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金屋藏大白菜

金屋藏大白菜

知清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林知意识人不清,将林静怡这个人面兽心的恶毒女人养在身边,临死前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重活一世,回想前世最爱之人替自己而死,家人不得善终,财产全都被抢走……仇恨充斥着内心,林知意发誓这一世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主角:林知意,陆容潇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知意,陆容潇 的武侠仙侠小说《金屋藏大白菜》,由网络作家“知清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林知意识人不清,将林静怡这个人面兽心的恶毒女人养在身边,临死前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重活一世,回想前世最爱之人替自己而死,家人不得善终,财产全都被抢走……仇恨充斥着内心,林知意发誓这一世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金屋藏大白菜》精彩片段

1976年12月。

南边某偏远生产大队的小河边。

男人迅速脱掉军绿色大衣,噗嗤一声跳进了河里,把正在水中拼命挣扎的女孩救上了岸。

“咳咳”林知意呛了几口水,都吐了出来。

缓缓的睁开眼,林知意看到眼前的男人,哐当一下,惊愕,诧异,不可置信!

心都在发颤!

他…不是死了吗……

陆榕潇死后她知道了所有的真相,她愧对他,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其实早就爱上了这个男人!

“老公!呜呜呜呜!”林知意不管天南地北,一头栽进陆榕潇怀里,又哭又喊,“老公…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陆榕潇愣了几秒,而后火速把人给推开了,但发现怀里的小姑娘把自己抱的死死的,就跟牛皮糖一样红甩都甩不掉。

陆榕潇:“……”

“同志,我连对象都没有处,你可别乱喊,你姑娘家家的清白最重要,你…你赶紧松开我,不然被人看到了可不好!”陆榕潇的嗓音带着几分严厉。

林静怡严重怀疑,林知意这是脑子进水了。

这清清白白的姑娘家,乱抱着人家不撒手,还一个劲的喊老公,笑死咯!

“呜呜,知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怎么就掉水里了呢,要不是这位同志路过,我…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呜呜……”

是林静怡的声音!

林静怡扎了个高马尾,穿着发旧的棉衣,这张面孔是她16岁的模样!

林知意恍然看到自己白嫩的手,可这双手不是早就犹如老妪般了吗?

黑黄,摺皱,爬满了一条条好似蚯蚓般的血管,恐怖如斯。

一个荒唐的想法印在脑海里,她重生了!

而这次,自己为什么会落水?

正是林静怡假装脚崴了,然后往自己这边一撞,自己错不及防哐当的就掉水里了。

事后,林静怡说有人推了她一把,至于是谁?她当时忙着救自己上来,没注意。

“知知,你担心死我了,呜呜呜都是我的错,要是掉进水里的是我就好了,你就不用受苦了……”

上辈子,自己一直被林静怡利用,最后终究惨死,尸骨无存,如今林静怡这副恶心的模样,她再也忍不了了!

松开陆榕潇,使出了全身力气—

“啪啪!”

赏了林静怡两个响亮的耳光。

如释重负的陆榕潇飞快的后退了两步,林知意看了眼他,决定先收拾了林静怡再说。

林静怡被打的摔在地上,整张脸火辣辣的疼,整个人都是懵的。

林知意单膝跪地,用力揪着林静怡的头发,迫使她看着自己,“你也知道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手痒我怎么会落水!”

夹杂着恨意,林知意把林静怡的头往地上狠狠的砸了几下。

“啊呜呜呜!”整个小河边只传来林静怡的尖叫和嚎哭声。

鲜红而刺眼的血一下子就从林静怡的额头流了出来,疼的林静怡神色都扭曲了。

“呵,不是说掉水里的是你就好了吗?行!我成全你!”

林知意一手继续揪着林静怡的头发,一手抓着她的胳膊,把她往河边拖。

‘噗通’一声,林静怡被丢到了水里。

还伴随着林知意嘴里的谩骂,“我好心把你当个人看,你还不把自己当人了,非得做些猪狗都看不上眼的事。

把自己捧那么高,还真以为自己是神仙了?我摔不死你,我还淹不死你了!”

全程看戏的陆榕潇:“……”

这是得有多大的仇恨啊……

“咕噜咕噜…救命…知知救我,我不会水……”

“咕噜咕噜……”

林静怡开始拼命挣扎,两只手一直在水面上打着水花。

林知意站在岸上,抱着胸看戏的说,“哎哟,林静怡啊,你怎么掉水里了啊,这么不小心怎么办啊?”

“这这这…我也不会水,这又没有别人,我救不了你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呀……”

“咕噜他…他会水…救救……”林静怡试图伸手指向陆榕潇,但话没说完整个人就沉了下去。


事关人命,陆榕潇也来不及搞清楚怎么回事,正准备再次下水救人,就听到噗通一声,一个男子抢先跳进了水里。

王鹏三两下把林静怡救了上来,拖到了岸上。

林静怡已经昏死过去了。

王鹏把人抱了上来,想给林知意,林知意也看出了王鹏的意思,整个人就跟避瘟疫一样往旁边一躲。

顿时,林静怡就摔在了地上,脸先着地。

纵然林静怡已经昏死过去了,可意识里让她感觉到了疼!

林知意一副焦急的口气,“哎哟,王鹏你怎么不扶住林静怡啊,这才刚从水里救上来怎么就摔倒了呢,还是脸先着地,万一毁容了可怎么办?”

“到时候我奶他们要你负责我可帮不了你啊!”

前面林知意说了什么,王鹏已经不记得了,就记着后面这句‘到时候我奶他们要你负责……’

林家有三个女儿,队里那些小伙子谁不想娶啊。

要是林静怡嫁给了自己,就算是毁了容,王鹏觉得自己做梦也会笑!

王鹏张嘴,“我…我……”

我我我,我你个头!

林知意心底吼了句。

但面上却是一副担心的样子,“王鹏,林静怡这怎么还没醒啊,你快点抱着她去我家,让我奶带去卫生院看看!”

想到要娶林静怡了,王鹏哪还顾得了那么多,赶紧就把林静怡抱了起来。

林静怡的额头流着血,肉眼可见划了个大口子,面上全是灰土,左边脸颊有划伤。

王鹏心底又琢磨,这他妈不会真毁容了吧?不过这样的话那彩礼钱应该会少点。

眼看着王鹏要走小路回去,林知意赶紧喊,“王鹏!走大路,走田间那边快点,别耽误了时间!”

王鹏没有犹豫,走了田间那条路。

林知意看了看天,离吃中午饭还有一段时间,田间这时候应当是人最多的时候。

王阿婆,牛婶子,刘大娘等都在菜地里干活呢。

一阵寒风吹过,林知意打了个冷颤。

回过头来看向了陆榕潇。

陆榕潇,便是自己三年后要嫁的男人。

她的丈夫。

那个护了自己半辈子,最后还为自己惨死的丈夫。

可自己就是个养不熟的小白眼狼,一直拒他于门外,又一次次的怀疑他,辱骂他。

前世的一幕幕宛若电影片段那般,在林知意脑海里上映。

‘砰’一声巨响。

子弹飞快,陆榕潇用最后的力气扑向自己,子弹击中了他的后背。

她拖着他的双肩,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衬衫,也染红了她的双手。

“知知,我以后恐怕不能护着你了…你要好好的,别怕别…哭,我都安排好了……”

他倒在了自己怀里。

她以为的那个刀枪不入,没血没肉,不知痛,不知苦的身躯倒下了。

最后一刻,他还伸手试图给自己擦擦眼泪,可终究,他没支撑不住……

 


林知意的眼角发酸。

酸的她心脏都在抽痛。

豆大的眼泪如涌泉往下掉。

陆榕潇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巴掌大的小脸,鼻子红彤彤的,眼睛也红彤彤的,盯着自己就一个劲的流泪。

他的心,不知怎么,好似被什么刺了下,慌得厉害。

说起话来都不利索了,“同…同志,你…你是哪里不舒服,我我……”

林知意‘哇’的一下大哭,哭声洪亮,亮的陆榕潇乱了。

全都乱了。

林知意用手背抹了把眼泪,吸了吸鼻子,走了两步,一把抱住了陆榕潇。

这一世,这是自己和陆榕潇的第一次见面。

但她才不管第几次见面,反正陆榕潇就是她的。

这一世,她得把陆榕潇好生供着,不能让他受委屈,被欺负了,得好好呵护!

林知意在心底起了十二分的誓。

刚刚下水救林知意,陆榕潇也全身都湿透了,但他的脖颈处却烫的厉害,林知意的小脑袋埋在那里,蹭了下,又蹭了下。

陆榕潇整个人都惊住了,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林知意那不安分的小手,点了点那凸起的喉结,心里有着小九九。

陆榕潇忽然感觉浑身燥热。

“阿秋,阿秋,阿秋!”

林知意连续打了三个喷嚏。

陆榕潇赶紧推开了林知意,把地上的棉大衣捡了起来,抖了几抖,是在抖灰。

林知意张嘴,刚准备说话,自己就被裹住了。

陆榕潇严肃着脸说,“同志!现在天气冷,你赶紧回家去,洗个热水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别感冒了!”

林知意娇气的说,“那你抱我回去。”

陆榕潇:“……”

“你看我做什么,你都二十好几的人了,还没处对象,现在白捡一个对象,你还不开心啊?美得你吧。”林知意一副理直气也状的样子。

陆榕潇:“……”

“同…同志,我还要去送信,你你赶紧回家,别感冒了。”陆榕潇飞快说完,而后骑着自行车咻的一下就不见影了。

林知意看着陆榕潇奋力蹬着自行车的样子,大喊了句,“送信的同志,我叫林知意,以后就是你对象了!你注意点,别和其他女同志走太近,我有时间去镇上看你啊!”

前方的陆榕潇脸色爆红,寒风迎面呼呼的刮都抵不住。

好家伙!

他活了24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般的女同志!

先是一醒来就一个劲的抱着自己哭喊老公,

后又揪着人家的头发,把人家的脑袋往地上,往死里砸,他在边上看着都疼,

下一秒又骄里娇气,风一吹就倒……

林知意又打了个喷嚏,紧了紧军绿色的大棉衣。

大棉衣很厚,也让她心安,就像一份保护罩般。

又看了眼消失不见的陆榕潇,是啊,这个时候的陆榕潇会害羞,会紧张,会不知所措。

林知意迈着步子朝林家走去。

老天开眼,让她重生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