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结婚吗要人命的那种

结婚吗要人命的那种

流漫陆离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洞房花烛夜差点被人揍成猪头,再没有比她宋心歆还要惨的新娘了吧。没关系人生中谁不会遇上几个人渣,狗男人也没讨到什么好就是了。如今的宋心歆只想专心致志的搞钱,狗王爷麻烦滚一边去。严宇宸没想到自己娶回来一个爱钱不爱人的女人,明明就是她死乞白赖要嫁过来,如今又表示要钱不要人。

主角:宋心歆,严宇宸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心歆,严宇宸 的武侠仙侠小说《结婚吗要人命的那种》,由网络作家“流漫陆离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洞房花烛夜差点被人揍成猪头,再没有比她宋心歆还要惨的新娘了吧。没关系人生中谁不会遇上几个人渣,狗男人也没讨到什么好就是了。如今的宋心歆只想专心致志的搞钱,狗王爷麻烦滚一边去。严宇宸没想到自己娶回来一个爱钱不爱人的女人,明明就是她死乞白赖要嫁过来,如今又表示要钱不要人。

《结婚吗要人命的那种》精彩片段

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宋心歆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是模糊一遍,身上疼痛难忍。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只感觉自己的身子被人腾空架起,耳边传来了一道低沉冰冷的男音。

“你的处子之身给了谁?”

宋心歆渐渐地看清楚了面前的男人,他穿着古装,面容英俊,棱角分明,脸色阴沉。

“说。”严宇宸站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姿态,冷冽摄人。

宋心歆全身上下都是疼痛,脑子里一片浆糊,这男人莫名其妙的,她应该说什么?

面前的男人见她不说话,深邃无波的黑眸收回视线,转身回到座椅上去,抬了抬手,“继续打。”

架着宋心歆的几个侍卫倏地松开了手,宋心歆直接跪坐在地上。

她左顾右盼地打量了周围古色古香的环境,又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红衣内衬,眼底一片迷茫。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一看就挺狗的男人又是哪位?

她现在不是应该穿着内衣在T台上走秀才是?

侍卫们拿起了手臂一样粗的棍子朝她走过来,宋心歆看着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赶忙开口,“等,等等,兄弟,我们有话好好说!”

严宇宸面无表情地俯视着地上的女人,“宋心歆,本王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跟我成婚之前,你到底,跟谁睡了?”最后几个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

宋心歆皱起了清秀的眉目,还是一脸困惑。

宋欣欣迷迷糊糊地反应过来,抬眸看向严宇宸,“什么男人?什么睡觉?我都已经母胎单身二十多年了!”

活了二十四年,她可连男朋友都没有交过!

初吻还在,还谈什么睡觉?

严宇宸冷笑了一声,那双漆黑冷厉的双眸危险地眯起。

他从椅子上站起,一步一步走向宋心歆。

宋心歆看着面前像阎罗王一样的男人,心里不自觉地恐慌。

严宇宸伸长了铁臂,倏地拔出了一旁侍卫的剑。

尖锐锋利的剑抵在宋心歆的颈项上,他目光冷厉无情。

“南粤国的公主,本王就破例一次,亲手杀了你好了!”

宋心歆心下一颤,身子仿佛因为此刻的压迫感而变得动弹不得。

这个男人现在是真的想要杀了她吗?

难道现在不是在拍什么古装大戏,或者是做梦什么的?

宋心歆抬起了手,握住了抵在她颈项上的剑。

掌心下一片刺痛,鲜血顺着剑滴落在地板上,她的瞳孔倏然放大。

会痛。

这剑不是演戏用的道具,现在也不是在梦境里。

她汗毛都竖起来了,这下玩大了,不会是——穿越了吧!

“喂,我不是这里……”的人。

严宇宸蹙起了俊眉,没有想过她还敢反抗握住他的剑,从她的掌心再一次抽出剑,他直直地将剑刺向她的心脏……


“王爷!”

一道着急的声音让严宇宸顿住了手上的动作,剑还抵在宋心歆的心脏处,随时威胁着她的性命。

严宇宸昂首,面无表情地看向正殿门前的侍卫。

“王爷,容贵妃身边的大宫女春兰姑姑突然身亡,皇上现在要宸王和宸王妃立即进宫面圣!”

严宇宸神色不悦地蹙了蹙眉,垂眸看了一眼面前被吓得脸色惨白的女人。

怎么会这么巧?

哐当一声,严宇宸随手将剑扔了,喊来一个嬷嬷,“整理一下,带走。”

“是!”

皇宫——

宋心歆拖着身上被殴打过的疲惫身躯,小心翼翼地跟在严宇宸的身后。

她刚刚从陪嫁的婢女那里大致弄清楚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信息。

她是南粤国的公主,今日是她跟东陵国宸王的大婚之日。

洞房花烛夜刚过,这男人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就大发雷霆,喊打喊杀的。

难道,是因为这身体的主人技术太差?没把这男人伺候爽,所以……

严宇宸一身孤傲冷酷,忽然停下了脚步,让正在胡思乱想的宋心歆直直地撞上了他的后背。

宋心歆一下子惊觉,连忙与他拉开距离。

严宇宸转过了身,又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等一会儿,在父皇母妃面前,不许乱说话!”

乱说话,她要乱说什么?

你儿子不满意我的床技,刚刚差点杀了我?

她只怕会死得很惨吧?

“宸王殿下,宸王妃到——”

东陵国皇帝严钰以及容贵妃就在紫藤殿内。

严钰正抱着哭得十分伤心的容贵妃,温声细语的安慰。

“儿臣参见父皇,母妃。”

宋心歆侧目看着严宇宸的举动,也跟着他一起向严钰和容贵妃行礼。

“宇宸,你来了。”容贵妃走到严宇宸的身边,声音还带着哭腔。

“你快看一下春兰是怎么回事?她从宸王府回宫以后便在宫门口倒下了,太医赶到的时候,她已经气绝身亡……”

接着又继续哽咽说道:“太医和仵作都看了春兰的尸体,致死的原因是窒息,但是她的颈项表面和身体各处都没有任何的伤口和勒痕。”

严宇宸走到了春兰的尸体旁边,伸手检查着她的尸体。

今天他跟宋心歆大婚,春兰姑姑是母妃派到王府来的礼仪姑姑。

酒宴结束以后,春兰姑姑就回宫复命。

就算职位颇高,但也不过是一个大宫女,按道理不会有人特地去刺杀她。

难道是病死的?

严宇宸一时百思不得其解,找不到头绪!

宋心歆因为有些好奇,迈开了脚步走到尸体旁边去看。

目光落在尸体的身材上,她直勾勾地盯着春兰挺拔的双峰。

这女人都已经躺下来了,身材的曲线居然还可以这么好?

宋心歆忽然想到了什么,直接伸手摸上了春兰身上的柔软。

严宇宸看到宋心歆像个女色狼一样突然伸手,侧目瞪着她,“你要做什么?”


宋心歆对上了严宇宸那双冰冷深邃的黑眸,“我想我大概猜到她是因为什么原因窒息而死了。”

严宇宸甩开了她的手,目光透着鄙夷。

“你知道?”

宋心歆扬起了一抹笃定的笑,缓缓地站直了身,目光投向被皇帝护在怀里的容贵妃。

这个叫春兰的宫女应该是这位容贵妃很重视的婢女,而这位容贵妃显然也是深得盛宠。

不然皇帝也不会宁愿打扰了儿子的新婚之夜也要将人叫进宫里来查明事情的真相。

如果她能从皇帝和贵妃的手里搞张免死金牌,这个狗王爷就别想再打她小命的主意了。

严宇宸站直了身,走到宋心歆的面前,“好啊。”

他缓缓地俯下身贴向她的耳朵,声音低沉冷冽,“如果你说错了,本王就割了你的舌头!”

宋心歆瞪圆了一双桃花眼,惊恐的神色一闪而过。

容贵妃一脸诧异地看着面前新上任的儿媳妇,“你真的知道?”

宋心歆扬起了唇角,说出了两个字:“束胸!”

“春兰姑姑平日应该是不穿束胸衣的吧?但今天因为主持我们的大婚,春兰姑姑为了让自己的仪态更好看,所以穿了一整天的束胸衣。”

“就是因为这一件束胸衣勒得太紧压迫了肺部,春兰姑姑在赶回皇宫复命快速行走之际才会喘不上气窒息而亡的。”

严宇宸挑起了眉梢,深邃的眸光又投向春兰的尸体。

他看了一旁的宫女一眼,示意她去检查春兰身上的束胸衣。

“皇上,娘娘,宸王殿下,春兰姑姑今天的确是穿了束胸衣。”

容贵妃听到了婢女肯定的回答,心里更是内疚,深深地叹了一声。

严钰看着宋心歆倒是透露着欣赏之色,“仵作和太医都找不到春兰窒息的原因,你着小公主倒是挺机灵。”

宋心歆轻笑了一声,“检验春兰姑姑尸体的仵作和太医都是男人吧?”

宋心歆转过身去看向站在自己身后正用极其冰冷的眸光审视着她的严宇宸,“男人又怎么会了解女人的贴身之物?”

严宇宸看着宋心歆那张笑得颇为得意的小脸,这女人还真有两下子。

容贵妃和颜悦色的叫宋心歆到她跟前:“可多亏了你,不然本宫今晚都可能会因为春兰的死而睡不着觉。”

“如果娘娘真的要感谢我,那就给我一些实际的感谢吧。”宋心歆笑得一脸狡黠,倒也不客气

“实际的感谢?”容贵妃下意识地看向严钰。

严钰看怀里心爱的贵妃露出了笑意,心里对这个新上任的儿媳妇颇为满意,“可以,那宸王妃想要什么实际的‘感谢’?”

宋心歆拱手,学着电视剧里的人一样行礼。

“请皇上赏赐我一张免死金牌。”

宋心歆用余光撇向身后一直沉默着不语的严宇宸,一边狡黠的开口,“谁都不能杀我的那一种——免死金牌!”

严钰听到宋心歆的话不由大笑,“你可是南粤国的公主,现在嫁给了宸王,谁敢觊觎你的小命?”

宋心歆笑而不语。

这不是你儿子时时刻刻惦记着我的小命吗?

跟你儿子结婚,可是会死的!

“皇上,我这不是未雨绸缪吗?”

“万一哪天我惹怒了王爷,有个免死金牌啥的,至少能保住条小命。”宋心歆笑着打哈哈道。

严宇宸看着宋心歆想方设法的想求一张免死金牌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气又好笑。

这女人倒是真的有些小机灵。

“行,就依你,给你一个免死的机会,在东陵国,谁都不允许动你的小命。”严钰当着严宇宸的面前金口玉言。

宋心歆高兴得差一点就要跳起来了。

“谢皇上!”

“谢贵妃娘娘!”

宋心歆跟严宇宸离开了皇宫。

马车外下着小雨。

宋心歆被揍过的身体依旧疼痛,但是心情却阳光普照。

小命是保住了。

“停车。”严宇宸忽然叫停了马车。

宋心歆看着严宇宸,坐直身子,警惕了起来。

干嘛,这男人又想干嘛?

“宋心歆,你以为耍小聪明从父皇哪儿讨个免死金牌,就没事了?”

宋心歆紧张地揪住了裙摆,整个人都防备了起来。

“皇上刚刚才说在东陵国谁都不能打我小命的主意。”

“你执意杀我就是欺君犯上,就算你是皇帝的儿子也是免不了受罚的!”

“而、而且我好歹是个公主,我、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两国的友好发展和亲的,我死了,两个国家不仅不能友好发展,两国开战甚至血流成河。”

宋心歆看着严宇宸那张面无表情的冷脸,心里更是慌张。

她说了这么多,这男人除了用那种看死人的目光看着她,一句话都不说。

“冲动可是魔鬼!”

“你想清楚了你!”

严宇宸目光深深地盯着她那双一张一合的双唇。

他身材结实挺拔,此刻正压迫感十足地逼近她。

宋心歆看到严宇宸逼近自己,身子连忙往一边挪。

“你干嘛,你干嘛!”

“我告诉你!”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宋心歆被严宇宸逼到了马车的门口,再往后退,她就要摔下去了。

“喂!大家都第一次做人,不就是洞房花烛夜没伺候好你,不能给个机会吗?”

“啊——”

嘭的一声,宋心歆被严宇宸推出了马车。

宋心歆狠狠地摔落在马车外面,雨水和泥水弄湿了她一身。

宋心歆不知道摔到了那里,只感觉痛得呼吸都困难。

严宇宸就站在马车上,正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摔在地上的宋心歆。

“宋心歆,既然你这么想要活着,那本王就成全你。”

“让你体会一下,生不如死的滋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