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萌萌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战商界风云

重战商界风云

刘纪采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作为百亿身家上市公司的老总,李义阳如今最大的遗憾便是妻女不在身边……眼睛一闭一睁,李义阳发现自己竟意外重回过去,看到了乖巧懂事的女儿和美丽善良的老婆,他瞬间泪流满面!这一世他一定要好好撑起这个家,努力给妻女幸福,为他们撑起一片天。

主角:李义阳,文晓惠   更新:2022-09-14 12:1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义阳,文晓惠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战商界风云》,由网络作家“刘纪采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百亿身家上市公司的老总,李义阳如今最大的遗憾便是妻女不在身边……眼睛一闭一睁,李义阳发现自己竟意外重回过去,看到了乖巧懂事的女儿和美丽善良的老婆,他瞬间泪流满面!这一世他一定要好好撑起这个家,努力给妻女幸福,为他们撑起一片天。

《重战商界风云》精彩片段

“你小子发什么愣啊?赶紧出牌。”

李义阳的脑袋嗡嗡嗡响个不停,他茫然的看着四周无比熟悉又陌生的人。

这是怎么回事?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活过来了?

当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过往的种种记忆,直到他的头因为一副画面,头痛剧烈的时候。

他知道,自己重生了。

“我家有急事,这牌不打了。”说着,他将桌子上的麻将用力一掀,还不忘拿走自己仅剩的五百块钱,然后发疯般的冲出了麻将馆。

麻将馆里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但李义阳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此时的他并没有因为重获新生而感到高兴,反而恐惧弥漫着他的心尖。

因为就在今天,他的老婆和孩子永远的离开了他。

在他的记忆里,他的老婆是那么的温柔贤惠,任劳任怨的支撑着这个家。

他的女儿,也比同龄小孩要懂事的多。

唯独自己,就是个混蛋,比禽兽还不如。

………

如今上天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他定不会让悲剧重演,否则重活一世还有什么意义。

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他气喘吁吁的站在自家红色漆的木门前,原本一扇轻轻地木门,却变得无比沉重起来。

他颤颤巍巍的举起自己的手,始终没有勇气打开这扇门。

他不敢面对老婆和孩子,那样只会让他羞愧无比,更怕悲剧再次重演。

终于,他鼓起勇气,打开了这扇曾让他和老婆孩子阴阳两隔的门。

推开门,他就看到了在这只有三十几平米的小房子,所有的东西都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哪怕许多东西,都非常的陈旧,但奈何干净整洁,也叫人赏心悦目。

这一切都是他的老婆文晓惠在打理着,她一边要上班,一边带孩子,还要处理家务。

都说家有贤妻良母,是男人一生中,最宝贵的财富,他却不懂得珍惜,逼死了自己的老婆孩子。

他混蛋,他不是人。

客厅里,安安正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小人书,厨房里传来了炒菜的声音。

李义阳不动声色的关上了房门,同时松了一口气,

还好,他来的及时,一切都能阻止。

听到声音的安安,转头看了过去,当她看到向自己走过来的爸爸时,小小的身躯颤抖着,圆溜溜的大眼睛隐藏不住的恐惧。

她嗫嚅的小声说道:“爸爸,我没生病,我出院了,你不要和妈妈吵架好不好?”

李义阳看着这瘦小的身板,三岁儿童穿的衣服,在她四岁的身上也略显的有些大。

婴儿肥的小脸,苍白的不行,原本红润的小嘴干的起皮,因为浑身没劲,整个人看过去摇摇欲坠的感觉。

他又怎会不知道女儿是因为没钱治病,所以被医院赶出来的。

这世上穷不可怕,可怕的是又穷又有病,穷病最难医。

想到这里,李义阳心中震痛不已,眼泪更是在眼眶中直打转,他走过去,坐在沙发一旁,抱起女儿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这才发现女儿轻的有些吓人,正常小孩四岁的体重应该在二十五斤到四十斤左右之间。

可安安的体重,恐怕连二十斤都没有。

原本还在眼眶打转的眼泪,瞬间就流淌了下来,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是李义阳人生中第二次掉眼泪。

第一次是在看到晓惠和安安的尸体时,第二次看着有血有肉,还活着的女儿。

触摸着这真实的触感,让他明白这都是真实的,他真的重生了,老天爷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能弥补上辈子的悔憾。

“安安,对不起,爸爸保证以后再也不和妈妈吵架了。”能感觉到怀里的小人,正急促不安着。

李义阳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过去,非常的温和。

可就在昨天,他用恶毒的语言,诅咒着自己的女儿去死。

一个高烧不退的小女孩,非但没有得到自己父亲的怜爱,反而被父亲诅咒着怎么还没有死。

他真不是人啊!

昨晚,自己在打牌,接到了文晓惠的电话,说女儿高烧不退,医院要求住院,她的钱不够,问他有没有钱。

可他因为输了钱,心情不爽,扔下一句:“等烧死了再给他打电话。”

电话里,文晓惠和他大吵了一架。

而女儿最终因为没有钱住院,出院了。

他无法想象,当时文晓惠因为没钱给女儿治病,无奈出院时的绝望,一定非常难受吧!

果然,渐渐地,安安没有那么害怕了,她迟疑的伸出小手,见爸爸并没有打自己。

这才轻轻地擦拭着爸爸的眼泪,并安慰起来:“爸爸不哭,安安保证以后再也不生病了,这样爸爸和妈妈就能和好了!”

虽然她不知道爸爸怎么突然就变了,但她喜欢这样的爸爸。

才一个四岁的小孩,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年龄,她却这样的懂事,叫人怎能不心疼。

看着怀中的女儿,李义阳笑着笑着就哭了,上一世他怎么能如此混蛋,放着这么懂事乖巧的女儿不管,竟然去打牌。

“爸爸,你怎么又哭了,是不是安安说错话了?”安安紧张地问道。

李义阳用力的擦去脸上的泪水,认真道:“爸爸没事,以前都是爸爸不好,以后爸爸不会再打你和妈妈了,更不会吵架了。

但现在你生病了,需要去医院。”女儿身上烫的吓人,李义阳虽然没带过孩子,但也知道,安安一定还发着烧。

谁知他的话刚说完,安安顿时就害怕起来,她用力的摇了摇头:“爸爸,我没生病,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说完,她露出苍白的笑容,一副我很好的样子。

“不行,你发烧了,不去医院怎么好?”李义阳抱着安安站起来,便准备喊文晓惠带着安安一起去医院。

“我不去医院,我不要去医院。”安安剧烈反抗着,在她的认知里,只要自己去了医院,爸爸和妈妈肯定又会吵架。

她不要爸爸妈妈吵架,她也不要爸爸变成以前的样子。

看到女儿这么反感去医院,李义阳正想说些什么。

突然文晓惠不知什么时候从厨房走了出来。

她“啪”的一声,打了李义阳一个巴掌,然后不由分说的从李义阳的身边夺走安安。

 


只见文晓惠那双漂亮的眼睛盛满了愤怒,仿佛能喷出火来。

她五官长的很精致,哪怕发着火,也无法掩盖她那张盛世美颜,甚至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

“你又想干什么?怎么输了钱打算卖女儿了?”文晓惠紧紧抱着女儿,眼神冰冷的看着李义阳,看不出丝毫的感情。

她对李义阳的爱,早就消耗殆尽了,剩下的只有厌恶和浓浓的失望,以及滔天的恨。

当初她真是瞎了眼,竟然嫁给了李义阳,她要是听了家人的话该多好,也不至于变成今天这样。

一想到接下来的事,她对女儿的愧疚更深了几分,浓浓的悲伤之情,充斥着她的整个脑海,同时对李义阳的很又加深了几分。

如果不是他,自己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可她没办法,李义阳死都不肯离婚,家里已经到了一贫如洗的地步,女儿更是因为没钱治病被迫出院。

无论她怎么苦苦哀求,医院都毫不留情的将她们赶出了医院,她不怨医生,只怨自己没有本事,连女儿生病了,她都没办法给她治病。

而作为父亲的李义阳,却什么也不管,心安理得的只知道赌钱。

她们母女两,这样痛苦的活着,还不如死了。

文晓惠的眼神,令李义阳刺痛,他多想抱着这娘俩,告诉她们,自己会改过自新,给她们最好的生活。

但他知道,文晓惠不会信,因为他说过的慌实在是太多了,多到自己也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但他会用时间来证明,说的永远都只是纸上谈兵,只有文晓惠亲眼看到了自己的改变,她才会相信自己,接纳自己。

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带着女儿去医院看病治疗,打消文晓惠想要自杀的念头。

“晓……晓惠,你误会我了,我是想带安安去医院,她身上烫的吓人。”

看着紧张向自己解释,唯恐自己不信的李义阳,文晓惠露出了讥讽的笑容:“你觉得我会信你的话?昨晚你不是说女儿烧死了再给你打电话吗?

怎么一个晚上的时间,让你幡然醒悟了?”

李义阳苦笑,他确实幡然醒悟了。

但他知道文晓惠是不会信的,如果不是自己重生了,他也不信自己会真心实意的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时安安朝妈妈解释道:“妈妈,你误会爸爸了,爸爸刚刚确实说要带我去医院,可我不想去医院,我不想你们吵架。”

不管安安说的是不是真的,但文晓惠都相信李义阳不怀好意。

她和李义阳每次吵架,都离不开钱,又怎么会相信李义阳舍得拿钱给安安治病。

他的口头承诺,她听的太多了,已经麻木了,便再也不会信了。

安安还小,每次李义阳说什么她就信什么,哪怕每次都被骗了,她依旧会信她的爸爸。

所以,她不敢留下安安一个人活在世上,更不敢让李义阳带着孩子。

在他眼里,这世上没有赌博更要紧的事。

不想再搭理李义阳,文晓惠温柔的对女儿道:“安安,你不是说你饿了吗?妈妈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还有炸鸡,咱们吃饭好不好?”

说到这里,她更加觉得亏欠女儿,明明五十块钱就能买到的东西,女儿长这么大却是第一次吃到,说到底还是她这个当妈妈的没有用。

对于女儿的亏欠,她只能下辈子补偿了。

一听到有好吃的,安安的眼神立马就明亮了:“好,我想吃炸鸡,谢谢妈妈!”说着她在文晓惠的脸上亲了一口。

听了文晓惠的话,李义阳记得中午,她给安安做了一桌子好吃的,但殊不知菜里面,她放了大剂量的老鼠药,等他回到家的时候,两人已经口吐白沫当场死亡了。

都说压死骆驼的永远是最后一根稻草,是他的冷漠,自私自利,让文晓惠看不到生的希望,哪怕死也要带着女儿。

因为她不想留下女儿一人,活在世上受苦挨饿。

前世,看着地上的两具冷冰冰的尸体,他嚎啕大哭。

都说迟来的深情比草还贱,他幡然醒悟了,可代价却是他老婆女儿的性命。

他并不怪晓惠的狠绝,他只恨自己,是他亲手将母女两推向了深渊,他才是真正的刽子手。

文晓惠紧紧的抱着女儿,哪怕死了,但表情依旧留下了深深地自责与绝望。

那个画面,成了他一生的悔恨,也是他挥之不去的痛苦回忆。

哪怕后来,他叱咤风云,成了商业界的大老板,无数漂亮的女人趋之若鹜的贴过来,他也无法正眼瞧她们一眼。

在他的心里,文晓惠才是他这一生唯一的妻子,安安是他唯一的女儿,任何人都无可代替。

只是入夜时分,他总是会想,晓惠对自己的恨究竟到了什么样的地步,才会选择这么极端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和女儿的一生。

她是在用死,报复自己,让他悔恨终生。

而他却确实悔恨了一生,到死都没能原谅自己。

好在上天眷恋他,给了他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

压下心中苦涩的滋味,将女儿放下来,文晓惠去了厨房,准备把菜端出来,路过李义阳身边的时候,她面无表情道:“我没有做你的饭,你出去吃。”

原以为李义阳会走,谁知道他直接去了厨房,然后就听到了乒乒乓乓的声音,等文晓惠跟着进去的时候。

就看到她做的饭菜全部被李义阳扔进了垃圾桶里,包括她花了五十块钱买的炸鸡。

看到这里,她愤怒地咆哮着:“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这是我花了一百多块钱做的饭菜,就这么被你糟蹋了。”

说罢,她就要把垃圾桶里的饭菜给捡起来。

李义阳阻止了她:“不要捡了,我们出去吃。”

随后他把自己仅剩的五百块钱全部给了文晓惠。

而文晓惠看都没看一眼,就用力的甩开了李义阳,眼中充满了恨:“你凭什么倒掉我做的饭菜,凭什么?”

原本想着让女儿吃顿好的再上路。

可就这么一点小小的奢望,李义阳都不能成全她,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样惩罚她们母女俩。

看着崩溃的文晓惠,李义阳伸出手,想要抱着她,但被文晓惠一巴掌给拍掉了:“别碰我,我嫌恶心。”

“爸爸妈妈,你们别吵架好不好,安安不吃炸鸡了,安安不饿。”不知何时,安安来到了厨房。

看着碗里的菜,全部倒进了垃圾桶,哪怕她只有四岁,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听着女儿如此懂事的话语,文晓惠抱住安安,再也忍不住的崩溃大哭:“李义阳,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女儿只是想吃炸鸡而已,为什么你宁愿倒了,也不给她吃?

我文晓惠从来不欠你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折磨我们母女两,为什么?”

 


李义阳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文晓惠说的没错,是他一直在折磨这母女两。

见李义阳一副无话可说的模样,文晓惠弯下腰,抱着安安离开了厨房。

随后李义阳跟着走了出去,他就像是做错事的孩子,站在一旁:“晓惠对不起,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弥补你们母女两的机会。”

“李义阳,你是不是没钱了?”

文晓惠讥讽的问着,同时起身拿来自己背了好几年的旧包,拉开拉链,她将所有的东西全部倒在了桌子上。

像是要把积压多年的无奈发泄出来一样:“你自己看,但凡你能在里面找到一分钱,我全给你。”

李义阳走过去,身手接过文晓惠手中的包。

文晓惠还以为他不信,准备亲自搜,悲凉不已。

但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只见李义阳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装进了她的包里,并且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三百块钱放了进去。

“这些钱,你先用着,我手里还剩下两百块钱,我会用这两百块钱,在一天的时间内,赚到女儿的住院费。”他手举着剩下的两百块,目光如炬。

他知道自己说什么文晓惠都不会信,他只能先暂时给自己定一个小小的目标。

让文晓惠看到自己的改变,让她知道自己再不是说话不算话的男人。

文晓惠嘲讽的笑了起来:“就凭你?该不会是昨天通宵麻将,到现在脑袋还没清醒过来吧?”

说完这些她闭上了眼睛,因为她知道,被人拆穿的李义阳,会毫不顾忌的狠狠甩她一巴掌,她也已经习惯了。

李义阳喉结动了动,如鲠在喉,随后他走到文晓惠的身旁。

文晓惠的身体不易察觉的颤抖了一下,但如期而至的巴掌并没有等来,

李义阳就这么跪在了她的面前。

“爸爸,不要跪,地上凉,快起来!”:安安见爸爸突然跪在地上,晃悠着走到李义阳的身边。

伸出稚嫩的小手,扶着爸爸。

文晓惠睁开眼睛,错愕的看着这一切。

“我知道此刻的你很绝望,这些年你受的苦,我欠你一声对不起。

但这三个字,我若是当着你的面说出来,反而更像是拿刀子戳在你的心窝上。

给我个机会,我会用我的实际行动向你证明,以前的那个李义阳已经死了。

如今跪在你面前的李义阳,已经痛改前非。

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最爱。”

他的这番话听的感人肺腑,但在文晓惠的耳朵里就跟个笑话一样。

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李义阳这么保证过了。

自己也不止一次这么相信他,唯一让她错愕的是,李义阳今天当着她的面,当着孩子的面,下跪了。

“别再我面前演戏,我不是你的观众。”

说完,她直接回了房间,

砰!的一声,直接关上了房门。

听着重重的关门声,李义阳露出苦涩的笑容。

会有今天,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爸爸,你快起来,安安相信你能改变!”安安握紧粉粉的拳头,为爸爸加油打气。

看到女儿可爱的举动,李义阳从地上站起来咧嘴一笑,眼里饱含着心酸的泪水。

他庆幸自己重生了!

这一切还来得及!

中午,李义阳煮了面条,文晓惠没有吃。

安安吃完后,没一会儿就睡着了,李义阳轻轻地将她抱进了文晓惠的房间。

帮安安盖好被子后,李义阳走出了房间,文晓惠后脚就跟了出来。

“李义阳,我们谈谈吧!”她的声音,打断了李义阳的思绪。

“谈什么?”李义阳有些紧张,这还是文晓惠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的和自己说话,他有预感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

“咱们离婚吧,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安安!”

早在厨房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想说了,但奈何安安还在,现在安安睡着了,也就不需要顾虑了。

“你给我一天的时间,如果我明天没有赚到安安的住院费,我就同意离婚!”李义阳回道。

“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一天拖一天,你想拖到什么时候?”文晓惠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李义阳的谎言实在是太多了,此刻他说的任何一句话,哪怕一个标点符号,她都不信。

“我不是拖,只是想证明给你看,我没有骗你!”李义阳正色道。

说完,他转身出了门。

文晓惠看着李义阳挺拔的后背,怔了怔。

随即也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她知道,想要离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否则早就离了,她也不会想不开带着女儿自杀。

但既然李义阳阴差阳错的救了她和安安一命,或许这是老天爷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她不会再想不开了。

再苦再难也要咬牙坚持下去。

李义阳出门后,浑身充满了战斗力。

前世,他已经是身价近千亿的商业大佬了,他的产业遍布全国各地,乃至海外,也打造了属于他公司集团的独立品牌。

光是每年交税就几十亿,可见他的公司效益有多好。

虽然他现在一切都要重头开始了,但他脑海里有未来几十年的记忆。

便知道未来的趋势,做什么赚钱,什么不能碰。

作为一个已经成功的商人,两百块钱赚五千块,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但眼下,他可以不花一分钱就赚到这五千块钱。

根据前世的记忆,中午龙腾大酒店有二十几座宴席,是一位老人的八十大寿。

其中老人的儿子是建材公司的大老板,而老人的生日愿望是能吃到一碗陕西口味的长寿面。

原本酒店请了一位做陕西长寿面的临时厨师,但厨师的老婆突然要生孩子,中途跑了。

据说当晚,老人家因为没有吃饭陕西口味的长寿面,晚上就去世了,这家酒店被老人的儿子告上了法庭,事情闹的沸沸扬扬,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而他要做的就是,到酒店去应聘,做上陕西口味的长寿面,报酬五千块。

来到龙腾大酒店,里面吃饭的客人很多,但后厨已经乱了。

酒店经理正在和厨师想办法怎么解决陕西面条的事。

“经理,这事可怎么办啊?咱们厨房没一个人会做陕西面食。”厨师长着急忙慌的问道。

经理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正因为知道今天定宴席的人,身份尊贵,所以早早的就寻了一个会做陕西面的师傅。

谁知道中途发生了这样的事,客人他得罪不起,当初也是他信誓旦旦的说,能让老爷子吃上正宗的陕西面。

现在可好,打脸了。

“实在不行,我去找客人协商下,看看能不能换下地方的口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