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秦少爷大可不必

秦少爷大可不必

疯小渔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家的掌舵人,一朝车祸成了植物人,秦赋手中的权利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着。幸亏秦老太太一心一意都为了孙子,寻到高人为孙子治病,高人说只有白家的女儿冲喜才能解了秦赋的病症。白夫人自是不舍得自家闺女踏入火坑,便从乡下随便认了个女儿,就这样万小酥便代替真正的白小姐嫁了过去。

主角:万小酥,秦赋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万小酥,秦赋 的武侠仙侠小说《秦少爷大可不必》,由网络作家“疯小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家的掌舵人,一朝车祸成了植物人,秦赋手中的权利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着。幸亏秦老太太一心一意都为了孙子,寻到高人为孙子治病,高人说只有白家的女儿冲喜才能解了秦赋的病症。白夫人自是不舍得自家闺女踏入火坑,便从乡下随便认了个女儿,就这样万小酥便代替真正的白小姐嫁了过去。

《秦少爷大可不必》精彩片段

“万小酥,像你这种乡下来的,能嫁进秦家就是恩赐享福。你得感谢我,是我将这样的机会让给你,别不识好歹!”

“别埋怨白家,纵使伱有千金小姐的命,也没千金小姐的福分。像你这种的,也只配当个乐色了,和你那肮脏的养父母一样,懂了么?”

万小酥蹲在角落里,死死的扣着手指头,眼眶通红,强忍着眼泪不能流。

奶奶曾经告诉过她,要坚强,女孩子的眼泪是最宝贵的。

面前这个对她颐指气使羞辱的女孩子,是和她年纪相仿的白家名义上的大小姐。

当年两个孕妇同时生产,医院抱错了孩子,这个原本应该出生农村的女孩子,一跃成了白家大小姐,白蔷薇。

而原本应该享受呵护的万小酥,成了穷乡僻壤,拥有封建思想的农村女孩儿。

从小万小酥就没体验过父母的爱,对她非打即骂,只有奶奶对她是真心的,对她好。

几天前奶奶出车祸了,躺在医院里,她手头上没钱。

也是这个时候,白家找到了她,拿着一份DNA报告,说万小酥是他们的亲生女儿。

嫌弃的眼神让万小酥感到羞愧,她怎么可能是白家的孩子?

而白家愿意出手救她奶奶,但是有一个条件,替白蔷薇嫁给一个植物人!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吗?万小酥,你装什么耳聋?”白蔷薇气愤直接揪起了万小酥的耳朵,眼神中的厌弃,分外明显。

万小酥吃痛的直接推开了她。

被推出去的白蔷薇后背,直接撞到了柱子,痛的蹙眉,眼神犀利的盯着她,“乡下来的贱丫头,你敢推我?”

“是你先揪我耳朵的,我才推你。”万小酥捂着耳朵,虽然出生乡下,但丝毫不影响她的长开。

雪白的肌肤,如同婴儿般的丝滑,巴掌大的小脸,水汪汪的大眼睛,黝黑的双眸透露着无辜的气息。粉嫩的朱唇,微微嘟起,让人忍不住想上前咬上一口。

她看起来很瘦小,但是该有的地方都有,让人忍不住想将她保护起来。

白蔷薇的五指不由得攥紧,狭长的眸光中透露着妒忌,“你还敢狡辩?”

“够了!薇薇,别争了,一会儿秦家的人就要来了。”万小酥的亲生母亲,白夫人心疼的将白蔷薇往身后拉。

白蔷薇撒娇的摇晃着白夫人的手臂,“妈,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推我,疼死了。”

白夫人看向万小酥的眼神只剩下凛冽,“没教养的东西。”

简单的几个字,冲击着万小酥的心房,她抬头望着白夫人委屈的说不出话。

明明不是这样的……

她真的是白夫人的女儿吗?

听见白夫人的训斥,白蔷薇嘴角得意的上翘,故意对万小酥挤眉弄眼。

是亲生女儿又怎么养呢?

白蔷薇才是被白家养大的孩子。

秦家的车来了。

一位身穿燕尾服的中年男人,走进白家,对着她们鞠了个躬。

白夫人将万小酥直接推了出去,“管家先生,这是我的亲生女儿,万小酥。她的八字最配秦少了,请秦家善待她。”

“放心吧!夫人。”管家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万小酥咬着唇看向了白夫人,白夫人怕她后悔一般,直接上去拽着她走。

离开前,万小酥看见白夫人松了口气。

管家驱车带着她前往秦家。

到了后,万小酥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住了,这是她在童话剧里才能看见的城堡吗?

女佣都在门口迎接。

秦家很大程度上,给万小酥尊重。

进入秦家。

万小酥被带到了一个房间。

床上躺着一个男人,男人长的非常好看,精致的五官,高耸的鼻梁,薄薄的唇。

只是他的身上,插了许多的管子,连呼吸都需要呼吸机的帮助。

他就是秦家最有实力的掌舵人,秦赋。

二十五岁的时候,将秦家带上了福布斯榜,位列首富。

创造了最新的科技,打造了ME,几个月前出了场车祸。

至今未醒,可能这辈子都是植物人。

而他的奶奶,也就是秦老夫人找高人算命,说是白家的千金小姐八字吻合秦赋。

冲喜的话,有很大概率能唤醒秦赋。

所以才有开头的那一幕。

“少夫人,请签上你的名字。”管家将一份协议推送到了万小酥的跟前。

万小酥下意识的往后,管家笑着解释,“少夫人放心,这个协议是对你有好处的,后续你便是这里的女主人。”

只是管家不知道,万小酥压根不在乎这个,她只要奶奶平安。

听他们的安排,奶奶一定安然无恙。

签协议后,一群女佣围了上来。

“你们要做什么?”万小酥感到有些不太对劲。

管家淡淡开口,“少夫人,自然是完成你传宗接代的任务,你可是签了协议的。”

“传宗接代?”和植物人吗?

女佣直接将她抓了起来,带到了一个和实验室一样的地方,五花大绑在实验室的台子上。

万小酥不断的挣扎,“放开我,你们想对我做什么……唔……”

一根针插入她的脖子,渐渐的没了知觉。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

再一次醒来的万小酥,发现自己躺在秦赋的房间里。

昨天的经历……

惊的她直接坐起身。

躺在床上的秦赋,手指动了一下,万小酥恰好看见了。

她忍不住往前秦赋的床边走。

就在这时,房门开了。

管家对着她鞠了一躬,“少夫人,请您用餐,这些都是保胎的顶尖食材。”

“保胎?”她又没怀孕。

管家楞了一下,随后明白了,“少夫人,你肚子里现在怀着,秦家唯一的血脉。保胎的食品,都是老夫人安排的,一定要吃完。”

“什么?我坏了秦家唯一的血脉?”万小酥猛地想起昨天的事情,难道不是梦?

都是真的?

她才二十岁,就闪婚闪孕?

而且还是……植物人的孩子?

“是的,那是少爷从前就储存的精,以备不时之需的。”管家耐心的解释着。

万小酥这下明白了,下意识的抚摸了小腹,她有宝宝了?!!

 


“乡下的女人,人尽可夫,妈,你怎么能让这样的女人嫁给秦赋呢?”

“是啊!奶奶,我也听说了,那万小酥刚回白家连佣人都勾引!你怎么能让这样的女人,怀上堂哥的孩子?”

“对对对!乡下的女人脏死了,行为不检点,听说他们就喜欢……就喜欢偷汉子!”

……

管家说要带万小酥去见老夫人,刚到门口,贯彻耳朵的却是羞辱。

那些肮脏的话,抨击着万小酥的自尊心,因为长的好看。

她从小没被少编排,没想到,嫁入秦家后的她也避免不了这样的纷争。

她们对话的嗓音很大,生怕外人听不见似的。

到了客厅。

万小酥看见一位满头白发的慈祥老人,她旁边坐着一个中年妇人,一个年纪和她相仿的女孩子。

管家向万小酥解释着,中年妇女是秦赋哥哥的老婆,赵敏。

而旁边和她差不多大的,则是秦家秦赋的堂妹,秦雅。

秦雅这个名字,万小酥知道的,她是大明星,总是出现在电视上。

万小酥的好朋友还是秦雅的粉丝。

“好孩子,过来奶奶这里坐。”老夫人和蔼的向她招手。

万小酥小步的过去,刚准备坐下的时候,赵敏讽刺的冒出了一句,“啧啧啧,这么金贵的沙发让她坐,怕是要人洗个几百回才能用了。”

“就是,自己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配不配得上这个沙发吗?”秦雅抱着胳膊,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

万小酥明白了。

秦家也不欢迎她。

她冲老夫人礼貌的微笑,“奶奶,我站着就好。”

“好孩子,委屈你了。”老夫人心疼的握住她的手,安慰的拍着她的手背。

万小酥看着和蔼的秦老夫人,想到了自己的奶奶,不由得心酸。

“奶奶……”她不由得发自肺腑的喊了一声。

看着委屈巴巴的万小酥,秦雅直接不敢了,“装什么装?万小酥,我们也没对伱怎么招吧!搞的好像我们欺负你似的,乡下来的,真没教养。”

“够了!小酥刚进门,你们不祝福就算了,一直说风凉话,是瞧不起上她,还是瞧不上我老太婆?”秦老夫人发怒的拍桌子。

赵敏连忙解释,“妈,雅雅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万小酥的出身确实不好,以前在乡下……”

“住口!你们当我老太婆是老糊涂了吗?”秦老夫人事先也是调查过的,如果不是十分的信任,也不会让万小酥怀上秦赋的孩子。

万小酥揪着手指头,那一瞬间,万千思绪涌上心头。

她真的好像自己的亲奶奶啊……

“妈,你一定会后悔,今天的决定的。”赵敏拉着秦雅离开,离开前瞪了万小酥一眼。

她们母女离开后,客厅也安静了许多。

秦老夫人拉着万小酥的手,有些愧疚的开口,“委屈你了,孩子,其实她们的心肠并不坏,你不要记恨。”

“我知道的,奶奶,谢谢你护着我。”万小酥发自内心的感激。

这是,这段时间内,唯一一个善待她的人。

万小酥十分珍惜。

秦老夫人满意的点头,苍老的手,伸向了她的小腹。

轻轻抚摸,“小酥啊!只要你生下了秦家的孩子,以后的人生,想要什么都会有的。”

万小酥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她好像明白了,秦老夫人做的……

只是想留住她肚子里的孩子。

从客厅出来。

“啪!”

一巴掌扇的她有些错不急防,万小酥险些站不稳,而打她的人则是秦雅。

秦雅一副大小姐气势,端着手臂,目光厌恶的盯着她。

从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小狐狸精,我不管你是使用了什么手段笼络奶奶的心,只要你在秦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你最好记住我说的话,听见了没?”

“我和你说话呢?小狐狸……啊——”

秦雅还没说完,就尖叫了一声。

因为万小酥直接给了她一巴掌,此刻还拽着秦雅的头发。

那些人一声声的羞辱,让万小酥眼眶通红,那一刻,她不想继续忍让了。

“我不是狐狸精!我不是!!道歉,给我道歉!”万小酥哭喊着。

秦雅痛的睁不开眼睛,不断的挣扎,尖叫,“疯子,疯子——”

“道歉!道歉——”万小酥的手死死的拽着,情绪非常激动。

最后是管家发现,将她们给分开。

秦雅瑟瑟发抖的盯着万小酥。

而万小酥坐在地上哭泣,那一刻,她委屈的情绪到达了顶尖。

平静下来后,她被管家送到了秦赋的房间。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管家,发白的唇,缓缓张开,“管家叔叔,我真的那么糟糕,不受待见吗?”

“少夫人,你很好,请不要胡思乱想。”管家离开了。

看着躺在床上的秦赋,她绷不住,趴在他的床边放声大哭。

向一个植物人倾诉她的苦楚,这些年经历的事情,而她不知道,在她倾诉的同时躺在床上的人手指在动。

呆在秦家已经有小半个月了,万小酥有了明显的妊娠反应。

胃里排山倒海,不停翻滚。

她在厕所里不停呕吐。

身后却传来低沉的沙哑声,“你是谁?”

万小酥猛地回头,对上秦赋阴沉的双眸,他如鹰一般的眼神让人不由得害怕。

“你……你怎么醒了……”不是植物人……吗?

怎么醒了?

秦赋听着只觉得可笑,这女人就那么指望他醒不过来吗?“滚出去!”

“我……”万小酥想解释的,秦赋却身子往前一倾,昏厥了过去。

她想都不想伸手搀扶住了秦赋。

她凑他非常近,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细腻的肌肤,以及每一个毛孔。

挺拔的鼻翼,薄薄的唇,明明躺在床上那么久却散发着男性的荷尔蒙……

好香。

而接到消息的秦老太太催促着管家回去,只是在回去的路上发生了意外,一亮红色的宾利失控的撞了上去。

白蔷薇根本没机会闪开,直接撞了上去……

“砰!”

车辆的引擎盖都撞的掀开了。

车内血流成河……

白蔷薇的手指动了一下……

 


秦赋醒了,而奶奶却陷入了昏迷,管家当场就毙命。

肇事者白蔷薇只是受了点轻微伤。

秦家客厅。

秦赋阴郁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万小酥,这个女人……

秦雅和赵敏哭的死去活来,“堂哥,都是她,她和白蔷薇是一伙儿的,就是想害死奶奶!你别放过她。”

“秦赋啊!这女人八字克秦家,你一定要将她赶走啊!而且她以前行为不检点,留在秦家只是污点。”

“是啊!堂哥,我,妈说的没错,万小酥就是秦家污点,之前你没醒。她仗着自己的秦家少奶奶的身份,欺负我!秦家的佣人可以作证。”

秦雅和赵敏一唱一和,还有佣人帮忙说话,“是啊!少爷,万小酥嫁入秦家,颐指气使,可以得意了。”

坐在沙发上的秦赋,额头青经暴跳,眼神阴沉的可怕。

万小酥坐在偏远点的地方,低着头,默不作声,那些污蔑的词语,她听过不少了。

现在她最担心是就是秦老夫人的情况,不管怎么说,都是关心过她的人……

“伱有什么辩解的吗?”秦赋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愤怒。

“对不起。”万小酥哽咽的开口,原本到嘴边的话,只剩下这三个字……

“啪!”

秦雅一巴掌扇了过去,力道很重,万小酥的嘴角流出一丝血。

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她抬头看向秦赋,忐忑的询问,“奶奶怎样了?”

“你也配叫奶奶?万小酥,你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你只是一个乡下的骚狐狸,有什么资格喊我奶奶?”秦雅厌弃的开口,上次的事情,她可是耿耿于怀的。

万小酥并未理会秦雅,而是看向了秦赋,再一次开口,“奶奶没事吧?”

没事?

秦赋眉头轻挑,仿佛听见了一个笑话,那么严重的车祸一个老人。

能安然无恙?

秦雅不断的扇着万小酥,嘴里说着最羞辱的话。

赵敏的眼神中更是得意。

秦赋眉头微蹙,指腹摩挲着嘴唇,看着不挣扎的万小酥。

心里不是滋味。

随后给了身后的保镖一个眼神,秦雅直接被拉开了,她有些懵逼的看着秦赋,“堂哥,你这是做什么?是她害了奶奶,你不会是想放过她吧!”

“秦家什么时候,轮到你教我做事?扔出去!”秦赋有些不耐烦的开口。

赵敏瞬间慌了,一脸讨好的开口,“秦赋啊!雅雅可是你的堂妹,你不会那么残忍对她吧?”

“连带着这个女人,一起丢出去!”秦赋是什么人,他能不知道,眼前的两个人是什么货色?

赵敏瞪大了眼睛,来不及说话,就和秦雅一起被丢了出去。

终于安静了下来。

万小酥趴在地上,靠着双臂不断的往前,她脸上被打的红肿淤青。

嘴角的血在流……

“秦少,我求求你,告诉我情况好不好?让我见见奶奶……”哪怕明知道,奶奶是利用她的肚子。

秦赋厌弃的看了她一下,修长的指尖,捏住了她的下巴,“我凭什么告诉一个凶手?白家的气数算是倒头了,你懂了吗?”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万小酥不断的道歉。

她的身体里流着白家的血,奶奶出了事,她难辞其咎。

“啊——”

一个女佣捂着嘴巴,猛地尖叫了一声,指着万小酥的小腹手指的在颤抖。

只见她身下缓缓流出一滩血。

“少爷,少夫人怀了你的孩子……是老夫人拿了你的精子……”一旁的保镖提醒着。

秦赋瞳孔猛缩,奶奶?

万小酥昏厥了过去。

恍惚间,她好像看见秦赋抱起了她。

当万小酥再一次醒来,发现她躺在病房里,鼻翼上插着呼吸机。

“给你三天的时间,拿掉肚子里的孩子,不然我亲自找人取。”秦赋冰冷的声音响起。

万小酥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我……”

“一个凶手,有什么资格怀上秦家的骨血?万小酥,白家的血脉,是最脏脏的,你也是!”一样的脏!

她不敢去看秦赋,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手指攥紧了被子。

直到听见关门的声音,她才缓缓坐起身,手伸向了小腹。

那是她的宝宝。

一个不被亲生父亲看好的孩子。

掀开被单,扯掉呼吸机,以及插在血管里的吊针。

她踉跄了出了病房。

迎面碰上了白夫人。

白夫人看见她的眼神也是诧异,而万小酥瞥见她手中的保温瓶,那一刻,她以为白夫人是为了她的……

“妈……”万小酥无助的喊了一声。

这是她第一次喊白夫人,她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亲生母亲还是在乎她的。

只是没想到,迎面而来的,却是无情的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打的很重,几乎将她扇倒在地上,幸好有墙为她支撑着。

才不至于那么狼狈。

“万小酥,你个克星!从你出现开始,白家就没啥好事,你不要喊我妈!我没你这个女儿,我的女儿叫白蔷薇!”

白夫人一字一句,重击着万小酥,那一刻是真的很痛。

她难以置信的看向白夫人,满眼委屈,“我才是你的亲生女儿……”

“不!你不是,万小酥,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蔷薇现在还躺在医院,出院了,还要被拘留!”白夫人眼眶中泛着泪花,将全部的责任推向万小酥。

万小酥震惊,轻微摇头,怎么会是她的错?

怎么会……

“万小酥,你怎么不去死?当初,我就不应该把你找回来,你个灾星!”白夫人指着万小酥的鼻子骂,最后将带来滚烫的汤,直接泼在了她的身上。

滚热的烫,烫的好痛,可是她并未吭声。

因为心比身体更痛……

非常的痛……

“哐!”

白夫人直接将保温瓶,砸向了她的额头,这次……

万小酥真的支撑不住了,直接躺在了蜿蜒的血泊中,耳边是母亲最恶毒的诅咒。

迷糊中,她看见了一道人影,秦赋……

不可能是他的,他记恨她呢!

万小酥从未如此绝望过,从未……

这个世界上很多美好的事情,注定和她无缘,她肚子里的孩子。

会和她一样,不受血亲待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