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捡漏王者

捡漏王者

七宝琉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陆晓峰大学选了个比较冷门的考古系,本来毕业之后他就打算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因为他非常热爱这些稀世珍宝!奈何刚毕业就被未婚妻抛弃,关键时候,右手居然成了玉手,从此陆晓峰获得了鉴宝捡漏、修复文物的异能,而且这只手更是力大无穷。

主角:陆晓峰,李依依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晓峰,李依依 的武侠仙侠小说《捡漏王者》,由网络作家“七宝琉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晓峰大学选了个比较冷门的考古系,本来毕业之后他就打算从事这方面的工作,因为他非常热爱这些稀世珍宝!奈何刚毕业就被未婚妻抛弃,关键时候,右手居然成了玉手,从此陆晓峰获得了鉴宝捡漏、修复文物的异能,而且这只手更是力大无穷。

《捡漏王者》精彩片段

“你是病人陆家成的家属吧,这是病危通知书,请签字吧!”

“病人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接下来还需要大量的费用,病人家属要做好准备!”

陆晓峰站着重症监护室门外,整个人完全呆住了,他突然反应过来,拉住了医生,压低声音问道:“医生,大概还需要准备多少钱?”

医生道:“重症监护室每天的费用五千块,再加上后期治疗费用,至少要准备三十万!”

陆晓峰回头,见到母亲坐在监护室外的椅子上,已经泣不成声。

陆晓峰很想找个角落嚎啕大哭,但他知道,自己是家里的顶梁柱,自己必须要承担这一切!

他走到母亲身边,抱住了母亲,安慰道:“妈,你就放心吧,我去找李依依把钱要回来!”

“我们一定会把爸拉回来的,我们一定会好起来的!”

母亲张素衣抱着陆晓峰嚎啕大哭起来,她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

陆晓峰刚刚毕业于中海大学考古系,他跟女友李依依谈了四年恋爱,毕业后,陆家就张罗要为陆晓峰准备结婚!

这两个月以来,陆家给了李依依二十万的彩礼,还把首付的新房子加上了李依依的名字!

只是没有想到,李依依在掏空陆家之后,突然提出悔婚!

父亲陆家成为了给陆晓峰攒钱,最近一直在工地打工,他接到李依依悔婚的消息,从十多层的脚手架上跌落下来!

包工头把陆家成送进监护室之后,留下两万块钱就跑路了!

为了给陆晓峰结婚,家里已经掏空了家底,还欠下了三十万的外债,这时候,如何能够再拿出三十万来应急?

张素衣抱着陆晓峰,她拿出了一只龙形玉佩,“晓峰,如果实在拿不到钱,就把这块玉佩卖掉吧!”

陆晓峰知道这是祖传的玉佩,但他没有任何办法!

他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死去!

陆晓峰站起身来,开始给亲戚们打电话。

他先打给了二叔,二叔接通了电话。

“二叔,我爸从脚手架上掉下来了,我想找你借钱......”

不等陆晓峰说完,二叔直接打断道:“又借钱?”

“陆晓峰,你难道不知道你爸为了给你结婚,付出了多少?”

“家里的钱都被你爸借走了,我这里实在拿不出来了!”

陆晓峰刚想多说一句,对面已经挂断了电话。

陆晓峰把头顶在医院的墙壁上,用力撞了几下,他悔恨到了极点,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李依依这种人!

陆晓峰又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只是大家各有难处,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

所有人都知道,陆晓峰被骗婚了,家里欠下几十万的窟窿,这时候陆家成病危,前面借出去的钱已经打了水漂,谁也不愿再借钱!

陆晓峰把头顶在墙壁上,泪水模糊了双眼,他恨自己太没用,不能救回父亲!

都是他害了父亲,如果不能把父亲救回来,他会悔恨一辈子!

陆晓峰摸着电话,终于拨通了他一直不情愿打通的那个电话。

“李依依,我爸从脚手架上摔下来,正在重症监护室,你能不能把钱还给我?”陆晓峰低声下气道。

李依依那边传来冷漠的声音,“陆晓峰,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二十万是你给我的补偿,老娘给你睡了四年,你补偿二十万算什么?”

“行了,陆晓峰,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嘟嘟嘟......”

陆晓峰把手机贴在耳朵边,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他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尽管只是打了几通电话,陆晓峰却感觉自己耗尽了力气!

片刻,陆晓峰重新站起身来,他攥着玉佩,朝外走了出去。

这时候正紧急,他一时间找不到李依依,只能先去把玉佩卖掉。

走出中海中医院,向东走出数百米,陆晓峰见到一家“春秋”典当行,他走了进去。

“我要典当这块玉佩!”陆晓峰道。

店员扫了一眼玉佩,拿出一张单子放到陆晓峰面前,开口道:“你填一下单子!”

陆晓峰拿起笔,正要开始填写,他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店员看到来人,连忙恭敬道:“老板好!”

陆晓峰循声看过去,见到李依依正和一个男子搂搂抱抱走出来。

李依依身着黑色包臀裙,露出雪白的肩颈,面上浓妆,看起来很妖艳。

李依依贴着男子一起走,看到陆晓峰,她身体陡然僵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

“李依依,你把钱还给我!”陆晓峰冲着李依依道。

董文杰穿着花色衬衫,戴着墨镜,他把墨镜朝下推了推,觑眼看向陆晓峰,“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一直纠缠你的前男友?”

李依依点头,皱眉道:“陆晓峰,你来这里做什么?”

“你到底要纠缠到什么时候?那些钱都是你送给我的,现在分手了还要找我要回去,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陆晓峰闻言愣了一下,他索要的是二十万彩礼钱,李依依分明是想要吞掉这笔钱,这怎么可以!

一时气急,陆晓峰伸手想要去抓住李依依,却被董文杰拦住了。

“小兄弟,事情可不是你这样做的。”董文杰看起来有三十多岁,他的胳膊上纹龙画虎,看起来有几分凶猛。

李依依现在是他的女人,正是新鲜的时候,对这个一直纠缠李依依的前男友,他早就想找机会教训了。

董文杰扫了一眼柜台,看到了龙纹玉佩,开口问道:“你来这里典当玉佩?”

“这个能值多少钱?”

“最多也就一万。”店员回道。

陆晓峰皱眉,没有开口,他也知道这个玉佩虽说是传家宝,但的确价值不高。

董文杰随意的将玉佩拿在手里掂了掂,轻蔑的看着陆晓峰,“一万?我听说依依说,你现在很缺钱,一万怕是不够吧!”

“不过,我这人心善,可以给你十万。”

“但从现在开始,你就要在依依面前消失,如果再让我看到你纠缠依依,我就打断你三条腿!”

陆晓峰面上有些犹豫,李依依拿走了他家二十万,现在只讨回十万,更赔了玉佩,亏的太多!

但是,如果他跟对方扯皮,恐怕一分钱都拿不到,父亲的病急等着用钱,根本等不起!

陆晓峰咬了咬牙,点头道:“可以!现在就交易!”

董文杰掂着玉佩,突然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你纠缠了依依这么久,是不是该给她道歉?”

“我也不为难你,你跪下来,诚心给依依道个歉!”

听到这话,陆晓峰感觉浑身血液瞬间冲到了头顶,这人一开始就是为了故意羞辱他!

陆晓峰双眼赤红盯着董文杰,久久没有动作!

董文杰笑了笑,“我数三下!”

“三!”

“二!”

“噗通!”

陆晓峰跪在了地上,浑身发抖!

他必须要拿到钱,他一定要救父亲!

“对!不!起!”陆晓峰咬牙道。

“哈哈哈!”董文杰猖狂地大笑。

李依依看向陆晓峰的目光,更是充满了不屑,她仰着雪白的脖颈,用下巴对向陆晓峰!

她再一次证明,这个男人就是个窝囊废,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她的选择没有问题!

董文杰朝着柜台敲了敲,店员从保险柜里拿出十万块现金放到了柜台上!

一沓现金一万块,一共十沓!

董文杰拿起一沓现金,放在鼻尖嗅了嗅,“这就是金钱的魅力!”

“啪!啪!啪!”

董文杰抓起一沓现金,拍在陆晓峰的脸上,随即扔在他的脸上!

尽管并没有用力,但是陆晓峰却感觉像是被烧红的铁烙在了脸上。

董文杰又抓起一沓钱,扔在他的脸上!

一沓接着一沓,每一沓钱从陆晓峰的脸上撒落,都让他感觉到无尽的屈辱!

这些钱打在脸上,哗啦啦落在地上,散落一地!

最后一沓钱飘落在地,典当行完全安静了下来。

董文杰抓起柜台上的龙形玉佩,面上不屑,嗤笑道:“这样的货色,竟然好意思拿到典当行?”

说罢,玉佩从董文杰手中落下,掉在了大理石地板上。

“啪!”

玉佩应声而碎!

“哈哈哈!”

董文杰重新把手放到了李依依的腰间,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真是垃圾!”

陆晓峰跪在地上,把所有的钱捡了起来,耳边传来董文杰与李依依的说笑声!

这笑声像是一把钝刀,割在他的心脏上。

看着地面上的玉佩碎片,陆晓峰浑身发抖,他捡起来碎片,放在了右手掌心紧紧的攥着!

陆晓峰站起身来,朝外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董文杰肆无忌惮的大笑声。

陆晓峰死死地攥着玉佩碎片,碎片割伤他的右手掌心,鲜血沿着他的手指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他并没有注意到,掌心有光芒亮起,一瞬间又消失!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陆晓峰回过神时,他已经到了医院,手上的鲜血已经干涸,掌心的碎片消失不见了。

可陆晓峰却顾不上这些,他连忙把钱存进账户,这些都是父亲的救命钱!


“妈,你就放心好了,我把玉佩卖了大价钱,这些钱能维持一段时间!”

“接下来,我会努力赚钱,我一定会把医药费准备好的!”

“您还没有吃饭吧?我去买点东西!”

陆晓峰安慰了母亲几句,这才朝外走出去。

转了弯,走出母亲的视线外,陆晓峰靠在墙壁上,整个人都有些无力。

好一会儿,陆晓峰走出了医院,他在附近的小卖铺买了一份炒饭,又买了两个馒头。

医院里的炒饭十块钱,外面小卖铺只卖八块,省下的钱,他还能买两个馒头给自己吃。

“小兄弟,我这里有好东西,你要不要看一看?”

陆晓峰走到医院门外,突然被一个中年男子拉住了,中年男子穿着迷彩服,浑身都是泥泞,像是从工地里走出来的。

中年男子打开手里的布包,“老父亲病重,家里实在没钱了,我把传家宝拿出来,小兄弟来看看?”

陆晓峰是学考古出身,对于古董收藏这个行业也有了解,他很清楚,像是这种情况,都是骗人的!

陆晓峰摆手拒绝。

中年男子却好像没有看到,他从布包里拿出一只耀州窑青釉瓷碗,直接朝陆晓峰手里送过来。

瓷碗碰到了陆晓峰的右手手背,他连忙把手背在身后,生怕对方把瓷碗扔到地上讹诈他!

收回右手后,陆晓峰突然愣住了,在瓷碗碰到他的瞬间,他看到自己眼前闪过了一个画面。

中年男子见到陆晓峰不愿接手,面露沮丧之色,转身要离开。

“慢着,给我看看!”陆晓峰道。

陆晓峰让对方把瓷碗放在地上,他才伸手拿了起来,用右手拿起瓷碗的一瞬间,右手一道青光闪过,他再次看到了刚才一闪而过的画面!

在炎炎烈日下,一群人身着短褐,正在挖土,练揉泥料,手工拉坯、修坯、刻花,一整套流程下来,送入窑炉之中!

这个过程极为漫长,但是在陆晓峰眼中,只有短短一瞬!

陆晓峰心中震惊,冥冥之中,他明白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从这些窑工的服饰上来看,这是一件北宋时期的耀州窑青釉刻花瓷碗真品!

陆晓峰盯着自己的右手,之前他把碎玉片握在手里,手掌受了伤,这时候仍旧有丝丝血迹,但是手掌却没有任何伤疤!

“小伙子,你要买下来吗?”中年男子试探着问道。

陆晓峰抬头,“多少钱?”

中年男子一咬牙,“三千块,不能再少了,要不然就不够医药费了!”

陆晓峰皱眉,他清楚,流窜在外售卖古董的,很多都是骗子,很容易杀价!

但陆晓峰宁愿相信对方不是骗子,这只瓷碗的价值足够父亲用了,如果还有多余的部分,他想要还给对方!

陆晓峰道:“好,我给你三千块,但你要给我留下你父亲的床位号和联系方式!”

中年男子有些犹豫,但他很快答应了下来。

陆晓峰带着中年男子去了附近的取款机,取了三千块,交到了对方的手中!

确定瓷碗没有问题,两人的交易顺利完成,中年男子匆匆离开。

陆晓峰抱着这只瓷碗,他满心欢喜,只要卖掉这只瓷碗,父亲就有救了!

刚走了几步,陆晓峰听到身后传来轰鸣声,他转身,见到一辆机车撞过来,他连忙跳到了路边,差点摔倒在地!

“哟!哟!哟!”

接连数辆机车冲了过来,这些人围在陆晓峰周围,发出一阵怪叫声!

刚才冲撞过去的机车返回来,机车上有一对男女,他们摘下头盔,正是董文杰与李依依两人!

李依依的双手环抱在董文杰身上,见到陆晓峰看过来,她抱得更紧了,面上露出不屑之色!

董文杰哈哈笑道:“这不是陆晓峰吗?怎么样了啊,你那个老父亲死掉了吗?”

“我不是已经赏给你十万块了吗?”

“这时候怎么还端着一个破碗出来要饭?”

陆晓峰不由大怒,“你说什么?”

董文杰两人下了车,董文杰伸手搂住李依依,陆晓峰甚至能够看到,董文杰的手伸到了李依依的衣服里!

当初陆晓峰跟李依依在一起的时候,她可是从来都不愿陆晓峰跟她当众亲密接触的!

董文杰走上前来,他伸手轻拍着陆晓峰的脸,“陆晓峰,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我让你不要出现在依依的面前,难道你忘记了吗?”

“啪!”

董文杰一巴掌扇在陆晓峰的脸上,陆晓峰的脑袋猛然朝着旁边甩过去,他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李依依满眼轻蔑,“真是废物!窝囊废!”

董文杰伸手拽住陆晓峰的衣领,“陆晓峰,我已经给你十万了,医院前面这条路,我每天都要从这里路过!”

“你趁早把你那个该死的老子转院,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啪!”

董文杰又重重地抽了陆晓峰一个耳光!

陆晓峰嘴角流血,满眼恨意盯着对方,他一手抱住炒饭馒头,另外一只手死死地抱住瓷碗!

这只碗是救治父亲的希望,哪怕倒在地上,他都没有松手!

“竟然敢这样看着我,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董文杰注意到陆晓峰眼中的恨意,他不由恼怒起来,伸手去抓陆晓峰手里的瓷碗!

陆晓峰死死抓住瓷碗不放手!

董文杰一脚踹在陆晓峰的身上,把他踹进了路边的绿化带里,枝叶戳在陆晓峰的身上,他感觉身后一阵疼痛!

趁着陆晓峰不防,董文杰一把拽走了他手里的炒饭和馒头,直接摔在了地上!

炒饭洒落了一部分,两个馒头在地上滚了几圈,沾满泥土!

董文杰走上前,一脚踩住一个馒头,“你这种人也配吃东西?”

他一脚跺在炒饭上,炒饭从袋子挤了出来,满地狼藉!

陆晓峰瞪大了眼睛,这可是他和母亲的午饭!

自己一顿不吃没有问题,但是母亲这两天守护在父亲身边,一直没有吃东西,她怎么能受得住?

机车上的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董文杰兴奋起来,他一伸手,身后竟然有人送来了一只扳手,董文杰面露狰狞,抡起扳手朝陆晓峰砸了过来!

陆晓峰连忙闪躲开,他拼命把瓷碗朝怀里藏,想要躲开对方的攻击!

机车上跑下来两个人,他们围拢过来,分别抓住了陆晓峰的两条胳膊,瓷碗顿时暴露了出来!

“叮!”

一声脆响,董文杰手中的扳手砸到了瓷碗上,瓷碗有一半碎裂,碎瓷片落在了地上!

陆晓峰盯着地上的碎瓷片,目眦尽裂,他抬头看向董文杰的方向!

董文杰哈哈大笑,抡起扳手,再次砸了过来!

看着碎裂的瓷碗,陆晓峰一阵绝望,胸腔怒气迸发,竟然一下挣脱了身后两人的束缚,伸手抓住了迎面而来的扳手!

扳手落在陆晓峰的右手上停了下来,陆晓峰见到右手青光一闪而逝,一瞬间他看到了扳手的制作过程!

陆晓峰一把夺过了扳手!

董文杰被拉得一个踉跄,顿时愣住了,站在他身后的同伴也呆住了。

“咔嚓!”

陆晓峰抡起扳手,直接砸到了董文杰的大腿上,董文杰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直接被砸趴在地上,一时无法起身!

站在陆晓峰身旁的两人,连忙朝着两侧逃窜过去,陆晓峰冲上去一脚踹倒一个,手中扳手同时砸向另外一人,那人被砸倒在地!

还有一人坐在机车上,一直没有下来,见到这种情况,机车发动,逃跑了!

陆晓峰走过去,他捡起了扳手,站在董文杰身边!

董文杰抱着自己的右腿哀嚎,见到陆晓峰走回来,他连忙惊恐地喊道:“你要干什么!不要过来!”

李依依这时候已经躲到了一旁,瑟瑟发抖!

陆晓峰只觉得右手有股力量冲出,不由得把手中的扳手放下,右手握拳,狠狠的砸到了董文杰的左腿上!

“啊!”

董文杰惊声尖叫,左腿处传来“咔嚓”一声脆响,这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陆晓峰伸出右手放在董文杰的身上,这一次却没有任何画面出现!

陆晓峰隐隐明白,只有死物才能出现画面,不过,他在右手上隐隐看到了一道青光和一道红光!

陆晓峰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只是看着董文杰抱腿痛呼的狼狈模样,他心中的怒气却一点都没消散!

耀州窑瓷碗碎掉了,父亲的医药费也就没有了,陆晓峰砸断了对方两条腿,他希望对方三条腿都断掉!

这想法一出,只见那道红色的光芒迅速窜进了董文杰的身体,消失不见。

这一瞬间,陆晓峰本来按捺不住躁动的心,顿时安静了下来,他有种预感,自己的想法可能实现了!

陆晓峰站起身来,冷冷地看向李依依的方向,李依依躲在一旁,吓了一跳,下意识朝后退了一步,她穿着高跟鞋,撞到了花坛,整个人摔倒在花坛里!

陆晓峰捡起地面上的碎瓷片,他扫了一眼满地的炒饭,还有带着脚印的馒头,不禁摇头,“可惜,浪费了!”

董文杰抱着双腿正哀嚎,听到这句话,以为陆晓峰又要打他,他连忙爬了过来,“不浪费,不会浪费的!”

说罢,董文杰拖着两条断腿,拼命用双手支撑爬了过来,他捡起了地上的馒头,朝着嘴里塞了进去!

另外两人正装死,见到这种情况,连忙跟着爬了过来,一边叫嚷“不浪费”,一边把撒在地上的炒饭捡起来放进嘴里吃了下去!

陆晓峰没有搭理他们,他抱着碎瓷片离开了这里。

重新买了炒饭和馒头,陆晓峰整理好身上凌乱的衣服,这才把饭给母亲送过去。


陆晓峰想要让母亲回去休息,但她坚决不同意。

陆晓峰无奈,只好任由母亲守在这里,他很清楚,母亲放心不下父亲,父亲没有醒来,她是绝对不会回家的。

陆晓峰本来是打算留在这里的,但他想到自己的右手出现的情况,再加上手上还有碎瓷片,他需要回去一趟,把瓷器简单修复,然后卖出去!

陆晓峰的父母是从乡下进城打工的,这么多年,一直租住在城中村,为了给陆晓峰买房结婚,把全部的积蓄拿出来,还借了不少钱,这才付了彩礼,首付一套期房!

首付的房子加了李依依的名字,但明年才能拿到,陆晓峰并不着急解决。

他回到家中,找出了工具,准备对这件瓷碗进行简单的修复!

陆晓峰是考古专业毕业,但他也学过文物修复课程,曾经在家里尝试修复过碗。

陆晓峰先对碎瓷片进行清理,他把碎瓷片表面的污垢清理干净,然后用鱼鳔胶加固,接着在断痕处涂上生胶粘结。

陆晓峰发现,他的右手非常灵活,每一块碎瓷片放上去,都是非常精准的位置,几乎严丝合缝!

随着最后一片碎瓷片粘结好,整个瓷碗如同一体一般,如果不用放大镜,几乎看不出修复的痕迹!

陆晓峰惊呆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这样的修复天赋!

陆晓峰把右手放在瓷碗上,右手闪过一道青光,他再次看到了耀州窑青釉刻花瓷碗的烧制过程,青光从右手钻入了瓷碗之中

陆晓峰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画面断掉。

不过,紧接着瓷碗上有一缕青光蹿进了陆晓峰的右手,他才感觉到眩晕消失!

收回了手,陆晓峰盯着眼前的瓷碗,总感觉眼前的瓷碗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瓷碗上隐隐有宝光萦绕!

陆晓峰拿起放大镜看过去,顿时呆住了,因为他发现,这只瓷碗上的拼接痕迹竟然消失了!

这只瓷碗完好无损,像是没有碎过一样!

陆晓峰明白过来,自己的右手中的青光竟然可以修复瓷器!

陆晓峰兴奋起来,只要把这只瓷碗卖掉,父亲的医药费就足够了!

窗外天色漆黑,陆晓峰抬头看了一眼,这时候已经来不及去卖掉瓷碗,只能等明天了。

第二天一早,陆晓峰去菜市场买菜,他做好饭,送到了医院。

父亲仍旧没有清醒过来,陆晓峰叮嘱母亲多吃一点,他带着耀州窑瓷碗出发了。

中海市文景路有一条古玩街,陆晓峰之前经常会跑过来学习,因此也算熟悉。

这时候时间尚早,开门的只有尚古堂一家。

陆晓峰抱着瓷碗走进去,见到店里已经有了客人。

女子二十多岁,身着黑色长裙,瓜子脸,大大的墨镜盖在脸上,遮住大半张面容,只露出薄薄的红唇,看上去极为冷艳。

老板吴德兴坐在女子对面,正唾沫横飞地介绍桌上的香炉!

“这是尚古堂的镇店之宝,明代宣德年制铜香炉!”

“宣德炉是由明代宣德皇帝亲自参与设计监造的,也是历史上第一次运用黄铜铸成的铜器!”

“叶小姐,请相信我,这件宣德炉是稀世珍宝,如果送给你父亲,他一定会喜欢的!”

叶清音面上冷漠,惜字如金,“你确定?”

“如果被他发现这是赝品,后果你要自负!”

听到这话,吴德兴被吓得满头冒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叶东城是中海市首富,这座城市很多商场楼盘都是叶东城的产业,因此很多人都称他为叶半城!

叶东城不仅财富惊人,他更喜欢收藏,是文物收藏的行家,鉴赏水准极高!

吴德兴转身见到陆晓峰,他不由问道:“小兄弟,你要买什么?”

陆晓峰站在店里,一直摸着店里摆放的书画瓷器,他发现外面摆放的几乎都是赝品!

听到老板的声音,陆晓峰回头看过去,“我来卖一件瓷器!”

吴德兴扫了陆晓峰一眼,发现他并非熟人,随即摆手,“今天不收瓷器!”

陆晓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转身就要离开。

叶清音看了陆晓峰一眼,有些意外,她似乎认得陆晓峰!

“且慢!”

叶清音突然开口,“不看一眼?”

吴德兴皱眉道:“叶小姐,你觉得是我的眼光好,还是你的眼光好?”

“你觉得像是这种学生模样的人,手上能有什么好物件?”

“我敢跟你打赌,这样的人就是想要来这里碰碰运气,他手中的东西不值一万块!”

陆晓峰见到吴德兴贬低自己,他不满道:“如果这件瓷器价值超过一万呢?”

吴德兴突然站起身来,激动道:“如果超过一万,我就把这只碗吃掉!”

陆晓峰走上前来,他把瓷碗放到了桌面上,“北宋耀州窑青釉刻花瓷碗!”

吴德兴冷哼一声,他看了一眼道:“这件瓷器如此新,怎么可能是老物件?”

“要我说,这分明是一件近几年烧制的仿品,瓷器上的火气未去,明显得很!”

“年轻人,我劝你啊,一定要谦虚,不要太骄傲!”

陆晓峰看向对方,“这只瓷碗胎体坚簿,釉质莹润透明,釉色呈青绿色,这是北宋耀州窑青釉瓷器最主要的特征,哪一点不符合?”

吴德兴一时间被噎住了,他瞪眼盯着瓷器,强词夺理道:“这只瓷碗分明很新,烧制时的火气未除,这样的物件,怎么可能是北宋时期的?”

陆晓峰道:“吴老板,你仔细看,这是火气吗?这是宝光!”

吴德兴根本看不起陆晓峰,他摆手道:“行了,我不看好这只瓷碗,你换一家吧!”

陆晓峰拿起瓷碗,他伸手碰了一下宣德炉,手上青光闪过,他清楚看到这只宣德炉的炼制过程!

这只宣德炉分明是民国炼制出来的!

“啪!”

吴德兴见到陆晓峰去碰他的宣德炉,一巴掌拍在陆晓峰的手上!

“哎呦!”

吴德兴拍完,感觉自己像是用力拍在了一块铁块上,不由惨叫一声,他抱着手,满面痛苦之色。

陆晓峰手上青光一闪,他竟没有丝毫感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