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我的女总裁又美又飒

我的女总裁又美又飒

非我所愿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为了那个又美又飒的女总裁,陈河图这个南荒龙帅,甘心做她背后的男人。这要是让他从前的属下看到,恐怕要惊掉下巴,毕竟这不苟言笑的上官,如今就像是“活”了一般,各种表情尽显,然而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是她,是他牵挂了多年的女人——秦岚。

主角:陈河图,秦岚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河图,秦岚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的女总裁又美又飒》,由网络作家“非我所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为了那个又美又飒的女总裁,陈河图这个南荒龙帅,甘心做她背后的男人。这要是让他从前的属下看到,恐怕要惊掉下巴,毕竟这不苟言笑的上官,如今就像是“活”了一般,各种表情尽显,然而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是她,是他牵挂了多年的女人——秦岚。

《我的女总裁又美又飒》精彩片段

黄昏。

云河机场,方圆十里,全部被封锁。

无关人员,不可进出。

数百架飞机在空中盘旋。

荷枪实弹的卫兵,把守着每一个路口。

只因,三年前,被封为国士无双的南荒统帅,陈河图,今日抵达云河市。

云河市最高指挥官,调兵遣将,封锁机场,只为给南荒统帅陈河图举办一个隆重的,超越规格的欢迎仪式。

同时,云河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争先恐后的过来,想要迎接九龙统帅,搏一个善缘,却被阻拦在机场十里之外。

这让他们,敢怒不敢言。

只能仰着头,张望着机场方向。

······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陈河图是坐高铁回来的。

“五年了!”

“我陈河图终于回来了!!”

站在出站口,他怔怔的望着这熟悉又陌生的场景,百感交集。

过往行人,纷纷驻足侧目,皆因,他穿着一件破旧的迷彩服,上面血迹斑斑。

与,周围穿着时尚,西装革履的行人,截然不同。

陈河图并不在意路人的目光,他的思绪飘向了远方。

五年前,他被人陷害,挑断脚筋,扔进了一所海底监狱。他本以为自己会在这所监狱里苟延残喘的度过余生。

不曾想,一位神秘老人,不仅治好了他断裂的脚筋,更传授他一身功法。

待他,融会贯通之后,把他扔到了南荒,并让他立下五年之约。

五年内,服役于南荒,不准离去,不准......

······

当时,南荒正值战火,他应征当兵,用了三年的时间,从一个新兵,成为一方统帅。

三年前,敌人集合三十六路人马,统兵百万,入侵南荒。

他率兵御敌,以一己之力,扭转战局,斩首三十六位统领,吓退百万敌军,

这一战,他威名远扬,立下不世之功,被封为南荒统帅,并授予国士无双勋章。

他又用了两年时间,率兵亲征,统一南荒周围三十六部落国,收回失地三万里!

至此,他功成身退。

······

一阵清凉的风吹过,陈河图这才回过神来。

五年过去了,他终于可以回来了。

不知道爸妈怎么样了,他们身体还好吗?头发是否白了?

还有她,自己的未婚妻,唐莹!

不知道她是否剪去了长发,是否嫁给了别人。

想着想着,陈河图不禁加快了步伐。

很快,他就走到了他家附近。

这是一个破旧的城中村,五年前一直说要拆,没想到五年过去了,只有房顶被拆了。周围的的很多人家,已经加盖了两层,三层,想必是为了增加面积,多要赔偿款。

反观自己家,破破烂烂,风雨难避。

他快步走到门口,推开千疮百孔的木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小院子。

一位满头白发的女人背对着自己,正在锁着屋门。

陈河图站在院子门口,一如小时候那样喊道。

“妈,我回来了!!”

满头白发的女人下意识的转头,手中的饭盒“啪嗒”掉落在了地上,她不可置信的望着门口的那道身影,颤声道,“我儿,是你么?”

“是我,儿子回来了!”

陈河图快步走到母亲的身边,“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儿子不孝!”

“这五年,让您担心了!!”

他的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五年戎马生涯,他受过伤,流过血,唯独没有流过泪。但这一刻,铁骨铮铮的汉子,却哭泣的像个孩子。

母亲也早已泪流满面。

消失五年的儿子,终于回来了,她暗淡的心又燃出希望之光。

她颤颤巍巍的把陈河图从地上搀扶起来,柔声道:“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

说罢,便紧紧的抓着陈河图的手不松开,仿佛一松开,便又失去了儿子。

陈河图也乖巧的站在母亲旁边,目光一刻也不曾从母亲的身上离开。

母亲的身体佝偻了,头发也白了,皱纹也多了,他恍恍惚惚的看到母亲年轻时,也像现在紧紧的抓着自己,他心中的愧疚更深了。

良久,母亲才反应过来。

“你饿吗?妈妈去给你做饭去。”

陈河图摇了摇头说道:“我不饿,我在火车上吃过了。”

母亲抹了抹泪道:“走,进屋说。”

说着,便又重新打开了锁好的屋门。

陈河图疑惑的问道:“妈,我爸呢?”

母亲怔了一下,低头不语。

陈河图又问道,“对了,妈,你拿这个饭盒要去哪里?”

他早就注意到地上那个饭盒里,散落出来的饭菜。

母亲依旧沉默不语。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陈河图明白,家里一定是出事了!

他双手抓着母亲的肩膀,焦急的问道:“妈,家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爸呢?”

母亲这时有些犹豫。

陈河图见状,继续说道:“妈,有什么事,您就告诉我!您的儿子已经回来了,没有人敢再欺负你们。”

这一刻,陈河图身上涌现出无比冰凉的气息。

但母亲却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是啊,儿子回来了,没有人能欺负他们老两口了。

想到此处,她才抹了抹眼泪说道:“你爸......你爸......他住院了。”

陈河图怔了一下说道:“住院了?我爸是生病了吗?”

母亲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不是,是被人打的。”

陈河图闻言,勃然大怒。

他在前方抛热血,撒头颅,为国为民。自己的老父亲,却在后方被人打进了医院。这让他如何不怒?

但是看到母亲担心的样子,他强压心中的怒火,平静的问道:“妈,是谁打的我爸?”


知子莫如母。

母亲又怎能不知儿子心里怎么想的。

她担心儿子冲动行事,不敢告诉儿子凶手是谁,她故意转移话题道。

“这件事改天再说,现在你爸一个人在医院躺着,还没有吃饭呢!我得赶紧把饭送过去。”

说完这句话,母亲刘桂花便从地上捡起饭盒,蹒跚着来到了厨房,想着洗洗之后,再盛上锅里剩下的饭菜。

而陈河图看着母亲蹒跚的步伐,心中更是无尽的酸楚,自责。

他也同样理解母亲的想法,所以他并没有追问,只是紧紧的攥着拳头想道。

既然,他已经回来了。

恩,要报!

仇,也要报!

在这五年里,欺辱过自己的父母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对父母好的人,他也会一一报答!

就在这个时候,母亲已经重新盛好饭菜,拿着饭盒走了出来。

“儿子,你刚回来,在家歇会儿,我先去给你爸送饭。”

陈河图却说道:“妈,我陪你一起去!”

“毕竟我五年没有见过我爸了,我也很想他。”

刘桂花犹豫了一下。

担心儿子看见他爸的伤势之后冲动。

但又想到孩儿他爸如果看见消失五年的儿子回来了,一定会心情大好,对养病也是好事。

刘桂花左右为难,但看到儿子陈河图期盼的眼神,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陈河图见状,立马接过母亲手中的饭盒,然后搀扶着母亲,走出了小院子。

看着街道两边熟悉的场景,陈河图仿佛回到了小时候,妈妈牵着自己的手,送自己去上学。

那个时候,妈妈很年轻,自己还得拼命追赶着妈妈的脚步。

现在妈妈老了,走路也慢了,自己刻意放慢脚步,就跟小时候妈妈放慢的脚步一样。

不知不觉,他的眼眶又红了。

很快,他们母子二人走出了破旧的城中村,本来陈河图是想要拦一辆出租车的,但母亲执意要坐公交车,不让陈河图浪费钱。

陈河图虽然不缺钱,但还是遵从母亲的想法。

两个人坐着公交车来到了医院。

母亲轻车熟路,领着陈河图来到了父亲所在的病房。

这是一个六人间的病房,里面又脏又乱,气味难闻,一进门,陈河图便看见了父亲。

父亲躺在最角落里的那张病床上,骨瘦嶙峋,脸色苍白。

他老人家,脑袋上缠着绷带,胳膊上也缠着绷带。

“爸!”

陈河图快步走到病床前喊了一声。

躺在床上的父亲,睁开了眼睛,本来暗淡无光的眼神,在看清楚是儿子陈河图之后,流露出一道希冀的光。

“小图,是你么?”

“是我,儿子回来了。”陈河图跪在病床前,红了眼眶。

父亲陈玉堂,看着消失五年的儿子回来了,情绪激动,久久说不出一个字,只是用他宽厚的手掌,拍了拍陈河图的肩膀。

这就是父亲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

母亲刘桂花看着父子二人都快流出眼泪,急忙说道:“老陈,先吃饭吧!”

“好!”陈玉堂心情大好,他挣扎就要从病床上坐起来。

母亲刘桂花急忙上去搀扶,然后打开饭盒,喂着父亲。

而陈河图看到这一幕,擦了擦眼泪,悄然走出了病房。

他径直来到了医生办公室,刚准备敲门,便碰见一名护士。

护士疑惑的问道:“张医生去开会了,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陈河图停止了敲门的动作说道:“是这样的,我想问问三病房,六号床,陈玉堂的病情。”

护士抬头看了陈河图一眼问道:“你和他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父亲。”

陈河图刚说完这句话,就看到护士眼里流露出厌恶的神色,接着他就听到护士没好气的说道:“呵呵,原来你就是他老人家那个不孝的儿子啊!现在知道来关心了?你那媳妇欺负你父亲的时候,你怎么不敢站出来?”

陈河图有些郁闷的看着护士说道:“你认错人了吧?我还没有结婚呢!”

“没有结婚?那唐莹是谁?”护士直接说道。

而陈河图在听到唐莹这两个字之后,就知道护士没有认错人,只是,护士为什么会说唐莹欺负自己的父亲呢?

他心中有一万个疑问,而这名护士,好像知道很多事情。

想到此处,他不由分说的抓住护士的胳膊,把她拽进了楼道里。

“你松手!”护士又是厌恶的瞪了陈河图一眼。

陈河图一脸的歉意的看着护士说道,“不好意思,我想了解一下,你说的唐莹欺负我爸,到底是怎么回事?”

“呵呵,你问你媳妇不就知道了么。”护士气冲冲的说道。

她在医院了工作了六年,什么样的病人她都见过,唯独没有见过像陈玉堂儿子和儿媳那种人,没事就打自己的父亲,所以在听说陈河图是陈玉堂儿子之后,她一点好气都没有。

陈河图尴尬一笑说道:“可能你对我有些误会,我并没有结婚,但你说的唐莹确实是我的未婚妻,只是这五年,我一直在外地,对于家里的事情,我并不知道,所以如果你知道的话,就请告诉我吧,拜托了。”

护士秦岚疑惑的看着一脸真诚的陈河图问道:“你当真不知道唐莹是怎么对你父亲的?”

“嗯,我刚回来,就得知父亲在住院,所以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河图诚恳的说道,同时他又期待的看着护士秦岚,想让秦岚把她知道的事情说出来。

“哎......”秦岚叹了一口气说道,“怪不得呢,我说怎么每次住院,他们儿子都不来,原来是在外地啊。”

她暂时相信了陈河图。

而陈河图却从秦岚的话中听出来一些不对的地方,“你是说每次住院??我父亲不是第一次住院?”

看着陈河图眼中复杂的情绪,秦岚这才说道。

“没错,你那个未婚妻唐莹实在太不是东西了,她每个月都来给这老两口要钱,如果不给钱,就又哭又闹的。”

说到这里,秦岚又闭上了嘴巴。

陈河图焦急的问道,“你继续说呀。”

秦岚犹豫了一下,最后才说道,“你那个未婚妻,这些年一直在给你父母要钱,如果你父母不给,她就找人打你父母。”

“那这一次,我父亲身上的伤,也是她找人的打的???”


说这句话的时候,陈河图身上弥漫着冰冷的杀气,语气森然。

气温骤然下降。

秦岚并没有察觉到陈河图的异常,只是觉得楼道里冷嗖嗖的,她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才说道:“对,我们医院的人基本上都知道这事。”

闻言,陈河图怒火中烧。

他万万没有想到唐莹的心如此狠毒。

当年,他贵为云河市的风云人物,拒绝所有人的追求,选择了唐萱,与她订婚。

没想到,在自己失踪五年的时间里,唐萱竟然如此对待自己的父母!!

“她为什么要派人打我父亲?仅仅是因为钱?”陈河图忍不住的问出了口:“给她留下的钱不够花吗??”

秦岚看着陈河图悲痛的神情,也已经意识到,恐怕自己刚才误会他了,他可能真的不知情。想及此处,她才说道:“这一次,好像是因为你们家要改造了,唐莹逼迫你们父母把房子拆了,拆的钱如数给他。你们父母不肯,她就找了一些地痞流氓,来对付你父亲。”

停顿了一下,秦岚继续说道:“对了,昨天唐莹还领着一群人来病房里闹事了,而且还威胁你父亲,说不把房子拆了,会让他们老两口生不如死。”

陈河图在听完这些话之后,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对着秦岚说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说完这句话,他便快步离开。

秦岚在后面喊道,“等等。”

陈河图驻足,疑惑的回头,看向秦岚问道:“你还有什么事么?”

秦岚尴尬一笑,才担心的说道,“你千万不要冲动!”

“你惹不起他们的。”

陈河图内心一暖,知道秦岚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他善意一笑,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他并没有打算马上找唐莹算账,现在最要紧的是看看父亲身体怎么样。

而楼道里,秦岚则很奇怪的看着陈河图的背影,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

她一直都以为陈玉堂的儿子和儿媳唐莹沆瀣一气,现在看来,好像所有人都误解了......

······

回到病房之后,父亲吃过饭已经睡着,母亲在旁边收拾完碗筷,拿到开水间清洗。

而陈河图趁机检查了一下父亲的身体。

越检查,他越心惊。

父亲这五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

身上的伤疤超过十六道,骨头断裂过五次以上。

最......最......最让陈河图愤怒的是,父亲体内竟然少了一颗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河图很想问个明白,但是看着母亲回到病房后脸上疲惫的神情,他一个字也问不出口。

他知道,即使他问,母亲肯定不会讲的,父亲更是不会讲的。

他也知道,这一切定是唐莹所为。

这一刻,他心中的火焰到达了极点!

“唐莹,我要让你碎尸万段!!!”

“我陈河图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陈河图拳头上的青筋暴起。

他恨唐莹,也恨自己,更恨五年前陷害自己的幕后黑手。

如果不是被人陷害,他又怎么会离开五年时间!让父母受这么大的委屈!!

母亲好像察觉到了异样,担心的看着陈河图问道:“儿子,你怎么了?是不是累了?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吧,我一个人在这里陪你爸就好。”

陈河图急忙收敛起自己的情绪,转而微笑的说道:“妈,我没事。”

“真的?”母亲依旧担心的问道。

陈河图点头道:“妈,我真没事,不过我还有点事要处理,我得出去一趟,等会儿我过来换您。”

母亲听到儿子有事,立马说道:“你有事就赶紧去忙吧,不用操心这里的,而且你爸事多,你也不会照顾,还是我一个人照顾就行。”

说着,母亲刘桂花便把陈河图推到了门外。

来到病房外面,母亲从兜里掏出来一块破旧的手帕,打开之后,里面有一沓破旧的钱,最大的面额只是五十,仅仅一张,剩下的都是十块,五块,一块,甚至还有五毛,一毛。

母亲数了数,便把手帕里的钱都递给了陈河图说道,“你先拿着花,不够了,再给我要。”

说完这句话,母亲不由分说的便把钱都给了陈河图。

陈河图的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自己贵为南荒统帅,在大夏也是唯一获得国士无双勋章的人,可自己的父亲现在躺在医院病床上,伤势严重,自己的母亲身上现金,竟然连二百都不够。

想到这里,陈河图心中充满了愧疚。

他们这五年来,到底是受了多少的苦啊!!

他急忙摆了摆手说道,“妈,我身上有钱的。”

说完,他便逃也是的离开了。

他的情绪有些崩溃,不想让母亲再看见自己的泪水。

乘坐电梯,来到一楼。

刚出电梯,便看见一辆急救车停在门口,一群人推着担架床,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即便是躺在担架床上,女人修长的身子,笔挺的大长腿,一张俊俏的脸蛋,绝对的是倾国倾城。

放在整个大夏,应该也是顶级的美人胚子。

路过陈河图的时候,陈河图看了一眼,病床上的女人危在旦夕。

如果抢救及时的话,或许还有希望,但稍一耽搁,可能便会失去性命。

医者仁心。

陈河图鬼使神差般,也跟在了担架床的后面。

到了急救室的门口。

推着担架床的护士喊道,“刘主任呢?刘主任在不在?”

急救室门口的护士说道,“刘主任今天休息,今天值班的是张医生。”

推着担架床的护士更是焦急了。

“快给刘主任打电话!让他赶到医院!这名病人的病情非常严重,我们医院只有刘主任才能救她。”

这里的情况,一下子惊动了医院很多医生和护士。

就连刚才告诉陈河图很多事情的秦岚也赶到了这里。

她们有的在给刘主任打电话。

也有的在其他值班医生的带领下,执行抢救。

但担架床上的女人,脸色苍白,呼吸越来越虚弱。

这些值班的医生,查探不出来病情,束手无策。

只能焦急的喊道,“快问问刘主任,还有多久才能赶到!”

一名护士焦急的回复道,“还得半个小时!”

值班医生脸色大变,“那来不及了!半个小时,肯定会要了这位女士的命的!这可怎么办?”

他可深知这位病人的身份,如果她今天死在急救室,在场的人,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怎么办?”

“怎么办?”

“难道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

“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位病人死去?”

就在众人惊慌失措的时候。

一道平静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来救她。”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