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穿成废物太子娶公主

穿成废物太子娶公主

狗大王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萧辰穿越到架空王朝,本想着做个废物太子混吃等死,奈何老天爷不给他机会,朝野纷争不停都张罗着要将他这个太子撸下来……多少人惦记着自己这太子的宝座,无奈之下,萧辰只好用尽一切办法,博得皇上的信任,也为自己的以后谋一条生路,凭借着前世的记忆和经验,萧辰这个太子早已今非昔比。

主角:萧辰,韩芷嫣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辰,韩芷嫣 的武侠仙侠小说《穿成废物太子娶公主》,由网络作家“狗大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萧辰穿越到架空王朝,本想着做个废物太子混吃等死,奈何老天爷不给他机会,朝野纷争不停都张罗着要将他这个太子撸下来……多少人惦记着自己这太子的宝座,无奈之下,萧辰只好用尽一切办法,博得皇上的信任,也为自己的以后谋一条生路,凭借着前世的记忆和经验,萧辰这个太子早已今非昔比。

《穿成废物太子娶公主》精彩片段

“殿下,您快醒醒,大事不好了!”

“谁他妈大清早放电视那么大声?!”

萧辰起床气十足,抓起枕头就扔了出去。

咦!

不对啊!

自己一个人住啊,女朋友早回去了!

进贼了?!

萧辰一个激灵,猛然睁开眼睛。

然而!

瞬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我他妈这是在哪?

只见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宽阔敞亮的房子内,周围装饰的古香古色,床帐一层又一层……

下一刻,一个人头进入自己视线。

一个穿着古代剧中宦官衣物的中年太监,战战兢兢地抱着个枕头,道:

“殿下……陛下方才派人来传旨,若是殿下您在辰时还未到御花园,就要罢黜您的太子之位啊。殿下,您快起来吧。”

“什么玩意?罢黜太子之位?”

萧辰一脸懵逼。

这他妈是乱入人家的拍戏现场吗?

萧辰起身,但大脑好像是重启一般,变得无比沉重起来。

下一刻。

整个人直挺挺地栽倒下去,当即不省人事了。

“殿下?太子殿下?您怎么了?快醒醒!殿下,您快醒醒!”

萧辰再次被喊醒,缓缓坐起,拍了拍脑袋,一脸呆滞。

去他喵的……

老子特么穿越了……

我的天呢!

老子不想穿越啊……

萧辰理了理自己纷乱的记忆,很快理清楚了。

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古代世界,这个世界很大,陆地面积出奇的大。

而现在自己所在的国度叫大庆皇朝!

他是东宫太子萧辰!

原主从小就是个嚣张跋扈,不学无术的混球。

经常仗着自己嫡皇子的身份欺压兄弟姐妹,甚至王公大臣……

而如此不堪,还让他当太子。

完全是因为庆帝亏欠皇后,皇后病逝前庆帝答应要立萧辰为太子。

再来萧辰是嫡皇子,理应立储!

结果。

萧辰当了太子后,更是变本加厉。

仗着自己太子的身份胡作非为,弄得整个皇宫鸡飞狗跳。

还喜欢公然发酒疯,醉酒后口无遮拦的骂人。

最严重一次居然骂太后是个老不死的……

气得太后当场叫人将萧辰给杖晕过去。

愤怒地让庆帝废储!

还是庆帝在太后面前跪了一个晚上,才让太后勉强消气,保住了萧辰的太子之位。

然而。

太后之事一了,萧辰非但没半点转变,还把宰相韩应之女给强上了……

那阵子宰相天天说要以头抢地,血溅金銮殿,要挟庆帝制裁萧辰。

更是联合王公大臣天天上奏折,要庆帝罢黜萧辰的太子之位!

说若是将大庆交到这样一个狼藉不堪的人手上,大庆将会走向灭亡!

庆帝念及皇后,顶着巨大的压力,不断和朝臣周旋,想给萧辰变好的机会。

直到前天!

萧辰终于做了一件令庆帝忍无可忍的事情——

朝会之时,庆帝正和群臣商议国事。

萧辰突然醉醺醺地闯入了金銮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当面问庆帝你怎么还不去死,好让他坐皇位!

文武百官当场目瞪口呆。

庆帝惊愕,随后彻底暴怒!

朕这般维护你,爱你,你死性不改不说,现在竟还诅咒朕去死?!

当即叫人拖出去杖打三百棍……

原主被打得皮开肉绽,最后气息奄奄的被拖回东宫,挺了两天……

昨晚终于嗝屁了。

然后就被自己鸠占鹊巢……

回忆完原主这等“英雄事迹”,萧辰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穿越到了这样一个人身上。

他爹那么爱他,他居然叫他爹去死……

简直了啊这人!

所以。

这他娘叫自己穿越过来是送死吗?

若是太子之位被罢黜,那以前被原主欺负的人,特别是那宰相韩应,恐怕更不知道会让自己怎么死。

何况。

原主那些兄弟可都不是吃素的……

都盯着他的位置呢!

自己的危险系数比起当太子时直接呈直线上升啊!

完了完了,完蛋了……

“老子他妈不想穿越啊……”

地球上的自己都快要结婚了,未婚妻漂亮的不像话。

自己事业有成,将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和人生啊。

现在叫自己穿越到古代?

还他妈穿到了一个恶棍身上?

把一个巨大的烂摊子留给自己,这他娘自己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所以老天爷要这么惩罚自己吗?!

老天爷呀……

“殿下,您,您终于醒了,吓死奴才了……”

东宫太监总管郭高立刻热泪盈眶,哭得稀里哗啦。

能不哭吗?

郭高这厮他娘是原主的头号打手,除了杀人放火之外,简直是恶事做尽啊。

自己要是栽了,说不定郭高恐怕第一个被人悄无声息套麻袋宰了……

再轻也得是个被打瘫痪的命。

在太监圈,郭高就是皇子公主圈中的萧辰。

这对主仆简直臭味相投!

“郭,郭总管啊,你刚才说什么?”萧辰无力的问道。

自己还能回到地球吗?

这古代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可穿越的?

老子在地球混得风生水起,就快成为人生赢家了,穿越个鸡毛啊?

老子想回地球!

郭高颤颤巍巍道:

“殿下,陛下让您辰时前赶到御花园,否则就要罢黜您的太子之位啊……”

“现在什么时辰了?”

萧辰一惊,太子之位要是没了,他们主仆都得完蛋啊!

“殿下,现在已经快到辰时了……”

郭高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那你怎么不早叫醒我?!”

萧辰脸色大变,慌忙叫道:“快快快,更衣,更衣!”

郭高心说老奴都叫了一早上了,可是殿下您睡得跟死猪一样啊……

但是也想不了多少,立刻服侍萧辰穿衣。

萧辰这才发现,自己他娘的……屁股好痛啊。

简直没法走动好吗?

这可完蛋了,这里可离御花园不近啊,还能跑得过去吗?

还有。

原主想让庆帝去死……真的只是辰时之前赶到御花园,就能不被罢黜吗?

恐怕不可能!

今日废储之事,避无可避了!

现在恐怕只能见招拆招了!

“殿下,奴才……背你!”

穿戴整齐后,郭高看到萧辰走路颤颤巍巍,根本走不了路,咬牙就蹲在了他面前。

萧辰一愣。

原主这个头号打手,看来还是挺忠心的。

萧辰也不客气,立刻趴上他的背。

郭高深吸一口气,背着萧辰竟是飞快跑起来了。

萧辰看得一脸惊奇!

这个看着有些瘦弱的奴才,竟是这么大力气吗?

不对!

想起来了,郭高是原主的母后留给他的。

是个妥妥的武林高手!

萧辰当即心下一喜,便是道:

“郭总管,你武功这么高,若是今日废储之事避无可避,你就带着我杀出去吧,咱们绝不可坐以待毙呀!”


坐以待毙的结果是什么?

四面楚歌,八面危机啊!

郭高一听,面露苦笑。

心说殿下你想得可真简单……

咱家武功是不错,可是跟陛下跟前那些大内侍卫相比,完全不够人家塞牙缝啊。

这杀出去这种事情……想想就可以了,不能付诸行动。

但郭高不想打击萧辰。

什么也没说,只是闷头背着萧辰迅速赶往御花园。

二人疯狂赶,终于辰时前成功赶到御花园前。

萧辰一眼就看到御花园门口站了一大票的朝臣。

除了六部尚书,三公大佬之外,其余的官员都杵在那呢。

就连其他皇子公主都在。

敢情今日的朝会改在这里了呀。

完蛋,废储之事没跑了。

看到二人出现,刷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

萧辰立刻道:“快,快放我下来。”

郭高看到这阵仗,也是吓了一跳。

连忙将萧辰从背上放下来。

随后退到一旁的角落。

看到萧辰出现,一个小太监立刻往里汇报。

萧辰站在门口,看到在场所有人都在斜眼看他,顿时觉得自己格外的扎眼。

他还听到有大臣小声发笑议论,他怀疑对方是故意的。

“此子终于来了……”

“就是啊,这次要是还不废储,这简直天理难容……”

“等着瞧吧,敢这样对陛下说话,这说小了是大不敬,说大了可是逆反!”

“此子生有反骨啊!”

“就是!”

“这是一次大好机会,韩相肯定借题发挥,绝不会让此子好过。”

“哎呀,终于是盼来了,想想都是大快人心啊!”

“刘大人,咱今晚去醉霄楼庆祝庆祝?”

“嘘,你声音太大了些,小心被此子听到。”

“噢,对对对,此子现在还是太子啊,得小心!”

“……”

这些人是故意讨论给自己听的,但萧辰装作没听见。

这要是换做原主,很可能直接干上去了。

但是他萧辰得忍!

小不忍则乱大谋,从现在开始,不能再乱来了。

不然得玩完。

萧辰趁还没传唤自己进去的功夫,瞧了一眼在场的两位兄弟——

大皇子萧煜和四皇子萧靖!

庆帝一共有四个儿子,三个女儿。

按照年岁,原主排行老三。

上边是一个皇兄,一个皇姐。

底下有两个皇弟,一个比自己小几个月,一个尚在襁褓中。

除了原主,这些都是庶出,非嫡皇子。

大庆的后宫品秩从高到低,依次是一品皇后一位、二品贵妃两位、三品妃四位、四品嫔妃六位。

后边的……可以统称后宫佳丽,数量不限。

大哥是贵妃所出,四弟七弟一个出自三品妃,一个四品嫔妃,但后面都升为了贵妃!

除了大哥的母妃刚开始就是正儿八经的贵妃,其他兄弟的母妃都是母凭子贵,然后升级而来的。

除了一个二皇姐之外,还有两个皇妹。

一个皇妹就比原主小一岁,早给嫁出去了,一个还在玩鼻涕。

至于二皇姐……这个有点惨。

早年要和北周联姻,结果送亲队伍都到半道了,却被退婚了,现在深居简出……

嗯,今日就不在场。

这个二姐,原主也没见过几回。

但是记得长得很漂亮。

萧辰忽然注意到皇兄萧煜看他的目光,有些肆无忌惮。

内心顿时微凛。

原主母亲死了很多年了,庆帝一直没有再立后。

太后和群臣多次让庆帝重新立后,但都被庆帝挡回去了。

但是。

最有望成为新任皇后的,便是萧煜的母亲,陈贵妃!

若是自己被废储,那毫无疑问,陈贵妃就会成为新的皇后。

而萧煜便是新的太子!

因此。

自己这位皇兄应该是最巴不得自己被废储的啊。

萧辰正在出神之际。

一个拿拂尘,满头白发,戴着太监帽的老太监缓步走出。

这是庆帝身边的贴身太监,杨束!

太监杨束看了一眼萧辰,随即高声喊道:

“宣皇太子萧辰……觐见!”

群臣一听,眯眼相觑起来。

老太监说完,转身进了御花园。

萧辰赶忙做了个掸灰的动作,躬身一瘸一拐的跟着进去了。

身后又是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多是幸灾乐祸。

说什么今日废储废定了,好些人要去庆祝一番。

而大皇子萧煜缓缓抬头,直视萧辰的背影。

眼眸深邃!

三弟啊三弟,这皇储之位从今日开始便是我的了!

以前你怎么欺辱的我,往后我便怎么欺辱回来……可千万禁得起玩啊!

萧煜眼神深处弥漫冷意。

嘴角都带着一丝嘲弄之意。

只是很快一闪而逝,被他很好掩藏。

御花园内。

庆帝站在鱼池旁边,手里拿着鱼食,不断随意撒入池中。

池中五颜六色的鱼群争相抢食,看着甚是养眼。

在他身后,三公大佬和六部尚书都分列站立。

三公大佬在前,六部尚书在后。

这会儿都微微躬身,将双手拢在袖子里。

彼此偶尔有眼神交汇,却无半点声息。

即便已经不是盛夏了,但也还入彻底入秋,天气终究是还有些炎热。

可这群朝中的支柱,股肱之臣,却无半点燥热之相。

甚至还有股来自心底的丝丝寒意。

“陛下,太子殿下……到了。”

拿拂尘,白发梳得一丝不苟的老太监,恭敬在庆帝身后请示。

庆帝点点头,停止了撒鱼食。

然后将鱼食盒交给他,随即缓缓转身。

神色冷漠,威严至极!

老太监这一句话,也是立刻引得在场的这些朝中大佬精神一震。

都缓缓朝着御花园门口看去。

果然。

瞧见了那个一瘸一拐的混球。

众人的眼神当即玩味起来。

混崽子玩意,等着今日被废吧!

萧辰还未彻底靠近,已然瞧见庆帝的冷漠脸色。

当即内心一个咯噔。

他奶奶的!

现在只能完全靠自己了。

萧辰一瘸一拐的走到庆帝跟前,利落的扑通一声跪下。

一脸悲怆地大呼道:

“儿臣大逆不道,请父皇责罚!”

刷!

此话一出,全场皆愣。

就是庆帝都是愣了一下。

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这位太子爷,这位皇宫里面的活祖宗,竟然道歉了?

见了鬼了呀!

萧辰看到有效果,抹出一把眼泪,哭诉道:

“父皇,儿臣罪该万死!

“儿臣不孝,不德,不礼……儿臣真是罪行累累,罄竹难书,请父皇责罚儿臣!”

“儿臣已经认识到往日是多么不堪,请父皇一定要责罚儿臣啊!”

嘶!

三公大佬中的宰相韩应,当场就是倒吸一口凉气,目瞪口呆!

见鬼!

此子怎么认错了?

此子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是谁教此子的?!

老夫非拧了他的脑袋当夜壶!


后边的六部尚书也是你看我我看你,张大嘴巴不敢相信。

他们听到了什么?

他们听到一向顽劣不堪,一向无德无礼的萧辰,竟然第一次开口认错了!

要知道,以前将韩应的女儿强了的时候。

此子可是残忍大笑,说自己是太子,自己是皇子,上你女儿是你的荣幸,说韩应祖坟都冒青烟了……

韩应才气得要跟他不死不休!

而且!

就是当初骂太后,他都没有半句认错和道歉,可是现在……

他们之前还以为今日此子依旧是死性不改,嘴硬到底,然后被陛下一怒之下快刀斩乱麻,直接给他废了呢!

然而现在!

出现了令人不敢相信的一幕——

此子居然道歉了!

这他娘的怎么可能!

“陛下,您切莫相信太子之言啊!”

韩应看到庆帝愣住,急忙便是重重开口。

他和萧辰早就已经不死不休了。

而且一直占着理,素日里参萧辰的时候言语都没什么客气!

萧辰看到韩应开口了。

暗骂一声!

一狠心,直接在地上连磕三响头,大呼道:

“父皇,儿臣知罪,儿臣罪该万死!请父皇责罚!”

韩应顿时目瞪口呆!

此子怎么一点也跟素日里不一样,这会儿居然还玩起心机了!

但此子伎俩太拙劣,想要以此麻痹陛下,简直做梦!

此刻!

之前一直神色冷漠的庆帝,看到自己儿子居然磕头了,还磕红了额头。

顿时眼眸微抖,眼神惊愕!

手还不自觉微微一颤。

他内心当即变的复杂起来。

但终究是没有半句话,依旧一脸冷漠。

看到庆帝冷漠神色,却见他的手紧了紧,萧辰内心顿时暗暗一凛。

果然!

庆帝终究还是动容了啊!

说明什么?

说明原主即便骂庆帝去死,但庆帝虎毒不食子,还是很爱这个儿子的!

他就是看中这一点,因而一来就直接道歉认错。

以此让庆帝消气。

而自己……似乎快成功了!

不过,萧辰不敢轻松大意。

庆帝虽然可能起了些不忍之心,但不代表今日不会废储。

庆帝不是昏君,今日动了这么大阵仗,肯定会给群臣一些交代的。

自己的危机并未解除!

萧辰想了想。

一狠心,对着庆帝又是三个响头奉上,哭道:

“父皇……儿臣当真是于心难安啊!”

“儿臣顽劣不堪,毫无德行,儿臣不配当父皇您的儿子啊!”

“这些年父皇如此宽容儿臣,儿臣却不学无术,德不配位,心里实在愧疚难当!”

“父皇……儿臣请求以死谢罪!”

此话一出!

庆帝终于是脸色一变,沉声道:

“混账!我皇家儿郎岂能说死就死?”

萧辰的额头上已经满是鲜血了。

为了活命,也是豁出去了!

不管自己还能不能回到地球,最起码要先把眼前的危机渡过了才行!

此刻!

不仅是庆帝脸色变了,就是群臣也是愕然。

韩应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此子……怎么可能会以死谢罪?!

这是拙劣的谎言啊!

但韩应哪里不明白。

庆帝不是不知道萧辰这是在表演,而是终究于心不忍,才忍不住开了口啊。

真是可恶!

庆帝看着萧辰,沉默了片刻。

缓缓舒口气,依旧神色严肃道:

“你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朕很高兴,也很欣慰,想必你母后见到,也会高兴。”

萧辰一听,内心微微一想,立马哭道:

“父皇,儿臣对不起母后啊……”

庆帝紧了紧嘴唇,眼眸一凝!

随后张了张嘴,长叹一口气。

“陛下!”

就在这时!

三公大佬之一的太傅林九章,忽然站出,一脸肃然道:

“既然太子殿下已到,那陛下该开始考教殿下的文才武功了。”

大庆的三公分别是太师、太傅、宰相!

跟华夏的不太一样。

华夏的太保,这里是宰相!

太傅一站出,韩应率先跟着附议,大声道:

“请陛下开始考教太子殿下才能!”

“请陛下考核殿下!”

六部尚书和太师赵无极也是对视一眼,跟着异口同声请奏。

我尼玛……

萧辰当即脸色难看。

果然!

原来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啊。

“父皇,儿臣……”

萧辰赶忙开口。

想要再次卖惨,进行情感绑架。

然而!

庆帝直接打断他,沉声道:

“身为我大庆储君,责任重大,关乎到大庆的江山社稷,更关乎我大庆万千百姓之福。”

“今日朕和诸位爱卿,想要看看你这些年学了多少治国要识,又都学了哪些。”

萧辰顿时内心一沉。

庆帝嘴里没有半句话是在明说要废储,但是又句句都在说废储。

果然皇帝就是会说话啊。

而今日庆帝果然是铁了心要废储啊!

至于这什么考教,只是走个过场。

毕竟明知原主是个废物,还考个鸡毛?

这不多此一举吗?

庆帝一说完,就坐进了旁边的亭子里,静默不语。

而韩应毫不掩饰地看着萧辰冷笑。

你能在陛下面前哭惨,让陛下心生舐犊之情,但是这考教你如何能过?

一个草包,不学无术之徒,还想继续霸着太子之位?

天理难容!

今日陛下也没有理由再护着了!

此子……今日被废定了!

作为大庆文人的表率,而且在场中学识最渊博的太傅林九章当即站出,道:

“太子殿下乃诸位殿下中学识最高者,因此诗词歌赋对于太子殿下想必轻而易举。”

“就请太子殿下当场以‘江山’为主旨,作诗一首吧。”

学识最高?

高个狗屁!

他就是随意说个主题,反正这太子殿下几斤几两,众人皆知。

也就走个过场,他若作不出,直接求陛下废储!

此子再闹也闹不起来,陛下也没有理由再护着!

萧辰内心微愣,然张嘴便是吟诵道:

“治国宜将治圃看,垦除容易整齐难。沼泉莫放源头浊,种竹先教地步宽。”

嗯?!!

太傅林九章双手都还没放回袖子呢,瞬间便是愣了一下。

这么快?!

韩应也是一脸惊愕!

就是原本端起茶杯准备润喉的庆帝,手里的茶杯都一抖。

六部尚书有人不由得掏了掏耳朵。

他刚才是不是听到这个废物太子作诗了?

而且还是一首七言。

不!

不可能!

他肯定听错了!

这个废物怎么可能会作诗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