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财阀大佬还在跪榴莲认错

财阀大佬还在跪榴莲认错

花小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经历了被前男友抛弃,被前男友老婆的羞辱,于浅浅伤心过后更多的是憋屈和愤怒。一群人嘲讽嬉笑,她发誓要反击报复回去。谁能想到前脚刚被背叛的于浅浅,转身就找了个二代老公,只可惜是个穷二代,这个“穷二代”只有九千九百亿而已。

主角:于浅浅,君玿城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于浅浅,君玿城 的武侠仙侠小说《财阀大佬还在跪榴莲认错》,由网络作家“花小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历了被前男友抛弃,被前男友老婆的羞辱,于浅浅伤心过后更多的是憋屈和愤怒。一群人嘲讽嬉笑,她发誓要反击报复回去。谁能想到前脚刚被背叛的于浅浅,转身就找了个二代老公,只可惜是个穷二代,这个“穷二代”只有九千九百亿而已。

《财阀大佬还在跪榴莲认错》精彩片段

“程先生,我是e米国际的首席设计师于浅浅,很高兴向您介绍设计方案。”于浅浅望着落地窗前背对着自己的男人,不卑不亢的说。

“三年了,浅浅,你一点也没变。”身姿魁伟修长的男子回过身来,他的笑容真诚灿烂。

于浅浅却像是掉入冰窖里一样,整个人都不好了。

男子试图抚摸她的肩:“浅浅,这三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我真的很爱你。”

于浅浅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猛地推开他的手,冷冷地说:“程先生,请您自重。”

三年前,这个她深爱着的男人程浩然,为了有更好的前途抛弃她,娶了有钱的千金大小姐华雪静,跟着她去了别的城市。

没想到三年后,他再次出现,还成为华威地产的CEO。

他让秘书向E米国际设计公司传达,和他们合作的唯一要求就是让他们的首席设计师于浅浅亲自来向CEO程先生做方案推介。

没想到他别有用心。

“浅浅,我本来可以被派去法国有更好的发展,我是为你才回来S市。听说你现在还单身,我们继续在一起好吗?”程浩然伸出双手,握住她的肩头说。

于浅浅猛地推开她:“程总,如果您不方便,我们就改天。”

说完,就准备离开。

程浩然十分着急,俊脸也变得扭曲:“浅浅,这些年我喜欢的人只有你一个,求求你重新回到我身边吧?我向你保证三个月内一定和华雪静离婚,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于浅浅不屑一顾的看着他,呵,男人。

“华雪静呢?她怎么办?”

“我从未爱过她,那个女人又矫揉造作又没有情趣,在床上就跟死鱼一样……”程浩然话音未落,他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

一个穿着爱马仕米黄色长裙的女孩子像是飞一样冲了进来,她扑到程浩然怀中,兴奋的说:“老公,我回来了。”

程浩然呆了半晌,才有些惊讶的问:“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洛杉矶吗?”

“人家想提前回来给你一个惊喜,怎么样?惊喜吗?”她双手搂着程浩然的肩,在他脸上用力亲吻着。

程浩然只好反手抱着她,回吻了几下,不自然的看着于浅浅说:“我在工作呢。”

“什么工作有我重要?老公,你今天居然没有叫人家甜心呢,你好过分呢。”

程浩然只好喊道:“甜心。”

“老公,你之前说每天都要亲人家一百下的,今天只亲了三下,我不管,我要你亲完。”说着,就往程浩然怀里蹭着撒娇。

“别这样,外人还在呢。”程浩然的脸色极为难看,说道。

“你在这里干嘛?连人家上床都要看吗?还真不要脸呢。滚出去。”华雪静这种千金大小姐,早就被娇惯坏了,怎么会把于浅浅放在眼里。

于浅浅冷冷的说:“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扰两位甜蜜时光了。”

说完,不卑不亢转身走了。

身后程浩然一脸无奈的把华雪静按倒在办公桌上,掀起她的裙子,欺身覆了上去……

于浅浅关上他办公室门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女人的娇喘和呻吟声……

……

走出大厦,于浅浅心情十分糟糕。

这三年以来,她对程浩然的背叛耿耿于怀。

今天见到他丑陋的嘴脸后,就彻底释怀了。

回到家里,正在做饭的于妈妈冲上来,兴致勃勃的对她说:“浅浅,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于浅浅皱着眉头说:“手机没电了。”

“中午十一点钟,梦卓餐厅,你表姐给你介绍一个男朋友,你现在马上滚去给我见面。”于妈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我才二十四岁,不着急找男人,我不想相亲。”于浅浅不悦的反驳说。

“你现在是二十四岁,不是十八岁,妈妈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有生之年不能看到你嫁出去,真是死不瞑目。”于妈妈把这个女儿拿捏的死死的,打起了悲情牌。

于浅浅只好无奈答应着,驱车赶往梦卓餐厅。

不是饭点,餐厅里也没什么人,只在角落里坐着一个男的,穿着一身青灰色的西装,打着领导,从门口看过去只看到一张侧脸。

她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有礼貌的问:“请问是王子涵先生吗?”

对方仰起脸,神情严肃的看了于浅浅一眼,站起来问:“你是于浅浅小姐?”

于浅浅含笑点头,顺便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一米七,红色的头发,有一点瘦,看起来缺乏年轻人的朝气。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王子涵,男,二十八岁,职业是神圣的公司编辑。”说到最后,他笑了笑,倒是给人很幽默的感觉。

这么一笑,气氛倒也显得没那么尴尬,于浅浅伸出手和他握手,就在他对面坐下来。

服务生走上前,把菜单摆到于浅浅的面前,笑着问道:“小姐,请问有什么需要?”

于浅浅接过菜单,她是真的很饿了。

她笑笑问王子涵说:“你要点什么?”

男人坐直了身子,摇摇头说:“现在爷不是饭点,倒也不想吃什么,要不然叫点喝的吧?你想喝什么?”

于浅浅微微一愣,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自在,不过再想想毕竟是第一次见面,也不能要求人家体贴自己什么,她勉强的说:“我想要一杯奶茶,一块抹茶蛋糕,谢谢。”

“好的,先生想要什么?”服务生看了一眼王子涵面前的白开水,问。

“免费的白开水还可以续杯吗?另外抹蛋糕中有色素和添加剂的成分,还是给于小姐换成原味蛋糕吧。”王子涵挺直了后背,坚定的说。

服务生呆了几秒钟,才勉强的扯着嘴角,有些同情的看了于浅浅一眼说:“好。”

虽然第一次见面,于浅浅并没有让王子涵请客的打算,她一向不爱占别人便宜,但王子涵的表现还是让她大吃一惊。

抹茶蛋糕28元一块,原味蛋糕12元,他擅自给自己换掉也就算了,没想到在等自己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在喝免费的白开水,还厚着脸皮让人续杯。

于浅浅只觉得脸皮发烫,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我在自然科学报,对营养学搭配研究的比较深,喝白开水对身体最好,你不要见怪。”他一本正经的向于浅浅说。

教自然科学和研究营养学有关系吗?于浅浅挑了挑眉,心想,却没有说出来。

蛋糕和奶茶很快端上来,王子涵的白开水也续了杯。

于浅浅把奶茶端起来喝了一口,就听到王子涵严肃认真的问她:“你是处女吗?”


一句话,问的她喝到一半的奶茶几乎喷出来,她疑心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望着他。

王子涵却笃定的说:“我是个很传统的中国男人,有很深的处女情结,我要求我的妻子必须是处女,没有和别的男人发生过关系。婚前有过性史的女人,都是下贱不堪、污秽淫荡的坏女人。”

说到后面,他还有些激动起来。

于浅浅却觉得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她绝对不赞成男女滥交。

但男女相爱,情到浓时,肌肤相亲水到渠成也算是很正常的事。

王子涵的这个要求让她觉得挺奇葩的。

“王先生,那么你喜欢一个女人,喜欢的是她的人,还是她下身的那一层膜?”她毫不客气的反问道。

王子涵却咳嗽一声,清楚明白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在婚前能够保持完璧之身的女人才是好女人,才值得我喜欢,假如连洁身自爱都做不到,凭什么要求我爱她?”

见到他振振有词,于浅浅觉得有些话不投机,她冷笑着说:“难道王先生活了二十八年,到现在还是处男不成?请问你是性冷淡呢,还是对女人没性趣?”

“我不冷淡,喜欢女人,我也是处男。”说着,他得意的耸了耸肩。

于浅浅顿时觉得没有任何食欲了,她不能说王子涵是错的,但话不投机半句多她也算体会到了。

“我忽然想起有点事,我先走了。”说着,她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于小姐——”王子涵急了,在后面呼唤她的名字。

“有事?”她回头,轻声问。

“你可以先把你的账单结了再走吗?”王子涵的声音响亮而干脆。

于浅浅再次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从餐厅出来没多久,于浅浅就接到老妈的电话。

于妈妈在电话里气急败坏的骂道:“于浅浅,你这破孩子怎么回事?你不愿意相亲别去就好了,为什么骂人?”

于浅浅无语,心说:您老人家也没给我拒绝的机会呀。

“你和人家男方说你不是处女,还说别人是性冷淡,你姑姑把这事在亲戚群里一说,你现在都沦为大家的笑柄了。”于妈妈咄咄逼人。

“随便她们怎么想,你养了二十四年的女儿是什么人你不明白吗?”于浅浅心中大无语。

“自从你三年前被姓程的那小子迷得神魂颠倒后,我就不了解你了!”说完,于妈妈愤然挂掉电话。

于浅浅无奈的摇摇头,这时候有一只小猫咪跑了过来,喵喵叫了两声跑进边上的小巷子了。

这只猫咪长得特别好看,作为一枚爱猫少女,于浅浅也被吸引跟了过去。

她摸着小猫油光水嫩的皮毛撸了一会,忽然有一个淫邪耳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美女,五百一次,比市价高两百,做不做?”

她抬头一看,就见到一个一脸淫笑,看起来十分猥琐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她微微皱眉:“你要做什么?”

“爱啊,这个地方出现的女的,不都是出来卖的吗?你装什么纯情少女?”

于浅浅四周看了一下,才知道自己不小心进入了s市有名的红灯巷。

巷子两边都是进行不正当交易的理发店,白天不开门,晚上亮起红灯做不正当交易。

“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我是设计师。”于浅浅摆摆手,就准备离开。

男人眯缝着小眼睛,满脸淫邪的说:“原来是女设计师,我还没尝过女设计师者是什么滋味呢?不如我们今天试试吧。”

说着,他就冲着于浅浅扑过来。

于浅浅转身就跑,但是男女体力悬殊,哪里是这个壮男的对手。

很快就被他从后面拖住手臂,狠狠的往墙壁上按下去。

她想大呼救命,但这条窄巷子里安安静静,一个人也没有。

“你别乱来,我会报警……”她慢慢的冷静下来,沉声对男人说。

“告诉别人我怎么样让你舒服吗?你喜欢被人知道细节我也无所谓。”壮男满脸横肉抖动着,伸出手来把她的嘴给堵住了。

“唔唔……”她扭动着身子反抗。

假如她知道自己的挣扎会对壮男造成什么样的刺激,她肯定宁死都不会这么做。

“小猫咪,你真是太漂亮太有女人味啊,我受不了了。”

男人说着,就把她的身体抵抗在墙壁上,伸出手去胡乱的撕扯她的衣服。

挣扎未果,她痛苦而屈辱的闭上了眼睛。

但,身后的男人似乎没有了动静,捂着她嘴巴的臭手拿走了,撕裂衣衫的动作也停止。

“你要干什么?”听到壮男在后面哇哇大叫喊。

心中一喜,于浅浅转过脸去,就看到一个身材高大帅气的男子站在她的面前。

一只手扯着壮男的后领,像是拎猴子般把他拎了起来,壮男奋力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却一点办法也没有,滑稽的样子就像只小丑。

“滚。“男子轻轻地抛开壮男。

壮男骨碌骨碌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才爬起来凶神恶煞的指着男子说:“你是那条道上的?信不信爷找兄弟来宰了你?”

“是吗?”男子眯起了眼睛,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凛若冰霜的笑。

不寒而栗。

“你……你走着瞧,我记住你了……”壮男抱着被捏的生疼的手臂,像阵风一般逃窜而去。

男子转过脸,眸色灼灼如星,对于浅浅问道:“没事吧?”

“没事。”于浅浅点头应着,眼泪簌簌的落下来。

“我送你出去。”男子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悲喜。

于浅浅抬头看他,二十七八岁,一身白色的休闲打扮,一张棱角分明的脸。脸上透着冷峻和漠然,眼眸漆黑深邃,透射出寒光凛然,让人不敢逼视。

他鼻梁挺拔,唇形的弧度完美,唇边绽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显得高贵优雅,慵懒闲适,从容自若又不乏气势逼人。

于浅浅微微一愣,她做设计师几年,也算阅人无数,却从来没有见过温润和冷傲两种气质,可以同时被一个男子诠释的这么自若,这么迷人。

“陪我去喝酒吧。”虽说这个男人长得俊朗出尘,又见义勇为救过他,于浅浅可不会对他有什么好印象。在“粉灯区”出现的男人,又会有什么好货色。


但是想起遇见三年不见的程浩然,又想到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她现在心里一阵一阵的抽搐的疼,她需要一个人来陪,仅此而已。

“好。”男人眯着眼睛望着她,犹豫片刻答应了。

“放心,我请你,我不会让你吃亏。”于浅浅从包里拿出钱,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很大款地走了出去。

浅浅是个很安静的女人,像酒吧这种地方,她平时几乎没有来过。

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失准至此,做出这么疯狂的举动。

在红灯区外面大约五百米处,就有一家酒吧。

白天里面很安静,音箱里放着软软的音乐,在柜台处有一个值班的男服务生在打盹。

“给我来一打……不,两打啤酒,两瓶红酒,一瓶白酒。”她敲打着柜台,对服务生喊道。

“搞什么?大白天的哪有人来酒吧喝酒。”服务生被扰了清梦很不开心,揉着眼睛嘟嘟囔囔的说。

“是不是有生意不做?”于浅浅不满的白了他一眼,今时今日人们的服务态度堪忧啊。

“又没说不做,两位请。“服务生站起来,引着他们走到靠窗的一张桌子上坐下,陆陆续续地把酒给端上来。

于浅浅拿起一个高脚杯,把啤酒、白酒和红酒混合在一起,扬起白皙的脖子喝了一口,只觉得苦涩难当,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男人从来没有见过人这么喝酒,倒了杯红酒擎在手中,淡淡的问:“你很想醉?”

于浅浅不说话,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她的酒量本来就不好,尤其是这么混着喝,很容易喝醉,几杯酒下肚后,人就变得不清醒起来。

她脸色红润,醉眼迷离的望着男人,含混不清地说:“你说为什么?为什么他当初不要我?我有哪点不好?”

“是吗?你很好。”男人安安静静的听着,嘴角带着一丝玩味。

“所有的人都说我是大龄剩女,连我妈也嫌弃我,为什么没有人娶我?你说我很好是吧?那你娶我。”

于浅浅醉得不省人事,一双明亮的眼眸睁的圆圆的,她伸出双手扯住男人的衣领认真的说。

“我娶你?”男人似乎有些意外,轮廓完美的脸上露出令人难以琢磨的神情。

“对,你娶我!反正他是我看错了的人,失去他,我嫁给谁有什么关系!”

于浅浅低头沉思了一会(实际上她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用力的点头说:“就是你了!”

她边说着,边从包里把户口本、临时身份证全都取了出来,拍在桌上说:“看,我所有的证件都在这里,我们随时都可以去领证!”

户口本是她前几天丢身份证后,补办临时身份证用的,一直忘记还会给她妈,今天正好派上了用场。

男人的眼中露出一刹那的失神,很快又被淡漠的笑意掩盖过去,他静静的说:“我叫君玿城,二十八岁,身体健康,除了要喝酒、偶尔抽烟外,无不良嗜好,职业是药剂师,你确定要嫁给我?”

“我确定,你挺好的,起码长得还顺眼,对着你不会吃不下饭,比我妈硬塞给我的男人好多了。”

于浅浅伸出纤细的手指来,抚过他棱角分明的脸,仔细的在他脸部的每个部位抚摸着。

君玿城轻轻推开她的手,把桌上的证件收好,意味深长的笑道:“既然我们彼此都觉得合适,那就去领证吧。”

说完,从钱包里拿出数张人民币放在桌上,搀着于浅浅离开。

走出酒吧,君玿城一只手扶着于浅浅,一只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志豪,半小时之内,给我把户口本送到岩石区民政局。”

说完,就挂掉电话,随手拦了辆出租车吩咐道:“去民政局。”

路上,于浅浅醉倒在他的怀里,有清幽的香气不时传入他的鼻端,闻起来很好闻。

此时的她,就像一只小猫咪一样,显得很安静,轻轻的哼着一首歌:“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是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永远不会再重来,有一个男孩爱着那个女孩……”

君玿城低头看她在沉醉中,唱着唱着眼泪也会汹涌而下,不禁若有所思。

到达江怀区民政局的时候,正好是四点半,民政局门前停着一辆黑色的车子,旁边有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在焦急的等待着。

见到君玿城,男人忙上前去把户口本递给他,眼神惊疑不定的说:“君先生,你真的要结婚?之前没听你提过,这也未免太突然了吧。”

他就是沈志豪,君玿城的助手。

君玿城扬眉微笑,淡淡的说:“结婚这种事,哪有什么突然不突然,遇到合适的就在一起。”

“合适的,难道不应该是自己喜欢的吗?”沈志豪摊了摊双手,惊讶的问。

他今年三十一岁,比君玿城还大三岁,但现在在君平医院做君玿城的助手却觉得一点也不冤。

君玿城博览群书,知识渊博,专业知识很强,是他最佩服的人,没有之一。

在他的心目中,从一个男人的角度去看,都觉得他是完美的,他认为像君玿城这样的人,对爱情一定会有着极高的要求。

看他怀里的女孩子,样子看上去普普通通,普通的就像平日里的你和我,与往日围在他身边的漂亮女孩完全不同,怎么会忽然说结婚就结婚了呢?

“喜欢?”君玿城嘴角轻扬,不再接他的话柄,谢过他后,就带着于浅浅走进民政局。

进去后,扶着于浅浅到椅子上坐下,他去排队领了两张表格,把两个人的信息按照户口本显示的填进去。

然后是拍照。

拍照的时候于浅浅还是很不清醒,唱歌唱的泪眼汪汪的,君玿城给她擦了好几次眼泪,才勉强把照片给拍好了。

摄像师边处理照片,边紧张兮兮的问:“这位先生,现代社会讲究合法自由,强制结婚是很严重的罪行,你要尊重这位小姐的意愿才行。”

君玿城神情淡然的听着,取了照片后,就去排队领结婚证。

今天日子好,领证的人还比较多,排在前面的人三三两两勾肩搭背,显得亲密腻歪,他形单影只站在队伍里,倒是颇有几分孤凉。

轮到他,交钱,递表格,拿到两张红灿灿的结婚证时,他还微微有些发怔,直到工作人员催促,他才收起证件,扶着于浅浅从民政局里走出来。

身后,哐啷一声,铁门被关上。

夕阳的余晖照在他们的脸上,民政局五点下班,他们赶上了末班车,是最后一对领证的新人。

接下来的事,于浅浅怎么也记不清了,她只知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家里的床上。

睁开眼睛,她感觉到浑身酸痛,很累,疲倦而没有力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