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九八年的致富机遇

九八年的致富机遇

风青杨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觉醒来,秦奋再三的确认之后,终于确定自己重生回到了一九九八年,在这个风口浪尖,知道即将有洪水席卷城镇,知道这一年致富的机遇颇多,知道……拥有前世的记忆和经验,秦奋发誓要改写这一世的命运,再不做最后一个吃螃蟹的人。

主角:秦奋,杨青梅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奋,杨青梅 的武侠仙侠小说《九八年的致富机遇》,由网络作家“风青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秦奋再三的确认之后,终于确定自己重生回到了一九九八年,在这个风口浪尖,知道即将有洪水席卷城镇,知道这一年致富的机遇颇多,知道……拥有前世的记忆和经验,秦奋发誓要改写这一世的命运,再不做最后一个吃螃蟹的人。

《九八年的致富机遇》精彩片段

混浊的水流,席卷着亮色的油污、腐朽枯枝,汹涌进了逼仄阴暗的屋内。

站在齐腰深的水里,秦奋摇晃着昏沉的脑袋。

他想要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大水究竟是哪里来的?

入眼处,搪瓷缸、席梦思床,还有一些小孩玩的洋画全在水面上漂浮着。

“妈妈,他......过来了,我好怕!”

怯生生的声音,从水面上漂浮的塑料红桶里传出。

扎着两根羊角辫,圆脸的可爱女孩,脸上挂着泪珠,看向秦奋的目光里满是恐惧。

她说话的时候浑身颤抖,眼睛不停的看向旁边。

妈妈?

突如其来的称呼,让秦奋懵了。

一阵剧烈的刺痛,汹涌的记忆跟洪水似的涌入。

秦奋,世界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富豪、鼎鼎有名的实业家......

风光明媚的时候,却因为一场车祸高度截瘫,卧病不起。

最终他的公司也被手下搞鬼架空,凄惨离世。

可现在,他居然重生了,回到了1998年!

而这身体的主人也叫秦奋。

中州汽修厂的一名钳工,老油子,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平时他一不顺心就对老婆孩子大打出手。

就是个不求上进的人棍。

“这......这怎么可能......”

秦奋双手颤抖,不敢置信的摸着自己的脸。

因为长时间浸泡在污水里,他双手已经泡得泛白。

“朵朵别怕,妈妈在这里。”

忽然,一双纤细白皙的手,将红色塑料桶从秦奋面前捞了过来,安慰的摸着小女孩脑袋。

秦奋抬头望去,眼睛一亮。

这纤细双手的主人,是一个漂亮姑娘。

她身段修长高挑,五官俏丽,身上穿着蓝色工作服。

那股质朴纯粹的气息,不知道秒杀多少后世的大明星。

只是......

她红肿疲倦的双眼,和脸上透出的那种被生活重压折磨的沧桑,将她的青春气息破坏得荡然无存。

这,就是他的老婆杨青梅?

两者的目光,在空中碰触。

杨青梅眼神里闪过一丝畏惧,回避了跟秦奋的眼神接触。

“你......你上二楼睡吧,我马上就把小彩电这些家当搬上去......”

“我来吧,你跟孩子歇着。”秦风扯了下嘴角。

他心里面在打颤。

多好的女人啊。

她纤瘦的身躯,一个人扛起了一个家庭,每天日夜操劳,默默付出,就这样还天天被老公羞辱、殴打。

秦奋,真是个畜牲!

他已经想了起来。

面前的一幕,是1998全国最大的事件——大洪水!

98年的大洪水,对大江中下游人民都是一场浩劫。

对于秦奋的小家庭更是如此。

他家住在汽修厂的宿舍1层,大洪水来的时候,直接将1层冲了。

已经有直逼2楼的迹象。

杨青梅为了收拾可怜的一点家底,辛苦忙碌了一晚上。

连藏在红色塑胶桶里的小女儿都差点忘了。

整个过程,秦奋因为宿醉的缘故一直没有醒来。

直到现在,秦奋借体重生!

杨青梅以为自己听错了,怔了怔,迎着秦奋真诚的目光,她抿紧了嘴,眼泪差点吧嗒掉落。

最终,她只是一抹眼。

“不用了,你先带着朵朵上去,带带她......你别嫌她太吵闹,别打骂她......”杨青梅细声细气的交代了一句。

显然,这女人对他依旧有深深的畏惧。

看到她这畏缩的样子,秦奋暗自叹了口气。

他以前太渣了,导致他说什么,面前的女人似乎都不会相信。

秦奋一言不发的喝了一碗凉水,肚子里垫了一点货,手臂的肌肉仿佛恢复了几分力量。

“朵朵,你......跟妈妈一起上楼去,下面危险。”

秦奋说着,打算伸出手将红色塑料桶里的小女孩抱起来。

小女孩满脸畏惧,看向秦奋伸手过来,竟吓得身体往后一缩——

噗通,她一下从红色塑料桶里掉进洪水中。

“朵朵!”

杨青梅尖叫一声,连忙慌张的将小女孩从水里捞起来,紧紧抱在怀里。

“哇,妈妈,我怕!”

从水里面起来的朵朵惊魂未定,哇哇大哭。

她一哭,杨青梅的泪水再也忍耐不住,扑簌滚落。

看到这一幕,秦奋眼角酸酸的。

内心里愧意翻涌。

在这对母女眼中,自己大概是直接上最混账的人吧。

那个秦奋,真他妈的该死!

想到这里,秦奋捋起袖子,默默的将放在衣柜上的长虹小彩电抬下来。

这东西,一直都放在衣柜上。

已经是小房间最昂贵的东西。

为了避免秦奋发酒疯的时候,将彩电砸坏,杨青梅一直将小彩电藏在上面。

除非朵朵放假的时候,央求着想要看看动画片,杨青梅才会给孩子放一阵子。

宿舍二楼的202宿舍,其中有一家人已经搬走。

刚好空了下来,一直由二楼的王征旗一家暂时看管。

这次大洪水一来,杨青梅就跟王征旗说好了,全家暂时先住在202房间里。

嗯?

小彩电搬着,踩踏齐腰深的水里往上楼上走。

秦奋冷不丁身躯一晃。

这东西,还挺沉!

而且他这个身体太废材了。

比他想象中的更要虚弱,已经被酒色掏空了。

只是扛着彩电一小会儿,他就感觉手臂一直颤抖。

但他仿佛能察觉到身边的母女正在看着他,秦奋咬紧牙,依旧吭哧吭哧往上走。

二楼上一片嘈杂混乱。

不少一楼的邻居都纷纷上过道上搬东西。

将东西刚刚放进202宿舍,秦奋马不停蹄的赶回一楼。

赫然就听到朵朵哭泣的声音。

“......娃娃,我的机器猫娃娃!”

小东西哭得满脸都是泪花,一直在杨青梅怀抱里挣扎着。

“朵朵,别闹,妈妈以后存钱给你买!”杨青梅柔声安慰着怀抱里的女儿。

顺着小东西泪眼看向的地方,秦风赫然就看到,一个有点破旧的机器猫娃娃,正被用涌进来的大水冲进了大院里。

汽修厂宿舍楼前的大院,已是一片汪洋。

最深的地方,已经有接近两米。

这个时候下水,无疑很凶险。

“朵朵别哭,爸爸帮你捞!”

机器猫娃娃是陪伴朵朵四年多的玩具,她一直抱着睡觉,十分心爱。

这东西,也是秦奋记忆中,唯一给女儿买过的玩具。

听到秦奋的话,杨青梅娇躯一震,刚想要说什么,就看到秦奋已经噔噔的冲出了五六米外。

噗通一下跳进了水里。

此时,水头越来越猛。

大水从外面灌进来,形成了一波水浪。

秦奋刚下水,就被水浪打到,冷不防呛了几口水。

在水中,他瘦削的身影显得异常单薄,仿佛随时会被大水吞没。

但他依旧义无反顾的向机器猫娃娃游了过去......

杨青梅看到这一幕,嘴巴微张,握紧了拳头。

怎么可能。

秦奋这种自私自利的家伙,怎么可能为了朵朵的洋娃娃冒着生命危险下水?


“拿到了!”

水面上,秦奋抹了一把脸上的污水,冲朵朵高高举起手上的机器猫洋娃娃。

他脸上的笑容,真诚又喜悦。

杨青梅喉咙一阵发干,眼睛酸酸的。

他......好像有点变了。

“小心后面!”

她突然瞥到秦奋背后,大水冲击过来一段黝黑的木头。

然而,晚了。

没等秦奋反应过来,那段木头被大水席卷着,狠狠撞到秦奋后脑勺上。

秦奋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趔趄了一下,栽进了混浊的水里。

“秦奋!”

“爸爸!”

娘俩几乎不约而同,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

“我不要机器猫了,爸爸别死!”朵朵被杨青梅抱在怀里,眼泪吧嗒吧嗒的哭了起来。

“秦奋,你可别出什么事情啊。”杨青梅伸出一根木棍,焦急的往水里面探去。

她内心里恨过秦奋。

可眼见他出事,杨青梅内心又悬了起来。

不管平时秦奋多混账,他如果真死了,她心中不忍。

而且,朵朵也不能没有爸爸!

忽然,她手中的木棍被人从水里抓住。

她的心,一下悬住!

一只被水泡得发白的手,从竹篙那头探出来。

最终,秦奋狼狈而虚弱的脸庞露了水面。

看到秦奋的那一刻,朵朵脸上露出了笑容。

“爸爸!”

本来惊魂未定的秦奋,听到朵朵这一声爸爸,心花怒放。

真是难得。

朵朵竟然喊他爸爸了!

“朵朵,你的机器猫娃娃!”

秦奋冲朵朵挤出一个笑容,艰难的将机器猫娃娃递给朵朵。

杨青梅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

她看着秦奋,嘴巴张了张,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水太大了,一楼马上要淹没了,上楼去!”

秦奋看了一眼不断涌入房间里的洪水,当机立断。

给朵朵捞娃娃的功夫,水头又涨了小半米。

低矮的筒子楼一楼,已被淹到了一人高。

“......箱子底下,我还存了两百私房钱!”

杨青梅心疼的看着泡在水里的柜箱。

因为秦奋烂赌,她为了防止自己跟孩子万一出什么事,拼命积攒了两百块钱。

“钱没了,我能挣回来!人没了就真没了,我跟你都不能出事,不然朵朵怎么办?”

秦奋低沉的声音里,有种不容置疑的气势。

在前世,他身为商海巨擘。

该做判断的时候,从来都很果决。

望着秦奋那坚毅的眼神,一瞬间,杨青梅心里面有点迷茫。

这样的男人。

真的是她老公秦奋吗?

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咕嘟!”

秦奋的肚子,忽然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

“......我去下面条。”

杨青梅低头,抱着朵朵连忙往二楼走。

望着杨青梅离开的疲倦背影,秦奋低头思索片刻,一咬牙,再次噗通跳进了水里,往那口只剩下一截柜顶的木家具奋力游去......

“面条煮好了!”

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条,杨青梅赶到了一楼的楼梯口。

大水来得快,大水都快要淹没到二楼。

惶恐不安的气氛,在修配厂的员工家属中蔓延。

她刚才在202宿舍的家里,煮好面条后没有看到秦奋,心里一慌,就找到了一楼的楼梯口。

刚走到楼梯口,她就看到一个浑身是水,瑟瑟发抖的身影坐在楼梯口上直喘气。

“秦奋......你刚又下水了?”杨青梅轻声询问,眼神里满是疑惑不解。

“给!”秦奋回过头,嘴角扯出一丝笑容。

一叠浸泡得发软的钞票,塞进杨青梅的手里。

看到厚厚的零钱,杨青梅嘴唇嗫嚅了下,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已到嘴边,两行热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

她完全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只是因为她一句不舍的话,就跳进水里打捞那两百块钱!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顾家了?

“哭什么?不就两百块钱吗?以后我给你两千、两万,你等着!”

面对这个哭得跟小兽似的漂亮女人,秦奋用自信满满的语气,掩饰着自己的手足无措。

他最怕女人的眼泪。

可秦奋越这么说,杨青梅的眼泪越止不住。

“妈妈不哭,妈妈不伤心......朵朵以后会听话,朵朵会乖。”

在一旁玩机器猫娃娃的朵朵,看到杨青梅梨花带雨的样子,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心疼的给她抹眼泪。

“妈妈,爸爸是不是打你了?”紧接着,朵朵小心翼翼的询问,眼神里有几分心疼。

杨青梅摇头。

“爸爸没打人,妈妈也没事。”

“......妈妈这是高兴。”

杨青梅一边说着,一边望向面前的秦奋,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面前的男人,好像真的转性了。

杨青梅一会哭,一会儿笑的样子,让小人儿朵朵有点疑惑。

“高兴,是因为爸爸吗?爸爸好像不打人了哩。”朵朵天真的道。

孩子对于一个人的好坏,总是有最纯粹直接的感受。

感受到杨青梅灼灼的目光,秦奋只觉得脸上烧得慌,闷头吃面。

他心中感慨。

面前的女人真是吃了太多苦。

他只是给了杨青梅一点点的阳光,这女人就已经灿烂夺目了。

这样好的女人,这样好的女儿。

原身体的主人竟然不好珍惜!

酗酒,烂赌,动不动就对老婆孩子大打出手。

可杨青梅呢,纵然是万般委屈,依旧用瘦弱的肩膀扛起了家庭重任。

工作、带孩子两不误。

甚至这样的大水,她都想要凭一人之力搬家具。

还委曲求全的恳请他帮忙带下孩子,不要打骂孩子......

这可比后世的拜金女、田园女权强上一万倍。

好女人啊。

低头吃面条的时候,秦奋脑袋开始迅速思索。

老天给了他重生的机会,还给了他如此完美的老婆和可爱女儿,让他孤寂的生命再次充满了温情。

如果他不好好混出个人样,给这娘俩创造幸福的生活条件,那还算个男人吗?

最要紧的事,赶紧挣钱。

这个家,太穷了!

现在是1998年。

这一年,风云动荡。

中央会大刀阔斧的改革国营企业,进一步加大体制改革。

正是风起云涌,好男儿抢立潮头的好时候!

“给!”

一个脆生生的声音打破了秦奋的思索。

湿漉漉,带着水腥味道的机器猫娃娃,被朵朵递到秦奋面前。

秦奋诧异抬头,就看到朵朵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小拇指紧张的放在嘴里吮吸着。

小东西很紧张的样子,似乎在鼓起勇气。

今天,爸爸好像没那么凶了......

“你......机器猫娃娃送你。你以后能不打朵朵和妈妈吗?朵朵会乖,朵朵会听你的话。”

秦奋耳根都烧得通红。

“你放心,爸爸以后再也不打朵朵跟你妈妈。”他柔声道,轻轻握住了小东西的小手。

小东西一怔,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妈妈,妈妈,爸爸说了,以后再也不打朵朵跟妈妈了喔。”

朵朵高兴得像是过节似的,一蹦三跳的往门外跑。

忽然,门外响起了嘈杂的吵闹声。


“我摸你?你特么的哪只眼睛看到我摸你了?摸你哪了?啊?!”

说话的男人声音粗野,气势十足。

“周大哥,我......是我误会你了。今天这水头太大,我应该是太累了,才不小心误会了周大哥。”

听到这怯生生的声音,秦奋心头抽紧。

杨青梅?!

“臭婊子,你说误会就误会?我家老周名声就不值钱了是吧?瞅瞅你这骚样,就算没误会,你往我家老周那边凑,是想要勾引他是吧?”

高亢的女声骤然响起,盖过了杨青梅的道歉声。

“不准你们欺负我妈妈。”

人群中,朵朵张开小小的手臂,很勇敢的将杨青梅拦在她小小的身躯后面,圆脸鼓起,气呼呼的看着面前的一对中年男女。

中年男人头发已现地中海,穿着一件湿漉漉的白汗衫。

他常年抽烟的手指头熏黄,夹着一根红双喜,吧嗒吧嗒的抽着,一边抽一边肆无忌惮的打量面前的杨青梅,嘴角的笑容很得意。

在他身边站着一个身材高壮,胖乎乎的中年妇女。

她烫染着一头波浪卷,身穿汽修厂的蓝色工装服。

她足足高了杨青梅一个头,气势上完全碾压面前瘦削清丽的杨青梅。

这对中年男女,男的叫周庆生,女的叫程艳芳。

平时就跟秦奋一家有点龃龉。

“哟,朵朵还知道护着你妈了?”

“我跟你说啊朵朵,你妈在外面偷人你知道不?很不要脸的。”

程艳芳肥胖的身躯蹲下来,一边动作夸张的跟朵朵说话,一边得意洋洋的看向杨青梅。

旁边围观的人群,哄堂大笑。

虽然都住在汽修厂的宿舍里,但这里居民成分复杂。

有的工厂员工,赚了点钱已经在外面置办房子,就将宿舍房私自租给了外地人。

现在发大水,电视都没信号。

这帮人拥挤在宿舍楼里,百无聊赖,巴不得有热闹可以看。

朵朵哪里知道偷人是什么意思,但她也直觉的感觉这是不好的话。

小东西心里很害怕,面前的阿姨好凶的,却她没有退缩......

“不准你欺负我妈妈。”朵朵重复道,小嘴巴一瘪,眼珠子已经在眼眶里打转。

“程艳芳,有事情冲我来,别欺负我家孩子。”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杨青梅跟程艳芳,都是汽修厂的职工。

只不过女人力弱,她们都是做一些体力小的漆活。

在汽修厂,程艳芳就是出了名的母老虎,平立日没少仗着块头大欺负性格柔弱的杨青梅。

今天冷不丁看到自己丈夫,吃杨青梅的豆腐,她更是妒火中烧。

只是这胖女人三观扭曲,没想到问罪自家老公,反而嫉妒杨青梅长得好,一腔邪火全冲着杨青梅发泄。

甚至连杨青梅家的孩子,朵朵都不放过。

“我欺负你家孩子怎么了?你以为这小兔崽子是什么好东西?前天上班,不就是这小兔崽子故意把油漆乱洒,搞得我们个班被组长骂了一顿!”

程艳芳唾沫横飞,叉腰对准杨青梅劈头盖脸一通怼。

偏偏胖女人说的是事实。

前天秦奋外出打牌,她又要上班,只能将孩子带到班上。

只是当时朵朵不是故意捣乱,乱洒油漆。

小东西的初衷,只是想要帮助妈妈干活......

这事情杨青梅理亏,没有开腔,只是将朵朵拉过来,护在身后。

见杨青梅没说话了,程艳芳神情更得意。

“哼,小的不是好东西,大的更不是好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眼,你家老公是个废物不挣钱,就盯上了我家老周了是吧?”

“指望着换我家老周几个钱?还污蔑我老公摸你,我呸!”

“也不看你那骚样,这么冷个天,也不知道换个衣服,故意露出那么多的肉......你干脆去卖肉得了!”

胖女人越说越恶毒,唇枪舌剑跟连环炮似的往杨青梅心里头扎。

“你别血口喷人!”

“我......我哪里卖肉了,明明就是你家老周欺负人!”

杨青梅嘴皮子不利索,说话的时候明明是占着理,面对程艳芳的时候居然有几分心虚。

她真是太委屈了。

她身上现在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因为在大水里浸泡过的缘故,几乎是贴着肉。

仔细看起来,有些地方确实若隐若现。

可她真的没什么衣服换了。

一是家里穷,并没有多少能换的衣服。

二是昨天浸水的时候,秦奋在呼呼大睡,根本没有帮忙,几乎所有的衣服都被水泡了。

“啧啧,我家老周欺负人?邻居们都听好了,一定要严防这个浪蹄子!她家男人不挣钱,今天她盯着老周,明天说不定就盯上老高、老刘了。”

程艳芳嘿嘿冷笑,目光故意往其他家庭主妇脸上飘。

“还真是要小心。平时这姓杨的,仗着有几分姿色,天天在我家门口晃荡,原来是不怀好心。”

“芳姐,谢谢你提醒哈,我会看好我家老高的!”

“不要脸的浪蹄子,赶紧滚出我们汽修厂。听说浪蹄子家老公,为了钱连老婆都能卖。啧啧,一家人都恶心,把我们厂的名声都坏了!”

各种恶毒的话语,像是刀子在割着杨青梅的心。

她平日里,因为自卑,也因为自己不喜欢碎嘴,平日很少跟这帮喜欢搬弄是非的老姑婆凑在一起。

没想到,这帮老妇女早就看她不顺眼了。

在汽修厂宿舍楼里,早就没什么年轻人住在这里。

现在居住在这里的,都是一群本来就没什么本事的中年人夫妻,或者外乡人。

明艳动人的杨青梅,只要在楼里经过,都会吸引不少男人的目光。

她浑然不知道,自己早就暗中引起不少老妇女的恶意。

“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平时门都出得少,什么勾引不勾引的......我没有!”杨青梅有气无力道。

她本来就不擅长与人争吵,加上在大水里搬运家具等杂物,早就累着了。

现在被程艳芳跟一帮中年妇女的恶毒语言,气得浑身发如软,说话都不利索。

“骂得好!特么的还冤枉我。我可没摸你啊杨青梅,我只是让你家老公还钱......你就开始诬赖我,说我摸你,其实就是不想还钱呗!”

这时候,周庆生慢吞吞的上前,贪婪的目光在杨青梅身上打量几眼,吐了一口唾沫。

“听到没有?小浪蹄子,原来你是污蔑人,想借机不还钱?我撕了你的皮!”

程艳芳本来就是无理搅三分的泼妇,现在一听老周的话,气势更盛,捋起袖口,胖乎乎的身躯直扑杨青梅。

她直奔杨青梅的衣服而去,眼神里闪烁恶毒的光——这女的仗着自己年轻漂亮,勾引人是吧?

她要这杨青梅彻底身败名裂,滚出汽修厂!

撕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