令

我有一只条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狱神令》的主角是宋凡和李子萱,这本书的作者名叫“我有一只条”。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五年前,宋凡为了保护妹妹不受欺负,出手打伤了龙家权势滔天的大人物龙齐天,被送进了关押着来自全世界最穷凶极恶罪犯的北海监狱,宋凡在这里制服了所有想要在狱中为非作歹的囚犯,并作为sss级别犯人关押在了最深层。如今,五年时间已到,到了宋凡出狱的时间,他定要让龙齐天付出代价,要将号称龙国第一家族的龙家拉下神坛!

主角:宋凡,李子萱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凡,李子萱 的武侠仙侠小说《狱神令》,由网络作家“我有一只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狱神令》的主角是宋凡和李子萱,这本书的作者名叫“我有一只条”。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五年前,宋凡为了保护妹妹不受欺负,出手打伤了龙家权势滔天的大人物龙齐天,被送进了关押着来自全世界最穷凶极恶罪犯的北海监狱,宋凡在这里制服了所有想要在狱中为非作歹的囚犯,并作为sss级别犯人关押在了最深层。如今,五年时间已到,到了宋凡出狱的时间,他定要让龙齐天付出代价,要将号称龙国第一家族的龙家拉下神坛!

《狱神令》精彩片段

北海监狱,龙国的特殊监狱,关押着来自全世界最穷凶极恶的罪犯。

在监狱的最深处,有一个特制的牢房,一个年轻男人端坐在床上,闭目养神。

忽然,狱警打开牢门,恭敬道:

“宋先生,您的服刑期结束,今天可以出狱了。”

“走之前您要不再给这些犯人提点提点……”

宋凡陡然睁开眼,双目犹如两轮烈日,一瞬间爆发出的气势让狱警吓得蹬蹬倒退两步,心底骇然。

不愧是北海监狱关押的sss级超级犯人,能镇压整个监狱的存在。

光气势就如此骇人!

在宋凡来之前,北海监狱里的那些罪犯一个个嚣张无比,买卖过核弹头的战争贩子,屠杀过一个城市的军阀,中海无法无天毒贩,哪个不是穷凶极恶?

这位来了之后,一个个乖得和小鸡一样。

而这位大佬来了以后,一点都不闹事,除了出手镇压那些恶徒以外,就一直在自己的牢房里好好待着,也是让众狱警松了口气。

否则这尊大佬想要闹事,他们还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如今到了他要走的这天,狱警们还有些不舍,他不在了那些罪犯又得翘辫子起来。

果然,得知宋凡要离开的消息,监狱里的罪犯们一个个开始上嘴脸,无比嚣张。

宋凡冷冷笑着:

“要是我听到你们作乱的消息,等我回来的时候一个个全都把你们的头按到马桶里吃席!”

“说的就是你毒枭,再笑老子把你嘴抽歪!”

“还有你屠人,不就是屠了一个城,再看我把你脱光吊在大厅上打屁股!”

众多恶人听了宋凡的话,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这可不是开玩笑,宋凡刚来的时候真的干过,他们当中不少人都被教育过,不然也不会这么怕他了,那是刻在骨子里的恐惧。

狱警们放下心来,有宋凡的威慑,至少一年内这些歹人都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只是让所有人都费解的是,这尊大神当初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才被关进了最底层的牢房?

明明整个监狱看上去最正派的就是他了……

出了监狱,阳光照在身上,宋凡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他入狱五年,终于重见天日。

五年前,他为了保护妹妹不被龙家的大人物欺负,出手打伤了对方。

那是在龙国权势滔天的任务,就连宋家都保不下他,最后只好把他送进了北海监狱。

服刑过程中,宋凡得知宋家为了保全家族,最后还是把他的妹妹送给了龙家,遭遇外人耻笑,而宋凡更是成了外人口中的笑话。

这五年,他每天都在心底回忆一遍当初那龙家大人物的样貌,就怕自己时间长了把仇人的样子都给忘了。

“龙齐天,我活着从北海监狱出来了!”

“五年前你没能弄死我,那就等着我回到京城,毁掉你所有的一切!”

这一刻,宋凡的身上散发着无尽的杀气。

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靠蛮力去对付龙齐天,那样只会和五年前落得一样的下场。

“龙家不是自傲,号称是龙国第一家族吗?”

“给我等着,我会好好把你们从神坛上拉下来!”

宋凡收回心思,就看到远方尘烟弥漫,一辆奔驰大G绝尘而来。

车上下来一个长得极美的女人,穿着深绿色的制服,肩膀上扛着两颗星星,赫然是一名中将!

女人走到他的面前,淡淡开口:

“我是林芷月,相信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

龙国最年轻的中将林芷月,京城林家千金,绝世美女,诸多头衔加身,让林芷月成为龙国新一代的传奇。

哪怕是在监狱里,宋凡也听说过林芷月的大名。

“十年前,我们两家交好,曾为你我定下婚约。”

“你入狱五年,蹉跎岁月,而我则立下赫赫战功,你我早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今天是来退婚的。”

“希望你能认清楚,你我之间没有半点可能,退婚是对你我都更好的选择。”

林芷月见宋凡没说话,只当他已经愣地说不出话来,冷笑道:

“很好,看样子你能够认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从今往后,你宋凡和我林芷月没有半点关系!”

说完,她转身回到车上,潇洒离开。

宋凡愣了半晌:“这女人怕不是个傻子吧?”

“有病!”

自己和林芷月之间的婚约,宋凡也曾有所耳闻,却没想到这女人居然会亲自上门来弄一出退婚戏码。

退就退呗,只是你开车来就为了在我面前装这个逼,也不载我一程的吗?

“京城的家族全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鸟样子。”

“等我回去,一个个全部都要抓起来打屁股!”

宋凡暗骂一句,打了个电话,很快一辆吉普到了他的面前,一个年轻人探出头来:

“哟,少当家的,出来啦?”

年轻人是自己老爹的手下,叫张默。

“这是大当家给你的信。”

上了车,宋凡从张默那里接过来一封信,打开一看,面色变得有些古怪:

“怎么又是婚约?”

信上写的明明白白,要宋凡去南漳城娶李家的千金李子萱。

自己老爹是给自己定了多少门亲事?

但信里说的坚决,宋凡也不好反抗老爹的安排,而且他也是时候回去了,当即定了前往南漳城的机票。

上飞机前,张默提醒道:

“大当家说了,凡是唯心,无所畏惧。”

宋凡笑了笑:“我看上去是那种怕事的人吗?”

老爹也真是的,还特意来提醒自己不要怕事。

我宋凡什么时候是怕事的人了?

摆了摆手,转身登机……

……

南漳城,第一机场。

宋凡刚下飞机,走进VIP室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林芷月,在她的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女人。

似乎察觉到了宋凡的目光,跟在林芷月身边的女人皱了皱眉走上前,脸上带着厌恶的神色。冷冷开口道:

“你这不要脸的东西,居然还追了上来?”

“小姐哪点没和你说清楚,你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从此以后再无瓜葛,你居然还跟着找上门来,让人恶心!”

女人叫做庆怜,是林芷月手边上的副将,也是林家安排在林芷月身边的帮手。

林芷月同样注意到了宋凡,目光变得冰冷。

这个男人果然让人感到厌恶,自己话都说的那么清楚了,居然还不知廉耻地追上来。

宋凡只觉得莫名其妙:

“飞机场你家开的吗,只允许你们坐飞机,我就不可以了?”

庆怜大怒,正想教训宋凡几句你怎么敢这样和小姐讲话,脸色忽然一变,目光扫向四周,有五道人影不知什么时候悄然靠近了他们。

是冲林芷月来的!

林芷月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这些人,目光变冷:“黑暗君王的部下?”

黑暗君王是她前一阵抓到的犯人,在龙国边境贩卖军火,实力极强,也正是借此功勋晋升中将。

黑暗君王被抓后,他的这些手下一度躲藏起来,不知去向,却没想到在这里埋伏自己。

显然他们预谋已久,几人都不是什么弱者,身上散发着杀气。

庆怜脸色连变,看着宋凡说道:

“五年前你大闹宋家,我知道你有点功夫,只要你能分担一个对手,小姐就能对付其他人!”

宋凡却是冷笑道:“林姑娘不是武功超凡吗,区区五个喽啰还对付不了?”

“我这种人怎么配和你们联手呢,不好意思,我要走了。”

庆怜急道:“宋凡,你就这么走了,算什么男人?”

“小姐看不上你果然是对的,你就是个没用的窝囊废!”


宋凡呵呵一笑,懒得搭理这个女人,纯纯的脑子有问题。

刚刚还在损我,现在想我帮忙,但凡脑子正常点都不会这样说话。

五个围上来的人中,为首的中年男人冷笑道:

“林将军,真是好久不见。”

“看样子林将军的人品也不是很好嘛,求人帮忙别人也不愿意呢。”

“既然如此,就把命留在这里吧!”

林芷月目光微凝,庆怜勉强可以对付一个人,自己同时对付三个不是问题,但还多出一个人,自己应付不过来了。

双拳难敌四手,对方是黑暗君王的手下,武功本来就不低,这次自己恐怕真的要吃亏。

黑暗君王的另一个手下冷笑着开口:

“管他是谁,是这个女人认识的今天就别想走出这里!”

“而且一个连被退婚都不敢放个屁的男人,多半也是个没娘养的垃圾罢了。”

宋凡的脚步忽然停住。

“动手,先杀林芷月,以绝后患!”

中年人冷喝一声,不愿节外生枝,局势现在是在他们这边的。

五人同时动手,林芷月悍然出手,她虽为一介女流,一手拳法却浑然天成,透露着一股宗师风范。

庆怜拼了命挡住一个人,但剩下四个人依然把林芷月逼入了绝境。

“林芷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四人毫不怜香惜玉,下的都是死手,局势危在旦夕。

宋凡冷哼一声。

他本来不想管林芷月的死活,但这几个人居然侮辱自己的妈妈?

真是嫌活得太久啊!

脚尖轻轻一勾,一块石头落入了宋凡的掌心,随手一捏便成了一堆碎石子。

紧接着用着控鹤擒龙的掌劲,那几枚石子竟犹如子弹一般悄无声息爆射而出!

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宋凡的动作隐蔽,没人知道是他出的手。

林芷月只看到不知从何处飞来数道石子,分别打在了几人的重要关节处,动作都出现了停滞!

像她这样的武道高手哪里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瞬间反败为胜,将几人拿下。

直到这一刻,林芷月才松了口气,刚才真是危在旦夕,一个不小心真的会在这里翻车。

只不过,刚刚是哪个高手帮自己?

这一手飞石子,没有极强的手上功夫和三十年以上的内劲,绝无可能这般悄无声息地轻松做到!

她看向四周,唯有宋凡离开的背影,心底疑惑:

难道是他出手的?

随即摇了摇头:“这家伙可没有这种本事,我听说有一位武道宗师苏无骄练得便是流云掌的功夫,而且恰巧住在南漳城,也许刚刚是这位大师暗中出手相助!”

想到这里,林芷月对着空无一人的前方拱手道:

“多谢苏前辈暗中相助!”

无人应答,但林芷月却更肯定是这位苏无骄前辈出手,因为他所在的苏家和自己的家族曾有过一些间隙,不能明面上出面帮自己。

但人家苏前辈却不在乎这些家族纷争,暗中帮自己出手,果真有武学大师的风范!

过几天自己暗中拜访对方,上门道谢便是。

至于宋凡,林芷月压根没想到这事情会和他有关系。

这不过是一个被退婚了还心有不甘的小丑罢了……

……

出了机场,一辆黑金色的劳斯莱斯早就在这里等着宋凡。

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在这里恭敬地等着,若是外人看到定要惊掉下巴。

这可是南漳城第一富豪王万金,什么人能然他用这样的态度对待?

宋凡却不觉得奇怪。

当初王万金被人陷害坑进北海监狱,在里面差点被人杀了,是自己救的他,后来也是自己帮忙才翻案,否则现在哪有南漳首富王万金的事情?

在得知宋凡要来南漳城的消息后,王万金早早就在这里等着了,只为了能第一时间接待宋凡。

“宋先生,您的住处已经准备好了,这是要是,您现在是要先去看房子,还是先去提亲呢?”

王万金是知道宋凡此行目的的,心底感慨这李家究竟是什么狗屎运,居然能得到宋凡这种人物的青睐。

“直接去李家吧,不用浪费时间。”

“宋先生,既然是提亲,总是要带些礼物的,这块玉就当是我的心意送给您!”

说着,王万金从怀里取出一个精巧的盒子,里面装着一块近乎浑然天成的玉石,是顶级的和田玉,王万金当初花了小五百万才拿下来,直接就送给宋凡了。

宋凡想了想也没拒绝,上门提亲空着手的确不好。

对王万金道了谢,没多久便到了李家大院。

李家老三李云庭热情地把宋凡接进家门,他当初和宋凡的父亲是战友,宋凡他爹还救过李云庭的命。

所以他才这么想要促成自己女儿和宋凡的婚事。

只是一进门,宋凡就看出其他人并不欢迎自己。

最吸引眼球的是二十三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坐在椅子上,穿着简单的休闲装也无法掩盖姣好的身材和皮肤,看上去心性孤傲。

她就是李子萱,宋凡的未婚妻。

李子萱冷漠地看着宋凡,淡淡道:

“虽然我父亲要求我嫁给你,但我可不会看上一个从监狱里出来的人!”

“能配得上我的一定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你这种有前科的人,还想着抱我们李家的大腿,就算嫁给你,我也不会承认我们的关系!”

她知道宋凡今天要来,早就在这里等着,只为把话说清楚。

李云庭脸色不好看:“小萱,人家才刚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他话音刚落,一边的美妇人顿时冷嘲热讽开口:

“怎么,还说不得了,人家都是嫁女儿讨个金龟婿,你却找了个有前科的回来,你知道这样以后我们家女儿出门都会抬不起头吗?”

她是李子萱的母亲黄桂玉,指着宋凡的鼻子道:

“你要是识趣的,就自己离开我们家,别来糟蹋我女儿,要知道整个南漳城不知道多少优秀的男人要追小萱呢!”

“人家一个个都是富家公子,大学毕业就继承家业,身价几千万,你凭什么和人家比?”

李子萱则是拿出一张退婚协议书,拍在宋凡面前,淡淡道:

“你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签了这份协议,对你我都更好。”

宋凡笑了,又来个退婚的?

真当我宋凡好欺负呢?

要不是李云庭当初照顾过他们家,宋凡真懒得理会这些人。

李云庭也有些尴尬,连忙拉着妻子女儿在餐桌坐下,不满道:“宋凡是我邀请来的客人,你们怎么说话的?”

紧接着扭头对宋凡道歉,拉他上桌。

宋凡倒也没有真生气,以他的性格还不在乎这点事情。

他找了个时机把王万金给的玉拿了出来:

“李叔叔,今天上门拜访,没准备别的东西,这块玉价值至少六百万,送给你当见面礼。”

他的话刚说完,身边黄桂玉却是冷笑道:

“六百万的玉?你一个刚服刑结束的废物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我看这压根就是你路边买的假货吧!”

“你看看,我手上这块可是方家少爷生日的时候送我的真玉,价值六百万,色泽和你的看起来差了不知道多少!”

“买不起就直接说,何必拿假货来充面子?”


黄桂玉这话一说出来,李子萱看宋凡的眼神更加鄙夷。

这个男人果然人品不行,居然还拿假货来打肿脸充胖子。

想到自己居然要嫁给这种人,李子萱就感觉心底憋屈,她心中的理想对象可是一个能顶天立地的男人。

很显然,宋凡并不是这种人。

面对黄桂玉的质疑,宋凡只是淡淡一笑:

“我送的可以肯定是真的,如果真的相差这么多,阿姨你恐怕要好好看看手上这块是不是假的了。”

王万金的为人宋凡是知道的,他出手绝不可能给自己假货,那么有问题的是谁这还不明显吗?

听了宋凡的话,黄桂玉顿时勃然大怒:

“你看看,这家伙还在狡辩,难道你认为方家大少爷会送我假货,方家那可是身价几十个亿的大家族,而你就是个刚出狱的社会垃圾而已,也配和人家方少相比?”

“好了,你少说两句,不管怎样这都是宋凡的心意,他刚出来还没工作,有点困难也是正常的嘛!”

李云庭拉住自己妻子,身为一家之主,他说的话还是有些用处的,黄桂玉虽然心底不满,却也不再多说。

吃完饭,李云庭则是催促这李子萱和宋凡两人去把结婚证给领了,这是他救命恩人的儿子,不管怎样这桩婚事李云庭都是要促成的。

从民政局出来,宋凡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自己居然就这样结婚了,而且自己的妻子还恨不待见自己的样子。

李子萱全程几乎没正眼看过宋凡一眼,哪怕领完证,也只是冷冷地说道:

“别以为结了婚就攀附上我们家了,李家没有你的位置,是个男人就自己在外面住。”

“提前说好,我们是一定会离婚的,这次是因为父亲的要求,但我们永远都没有可能成为真正的夫妻!”

说完,李子萱转身离开,留下一脸无所谓的宋凡。

反正自己也只是完成老爹给的任务而已,他从没忘记自己的目的是要向龙家和宋家报仇,李子萱这个态度,刚好让他能有自己的空间去做一些事情。

他在路边扫了一辆共享单车,开始摇摇晃晃向着王万金给自己安排的住处骑去。

……

与此同时,黄桂玉在家里和李云庭发脾气,觉得他这么随意把女儿嫁给这样一个废物是最错误的决定。

她看着宋凡送的这块玉越看越来气,一气之下拿起来摔在了地上,顿时四分五裂,还冷冷嘲笑:

“什么垃圾货色,一摔就碎了,方少送我的这个摔了好几次都没坏!”

“没钱玩意还给我装逼,真是让人厌烦!”

李云庭觉得妻子把宋凡送的礼物摔坏了不好,但想到也就是个便宜的家伙,摔了也就摔了吧,让妻子消消气也好。

就在这时,李云庭的一个老友到访,还没来得及收拾就请进了屋里。

这老友叫做贾玉,是全国都出名的珠宝鉴定师。

李云庭和他是发小,从小玩到大,关系不错,偶尔也会指点李云庭买下一些好东西,发发小财什么的。

黄桂玉连忙去拿扫把要打扫,歉然道:

“抱歉啊贾先生,刚刚被一个垃圾货色送的假玉坏了心情,还没来得及打扫,你小心点……”

贾玉点了点头,目光从地上那摊碎玉上扫过,眼睛顿时直了,直接把黄桂玉推开,颤抖着跪到碎玉面前,喃喃道:

“暴殄天物啊!”

“是谁摔碎的这块玉!”

黄桂玉懵了,茫然道:“我摔的……这就是块假玉,贾先生你别着急……”

“假玉?你是鉴定师还是我是鉴定师?”

“这分明是一块正宗的顶级和田玉,看这个做工绝对是出自名家之手,而且还是十几年前的珍藏作,现在市场价值至少一千万以上!”

贾玉冷笑道:

“我记得你们李家还有至少两千多万的账期在外没收回来呢吧,怎么这么大气,一千多万的玉说摔就摔?”

黄桂玉和李云庭直接就懵了,这是真玉?

这怎么可能呢,那只是一个刚出狱的家伙而已,怎么会有这样的宝贝?

黄桂玉不甘心道:

“贾先生,那你看看我手上这块,是不是也值一千多万?”

贾玉看了一眼,冷笑道:“一千多万?一千块都不值!”

“这就是路边随便买的赝品!”

“真是可笑,居然把和田玉摔了,戴个假货在手上,我做了一辈子珠宝,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事情。”

黄桂玉气得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好在李云庭眼疾手快把她扶住,小心翼翼问道:

“那……现在这玉还值钱吗?”

“碎成这样,运气好的话卖个一万还是能有的。”

黄桂玉悔不当初,早知道自己就不摔了,这可真是败家啊,但谁又能想到那个刚出狱的家伙居然能给出真玉?

“这宋凡当初也是京城宋家的子弟,后来和宋家决裂,我看这多半是他以前从宋家偷出来的宝贝!”

黄桂玉气得半死,也只能找到这个解释。

……

宋凡骑着单车,很快到了一个豪华的小区门口。

云顶半山,南漳市最顶级的富豪别墅群,只有最顶级的富豪才能住得起。

王万金给宋凡安排的当然不会差,宋凡也没什么感觉,骑着共享单车就要进去,却被保安一下子拦在了外面:

“喂,外卖放在这里就可以了,只有业主才可以进小区!”

宋凡淡淡道:

“那没事了,我就是业主。”

说着拿出门禁卡,在保安震惊的目光中直接刷开了铁门,悠哉悠哉骑着单车进了小区。

保安人看傻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现在的有钱人……都这么低调了吗?”

宋凡对于保安的表情并不在意,他寻找着自己住的房子,忽然皱了皱眉,因为居然又遇到了林芷月这个女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