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相思人知相思苦

相思人知相思苦

佚名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言情小说《相思人知相思苦》的主角是姜月和夜殇。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冥界,整个地狱电闪雷鸣,只因地狱第一朵‘神花’姜月正在飞升,就差最后一道雷劫时,一向将她视若珍宝的夜殇竟夺她元神枝叶,亲手撕裂她的元神。六界皆说姜月是夜殇捧在手心里的宝,可如今夜殇却亲手毁了她的飞升。而这一切,竟只是让为了一个凡间女子海棠能够呆在冥界,他甚至要为了那名凡间女子取她三瓣三蕊!原来,他们之间万年的感情竟不敌一个凡间戏子......

主角:姜月,夜殇   更新:2022-09-14 12: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月,夜殇 的武侠仙侠小说《相思人知相思苦》,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言情小说《相思人知相思苦》的主角是姜月和夜殇。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冥界,整个地狱电闪雷鸣,只因地狱第一朵‘神花’姜月正在飞升,就差最后一道雷劫时,一向将她视若珍宝的夜殇竟夺她元神枝叶,亲手撕裂她的元神。六界皆说姜月是夜殇捧在手心里的宝,可如今夜殇却亲手毁了她的飞升。而这一切,竟只是让为了一个凡间女子海棠能够呆在冥界,他甚至要为了那名凡间女子取她三瓣三蕊!原来,他们之间万年的感情竟不敌一个凡间戏子......

《相思人知相思苦》精彩片段

冥幽殿内,阎罗十殿齐聚,只因地狱第一朵‘神花’飞升!

整个地狱电闪雷鸣,劈的忘川河内恶灵翻滚,随时都可能将姜月漂浮空中的元神击碎。

‘嚯嚓’一声,火蛇般的闪电再次劈进来,众人齐心将其引开。

然而其中一道金光却直指姜月眉心,姜月瞳孔紧缩的看向正面墨黑玄袍加身的夜殇。

心口闷疼传来,‘啪啦’一声,姜月元神枝叶尽数碎裂。

她脑子‘嗡’的一声空白,就差最后一道雷劫了,为什么他要亲手毁了她的飞升?

对上夜殇晦暗深邃的眼神,姜月动了动唇瓣想问什么,然开口的瞬间,喉咙涌上一股腥甜,“噗~!”

元神撕裂的疼,让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如鸿毛般轻盈的飘落在冰冷的地面。

失去意识前,看着自己元神本体破碎的枝叶被夜殇凝聚掌心,花叶分离的痛更令她动弹不得。

众人反应过来,不明白的看向夜殇,“尊上?”

这可是他护的跟命一样的女子,等她飞升这一日,他可是等了上万年,现在他这是......?

......

姜月再次醒来是三日后。

微弱的光线被男人清隽的身形遮住,姜月一眼就认出是夜殇!

她没如以往那样,看到他,就直接跳他身上,现在脑海浮出的是他在冥幽殿上夺他元神枝叶的可怕模样。

虚弱挥手,元神漂浮在在她掌心之上。可只见花,不见叶!

心口闷疼蔓延至四肢百骸,鲜血溢出,染红了雪白的锦被。

夜殇缓步上前,温暖的掌心抚在姜月背上,温暖灵力渡入,缓解了她身上的疼痛。

姜月却突然如避蛇蝎般避开他,满眼痛心得问他:“为什么!?”

他是她在冥界最信任的人。

六界皆说姜月是夜殇捧在手心里的宝。

然而......!

男人的手僵在半空,看着她的眼神冷了几分;只一刻便漫不经心的收起手中灵力。

“你历劫失败,最近半年要潜心修炼,不可妄自催动神力!”

语气,一如既往的温润。

姜月抬眸,眼底没了刚才那一瞬间的瑟缩,脸上浮出从未有过的冰冷,讽刺道:“到底是我历劫失败,还是你将我元神分去了南阁?”

南阁。

他离开三年,她一直以为他是为她即将飞升去了梵天界,却不知他一直就在不远处的南阁。

男人看向她的目光,瞬间危险,“你还知道什么?”

还知道什么?

四目相对,彼此瞳孔只剩危险。

姜月:“她是你从凡间带回来的,你是想用我的元神掩去她身上凡气,护她在这幽冥界永生吧?”

空气,凝固!

姜月看着眼前就算是在昏暗之下,也能使得三界无颜色的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

然而这温润的容颜下,却掩藏着剖她心的利刃。

姜月再也忍不住心中愤怒,朝着男人嘶吼:“为什么一定要用我的?”

“忘川河内恶灵那么多,随便抓来一个,都能让那女人在这冥幽殿待上百年!”

怒吼,响彻整个冥幽殿。

夜殇深邃的看着她,不言不语,姜月浑身颤抖:“你知道不知道,那是我的最后一片枝叶?”

就因为是最后一片,因此这万年她小心守护。

她从不屑飞升至梵天界,一切不过是为修复她残破的元神能永世伴他左右,现在竟被他亲手毁了。

空气,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被听的清,姜月想他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

然而,回应她的是夜殇拂袖转身,“好好养着,明日会有人来取一瓣一蕊。”

姜月:“......”

一瓣一蕊?他还想为那凡间女子,要她命!?


当夜殇踏出门的那一刻,姜月双手握拳的问:“那一半元神,现在如何了?”

脑海里浮现出他们万年点滴,姜月不愿相信,他真的会将她的元神分给别的女人。

然而她到底还是失望了。

夜殇头也不回的离开,他的沉默,更让她绝望!

寝殿安静下来,姜月强行催动牵引术去感知另一半元神,然而却死气的没有任何回应。

外面鬼婢小声议论:“也不知道这凡间的海棠姑娘是有什么样的魅力,竟让尊上分出小殿下的元神给她。”

姜月:“......”

原来,她叫海棠!

所以他真的将她的元神用在了那凡人身上?姜月心里所有的不相信,就此定格。

“为什么一定要小殿下的?”另一个鬼婢问出了姜月问夜殇的问题。

如果说夜殇的沉默让她绝望,那么现在小鬼婢的回答,更让她如置深渊。

“你就不懂了吧?小殿下是梵天界神裔后代,即便到时候九重天上知道地狱有了凡人,也不能轻易动那海棠姑娘的。”

“尊上是想用小殿下元神,护海棠姑娘在幽冥界永生?”

“还不止呢!那海棠姑娘在幽冥界三个月阳气大损,估计还要小殿下的三瓣三蕊。”

他是要......三瓣三蕊?

姜月气息不稳,睁开眼的瞬间,所有空洞逐渐转为清明,外面还在说着什么,她已听不清。

指甲殷红扣进掌心,隐忍的怒让她浑身更加颤抖。

......

原本说明日才来取的一瓣一蕊,然而夜殇离开不到一个时辰,就带着冥医而来。

想到小鬼婢的议论,姜月讽刺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半元神还不够?还要拿我的命去续她的命?”

夜殇深邃的眸子看着她,身上没了往日温润深邃,危险的双眸中明显掩藏了慌乱。

而这慌乱,无疑是为那海棠姑娘的!

冥医看了眼夜殇,会意上前:“小殿下先服下这药丸,取蕊的时候不会疼。”

姜月没看冥医一眼,只目光死死的看着眼前让自己熟悉的男人。

夜殇见她不动,薄唇轻启,危险至极:“要本座亲自动手?”

“为了那个凡间女人,你是什么都不顾了吗?”

她失去枝叶,已没了飞升之力。

如果再拿走.三瓣三蕊,她将神力尽毁,到时候承受不住这冥幽殿蚀骨阴气的,将会是她!

这些,他不会不知道,然而他依旧毫无犹豫,可见那凡间女子在他心里的地位。

夜殇一挥手,冥医放下药丸出去。

四目相对,姜月看着男人眼底始终阴冷,忽然就笑了:“如果我不给呢?”

万年来。

整个冥界都说,她是十殿尊上手心里的宝贝,别人说不得碰不得,任由她任性羁傲。

可她哪里是什么宝贝?

现在看来,怕是养着给那个女人续命的药引。

夜殇没回答她的问题,上前,拿起冥医留下的药丸上前,姜月:“你要干什么?”

“唔!”脖颈,被男人狠狠捏住,药丸被他毫不犹豫的塞进她嘴里,姜月拼命挣扎想要吐出来。

然而脖颈上的力道一重,药丸直接滑了下去。

“你放心,本座不会让你死!”话落,姜月被无情的丢在软塌上。

回头看着薄凉危险的男人,只觉他们万年相伴,如此讽刺,“到底,为什么?”

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竟让他不惜将他们的万年践踏脚下。


夜殇走了。

不久冥医便进来,看着榻上因服下药丸奄奄一息的姜月,恭敬上前:“小殿下放心,不会疼的!”

“滚!”姜月使出全力,挥手,冥医瞬间失控的被震出殿外,同时姜月也是一口鲜血吐出。

损了一半元神的她,现在根本不能随意催动神力。

额头冷汗浸湿发丝,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都狼狈至极,姜月蹒跚着朝外面走去。

守在门口的鬼婢看到她苍白的样子,惊恐低下头:“小殿下!”

冥医从地上爬起来:“小殿下请三思,海棠姑娘现在拖不得,若真出了什么事儿,引得尊上降罪......”

冥医话没说完,姜月发间的金色翎箭飞出,直指冥医眉心,冥医吓的赶紧避开。

看着姜月满身危险,所有人都言止!

忘川河畔,彼岸花岸。

姜月看着这血色长岸,脑海里浮现出他当年背着她回来时的画面,那时候这里一片雪白,散发着幽香。

而现在,所有彼岸花如被鲜血染红,原本的幽香不在,散发着阴暗的血腥气。

南阁!

没了往日的地狱死气,如凡间那般春暖花开,这些都是夜殇为她铸造的吧!?

万年来她竟不知道,夜殇也是如此细腻温润的男人。

“你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一个橙色长裙的小女婢挡住了姜月的去路。

姜月竟不知,这地狱除了黑白红,还有如此艳丽的颜色,而这女婢的身上没有丝毫鬼气。

甚至还有......她的气息?

夜殇对那个女人可真好啊,就连她身边的女婢,竟也用着她的元神掩盖气息。

“让开!”姜月危险开口。

气势汹汹的女婢见她不听话,瞬间怒火:“大胆,竟敢在海棠姑娘的地界放肆!”

说着,扬起手就要扇在姜月脸上。

姜月发丝飞扬,一个闭眼,女婢被震的飞出去,直摔在了南阁黑鎏金大门上。

女婢痛苦的捂着心口,姜月路过她身边的时候,不敢再嚣张阻拦。

进到里面。

姜月只觉这南阁,真的好美好美,比那忘川河畔还要美......!

“尊上,我好怕撑不下去。”娇弱的声音传来,即便不见人,姜月也能想到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有多美。

转过屏风,不远处的软塌上,纤弱的女人长发如瀑,一身雪衣更承的她没有半分血色。

当看清那女人的脸,姜月瞬间瞳孔紧缩,呼吸也都不由得粗重了几分。

那,就是海棠?

不,那不是海棠,那是......越夏!九重天上西王母身边的婢女,怎么会是她?

夜殇温柔的安抚着海棠,“本座,很抱歉。”

那样的温柔,姜月从不曾见过。

海棠拉着他的手,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答应我,如果我出了意外,不要让我转世。”

“凡间,太苦了,就算是灰飞湮灭,也别让我再去!”

夜殇眼底闪过让人捉摸不透的深邃:“你会活着。”

两人还在说着什么,姜月已经听不清,脑子‘嗡嗡’作响,只剩下她和越夏之间的画面。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