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夏假太监

大夏假太监

Summer晴空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场穿越之旅,将陆谦带到了大夏朝,不是王侯公子,也不是地主家的傻儿子,而是一个太监……假太监。开局竟意外成了皇贵妃的男宠,陆谦想着若非自己有一张巧嘴,恐怕早就死在这刁蛮恶毒的贵妃手上,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还真不是空有其名,看来自己以后要找个强有力的靠山,不然还真的说不好能活到什么时候。

主角:陆谦,小蝶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谦,小蝶 的武侠仙侠小说《大夏假太监》,由网络作家“Summer晴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穿越之旅,将陆谦带到了大夏朝,不是王侯公子,也不是地主家的傻儿子,而是一个太监……假太监。开局竟意外成了皇贵妃的男宠,陆谦想着若非自己有一张巧嘴,恐怕早就死在这刁蛮恶毒的贵妃手上,这吃人不吐骨头的皇宫还真不是空有其名,看来自己以后要找个强有力的靠山,不然还真的说不好能活到什么时候。

《大夏假太监》精彩片段

“小谦子,快醒醒,你又在这边偷懒!娘娘马上就过去了,就等着你伺候沐浴了。”

陆谦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脑袋昏昏沉沉的,喉咙如同火烧一般。

眼前出现了一个身穿古代淡青色的袄裙的宫女一脸着急的拉着他,往门外走。

宫女名叫小蝶,是郦妃娘娘身边贴身的宫女。

小碟那双柔若无骨的手拉着他往外走。

一阵刺骨寒风,让陆谦一阵激灵。

这梦太真实了把。

穿过了一道垄长的连廊,来到了一间屋子前。

推开门。

屋外大雪纷飞,屋内水汽氤氲,格外的温暖。

隐约看见了七八个宫女,正忙碌着。

小蝶毫不避讳当着他的面开始更衣。

不一会,她就换上了一件纱衣。

小蝶见陆谦直勾勾的盯着她,也不害羞,似笑非笑的打趣道“小谦子,姐姐的身材好吗?”

说着小蝶不由的挺了挺身。

陆谦看着小蝶这略带挑衅的动作,他也丝毫没惯着他,直接就来了一招黑虎掏心。

“小谦子,你要死啊!”小碟万万没想到,陆谦是真敢动手,面色绯红的推了陆谦一把笑骂道“你别闹了,娘娘要来了。赶快准备准备给俪妃娘娘沐浴。”

陆谦嘴上答应着,跟在了小蝶的身后,走了进去。

里面几个宫女穿着跟小蝶一样。

头发湿漉漉的,水汽让纱衣紧贴着身体。

这让陆谦双眼睛忙的不行,简直是太精彩了!

眼前的场景和感受,无不告诉陆谦这不是梦!

轻轻的掐了自己一把!

毋庸置疑,这不是梦!

他就是穿越了!

而且还穿越到一个太监身上了。

不过这个太监似乎有点不一样。

还在?

他不记得哪个朝代的太监不用阉割啊!

莫非自己穿越过来的这个原主,是一个假太监?

也没少看一些野史上说,一些冷宫娘娘会偷偷的养着一些男宠。

莫不成自己还是娘娘养的男宠?

“娘娘驾到。”

门口就传来了一阵细长阴柔的男声。

看着原本忙碌的众人都匍匐在地。

陆谦虽然还没搞明白情况,连忙跟着跪在了地上。

“小蝶?小谦子呢?”一阵温婉柔和,如同风铃般的声音传来。

没等小碟回答,陆谦就起身直接走到了俪妃的面前笑着道“娘娘,我在呢?”

走上前之后,他也算看清了郦妃的脸。

一张瓜子脸,高挺的鼻梁,如同月牙的眼睛,绝美的五官。

美!

美的让人窒息。

郦妃娘娘满眼尽是温柔的扶起了陆谦。

陆谦见状暗道“看来,我是男宠无疑了!”

“小谦子,怎么一身酒气,看你迷迷糊糊的样子。昨晚是不是又喝酒了?”

郦妃娘娘言语之中并没有听出一丝责备,相反有些嗔怪?

“娘娘恕罪…我只是心情不好。”陆谦装出一丝忧郁的回答道。

“本宫知道你心疼本宫。不过,喝酒伤身,以后不许了。”郦妃娘娘满脸心疼的说道。

陆谦心中大喜,自己还是一个十分受宠的男宠!

以后幸福生活不就开始了吗?

“陛下责怪于我,无非就是因为漱阳在去年大夏诗会上丢了脸,如今诗会又要开始,来训诫我一番。行了,不说这些伤神的了,待会好好伺候我,就算是你尽孝心了。”俪妃说着就转身,张开了双臂。

小蝶就上前帮着郦妃更衣。

郦妃也不让人回避。

由于背着陆谦,陆谦也是肆无忌惮的欣赏起来。

不过,她身上那些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实在是扎眼。

见陆谦盯着她身上的伤痕,郦妃娘娘似乎是在安慰他一般说道“没事,过几天就好了。”

说着,小蝶就给郦妃娘娘换上了一件淡黄色的纱衣,不紧不慢的走到了浴池之中,随后趴在了浴池的边上。

几个宫女都下入浴池之中,开始伺候她洗澡。

陆谦只感觉脑袋有些处理不过来。

这场面!

就算做梦都不敢这么做。

陆谦也是紧随其后,走到了郦妃的身旁,用现代按摩店的手法,轻柔的给她按摩了起来。

“小谦子,你何时学习的这个按摩之法,甚是解乏啊”郦妃娘娘带着几分慵懒的说道。

“为了能让娘娘喜欢!我特地学的,只要娘娘喜欢就好。”陆谦开口拍马道。

郦妃娘娘见陆谦这么说,猛地转过身,眼神有些怪异的看着陆谦。

陆谦看着她头发披着湿漉漉的,身前的水波随着呼吸,心中也是愈发的悸动。

郦妃说着手轻轻抬起,对着一旁的小蝶说道“小蝶,你们都出去吧。让小谦子,好好给本宫按一下。”

众人见状纷纷起身,低着头离开。

整个浴池之中,很快只剩下郦妃和陆谦。

“小谦子,你还愣着干嘛啊?继续来给我按啊。”郦妃说着转身,就连那层薄如蝉翼的纱衣也褪去了柔声道。

这...这是要侍寝了吗?


虽然是个母胎solo,但是没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的。

陆谦见状,心一横上前继续按摩了起来。

没有了纱衣的阻隔,那触感就好像是沾了水的绸缎一般。

没一会,郦妃整个人十分柔软的转过身。

没等陆谦做出反应,就被郦妃缠绕上了。

那张绝美的脸庞,迷离的双眸,距离他只有几厘米。

他甚至于都能闻到郦妃口中的香气...

“郦...”

没等陆谦开口,就被堵住了嘴。

屋外的大雪还在下。

墙角的一支腊梅探出了白墙,显得格外的扎眼。

一直到了天色黑了下来,陆谦看着已经疲软昏睡的郦妃。

下意识的想摸一支烟。

这才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古代了。

自己刚穿越过来,除了知道原主和自己同名,其他一概不知。

就想着出去打听点消息。

刚出门就看见小蝶依旧在门口站着,很显然,刚才俪妃娘娘那些动静,她也是听到了的。

看着陆谦出来,表情有些怪异的说道“娘娘睡了?”

陆谦见小蝶的样子,很显然她也是知情,嘿嘿一笑点头。

说着陆谦就有意无意的向小蝶套话。

从小蝶嘴里得知了,眼前的这个国家叫大夏国。

在历史上并没有出现过,完全就是一个架空的朝代。

在这一片大陆上有着三个国家,大夏国,大周国,以及北凉国。

自己所在宫殿叫做郦阳宫。

郦妃娘娘本是一个叫魏国的公主,魏国被当今的皇帝夏久渊给灭了之后,掳回宫当的妃子。

一开始皇帝还算宠幸郦妃,但是由于华妃近些年独得圣宠。华妃又唯独看俪妃不顺眼,所以郦妃母女就颇受冷落。

而郦妃口中的大夏诗会,是由大夏举办。

每年都会邀请人各国文士来参加,但凡夺得头名的人,都会得到各国提供的头筹。

只不过,大夏国军力鼎盛,但是在文学这一块,总是被大周国压了一头。

大夏国举办诗会十多年,一次头名都没拿到。

陆谦心想着,不就是背诗吗?

凭借着自己唐诗三百首的储备,在明天的什么诗会上,帮漱阳公主拿头名,不就是跟闹着玩一样吗?

自己和郦妃这个关系,漱阳也算自己半个女儿。

说不定就是自己的女儿呢?

第二天,陆谦早早就被小蝶给叫了过去。

郦妃娘娘见陆谦来了,就对着漱阳公主说道“漱阳,等会让小谦子跟着你去。但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听小谦子的知道吗?”

公主十分的漂亮,继承了郦妃娘娘的所有的优点,特别是那火辣的身材。

相比郦妃少了几分温婉,多了几分的英气。

“母后,你放心。这一次,我不会意气用事了。”漱阳公主看了陆谦一眼,情绪低落说道。

郦妃娘娘跟着陆谦交代,让他万事都要拦着漱阳公主。

陆谦嘴上满口答应,就带着漱阳公主离开了。

离开了郦阳宫,陆谦跟在了漱阳公主身旁说道“公主殿下,您是不是也想参加这次诗会啊?”

“想参加又怎么样呢?没有文士愿意帮忙?我又不喜欢学文,读那些诗,我就头疼…”漱阳公主就差脸上写着一个‘丧’了。

“公主殿下,这次我来帮你。”陆谦一脸自信的笑着说道。

漱阳公主见状面色不善道:“小谦子,看来母后真的把你宠坏了。在本公主面前,你应该自称奴才!还有,你想帮我?你以为写诗是溜须拍马吗?你老老实实呆着就行了。”

说完,漱阳公主就不理陆谦了。

陆谦耸了耸肩,走了好一会,到了一座巍峨的宫殿面前。

宫殿正门口写着偌大的三个字“两仪殿”。

跟着漱阳公主从一旁的侧门进入之后,里面已经有着不少皇子、公主以及他们的门客了。

正在彼此说笑攀谈着。

本以为漱阳公主会加入他们。

没想到,漱阳宫公主找了一个角落就坐下。

“漱阳,我们都在说,你去年丢了这么大的人!应该没脸来参加了。没想到,你脸皮还真的挺厚啊。你莫不成想来在诗会上耍一套枪法啊?”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传来。女子是宁平公主,华妃娘娘的大女儿。

华妃的父亲是三朝元老,文臣领袖。

跟在宁平公主身旁的一群男男女女丝毫没有控制放声嘲笑起来。

“哼,我不介意拿你练枪啊。要不要和我比试,比试啊?”漱阳公主面色不善的对着眼前的宁平公主说道。

“粗鲁...身为一个公主的整天喊着打打杀杀。也不怕被其他国的人看到,笑话我们大夏国的公主。”宁平公主满脸不屑的说道。

“行了,宁平姐姐,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她母后本就是一个卑贱的亡国之女,要不是勾搭父皇,早就被处死!你忘记了,去年她做的诗,被大周国一学士被批为狗屁不通。气的父皇打了郦妃几十鞭!听说前几日父皇还特地去了一趟郦阳宫,鞭打了郦妃一顿。”另外一个长的肥头大耳的公主此时讥讽的说道。

众人又是一阵的嘲笑。


漱阳公主脸上挂不住对着她们说道“那起码是我自己的写的?而你们呢,无非就是用了别人的诗词。结果,还不是输给了大周国的文士。有本事去赢大周国的文士啊?”

“哼,你就嘴硬吧。你们倒是也想有门客啊?但是,谁愿意投到你们这对卑贱的亡国母女的门下呢?”一个公主开口说道。

宁平公主满脸狞笑的说道“漱阳!做人最主要的是自知之明,这一点你得好好像你母后学习,她就知道自己只是父皇发泄欲望一个工具。你也应该向你母亲一样,学做一条只摇尾乞怜的狗!这样才能在这后宫之中苟延残喘的活着啊。”

漱阳公主刚想发作。

被陆谦拉住低声说道“公主,小不忍则乱大谋。”

漱阳公主气的整个人都在颤抖,看了一眼陆谦,总算是没有发作。

宁平公主冷笑一声继续挑衅道“你动我一下试试?看父皇帮我,还是帮你这个卑微的贱人!”

漱阳公主脸都气白了,双拳紧握的站在原地。

宁平公主很满意漱阳公主反应,笑着轻轻的拍着漱阳公主的脸道“很好!看来,你跟你那个卑贱的母亲一样。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不服气啊?不服气,就在内试之中打败我啊!这一次我们可是请到了关先生。”

宁平公主说完,十分嚣张的就转身离开了。

漱阳公主两滴眼泪就落了下来。

陆谦在一旁看的十分不爽,好歹也是自己情人的女儿,怎么能受这种委屈?

“公主,今天我一定让你夺头名!好好杀杀他们威风!”

漱阳公主红着眼,声音都有些沙哑的对着陆谦说道“夺得头名?你好大的口气!你没听见宁平说的吗?这一次他们请来的可是被誉为大夏第一文士的关山墨先生!”

陆谦冷哼一声,满脸不屑的说道“公主殿下,别说关山墨了。哪怕就是关山墨的师父来,今天都不好使!”

漱阳公主见陆谦说的豪迈,只是冷笑一声,宛若听一个笑话般,满眼的万念俱灰。

说话间

越来越多的人进入两仪殿之中。

以皇后的子女,以及华妃的子女身旁簇拥的人最多。

宛若是两大阵营。

漱阳公主好像一个异类一般,坐在了一个角落,根本无人问津。

偶尔有几个人看过来,也是满脸的不屑,宛若在看一个笑话一般。

“陛下驾到。”

伴随着,一阵太监的高呼声,殿内瞬间就安静了起来。

各自回到了位置上,匍匐跪在地上高呼着“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一阵浑厚有力的声音随之传来。

大家纷纷的起身。

陆谦这才看清楚,大夏皇帝夏久渊。

夏久渊长的非常的魁梧,满脸杀伐之气。

夏久渊左侧坐着的是当今皇后,孝景皇后。

右侧坐的是贵妃,华妃娘娘。

从座位就可以看出,各宫的地位。

郦阳宫自然是排在最后的。

而右侧坐着的分别是,大周国,以及北凉国的人。

“首先欢迎大周国和北凉国的使节,来参加本次大夏诗会。这一次能有冠绝天下文坛的狄翰林大文士来参加,真的是我们大夏文士之幸啊。”

狄翰林连忙起身致谢道“大夏国君过誉了,老朽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老学生,此次前来也是和共君一起学习。”

夏久渊哈哈一笑说道“先生真的是太客气了,那么朕宣布,大夏诗会第一场比试开始!第一场的题目为沙场!”

夏久渊说完之后,在场的人不时开始交头接耳。

大夏诗会,一共分为内试和外试两场。

今天是内试,参与的人都是大夏国的文士,以及皇子、公主以及他们门客。

参加诗会的人,都会有一个号码牌。

大家根据皇帝出题目进行作诗,为保公正,诗词会隐去姓名之后,由专人誊抄之后,交由各国文士评分。

看着在场的人都开始跃跃欲试。

而漱阳公主只是坐在位置上,满眼空洞,似乎场内的事情,完全于她无关。

陆谦走上前,小声对着漱阳公主说道“公主殿下,我说!你写。”

漱阳公主有些诧异的看着陆谦道“写?写什么?”

“当然是诗啊!”

陆谦说着就小声的吟诵了起来。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漱阳公主本不抱什么希望。

但是听到了陆谦的吟诵,竟然心生一丝热血沸腾的豪迈之情。

虽然她不太懂诗,但,直觉告诉她这是一首好诗。

眼睛微亮,带着几分兴奋的说道“这是你作的?”

陆谦微笑着点头说道“公主殿下,你这下放心了吗?”

漱阳公主,二话不说,让宫女帮她研墨。

...

孝景皇后,见到了漱阳身旁的宫女正在研墨。

就对着夏久渊说道“陛下,您有没有给郦妃说过啊?漱阳那个丫头,怎么又要写诗了啊?”

夏久渊顺着华妃的目光,看着漱阳公主的此时正洋洋洒洒的在纸上写着什么。

“这才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她就能做出诗来了吗?不会又是笑话吧。“华妃阴阳怪气的说道。

夏久渊眉头紧锁的说道“这个疯丫头,又想做什么?”

抬手就招来了太监。

“去告诉漱阳,别胡闹!”

太监点头,随后就一路小碎步朝着漱阳那边走去,转达了皇帝意思之后。

漱阳公主脸色并不好看,对着太监说道“高公公,还望您回禀一声,告诉父皇。我这一次一定不会让他丢脸的。”

太监只是点头。

而漱阳已经拿着写好诗走了过去。

“你们快看,漱阳真的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竟然还敢去参加。”

“是啊!她是不是和她母亲有仇啊。故意要让郦妃倒霉啊。”

“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写什么?恐怕又是写了一个笑话!”

夏久渊见漱阳公主已经把诗给交上去,对着一旁的太监说道“这个疯丫头想干嘛?赶紧让监察把她写的诗给扔了!”

一旁的华妃看热闹不嫌弃事大的说道“陛下,这样不好吧。这么多异国文士都看着呢。她又不是第一次给我们丢脸了,其他两国想必也是习惯了。”

夏久渊脸色难看的冷哼道“郦妃那个贱妇,朕交代的话,她完全没听进去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