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一代逍遥王

一代逍遥王

医者自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李煜作为医疗器械公司区域总监,没少看到职场里的勾心斗角,商界之间的尔虞我诈;今生又要再次面对世家大族之间的尔虞我诈,李煜表示这都是小儿科……前世的他莫名其妙的死了,今生还被同行死命打压,李煜表示自己不仅要打破僵局,还要带领家族走向辉煌。

主角:李煜,楚灵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煜,楚灵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代逍遥王》,由网络作家“医者自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李煜作为医疗器械公司区域总监,没少看到职场里的勾心斗角,商界之间的尔虞我诈;今生又要再次面对世家大族之间的尔虞我诈,李煜表示这都是小儿科……前世的他莫名其妙的死了,今生还被同行死命打压,李煜表示自己不仅要打破僵局,还要带领家族走向辉煌。

《一代逍遥王》精彩片段

红床绿蔓。

李煜睁开眼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只记得自己昨晚陪华东大区的几家医院院长吃饭。

作为华文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华东大区的区域总监,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应酬。

没有悬念的话,昨晚一顿饭下来,那几家医院的份额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想到这,李煜揉了揉自己有些隐隐作痛的头。

“公子醒了,公子醒了!”

才晃了晃自己昏沉沉的脑袋,李煜就听到窗外一阵呼喊声响起。

他从床上坐起身来。

但下一刻李煜忽然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

他常年喝酒累积下的啤酒肚不见了,整个人似乎一下子年轻了几十岁,细胳膊细腿,不像是个常年混迹饭局的中年人,更像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什么情况?

我这是……穿越了?

然而不等他从这件诡异的事情中回过神来,房门就被推开了。

只见一个穿着乌纱幞头圆领衣,红鞘带乌皮缝靴的富态中年从门外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众的仆从。

中年男人脸上挂着颇为关心的神情目光落在李煜的身上,看到李煜神情茫然的坐在床边,脸上便露出了一丝悲愤和心疼。

是有些悲哀却又不得不隐藏起来的感觉。

“煜儿,可感觉好了些?”

“我……”

李煜正要开口,忽然,脑海中如潮水般涌过无数关于这个原主的身份信息。

足足消化了好几秒钟,李煜才算缓过劲来。

中年男子叫李通,是宣州一富庶商户,眼下李煜顶替也可以说穿越成了他的独子。

前几日宣州陈家和宣州信阳城新来的知府大人勾连在一起,使得李家三处商铺被查封,李通独子也便是此刻李煜的前身不甘心就此受欺辱,便上门理论。

陈家的二公子陈寿二话不说便带着家中奴仆硬生生把李煜打的昏迷了过去,足足过了三日这才醒转过来。

但即便如此,那陈家的人却因为信阳城那位新知府大人的缘故没有一点事,可真是把如今世道艰难人心险恶展现的淋漓尽致。

“我没事的,劳烦爹挂念了。”

李煜只是转瞬间便明了了这所有的一切,也不知道是这身体原来的主人心中愤恨难平,还是舍得不自己这老爹,到最后让李煜知晓了一切。

“好,好,没事就好,你且好好在宅院里养着,家里的事情有爹在,你无需担忧。”

自己这便宜老爹显然还是担忧自己因为陈家和新任知府的事情忧愁,或者是害怕李煜一个心中念头不顺便又去找那陈家质问。

“放心吧,爹,我明白,这些日子我不会再出去了。”

李煜作为一个活到四十在后世里混到一个大区总监的人,自然知晓自己这便宜老爹在担忧什么,便开口安慰道。

便宜老爹又在屋子中寒暄了几句,便起身离开,离开前还再次叮嘱李煜好好修养。

但修养是不可能修养的。

如果他的记忆没错的话,现在正处于贞观七年,唐朝虽还不是盛唐,却也有了一番蔚然大国的景象。

既然穿越过来了,自然要替这个原主讨回公道。

不过事情要一点一点来,现在的他可不再是那个脑子一热就往上冲的李煜。

“公子,您不是答应老爷不出门的么?”十四岁的丫鬟小芸一脸踌躇的看着自家公子。

刚刚老爷在,公子还信誓旦旦说会安心修养,可老爷才走,公子却立刻换上衣服准备出门,这让她觉得李煜似乎和以往有些不一样了。

“出去散散心,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李煜笑了笑,说完便拉开房门朝外走去。

不得不说,没有后世的污染,如今的天气和环境不知道比后世要好多少。

如今又刚好是秋末时节,气候不算多热,但树木花草却也还算繁盛。

从房间里走出后,李煜还需穿过三套宅院才终于来到街上,只不过这街上的人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多。

零零散散的几个路人,和几个摆摊做生意的小商贩,看上去稀稀落落的简直比乡下还落魄。

“看来本公子的那一棍子也不算重啊,这才几天的时间,就能出来逛街了,哈哈哈。”

就在这时,一个让人讨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李煜转身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着绿色开襟长衫戴着大红挽纱帽的家伙,从后面走了过来,一脸得意的模样。

李煜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正是三天前把自己这具身体原本主人送走的陈家二公子陈寿。

陈寿的身后跟着三四个壮硕的仆从。

看姿态就知道,这家伙在街市中横行习惯了,身后的恶仆更是狗仗人势。

“都说会叫的狗不咬人,却没想到这咬人的狗叫的比那些不咬人的还欢。”

李煜自然不会就这样忍气吞声。

重活一世若还是那般唯唯诺诺,还有什么意思,更何况他能做到区域负责人的位置也不是吃干饭的。

“你找死!给我打,弄死了我担着!”陈寿听了李煜的话如何不知这是在骂他是狗,顿时怒从中来,一副蛮横的模样。

“你敢!”可谁知道李煜的声音比他还响亮,一声喝下竟然震的那些恶仆一时间不敢上前。

“朗朗乾坤,你敢纵人行凶?今日你若敢动我一根汗毛,我爹必将前往宣州府告状,看那知府大人保的了保不了你!”

街头路人稍多了些,李煜这一声呵斥更是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如今这李家和陈家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看到这一幕,大家顿时都以为陈家又要对李家的这位小公子下手了。

陈寿刚刚被李煜的话镇住,再看此刻情景竟真的不敢让人对李煜出手。

毕竟陈家做的事情并不光彩。

“你,你给我等着,早晚都要让你后悔今日所言!”陈寿恶狠狠的盯着李煜开口说道。

而李煜不但不怕反而脸上带着笑意。

“好,我记得了。”只是这笑意后却有着一丝寒芒。

陈寿带着家仆悻悻离去,街头围聚的人也逐渐散去,最后只留下李煜一人站在街头上。

此刻李煜多少还有些恍惚。


不过很快李煜便定神,继续沿着街巷朝信阳城府衙的方向走去。

“这新来的知府大人原本是邾州临湘人,你说这好好的知邾府事不坐,却跑到咱们宣州?”茶楼里最不缺的就是形形色色各类人。

李煜选择在临近府衙的一座茶楼二楼靠窗角落落座。

喝着茶听着茶楼里的人议论着今年的赋税和商道的开通,当然也有那位一上来就针对李家封了三处商铺的新任知府。

为民者最关心的自然是管制自己的青天大老爷。

若是遇到个好官那便是一州之幸事,若遇到个面白心黑的,这下面的日子也不会好过。

不过好在如今大唐为官者大多清廉,再加上朝廷设下的监察御史,几乎没人敢冒险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

当然,即便如此,也少不了一些为官者的龌龊,只能说是无伤大雅。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刚刚醒过来的时候李煜便从自己那个便宜父亲口中得知了如今李家的危机,他作为李家长子,自然逃不了和李家荣损与共。

在茶楼又听了片刻,李煜心里大概有了个底,就是不知道后面的事情是不是真如他所料了。

“你这身子才好,怎能不多做歇息还四处乱跑。”

回到家,才一进门李煜就看到那位便宜父亲目光担心的看着他责怪道。

莫名的让李煜心底有些暖意。

虽说对于眼前的中年男子他心底没有一点亲情眷恋,但终究还是他这具身躯的父亲。

就在李煜开口要说什么的时候,前方的院子里却传来一阵喧哗吵闹声。

“狗奴才,滚开!”听声音李煜就知道来的是谁。

果然,片刻后,只见陈寿跟在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身后,带着七八个家仆就闯了进来。

显然这位此刻才反应过来,之前在大街上是被李煜给唬了。

“哈哈哈,李兄,今日来可好?如今你李家十八家店铺已经被封了七家,你还能坐的住,佩服佩服啊。”

“爹,跟他们废什么话,这座宅院抵押给了我们,如今就是我们的,赶紧把这些人轰出去。”

陈寿昂着头一副无比倨傲的看着李煜道。

李煜回头看了看自己这位便宜父亲,见他眉头紧锁大概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李家店铺被封,被封的可不只是店铺那么简单,店铺中的货物和货款全部都被封死在店铺中,一下子手里没了大批的货银,即便是李家也有些吃不消。

为了周转其他店铺紧张情况,李通干脆直接把自己住的府院抵押给了钱庄,可不知道陈家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直接把那张地契弄到了手。

“李兄啊,这次可这不怪为兄,如今地契在我手中,这宅院为兄也只好手下了。”陈天磊展示着自己手中的地契,笑呵呵的对着李煜父亲开口说道。

陈家和李家夙怨已久,两家商铺竞争李家稍胜陈家一筹,但是防不住陈家不断的用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

不过也好在陈家目光短浅贪图小利,所以大部分百姓还是更认李家的招牌。

也正是如此,那陈天磊也便是陈寿的父亲,才会想到和新到的府台大人联手对付李家。

而到了现在他还不忘落井下石,过来奚落李家。

“不知我家的地契如何在伯父手中?”就在陈家得意、父亲愁眉不展的时候,李煜却忽然站了出来。

“哼,自然是花钱买来的,怎么,难不成还是偷来的?”陈寿上前一步开口说道。

“哦,买来的,可我记得抵押宅院若是在期限内能够拿的出钱银还可以再赎回来,如今可到了期限?若是没到期限,为何这地契又在伯父的手中?”

李煜几句话便让陈天磊神色变得难看起来。

手中的地契自然是他从钱庄买回来的,如今谁都看的出李家怕是没有什么希望翻身了,那地契自然也早晚都要归钱庄所有,差的只是时间。

可偏偏问题就出在了这时间上。

若不是这陈老爷迫不及待的想要来看李家落魄的样子,也不会出这样的问题。

李通此刻站在李煜的身后,看着儿子这般模样,紧皱的眉头顿时就舒展了。

即便是李家破败又如何,只要自己的儿子有能力,早晚可以翻身。

“无论伯父这地契是从何而来,今日我倒要去这钱庄问问,为何期限未到,我家的地契就卖予了别人。”李煜说着便又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父亲身上。

很快,大运钱庄外面围满了人。

这些人里有一大部分是李煜花钱请来的,几枚铜板就可以请一个。

有钱拿还可以看个热闹,只要不是傻子自然都愿意。

“听说了么,这大运钱庄看李家不行了,转手就把李家抵押的房契给了陈家,果然这商人啊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古代轻商便是因为商人逐利,为了利益不顾圣人礼仪,而偏偏古人最看重的便是知书达礼,与人和善这些大道理。

再加上大运钱庄的做法又坏了规矩,这种事放在暗处还好,摆在明面上就让人不得不多想了。

“呵呵,大运钱庄这么做不难理解,陈家背后是新上任的周知府,不然你以为李家的七家店铺是怎么被查封的。”

谣言止于智者。

可惜百姓最喜欢听的就是各种谣言,平日里生活枯燥无味,又不似后世那般那么多消遣,有瓜吃自然要吃个够。

就这般大运钱庄和陈家李家的事情牵带着那位新上任的周知府,顿时传的沸沸扬扬。

一时间整个信阳城人尽皆知。

这其中自然少不了李煜的推波助澜。

而地契的事情大运钱庄和陈家只能认栽,最后大运钱庄的银子不仅不用还,地契也归还了李煜家。

只是代价就是,这件事到此为止,和他大运钱庄再无瓜葛。

很显然大运钱庄这是要把自己摘出去。

这样的结果陈家自然不甘,可即便再不乐意却也不能把大运钱庄跟着一起得罪了,最后只能收下钱银悻悻的离开。


庭院中一座假山旁是一座小亭子,亭中有石桌石椅,李煜就坐在石椅上喝着茶。

如今已经入秋,信阳城的气候偏湿冷。

亭外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隐约可见茶杯上热水飘散而出的热气。

“少爷,您交代小的们的事情都办好了。”

一个黝黑的汉子穿着粗布衫,低头恭敬的对李煜开口说道。

王山是李家的家奴,算是如今李家少数完全可以信得过的人。

“嗯,下去吧,这锭银子是赏你的,管好自己的嘴。”李煜随手扔过去一锭银子,足足有十两。

这个时代十两银子足以在信阳城外城购买下一处院子了,是普通百姓十年都不一定能够积攒下来的钱银。

“谢少爷,小的一定管好自己的嘴,绝不会乱说。”王山接过银子连忙开口保证道。

其实就算没有这十两银子他也不会乱说。

家奴和主家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如果李家真出了事,他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更何况王山妻子都住在李家。

就算他不为自己考虑终究也要考虑自己的妻子。

“少爷,你让王山去做什么事情了?”站在石桌旁一直负责端茶倒水的小芸好奇的开口问道。

在李府,小芸是寸步不离紧紧跟在了李煜的身后。

起初李煜还有些不适应,可过了几日却也终于体会到了被人伺候的快乐。

“问东问西的,小心回头就叫人把你沉塘里去。”李煜翻了个白眼,故作凶狠的道。

“咯咯咯,少爷才不会呢。”

这几日的相处小芸虽然觉得少爷和以前不一样了,但却十分欢喜,因为以前的少爷很少会那么温和的对她,就更不用说像是现在这样开玩笑了。

“好了,走,跟我出去玩玩,这几天忙东忙西的,现在总算是可以稍作休息了。”

李煜从石椅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对着身后的小芸说道。

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接下来就该让子弹飞一会。

“老爷说不让少爷再出去,现在陈家的人都盯着李府,少爷咱们还是在院子里转转吧。”小芸看着走出亭子的李煜,立刻朝前面追去。

可惜李煜哪里会听她的?朝着李府的后门就走去。

换了一身不那么显眼的衣服,强制性的把小芸锁在房间里,李煜一个人冒着小雨走出来李府。

虽然下着雨,但街头却仍有不少忙碌着的人。

一些商铺管事在催促伙计把店铺外的货物搬进店铺以免货物被雨淋湿。

李煜走在这样的街头上,此时此刻忽然有些恍惚:自己真的穿越到了唐代,而且还成了富商的儿子。

低下头,李煜看了看自己稚嫩的小手细胳膊,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然后走进雨幕中。

小雨下的信阳城就宛如一幅画。

这里没有后世纷扰的灯光,和来往穿行的车辆,有的只是被雨水淋湿的青石板和街道两旁不高的房屋。

此刻李煜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古人都那么喜欢吟诗。

此时此景他也想要吟上那么一首诗。

只可惜专业不对口,当初学的是商务管理而不是汉语言文学。

沿着街道走到河边,这里房屋逐渐变少,倒是路边多了两排的柳树。

初秋时节枝条上还挂着绿叶。

再往河边看,这时候竟然还有人在河边钓鱼,倒是不怕沾染了风寒。

要知道这个时代人轻易可不敢生病,染了风寒那都是大病,很容易因此而丧命。

李煜朝着河边走去,只见那人穿着蓑衣带着笠帽,手里我这一根竹子制成的鱼竿,走近后李煜才发现这人似乎才三十多岁的样子。

李煜也不说话,只是安静的蹲在河边看着这人钓鱼。

河面上小雨淅淅沥沥的低落,一时间竟让他看的有些出神。

原来在大学的时候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在下雨天在学校人工湖中间的亭子里看雨。

“稍稍后退些。”

过了不知道多久,那个戴着笠帽穿着蓑衣的中年男子忽然开口。

李煜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刚刚他的思绪还在回忆穿越之前的事情。

“掉进了河水里可没人救你。”那人又说了一句。

李煜这才反应过来低头朝着脚下看去,不知何时河水已经浸湿了鞋子。

反应过来的李煜连忙朝着后面退去。

河水在上涨,察觉到这一点,李煜忍不住朝河水的下游看去。

他可记得清楚这信阳城下面就是临安城。

而临安城紧邻邱阳湖,如今这上游的河水上涨,那就说明下游的邱阳湖水势已经高到无法在蓄水的地步。

“洪涝水灾?”李煜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这四个字。

而这话落在那戴着笠帽的中年人耳中却有些刺耳。

“只是接连几日的小雨,何至于此?水灾?你怕是没有见过水灾的模样。”中年男人话语冲了点。

但李煜却丝毫不以为意。

唐代虽然也有一系列的水利工程和勘探水灾的方法,但却太过简陋,天下水系勾连贯通,知微见著这般本事李煜没有。

然防范于未然的道理他却懂得。

“呵,这雨虽小,但却连绵不绝已经下了几日,何况这信阳城上游的河水都涨到了桥碑刻线之上,发不发洪水我不知道,总之临安城今年怕是不好过。”

李煜本来懒得跟这人计较,可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

中年男人听到这里,脸色变了变。

但李煜的话却还没有说完。

“就算是不发洪涝,今年的收成怕也不太好。”

农耕时代,粮食就是百姓的命。

没有好的收成,幸运点饿饿肚子就撑过去了,倒霉些年月里,那是饿殍遍野。

除了兵祸没有比饥荒更催人性命的事情了。

“每县每州都有粮仓,若真如你所说,开仓放粮也可撑过这段时间。”中年男子似乎对朝廷有着莫名的自信。

“明明可以更好,干嘛非要等到最后才去收拾,到时怕是整个宣州的粮食价格都要升上去,唉,最后受苦的还是百姓。”

李煜如今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可从他口中说出的话却让人觉得十分的老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