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季医生的千亿娇妻

季医生的千亿娇妻

如鱼得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一名国际知名舞蹈家,许清颜没少被粉丝疯狂纠缠,一次巧合她遇见了同命相怜的季凉城,一眼便入了心,那时候许清颜只觉得心都围着他跳动……多方打听之下,她才知道季凉城是一名教授级别的医生。

主角:许清颜,季凉城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清颜,季凉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季医生的千亿娇妻》,由网络作家“如鱼得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名国际知名舞蹈家,许清颜没少被粉丝疯狂纠缠,一次巧合她遇见了同命相怜的季凉城,一眼便入了心,那时候许清颜只觉得心都围着他跳动……多方打听之下,她才知道季凉城是一名教授级别的医生。

《季医生的千亿娇妻》精彩片段

晏城,夜幕降临。

白雪初停,华灯初上。

三A酒局,四楼。

许清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是不过闲来无事过来喝点酒,却遇到了那群心理扭曲的外国粉丝!

她实在低估自己两年前拍的那部美国电影的影响力。

可除此之外,更让她没想到的是,在如此窘迫的情况下,居然还能遇到同道中人。

卫生间隔间门后狭窄逼仄的空间内,已经倚靠着一个男人,肩宽腿长,气息薄凉,质地上乘的衬衫西裤,像是哪家刚从股东大会上下来的霸总。

抬眸一看,正对上一双冷如寒清颜的眼眸,似乎在尽力克制些什么,英挺的眉头轻拧,鼻尖传来淡淡的烟草气息,透着些许凉意。

许清颜在看季凉城的时候,季凉城也在看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女人。

紧挨着他的女人,大冬天穿着旗袍,雪白的毛绒立领围着她白皙修长的脖颈,显得气质十分高雅。

且她身姿颀长,姿态柔美,看着他时,昳丽的眉眼如烟似雾,透着股动人的风情。

两人此时的距离非常近,只隔着女人手臂上搭着的那件大衣,近的仿佛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门外,一阵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至近,好像有人钻进了卫生间。

“人没了?”

“一拐弯人能去哪儿?”

“分头再去找!”

门后的两人屏息凝神,有一波人似乎离开了,但还留下了几个。

“那小子跑不远,而且他就一个人,抓住了给我按住录视频!”

季凉城已经靠在最里面了,可此时,可能是因为多了个人的缘故,那道门居然开始自动吱呀呀的往前移!

眼看着就要挡不住了,他们两个人的身影也随之渐渐露了出来。

许清颜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男人的衬衫衣领,右手挎住他的脖颈,按了下男人的后脑勺,将他压向自己。

左手臂上的大衣很快的披在了他的头上,盖住了他的上半身。

与此同时,卫生间的门彻底挪开了。

门口还在说话的两个男人正眯着眼睛看她。

许清颜作势假装亲了他的脸颊一下,旋即歪头,脸颊上透着微红,“看什么?还不让人亲热了?”

这里本就是酒局,每个包房里都是喝酒的人,干什么的都有。

亲热倒也不奇怪。

而且卫生间附近的光线很是暗淡,那两个人也不想惹是生非,只想抓到该抓的人。

那女人笑眯眯的,漂亮的不像话。

这会儿她还开口道:“哥哥们,这男人可是我废了好大劲儿才勾搭来的,他害羞,你们……给我点发挥的空间呗?”

可不是,虽然看不清容貌身形,可那和那女人相拥的男人,露出来的耳根都红得仿佛要滴血。

其中有个男人笑了,“一个大男人还害羞,行,你们玩吧。”

许清颜软绵绵的抱住了男人的腰,把脸贴在自己的大衣上,她藏在大衣底下的手指还不老实的摸了摸。

这一摸,她明显感觉得耳畔的呼吸重了几分,呼出的热气都是烫的,在白皙的脖颈处撩起一片红霞。

“谢谢哥哥们。”

面上仍是带笑的,她嗓音甜的不得了,叫的那两个男人五迷三道的。

许清颜抬腿轻勾,卫生间的门缓缓关上。

外头没有脚步声传来,许清颜也不敢再动弹,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咔哒”,门缝里透出来的昏暗光亮彻底湮灭,那晃晃悠悠不甚结实的门,竟是被外头那两个男人严严实实的关上了。

“妹妹,哥哥们帮你一把,好好玩,不要太感谢哥哥。”

两个男人说着嘻嘻哈哈进了电梯,随后其中一个男人拨通了电话,低声说:“大哥对不起,我让那个小子跑了。”

……

听到那两人的脚步声远去,周遭安静下来,许清颜才将自己的呢子大衣拿下来,试探着推了推那门,很好,很结实,简直纹丝不动。

许清颜此时总算是知道了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狭窄的空间内,男人略显粗重的呼吸声格外明显,许清颜背靠着墙,望着着面前面色沉沉,眸光幽深,细看还带一丝恼怒的男人。

“怎么,我救了你,你还想恩将仇报吃了我不成?”

她眼眸微眯,将面前这个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替你打掩护,戏不演真一点怎么行?不就是摸了一下么,一个大男人,你不会……?”

女人尾音上挑,语调娇软,面上的神情怎么看都有点调笑的意味在里头,她稍稍靠近一些:“这点自控力都没有?”

季凉城清晰的看见她眼中的笑意,鼻尖还萦绕着女人身上那股好看的清香,随着她的靠近越发浓郁,他屏住呼吸,嗓音暗哑:“离我远一点。”

离得近了许清颜才发觉这个男人身上的体温似乎有些过高,即使是昏暗里也能看见他红得滴血的耳畔,白衬衫的扣子解下去两颗,紧实精壮的胸膛往下,竟然也烧着暧昧的红云。

许清颜这才觉察出男人的不对劲。

“你这是——”

女人说着眼波流转,往后退开一步,“中招了?”

幽香忽远忽近,勾得男人的呼吸声越发粗重,昏暗窄小的空间里仿佛有热意在蒸腾。

许清颜举起手机,借着屏幕上莹白的光去看,光来得突然,晃得男人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他似乎想用手去挡,但是手抬起来,却勉力撑住了墙壁。

许清颜才看清男人的长相。

是那种极清隽的好看,透着股不染俗气的干净出尘,那双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适合捧着书卷,或是在黑白键上跳跃,合该是温和内敛波澜不惊的,然而这样的人,此刻却满脸潮红的靠在角落里,额上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褐色眼瞳里漾开情欲的层层涟漪,似有些恼怒,连眼尾都泛着粉。

嘶,该说不该说,这个时间地点不太对。

本来还担心外头那些变态粉丝,想着在这里多躲一会,但显然此时此刻面前这个男人才更加危险。

“还能坚持吗?”许清颜一边问着,一边拨了120。

“……你别说话,就还能。”季凉城喘了口气,艰难道。

听出他的难受,许清颜默了默,识趣的闭上嘴。

“……离、离远一点。”

她都紧贴墙壁了,还要怎么远?

看见男人眸中努力压制的翻滚的情潮,许清颜难得好脾气:“卫生间太小,我也没办法,辛苦你多忍忍。”

不过,这真不是常人能忍的,药效发作就算了,面前站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一呼一吸,吐出的幽香萦绕身边,简直比迷情药还过分。

眼前仿佛都出现了重影,目光所至那一袭纤薄的身影妩媚又动人,阵阵幽香仿佛是催情剂。

季凉城只觉得周身热意蓬勃,热浪一层层打过来,几乎将他残存的理智淹没。

两个人之间不过半臂的距离,眼看着面前的男人缓缓靠近,深邃的燃烧着情欲的眼眸深深的锁住她,仿佛要将人吸进去。

“先生,我已经打了120,你若是再靠近,我不介意再打一次110。”

男人仿佛一个巨大的火炉,熏得许清颜都觉得脸有些热,淡淡的酒气混合着烟草气息扑在脸上,出乎意料的并不难闻,逼仄的空间内施展不开,许清颜的腿才将将抬起来,男人就已经来到她面前。

膝盖被男人结实有力的大腿抵着,完全动弹不得,男人的手臂彻底拦住许清颜的退路,甚至没有给她反应的时间,充满荷尔蒙的气息就已经靠了过来。

粗重的呼吸近在耳畔,许清颜撇过头,手中紧握的手机高高的举起来,冲着男人的头就要打过去,但是手机尖锐的一角还没碰到,耳畔就已经响起了一声闷哼。

许清颜惊讶地发现,男人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把银色的小刀,毫不犹豫地便扎在自己腿上,然后轻轻一拉,划开了一条不大不小的口子,鲜血瞬间往外渗出。

整个过程冷酷至极。

他喘着粗气,费力的靠回角落里,眼尾红得像是染了胭脂,眸中沉浮不定,半是清醒半是朦胧:“现在不用打110了。”

 


救护车上,许清颜看着窗外那群找她的粉丝远去,忽视掉周边护士欲言又止八卦的眼光,淡定的划开手机,给叫她的经纪人兼助理方诺发信息,叫她来酒局会馆门前把车开走,然后顺道来医院接她。

发完信息,她的目光落在已经昏睡过去的男人身上。

男人此时少了冷淡疏离,也褪去了情欲翻腾挣扎时的野性,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眼尾还余淡淡的红晕,叫人看着就想入非非。

许清颜倒没想到对方还是个拿手术刀的。

她还记得门刚打开的时候,领头的那个护士叫他“季医生”。

季?倒是个很好的姓。

抬眸对上对面两个护士亮闪闪充满八卦又基于职业素养拼命克制的眼神,许清颜扬起唇角,温温柔柔的笑了笑。

然后便听见两声倒吸凉气的声音。

许清颜装作没看见对面两个小护士通红的脸庞,低头划弄着手机。

“这位小姐,你是季医生的女朋友吗?”

到了医院里,许清颜帮着将那个男人送进医院,正要离开的时候,那边两个护士就通红着脸过来问了。

“啊,现在不是。”

两个护士有些失望,面前的女人浅笑嫣然,漂亮得仿佛是电视荧幕里才会出现的明清颜,和他们院里的季医生那样相衬,还是在酒吧卫生间那样暧昧的地方,怎么会不是呢?

等等,现在不是?那以后会是?

只是还不等她再问,面前的女人已经施施然穿上大衣,踩着高跟鞋走了。

即便是裹在厚重的大衣里,那背影,也当真是摇曳生姿。

小护士看得痴了,莫名觉得有些眼熟,她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只是不管怎么想,就是想不起来,只好放弃。

……

季凉城是在凌晨三点的时候醒的,伤口也不重,药效过去,其实也就没事了。

只是他明明已经很小心了,行踪泄露出去就算了,他酒里的药,是怎么下进来的?

“季医生,您醒啦?”

守夜的是别的科室的护士,见他出来了,便格外关切道:“要我扶你吗?”

“谢谢,不用了,我可以。”

季凉城动了动腿,示意自己可以,那护士有些失望便点点头走了。

医院分配给值夜班医生的休息室在顶层,季凉城才将将走到门口,便听到里头传来这样一道声音。

“杀人就要有被杀的觉悟。”

女人的嗓音是沙哑的,也是富有质感的,有些耳熟。

见到电脑屏幕上熟悉又陌生的脸,季凉城才知道为什么会耳熟。

这就是之前在卫生间闯进来的那个女人。

电视屏幕中——

她满脸是血,淡定的望着地面上死掉的一个人,神情冷硬,眉眼冷艳。

这和之前在卫生间里,帮着他打掩护靠在他怀里媚眼如丝的样子大不相同。

坐在电脑桌前的男人激动澎湃的大喊:“我靠!这女人也太帅了!”

是他的发小兼同事慕勋,一转头看见他回来,“凉城,一起来看啊,这部剧在国外可火了,我国外的朋友推荐给我看的。”

季凉城敛眸,“不了,你看吧。”

而此时,许清颜和助理方诺一道来医院探望病人,她的编舞阿薇,自打她不跳舞以后,阿薇就去了她的学院当老师。

可前几天由于拉伸时用力过猛,直接进了医院。

“也是这家医院?”许清颜看着前天才来过的地方。

“是的。”

那天是方诺来医院门口接的她,调侃:“说不定,还能遇上老板您那天遇上的男人呢。”

许清颜一回去就和她念叨,她就记住了。

“能就好了。”

方诺在茫茫人海中终于找了个停车位,而许清颜却已经先慢悠悠的上去了。

找到了房间号,推门而入。

那个绑着脚丫子的女人倒是悠闲自在的在那里吃着葡萄呢。

“呦,大美人来了,稀客稀客。”阿薇调侃道。

跳舞的人天生骨架子就比较纤细,极其富有美感,但在许清颜面前,阿薇还是弱了一些。

许清颜穿着一件宽松的毛衣,阔腿裤是白色的,外面套了件白色的马甲,马甲帽子的边缘又非常浓密的白毛,显得她愈发的白嫩纯净。

“真刻苦,跳了十几年舞,拉伸都能给自己拉医院来哦。”许清颜软绵绵的嗓音里透着几分嘲弄。

阿薇吐了吐舌头,“我乐意!”

椅子上的女人笑的妩媚,“既然你乐意,那你多住几天,我可以给你全额报销。”

刚说完,她马甲口袋里的手机就振动了起来。

女人走出去接听。

“喂?”

许彤在电话那边撕心裂肺的大喊大叫,“妈呀!救命啊!”

“我不是你妈,我是你堂姐。”

说话间,许清颜已经走到了楼梯的拐角处,背部抵着墙壁站着,左侧是下楼梯,右侧是长长的走廊。

就在这时,楼梯下方匆匆忙忙跑上来一群像是家属的人。

各个气势汹汹的样子,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当那群人爬上楼梯,旋即指着前方,一脸愤怒:“季凉城,我杀了你!!”

一声怒吼从许清颜的面前刮过。

她正紧贴着墙面给那群人让路,手机还贴在耳畔,下意识侧眸往右侧看。

那个怒吼的男人已经抽出袖口里的钢管奔着那个俊雅的男人去了!

许清颜倒是不稀奇那个男人在住院部,只是这才一天过去吧?伤口这么快就好了?

还别说,那个男人穿白大褂的样子,倒是和那天相比又多了几分高冷禁欲。

心里想归想,许清颜右手的反应速度,可比大脑快多了。

没等为心中的疑惑找到合适的答案时,她已经抓住了那个即将要杀人的病患家属。

暗中用力将人向后一拉!

凶凶的男人居然被拉的一个踉跄,瘫倒在地。

“这里是医院,你还想打人?”

那人看见这一幕,便指着她大骂:“你他妈谁啊你?别多管闲事!”

许清颜已经挂了电话,慢条斯理的走到不动如山的季凉城身旁。

接着,她微微侧身低问:“怎么着,你是调戏了人家老婆了,导致人家这么恨你?”

季凉城懒懒的瞪她一眼。

被瞪了一眼的许清颜生气了。

救你还瞪我?

 


无名火直接转移阵地,奔着面前那群医闹就去了。

“再在这里闹,把你们都抓走。”她假模假样的威胁了句。

从地上爬起来的那个男人耀武扬威的甩着棍子,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你滚开,别他妈多管闲事!”

刚吼完,那根钢管又划破空气奔着他们来了!

“此时不跑,等着挨揍啊!”

许清颜说话的同时,拉着季凉城硬闯过那群人的中间。

许是没想到他们会正对着他们逃跑,那群人居然没反应过来,但有个反应快的女人拉住了许清颜的马甲帽子。

许清颜猛然回头,长腿灵活的一踢,踢开了那个女人的手。

随后竟还对季凉城嘚瑟道:“我厉害吧?”

这里是住院部,人来人往的,坐电梯根本行不通。

许清颜的力气有点大,强硬的扯着季凉城直奔着前方的卫生间跑!

后面有一群人在追。

当厕所的门被她关上时,身后的门被人猛踹了一脚,导致许清颜直接扑向马桶。

而季凉城就站在她后面。

那么一扑,她稳稳的抱住了男人的手臂。

她顿时笑了起来,“天意如此,你可别说是我占你便宜啊。”

季凉城随即拽了她一把,将她推进了里侧。

外面的人还在叫骂。

许清颜这个时候掏出手机打了通电话,“你来阿薇这层楼的卫生间,有一群人在堵我。”

季凉城倚着一侧的门岿然不动,他这个当事人好像比许清颜都淡定。

不是不作为,而是这个时候,他不能跟病人发生任何冲突。

“你他妈给我滚出来!”凶男人在外面大骂。

医院的人赶了过来,知道是医闹,立马好言相劝。

“你们给我滚蛋!我必须让他给我个说法!作为医生居然猥亵病人!”

“跟你们没关系,给我滚开!”

话音刚落——

“咣当——”

那道门忽然被踢开,许清颜竟然走了出去,季凉城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刚说什么?”

对方一见他们居然还敢出来,顿时怒目而视,“就他!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背地里竟然这么下流!”

怒骂间,医闹男人伸出手去抓许清颜,似乎想把她拖走。

也就是那时候,原本没动的季凉城,腿不过微微一迈,便轻飘飘的挡在了女人的面前。

他没动手,也没阻挡对方的手,就是那样平静注视着对放。

男人身影颀长,个子很高,身板也宽厚,不说话时的眼神竟有那么一丝吓人。

那一瞬间,居然让对方不敢再下手。

许清颜笑眯眯的瞥了眼身前的男人,于是歪头望着医闹们,“你老婆来了吗?”

卫生间门口围着不少的医生护士和病患,都在看热闹呢。

凶男人这时候一把拉过自家媳妇,就是刚刚拉住了许清颜的那个农村妇女,“这就是我媳妇!”

那女人身材臃肿,人老珠黄,眼角的皱纹都能当眼线用了,一副凶悍的面相看着都吓人。

许清颜顿时笑了,指了指身旁的男人,“大哥,我是他女朋友。”

季凉城的眉心一跳。

而门口的那群医生护士更是惊愕不已。

季医生有女朋友了?

这女人可真是很漂亮啊,跟季医生站在一起般配极了。

这里面没人认出来许清颜是谁,毕竟除了热衷粉外,谁也不会想到此时此刻有个知名人物就在你面前站着。

“您凭良心说,我这细腰,我这傲人的身材,笔直的长腿,怎么着也比您老婆有吸引力吧?有我这么个宝贝,我男朋友不摸我,会去摸您那糟糠之妻?”

许清颜努努嘴,一副‘你不老实’的眼神,嗓音细软道:“当然了,您要是真觉得他猥亵了您老婆,您可以拿着证据去法院起诉,自有警察会来抓他,如果您没有证据,在这里胡闹纠缠,那您可就是在扰乱社会治安和诽谤啦。”

“诽谤的罪名晓得不?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呢。”

方诺刚从人群里,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挤了进来。

结果就听到一句:“你这个贱人,你别胡言乱语!长得人模狗样的,估计也是跟他一伙的狐狸精,合起伙欺负病患!”

“诶!”女人喊了声。

许清颜旋即举起手机,“我录下来了啊,你诽谤我,方诺,联系律师,我要起诉她。”

“你!”

那个妇女一愣,撒泼道:“你……你以为我怕你!你知不知道我姐夫是什么人?!说出来吓死你!”

许清颜慢慢的走到那个妇女面前,轻笑一声,嗓音在卫生间里有微微的回荡之音:

“行啊,我倒要看看你姐夫是什么伟大人物,敢算计我身边这位男士。”

方诺皱了皱眉,赶紧阻止外面那群拍照的群众,“不要拍了!这里是医院,大家快散了吧!”

把人终于轰走以后,方诺才转身,对着那位农村妇女递上自己的名片,“女士您好,我是方诺,现在我正式起诉您诽谤我们老板,三天之内,会有法院传票到您府上。”

“再加一条寻恤滋事,他们刚刚打人了,凶器在那里。”许清颜指着那个男人拿着的钢管。

那个凶男人立马把钢管藏在身后,指着她警告道:“你给我等着!”

女人笑眯眯的,“不等,因为我会先找你的。”

待人都散开以后,走廊的尽头处,有位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他戴着黑框眼镜,镜片遮住了眸子里的阴凉。

见闹事者散开了,他也沿着楼梯间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

而那边的卫生间里。

许清颜回头望着正盯着她的季凉城,她抬起手挥了挥男人肩上的灰尘。

“濒危物种可要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啊,先生。”

季凉城眼底的流光变的深沉起来,“濒危物种?”

“啊,你不就是濒危物种么?”

女人边往后退,边对他动了动手指,算是告别。

接着,便带着方诺走了。

走出卫生间的季凉城,望着许清颜轻飘飘的步伐,瞳仁里的光多了几分波澜。

这个女人笑起来的时候像是一只狐狸似的,也不知道是真不怕还是假不怕死。

刚刚那个男人的腰后,还藏了一把刀。

她居然还敢面对面的跟那人说话。

幸亏抽出来的是钢管,如果是刀……

季凉城捏着手机往外走。

他垂下的眼眸里,温和的神情下正蛰伏着几分隐藏的极好的阴鸷。

他随后在屏幕上打了一串字发送出去:好好‘关照’一下熊汉的儿子。

对方很快回复:好的,少爷。

熊汉就是刚刚拿出钢管的那个男人。

另一边已然走出医院的许清颜对方诺说:“查查刚那一伙人。”

方诺眼露疑惑,“真告?”

许清颜耸耸肩,“都随身携带刀具了,不告还留着过年么?”

那把刀,她看见了。

……

胸外科。

慕勋着实被吓到了,害怕季凉城又被那群医闹纠缠上。

他们医院里风评最好的是季凉城。

而被医闹找上门最多的,也是季凉城。

“没事吧?”慕勋问。

季凉城神情始终那么平和,“没事。”

他坐下来,眼前总是情不自禁的闪过那个女人挡在他面前的样子。

何曾几时有危险的时候,会有人挡在他面前?

这是第一次……

他按了按眼皮,压制住内心汹涌起来的烦躁。

再睁眼时,却已是一片清明,男人道:“叫病人进来。”

翌日中午。

二院,胸外科。

“你好,我们还没……”

小护士看着面前美的让人惊艳的女人,怯生生的开口。

本来挺理直气壮的,毕竟午休时间还没结束,可当触及到女人那双浅棕色的眼眸时,小护士就像是被定住了似的。

那种微弱到快察觉不出的震慑力,就从她面前的女人的眼眸中蹦了出来,且稳稳的砸在了她的身上。

许清颜指了指那边的男人,声线温柔:“我来要东西的。”

小护士点了点头,“哦哦,那您请您请。”

大美女,好漂亮啊……

眼神也好怕怕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