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痴情陆少专宠哑妻

痴情陆少专宠哑妻

叶之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现代言情小说《痴情陆少专宠哑妻》的主角是程十安和陆如是,这本书的作者名叫“叶之意”。小说主要内容是:程十安的父亲为了拯救濒临破产的程家准备要将她送给商界大佬,换取利益。程十安一怒之下,决定找个男人假扮男友,让大佬拒绝这场交易。可她竟真的在酒吧喝醉了,和陌生男子发生了一夜情......醒来的程十安恨不得杀了自己,可是回到程家,她还是没有逃脱被父亲送给大佬的命运。只不过,这个大佬怎么就是之前的那个男人?!

主角:程十安,陆如是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程十安,陆如是 的武侠仙侠小说《痴情陆少专宠哑妻》,由网络作家“叶之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小说《痴情陆少专宠哑妻》的主角是程十安和陆如是,这本书的作者名叫“叶之意”。小说主要内容是:程十安的父亲为了拯救濒临破产的程家准备要将她送给商界大佬,换取利益。程十安一怒之下,决定找个男人假扮男友,让大佬拒绝这场交易。可她竟真的在酒吧喝醉了,和陌生男子发生了一夜情......醒来的程十安恨不得杀了自己,可是回到程家,她还是没有逃脱被父亲送给大佬的命运。只不过,这个大佬怎么就是之前的那个男人?!

《痴情陆少专宠哑妻》精彩片段

一夜激情,程十安头昏脑胀。

她看向身旁的男人——

宽大脊背上留下青紫吻痕。

想到自己昨夜几近疯魔的要他,亲他,抱他,程十安心虚的吞了一口口水。

闯祸了!

昨天,父亲程旭告知,要将她送给商界大佬,换取利益,来挽救濒临破产的程家。

她一怒之下,的确想过找个男人假扮男友,让大佬因为戴“绿帽”拒绝这场交易。

可怎么竟然真在酒吧喝醉,跟陌生男子发生了一夜情!

程十安懊恼地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急切又小心的下床,匆匆捡起衣服,套上就要跑。

忽然,身后一道高大的阴影自上而下笼罩下来,将她全然包裹。

“着急走?”男人的声音颇有磁性,他冰凉的手拦腰抱起程十安,使面前的她被迫坐到了他腿上。

程十安讶然,对上男人的眸子时,不由一愣。

男人刚刚睡醒,深沉的眸子透着一股慵懒,是即便没有梳洗依然掩盖不住的帅气。

“不认识我了?”

“什么?”程十安抬手比划。

她是个哑巴。

三年前,她出了场车祸,重创后不仅失去了记忆,还因为应激性情感障碍造成失语。

但面前的男人似乎并不意外,他凌厉中带着探究的目光令程十安浑身不自在。

她低下头去,挣扎着从陆如是的怀里逃走,可男人的手臂却紧紧的箍在她的腰间,使她动弹不得。

察觉到程十安双肩颤抖,陆如是能看出她的惧怕,眉心微蹙,冷道,“程十安。吃完就想拍拍屁股走人?你好样的!”

程十安:……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

不安与戒备涌上心头,逃脱的欲望愈发强烈,成了她脑中的灵光一闪。

程十安忍住羞耻,抱住陆如是。

等他因为这突来的亲密而晃神,她狠狠咬住他的耳朵,迫使他因疼痛松开了自己,跑出房间。

程十安浑浑噩噩回到程家,刚推开门,脸上便狠狠的挨了一巴掌。

程旭破口大骂:“程十安!你还要不要脸,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去外面偷人?”

她一阵耳鸣,脑袋嗡嗡的疼,心中悲凉。

什么身份?

换取利益的工具?

程十安索性大方方抬起被打肿了的脸,冷笑着看向自己的父亲:“是,我和别人一夜情了,那男人的滋味还不错。”

看着程十安的比划,程旭气急败坏,还想上前来打人,却被身后的沈月茹伸手拦了下来,娇声娇气劝道:“她可是贵人指定要的人,你要是把她打坏了怎么办?”

沈月茹是程十安母亲去世后,程旭迫不及待娶进门的续弦。

她向来都是一肚子坏水,眼下果然出起了馊主意:“反正那贵人不是瘸——腿脚不好?又不能上床,应该发现不了程十安是个二手货吧?”

程旭犹豫了片刻,陷入沉默。

沈月茹继续吹耳边风:“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要不把这丫头送过去,到时候贵人发怒了,咱们程家就真的永无翻身之日了!”

程旭嫌恶的看了程十安一眼,“赶紧收拾好你自己,换身衣服,跟我出席酒会。”

他唯利是图的嘴脸彻底绝了程十安心里最后一丝情谊,她眸光变得冷冽又笃定,“我不去!你们是要毁了我!”

沈月茹冷嗤,“人家身家万贯,找你个哑巴才是吃亏!”

话落,忙招呼来几个佣人,架着程十安给她梳洗打扮,生怕她再跑了。

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程十安一身珠光礼服,妆容精致,宛若一朵清丽高雅的雪莲。

程旭啧啧咂舌,不得不承认他这女儿确实是人间绝色!

他侧身退了一步,给在程十安打扮过程中已经登门要货的贵人让出身位,满脸堆笑道,“陆总,您久等,还满意吗?”

轮椅座上的陆如是一身私人订制的高奢西装,虽然是坐着,但高挑的身量使他依旧不输丝毫气场。

他笑容玩味,眼神缓缓锁定在程十安身上。

她浑身一僵,早上酒店里的男人竟然就是程旭口中的贵人?!

老天爷这玩笑,开大了!

程十安勾唇苦笑,悲从中来。

她去酒吧买醉就是不满被当做筹码送上这个男人的床,结果兜兜转转……

竟是自己把自己送出去了!


陆如是对程十安见到自己后,宛入死域的神色不满意。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朝程十安的方向勾了勾,沉声道:“你,过来。”

程十安心弦一颤,被一股无形的威压推着,磨蹭到了他面前。

陆如是眼尾挑了挑,毫不客气的一把扯过程十安的领口。

错落的缝隙中露出洁白肌肤上的吻痕,紫红色,很是刺眼。

他眸光寒凉,在那一处处吻痕上略过,意思不言而喻。

程旭脸色青白交加,这下完了,这陆总知道程十安不是完璧之身,只怕不会要她了,那么原本的交换条件就泡汤了……

他气怒不已,指着程十安的鼻子咒骂:“不要脸!敢败坏我程家的名声,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便作势要下狠手。

陆如是几不可见地眉峰微颤,一个眼神递给身边的助理姜业。

姜业当即扣着程旭的手腕,稍一用力,程旭立马疼得吱哇乱叫。

“我的人,你没资格打骂。”

程旭虽然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可见陆如是还想要这二手货的打算,赶忙换了嘴脸,:“是我的错!陆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看着他这狗腿没底线的模样,陆如是冷哼一声,拉住程十安的手按在轮椅扶手上,“走吧。”

程十安蹙眉,她不想留在程家,可也不想跟陆如是走!

但现在的情况,如果不靠陆如是,程旭是绝不可能放她离开的!

想通这点,程十安闷头推着轮椅,一路走到程家别墅外。

走到黑色的宾利旁,程十安松开扶手,想趁陆如是还没反应过来,赶紧离开。

不想,他却像是早有预料,抢先拽住她纤细的手腕,用力一拉,抱了个满怀。

程十安挣扎着,但两人力量过于悬殊,手被禁锢着,嘴也说不出话,她只能哀怨的瞪向身下的男人。

陆如是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兴味:“我又帮了你一次,你都不打算谢谢我?”

什么叫又?

程十安皱了皱眉,眼神示意陆如是松开她。

陆如是卸去力量,但姜业却跟着上前,堵住程十安的去路。

她从轮椅上跳下去,知道陆如是不会手语,拿出手机飞快打字。

“昨晚的事是我喝多了,我们都是成年人,你应该也不会介意吧。至于我父亲跟你的那个交易……”

“他没有权利决定我的人生!今天谢谢你给我解围,但以后我们还是桥归桥,路归路吧。”

陆如是扫了一眼手机,怒意攀上眸底,“想跟我断绝关系?不可能。”

他冷笑一声,眼底是少有的邪肆:“上车,或者我抱你。”

程十安看看在姜业授意下,围住自己的保镖,极不情愿的爬上了后车座,陆如是按动轮椅的电动按钮紧随其后。

车子驶入繁华,程十安打字问道,“去哪儿?”

“酒店,我知道你在程家待得不舒服,将就两天,好好准备一下,等我娶你。”

程十安惊得目瞪口呆,激动地连打字的手指都在颤抖:“谁要嫁给你!”

陆如是唇角微勾:“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不娶你,你还想嫁别人不成?”

可是……

程十安还想反驳,车子已经缓缓停在了五星级酒店门前。

陆如是不由分说的吩咐副驾驶的姜业:“替我送程小姐,告知程家人,明天陆家会来下聘,两天后我会迎程小姐过门。”

姜业和保安,半胁迫式的送程十安去了VVIP的专属套间,还留了两个人守门,美其名曰保护她。

程十安感觉自己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偏偏,她无处可去。

陆家在程旭和沈月茹的眼中就是块儿大肥肉,他们巴不得把自己嫁过去。

而陆如是势力强大,也不是自己一个个小小哑女能够抵抗的。

她没得逃!


陆家别墅。

“陆总,关于程小姐的资料全部都在这里了。”姜业恭敬道。

陆如是接过平板电脑,屏幕上一页页滚动关于程十安这三年来的所有经历,事无巨细。

他忽地皱眉:“三年前,程十安出过车祸?”

姜业点头:“18年10月30号在城东干道发生的连环追尾,就是那次事故。”

18年10月30号……

陆如是不经回忆起那段尘封已久的过往,他跟程十安曾经交往过,而10月30号刚好是他们分手的第二天……

18年初,他刚从美国留学归来,尚未掌管陆氏继承家业,以穷学生的身份结实了天真烂漫的程十安,她不在乎他的‘穷’,让他相信了爱情。

只是……谁知道这所有的幸福不过是程十安给他营造出来的假象。

程十安出轨了,为了钱亲手葬送了他们的爱情!

他怀着对程十安的所有爱恨重回陆家,继承公司,将陆氏做到帝都首屈一指的企业。

现在,他以为时机成熟了,是时候让程十安这个嫌贫爱富的女人付出代价了,却不想……

搭在扶手上的手狠狠攥紧,陆如是自嘲的一笑:“你怎么敢忘了?”

他会把程十安娶过来,禁锢在身边,她想得到什么,他就越是不让她得到。

直到她记起来一切,悔不当初!

“去准备聘礼吧,按最好的标准备齐。”

姜业点头要走,又被陆如是叫住:“实时监控程十安的动向。”

三天后,程十安就从酒店出嫁,程旭和沈月茹按照规程来送嫁。

沈月茹对此颇为不满,她凭什么去迁就程十安这小贱人?

在帝都绝无仅有的豪车车队来时,她的不满终于变成了宣之于口的讥讽:“真不知你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将那陆总迷成这样!”

程旭抢答:“当然是因为长得漂亮!安安的美貌可是全部继承了她妈妈,想当初素文也是个一顶一的美人儿……”

“不准你提我妈妈!”程十安怒瞪着程旭,手势都充斥着愤怒。

当初妈妈亡灵未息,程旭就娶了沈月茹这个贴身秘书,她妈妈更是成了全公司的笑话!

程旭也不计较她的忤逆,摆摆手:“不提就不提,总之,安安你永远是爸爸的女儿,是程家的大小姐,即便是嫁到了陆家也不能忘了娘家。”

“要多替家里说话,爸爸需要陆家的支持!”

沈月茹捏着嗓子阴阳怪气附和道:“没错,这点你可不能忘!你嫁过去是为了程家和公司!”

程十安不屑扫了他们一眼,不愿理会。

三人都不知道,与此同时的婚车内,陆如是凭着早安装在套房里的监听器,将这一切听得清清楚楚!

“陆总,您该去迎亲了。”姜业提醒道。

他眼里尽是晦暗不明,冷道:“掉头。”

姜业迟疑:“那程小姐那边……”

“让车队接。”他周身的气压已经低到极限,姜业不敢多说一个字,只能照做。

……

这么大的阵仗来迎亲,新郎却没有来。

程十安知道整个酒店的人都在笑她,但她却反而松了半口气。

看来,他没有程旭和沈月茹以为的,多么“看得上”自己,那么她是不是还有获得自由的可能?

只要他腻了,烦了,她就能逃出生天?

思绪翻飞间,陆家到了。

程十安刚进门,厅内就传来茶碗摔碎的声音。

女人愤怒的声音穿透力很强:“一个不要脸爬床的女人你也娶回家!”

陆如是扫了眼碎在脚边的瓷片,面无表情。

女人更加愤怒,强势的说道:“趁着这会儿人还没进门,赶紧把人送回去,我是绝对不会承认她这个儿媳妇的!”

原来是陆如是的母亲,程十安僵在门口,走也不是,进也不是。

“她是我要的人,母亲最好不要插手。”

秦芝芝顿了顿,苦口婆心劝道:“这女人究竟有什么好?我都听姜业说过了,你们在酒吧认识,然后她就跟你开了房,这哪是好人家姑娘做出来的事!”

“老爷子病了,他一直希望看我成家,我不过顺水推舟,完成老爷子的心愿。”

“就算是为了爷爷的心愿,也不能随随便便找个女人啊!”

秦芝芝还欲再啰嗦,陆如是已经驱动了轮椅,朝着电梯的方向驶去:“全帝都的人都知道我要娶程家的女儿,木已成舟,您回去吧。”

看着陆如是固执的背影,秦芝芝愤懑的跺脚,侧身时,扫到了程十安。

见那张瑰丽精致的脸,冷嘲了一声:“程家真是培养女儿的高手,一整个狐媚相,不爬男人床就怪了!”

嘲讽完转头回了自己房间。

程十安还在原地无处安放,有路过的佣人看了她一眼,叹气道:“少夫人,我带您去少爷房间。”

她跟着引领,站在了木质红门前。

“咚咚。”程十安敲了两下房门,却没有任何回应。

她孤零零站在楼道里,又想起刚刚偷听到的那句话。

‘不过是完成老爷子的一个心愿罢了。’

原来他娶她,只是为了一个心愿。

那更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