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药王传承

药王传承

大火燚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唐家的赘婿李易这么多年来,从没被人放在眼里过,吃穿住行从来都是最差的,在家还要吃苦耐劳,好好的年轻小伙,生生被丈母娘家蹉跎,活像是四五十岁的大叔。妹妹病重,李易想要回自己的积蓄,给妹妹救命用,奈何却因此被赶出了家门。

主角:李易,唐婉茹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易,唐婉茹 的武侠仙侠小说《药王传承》,由网络作家“大火燚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家的赘婿李易这么多年来,从没被人放在眼里过,吃穿住行从来都是最差的,在家还要吃苦耐劳,好好的年轻小伙,生生被丈母娘家蹉跎,活像是四五十岁的大叔。妹妹病重,李易想要回自己的积蓄,给妹妹救命用,奈何却因此被赶出了家门。

《药王传承》精彩片段

“李易,你TM疯了吧?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张嘴就给我要二十万?你也配?”

“别忘了,你就是个赘婿,是我唐家养的一条狗。”

“别想着救你那病秧子妹妹了,早死早超生。”

“死了铺盖卷儿一卷,省的连累我们家丢人现眼。”

刺耳的嘲讽,一直在李易脑海中回荡着。

让他眼睛猩红,双拳紧攥褪血。

泪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

他小时候家里突遭变故,和妹妹相依为命。

妹妹一向乖巧,为了让他上大学,自己辍学出去打工,无怨无悔。

他本想着上完大学,就努力工作,给妹妹开家花店。

从此兄妹俩过上普通却幸福的生活

谁知三年前,妹妹突然患上了尿毒症。

为了三十万的医药费,他忍受着千夫所指入赘唐家。

把自己的骨头打断,给唐家当牛做马,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但纵使如此,也少不了岳父岳母的辱骂。

委曲求全,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只想救活妹妹。

但这两天,妹妹再次病重,尿毒症已经到了晚期,急需二十万的医药费。

他这些年的积蓄,都上交给了唐家。

本想着找岳母借点儿钱,没想到却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还拖累妹妹被恶毒诅咒。

这样的窝囊人生,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血泪流淌。

李易咬着牙,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最后只能把希望放到了妻子唐婉如身上。

唐婉如虽然也看不起他,结婚三年,从未同房,但在唐家却是唯一照顾他的人。

更何况,那个寒冷的冬季,如果不是对方施舍给自己施舍了一碗粥,他可能和妹妹都要死在漫天大雪中了。

因此,唐婉如就是他黑暗世界的一缕光。

如果不是想报答对方的恩情,他早就支持不下去离婚了。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您稍候再拨……”

冷漠的忙音犹如丧钟,掐断了李易最后一丝的希望。

他脸色扭曲,心如刀绞,啪啪地抽了自己两耳光。

贼老天,为什么?

妹妹乖巧懂事,自己也自强不息。

可为何到最后却总是自己这苦命人遭逢厄运?

难道连老天也欺软怕硬不成?

李易咬着牙,泪如雨下,最后倔强地道:“不行,我还不能认输,一定要让妹妹活下去。哪怕……做条狗。”

他擦干泪水,仿佛做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拖着沉重的身躯,一步步走到了医院科室主任办公室。

噗通一声,跪在冰凉的地上。

连带着他的骄傲,也尽数破碎。

“陈主任,求您先给我妹做手术吧,后半辈子,我给您当牛做马。那二十万,我也会尽快还上的。”

李易满眼哀求,好象一条落魄的狗。

摇尾乞怜。

但陈丹峰的脸色始终冰冷如霜,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好像在看笑话一样。

“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不行!”

“有钱看病,没钱等死!”

“医院不是善堂,我也没工夫和你废话。快出去,否则我就喊保安了。”

“陈主任,求你了……”

“给脸不要脸!”

陈丹峰张口便要怒骂,一名护士急匆匆跑了进来。

“陈主任,不好了,3号楼15号病房的李心蕊,自己拔掉了氧气管。”

“什么?!”

李心蕊就是他妹妹!

李易如遭雷击,仿佛疯了一般向外冲去。

“心蕊,你没事吧,哥哥来了,哥哥来保护你了。”

李易声音发抖,终于冲到病房,看着躺在病床上饱受病痛折磨,已经瘦得不成人样的妹妹,眼眶通红。

哆嗦着就要给妹妹插上氧气管,但却被妹妹无力地抓住了手。

苍白的小脸上,强行挤出一抹笑容。

“哥,没用的。”

“心蕊不行了,不想再拖累哥哥了。

“以后哥哥就和嫂子好好过日子吧,心蕊会在下面祝福哥哥的。只是……我真得好不舍得……”

笑容逐渐凝滞,一滴眼泪顺着脸颊破碎在地,犹如李易破碎的心。

“不!不要!”

李易声嘶力竭,眼睛都红了起来,冲着身后的医护人员大吼。

“你们是医生,快救救我妹妹!”

“求你们了,快救救她吧!”

众人面无表情,无动于衷。

好一会儿,陈丹峰才推门走了进来,冷声道:“交了手术费,我们自然会救人。不过多嘴劝你一句,你妹妹现在已经是晚期了,死了比或者好。”

“不行,她不能死!她还这么年轻,她还想活着啊!”

李易痛哭流涕,又跪在地上苦苦哀求起来。

陈丹峰始终面不改色,眼里没有半分怜悯。

“你们在这儿等着,不行了就送太平间,省得占用床位。”

“是,主任。”

医护人员点了点头。

李易肝胆欲裂,感觉自己的心脏一寸寸碎了。

他恨老天的不公!

更恨自己的无能!

连妹妹都照顾不好,拳头紧攥。

咔嚓!

李易自小带的一枚黑色玉环骤然破碎。

有血从掌心浸入玉环。

玉环突然消失,化成一道道青绿色的光涌入他的脑海。

一道飘渺之音如黄钟大吕在他耳边炸响。

“仙道苍苍,医道渺渺!”

“吾乃上古药王,今传汝《药王经》。”

“望汝悬壶济世,扬我药王大道。”

哗啦啦!

青绿色的光汇聚成一本上古医书。

扉页写着《药王经》几个大字,又破碎成文字海洋,涌入李易身体。

等他睁开眼时,发现自己的妹妹已经被转移到了小推车上。

并被盖上了白布。

“你们干什么?给我停手!”

李易目眦欲裂,冲上前将白布扯走扔了。

护士吓了一跳。

旁边的主任陈丹峰却是皱眉道:“李易,你妹妹已经没有呼吸了,人死不能复生……”

“胡说八道,她还没死,还有微弱心跳。”

“那也是将死之躯了,我劝你最好配合一点儿。医院床位有限,后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呢。”

陈丹峰满脸不耐烦,又示意护士上前抢人。

这种穷光蛋,一点儿油水都榨不出来。

还不如换个病人,说不定还能包个厚厚的红包呢。

“不行!谁店铺不许碰她!否则我和你们拼命!”

李易眼睛通红,仿佛一只野兽,守护在妹妹身前。

各种道医妙法如泉水般自然涌出。

让他身子不由一僵,又想到了刚才脑海中的声音。

颤颤巍巍摸了下李心蕊的脉搏,发现虽然微弱却还未绝,不由喜极而泣。

“还有救!我妹妹还能活!”

“谁都不许碰她!”

他喃喃自语,状若癫狂。

陈丹峰冷哼一声,众医护人员却都有些不忍。

正此时,一名白发苍苍的长者听到动静进了病房。

看到李易怀里的女孩儿,不由叹息道:“小伙子,你妹妹已经没救了,放弃吧,你也早点儿走出来。”

“我妹妹还有救,我绝不放弃!”

李易声音嘶哑,好似堵上一切的赌徒。

“闭嘴!我们刘院长好心好意劝你,你还不领情!”

陈丹峰怒而呵斥,转身满眼讨好地向老人走去。

“刘院长,您怎么来了?”

“都是我不好,惹出了乱子,你放心,我这就把他们俩都给赶走!”

“不必了。”

徽都医院院长,中医协会名誉教授的刘思淼摇了摇头。

“医者父母心,我能理解这位小伙子的悲痛,就让他试一试吧,否则他走不出来的。”

“……那好吧。”

陈丹峰满脸不情愿地点了点头,看向李易的目光尽是厌恶。

“谢谢,谢谢!”

李易忙不迭地对陈丹峰表示感谢。

将妹妹小心抱到床上。

看着她那苍白的面颊,心里跟刀割一般疼痛。

“小伙子,要不要我帮忙啊。”

刘思淼满眼怜悯,虽然凭借他几十年的医术,已料定李心蕊救不活了。

但终究有些同情。

“您能给我一副银针吗?”

李易一边摸索着妹妹身上的穴位,一边焦急询问。

“你还会银针?现在年轻人会这个的可不多啊。”

刘思淼有些惊讶。

陈丹峰却不屑道:“他会个屁,明显就是装神弄鬼的。刘院长,不能再让他这么得寸进尺了,他就是个连费用都交不起的穷光……”

“闭嘴!”

刘思淼皱眉打断了陈丹峰的话,已经动了真火。

“陈主任,别忘了,你首先是个医生,难道平时就是这么跟病人沟通的?”

“没……没有。”

“没有也要防微杜渐,免得别人说我们医院都掉进钱眼里了。”

刘思淼满眼不悦,对身后护士吩咐道:“把我的那套银针拿过来。”

“是。”

护士点了点头,没多久便匆匆抱着一个木盒跑进病房,交到了李易手里。

陈丹峰低着头,眼里尽是憎恨恶毒。

银针在手,李易深吸口气,闭上眼睛。

那道刻骨铭心的熟悉感再次涌上心头。

脑海中的《药王经》自动运转,一股气息顺着经脉流动起来。

“故弄玄虚。”

陈丹峰嘟囔了一句。

在场所有人哪怕刘思淼也没抱着多少希望。

只是想李易尝试一下,最终放弃。

而此时,李易骤然睁眼,眸子浩瀚如海。

手中唰地从木盒上一抹。

铮铮铮!

一阵嘶鸣声响起。

十几根银针同时落入李易掌心,正不断嗡鸣着。

如龙吟虎啸。

更有一层层的白雾翻滚。

好似天门耸立,仙鹤振翅。

刘思淼骤然瞪大眼睛,满目惊骇。

“天门玄针?怎么可能?!”


天门玄针?!

周围医护人员也被李易这神乎其技的一幕给惊呆了!

看到德高望重的刘院长如此震惊,不由小心询问道:“院长,天门玄针是什么?”

“一种失传了数百年的针法,由药王创造,夺造化,惊鬼神,可谓玄之又玄。古今中外,多少医者都对其推崇备至,可它已经失传了数百年了,只有一些古书中才有只言片语提及,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刘思淼喃喃自语,百思不得其解。

目光却越来越狂热,近乎痴迷地望向李易。

而李易却全然未察,只是专注地施针。

唰唰!

手如幻影,针如仙鹤。

在天门云雾中穿梭。

连带着李易体内的一点真气,刺入李心蕊的中枢。

随着时间缓缓流逝,李易的脸色逐渐苍白,李心蕊却脸颊酡红。

仿佛回光返照了一般。

终于,盏茶功夫后。

咻!

随着李易再次伸手一抹,所有银针同时回归木盒。

排列得整整齐齐,井然有序。

“果真是天门玄针,厉害,厉害啊!只可惜,太晚……”

刘思淼扼腕叹息,话还没说完。

原本已经没有呼吸的李心蕊突然猛烈咳嗽起来。

紧接着,手指一勾。

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

“这……这怎么可能?”

刘思淼瞠目结舌,屋子里的医务人员全都看傻了眼。

尤其是陈丹峰,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仿佛见鬼一样。

嘴里还一直呢喃着不可能。

李心蕊毕竟病重,虽然李易刚才已经用银针排除了不少病气。

但还需要用漫长时间来治愈。

身体虚弱,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刘思淼这才敢上前打扰。

“不知小友在哪里学的这天门玄针?太厉害了。”

“年纪轻轻就能起死回生,做到多少医学泰斗都做不到的事。”

“让老头子知道自己前几十年都是坐井观天啊。”

刘思淼感慨连连,直到现在还沉浸在震惊之中。

周围医护人员见到院长对李易如此恭敬,既震惊又艳羡。

他们还从来没见过院长这么好说话。

而此时,陈丹峰更是嫉妒到几乎发狂,眼睛都变成了红色。

他既不相信李易有这医术,认为对方是瞎猫碰到死耗子。

另一方面又嫉妒对方的好运,竟然能让院长青睐!

疯狂的嫉妒在内心蔓延,让他咬了咬牙,鬼使神差道:“院长,你别被他给骗了,他刚才那只是花里胡哨的杂技罢了,哪是什么天门玄针?”

“我之前给病人开过几次自己配的特效药,肯定是那些药起作用了。”

唰!

所有人的目光投了过来,有些惊讶。

“什么?!”

李易怒极反笑,被对方的无耻给气得眼睛都红了。

“你什么时候给我妹妹开特效药了?”

“从见她的第一天,你就暗示我包红包,我不同意,你开了几瓶生理盐水,葡萄糖就走了。”

“还要把我妹赶出医院,免得沾了晦气。”

“这些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但都没找你算账。”

“你现在竟然还给自己脸上贴金,你配当个医生吗?”

“不!你甚至都不配做人!”

李易声嘶力竭。

陈丹峰的眼里一下子掠过几丝慌乱,没想到随意拿捏的软柿子也敢撕破脸。

注意到周围人古怪的目光,恼羞成怒道。

“假的,他在一派胡言。”

“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他在诋毁我的荣誉,他……他……”

“闭嘴!”

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刘思淼直接打断。

“陈主任,有这样的事情吗?”

“院长,你别听他胡说,我是什么样的人您应该清……”

“我问你有没有这样的事!”

刘思淼脸色铁青,苍老的脸上尽是愤怒。

“没……没有,病人的确是我救的,这家伙就是条白眼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陈丹峰脸色苍白,却依旧迎着头皮嘴硬。

刘思淼怅然长叹,脸上尽是失望。

“到现在还执迷不悟,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老实承认,我可以饶你这一次。”

“……”

病房宁静下来,陈丹峰目光闪烁,脸色阴晴不定。

最终还是梗着脖子道:“人是我救的。”

“好!好!好!”

“我们医院出人才啊,我怎么不知道呢?”

刘思淼被气消了,满眼悲凉。

“你说是你救的,那你之前调的特效药呢?让我看看。”

“这……”

陈丹峰瞠目结舌,没想到院长会苦苦相逼。

“没有吧。”

“你怎么可能会有呢?”

“你要真有这本事,恐怕这庙里就容不下你这座金佛了。”

“我行医四十多年,眼没瞎,也没糊涂,你觉得能够胡弄到我吗?”

“行医先立德,你连基本的德行都没有,敲诈病人,嫉妒勒索,根本不配做医生。”

“从今天起,你被我们医院辞了,以后也不用再来了!”


轰!

陈丹峰如遭雷击,脸色瞬间煞白。

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下子便瘫软在地,开始苦苦哀求起来。

刘思淼却懒得看他一眼,摆了摆手。

几名保安扒下陈丹峰身上的白大褂,将他拖了出去。

此时的刘思淼看起来苍老了许多,痛心疾首道:“我们医院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害群之马?简直是不堪想象!”

“小友,我替医院向你道歉,从今天开始,令妹的医药费医院一分不取,就当是我们对你的补偿。”

“别拒绝,那样老头子就真的无地自容了。”

“那就多谢刘院长了。”

李易情真意切地感激。

对这个年迈却有医德的老人很有好感。

正当刘思淼打算继续询问关于天门玄针的事情时。

蹬蹬瞪!

外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伴随着的还有焦急颤抖的呼喊。

“刘院长?刘院长在哪儿。”

不等刘思淼出去,病房的门已被人推开。

一名气势不凡却满眼泪水的中年人推着一名女孩儿跑了进来。

女孩儿脸色苍白,正攥着胸口,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淌而下。

绝美的容颜上尽是痛苦,甚至疼得都昏迷了。

“老刘,救救若曦,她快不行了!”

“她快不行了,她一路上都在喊疼。”

“我只有这一个女儿啊,救救她吧。”

中年人满眼哀求,鬓角的白发显得如此刺眼。

刘思淼已经顾不得和李易说话。

慌忙上前蹲下身子,先摸了摸女孩儿的脉搏,又用听诊器听了听心跳,佝偻着身子站起。

“夏先生,我已经给若曦看了这么多年的病了。”

“有办法早就用了,但问题是若曦的心脏天生畸形,又连接动脉,根本无法做手术。”

“我……”

“束手无策啊。”

刘思淼深沉叹息,眼里尽是痛苦无奈。

这种无力感,唯有医生才能感同身受。

闻言,夏海斌瞬间怔在当场,无力地滑倒在地。

看着躺在病床上已经开始抽搐的女儿。

心如死灰,泪水簌簌而下。

“老刘,这些年我们家若曦受了那么多的苦,却一直坚持着。”

“难……难道我这当爹的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吗?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夏海斌痛哭流涕。

曾经叱咤徽都,翻江倒海的他哭得跟个孩子一样。

多年老友,刘思淼很能理解他的心,喟然长叹,却又不知该如何安慰。

正当哭泣声越来越撕心裂肺时。

一道平静的声音响起。

“其实,她还有救。”

屋子里安静了一瞬。

唰!

刹那间,所有人的视线都投到了李易身上。

夏海斌是惊愕,刘思淼则若有所思。

“你……你刚才说什么?”

“你能救我女儿?”

夏海斌颤抖着询问,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没错。”

李易点头。

“你是医生?我怎么没在这医院见过你。”

“我不是医生,只是懂些医术。”

“不是医生你在这儿胡说什么?逗我呢吗?”

夏海斌眼睛一下子红了,歇斯底里。

刘思淼慌忙拉住了他。

“老夏,别冲动,李神医说不定真可以救若曦。”

刘思淼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最后郑重其事道:“李神医是我见过医术最高超的人,鬼神莫测,连我都自愧不如啊。”

“老刘,你说的是真的吗?没诓我?”

“都什么时候了我还诓你啊。”

夏海斌瞬间沉默了下来,咬牙切齿。

最后啪地一巴掌抽在了自己脸上。

“李神医,刚才是我冲动了,我就是太着急了,被逼的没办法了。”

“我相信你,求求你救救我女儿。”

“只要你救了她,我保证给你丰厚的报酬。”

说着他便要跪倒在地,被李易给拉住。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李易内心叹息,开口道:“报酬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先给你女儿看病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好好好!”

夏海斌接连说了三个好字,慌忙后退。

虽然到现在他还有些将信将疑,不太相信这年轻人的医术。

但没办法,他已经别无选择,只能先试一试了。

众目睽睽下,李易深吸口气,再度闭上眼睛。

各种治疗方案如水般在脑海流过。

治疗好妹妹之后,他对《药王经》已越来越信任。

各种道法,医经融汇贯通,已和他的灵魂融合在一起。

唰!

眼睛睁开。

李易随手一抹,银针再度吸附到他掌心。

哪怕已看过一遍,刘思淼还是震惊非常。

正当他以为李易又要使出天门玄针时。

他发现这些银针竟呜呜的嗡鸣起来。

好像鬼魂哀嚎,紧接着银针转变成黑色,如鬼魅般刺入夏若曦的天池穴,灵枢穴等几大穴位,夏若曦闷哼一声,嘴角有黑血渗出。

“鬼门十三针?!”

刘思淼惊呼出声,揉了揉眼,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又一门失传的针法。

同样是药王所创,同样鬼神莫测,也同样失传。

而现在,这年轻人却使用的炉火纯青,堪称一代宗师。

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凭借着这两门针法,李易便可成为中医协会的泰斗,名震海外。

更何况,谁知道他还会多少绝技?

刘思淼惊骇交加,几十年养成的平和心态彻底绷不住了。

甚至有拜师学艺的冲动。

而此时,李易也治疗完毕。

随手收回银针后,夏若曦脸色一白,吐出口污血。

抽搐的身子已停止颤动,呼吸也逐渐平稳。

凝脂白雪般的俏脸恢复正常,美得精心动魄。

睫毛颤抖了几下后,夏若曦缓缓睁开眼睛,茫然望向四周。

“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